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史上最倒霉男人"~隱館厄介再次厄運纏身。他所工作的研究所丟失了存有機密資料的SD卡,因為唯一的約聘人員隱館舉止可疑,所有人都認為他是犯人。厄介只好向偵探斡旋所所長絆井求助。因為厄介常用的偵探退休了,絆井向他推薦了號稱"最快速的忘卻偵探"~掟上今日子。

  初見今日子時,厄介被今日子與眾不同、沉著冷靜的風度迷住了。因為睡一覺後就會將前一天的事全部忘卻,所以,今日子會在一天內解決案件。

  根據今日子的調查,研究所的出入口保全措施十分完善,包括厄介在內的五個工作人員都沒有出過房間,所以,SD卡一定還有工作室內。

  今日子逐一與工作人員談話,很快的調查就有了眉目,但是,就在此時,今日子突然昏睡過去;醒來後,她果然忘記了一切。幸好在記在身體上的備忘錄幫助下,今日子順利找到了偷SD卡的犯人。

  厄介感嘆自己命運多舛,今日子鼓勵他多想想事情積極的一面,厄介不以為然。兩人剛剛分手,今日子就目睹厄介被一夥人綁架了。

 

 

第二集:

  隱館厄介自從和今日子相遇後就對她念念不忘,而"忘卻偵探"今日子卻早就把他忘了個一乾二淨。這時,鯨井留可來到公寓兼偵探介紹所sandglass求助。作為殺人案的嫌疑人,他想找到在案發時和他在一起、能提供他的不在場證明的女性。

  白髮、從事調查工作、喜歡推理小說,從這些特點看,鯨井要找的無疑就是今日子。但是,只有一天記憶的今日子顯然無法提供幾天前的不在場證明。於是,她轉而接受鯨井的委託,為他調查殺人案的真兇。

  看到和鯨井一起高高興興查案的今日子,厄介心裡十分不是滋味,更糟的是,拜其不走運的"天賦"所賜,曾與被害者起過衝突的厄介,被今日子認為也是重要嫌疑人。

  案件被害者叫宇名木九五,鯨井和宇名是大學時代的同學,而且同是游泳選手的二人是競爭對手。厄介回憶起當天的細節,sandglass的眾人覺得鯨井的不在場證明頗為可疑,就在此時,今日子孤身一人隨鯨井到了案發現場的公寓,厄介萬分焦急。

  不過很快的,鯨井的不在場證明得到證實,而厄介作為頭號嫌疑人被通輯。

 

 

第三集:

  厄介在美術館當保全,他發現今日子連續三次來到美​​術館看同一場展覽,而且每次都會在一幅叫《母親》的畫前駐足。厄介忍不住上前詢問原因,今日子告訴他,憑她的直覺,這幅畫價值兩億元,她被畫的價值打動,所以每次都在此畫前停住腳步。

  為了縮短與今日子的距離,第二天,厄介作為觀眾來到美術館,等著今日子。今日子果然出現,但是這次她沒有在《母親》前停留,厄介不解,今日子說這幅畫只值兩百萬;厄介聽了大吃一驚。

  幾天後,厄介當班時,發生了《母親》被損傷事件。一個老人看到畫後,不知為何勃然大怒,開始行凶;正當厄介上前阻止時,老人突然用拐杖把畫戳了一個洞。美術館館長認為此事厄介負有責任,宣布要解除與厄介所屬保全公司的合約。厄介感到給關照自己的公司前輩惹了大麻煩,十分內疚,託今日子查明老人為何一見到畫就大發雷霆。而且,厄介認為今日子對於畫價值的判斷前後不一,可能與此事有關。

  今日子化裝成美術館職員開始內部調查,她發現美術館館長為了節約成本,計劃把供人參觀的展覽品全換成贗品;厄介懷疑是館長把畫調了包,被損壞的不是真品。為此,今日子和厄介假冒記者去見畫家本人,但是畫家確認正在修復的畫是真品。今日子告知真實身份後,厄介向畫家介紹了事情的經過,當畫家聽厄介描述了老人的相貌後,不禁脫口而出:「老師不可能破壞我的畫。」

