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集:

  成宰僱人打劫純心的小鋪子,純心慘遭不幸,恩靜發現了不遠處的成宰,此時她明白這一切都是成宰暗中作梗。純心一直處於昏迷中,這讓家人異常擔心。

  得知恩星從鍾秀處打探自己的消息,成宰再次用錢收買了鍾秀為自己所用。成宰結婚時穿的皮鞋被公司當做廣告做宣傳,但因這雙鞋是純心送的,成宰內心深處不再平靜。

 

 

第四十二集:

  恩靜因為母親的事找成宰理論,就此昔日夫妻正式撕破臉。恩靜整理母親的小攤位,俊夏趕來詢問原因,並讓要她報警,但是恩靜卻以讓其請自己吃飯為藉口阻攔報警。

  俊夏推薦恩靜到自己公司設計部工作,幼羅提前打電話約其面談,當幼羅得知俊夏要請的人是恩靜,她感到異常錯愕。與此同時,成宰也處在不安中,他擔心恩靜會道出自己與他的往事。

 

 

第四十三集:

  純心甦醒,恩靜伏在母親身邊含淚道歉。恩靜回家找成宰給的錢,卻發現錢已經被恩星拿走。恩靜和家人分頭尋找恩星追錢,恩靜找了一圈也沒找到,卻發現俊夏在整理母親的小攤位,她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繼而虛弱的暈倒,而這一切被跟蹤的成宰發現,他對兩人的關係異常驚訝。

  成宰逼迫恩靜不要進入BJ上班,但恩靜因母親的事,堅持要與之抗衡。

 

 

第四十四集:

  為了阻攔恩靜進入自家公司, 幼羅找恩靜談話,但是恩靜沒有向她屈服。光子責備恩靜說話不算數,恩靜將成宰僱人打傷母親的事道出,光子被嚇走。

  幼羅受了恩靜的氣,她回到家向母親抱怨。恩靜想起當初替成宰說假話的實情,她將往事向成宰道出,成宰聞後陷入惶恐。恩靜在母親攤位上繼續擦皮鞋,突然下雨,俊夏出現用衣服為其遮雨。

 

 

第四十五集:

  幼羅見俊夏幫助恩靜去歸還擦好的皮鞋,她走上前斥責恩靜勾引俊夏,躲在樹後的成宰擔心自己身份曝光而撒謊將幼羅帶走。英子誤將恩星當做小偷,幸虧健身房的人幫助其找到錢包才洗脫了恩星盜竊的嫌疑。

  恩靜答應俊夏到BJ上班,俊夏聞後異常欣喜。俊夏當著父親的面力薦恩靜,任憑幼羅如何阻攔也無濟於事。俊夏帶著恩靜逛街買衣服,恩靜內心被幸福包圍。

 

 

第四十六集:

  成宰要和恩靜同歸於盡,恩靜告知不是殺了自己就能解決問題的,繼而下車離去。俊夏帶領恩靜到公司任職,盛雅得知新同事是恩靜,她的表情立刻僵在臉上。光子得知恩靜到BJ上班,她到恩靜家大鬧。

  純心知道女兒到BJ上班後,她心中不免為恩靜擔憂起來。幼羅因為恩靜對自己的冒犯,而聯合盛雅處處為難恩靜。恩星為了籌夠一億,她以名譽損害的理由找英子索錢。

 

 

第四十七集:

  幼羅在工作上刁難恩靜,成宰擔心恩靜道出自己與她的關係,他將恩靜從幼羅辦公室帶出。俊夏見成宰拖走恩靜,他走上前保護恩靜。純心給加夜班的恩靜送便當,遇到昔日好友英子。

  英子回到家後,她想起了自己為了嫁給俊夏父親時而拋棄的女兒。英子感覺與恩星有親近感,她答應給出一億做賠償。英子得知恩靜再次出現在俊夏的身邊,她親自約見了恩靜。

 

 

第四十八集:

  英子責問恩靜為何進入BJ上班,恩靜告訴其只是因為私人原因。英子指責俊夏不應該讓恩靜來上班,俊夏向英子表明自己的立場,英子無奈離去。成宰再次約談恩靜,但是恩靜堅持要向其尋仇。

  俊夏與恩靜的關係被傳的沸沸揚揚,李父因此而發脾氣。俊夏正式將自己與恩靜的關係介紹給幼羅與成宰,成宰聞後心生忐忑,他找藉口約談恩靜,但是兩人的談話卻被俊夏聽到。

 

 

第四十九集:

  俊夏從恩靜與成宰的談話中得知了一些事,他離開聚餐的地方獨自一人喝酒洩憤。俊夏與恩靜的關係被傳的沸沸揚揚,李父聞後大發脾氣。

  俊夏回家後猛揍成宰,繼而慌張離家。俊夏預感到成宰是害死哥哥的兇手,他在哥哥遺像前痛哭。恩星找英子索要一億,但是英子卻開出了自己的條件。恩靜將與成宰的關係告訴了俊夏,俊夏聞後陷入無盡的痛苦中。

 

 

第五十集:

  恩靜被誣陷的事情擴大化,她想為公司挽回損失而四處奔波,這一切都被俊夏看在眼裡。恩星為了賺回姐姐的體恤金,她任憑英子擺佈,但是當英子得知了恩星的身世後,她彷彿找回了多年前的自己,心中不免受到觸動。俊夏一味的袒護恩靜,激怒了李父。

  英子、幼羅、成宰三人喝酒慶祝公司將屬於他們,這一切被俊夏聽到。成宰舅舅給盛雅打電話,兩人的對話被寒心錄了下來。

 

 

第五十一集:

  恩靜將挽回公司損失的計策告知了俊夏,俊夏立即撤銷幼羅的指示,並告知幼羅自己會全權處理公司事宜。恩星為了盡早拿到一億,她盡心盡力的為英子服務。恩星為了證明自己為英子工作過,拍下兩人合照作為憑證,俊赫妻發現兩人長的異常相像。

  寒心將涵兒父的錄音交給恩靜,恩靜有了一絲欣慰。純心從恩星手機中看到英子與其的合照,為了搞清楚兩人關係,純心暗中邀請英子吃飯。

 

 

第五十二集:

  恩靜帶著錄音來到了李家,當著李父的面播放錄音內容。成宰慌張闖入關掉錄音,他承認了誣陷恩靜之事,但是他依舊找理由為自己開脫。

  涵兒父被姐姐趕出,他暫住在恩靜家,誰知他深夜與寒心上演了一部廁所驚魂記。英子告知恩星自己和她母親是好友,恩星聞後異常驚訝,英子發現恩星的舉止與其母相差甚遠。成宰與恩靜發生爭執,兩人爭執的一幕被路過的幼羅發現。

 

 

第五十三集:

  幼羅看到成宰與恩靜爭吵,她走上前質問兩人的關係,但是恩靜卻告知其自己是與成宰有關係的那個女人的好朋友。俊赫妻在家飽受委屈,她喝酒後在恩山的陪伴下肆意發洩。

  因為恩靜挽回了公司損失,李父要成宰讓出了部長的位置,幼羅對恩靜充滿憤恨。幼羅到恩靜家指責恩靜,並且還準備對恩靜動手;純心認出幼羅是女兒婚姻的介入者,她含怒要為女兒討公道......

 

 

第五十四集:

  成宰跪求岳父原諒自己與幼羅的行為,但是李父拒絕原諒兩人。恩星無意間翻看英子的首飾盒,發現一張嬰兒照片 ,英子見狀對恩星大發脾氣。涵兒父準備接手一家飯館,他因手頭拮据找寒心借錢。

  隨著與涵兒父的頻繁接觸,寒心心中泛起了陣陣溫暖。BJ全體員工到研修院遊玩,但是幼羅等人心中各懷心事,這讓現場氣氛充滿了火藥味。

 

 

第五十五集:

  盛雅醉後亂說話,飯桌氣氛變得異常尷尬,但是幼羅還是沒有聽出盛雅話中的意思。幼羅偷看恩靜的電話,她得到了一些意外的收穫。

  恩星生日那天,純心因為太忙而忘記做海帶湯慶祝,恩星悻悻離去。恩星走後,純心才想起是恩星的生日,她和家人為恩星準備了豐盛的晚餐致歉。

  在爬山的時候,成宰要刪除恩靜手機內的照片,恩靜為保護照片失足跌落山下......

