八十一集:

  成宰簽完離婚協議書,繼而在幼羅面前挑撥說恩靜想霸佔BJ。李父看到有關內部競爭的傳單,他對成宰當初辭職離家的做法十分厭惡。英子和純心見面,英子掏出大筆體恤金讓純心帶恩靜離開,純心含淚乞求英子不要這樣做。

  幼羅驅逐光子及其家人無家可歸,成宰看到家人的狀況異常惱怒。英子在成宰的挑撥下,她將矛頭指向了恩靜,這突發情況讓恩靜與俊夏感覺工作上雪上加霜。

 

 

第八十二集:

  成宰暗中舉報英子不正之風的帳簿之事,轉而嫁禍給恩靜和俊夏。幼羅認為是恩靜和俊夏在搗鬼,她重新聯合成宰一起來對付恩靜與俊夏。恩星偷看舅舅留下的信,她獨自一人承受著所有真相。

  光子跪求幼羅將房子歸還,但是幼羅對她的態度依舊冷若冰霜。怪異男子來到純心鞋攤前,他被純心做的超辣白菜所吸引,繼而與純心做了一筆交易,這讓純心感到一頭霧水。

 

 

第八十三集:

  神秘男子遭到通緝,他含怒給恩靜打電話約見面,但因金刑警的出現而打亂了見面,神秘男子看到金刑警在恩靜旁邊,他拔腿就跑。幼羅決定不與成宰離婚,而是和成宰搬出去居住。

  光子攜女打掃家裡生歡迎幼羅歸來,但是不曾想幼羅只是將兩人當做僕人而不當家人。恩星思前想後,她帶著鑑定結果去見英子,卻不慎在其家門口被幼羅開車撞上,而這一幕卻被怪異男子用手機拍下。

 

 

第八十四集:

  幼羅慌張回到家,告訴英子是自己開車將恩星撞傷,英子在一旁安慰女兒。醫院裡,恩星的狀況十分危急,純心與恩靜的心情焦慮不安。成宰告訴恩靜是自己開車撞傷恩星,其實他承擔一切責任是有自己的目的。

  怪異男子仁石去BJ,無意間看到自己手機上拍攝照片上的女子,他從恩靜處瞭解到了恩星被撞的情況,繼而告知恩靜是幼羅開車撞傷了恩星,恩靜帶著照片質問幼羅。

 

 

第八十五集:

  英子得知恩靜得知了實情,她打電話約談恩靜要求和解,但是恩靜不能接受和解。與此同時,成宰到警局自首,這時光子衝入為兒子辯護卻被幼羅聽到,幼羅對光子更加仇恨。李父得知肇事者是幼羅,他親自帶家人到醫院看望恩星,並表明自己的態度。

  英子為了和解之事,她又與純心見面,但是她卻認為是恩星因貪財故意訛詐,這讓純心難以接受。幼羅到醫院鬧事,恩星病情告急。

 

 

第八十六集:

  純心看到恩星糟糕的狀況,她心痛的和恩靜相擁哭泣。幼羅擔心自己人生因恩星而毀掉,英子在一旁安慰。光子厚著臉皮來到醫院看恩星,實則是為了和解書而來,卻遭到恩靜的拒絕。

  仁石妻子因為車禍去世,他感同身受,便決定幫助純心為恩星討回公道。光子和女兒無處可住,兩人偷偷吃飯,被幼羅發現後痛斥。光達與寒心兩人相愛,但是因為兩家的矛盾而倍感憂慮。

 

 

第八十七集:

  恩星在昏迷中想起發生車禍的場景,一神秘人出現在她病床前。恩靜為了找出肇事者,她不斷的奔波搜集證據。成宰看到恩星的DNA檢測結果,他確定恩星是英子當初拋棄的女兒。英子為了和解事糾纏著純心,純心被弄的很無奈。

  光子和女兒的處境糟糕,幼羅對兩人痛恨到極點,但看在成宰的面子上收留了兩人。仁石帶來了一組恩星發生車禍時的照片,恩靜從中看到了希望之光。

 

 

第八十八集:

  恩星甦醒過來,英子來到病房中約恩星談和解之事,恩靜看不下去而上前為恩星說話。與此同時,恩星的心在流血,因為眼前這個指責自己的人是自己的生母。幼羅回家,光子詢問恩星甦醒之事,幼羅沒有回答。

  幼羅與成宰發生爭吵,成宰準備拋出手中有關英子醜事的證據來報復。李父從仁石給的照片上有所發現,他倍感驚訝。恩靜猜到神秘人可能與俊赫的死有關,俊夏聽後心情十分複雜。

 