 

 

第四集:

  今日子與厄介被在美術館事件中結識的著名畫框專家和久井叫了出來。他開辦的畫家公寓,專門為有前途的畫家提供居住和繪畫的地方;最近他正準備退休,作為紀念,他要製作一副集多年功力大成的畫框。他委託今日子和厄介擔任保全工作,在製作畫框期間,不許任何人靠近工作室。

  今日子和厄介前往畫家公寓;厄介還在為前不久告白被拒的事糾結,而今日早就忘得一乾二淨,反而覺得厄介的態度可疑。到了畫家公寓,他們按了半天門鈴卻無人應答,和久井也不接電話。二人翻牆從後門進入公寓,跑進工作室一看,和久井被人刺傷倒在地上。經過今日子和厄介的急救,和久井總算保住了一命,但是他不肯說是被誰刺傷的。

  和久井集畢生功力所製造的畫框,要放的畫是向住在公寓的畫家訂購的,公寓中的三十七個住客中有三十五人得到了訂單,但是到底會用誰的畫卻不得而知。今日子推測和久井是在袒護某人,犯人就在公寓的住客中。

  今日子和厄介一一詢問住客,漸漸明白了畫家公寓裡的奇怪狀況。也川塗報告,凶器是美工刀;透過材料訂單,厄介推測,和久井打算將三十五個人的畫全部採用。如此一來,沒有收到訂單且仍住在公寓裡的畫家、小學生小陸的嫌疑最大。

  就在厄介去小陸的房間尋找證據時,今日子根據傷口,確定犯人是成年人,而且她已知知道小陸與和久井試圖包庇犯人的人是誰了。

 

 

第五集:

  編輯重信邀厄介與今日子一起參加,人氣推理作家須永晝兵衛舉行的"須永節"。須永節上,須永會把寫好的新作原稿親手藏起來,然後,編輯們根據他給的線索尋找原稿。下週日,新一屆須永節將在須永位於輕井澤的別墅召開。身為須永超級粉絲的今日子聽說後,欣喜若狂,表示一定要參加。

  須永節當天,厄介與今日子在車站前集合,今日子說這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情緒激昂;而厄介一想到抵達別墅前,二人獨處的時間就心跳不止。然而,一輛巴士停在二人面前,車上坐的是也川塗、法郎和真來;他們三人羨慕今日子到輕井澤玩,索性也跟來湊熱鬧,當作假日旅行。厄介雖然不情願,但無可奈何只得與今日子上了巴士。

  一行人到別墅後,厄介接到重信的電話,得知須永早上突然在東京去世。作為正式的工作,重信委託他們尋找須永的遺作原稿。厄介卻隱瞞了須永的死訊,按原計劃召開須永節,尋找新作原稿,因為他不想破壞今日子"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同樣是須永粉絲的遠淺刑警帶著部下新米也來參加須永節。今日子與遠淺一邊爭先恐後地尋找原稿,一邊趁機窺視偶像作家的私人生活空間。另一方面,外界關於須永去世的消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採訪遺屬的新聞記者、上門弔唁的鄰居、負責喪事的僧人,各色人等紛紛向別墅湧來,為了守護今日子"最美好的一天",厄介拼命掩飾,疲於奔命。

 

 

第六集:

  厄介辭掉舊書店的工作,開始在名門女子中學當管理員。

  一天,放學後,厄介在雜物室發現一個女學生昏倒在地;房間裡充滿了從液化氣瓶中噴射出的二氧化碳氣體。厄介想救少女出去,但不知為何門打不開,他們被關在裡面;氧氣越來越稀薄,幸好厄介利用過去在生存雜誌打工的經驗,拉響了警報,總算撿回了一條小命。