 

 

第五十六集:

  俊夏徹夜照顧受傷的恩靜,看著內心糾結的恩靜,俊夏忍不住的親吻了恩靜。英子帶著禮物探望純心,與被純心驅逐出來的光子碰上。恩星收到英子補送的生日禮物,她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因為與恩靜的事,幼羅將成宰趕出臥室。俊夏將恩靜送回家,並告知純心,自己妹妹就是成宰現任妻子,純心聞後異常吃驚。警官將辦理俊赫案件的進展告訴俊夏,俊夏聞後一臉惆悵。

 

 

第五十七集:

  恩靜發現自己的USB不見了,她含怒找幼羅索要自己的USB,但是幼羅卻矢口否認。英子到光子家說孩子們的事,但當問及光子為何到純心家時,光子說話變得吞吞吐吐。

  警察送來了一件重要的物品,這讓俊夏看到了破案的希望。恩山丟失工作,涵兒父落井下石,寒心聞後十分不開心。恩山接到鍾秀的電話,鍾秀幫他在BJ上班找到一份工作,這讓恩山異常驚喜。

 

 

第五十八集:

  成宰得知俊赫的案子有進展,他在俊夏面前故作鎮定,但是恩靜的一些話卻讓他再次不淡定了。盛雅將自己與幼羅的關係告訴給同事,繼而聯合辦公室同事一起排擠恩靜。英子看著所拋棄女兒的照片,她再次陷入深深地自責中。

  光子到純心家鬧事,純心聯合家人將其驅逐。恩靜正欲向警察道出自己曾經提供假證據的事實時,成宰慌張的將其拽出,成宰的行為令警察感到莫名其妙。

 

 

第五十九集:

  恩靜將趕離家的成宰請回,成宰因為自己的行為向岳父岳母致歉,二老原諒了成宰的行為。為了驅逐成宰,純心及家人都在驅逐她的過程中受傷了。

  涵兒父與寒心喝醉酒,兩人居然抱在一起睡覺,醒來後兩人大叫。恩山到BJ上班,他處處針對盛雅,盛雅嚇得不敢多說話。

  恩靜將自己的創意向李父彙報,;當李父得知其創意來自於擦皮鞋的母親時,他對恩靜的創意給予了肯定。

 

 

第六十集:

  成宰給岳母錢表孝心,英子開心的接受。英子用成宰給的錢請老友聚餐;飯桌上,純心與英子的談話讓光子倍感尷尬。恩靜向俊夏道出當初是自己為成宰提供了不在場的偽證,俊夏得知後情緒變得異常激動。

  幼羅被告知懷孕,但是她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恩靜向警官道出自己曾經提供的不在場證據是做了偽證,但是警察根據利害關係,認為恩靜提供的證據為無效證據。

 

 

第六十一集:

  英子看到拋棄女兒小時候的照片,她眼淚充滿了淚眶,繼而派恩星秘密幫助自己尋找失去聯繫的哥哥,因為只有找到其兄長才能找到曾經拋棄的女兒。

  幼羅吃飯時孕吐,成宰得知其懷孕,開心的合不攏嘴,恩靜見狀,她想起自己曾經蒙受的冤屈,便含怒向成宰潑了冷水。因為幼羅懷孕,光子顯得格外的慇勤。俊夏經過一番思考,他在兄長的靈位前向恩靜求婚。

 

 

第六十二集:

  幼羅陷害反吃虧,成宰逼迫純心阻攔恩靜與俊夏結婚,恩靜闖入告訴他幼羅已經知道和他交往的女人懷孕之事,成宰聞後匆忙趕回家。恩靜經過思考,戴上戒指示意俊夏自己答應求婚,俊夏感到異常欣喜。

  英子將幼羅懷孕之事告訴純心,純心為其感到高興。幼羅在皮鞋品評會上陷害恩靜,卻被有所準備的恩靜揭穿。李父得知幼羅剽竊的事情後,他狠狠的教訓了幼羅與成宰。

 

 

第六十三集:

  恩靜婚事遭阻攔,俊夏帶著恩靜來到家裡,告訴父親自己要與恩靜結婚,李父聞後異常氣憤。當俊夏恩靜告訴純心兩人要結婚之事時,純心不但不支持反而強烈反對。成宰為了阻攔婚事,他再次找恩靜談話,但是仍舊沒有挽回恩靜決意結婚之心。

  涵兒父將恩靜與俊夏結婚的消息告訴了光子,光子聞後如五雷轟頂,她匆忙找純心阻攔兩人婚事,誰知卻遭到純心及其家人的驅逐。

 

 

第六十四集:

  為了阻攔恩靜的婚事,純心約見俊夏談話,卻與成宰尷尬相遇。純心告訴俊夏,恩靜結婚只是為了向成宰尋仇,但是俊夏執意要與恩靜結婚。盛雅看到恩靜和俊夏在一起,她氣憤的說不出話來。

  有一名女記者瞭解關於幼羅剽竊恩靜設計的事,恩靜將之拒於大門。繼而女記者又找到幼羅,她的語言激起了幼羅對恩靜的不滿。寒心和涵兒父的小飯店開始營業,兩人累但快樂。

 

 

第六十五集:

  幼羅誤以為是恩靜向記者道出自己剽竊的事,她找恩靜理論,這讓恩靜感覺到很莫名其妙。俊夏被調查,恩靜懷疑是成宰在暗中搗鬼。英子和純心兩人各自為了兒女的事煩惱,此時兩人還不知道兩人擔心的是同一件事。

  恩靜在報紙上登載自己與俊夏要結婚的消息,消息一放出,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幼羅憤怒的指責恩靜,卻被恩靜犀利的語言駁回。

 

 

第六十六集:

  英子和丈夫見到報刊上的消息,兩人氣憤之情難以言表。得知恩靜設計的皮鞋得到了總統的認可,幼羅與成宰妒心橫生。純心得知恩靜要結婚,她滿懷心事的找俊夏談話,但是俊夏依舊堅持要結婚。

  與此同時,光子和成宰商議如何阻撓恩靜與俊夏結婚。光子在皮鞋攤鬧事,純心極力捍衛女兒。純心與英子相見後,兩人方知各自的真正身份,英子因自己曾經的做法而產生負罪感。

 

 

第六十七集:

  因為英子與純心見面了,光子整理衣物準備外逃,以躲避英子的責難。英子回到家後,她想起與純心交往的種種,難免落下了悔恨的淚水。英子經過一夜思考,她親自登門向純心道歉。

  李父要恩靜到家裡吃飯,成宰在一旁戰戰兢兢,英子對純心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飯桌上,李父應允了恩靜與俊夏的婚事,這讓眾人異常吃驚。恩靜與俊夏開始積極籌備婚禮,兩人沉浸在幸福中。

 

 

第六十八集:

  成宰被一個神秘人物威脅,他的神經被撥到崩潰的邊緣。街坊得知恩靜要嫁給俊夏的消息,為恩靜嫁到一個好家庭開心。就在這時,光子含怒來到純心的皮鞋攤前,純心對其不理睬。

  李父邀請恩靜與純心來到自己家吃飯,他在飯桌上表態贊成俊夏與恩靜的婚事,成宰和幼羅聞後心中不爽。成宰大鬧恩靜家,他掏出離婚時的協議來威脅恩靜,但卻遭到了恩靜家人的一頓狠揍。

 

 

第六十九集:

  神秘人與成宰發生爭執時,恩靜進入了成宰辦公室,她似乎從蛛絲馬跡中嗅到了什麼。英子和純心見面,英子道出自己的難處以及乞求純心不要讓俊夏和恩靜結婚,純心明確表明自己不同意女兒婚事。

  李父帶著家人來到俊赫的遺像前,他當著俊赫的遺像告知眾人,自己已經同意俊夏和恩靜的婚事。純心暗中找俊夏,她試圖阻攔他與恩靜的婚事,但是沒有得到預想的結果。

 

 

第七十集:

  恩靜與俊夏要結婚的消息讓幼羅和成宰頭疼,兩人想各種辦法阻止。李父與英子兩人點頭同意了恩靜與俊夏的婚事,這讓幼羅和成宰的阻攔計劃幾近崩潰。公司裡面正廳懸掛的海報被恩靜的海報換掉,這無疑又給幼羅心中埋下仇恨的種子。

  恩靜要結婚了,但是純心的心中仍舊忐忑不安。恩靜結婚日,成宰瘋狂般的劫持純心,並逼迫其打電話阻攔恩靜的婚禮,但他的計劃失敗了。

 

 

第七十一集:

  純心及時趕至女兒的婚禮,並見證了恩靜幸福的時刻。成宰缺席了恩靜與俊夏的婚禮,李父為之十分生氣,成宰喝醉酒發洩。為了讓純心開心,俊夏和恩靜商議在純心家度過蜜月職業,這突來的驚喜讓純心及家人異常開心,純心親自下廚為女兒做了一頓豐盛的晚宴,繼而全家人在一起打牌享受家庭的氣氛。

  為了家庭和睦著想,李父帶著食物將幼羅夫妻請回家中,這讓幼羅激動不已。

 

 

第七十二集:

  次日,恩靜和俊夏帶著純心連夜趕製的禮食帶回婆家,幼羅負氣挑事端,這讓新婚氣氛變得異常尷尬,幸俊夏處處保護恩靜。成宰提出搬出去住,這再次激怒了李父,英子只能暗中勸女婿要忍住。

  英子要恩靜辭職在家做俊夏的賢內助,恩靜竭力堅持工作的權利。公司的帳務被造假,俊赫妻子發現了其中的秘密,她將這一情況告知了恩靜夫妻,俊夏立即召開公司大會。

 

