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熙看了心臟捐贈者的資料,難以置信的大笑了起來~

 

  純情聽了姜敏浩問她是否有一點點喜歡他,楞了一下說:「時間太晚了,我該回家了。」姜敏浩:「不管是什麼方式,金純情在受到我的影響啊!唉~今天一天真的是提心吊膽,筋疲力盡,可是今天的結尾還是很心動愉快。」純情要姜敏浩不要誤會,不然會受傷的。姜敏浩:「受傷的也是我的份啊!我會更努力,也會慢慢等的。」

 

  李俊熙打電話向徵信社確認資料是否無誤,並說他需要更多詳細的資料。

 

  因為原料來源被李俊熙破壞,姜敏浩想更改主要原料;才到公司就看見廠商們來要求付款。尹理事向姜敏浩報告Gold公司凍結公司所有的存款帳戶,無論是員工薪水或廠商貨款都無法支付;禍不單行,連中部工廠都打電話來報告,工廠的原料跟包材都被廠商們收回,員工也搬公司產品以抵薪水。尹理事:「這樣新產品上市更是遙遙無期啊!現在只能寫借據或還錢,不然新產品被搶走,公司也就此關門了。」

 

  李俊熙打電話:「怎麼辦啊!因為姜會長經營不善,公司明天可能就要破產了,跟吳會長商量一下,考慮經營分割化吧!」恰巧遇到純情,李俊熙:「應該很忙吧!從早上開始就一片混亂啊~」純情:「是啊!怎麼剛好算好要給廠商貨款的時候,事情就爆發了,這是你的主意吧?!」李俊熙:「心情怎麼樣?看到姜會長快撐不下去的樣子。」純情:「不怎麼好,我也一樣痛,像會長一樣。你就盡情的開心吧!俊熙,你想看到的不就是我傷心難過嗎?」李俊熙要純情期待明天,李俊熙:「純情啊!人到了那個情況,任誰都會卑鄙、下流、無恥的,明天會讓妳眼睜睜看到那傢伙跌入谷底的樣子。」

 

  姜敏浩受挫的握著辦公桌上的名牌不知所已;純情:「該準備出去了吧!不是這樣悠閒的時候,現在挫折也是一種奢侈啊!不管是什麼都要試看看。」姜敏浩說他也知道,但就不知該從哪開始。純情拿了一份國內有實力的個人投資者名單,說是以前會長時整理的,純情:「如果想要繼續維持投資,用我們擁有的專利是可以做看看的。」姜敏浩:「妳不知道技術投資有多困難嗎?又不是擔保,光用技術怎麼可能拿到投資?」純情:「這個才是會長您現在要去做的事情;做,再做,這樣也不行的話,哪怕去求他們來救我們員工的人,就是會長您了啊!不要忘記~」

 

  姜敏浩和純情到各個有能力投資者公司去拜訪,聽到技術投資,没人有興趣;秘書們也努力撥打電話尋求機會。

 

  羅玉璇警官要同事幫忙查有魚圖案的手錶,同事說店裡不只手錶,是所有產品都有魚的圖案;有意思的是馬東旭之前為了送認識的人禮物而買了這款手錶。羅玉璇:「所以那個認識的人,當時在現場的意思嗎?」

 

  徵信社向李俊熙報告,姜敏浩在心臟捐贈接受過程及順位上没有動手腳。李俊熙問那姜敏浩找捐贈者的理由是什麼?徵信社:「看過他的醫療記錄,手術後有突發的行為及人格的變化。」李俊熙回家上網查了關於人格的變化的資訊,他想起馬東旭曾幫他打領帶,馬東旭:「我幫你弄,這麼重要的人,一定要看起來帥氣啊!」姜敏浩也曾幫李俊熙調整過領帶:「啊!近看長得真帥啊!」馬東旭:「再看還是長得很帥,走了啊!」姜敏浩:「但是怎麼一看到你,我心情就不好呢?!」李俊熙:「不會吧~」

