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簡介:
  講述身為前北韓間諜而現下卻是一名平凡的家庭主婦朴惠琳(裴宗玉飾),突然有一天收到如晴天霹靂一般的任務指令,這個任務就是收買吸納在國情院工作的兒子金善宇(金在中飾)。她為了保護家族和守護家人不惜賭上性命挺身而出,而善宇卻漸漸知曉母親刻意掩飾的過去。
 

人物介紹:

金善宇(金在中飾)
國情院情報分析官。
曾經作為國情院現場要員,作戰失敗後目前是對北情報分析組的一員。
雖然在父母面前使用普通公務員的身份進行偽裝,其實是具有不同尋常的頭腦的天才分析官。
但是他的真正魅力是對家人、戀人甚至對同事們也有著溫暖的照顧他人的心和成熟的處事能力。
為了抓住奪取同僚姓名的奇哲而戰。


朴惠琳(裴宗玉飾)
善宇的母親、前北韓間諜。
在中國進行間諜活動途中和目標人物宇碩相愛並誕下孩子,消除過去的痕迹後跟著宇碩來到了韓國。
27年間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以平凡的主婦生活著。
她非常珍惜、深愛著自己的家庭和兒子,這個時代溫暖的母愛的象徵。


黃奇哲(劉五性飾)
惠琳的前任戀人、北韓間諜。
勞動黨對外聯絡部一員。
曾經是惠琳的直屬上司,內心雖然愛著惠琳,但曾經差點因為惠琳策劃的爆炸事故死亡。
雖然知道惠琳還活著,並和宇碩去了南韓,但因為想親自報仇沒有告訴任何人。
這次他計劃用惠琳的兒子善宇作為威脅對惠琳進行報復,以此來破壞和睦團結的惠琳和善宇一家。


李潤真(高聖熙飾)
善宇的女朋友,雥旅行社職員。
剛出校門進入旅行社工作的職場新人。
在地鐵上與中國客人通話時結結巴巴,多虧身旁的善宇幫忙擺脫危機,之後漸漸發展成戀人。
豈料奇哲以留在北韓的潤真家人為人質作要挾威脅,使之產生了家人和男朋友之間的矛盾。


金宇碩(鄭原仲飾)
IT保安公司幹部、惠琳的丈夫,善宇的爸爸。
深深愛著妻子的平凡韓國中年男人。雖然知曉妻子是北韓情報員,但因為愛她,與之結婚。
向北韓情報局建議和妻子一起監視兒子善宇從而獲取情報。


金賢泰(趙達煥飾)
善宇國情院的前輩。
愛開玩笑,喜歡泡妞。
和外表不同是個對於情報戰無所不知的諜報專家。
原先是情報局的ACE,因一次失誤失去了部下,現在停留在閒職上。


宋鍾赫(金民宰飾)
國情院對北情報分析組組長。
與賢泰同期就職。
擅長政治權術,迄今為止一直是常勝將軍。
對善宇的實力和可能性另眼相看,想把他培養成自己的左臂右膀。


恩雅(柳惠英飾)
善宇國情院的同事。
因為自身出色的能力和善宇之間存在微妙的競爭關係,但是在和善宇相處的過程中,對善宇的感覺發生了某種變化。


秀妍(蔡秀彬飾)
南派(朝鮮派往韓國)間諜。
因為北韓旗下新幹事為了大換血交替使得現存的南派間諜們捲入了死亡漩渦而叛逃,協助配合著國情院,致力於將北韓的家人帶離當地。



【劇情來源:劇情網】

第一集:善宇初會南派間諜
  國情院現場要員金善宇在中國瀋陽遇上交通事故,乘坐的小汽車被撞,而同事也被刺殺。善宇回到首爾接受治療,傷癒後在國情院接受測謊儀的檢測,上司無法理解善宇為什麼倖免於難,但是找不到可疑的地方,只好將善宇暫時調離前線。
  另一邊,善宇的女朋友李潤真應約來到善宇家作客,由於善宇遲到,潤真只好獨自跟善宇家人會面。聚餐中潤真說起她的故鄉跟善宇的母親朴惠琳一樣,也是中國瀋陽;惠琳頓時感到懷疑。
  第二天,善宇和前輩金賢泰奉命跟一個自首的南派女間諜接頭。到達現場的賢泰不滿意安排,打算收隊,而善宇堅持要完成任務,他們最終把女間諜趙秀妍帶回國情院。在接下來的盤問中,分析官盧恩雅咄咄逼人,引起秀妍反感。善宇唯有自動請纓盤問秀妍,從而從其口中得知北衛部要員臉上有火燒傷的疤痕。
  此時,一個人在家的惠琳突然聽到有人按鈴,來人令她目瞪口呆。