 

第八十九集:

  成宰收到一組目擊者照片,他臉色大變後匆忙去找金泰秀。英子來到醫院詢問恩星有關張英哲的事兒,恩星告知其張英哲已經死去,英子聞訊傷心欲絕。俊赫的祭祀日到了,李家人張羅著辦祭祀。

  夜晚,成宰被驅逐到俊赫的房間睡覺,他因為心虛而受到驚嚇。恩星向英子遞上和解書,因為激動和虛弱而昏厥。與此同時,純心接到電話得知恩星離開醫院。

 

 

第九十集:

  幼羅得知成宰可能是殺兄仇人,她情緒激動導致肚子疼,恩靜見狀匆忙將其送往醫院就醫,但最後幼羅還是流產了。與此同時,昏厥的恩星被英子送往醫院。

  幼羅流產,成宰和英子都認為這一切都是恩靜造成的。恩星給了英子和解書,全家人對她的行為很難理解。英子將離婚協議書遞給了恩靜,恩靜心中十分不是滋味。因為幼羅流產,本來順利進行的事情都卻發生了變化。

 

 

第九十一集:

  成宰設計消除了幼羅對自己的懷疑,幼羅將憤怒的矛頭指向了恩靜。成宰發現自己手上俊赫的手機是假的,他感到異常恐慌。與此同時,恩靜繼續追查俊赫手機的下落。恩星得知恩靜被英子逼迫離婚,她私底下約見英子談話。

  英子探望已亡的兄長,她忍不住的淚流滿面。光達向寒心求婚,但是已經離過兩次婚的寒心不知該怎樣將實情道出。幼羅在英子面前詆毀恩靜,英子含怒將恩靜驅逐。

 

 

第九十二集:

  恩星看到恩靜被英子欺負,她挺身而出保護恩靜,英子擔心恩星將自己秘密告訴幼羅而十分惶恐,繼而帶幼羅返回家中。恩靜回到李家欲澄清誤會,但英子卻拒絕相信她。

  光達與光子吃飯,飯桌上他大誇寒心有女人味,但是緊接著一個驚人的消息將其砸暈。成宰私下約見金泰秀,幼羅得知後略顯吃驚。李父要讓俊夏當代理理事,幼羅和成宰對這件事十分抗拒。

 

 

第九十三集:

  李父得知成宰詐婚的事,他情緒激動導致昏厥住院。為了保住幼羅的地位,英子告訴其要在適當的時機拋棄成宰,兩人的談話卻被成宰偷聽到。恩靜猜到恩星丟失的文件與英子有關,於是她找成宰質問。

  就在這時,光子尋找成宰卻驚知兒子是殺害俊赫的兇手,她嚇得昏迷。英子從恩星處打探有關曾經拋棄女兒的事情,恩星拒絕告知其詳情。英子緊追恩星到她家,恩星含怒告訴她那個棄嬰被送到純心家。

 

 

第九十四集:

  恩靜在小屋內發現成宰的東西,她匆忙追出。英子腦中一直想的是拋棄的女兒,她情緒變得異常暴躁。英子認為恩靜是自己曾經拋棄的孩子,她派人查恩靜是否是自己的孩子。

  BJ全體員工得知了幼羅肇事逃逸之事,幼羅以為是恩靜搗鬼而對其充滿敵意。英子約純心詢問棄女之事,純心不願承認而緊張離開。因為得知寒心離過兩次婚,光達認為自己遭到欺騙而怒責寒心。

 

 

第九十五集:

  成宰隻身來到李父病房,他陷入恐懼幻想中,這時恩靜闖入詢問他到底想幹什麼,成宰匆忙欲離去,恩靜將其拉入監控室觀看他的行為。恩星因為自己的身世,整日悶悶不樂,但又不知道該向誰訴說。

  得知成宰殺了俊赫後,光子喝酒發洩恐懼的心情。恩靜和俊夏四處奔波尋到俊赫的手機,但兩人沒有任何收穫。英子來到成宰辦公室尋找哥哥的信件,卻被歸來的成宰發現。

 

 

第九十六集:

  成宰掏出英哲留下的信件,並以此逼迫英子和自己合作,就在兩人爭執時,幼羅趕來道出父親甦醒的消息。李父甦醒,全家人來到醫院探望,李父看到成宰情緒顯得異常激動。

  英子拿到了調查結果,她得知恩靜並不是自己的孩子,那恩星就是自己曾經拋棄的女兒,英子陷入惶恐中,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對待自己傷害過的恩星。李父召集家人見面,他含恨道出自己要親手毀了成宰。

