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擦皮鞋出身的恩靜嫁給了富裕的律師成宰,因為娘家的窮酸,恩靜被勢力的婆婆瞧不起。在母親生日這天,恩靜煮海帶湯遭到夫家人的指責。

  恩靜的妹妹恩星總是闖禍,恩靜為了幫助妹妹籌錢去貸款,她卻得知成宰沒有和自己辦理結婚手續的實情,這讓恩靜很難接受。成宰為了事業上的成功,他和一個優質女大玩曖昧。

 

 

第二集:

  得知成宰沒有和自己辦結婚登記的實情後,恩靜心事重重的回到母親家。俊夏拒絕了成宰母親公司提供原料,這讓成宰母異常氣憤。與此同時,俊夏也因為公司的事宜與父親爭執,兩人不歡而散。

  為了幫助恩星籌錢,恩靜母不願讓恩靜難堪,她帶便當去來到成宰辦公室借錢,眼前的一切讓她感到錯愕。

 

 

第三集:

  因為成宰沒有辦理結婚登記,恩靜責問其原因,結果又激起了與夫家人的矛盾。恩靜母得知成宰的行為後,心中開始犯愁;她打電話約見成宰,並乞求他不要拋棄恩靜,卻沒有得到成宰明確的答案。

  俊夏不禁想起恩靜,他腦海中浮現出兩人交往的點點滴滴。俊夏開始尋找恩靜,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終於找到了在路邊擦鞋的恩靜母。

 

 

第四集:

  俊夏向恩靜母打聽恩靜的消息,恩靜母沒有告訴他任何消息而匆忙離去。因為成宰沒有登記婚姻申請,恩靜與成宰鬧得不愉快。

  幼羅糾纏著成宰,被找朋友借錢的恩星發現。幼羅哥哥找成宰談話,但是他提出的要求讓成宰很難接受。為了挽回恩靜的婚姻,恩靜母純心約見成宰母,道出成宰有外遇的事實。

 

 

第五集:

  成宰母得知追兒子的女人是BJ會長的女兒,以為自己在做夢。恩靜因為自己的處境而悶悶不樂,她回到娘家與母親相擁而泣。幼羅因為和成宰之間鬧的很不愉快,請求哥哥俊夏幫助自己挽回愛情。

  成宰家的工廠遭到火災,成宰母哭鬧著要兒子求幼羅家人幫忙,卻遭到兒子拒絕。成宰母親自找幼羅求助,幼羅為了討好成宰而伸出援手。

 

 

第六集:

  因成宰母背著兒子偷偷找幼羅投資自己公司,成宰遭到幼羅家人的羞辱。成宰得知母親的做法後,他回家含怒責問母親,成宰母被氣的昏厥,眾人匆忙將其送往醫院救治。

  恩靜無意中接聽了一個神秘電話,她接完電話後不自禁的顫抖。幼羅不斷糾纏成宰,讓成宰左右為難。得知幼羅徹夜不歸,俊赫異常不開心。

 

 

第七集:

  俊夏在路上遇到了久別的恩靜,他帶著恩靜來到一家餐館詢問恩靜為何當初選擇離開自己,恩靜撒謊找理由離開。純心得知親家母住院,她做鮑魚粥要恩靜帶給婆婆,卻遭到恩靜的拒絕,純心猜到女兒肯定有心事。

  純心帶著粥來到醫院,卻聽到親家指責女兒,她上前保護女兒。俊赫得知成宰已婚,他氣憤的約成宰談話。

 

 

第八集:

  俊赫帶著證據氣憤的指責成宰,繼而兩人發生爭執,俊赫不幸從屋頂跌落。成宰受到驚嚇,他開車迅速逃離案發現場。俊赫妻得知丈夫負重傷的消息,她和家人匆忙趕往醫院。

  成宰母出院回家,她繼續為難恩靜,恩靜不願委屈苟活,她說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繼而離開夫家。俊赫重度昏迷,眾人擔心不已。

 

 

第九集:

  因俊赫受重傷,幼羅哭著向成宰尋求安慰,成宰得知俊赫還活著,他忐忑不已。成宰徹夜不歸家,恩靜詢問他原因,並說自己在俊夏受傷地方見過他,成宰心虛不已。

  恩靜幫助母親擦皮鞋,卻遭到路過大媽的問話,純心感覺很沒面子。純心為了幫助恩靜挽回愛情,她打電話約成宰談話,並向成宰道出了恩靜所遭受的委屈。

 

 

第十集:

  成宰與恩靜再次產生爭吵,兩人不歡而散。俊赫有了生命跡象,俊夏迅速將好消息告訴了家人。俊赫妻得知老公的狀況後,她和佳人迅速趕往醫院探視俊赫。

  成宰表妹涵兒因為恩靜不在家而大吵大鬧,全家人被她整的亂了陣腳。俊赫墜樓的一幕出現在成宰腦海中,這讓他備受困擾。恩靜決定捍衛自己的婚姻,她決定向幼羅道出自己是成宰妻子的事實。

 

 

第十一集:

  成宰在醫院探望俊赫,恢復意識的俊赫情緒變的激動,成宰嚇得匆忙離去。俊夏給哥哥刮鬍子,他講述的兩人小時候的事情,往昔的一幕幕出現在俊赫的腦海中。

  俊赫留下遺言而去,家人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死亡而陷入悲痛中。恩靜在餐館等待著幼羅到來,結果卻被放鴿子。成宰得知俊赫已經離世,他嚇得匆忙跑離家中。

 

 

第十二集:

  李家人忍痛為俊赫辦喪禮,內疚的成宰看到俊赫的遺像嚇得跑進廁所。俊夏無法忍受哥哥的死,他打電話譴責警察為何不能及時抓到犯罪兇手。

  成宰母光子為了自己的生意,她帶著女兒弔唁俊赫,卻在廁所遇到以前的舊相識李家女主人英子,英子卻拒絕與之相認。警察調查俊赫的死因,他們根據蛛絲馬跡找到了成宰。

 

 

第十三集:

  成宰安慰失去兄長的幼羅,兩人擁抱在一起,卻被恩靜看到。夜晚,成宰來到恩靜娘家欲接她回家,心情不好的的恩靜因為白天的事兒而提出離婚事,成宰被激怒揚長而去。

  警察再次找到成宰瞭解情況,成宰母想辦法為兒子說好話。李父痛失長子,他將自己關在房間放聲大哭。與此同時,英子開始算計李家的財產。

 

 

第十四集:

  俊夏無法面對失去哥哥的痛苦,他向恩靜尋求安慰,卻因傷心過度導致昏厥,恩靜家人將其帶回家照顧。恩靜離開成宰家後,傲慢的成宰母親自下廚做飯。

  警察再次來到成宰家瞭解情況,天真的涵兒說出了恩靜被趕出婆家的實情。俊赫死後,幼羅母開始籌劃讓幼羅管理公司,這讓幼羅很不屑。幼羅為了追回愛情,她找成宰談話。

 

 

第十五集:

  任憑婆婆如何勸說,恩靜堅持要與成宰離婚。幼羅向成宰道出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事,繼而以自己的地位威懾成宰向自己靠攏。成宰為了自己的前程,他沒有將恩靜是自己妻子的事實道出。

  俊夏的話語無意間刺傷了幼羅,幼羅決定管理公司的事物。幼羅母以把柄要挾眾董事會成員推幼羅為副社長,眾人被迫答應她的請求。

 

 

第十六集:

  成宰為了保全自己,他要恩靜對警察撒謊,但恩靜卻告訴她自己要考慮考慮。成宰母的資金鏈被切斷,她找幼羅幫忙,繼而得知幼羅不幫自己家的原因。

  為了不讓公司破產,成宰母再次撒謊騙幼羅,說成宰身邊沒有女人。純心擦皮鞋,恩靜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她上前抱住了母親。得知成宰要到自己家公司上班,俊夏向眾人道出......