第二集:善宇是奇哲的收買對象
  惠琳以為已經去世的黃奇哲,就像幽靈般站在她面前。他是惠琳當年在中國進行間諜活動時的上級。奇哲說明這次來訪的目就是讓惠琳接受任務。
  另一邊,善宇在盤問秀妍的過程中瞭解到臉上有火燒傷的疤痕的人,猜測可能就是他在瀋陽遇上交通事故時看到的人。而秀妍聲稱只要付錢給監督官,就能協助她的家人偷渡。賢泰聽到監督官後突然衝進審訊室,質問秀妍。
  隨後,善宇向鍾赫要求重返前線工作,但是卻被告知需暫時留在情報分析科,善宇不滿。回到潤真家後,善宇在夢中回到瀋陽的交通事故現場,潤真看到驚醒的善宇,十分擔心。 
  惠琳陪著小女兒瑩書上研修班,而奇哲偷偷放進她的手提包裡的電話突然響起。電話中奇哲威脅惠琳將指定的東西帶到地鐵站後離開。當她要轉身離開時,身後的袋子忽然爆炸。
  晚上當一家人在收看電視新聞時候,惠琳的手機突然傳來她白天在地鐵站裡的照片。跟著奇哲打來電話,承認地鐵站爆炸案只是一個設局,而惠琳真正的任務就是要收買她那個在國情院工作的兒子善宇。


第三集:惠琳取代善宇成為間諜
  為了證明善宇是普通的公務員,惠琳跟善宇的辦公室聯繫,得知善宇在三年前已調職;惠琳終於明白奇哲說的是實話。 第二天,善宇得知秀妍將被安排出席新聞發佈會,感到不滿。他隨後去探訪了賢泰,賢泰卻提醒他不要對秀妍的個案抱有任何想法,但是善宇說他永遠不會忘記同事在瀋陽被殺害。
  另一邊,奇哲再次警告惠琳不要試圖拋棄家人獨自逃走,並且持續脅迫惠琳收買善宇,命令她當晚跟他見面。
  惠琳想將一切告知丈夫,而宇碩卻無暇理會;他在返途中收到惠琳想要離開的短訊,馬上拋開工作追尋惠琳。終於堵住惠琳的他,得知奇哲已經出現,目的是要收買善宇,因為善宇是國情院的要員。但是惠琳表示收買善宇是絕對不行的,她下定決心去自首,宇碩堅持夫妻兩人共同解決困難。
  此時,善宇在酒吧找到獨自喝悶酒的恩雅,他從恩雅的口中對國情院成員有了進一步瞭解。當指定的時間越來越近,宇碩陪著惠琳赴會,奇哲迫使惠琳召喚善宇到來卻被惠琳拒絕。為了不讓善宇被牽連,宇碩和惠琳決定取代善宇,成為奇哲的間諜。


第四集:善宇的作戰計劃
  奇哲命令惠琳監視善宇的一舉一動,無奈的惠琳只能把竊聽器放在善宇的房間裡。此時,善宇向鍾赫提議將秀妍作為雙重間諜利用,而鍾赫反建議讓秀妍直接跟大嶺頭頭會面,然後趁機抓住他,並且該行動由善宇整個負責。
  善宇回到家中,惠琳則趁著善宇沐浴的時候,將追蹤器放進了他的手機和電腦。之後善宇離開,夫妻兩人則利用追蹤器跟蹤來到潤真的家。
  偷聽中他們驚訝的發現潤真似乎知道善宇的工作,而家人卻一直蒙在鼓裡,惠琳感到不快。同時惠琳又擔心善宇明天的作戰計劃會涉及奇哲,為了不讓善宇遇到危險她決定把監聽的談話記錄刪去。
  善宇將計劃告訴秀妍,秀妍應允;她馬上打電話和奇哲約定了見面時間。之後一行人來到見面地點的附近咖啡店設置監視器材,而秀妍帶著偽鈔來到街道等待奇哲。突然,一輛電動自行車在馬路上亂攢,並且在秀妍附近引發車禍。善宇感到不妙,馬上從咖啡店衝出去。
  因為擔心兒子而來到附近的惠琳也被這情景嚇呆了。這時奇哲出現在秀妍面前,而貫穿人群來到人群中央的善宇,在秀妍快要倒下時趕上抱緊她。