  厄介救的少女叫逆瀨坂雅歌;因為現場留有遺書,雅歌被認定為自殺未遂。但是,學校裡謠言四起,人們懷疑是厄介要殺雅歌,因為遺書內容疑點​​頗多,警方也把厄介當成主要嫌疑人。要證明他的清白,必須有雅歌的證言;但是她雖然沒有生命危險,卻一直昏迷不醒。

  厄介請今日子調查事件的真相。今日子馬上開始在學校內部展開調查。因為雅歌迴避與人接觸,所以同班同學也與她保持距離,只是模糊地記著她的名字。另一方面,厄介因為行跡可疑,被巡邏的警察逮住。

  今日子與厄介一起來到案發現場,問厄介案發時的情況。厄介回憶,當時曾在附近看到過一個女學生,今日子覺得應該考慮到那個女生殺害雅歌的可能性。根據圖書管理員提供的資料,他們得知雅歌借書的習慣很特別,似乎刻意在隱瞞她的愛好。

  因為在調查時莫名其妙地換上了女中學生的衣服,今日子打發厄介去替她買衣服。把厄介支開後,今日子找到了悄悄跟踪他們的女學生,也就是案發當日厄介看到的女生。聽了她的介紹後,今日子去了雅歌獨居的公寓, 發現雅歌常去厄介工作過的舊書店買書。

 

 

第七集:

  厄介被出版社編輯重信約了出來,得知前些日子去世的人氣推理小說家須永晝兵衛可能是吃安眠藥自殺的。所以,重信請曾參與尋找須永遺稿的今日子,調查須永的死因。線索就在須永的遺作中,如果須永真是自殺的,那麼一定會在遺作中留下關於其自殺理由的暗示。

  為了找到真相,今日子說不但要讀須永的遺作,而且要把他全部99部作品全讀了才行。她請厄介幫忙,在她讀完著作前,絕對不能讓她睡著了。因為是機密任務,所以厄介瞞著Sand Glass的眾人,來到今日子的房間。

  今日子從須永的第一本書開始讀起;厄介為今日子做飯、做能讓她不睡覺的遊戲,兩人的距離漸漸拉近。厄介感到非常幸福,甚至想如果一直這樣就好了。然而,堅持了數日不睡覺後,困倦疲憊的今日子脾氣壞透了;兩人的身心承受力都達到了極限。終於,今日子昏倒在浴室裡~

  厄介救起今日子後,為了防止她醒來後再次挑戰可怕的讀書任務,把她身上有關此事的筆記全部擦掉,並銷毀他與今日子一起生活的痕跡。但是,當他準備離開時,看到了不應該看到的東西。

 

 

第八集:

在調查人氣推理作家須永晝兵衛之死真相的過程中,厄介深得今日子的信賴,所以她在大腿上寫了"厄介先生可以信賴"的字眼。第二天,今日子一覺醒來,昨天的記憶全部歸零,關於現在的生活全由法郎等人向她說明,但是她唯獨沒搞清楚腿上的筆記中提到的厄介是誰?這時,今日子又接到了案子。

  在服裝店發生命案,委託人請今日子找到犯人。委託人就是正好在服裝店現場的警視廳搜查一科科長的妻子。她從丈夫那裡聽說了今日子的事,所以特地來拜託今日子。被害的女性是店內的常客,死因是被人用衣架殺死的。案發時,店內有許多顧客,有人目擊到被害人走進試衣間;過了二十分鐘,人們在試衣間發現了被害者的遺體。這期間,沒有人注意到還有什麼人進出過試衣間。今日子斷言這是件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的密室殺人案。

  案件的第一發現人就是服裝店的臨時工厄介;當他再次進行自我介紹後,今日子發現自己大腿上寫著的"厄介先生"就是他。厄介覺得今日子應該能明白他不是殺人犯;但是,看到他的表現,今日子不認為厄介像自己寫過的那樣是可信賴的人。