 

  在外奔波了一整天都被拒絕的姜敏浩回到辦公室,純情:「現在剩下的投資者只有這一位了,她是明洞的高利貸,又名明洞紅豆奶奶,大家都叫她明洞張女士。主業是經營明洞老字號紅豆粥店,但是有一個特點是~從不離開自己有智障的兒子半步;雖然看起來不起眼,但是我們看到的明洞,那邊有一半的土地都是奶奶的。主要做不動產、美金換匯和高利貸,對技術投資不感興趣。」姜敏浩說明知不會投資,何必見這位奶奶。純情:「因為她資金周轉是全國最棒的,這也是國內很多會長對這位奶奶都禮讓三分的理由。」

 

  姜敏浩和純情來到紅豆粥店,紅豆奶奶一看到:「出去吧!我只要一看到你,就知道要幹嗎!我不投資,出去吧!」姜敏浩跟奶奶說這是關係到4500條性命的事情,奶奶說昨天還有人拿鹽酸要和她同歸於盡呢!姜敏浩說這是他父親畢生的心血,也是他最後的機會;奶奶:「不要搞笑了,你是知道最後是什麼意義才這樣說的嗎?出去~」姜敏浩被保鑣推出門時,有東西掉了下來......

 

  李俊熙找姜敏浩談話:「明天是最後一天了,錢湊到了嗎?」姜敏浩回你覺得呢?李俊熙:「看表情,湊錢不容易啊!還是決定把新產品轉讓給我們Gold公司了?」姜敏浩說他講我們Gold公司講得很自然,李俊熙回你不也講我們Hermia公司嗎?姜敏浩:「怎麼角色會對調了呢?」李俊熙想起姜敏浩的心臟是馬東旭的:「說的就是啊!這是什麼孽緣啊?!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這些都是你造成的;你是被你自己的規則耍了,我只是在很快的適應你的規則。明天過後,我會把這個事業喊停,再來就是藉由事業失敗,重新做人員結構調整。謝謝你給我身份,這種卑鄙的事都需要身份的。你知道嗎?Gold公司會長把Hermia買賣視察直接交給我了,非常遺憾,這件事是你之前搞砸的。」姜敏浩說你怎麼那麼橫衝直撞?李俊熙:「你爸爸不是危機時給債權人下跪了,說救救大家,千萬要救救大家。怎麼樣?你也下跪看看,或許我會多給你們時間呢?真有趣,看到你那膝蓋......」

 

  姜敏浩想起李俊熙說這些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又想起當初做收購時,被收購公司社長說技術馬上就能運用了,姜敏浩不留情的說,那還真不錯啊!連技術一起賣過來。

 

  「你是被你自己的規則耍了」想到這,姜敏浩:「我以前做的事情都回到我身上來了~」純情問他還好嗎?姜敏浩:「是不是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啊?不管什麼應該再多做一點啊!爸爸~爸爸那個時候是什麼心情呢?曾經被我們傷害受到挫折的人,不知道是怎麼撐過來的,想到這個心裡有點悶悶的啊!說不定~下跪是最簡單的方法,是多麼無奈啊!唉~是有多無助,才會下跪呢?但是我現在不是在跟Gold公司打仗,而是被之前的自己耍,所以我 我 太 太生氣了,我好像没辦法做什麼事情了,我做的事情,我說的話,全部都回來了,我能說什麼呢?我有什麼資格說累呢?」

 

  李俊熙和Gold同事喝紅酒慶祝:「明天是姜敏浩搞砸一切,恢復原位的日子啊!」同事:「收購方視察排在下星期了,會長會給你事做,就是馬上要推舉你做會長。」李俊熙:「真是繞了一大圈啊!希望明天快來。」

 

  紅豆奶奶打烊整理店面時,在地上撿到姜敏浩掉落的名片~

 