第五集:惠琳發現潤真的秘密
  因秀妍的死亡而備受衝擊的善宇呆坐在咖啡店裡,回憶秀妍的最後時刻。而鍾赫則打算將作戰失敗的責任全都歸責於善宇。
  圍觀了整個過程的惠琳再次找到奇哲,試圖挽救他的信任。奇哲表示他需要的不是善宇,並且把國情院組長宋鍾赫的照片遞給惠琳。善宇回到潤真家中洗滌秀妍留下的血跡,難掩憤怒。回到家的潤真望著失落的善宇,不禁黯然。
  另一邊,惠琳跟丈夫會合後,她告訴宇碩他們下一個行動是入侵鍾赫的手機。
  善宇跟中間人接觸,希望他可以幫助秀妍的家人從北韓偷渡到南韓,中間人無奈答應。此時,國情院的科技人員告訴鍾赫,他交來的硬碟無法破解,提議鍾赫在其他專業機構尋求幫助。而鍾赫發現善宇的父親正是出任科技公司Hedge Technet的高層。
  另一邊,惠琳趁著潤真離開,潛入她的公寓。她利用儀器在每一個角落仔細搜索,希望找到竊聽裝置;當準備空手而回的時候,忽然發現在抽屜裡藏有一個手機,上面的通話記錄寫著「媽媽」,惠琳猛然想起潤真說過她的父母已過世。她正要撥打號碼時,忽然聽到腳步聲,潤真回來了。


第六集:善宇跟母親起衝突
  鍾赫詢問善宇可否聯絡他的父親請教如何拆解一個硬碟,善宇同意。賢泰和恩雅則在審視秀妍被殺時的監視錄影機影片中發現可疑人物將某東西扔進垃圾堆;原來那是一根注射器,善宇又聯想起疤臉男人。回到家中後,惠琳偷偷打開善宇的背包,驚見奇哲的照片。善宇卻忽然出現,責怪惠琳的行為。
  此時善宇的手機響起,惠琳看到來電是潤真後,卻拒絕把手機交給善宇,兩人首次發生衝突。宇碩試圖安慰妻子,惠琳沮喪過後建議邀請鍾赫來家中作客,因為鍾赫之前主動聯絡了宇碩尋求幫助。
  惠琳懷疑潤真的身份,於是跟蹤窺探她的情況。她跟著潤真來到一家小飯館,驚訝地發現奇哲正坐在潤真後面。在飯館裡潤真透露自己是南派間諜,是有的目地接近善宇。她只所以約見奇哲是因為她不想再打聽善宇的行動。可惜奇哲不為所動,命令她繼續留在善宇身邊。
  晚上,回到家地潤真打算給家人打電話,但是打開抽屜找不到跟媽媽通話的手機。此時,不遠處傳來熟悉的鈴聲。潤真回頭,看到惠琳正握著她要的手機。


第七集:深陷親情與愛情之間的潤真
  惠琳舉起響著的手機,質問潤真接近善宇的意圖。潤真回答說,她的任務只是接近善宇,不知道具體計劃。惠琳命令潤真不要再在她和她的家人面前出現,但是潤真表白自己對善宇的感情是真誠的。
  第二天,潤真收拾行李離開了公寓。沿途她試圖擺脫奇哲的手下,可惜不成功。她被帶到奇哲的面前,她告訴奇哲決定離開善宇,要奇哲放她離開。這時,剛剛她離家時扔掉的手機卻出現在奇哲的手裡,潤真悲哀地知道她再也不能逃出奇哲的控制。
  鍾赫告訴善宇和組員,他們被邀請到善宇家中作客。夜已深,留在國情院的善宇打開從監視錄影機錄得的影像和舊北韓軍隊的照片作配對。而在家裡地宇碩和惠琳正在測試電話竊聽的程式,他們絞盡腦計也沒有把握讓鍾赫拿出自己的手機。
  善宇和潤真在餐廳進餐,看著她一臉愁容,善宇猜測跟母親有關,於是發誓要保護她,讓她成為家人。之後,他一個人回到國情院裡,突然電腦畫面上出現了兩組出奇吻合的照片,一組是監視錄影機在地鐵站爆炸案和秀妍死亡時拍到的影像,另一組是北韓軍隊裡的舊照,兩張熟悉的臉孔呈現眼前 ~ 惠琳和奇哲。