 

 

第十七集:

  得知恩靜要去見幼羅,成宰母擔心事情暴露,她跪著請求恩靜答應自己不要去見幼羅。恩靜決定找一份工作,她面試時卻遭到了幼羅的刁難,恩靜沉著應對局勢。

  幼羅在得知成宰是殺害俊赫的疑凶情況下,被愛情蒙蔽雙眼的她執意要請成宰到公司任職。恩靜經過一番思索,她最後幫成宰在警察面前說了假話。

 

 

第十八集:

  幼羅接到成宰約見的電話,俊夏得知後與幼羅發生爭執,兩人不歡而散。成宰母厚顏求幼羅幫忙,卻遭到幼羅的不屑。成宰母在商場上遇到昔日同學英子,但是英子狠狠將其數落了一番。

  恩靜撥了俊夏的電話,俊夏接到電話後異常激動,兩人再次相見,恩靜將俊夏落在自家的相片歸還給了他,繼而恩靜轉身離開。

 

第十九集:

  涵兒父從恩靜家接女兒回家時,卻趕到飯店,他誇張的吃相讓恩靜姨媽異常反感。涵兒回家告知成宰家人,恩靜有男朋友,這讓成宰母異常氣憤。恩靜經過一番思索,她回到了婆家。

  次日,成宰母看到恩靜回到家,她受到驚嚇。飯桌上,俊夏與幼羅再次因為俊赫的事兒而產生不愉快,但是幼羅為愛仍舊一意孤行。

 

 

第二十集:

  幼羅母因心情不好,她將脾氣發洩在俊赫妻子身上。涵兒父到恩靜家取涵兒的玩具,再次趕到親家的飯店,他垂涎親家螃蟹,而遭到恩靜姨媽的驅逐。

  成宰因為被輕視,心情糟糕而喝酒發洩。喝醉後的他和幼羅共度了一晚,卻被幼羅母親發現。幼羅母見兩人衣衫不整,而狠狠的痛斥了成宰。成宰母為了抓住恩靜外邊有男人,她派弟弟跟蹤外出的恩靜。

 

 

第二十一集:

  吳光皮革公司因沒有資金而陷入糟糕境地,幸虧幼羅在關鍵時刻伸出援手相助。俊夏得知幼羅給吳光皮革投資,他含怒衝入幼羅辦公室與其理論。俊赫妻因為遭受了婆婆的侮辱,喝酒宣洩內心的不滿。

  恩靜順利通過面試,她決定去上班。上班首日,恩靜遭到無理顧客的侮辱,幸虧俊夏出現幫助她擺脫糾纏。成宰母為了進一步討好幼羅,她給幼羅送便當表示感謝。

 

 

第二十二集:

  幼羅回到家中,她因俊夏在賣場的行為而厲聲指責,俊夏極力袒護恩靜與之發生爭吵。恩靜上了一天的班,她回到家中還要加班做家務,但她沒有任何怨言。

  幼羅得知賣場事故的責任人是恩靜,她感覺不可思議,她親自打電話約見恩靜。因為裁員的事兒,幼羅激怒了員工,眾員工集結起來維護權益,他們憤怒的用雞蛋砸幼羅,成宰用身體保護幼羅。

 

 

第二十三集:

  幼羅提出要恩靜給顧客道歉,否則會讓她索賠公司損失。成宰母不斷巴結著幼羅家人,但是幼羅母對她的行為很反感。俊夏約恩山見面,恩山醉酒後告訴了俊夏恩靜目前的糟糕處境。

  俊夏得知恩靜處境後,他異常難受,腦海中浮現出兩人昔日遭阻撓的種種。夜晚,成宰夢到俊赫掉入樓下的場景,他被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十四集:

  俊夏從恩星處得知了繼母給恩靜家人帶來的傷害,讓他對繼母的仇恨加深。恩靜到顧客家賠禮道歉,卻驚知顧客故意毀壞鞋子敲詐的實情,在顧客的道歉下恩靜答應替她保密。

  繼母給俊夏安排相親之事,俊夏忍不住發了脾氣。為了讓恩靜能在婆家過得好點,純心親自做飯送到恩靜家,這讓成宰母產生罪惡感。

 

