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介紹:

  離婚的單親媽媽蒲原希子(木村文乃飾),住在祖父徹治的家中。每天除了忙於便當店的工作,沒出息的前夫三不五時會出現在希子面前,希望與希子復合外;還得為五歲的兒子陽斗就學問題傷腦筋。好不容易終於讓兒子進入當地的幼稚園,才發現兒子就讀的是一間名門幼稚園。

  希子的「媽媽好友」之中,高中同學也是軟式網球社的搭檔神谷由紀(貫地谷詩穗梨飾),表面上是名門貴婦,其實她與丈夫都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她沉迷於賭博而無法自拔,欠下大筆債務;擔任執業醫生的矢野聰子(長谷川京子飾),不斷受到婆婆的精神虐待;事業有成的後藤綠(安達祐實飾),有個作風強勢的丈夫,之後又發現丈夫與公司女同事有外遇關係,心灰意冷的後藤,與女兒學校裡的足球教練發生不倫關係;所有媽媽的絕對領導者小田寺毬繪(檀麗飾),實際上也有不為人知的家庭祕密,大兒子因為表現無法讓家族成員滿意,被整個家族當成空氣……。

  了解到這一切的希子,對於幼稚園內的真實情況感到吃驚,她決定改變這一切,努力與自己身處不同世界的媽媽們建立新的關係,讓自己與這些媽媽們找到真正的幸福。

 

 

人物介紹:

 

蒲原希子(木村文乃飾)

28歲,年收入250萬。

自幼父母雙亡,由祖父母養大;性爽朗好相處,有話直說。曾在酒店修行法國菜四年,但因為懷孕而辭職;丈夫樫山秀德(岡田義德)作為廚師一直要在全國各地工作,為了孩子的安定,希子決定和他離婚。之後她開設便當店,和祖父徹治一起生活。兒子陽斗即將要讀幼稚園,得到園長奈良岡富美推薦入學,原以為是好機會,但原來這是一間名門幼稚園,希子作為貧窮單親媽媽是罕有的存在;即使身處名門幼稚園,希子依舊以堅決的態度和貴婦媽媽們相處,不向逆境屈服。

 

小田寺毬繪 (檀麗飾)

44歲,年收入5億3000萬。

經營不動產、飯店的小田寺集團社長千金,從小生長在富裕的環境。不論美貌、地位、財富都無可挑剔,凌駕於媽媽階級的最頂端,但本人卻對這種階級現象沒興趣。對奇特的希子採取靜觀其變的態度。

 

矢野聰子 (長谷川京子飾演)

37歲,年收入3000萬。

原本在矢野家的醫院擔任護士,之後和院長的兒子矢野正輝結婚,麻雀變鳳凰。擁有媲美模特兒的美貌與身材;家中三個孩子全都送到靜駒幼稚園就讀,是媽媽們實質上的領導者。看似完美,但學經歷及家世卻不受婆婆靜子喜愛,而飽受精神虐待。

 

後藤美登里(安達祐實飾)

33歲,年收入1800萬。

性格不合群像一匹狼;其他媽媽穿著華麗,她永遠穿著黑色套裝十分異類。本身不擅家務但工作出色,曾是公司業績No.1的職業婦女,但為了丈夫後藤修平及女兒而當上專業主婦,經常為自己的存在價值而煩惱。丈夫和公司女同事搞外遇,她自己就和足球教練磯山琢己不倫。

 

神谷由紀 (貫地谷詩穗梨飾)

28歲,年收入750萬。

和希子從小學就認識,高中時還分別擔任壘球社的投手跟捕手。高中畢業後和派遣工作認識的神谷恭二結婚,之後成為專業主婦照顧女兒櫻子。因為自己的人生經歷,了解父母的學歷和財力很影響孩子的將來,於是在幼稚園扮名媛,背後沉迷賭博不能自拔,是希子在幼稚園的情報來源。

 

奈良岡富美(室井滋飾)

55歲,靜駒幼稚園園長。

由於升學率好而逐漸成為升學幼稚園。雖然並不反對考試,但擔心小孩們的人生會因此受限;希望藉由陽斗的入學,改變幼稚園的風氣。個性和藹沉穩,猶如全幼稚園學生與家長們的母親。

奈良岡舟(室井滋飾)

