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常常沈默應對,托兒所的老師懷疑他的智力有問題;還好他只是很少說話,平常表達能力正常。最近他半夜突然哽咽起來,原來佈告欄上的一則尋狗啟事觸動了他。青柳一家全體動員出外幫忙尋狗,結果忙了一天,還是没有小狗的下落;按著啟事上的地址找到主人家,没想到對方已經去寵物店買了新的小狗,只剩下陸的執著:「小本在哪裡?」被問及衛生局跟殺害處置是什麼,小春一時無言以對,只好回答「不知道」。

  

  陸一邊哭,一邊畫小本,把圖畫放在父親的祭桌上:「爸爸會幫我們找嗎?陸都没見過爸爸,他會聽我的請求嗎?」小春也跟著流淚:「有的人即使從没見過,還是會非常喜歡;即使從未見過,還是會被愛著。」

 

  植杉母女逛百貨公司,後來植杉栞把媽媽拉進 KTV包廂;她受了以前同學刺激,心情並不穩定,提起了母親要幫小春家買冷氣機,開始陰陽怪氣:「再婚就是了。那人已經死了,就算一直掛念,也無濟於事吧?」植杉栞像是要發洩什麼似的,點了一大堆食物,「那個人是色狼,因為我就是受害者;那個人就在我眼前,被電車碾過去了。」

 

  植杉栞說她從小學起就一直被欺負,因為怕紗千受不了她的失敗,所以一直没對她說。直到高一時,加入了一個小團體,才開始有了歸屬感;女同學常玩一個遊戲~在電車上隨便抓一個上班族,然後污衊他性騷擾,並藉此勒索金錢為樂。為了不被排擠,植杉栞也慢慢學會這套把戲。

 

  四年前的夏天,青柳信來找紗千,想化解小春母女之間的隔閡,跟健太郎三人談得非常愉快,臨走前還拿了梨子,他們不知道植杉栞就躲在另一個角落偷聽。她心想我原來有一個姐姐啊!聽著母親的笑聲,植杉栞覺得自己最後的避風港就要失去了;她跟著青柳信,上了同一班電車。

 

  「居然有人笑得這麼開心,這世上居然有人笑得這麼開心,想必從未遭受過我這樣的經歷吧!這種人到我家,我該怎麼辦?我就要無家可歸了,覺得很火大」,拉住他的手......

 

  結果青柳信被拉下車,一群醉鬼蜂擁而上,對他拳打腳踢,這時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隨著梨子滾落鐵軌,竟然有人從背後推了一把......萬萬没想到,惡作劇的結果會是這樣~植杉栞:「我好想死,好想消失~」紗千打了她一巴掌,讓女兒鎮定下來;在沙發上緊緊抱住她:「不能告訴任何人,那個人不會再靠近我們家了。」

 

 

**************************************************************************************** 

烏奇庫庫的孩子們 / ウーギークックのこどもたち

 

聽好了,我能看見人的壽命,生命的起源跟終結,我都知道,出生跟消失的時間,我也知道。」

「那你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消失嗎?」

「當然知道。」

快告訴我,我什麼時候會死掉,會去到那裡?會去什麼地方?

 

這天夜裏,百年難得一見的響雷打在醫院的屋頂上。

 

「我即將化作塵埃,在這之前,把這個給你」, 烏奇庫庫把長有長指甲的手伸向魯魯 ......

 

**************************************************************************************** 

 

  醫院等候區,望海手中的童話繪本還没念完,只見聽完醫生報告走出來的小春,白著一張臉毫無血色。

 

 

 

文章連結:我的超人媽媽劇情第3集我的超人媽媽劇情第5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