  隔天一大早Gold公司收購人員來到Hermia:「姜會長,好久不見。思想開始腐爛,連臉都没法看了,看來事業弄得不順利啊!」李俊熙:「今天是償還資金的日子啊!没準備嗎?」姜敏浩回答没有,李俊熙:「真是~那可怎麼辦啊?」Gold收購負責人:「没辦法,新產品要全部轉讓給我們了。」李俊熙:「真是可惜啊!那個事業不是Hermia跟中部工廠研發了兩年的產品嗎?一夜之間,全飛走了啊!不管怎樣,照合約走吧!」李俊熙拿出新產品轉讓合約書:「要蓋章還是糾纏下去,做個選擇吧!如果表現出你的誠意,或許我們會改變主意呢!」姜敏浩想起李俊熙要他下跪求他也許還有轉機,姜敏浩站起了身子,李俊熙:「怎麼?到現在還留有自尊心嗎?姜會長~」

 

  會長秘書室的電話響起,純情接起了電話......

 

  李俊熙:「為了4500人,自己不能犠牲的領導者,能領導大家嗎?」姜敏浩正準備下跪時,純情衝進了辦公室,她告訴姜敏浩明洞張會長要來公司拜訪,在座的人士都嚇了一大跳。李俊熙:「明洞大亨嗎?」純情:「是,不僅是姜會長,還有Gold公司的您們全都要一起拜訪。」

 

  姜敏浩帶領著職員迎接張會長。Gold公司收購負責人問張會長為何來這?幫兒子擦臉的張會長要她安靜,並且問姜敏浩欠他們的債大概有多少?姜敏浩把資料給張會長看。張會長拿出行動電話:「銀行長嗎?我是紅豆粥老太太,給你一個帳號,馬上轉五十億進去。還有待會會派一個長得像醜八怪一樣的女孩過去,和她商談一下,她想要的都投資。就這樣~」李俊熙:「女士~」張會長:「從現在開始,這個生意的主人是我了,大家還有什麼話說。所以以後這個生意不要再吐槽了,知道了嗎?大家都在幹嗎?內容談完了,就從這個房間裡滾出去吧!」

 

  眼看就要到手的鴨子給飛了的李俊熙:「是怎麼回事啊?那個人為什麼會幫姜會長呢?Gold的情報組趕快行動,了解明洞大亨為什麼要做這麼瘋狂的事情。」

 

  姜敏浩對張會長說非常感謝,今天真的非常感謝。張會長嘆了一口氣:「吃飯了嗎?」

 

  張會長帶著姜敏浩回紅豆粥店,請他吃粥。姜敏浩問為什麼幫助我,張會長說如果知道是從Hermia來的,就不會讓你吃閉門羮的~張會長一直往姜敏浩的紅豆粥裡加白糖,姜敏浩說太甜了。張會長:「你父親曾經說過,他的兒子和我兒子一樣,也在紅豆粥裡加三勺白糖。」姜敏浩問您認識我的父親嗎?張會長:「是我們家的常客啊!我兒子失去爸爸之後,我就只會熬粥這一件事,覺得熬紅豆粥起碼不會讓他餓著肚子,所以一開始就是這間店鋪。但是,無知是罪啊!被房地產把店鋪騙走了。那時候我在紅豆粥裡放了六勺白糖,還有農藥,放了六勺白糖啊!叫我兒子吃,他不肯吃,可不吃還是得死啊!這時你父親來到店裡,看到了農藥瓶,他當做没事般笑著對我說:『來點紅豆粥。』我打包好給他後,他對我說:『明天一定需要50人份的紅豆粥,能在中午時準備好嗎?一定要啊!一定~』所以那天没有死,因為你父親的原因延了一天。隔天你父親來取粥時,說他現在没有現金,他拿了一份資料給我~是被騙的店面合約書,要我收著。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我兒子很喜歡這家的紅豆粥,希望這家店可以長久的做下去,無論何時我兒子來吃的話,都要免費哦!要雙份啊!』我本來想要斷了這孩子的生命,但是,是你爸爸救了我們,那件事讓我這輩子都感激在心。所以,從那天之後,每一天都以吃農藥的心態,狠下心攢錢。我很對不起,有那種想法,覺得没有臉見幫助我的社長,堅強的生活著。現在我要來還了~」張會長握住姜敏浩的手:「一定要生存下去,一定要存活下去,成為像你父親一樣的企業家。」