55歲,富美的雙胞胎妹妹。開設奈良岡幼升小補習班,因為每位幼稚園生都能升上清應小學部而深受家長信賴。

 

奈良岡信之助(瀨戶康史飾)

27歲,幼稚園老師,幼稚園園長的兒子。

 

蒲原陽斗(橫山步飾)

5歲,希子的兒子。

 

蒲原徹治(龍雷太飾)

75歲,希子的祖父。

 

樫山秀德(岡田義德飾)

希子的前夫,陽斗的父親。

小田寺隆吾(豐原功補飾)

毬繪的入贅丈夫,小田寺集團飯店及餐廳社長。

幫希子的便當店提供了很多意見。

 

小田寺信(五十嵐陽向飾)

5歲,毬繪與隆吾的次子。

 

小田寺彬(望月步飾)

毬繪與隆吾的長子,信的哥哥。

 

矢野優輝(大江優成飾)

5歲,聰子與正輝的兒子;靜子的孫子。

靜子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優輝身上,給他無限的壓力。

 

 

矢野怜奈(香音飾)

聰子與正輝的長女。

 

矢野靜子(長谷川稀世飾)

聰子的婆婆。

作風強勢,對媳婦聰子頗有怨言。

 

後藤梨香(矢崎由紗飾)

綠與修平的女兒。

 

後藤修平(丸山智己飾)

綠的丈夫,任職廣告代理公司。

 

神谷櫻子(後藤由依良飾)

由紀與恭二的女兒。

 

磯山琢己(上地雄輔飾)

35歲,足球隊教練,綠不倫對象。

 

 

柏木薰平(澀川清彥飾)

希子便當店的員工。

 

 

人物相關圖:

 

 

 

 

 

 

 

【劇情來源:劇情網】

第一集:

  希子因為陽斗就讀幼稚園,還要候補兩百五十七個缺額氣炸了,使得靜駒幼稚園園長特別邀請希子可以讓陽斗就讀大班。卻從由紀口中得知號稱名門幼稚園的靜駒幼稚園根本不可能接收大班學生,卻接收了普通家庭的孩子,甚至還是單親家庭;使得靜駒幼稚園的家長們紛紛對希子產生敵意。

 

  希子受邀參加媽媽友午餐聚會,不料大家都帶了豪華餐點,自己卻只帶了羊栖菜,飽受媽媽友的背後責難。使得希子另外料理了奶油醬油炒飯,卻因為媽媽友絕對領導者毬繪只吃了一口就不吃,而紛紛停手。

 

  聰子因為得知這次竟然要將陽斗的作品送上區民展覽會展出,表示全是優輝能力不足,指使由紀偷走陽斗的畫作;但希子因為由紀說謊特有的動作,而詢問出為聰子所指使;使得希子不禁感嘆大家明明都這麼有錢,卻只會在私底下搞小動作,並宣示下次再讓陽斗難過,絕對不會放過大家。

 

 

第二集:

  親子春季旅遊要到宮瀨水壩集合,希子因為毬繪的善意,決定搭乘毬繪的便車去宮瀨水壩集合。

 

  希子與陽斗在長尾町街上發放便當店傳單時,偶遇梨香與修平,而受邀參加祝賀修平榮獲柏林國際廣告大獎的紀念派對。希子卻從綠與梨香的相處中,發現綠一直為教育梨香所苦。

 

  到了親子春季旅遊最後集合時間下午三點,陽斗與梨香一直沒有回來,而讓大家在宮瀨水壩乾等;最後綠見到滿身泥巴的梨香歸來,而對梨香大發雷霆 但希子卻表示他們只是集合遲到了幾分鐘 不用這麼大發雷霆,況且梨香是懷抱托兒所時期,只要做出漂亮的泥丸子就會受到綠讚賞而忘了時間,又表示雖然綠一直都在為教育梨香煩心,但梨香曾幾何時也開始默默承受一切偷偷哭泣;毬繪見到希子與綠已經處理得差不多,而及時出面控制住局面。

 

 

第三集:

  下週三就是男孩節,信之助老師要求希子能夠在此之前縫製好鯉魚旗,並在當天下午兩點來幼稚園,與陽斗一同在鯉魚旗上,印上彼此的手掌印當作鯉魚魚鱗。

 