 

第七十三集:

  針對公司假帳事件,俊夏在董事會上放出狠話。純心造訪英子家,就在這時,光子趕來,三個女人相遇氣氛再次凝固。恩靜得知恩星是英子的貼身人員,她要恩星立即辭掉工作。

  恩靜下班後為家人做了豐盛的晚餐,但是幼羅卻趁機再次挑撥離間,再次激怒李父,李父當眾指責愛女。為了替兄長報仇,俊夏處處與成宰做對。無意間,成宰發現了一個令自己恐懼的事情。

 

 

第七十四集:

  成宰刪除了俊夏撿到自己昔日結婚照的影片,他以為一切事情因此平息。俊夏和恩靜很快發現影片被刪除,兩人聯繫到昔日見到的神秘人物。英子親自約談純心,她想要純心勸恩靜辭職,這樣幼羅的處境就會好點。

  神秘人喝醉後調戲寒心,光達上演英雄救美,寒心對其好感加深。成宰潛入恩靜辦公室,發現了神秘人的照片,他頓時神情變得慌張起來,就在這時......

 

 

第七十五集:

  俊夏因為兄長之死找不到證據,他飆車宣洩心情。成宰心情差喝酒,幼羅將其接回,繼而對其更加憐憫。成宰收拾行李離開公司,英子接到幼羅的電話後,迅速趕到公司瞭解原因。

  成宰回到家後,告訴光子自己準備離婚,光子聞後大驚。成宰約見恩靜做垂死掙扎,他逼迫恩靜將與自己的過去向婆家人道出。恩靜經過思索,她約見成宰和幼羅談話,幼羅此時方知兩人曾經是夫妻關係。

 

 

第七十六集:

  知成宰詐婚後,幼羅含怒開車離開。為了確認成宰詐婚的真實性,幼羅在河邊約見恩靜,恩靜將自己受到傷害的整個過程告知了幼羅。幼羅衝回家搗毀恩靜與俊夏的房間洩氣,因情緒激動而昏厥被送往醫院,英子不明就裡。

  恩星找到了英子哥哥英哲的住址,從其好友處得知其已經去世,恩星只拿到了其遺物以及骨灰堂地址。幼羅獨自出院,她感覺人生遭到踐踏,繼而到恩靜家大鬧。

 

 

第七十七集:

  幼羅大鬧恩靜家,光子現身堅持不承認兒子詐婚的事實,幼羅含怒離去。幼羅帶著恩靜與成宰有婚姻事實的證據來到光子家,在證據面前,成宰承認婚姻事實,幼羅提出要告訴向母子二人討公道。

  因兒子要遭離婚起訴,光子跪求恩靜救救成宰,恩靜想起光子曾經的做法而拒絕相助。英子約見純心,但純心沒有說出事實的機會。成宰指示手下秘密進行收購,他的陰謀到底是什麼?

 

 

第七十八集:

  英子和幼羅將恩靜趕出家,俊夏得知後匆忙趕至岳母家。與家人開會商議事時,英子收到了成宰和恩靜昔日的結婚照,她獨自回房間傷心。純心約見英子,英子告知純心自己已經知道事實真相,繼而用水潑純心。

  恩靜得知母親與英子單獨會面,她擔心母親受欺負而匆匆趕至,恩靜將成宰詐婚經過道出。英子得知成宰與其母詐婚事實後,她瘋狂般的找光子發洩。

 

 

第七十九集:

  BJ中斷光子公司的資金,光子陷入被動,成宰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英子派人將成宰抓去單獨審問,成宰見狀跪地求饒,並繼續為自己開脫,這時恩靜出現。恩星得知自己身世後,她整日陷入惶恐中,不知道該如何抉擇。純心因為英子的態度,心事重重。

  俊夏在英子面前表明態度,他不允許任何人再次驅逐恩靜。光子唆使愛女在公司挑撥離間,沒有大腦的盛雅聽從母親命令。

 

 

第八十集:

  幼羅收購光子的房產,光子得知後昏厥,原來是因為光子私用投資款,激怒了幼羅做出此番行為。李父歸來,他得知成宰辭職離家而十分氣憤,但是英子為了女兒利益而隱瞞了真相。幼羅趕到光子家,勒令其全家趕緊搬出去住。

  幼羅本想羞辱恩靜,結果卻被恩靜訓斥一番,她無處發洩而怒吼。幼羅對成宰異常失望,她將離婚協議申請書扔給了成宰,成宰收到離婚協議書如晴天霹靂。

 

                            【劇情來源:劇情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