第八集:各懷心事的晚宴
  善宇和賢泰在結束國情院的會議後,來到地下室翻看舊文檔。在查看瀋陽時期的文件檔案時,其中一張舊照片引起了他的關注。善宇取走了照片返回家中,他翻出舊相冊細心觀看兒時跟母親的合照。
  晚上,大家帶著禮物來到善宇家,賢泰卻若有所思地盯著惠琳。結束晚宴後,賢泰收到秘密任務,需要將善宇家的路由器鉤線,好讓在屋外的技術員擷取破解密碼的程式。途中他偶然翻出放在書桌上的舊相冊,跟善宇不約而同地注視著同一張照片,賢泰隱約覺得不妥。
  在大廳和宇碩談話的鍾赫告訴宇碩他獲得一個硬碟,所以希望宇碩能夠協助他拆解密碼。談話期間,惠琳則在潤真協助下終於將竊聽設備安裝到鍾赫的手機裡面。善宇留意到惠琳和潤真出奇地合拍,感到可疑。
  隨後,宇碩成功打開硬碟卻發現裡面是空的,鍾赫解釋他沒有把實際的硬碟帶來。此時,屋外的技術員成功擷取破解密碼的程式。但是卻發現硬碟裡有兩組密碼,仍然無法打開。
  各懷心事的晚宴終於散場;而善宇送潤真離開後,在回家的路上發現當日在秀妍死亡時出現的可疑車輛,他掉頭跟著車輛來到遊樂場,突然發現母親和疤臉間諜的人影映入眼簾。善宇頓時不知所措,忘記了電話另一頭的賢泰。


第九集:善宇徹底瞭解真相
  善宇偶然目擊了惠琳和奇哲在一起的畫面,他立刻回到國情院查看之前的檔案,終於發現了母親的照片也在其中。並且透過電腦核對,發現母親還是之前在地鐵中的嫌疑人。
  另一邊,奇哲回到基地,發現北韓派了新人員吳泰植來監視自己,兩人就惠琳和善宇的事情進行對峙。第二天早上,賢泰來詢問善宇昨晚看到了什麼,善宇卻隱瞞了母親的事情,並且他把檔案中母親的照片拿走了。之後他返回家中,突然在自己房間中的相冊後面發現了竊聽器,在背包裡也發現了追蹤器,善宇十分震驚。
  此時,瑩書回到家中,善宇詢問起妹妹曾經提起的叔叔,並且拿出奇哲的照片讓她辨認,瑩書表示就是這個叔叔。
  善宇終明白父母連同奇哲一起欺騙了自己;深受打擊的他突然接到了奇哲打來的電話,奇哲提出兩人見面。另一邊,次長約見鍾赫,他表示硬碟裡面有巨額秘密資金,並且警告鍾赫盡快打開硬碟。
  鍾赫收到指示後召集了所有手下來到宇碩的公司,他表明了自己是國情院人員的身份,希望宇碩能協助他們打開硬碟。晚上,善宇來到和奇哲約好的地點,兩人終於第一次面對面。


第十集:善宇和奇哲進行對峙
  善宇和奇哲終於見面,奇哲以惠琳威脅善宇,並且將惠琳以前的事情都告訴了善宇。他表示惠琳現在是因為不想善宇被收買而協助自己做事,如果不想惠琳出事,善宇就得到他手下來。隨後奇哲回到基地,泰植看到他之後卻對奇哲的收買方式表示十分不滿;他不想浪費時間,於是制定了更為激烈的戰略計劃。
  第二天,泰植突然來到潤真家,表示有事情要求潤真做。此時,國情院方面鍾赫叫來賢泰欲解答賢泰的疑惑,他說明了自己是從監督官手裡得到了硬碟,並且希望希望賢泰能協助自己破解硬碟,然後抓住監督官。
  善宇從恩雅口中得知母親一直在吃神經安定劑,而他回家後在惠琳的小櫃子裡面發現了惠琳寫的自首信,徹底瞭解事情真相的善宇受到了衝擊。
  同時收到泰植命令的潤真來到瑩書的學校門口,計劃綁架瑩書。而善宇為了母親,回到國情院刪除和粉碎了所有有關於惠琳的照片和文檔。泰植卻命令手下來到善宇家,計劃綁走惠琳。另一邊,善宇再次找到了奇哲。