  奈良岡幼升小補習班,是靜駒幼稚園園長雙胞妹妹舟開設;因為每位幼稚園生都能升上清應小學部而深受家長信賴。毬繪也因為信有陽斗的陪伴,就會增進學習樂趣,而邀了陽斗一同試讀;卻因為陽斗出色的創造力與學習,讓聰子對此相當嫉妒。

 

  希子因為隆吾十萬日圓的誘惑,答應在男孩節下午一點為養老院的老人教授手捲壽司的作法,甚至準備三十人份的紅豆年糕湯;讓聰子有機會故作同情,可憐陽斗不受希子喜愛;陽斗勇敢向聰子表示,即使希子現在不在自己的身邊,也能感受到彼此互相為對方努力的心意。

 

  希子雖然為前夫秀德偷走養老院的十萬日圓酬勞感到氣憤,卻因為想到陽斗還在幼稚園等著自己,而儘速趕到幼稚園,與陽斗一同為鯉魚旗印上滿滿的手掌印。

 

 

第四集:

  在親子節當中,"動物農場"會有兔子親密接觸,與為羊駝戴上領結的活動;"美食城堡"由毬繪負責邀請米其林三顆星餐廳CULIMINANT;"工藝庭園"聰子負責帶領製作由DARYL SULLIVAN布料製成入學套裝,但因為小鳥班進度不如預期,而需要多製作十二套。

 

  由紀本來就因為手頭緊,而想申請特招生資格,卻見到陽斗被舟老師鼓勵參加特招生入學,自己只能借助信用貸款,甚至要到CELEB人妻俱樂部兼職,讓由紀即使知道希子與隆吾之間並無不軌,卻還是拍下會讓人誤會的相片。

 

  希子因為無法如期繳交入學套裝而在聰子家趕工,卻驚見聰子婆婆靜子責難聰子的各種不是,還剪碎了聰子好不容易完成的入學套裝,聰子丈夫正輝卻在一旁默默戴上耳塞充耳不聞,使得聰子與希子為了DARYL SULLIVAN布料忙得焦頭爛額,最後聰子還必須動用到自己由DARYL SULLIVAN布料製成的連身裙才如期完成。

 

  然而,在正輝負責看顧小孩期間,靜子面對優輝受了傷,卻不分青紅皂白只會責備聰子,而正輝這時竟然還要戴上耳塞充耳不聞,讓希子實在看不下去而責備靜子,應當先認清這段時間的孩子安全照護者為正輝;也要正輝不要再逃避婆媳之間的問題。但聰子因為自尊心,表示自己其實身處非常幸福的家庭。

 

 

第五集:

  夏令營因為舟老師的主導,成為處處試驗的試驗場;在這期間信因為見到毬繪為了希子與隆吾的疑似外遇相片滿面憂愁,而想去河邊摘花送給毬繪卻意外落水。毬繪在信的解釋下,驚覺自己下意識的憂愁,竟然給信帶來如此的影響,決定暫時不去想相片的事。但希子因為無法說謊,而向毬繪解釋了自己與隆吾的關係;隆吾在希子便當店剛開幕時,不僅給予成本之類的許多寶貴意見,還一起去餐廳吃飯作為菜單參考,使得毬繪表示相信希子不會是一個會隨便欺騙人的人。

 

  希子雖然向陽斗與媽媽友們介紹秀德為陽斗的伯父,但希子因為見到陽斗與秀德相處如此融洽,且陽斗非常珍惜與秀德相處的點點滴滴,使得希子最後向陽斗坦承秀德為自己的前夫,也就是陽斗的生父。

 

  夏令營之後,聰子明明拜託靜子幫忙打理家裡,卻發現靜子在自己與優輝出門後,就與朋友去溫泉旅行。由紀在咖啡廳遇到在CELEB人妻俱樂部兼職時的客人而驚慌不已;綠帶梨香回到家,卻發現修平與樹里偷情,氣得甩了修平與樹里巴掌;希子幫忙毬繪帶信回毬繪家,卻見到毬繪從不曾提起信的哥哥~彬。

 

 

第六集:

  園長為了建造真正為小孩子好的無壓力就學環境,而讓無意參加升學考試的陽斗,擔任清應大學附屬小學相關人士會特意來關注的合唱發表會指揮;使得信之助為了緩解媽媽友之間的嫉妒,而私下讓陽斗提早半小時上學,以進行合唱團指揮的集訓。

