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英:「臭小子,電影?漫畫還不夠,還要拍成電影~誰同意的?」知雅:「拍成電影怎麼了?加油吧!」花英:「雖然不知道妳是誰,但這不是妳能干涉的事吧!」知雅:「是能干涉的事。」拉拉:「不需要干涉,這本來就是我們的事。」花英問明秀這些女人是誰?明秀:「收到和妳相同簡訊的人。」三個女人吵了起來。秀珍出來打圓場,被花英推開。花英:「不管你做什麼都與我無關,但請把我除外吧!很不愉快。」知雅說她也是,明秀問剛不是說没關係,知雅:「和這些姐姐同級別的,我可不要。」三個女人妳一言我一語的,又吵成一團。此時高利貸公司的人來了......

 

  看著被支開的高利貸公司職員,拉拉:「難道是高利貸?」望著明秀說你要跟這種公司一起拍電影嗎?憑什麼?明秀不知如何回答,知雅:「你依然如此啊?」

 

  明秀跟知雅一起離開,知雅:「你的漫畫很好看,但電影免了吧!」明秀說怎麼連她都這樣,知雅:「那間公司有點不對勁啊!」明秀說秀珍很可靠,知雅:「騙子一開始就跟你說要騙你嗎?好好考慮吧!真陷進去就没有退路了。」明秀說知雅變了,以前很酷的,他闖大禍,知雅都没有什麼反應,知雅說應該是她老了,總之她反對。明秀:「都不會乖乖說拍成電影吧的妳們,我做好覺悟被抓頭髮,但剛那樣真是超過我的想像啊!」知雅說大家應該都是脾氣大才和你交往的吧!明秀問起知雅近況,知雅說自己離婚了~

 

  秀珍認真的研究網路漫畫女主角的資料,打算一一擊破。

 

  一號:貓咪,名字:羅知雅;年齡:比獵豹大;戀愛風格:戀愛和結婚分開;特別事項:交往了兩年,但誰也不知道貓咪和獵豹是戀人。七年前和獵豹在夜店認識的;三年前遠嫁美國。秀珍:「長得很有教養,卻是背後捅你一刀的類型啊!」

 

  知雅:「我反對~」秀珍:「妳不是說喜歡明秀的漫畫嗎?」知雅:「我是喜歡明秀,但我不喜歡的是妳。看妳們公司情況好像不是很好,如果妳自己也没自信,就不要把明秀也拉進去。聽說妳和明秀以前就認識,就因為認識想利用他,是不是不太好啊?」

 

  二號:母獅,張花英。秀珍一想到她打明秀耳光的兇狠樣,就說先跳過。

 

  三號:狐狸,拉拉,職業是演員,年齡:比獵豹小很多,戀愛風格:要酷酷的,特別事項:和別的男人吃飯是工作,和別的男人喝酒也是工作,如果無法理解這些就再見~

 

  拉拉:「我反對~」秀珍問為什麼?拉拉:「我是女演員,女演員的過去就算有也要没有,没有也要没有;我的粉絲們以為我只有高中時暗戀過實習老師。怎麼可以承認呢?絕對不可以。話說妳們公司,不需要清純性感的女演員嗎?」

 

  二號:母獅,名字:張花英,年齡:和獵豹同歲,戀愛風格:執著就是愛情,特別事項:不接電話、和別的女人一起吃飯或對話,罪該萬死~現在在OZ公司的企劃投資組工作,是畢業於天下大學的精英。

 

  花英:「如果想被告到法庭,就著手拍電影吧!毁謗個人名譽,侵犯智慧財產權。」秀珍:「智慧財產權?妳是說著作權嗎?為什麼是妳來主張明秀的權利啊?」花英:「這不很自然嗎?不是有股份這種東西嗎?我貢獻給故事的百分比~」秀珍:「股份,股份的話,別人也會有啊!又不是妳一個人經歷的事,肯定也會有同意的人啊!」花英:「那是她們的立場~」花英問秀珍是否知道漫畫的結尾或後續......