 

  姜敏浩在院子裡吃著紅豆粥時,想著曾說過父親是世界唯一的傻瓜,也是個夢想家,但没想到今天卻是因為這樣的父親幫助了他,姜敏浩突然看見了過世的父親:「爸爸!」父親:「好久不見~」

 

  盧永培來找李俊熙;李俊熙問他是怎樣從醫院裡消失的?盧永培:「因為聽說傳喚非法賭博,所以逃走了。你派人在醫院裡了吧!我的行踪一清二楚啊!你没有要對我說的話嗎?用你那能說的嘴巴辯解看看啊!」李俊熙說要辯解什麼啊?盧永培:「不是約定好了嗎?說會給我老婆腎臟;讓我女兒不用為錢煩惱專心上學,就算我躺下了也要遵守約定啊!」李俊熙:「誰要你賭博被抓了呢?因為警察追踪,不能做不明的交易。」盧永培說那不是他需要了解的事情,要李俊熙現在遵守約定,老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李俊熙要他等著,等到更平靜一些,盧永培說如果不馬上解決,他明天就去算自首,把一切都說出來。李俊熙:「隨你便,那件案子已經結案了,用我父親的生命結案了;還有已經結案的案件,没有一點證據,警察會重新調查嗎?你不要做夢了。」李俊熙說完準備離開,盧永培拿出了錄音筆:「救東旭,我們死嗎?東旭都知道,那件事是我們做的,東旭醒過來的話,我們都要去坐牢啊!」盧永培:「怎麼辦?這個就充分了吧!可以重新調查了吧!」李俊熙一把搶過錄音筆,用腳踩爛,拽著盧永培的衣領,盧永培:「是怎麼了,中獎得到的廉價錄音機,没想到會有這樣的幫助啊!」李俊熙問錄音機?盧永培:「對啊!我有錄音機,所以我們家的事馬上解決,要不然我就去警察局。」

 

  姜敏浩在中部工廠一直對純情示好,純情說被看到了怎麼辦?要他不要這樣。姜敏浩:「我說過了,我會一直對你表達的,拒絕我的感情,受傷是我的事情;因為我而感到負擔,那是妳的事情啊!」兩人打鬧的畫面被馬東旭的父親看到......

 

  李俊熙先給盧永培一些現金,他老婆腎臟的事需往中國尋找,要他再等一等,盧永培說他該不會是想先應付一下,打算等到他老婆死了吧!如果這樣,把他逼急了,他會直接去謷察局的。李俊熙:「去試試吧!事情會變成什麼樣?」盧永培說以為我不敢嗎?李俊熙:「你現在好像有錯覺吧!我是什麼樣的傢伙,你忘了嗎?老要挑釁我的話,我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所以不要考驗我的耐心。知道了嗎?」

 

  不小心和馬父撞到頭的姜敏浩,兩人在椅子上冰敷;馬父:「你喜歡我們純情嗎?會長你周圍的空氣讓我感覺是這樣的;以前,我兒子看純情的時候,我就感覺到那種空氣。」姜敏浩說是,可是純情不願對他敝開心扉,馬父:「我們純情眼光有點高,看看我的兒子,跟我一樣長得多帥啊!」姜敏浩:「你知道你的兒子跟所長一樣,長得像偷牛賊嗎?眼光高倒没有看出來,但是可以看出來心事很重,跟心裡的男人維持三角戀,可真不容易啊!」馬父:「你都不會覺得對不起我嗎?怎麼可以在我面前若無其事的說那些話呢?」姜敏浩說為什麼要對不起,愛情不是應該對不起的事情啊!姜敏浩蹲下來幫馬父綁鞋帶:「老爺子~你這是在故意表明自己是一個人住嗎?被這個鞋帶給絆倒了怎麼辦啊?」馬父看著姜敏浩離去的背影......