 

  希子因為見到綠帶梨香離家出走,竟然去會讓人誤會的磯山教練家住,而規勸綠應當靜下心來好好處理與修平之間的問題;使得綠決定先回去家中拿梨香的校服。不料卻被修平拍到與磯山教練的曖昧照片,而讓磯山教練因此被留職停薪,幼稚園家長們間也謠傳綠是因為與磯山教練搞外遇才離家出走。

 

  秀德為了能與希子重修舊好,給了希子宣誓書"絕不動店裡的錢財、遵守時間、不會突然消失";但希子雖然表示知道陽斗需要父愛的呵護,卻擔心秀德又會偷偷拿走積蓄突然消失不見而困擾不已,但身為陽斗的母親,也許就應當收拾自己的情緒與秀德重新來過。

 

  陽斗因為見到梨香失落的表情,向梨香分享打算給秀德的合唱發表會邀請函;但梨香卻因為對父母失和的事煩惱,撕毀了陽斗的邀請函,使得綠與希子收到信之助通知趕到幼稚園了解情況。不料修平卻突然來到幼稚園,欲強行帶走梨香,還嘲諷綠口口聲聲說為了成為人母做了不少奉獻,卻看不出任何成果;甚至當眾指責綠,作為一個女人就是一個次級品,使得希子受不了,明明是修平有外遇在先,卻作賊喊抓賊,而指責修平的不是。不料,修平還是執迷不悟,強行帶走了梨香。

 

 

第七集:

  希子的爺爺徹治,因為要替秀德找廚師工作,卻意外在橫濱車站樓梯跌傷了腿;使得希子只好臨時將陽斗寄放在水滴幼稚園。但希子卻在途中,聽到信之助不經意地表示"無法對希子放下心來"而慌了手腳。

 

  在合唱發表會當天,優輝因為承受不住靜子一直以來施予的壓力,而在獨奏時中斷了演奏,讓靜子事後將優輝的過錯怪罪於聰子的劣質 DNA;優輝捨不得聰子承擔靜子強加在她身上的過錯,而獨攬責任。把這一切都見在眼裡的希子不禁質問靜子,不應該將聰子與優輝當作宣傳的工具,讓聰子見到靜子仍執意要帶優輝回家重新練習小提琴,而表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

 

  曾經以為只要遵從靜子的吩咐,培養優秀的繼承人就是自己的義務,也是一家人的幸福,所以即使再勉強也要讓他們去做,卻不知不覺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一家人能夠開開心心地活著"的初衷;使得聰子不僅決定讓優輝唸書、拉小提琴、踢足球,也決定不會讓怜奈去瑞士留學,但還是會遵從靜子最基本的吩咐。

 

  希子因為陽斗表示想就讀可以學到許多有趣科學知識的清應大學附屬小學,也因為隆吾建議縮小階級差距的唯一方法就是「教育」;因為想遵從陽斗所有想做的事,使得希子決定讓陽斗與秀德見面,但也規定秀德必須好好工作,不能添任何麻煩,但這一切並不代表有任何與自己復合的機會。

 

  毬繪因為收到"只要暴露了這個秘密,就會犧牲掉一切"簡訊,彬也突然質問毬繪是不是要利用希子再次逼迫自己?使得毬繪不禁開始疏遠希子,甚至還質問希子是否知道彬的存在?

 

 

第八集:

  希子因為陽斗想去清應大學附屬小學上學,只能犧牲與陽斗相聚的晚餐時間,而增加外賣時間;還找了份打掃清潔的工作。陽斗為了分擔希子的家務,踩上椅子幫忙洗玻璃杯卻意外摔破了玻璃杯。信之助見到陽斗刻意隱藏的寂寞,提醒希子應當要多多關心陽斗。

 

  由紀因為信用貸款積欠了87萬9260日圓,而CELEB人妻俱樂部要求,可不可以不要只當個陪吃飯小姐,使得由紀為了償還債務與櫻子升上葵女子大學附屬小學的學費決定下海。

 