  今日子一邊破解密室殺人案之謎,一邊探尋到昨天為止厄介對自己而言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由於警視廳搜查一科科長報復妻子扣他的零用錢,於是只出一半的費用,所以按照約定,今日子只大體說明了一下情況,就準備打道回府。然而聽到厄介說的一番話後,她改變主意,提出只提供線索,但是由厄介自己進行推理。在今日子的引導下,厄介一步步接近真相;今日子對這個男人的印象也產生了改變。

 

 

第九集:

  厄介自從看到今日子房間的天花板上寫著的"從今天開始你是掟上今日子,做為偵探活下去"的神秘文字後,一直耿耿於懷,他認為法郎是知道今日子過去的關鍵人物,於是,他開始調查sandglass公寓的幾個人。

  厄介一邊調查,一邊為了守護今日子,仍每天都去sandglass公寓。這天,厄介大膽地邀請今日子看電影,萬沒想到是,今日子居然同意了;但是,就在那時,有人來委託今日子查案,厄介以為約會泡湯了,但是今日子保證會很快解決案件。

  厄介因為終於能和今日子約會而欣喜若狂;同時,他對於法郎的調查也有了眉目。在厄介追問下,法郎承認他和小塗都受僱於某神秘人物,公寓、偵探斡旋所也是專門為今日子所設,而神秘人這麼做的原因,法郎也不知情。

  與此同時,今日子來到一幢大廈,她的委託人是某公司社長結納坂仲人;他辦公室的地板上出現了用血寫成的神秘文字,寫下那些字的是副社長緣淵, 緣淵留下字後就失踪了。結納坂說這些字是打開公司金庫不可少的暗號,請今日子務必解開這個謎。

  今日子從暗號中解讀出了金庫的密碼,感覺到這個叫結納坂的男人還隱瞞著什麼事。當今日子指出結納坂是殺死緣淵的兇手時,結納坂卻自稱他的真名叫澤野信二,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為了證明今日子是他未婚妻而特意佈置的,並聲言他知道今日子的真名。今日子不相信他的話,執意要去赴厄介之約。

  約會的時間到了,厄介在電影院前等著今日子,並幻想著兩人即將度過的快樂時光;然而今日子卻自那天起失踪了。

 

 

第十集~最終話:

  今子失踪後,厄介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她。到了第十天,厄介在當初約會的電影院前發現了一頭黑髮的今日子。但是,當厄介跟她打招呼時,今日子卻不記得"掟上今日子"的名字,對厄介也很冷淡,很快就離他而去。厄介在後面追今日子,但是,追到半途就找不到她的踪影了。

  第二天,厄介再次來到昨天今日子消失的地方,又看到了今日子的身影;厄介正要喊她,澤野卻出現他面前。澤野說現在今日子以他的妻子里美的名義生活;厄介聽說,澤野和今日子當年曾有婚約,但是她突然失踪,澤野找了她好幾年。如今名叫里美的今日子正在澤野守護下,過著平靜的生活。厄介不忍心破壞今日子的幸福,向她告別後離開。

  另一方面,sandglass面臨關門的危機;因為出資人~大富翁態條去世,法郎難以繼續經營sandglass,這意味著偵探掟上今日子的公寓也會隨之消失。態條死時,恰好今日子失踪,然後冒出來所謂的丈夫,將這些事聯想在一起,厄介覺得今日子的過去也許與態條之死有關。

  如今,今日子做為偵探的人生痕跡正一個一個地消失;而厄介雖然想忘記今日子,卻怎麼也忘不掉。這時,刑警遠淺來找厄介;從遠淺處厄介得知四年前今日子解決的殺人案的兇手結納坂仲人因故未被追究刑事責任,現​​在他改名叫澤野信二。厄介確定結納坂是來報復今日子的,去大阪調查的小塗打探到態條生前曾立遺囑將半數家產留給一個叫真來子的私生女,態條的繼承人、妹夫立乃木則是結納坂現職公司的老闆。

  

 

 

【劇情來源:劇情網】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