 

 

第九十七集:

  泰秀將恩靜打暈交給成宰,成宰為了阻撓恩靜參加理事會而將其關了起來。俊夏感到情況不妙,他報警尋找恩靜。純心得知女兒丟失,她尋找成宰質問女兒下落,卻被成宰推倒在地。

  英子跪地求與女相認,她告訴恩星自己已知道她是自己女兒的事實,但是恩星卻含淚告訴她,自己的母親是純心。在恩靜缺席的情況下,幼羅和成宰召開理事會,在兩人的操控下成宰變成了代表理事候補人員。

 

 

第九十八集:

  幼羅聽到兄長去世前的電話錄音,她難以接受是成宰殺了俊赫的事實而陷入惶恐中。為了不被成宰威脅,英子決定將實情向丈夫道出,但又擔心幼羅因此受到傷害。

  李父因為成宰騙婚,他以強硬的態度逼迫幼羅和成宰離婚,成宰欲道出英子騙婚的往事,卻被及時趕回的英子阻攔了下來。看到母親害怕成宰,幼羅以為母親與俊赫的死有關,她暗中整理著頭緒。

 

 

第九十九集:

  驚知妹妹是英子的孩子,恩靜難以接受這個事實,這時純心闖入激動的詢問恩星是誰說她不是自己的孩子,恩星道出自己知道身份的經過,母女三人的心情陷入極度的悲傷中。成宰將英子的股份轉讓書給李父看,李父看後含怒離去,英子追出。

  光子攜女住進了寒心的燒烤店,寒心讓兩人在燒烤店做雜活,盛雅和恩山的戀情甜蜜的展開。英子交給恩靜一份資料,她欲聯合恩靜一起對付成宰。

 

 

第100集:

  英子用金錢逼迫泰秀說出有關成宰的事,當她得知成宰殺俊赫後十分吃驚。光子以為抓住英子的把柄而登門威脅,卻不知此時英子已經知道成宰殺人之事,光子聞後嚇得落荒而逃。

  幼羅因為理不清母親到底擔心什麼,她心情變得異常暴躁。為了找到俊赫的手機,幼羅對成宰的態度異常溫柔,她最後成功拿走俊赫的手機。成宰甦醒後發現保險櫃中的手機丟失,他匆忙追出。

 

 

第101集:

  看完成宰承認是自己殺了俊赫的影片,英子此時方知自己被成宰利用。英子含怒拉著成宰出去質問原因,卻碰到了來上班的丈夫。成宰當著李父的面道出英子詐婚一事,得知真相的李父被激怒,英子默默不語帶著恩星要離開。

  與此同時,門外的幼羅聽到了一切,事情變得更加複雜。對於母親的詐婚,幼羅感覺自己難以接受這一切,她對身邊的人都充滿仇恨。

 

 

第102集:

  警察以成宰是殺俊赫嫌疑人的罪名將其抓捕,他在警局依舊狡辯,警察播出了恩靜提供的錄音後,成宰的態度才有所改變。李父得知成宰有可能是殺兒子的兇手,他衝入警局狠揍成宰。

  檢察官為成宰作證,這讓成宰看到獲救的希望。得知英子家發生了那麼多不幸,純心登門來安慰虛弱不堪的英子。幼羅被成宰威脅,她難以相信自己深愛的男人是這麼陰險,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第103集:

  幼羅回憶著與成宰的交往,開車的她眼淚狂流,恩靜擔心她出事一路開車狂追。成宰在警局振振有詞,他誣賴英子和泰秀有關係,繼而故意轉移警察的目標。

  恩星的身世被揭開後,純心和恩星談話,恩星表明自己不會拋棄純心而投靠有錢的英子。李家的私事被貼榜公告,記者們蜂擁般的來採訪。面對BJ的局勢,仁石回歸公司主持大局,貪污理事們感到異常震驚。

 

 

第104集:

  泰秀狠揍成宰,一旁的幼羅沒有阻攔。成宰被打暈過去,趕來的恩靜看情況不妙立即撥通電話求助。深夜,幼羅接到成宰消失的電話,她匆忙趕往醫院。

  成宰回到BJ,他企圖掌控整個公司。俊夏出現欲阻攔成宰,卻被公司董事阻攔。恩星和純心到警局為英子說話,這一切被英子看到,她感動流淚。泰秀找到成宰,成宰見到他異常恐懼。恩靜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第105集:

  泰秀現身威脅成宰,被俊夏和恩靜發現。俊夏抓住泰秀,泰秀答應做俊赫案件的目擊證人。為彌補母愛,英子含淚求純心讓自己帶恩星生活,因純心不捨而拒絕英子請求。

  盛雅和恩山約會,兩人即將親吻時遭到光子的阻攔。光達教訓成宰,成宰卻一點也聽不進去。成宰得知俊赫案件的另一個目擊證人是尹理事,他感到非常不安。與此同時,尹理事已經和恩靜通過電話。

 

第106集:

  成宰從電話中得知尹理事將貪污之事向幼羅揭發,他嚇得出了一身冷汗。與此同時,成宰從恩靜處得知一個更驚人的消息。恩星約英子逛街,英子答應她所提出來的所有要求。

  當英子將恩星帶回家時,家庭矛盾因為恩星的出現變得更加激烈,李父含怒將幼羅母女驅逐離家。幼羅肇事逃逸案件庭審,英子心中十分不是滋味。幼羅將矛頭指向成宰,光子激動的為子辯護遭到驅逐。

 

 

第107集:

  泰秀被警察控制,他在證據面前交代了成宰的犯罪事實。因為成宰尷尬的處境,光子瘋狂般的指責別人。尹理事在恩靜的步步追問下,他道出自己看到俊赫從高空墜落的實情。看到仁石和成宰走得很近,純心對仁石異常排斥。

  成宰在董事大會上意圖掌控全局,此時恩靜向眾人揭發成宰的罪行,毫無防備的成宰倍感驚訝。與此同時,警局的人匆忙趕來準備逮捕成宰。

 

 

第108集:

  俊赫摔下的影片被播出,在證據面前成宰依舊不承認是自己殺了俊赫。泰秀出來作證說是成宰殺了俊赫,但是成宰卻反咬一口說是泰秀殺了俊赫。光子請求恩靜救兒子,恩靜擺脫其糾纏。

  看著與成宰的結婚照,幼羅的心情無人能理解。幼羅去獄中探望成宰,成宰要求幼羅為自己寫請願書,幼羅感到自己一直被成宰利用而傷心不已。光子為了救兒子,她借高利貸準備打官司。

 

 

第109集:

  成宰視線變模糊,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怎麼了。面對醫生的詢問,成宰情緒變得異常激動。得知成宰住院,俊赫家人都擔心因其假裝患病以求刑法減免。

  光達揭發了成宰罪行,光子得知後怒揍弟弟。成宰上廁所時找機會溜走,恩靜和俊夏看到後追出,卻遭到光子的阻攔。逃出的成宰偷偷回公司拿錢,將辦公室弄的十分混亂。幼羅發現辦公室混亂,她受到驚嚇。

 

 

第110集:

  俊赫妻無法忍受成宰逃走的事實,她瘋狂般的指責光子。成宰逃出後,幼羅擔心成宰殺害自己而陷入惶恐。成宰踏上逃亡路,他的神經始終處於緊繃狀態。

 

  深夜,成宰打電話向恩靜求助。成宰向恩靜坦露自己的犯罪事實,繼而索求幫助,恩靜答應他提出的要求。純心和恩星探望英子,卻發現體弱的英子昏厥。恩靜將錢交給成宰,隨後警車趕來將成宰抓走。

 

 

第111集:

  恩靜拿錢給成宰的行為讓幼羅誤會,她將矛頭轉向恩靜。與此同時,恩靜的做法也讓俊夏很難理解,在俊夏的追問下,恩靜向其道出自己那樣做的真實原因。

  泰秀在警察面前扭曲俊赫遇害的過程,成宰聞後激動反駁。純心取櫃子上邊的盆,仁石看見有危險立刻衝上前保護純心,純心做美食犒賞仁石。因為光子借高利貸,導致盛雅被追著要債,幸虧恩山出現將其救下。

 

 

第112集:

  成宰眼前變模糊,他心中倍感恐慌。檢察官因為幫助成宰而惹禍上身,他告訴成宰自己以後不會見他了。現場取證日,成宰的一番話將李家人激怒。

  仁石對純心格外照顧,恩星當眾詢問仁石是不是喜歡媽媽,仁石大方承認。幼羅擔心自己因肇事事件被拘留,她將自己的心事告訴母親,英子安慰愛女。光子舉著牌子為兒子喊冤,但是無人搭理。

 

 

第113集:

  幼羅因為俊赫的死陷入深深的自責中,她含淚向母親吐訴心聲。恩靜從俊赫妻處得知一個驚天秘密,她感到十分驚訝。純心家人讓仁石寫財產目錄,純心感覺十分尷尬。

  光子乞求英子救成宰,英子含怒拒絕。泰秀突然更改口供,俊夏得知後立即去瞭解情況。光子為了救成宰,她又去借高利貸。光子籌款折回途中慘遭車禍,恩靜第一時間趕到將其攬入懷中。

 

 

第114集:

  光子去世,盛雅和光達瞬間感覺失去了支柱。純心得知光子離世,她無法接受這一事實。當英子得知光子出了車禍後,感到異常沉痛。

  純心去弔唁光子,看到冷清的場面她心中更痛。幼羅去弔唁,盛雅情緒失控將其驅走。恩靜獄中探望成宰,她忍痛將光子離世的消息道出,成宰拒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

 

 

第115集:

  成宰在獄中悲痛欲絕,失去自由的他不能去見母親最後一面。恩靜將光子的電話交給了警察,並給警察提供了新的證據。英子祭拜俊赫,她含淚懺悔自己的行為。李父聽到妻子所說的話後,他讓英子回家,英子冷靜的拒絕後離開。

  俊赫妻懷疑幼羅保護成宰,她斥責幼羅。成宰眼疾突發,他被送往醫院就醫。成宰上車時看到家人送母親出殯,他瘋狂般的衝下車......

 

 

第117集:

  成宰從醫生處得知自己可能永遠看不到東西,他情緒異常暴躁。擔心成宰因病導致不用服刑,俊夏和恩靜感到異常緊張。李父將幼羅驅離公司,幼羅大鬧。

  盛雅和光達唯一的喪金被人拿走,兩人走投無路下來到恩靜家蹭飯。英子告訴純心要帶恩星留學,純心聞後異常緊張。因為自己被父親驅離公司,幼羅在獄中狠狠數落成宰,此時她卻聽到一個意外的消息。

 

 

第117集:

  得知恩靜要給成宰作證,俊赫妻提出要她提供不利於成宰的證詞。純心知恩靜要給成宰作證,她十分擔心。飯桌上,恩星對盛雅大發脾氣,純心出面調解。成宰將全部希望寄托在恩靜的證詞上,他認為恩靜會為自己說話。

  開庭日,成宰竭力為自己的行為辯護,恩靜作為證人遲遲不來,眾人都異常擔心。關鍵時刻,恩靜出現,她的一番言語讓庭審此起彼伏。

 

 

第118集:

  因為恩靜的證詞不利於成宰,盛雅和光達對恩靜很不滿。為了救成宰,光達哭求寒心幫助自己說服恩靜為成宰說話。光達為自己的行為向純心道歉,純心大度原諒。

  恩靜去探望成宰,她看到成宰傷心的樣子自己也跟著難受起來。一邊是前夫,一邊是現在家庭,恩靜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第119集:

  成宰的眼睛突然看不見東西,他瘋狂吶喊。經過醫生診斷,成宰被告知他的眼睛不久後將會失明。純心從報紙上知道了仁石的真實身份,她對其隱瞞自己身份的事情異常生氣。

  恩靜被檢查出懷孕,純心得知後帶著家人一同去醫院探望愛女。李父得知兒媳懷孕,他興奮的合不攏嘴。恩靜懷孕後,事業也穩步上升,全家人都為她開心。法庭上,成宰突然承認故意殺死俊赫之事。

 

 

第120集

  參加完成宰的庭審,幼羅突然昏厥。光達帶著盛雅求恩靜救成宰,恩靜心中五味雜陳。刑警尋找和光子做交易的人,他欲讓成宰的案情更加明晰。

  與此同時,成宰的眼睛失明。仁石邀請純心一起去做慈善,得知有修皮鞋的活兒純心開心答應。幼羅因為肇事逃逸被判刑,回憶起與成宰的點點滴滴,幼羅心中生痛。

 

 

第121集~結局:

  成宰不為自己的罪行辯解,他坦然接受法官給出的最終判決。成宰感覺到眼睛即將變瞎,他流出了悔恨的淚水。成宰透過玻璃窗看到了恩靜,兩人四目相對,成宰心中對恩靜更多的是懺悔。

  幼羅決定飛往異鄉,她在獄中與成宰告別。李父與英子趕到機場勸幼羅回家,但是幼羅沒有答應。純心開心幸福的嫁給了仁石,兒女們都為她感到開心。

 

                           【劇情來源:劇情網】

 

,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