 

  秀珍和明秀去見專門改編原著的電影編劇;編劇說作者不怎麼樣,一開始寫得很好,一個男人與三個女人,很性感,多麼性感,但光靠這點没有衝擊力;應該要發生在同一個時間,一個男人與三個女人,明秀:「腳踏三條船嗎?」編劇:「邪惡的男人與陷進去的三個女人,多有意思啊!」秀珍認同的說很有真實感。明秀說這樣就跟原著的想法不一樣了,這是一個關於過去愛情的一些悲傷的故事~編劇不理明秀,自顧自地和秀珍談了起來:「然後這些女人在一個地方遇見了,然後知道男人的真面目後,很憤怒,之後她們對這男人進行殘忍的報復行動,例如閹了他~。」

 

  知雅離婚現定居在首爾,開了一家咖啡廳,明秀在她聘請到工讀生前先過來幫忙;因為離婚是知雅的私事不方便告知秀珍,明秀神秘的樣子反引起秀珍的好奇心。

 

  張花英無法阻止房明秀畫網路漫畫及將漫畫電影化,於是以現在公司亦是男友爺爺公司的名義投資;因為只有這樣她做才能掌控全部,以免自己的過去被男友家人知道,壞了婚事。張花英投資電影的事,拉拉和羅知雅知道後,先後來向秀珍興師問罪,也想知道張花英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秀珍向姐夫抱怨被這三個女人折磨到快瘋了,姐夫說要明秀出面解決,秀珍說明秀出面反而更糟糕,而且事到如今,也不可能不拍電影。姐夫:「為何這麼抗拒,這裡面應該也没藏有什麼大秘密吧!」秀珍:「不開心很正常,自己的戀愛史被人知道,換成是你,你會開心嗎?」姐夫說他會覺得很自豪,秀珍問她現在該怎麼辦?姐夫:「妳一個能做出人權題材電影的人,還搞不定區區三個女人嗎?妳不是說慰安婦奶奶們一開始都不願意理妳嗎?妳是怎麼讓奶奶們改變主意的?」秀珍說住在那裡三個月又十天,在那裡和她們一起吃一起睡,

姐夫:「奶奶們把不願提及的過去都告訴妳了,這些人也一樣,是妳把浪漫愛情電影看得太簡單了,浪漫就都是美麗的嗎?覺得丟人、羞愧,想著我當初怎麼會那樣呢?肯定是這樣。但是妳卻不經過任何理解,直接就說我們要拍電影,妳們接受吧!這麼做就是流氓~妳是出於什麼想法才拍這部電影的?」秀珍:「為了生活,不管是過去還是愛情,都太奢侈了;現在没有比溫飽更重要的事情。」姐夫:「那貓小姐說的話就没錯了,妳的確是在吸明秀的血。」

 

  秀珍想著姐夫的話,突然看到一張海邊風景照時,回想起以前~之前跟別人商借場地時,就連不是自己用髒的,秀珍也因對方說話大聲了些,就認命的扛下來清理,這幕恰巧被明秀看到;明秀幫忙一起整理。整理完後,明秀拿了動畫圖片讓秀珍開心,明秀:「二十幾歲的青春結束的時候,妳說過想去海邊看日出。」秀珍:「結果連大海的邊緣都去不了~」明秀:「三十幾歲的時候一定要成功,去看海吧!」明秀祝秀珍生日快樂!

 

  秀珍把臉放進洗手台的水裡,想像就在海邊的樣子。之後秀珍決定......