  希子因為秀德的電話,趕來現場制止了由紀;,面對由紀辯解,若在外面工作就會被媽媽友看見有損自尊心,希子先是表示自己也能體會,孩子因為自己的無能,只能跟著過拮据生活的不甘心,表示自己雖然無法借錢給由紀,但由紀可以盡情向自己傾訴心事。使得由紀終於在媽媽友聚會上,坦誠自己一直以來的謊言;但媽媽友非但沒有責備由紀,反倒鼓勵由紀,可以讓櫻子往較沒有學費負擔的國立小學努力。

 

  見到綠想回家陪伴在梨香身邊卻無能為力,磯山教練向修平下跪,求他能夠原諒綠,並讓綠能夠與梨香重逢;但修平怎樣都不肯答應。綠因為實在忍受不了沒有梨香的生活,打算與修平離婚;但修平卻要求綠參加梨香的升學考試。

 

  希子在升學考前一天晚上見到彬在街上亂晃;隔天信就突然在升學考休息室消失了;由紀原本才欠債87萬9260日圓,不料信用貸款業者卻提出包含利息共188萬3058日圓的欠款單;希子因為得知陽斗是遵從秀德建議,為了能努力讀書才要去清應大學附屬小學上學,應而告訴陽斗可以不必那麼努力讀書,只希望陽斗能一直陪在希子身邊就足夠。

 

 

第九集:

  "週刊近代"報導小田寺集團的爆發式收購,牽涉到與國土交通省官商勾結,而被檢察署要求進行內部調查;還報導了有個從世人面前消失五年的長子彬,信也因為害怕考試而逃離考試會場。使得小田寺家族為了迅速處理掉失敗品,而要求毬繪將彬藏起來,也把信送出國留學。

 

  綠因為拿到修平外遇的照片,打算爭取梨香的親權與撫養權,卻聽到磯山教練打算去金澤考取物理治療師執照,而帶著梨香為磯山教練送別;但最後綠還是帶著梨香,跟著磯山教練一同搭上了前往金澤的巴士。

 

  希子勸隆吾既然為人夫為人父,就要幫忙毬繪處理彬的問題,但隆吾卻因為小田寺集團的弊案,回絕了希子的建議;聰子突然在家中一陣暈昡暈倒在地;恭二發現由紀的CELEB人妻俱樂部名片與188萬3058日圓的欠款單。

 

  彬因為聽到小田寺家族表示自己是個失敗品,打算持利刃自殺,卻被毬繪制止;接著彬坦述"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沒有用,才會引發如此大的事件,我已經沒有繼續活下去的意義,我好想好想好想死,到底有誰能夠來救救我?",彬一說完話,毬繪突然上前慢慢掐住彬的脖子。

 

 

第十集~最終回:

  希子因為聰子表示宮之森十字路口,是修學院小學的必經路線,而了解彬每天凌晨來宮之森十字路口的用意;但卻因為彬已經被送去宮之瀨別墅而束手無策。直到彬主動預訂了一份便當,才在隆吾的帶領下,來到宮之瀨別墅。

 

  隆吾第一次試著與彬聊天,又詢問關於彬每天凌晨來宮之森十字路口的用意;才知道毬繪過去每次都會載彬到宮之森十字路口,彬每次都會興奮地跑到朋友那邊,與他一起上學。卻在有一天,因為小田寺集團把彬朋友家的企業逼到破產,而讓彬開始受盡責難孤立;因此彬開始足不出戶,更讓毬繪對此自責不已。

 

  面對由紀積欠的188萬3058日圓,恭二利用從學生時代儲存下來的積蓄,與工會貸款一併付清;原本希子為了陽斗最近的叛逆困擾不已時,才知道陽斗是為了能夠盡早學會獨立走去小學才如此;綠終於說服了修平簽署離婚協議書;聰子這陣子的暈昡,原來是因為肚子有喜了。

 

  三月;面對毬繪最近還是沒有任何聯絡,希子在媽媽友的建議下,決定再次規勸毬繪。"若是毬繪還是一如既往自責下去,彬也無法從自己定下的起跑線上邁開腳步;為了毬繪與孩子好,請一定要陪著孩子度過每一分每一秒"。原本毬繪還是聽不下去希子的勸告,直到見到自己過去五年間,隨著餐點附送寫有當天為何做這份餐點的心情便條紙,背面都被彬寫上當天的餐點,並被彬好好收藏在衣櫃中,使得毬繪終於開始敞開心胸與彬好好面對面,並帶著信一同參加畢業典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