第十一集:善宇無奈偷走硬碟
  善宇和奇哲再次見面,他以不許再動家人為條件表示願意按照的奇哲指示做事。奇哲立刻通知泰植已經收買了善宇,泰植不得不取消了綁架瑩書和惠琳的企劃。奇哲還告訴善宇監督官的硬碟被國情院拿走了,善宇需要把硬碟偷來給他,並且承諾善宇拿到硬碟後就會刪除他家人的資料。
  在家中的惠琳發現之前安裝在善宇房間相冊後面的竊聽器不見了,她的自首信也被移動了位置,惠琳終明白善宇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情。善宇回到了家中,惠琳與善宇卻在第一次開誠佈公時發生了衝突,兩母子打算用各自的方式守護著自己的家人。此時,泰植再次帶人闖入潤真家,並且挾持了她。
  第二天早上,善宇找到鍾赫詢問硬碟事情的時候,鍾赫卻因為次長的事情匆匆離開。一個人在辦公室的善宇,突然收到潤真被挾持的影片,泰植威脅他立刻把硬碟拿來給自己。無奈的善宇悄悄帶走了放在辦公室的硬碟。
  另一邊,惠琳再次找到奇哲,警告他馬上停止作戰;奇哲卻說他們是排除自己在行動,不會聽他的話。他還表示希望能和惠琳從其他人那裡拿走硬碟後一起離開這個國家。此時,善宇帶著硬碟來到了潤真家。


第十二集:善宇和潤真發生衝突
  善宇用帶來的硬碟換來了潤真的安全,而潤真卻對善宇說出了自己是奇哲安插在他身邊的人,自己一點都不愛善宇。她還說出之前是自己洩漏了秀妍事件的作戰計劃,兩人終發生衝突,善宇悲傷地離開了潤真家。
  泰植回到了奇哲的基地,他打算殺死奇哲和惠琳;出乎意料,手下卻將槍口指向了泰植,原來奇哲早就收買了手下,泰植最終被奇哲殺死。隨後,善宇來到奇哲的基地,發現已經人去樓空。他拿走惠琳遺留在現場的背包,並且偽裝成外賣人員躲開警察,離開了現場。
  賢泰通過偷聽賢泰和次長的對話,發現兩人計劃把監督官推給善宇。而善宇發現惠琳被奇哲帶走了,並且無法聯繫到奇哲。他找到潤真詢問奇哲的去向,兩人再次發生了衝突。
  善宇制服了潤真,潤真表示奇哲可能去找宇碩破解密碼了。善宇聽後打電話放風給恩雅,讓他通知其他人來宇碩的公司抓人。奇哲帶著手下來到宇碩的公司,他以惠琳威脅宇碩解開硬碟。這時,善宇也趕來了公司。


第十三集:善宇設法解救惠琳
  奇哲對善宇提出了如果想要救惠琳的話,就跟宇碩一起解開密碼。而國情院人員到達了宇碩的公司,奇哲和善宇只能馬上撤離。
  另一邊,賢泰在醫院停屍房發現了監督官的屍體,想起了以前犧牲的同事。他命令恩雅去偷偷查看了善宇家,恩雅發現了惠琳的自首信。鍾赫下令讓手下抓住善宇的妹妹瑩書以此威脅善宇,幸好善宇和潤真急時趕到,帶走了瑩書。
  一行人回到宇碩藏身的酒店,宇碩告訴他已經解開了硬碟,兩人終明白原來大家為了裡面的巨額金額而拚命。但是就此將硬碟交給奇哲的話,整個家族都會變成間諜而忐忑不安,為了守護家人的將來,善宇打算想辦法同時拴住奇哲和鍾赫兩邊。
  恩雅向賢泰報告惠琳過去是間諜的事實,但是賢泰卻讓她不要把情報告訴鍾赫。之後,他偷看鍾赫審問抓到的奇哲的手下,發現鍾赫竟然私自注射藥物進行逼供。賢泰想起了監督官死去的樣子,懷疑監督官是被鍾赫注射藥物而死去的。而鍾赫終從審問中得知原來善宇一家都是間諜。
  另一邊,惠琳看著家人如此痛苦,她答應和奇哲和她一起離開,但是奇哲要放了自己的家人。國情院人員追蹤瑩書的手機位置趕來了她們藏身的地點,而善宇獨自來到了鍾赫家。