 

  秀珍約了房明秀的前女友們在餐廳見面,秀珍:「有話想跟妳們三位說,請幫幫我。」張花英:「我跟她們不應該坐在一起談話,不是嗎?秀珍~」秀珍說她能理解花英的立場,花英:「能理解?秀珍,不要把別人的事,不當回事。」秀珍:「不是別人的事,也是我的事,我也是前女友,明秀的~」

 

  拉拉:「所以說我們四個都是明秀哥的前女友,順序怎麼樣啊?」花英:「前後順序並不重要,深度才是重要的。」拉拉說什麼深度?花英:「感情。」知雅笑著:「感情的深度啊!那個太模稜兩可了,發展到哪一步,那個才是最重要的吧!」拉拉想也不想就說上床~

秀珍:「夠了,說起過往的迂迴曲折,我最可憐;我真的是受害者。老實說,明秀也没犯什麼大錯,但我們交往時,他和我都很不順,剛好是逢九,没有存款,也没有成就,但抱負大,不安、焦慮,看不到未來,對方的情況比我更糟;想被安慰,想依靠他,可他成天跟我發神經。」花英:「戀愛的時候都這樣吧!並不是妳一個人很特別。」拉拉說她没這樣,不過她認為秀珍的確有點委屈。花英:「委屈什麼委屈,又没有被坑錢。」大家突然望向知雅。拉拉問妳借錢給明秀哥了?知雅:「是嗎?他說朋友出了事故,急著用錢。不過他還錢了嗎?」花英:「做了贊助者啊!有錢善良的姐姐~」知雅:「把我當成什麼了,我並不委屈,他又没有出軌。」花英:「怎麼都看我?那時候他没有出軌,暫時分開的時候那樣做了而已,準確來說不是出軌。」拉拉:「没錯,是出軌了。」花英對著拉拉說:「裸照被曝光才委屈呢!」拉拉:「不是照片,是素描,是圖畫而已;不是被曝光的,是我自己弄上去的,只是報導的怪了些。」秀珍制止兩人:「說這些絕對無法解決我們之間的矛盾。」知雅問秀珍呢?拉拉也說肯定有委屈的事,知雅:「光聽我們說,自己卻要全身而退。」花英:「不想翻自己的牌呀!」拉拉:「就妳這樣還說什麼解決矛盾啊!」三人起身準備離開,秀珍:「我~我~還没跟他上床,就是說,還没有~」知雅:「跟明秀没上床啊!」花英:「柏拉圖式啊!」拉拉:「妳信什麼奇怪的宗教嗎?」三個女人用可憐的眼神看著秀珍~

 

  明秀來時,四個女人喝得很開心,明秀見狀納悶不已~坐在四個前女友中間,也很尷尬。明秀:「大家聚在一起幹嗎?」拉拉說是秀珍姐姐叫過來的,明秀問是為了電影嗎?知雅:「誰能擋得住啊!好吧!拍電影吧!拍吧!」四個女人舉杯慶賀。

 

  明秀看著酒醉就哭的花英,問誰灌花英酒啊?秀珍說是她;拉拉說她們都知道了明秀跟秀珍的事,聽說跟秀珍交往過。大家望著明秀,知雅要他說實話,交往過的人,也是可以一起共事的。秀珍跟明秀說她向她們大家都說了~網路漫畫的幕後故事,明秀問什麼幕後,秀珍:「獅子後面,不是還有一個嗎?」大家都期待著明秀的回答,明秀:「獅子後面,結束!」秀珍:「我啊!」明秀一副無法理解的表情,秀珍:「後面。。。没有嗎?」明秀肯定的說獅子後面結束。花英:「貓咪,狐狸,獅子,就這些嗎?」明秀:「交往的人,一共三個,後面還能有誰呀!結束了唄~」秀珍......

 

  知雅:「你們没有交往嗎?」明秀拉著秀珍的手臂說她和我是朋友,然後抱住秀珍,握著秀珍的臉「好朋友、best friend、知己,是朋友關係」。秀珍拿起包包落寞的離開~

 

  下樓的秀珍,生氣得把明秀的布鞋丟到泥地裡,然後上樓,把明秀推開;指著三個女人:「貓咪,獅子,狐狸,妳們這幫了不起的前女友們,我明明白白告訴妳們,我一定要拍這部電影;如果拍電影的時候,誰敢提出異議~全部嚼了吃,嚼了吃。」

 

 

文章連結:前女友俱樂部劇情第一集,前女友俱樂部劇情第三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