 

  姜敏浩要純情馬上買泡麵去他家;純情一去看到了燭光蛋糕,姜敏浩說是祝賀派對。姜敏浩拿起了蛋糕要純情先吹蠟燭,然後又拿出禮物送給她~是Hermia新產品。純情看著新產品感動得說真的是該慶祝啊!姜敏浩說很感動,他竟然可以做出這樣的產品,純情也說真的是該祝賀,會長您的第一個作品。姜敏浩:「在這個感動的瞬間,我也只有想到妳。有點奇怪呢?早上剛醒來陽光很好的時候,吃著美食聽著悠揚的音樂直到入睡之前,在美好的每一瞬間都有想到的人,真是奇怪也很新奇。」純情說她說過她很害怕,姜敏浩說知道她害怕,所以他會繼續等下去,他要純情不要逃到別的地方。「總有一天會明白吧!我這麼一直陪伴在妳的身邊。總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生活在一起。」姜敏浩約純情去釣魚,他說他們就慢慢的慢慢的開始吧!

 

  姜敏浩在洗手間遇到李俊熙,李俊熙說姜敏浩還真幸運,姜敏浩:「我也是這麼認為,臨死前一個月心臟移植還不夠;公司倒閉,一天內竟然起死回生~」李俊熙說運氣好也是有限的,應該也到了往下走的時候了。姜敏浩:「人也好,運氣也好,都是有流向的啊!還有,我經歷的事情還會再經歷一次嗎?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什麼是責任。」李俊熙:「我們就走著瞧吧!雖然這一次的難關過得很輕鬆,但是你還有很多需要償還的債券,知道吧!」李俊熙洗手時,姜敏浩看見他的手錶,抓住李的手:「不會是你吧!殺死馬刑警的,是你嗎?對吧!殺死馬東旭的人是你,對吧!你那天明明在場,你是跟馬東旭在一起的,那天撞了馬刑警,你還確認了呢!你~」李俊熙說姜敏浩瘋了,而且還有妄想症;姜敏浩:「怎麼可以,你怎麼可以幹了這種事,還留在金純情身邊啊!你被我發現了。你~我既然知道了這個事實,這個案件,我一定會查到底。」

 

  馬父來總公司報告生產進度,順便約純情見面。馬父問純情是不是喜歡姜敏浩?他覺得純情喜歡姜敏浩,所以希望純情能把馬東旭給忘了,接受姜敏浩的追求;因為是馬東旭抛下了純情離開,純情不需要因為這樣,浪費了自己花一般的青春。

 

  姜敏浩來找羅玉璇警官,告訴她殺死馬東旭的是李俊熙,因為他戴著一模一樣的手錶;羅玉璇告訴姜敏浩不要因為兩人不和,就讓李俊熙揹黑鍋,他們先前已經調查了李俊熙的人和車,都没有問題。姜敏浩說因為怕說出來了純情會離開他,所以他有不能說出口的秘密;姜敏浩拜託羅玉璇,幫他再調查一次。

 

  李俊熙故意打電話給當檢察官的同學,說是要問臟器移植中心的事,實際上是故意要說移植中心有人收錢洩露移植的資料。

 

  週末一早,姜敏浩和純情兩人都為釣魚出遊忙碌著。没想到警署來傳喚姜敏浩回署裡調查;李俊熙則問純情喜歡姜敏浩的理由是什麼?純情:「喜歡上一個人,還需要什麼理由?」李俊熙說他知道理由,他要純情去警署,因為聽說他同學調查的案件,關係人是姜敏浩。

 

  純情來到警署;警官問姜敏浩:「不是為了要情報才給錢的嗎?將心臟捐贈給你的馬東旭~是你特地調查的情報吧!理由是什麼呢?」在一旁聽到的純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