第十四集:緊張的三角對立
  國情院人員一直試圖砸開酒店的門,宇碩情急之下將硬碟囑托給潤真,讓她把硬碟交給善宇。此時,善宇正在和鍾赫進行談判,他答應把已經解密的硬碟交給鍾赫,但是鍾赫要解救惠琳還有給自己家人赦免證。
  同時,善宇還繼續拖延奇哲,告訴他因為硬碟有雙重密碼需要明天才能交給他。晚上,善宇回到酒店,發現門口被國情院人員把守,而宇碩和瑩書也被抓走了。他以為潤真私自帶走了硬碟,但出乎意料潤真卻出現把硬碟還給了他。
  隨後,善宇找到了賢泰,兩人慢慢旅順了事情的發生經過,原來鍾赫為了硬碟裡面的巨額資金而殺死了監督官,而奇哲也是為了錢收買善宇。兩人計劃將他們繩之以法。
  潤真找到奇哲,將善宇打算和鍾赫交易的消息透露給他。隨後,鍾赫到達地點和善宇見面,善宇用硬碟和他交換赦免證,但是他卻給了善宇空文檔,並且還命令手下逮捕善宇。
  潤真在暗處看到後,馬上命令恩雅找到次長,將鍾赫的事情告訴他。此時,奇哲也到達現場,並且殺死了鍾赫的手下。


第十五集:出現變數的計劃
  善宇想透過以夷制夷的戰術將鍾赫與奇哲同時制服,所以約定了三方見面。他計劃就算自己受傷也要拿到硬碟救出惠琳而制,但是奇哲開始槍殺的變數卻讓他陷入同時失去這兩者的危機中。
  之後,鍾赫逃跑後在途中被次長叫來的人殺死,而善宇也在奇哲拿到硬碟後中槍。惠琳看到中槍的善宇馬上脫口答應了跟奇哲走的事情,奇哲聽到後放過了善宇,並且再次帶走了惠琳。善宇流血過多暈倒過去,醒來後賢泰告訴他上頭可能要給他們一家安上「間諜家族黨」的罪名替罪。
  談話間善宇收到了潤真正在跟蹤奇哲的消息,他打算和賢泰兩人繼續追蹤下去。因為時間緊急,善宇直接一個人離開了救護車。
  次長約見宇碩,他讓宇碩招供自己是被惠琳說服一直在做固定間諜,這樣善宇就能輕判,宇碩陷入兩難的情況。善宇和潤真碰面,兩人趕到追蹤器顯示的目的地,卻發現奇哲一行人早已經棄車逃走。
  突然,他想起之前奇哲的手下也受傷了,於是便開始尋找附近的醫院。受傷的惠琳和奇哲的手下果然在醫院接受治療,奇哲回憶起以前發生爆炸案後在醫院的自己。而奇哲的手下卻開始商量分帳拿錢的事情。


第十六集~結局:回歸幸福生活的一家人
  奇哲的手下發生叛變,雙方發生搶戰,惠琳趁機逃跑了;潤真在門口正好看到逃跑的惠琳立即跟隨,而走在最後面的奇哲對潤真動手。
  幸好善宇及時趕到為潤真注射解毒劑。隨後他開始尋找惠琳,而惠琳看到暗處打算開槍的奇哲,撲上去為善宇擋槍。昏迷之際,她告訴善宇奇哲要坐船離開,讓他立刻去碼頭抓奇哲。
  善宇抵達碼頭後發現奇哲已經因為受重傷而死去,他拿走了硬碟交給了次長。次長決定將他們一家人的事件掩蓋,需要保密事項也全部刪除。
  終於結束一切事情的善宇到達惠琳做手術的醫院,卻發現送惠琳到醫院的潤真已經不知去向。無措的善宇只能和宇碩和瑩書在病房外等待惠琳的手術結束。
  一年後,善宇做回了普通職員,一家人的生活終於恢復平靜,只是善宇會還是會想起過去和潤真在一起的時光。恩雅和賢泰來到善宇家一起吃飯,善宇在賢泰給他的禮物裡面發現了賢泰的留言,原來在去年的硬碟案件中有一位雙重間諜想和善宇見面。
  第二天,善宇來到約定的地方,此時潤真緩緩走來,兩人終於再次見面。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