 

第二十五集:

  俊夏得知恩靜已經辭職,他含怒與幼羅爭執。俊夏詢問成宰有關俊赫的彙報,成宰心中不禁打了個冷戰。夜晚,成宰不能入眠,他與幼羅母的談話久久徘徊在腦海中。

  成宰母為了討好幼羅,她親自為幼羅送便當。恩靜過生日,但是成宰因為陪幼羅參加聚會而沒有幫她過生日。俊夏為恩靜訂製了蛋糕,成宰家人從蛋糕中嗅到了男人的氣息。

 

 

第二十六集:

  夜晚,成宰腦海中浮現出自己對不起恩靜的一幕幕,他內心倍受煎熬。成宰得知恩靜一些過往事,他受了刺激立刻向幼羅提出交往。

  恩靜到醫院做檢查,她得知自己已經懷孕,但是擔心有意外情況發生,她決定暫時隱瞞婆婆家人。成宰母給幼羅送去便當,得知成宰有和幼羅結婚的想法而異常開心。幼羅突然要拜訪成宰家,成宰母得知後找理由支開恩靜。

 

 

第二十七集:

  成宰從俊夏處得知恩靜曾在BJ上過班,他心中充滿了各種疑問。恩靜發現家裡面有貴重的鮑魚,成宰母支支吾吾回答說是自己買的。成宰從恩靜處確認了她對自己的事兒不知情後,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俊夏因為俊赫剛過世,他不願出席與成宰母見面的聚會。雙方父母見面,成宰母方知幼羅母是和自己有過恩怨的老友......

 

 

第二十八集:

  蒙在鼓裡的恩靜帶著涵兒到娘家吃飯,純心為女兒的到來感到格外興奮。成宰家人和幼羅家人見面,幼羅母看到成宰母是當年欺負自己的人,幼羅母含怒離開飯桌。

  俊夏來到恩靜家,他為繼母曾經的做法向純心道歉。幼羅因為母親不同意自己的婚事,她對母親充滿了怨恨,繼而喝藥自殺,卻被救活。

 

 

第二十九集:

  俊夏在路邊攤喝酒,他想起了恩靜對自己所說的話,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幼囉甦醒後,她對著母親發脾氣。成宰母自帶禮物到幼羅家道歉,幼羅母不願見她,在成宰母哭哭哀求下,幼羅母終於打開了房門。

  俊夏藉工作的事兒約恩靜談話,實則是想與恩靜重新開始,幼羅突然闖入......

 

 

第三十集:

  恩靜與俊夏見面,成宰得知後異常緊張,幸虧恩靜告訴他,自己沒有道出自己與他的關係,成宰聞後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幼羅母要將成宰母趕走,恰巧這時幼羅趕回,幼羅以死逼母不要阻撓自己的婚事。

  成宰做大餐示好幼羅,並跪求幼羅母成全兩人,幼羅母最後答應兩人婚事。恩靜因為作嘔只能道出懷孕的事實,成宰母聞後嚇的昏厥。

 

 

第三十一集:

  因為恩靜懷孕,成宰陷入苦惱中。俊夏得知繼母答應了成宰與的婚事,他決定與其爭取公司。成宰母約見幼羅母,幼羅母提出成宰入贅一事,成宰母聞後只能默默答應。恩靜探望母親,她陪母親一起吃飯。

  俊夏看著恩靜早期畫的鞋子的設計圖,他在董事大會上提出要用業餘設計師的作品,繼而與幼羅的觀點發生衝突。

 

 

第三十二集:

  恩靜發現成宰計畫度蜜月的事,成宰母聽聞恩靜的質問後,闖入房間幫助成宰圓謊。成宰母為了支開恩靜,她再次設計讓恩靜與其母去外地旅行,蒙在鼓中的恩靜母女兩人異常欣喜。

  成宰來到俊赫的書房,他腦中浮現出俊赫出事的現場,繼而頓感身體不適而慌張離開。純心對成宰心存感激,外出旅行前到商場為其挑選皮鞋。

 

 

第三十三集:

  會長很看重成宰,他餐桌上要成宰和俊夏爭取部長的位置,成宰暗自竊喜。純心將買給成宰的鞋送到他上班的地方,成宰看到純心後慌張離開;純心最後透過打電話聯繫成宰才將鞋子送出。

  恩靜與母親出遊前向婆家人交代了一些家務事,成宰家人心中感到異常愧疚。幼羅家人送來貴重的珠寶,這讓成宰母十分興奮。

 

 

第三十四集:

  婚禮前一夜,成宰在與恩靜的房間中,看到恩靜給自己留下的許多小紙條,他心中頓時五味雜陳。成宰與幼羅成親日,恩靜給成宰打電話打不通,但為了不打擾母親出遊的心情,她強顏歡笑陪伴母親左右。

  恩星被放高利貸的人追債,她決定找鍾秀借錢。恩靜拜託恩星幫自己將乾洗店的衣服送回家,恩星卻意外發現姐夫再婚一事。

 

 

第三十五集:

  恩靜從恩星處得知成宰再婚的事,她陷入痛苦中。恩星獨自大鬧成宰家,她含怒與成宰家人發生爭執,最後被抓入警局。

  與此同時,成宰與幼羅開心的享受二人世界。恩靜和母親迅速趕回家,恩靜獨自到婆家詢問原因,卻被可恨的成宰母欺負。恩靜與家人到警局探望恩星,恩星給眾人出招下一步該如何做。

 

第三十六集:

  成宰帶著恩靜與俊夏的照片侮辱恩靜,恩靜家人有理難辨。鍾秀給恩星打電話打不通,他急的團團轉。俊夏決定開車將他送到女友家詢問原因,此時的俊夏並不知鍾秀的女友是恩星。

  俊夏在車上等待鍾秀歸來,卻意外看見成宰母,他陷入深深的沉思中。恩靜與成宰見面,恩靜確認了所發生的一切是事實,她陷入無盡的痛苦中。

 

 

第三十七集:

  俊夏來到恩靜家,他從恩山處得知恩靜遭丈夫拋棄的事實。恩靜到獄中探望恩星,恩星含淚幫恩靜出招目前應該怎麼做。

  成宰舅舅看不慣光子做法,他帶著女兒涵兒離家出走,兩人餓的肚子直叫,涵兒出招到恩靜家討飯。軟弱的恩靜為了救出恩星,她終於堅強起來約成宰談判,但是卑鄙的成宰卻提出苛刻的要求。

 

 

第三十八集:

  恩靜得知成宰的現任妻子是幼羅,她情緒變得異常激動。成宰帶著幼羅回家,光子得知純心要來自己家,她受到驚嚇慌張得要成宰將幼羅帶走。為了追求心中的高富帥成宰,盛雅在健身房找機會製造巧遇。

  面對這突如起來的一切,恩靜心中充滿了各種無奈,她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恩靜回到家後昏厥,純心受到驚嚇。

 

 

第三十九集:

  恩靜準備將成宰是自己前夫的事情向幼羅道出,俊夏突然闖入將兩人談話打斷。成宰發現恩靜在李家,他瘋狂般的將恩靜帶到無人的地方責問。

  涵兒和父親到恩靜家討飯吃,恩靜姨媽看涵兒可憐給兩人冷飯吃。成宰為逼迫恩靜不將自己的事告知幼羅,他以獄中的恩星作為籌碼。幼羅讓盛雅進設計部,卻遭到俊夏的反對。

 

 

第四十集:

  成宰的無心推拉導致恩靜肚中孩子流產,純心為女兒的遭遇陷入深深的痛苦中。俊夏探問純心恩靜的丈夫是誰,但是純心因為有苦衷而沒有告訴俊夏有關成宰的任何消息。

  恩靜得知孩子流產,她傷心的不願面對現實。純心為了替恩靜討回公道,她對成宰說了狠話。為了不讓恩靜家人繼續大鬧,成宰認為用錢可以擺平一切,但是他想錯了。

 

 

 

 

                                                                                                     【劇情來源:劇情網】

 

 
,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