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敏浩在家突然感到一陣暈眩,他想起醫生的話~醫生:「投入了十倍的免疫力抑制劑,這藥雖然會保護你,另一方面也會讓你痛苦。隨時會有無力、暈眩、嘔吐及發熱等症狀;要堅持。」姜敏浩自我勉勵:「因為活著~才會感受到這些。」

 

  新聞記者:「最終宣布破產的Hermia,隨著申請法庭管理,準備再次飛躍。不過,預計從一開始就將經歷坎坷的過程,抛開現在的經營層,最大債權者Gold Partners ,另外也同樣在推選法庭管理的過程中;預計雙方將進行激烈的鬥爭。」

 

  李俊熙:「破產後停職的人,為什麼總出現在公司?」姜敏浩:「是來把辦公室空出來的,小子。怎麼了?聽說你最近非常忙,為了接待破產部;有傳言說法庭管理人,不是在地方法院決定的,而是在夜總會決定的。」李俊煕:「應該是你向理事會透露的吧!要Hermia申請法庭管理。」姜敏浩點頭,李俊熙:「那等明天就會知道,法庭管理人的名字就是我。」姜敏浩:「不過,總要掙扎最後一次吧!」李俊熙:「大概往後會經常在瑞草洞見面,我是為了讓這家公司破產去破產部,而你是去接受瀆職嫌疑調查~在檢查廳。」姜敏浩:「是啊!你也好,我也好,大概是要吃瑞草洞的飯了,經常見。」

 

  姜敏浩:「明天就要選拔法庭管理人了,候補是選定了值得信任的人吧?」尹理事:「是。推薦企業回生能力豐富的池形秀前廳長。」理事:「不過,Gold的人脈很不簡單,據說是已經籠絡了破產部的裁判長了。」尹理事:「我看李俊熙理事,成為法庭管理人的可能性非常大。」姜敏浩:「絕對不要放棄,不是準備了很多嗎?李俊熙那小子,那個程度,當然要由理事們阻擋了。」理事:「知道了。」尹理事:「今天是會長的最後一天,這真是~直到最後都這麼費心,真是惶恐。」姜敏浩:「尹理事真是......到最後都這麼肉麻。」尹理事......姜敏浩:「哈哈~這段時間肯這麼信任我、服從我,真的很感激你們。」理事:「反而是我們更感激你,不管去哪裡,都請會長保重。」

 

  李俊熙:「自今日起,姜敏浩要從會長一職退下來。」韓本部長:「James 姜,怎麼就成這副德行了~」李俊熙笑:「就是啊!」韓本部長:「終於就是明天了~選拔法庭管理人,李本部長有準備好吧?」李俊熙:「當然了,部長、裁判長也決定積極配合我們,都已經談好了;還有答應我,等進入回生程序後,適當地做一下秀,然後直接推到裁判的。」韓本部長:「太好了,知道為了讓我們李本部長成為法庭管理人,Gold的宣傳組也在盡全力塑造你為明星嗎?」李俊熙:「哈哈~談不上是什麼明星。」韓本部長:「從言論內外,都在對李本部長進行宣傳,大概馬上就會成為這個國家一半以上的人,都會認識的了不起的人物。」李俊熙~

 

  吳秘書:「會長,這段時間加深了很多感情,真的好遺憾。」姜敏浩:「別裝可愛了,撒什麼嬌呢!女性心理諮詢,還是拜託妳了。」吳秘書:「當然了,儘管託付給我。」姜敏浩:「劉秘書,忘了宋代理,找個好男人吧!」劉秘書:「那會長您~幫我介紹一下。」姜敏浩:「金室長,辛苦了,反正也辛苦了,就幫我拿一下行李吧!」純情:「是,會長。」

 

  純情:「今天是代表理事最後一天,這麼孤獨地離開,可怎麼是好啊!」姜敏浩:「當無業遊民不是很好嗎?」純情:「是因為你成為無業遊民,反而要變得更忙了,才說的。不是嗎?我又不能幫你。」姜敏浩:「真是大問題,我的女朋友是白領,我卻是無業遊民。」純情:「休息吧!這段時間不是一次也没好好休息過嗎?」姜敏浩:「哼哼~」純情:「看你氣色很不好,最近也瘦了很多。」姜敏浩:「不是,就是最近太累了,睡得也不好。」純情:「怎麼總也不好呢?」純情摸著姜敏浩的臉,姜敏浩抱住純情:「不要,別看。」純情:「你這是在做什麼?」姜敏浩:「現在好多了。」電梯門開,一群公司職員走了出來,純情想掙脫:「別人都在看。」姜敏浩:「看了又怎樣?」姜敏浩對職員們揮手:「用不著跟我打招呼,我現在已經不是公司會長了。」純情......。姜敏浩:「難道我還真是為了讓妳幫我拿行李,才叫妳出來的?是為了這樣才出來的。」純情抱住姜敏浩,姜敏浩:「今天安慰安慰我吧!做為無業遊民的紀念,我們開派對吧!」純情:「今天嗎?」姜敏浩:「嗯!」純情:「好吧!這段期間,你確實是挺辛苦的,得到安慰是理所當然的。」姜敏浩抱緊純情:「就這樣待一會兒。真好~」

 

  宇植:「我真是,她怎麼就是不接電話呢?還說妳漂亮漂亮呢!」羅玉璇:「小叮噹。」宇植:「Wendy !今天穿制服了,太漂亮了,好性感。」羅玉璇打宇植頭:「安靜點,我是跟審計室求了又求,才以停職一個月結束,不過卻變更職位了,是女性青少年科。」宇植:「女性青少年科?還真不適合妳。」宇植笑,羅玉璇:「我現在很生氣,別惹我。不過,你來這裡做什麼?」宇植:「等到明天李俊熙那該死的傢伙,不就要成為法庭管理人了嗎?所以,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把那個殺人犯關進去?我是來問這個的;是都没有必要問了。」羅玉璇:「真是~我上一次就該撬開門的,真是......」宇植:「就是就是,當初應該撬開門的,打電鑽這樣嘟嘟嘟鑽進去,把手伸進去打開門的話,把手伸進去~」羅玉璇抓住宇植的手:「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你~」羅玉璇圈住宇植的頭:「又不是小學生。」羅玉璇幫宇植扣袖釦:「像小學生一樣,怎麼能這樣呢?還流鼻涕。」宇植偷親羅玉璇臉頰,羅玉璇打他嘴巴:「在幹什麼呢?」宇植:「是看妳太漂亮了。」羅玉璇:「唉!現在是在學校對我性騷擾了,現在。」羅玉璇追打宇植:「你這死小子,給我站住。」羅玉璇手機響起~

 

  羅玉璇:「嗯!前輩。找到廢棄車輛了?找到了,你說什麼?」趙刑警:「找到黑洞派管理的非法廢車場,李俊熙是委託過報廢車。我一說要停止營業,就乖乖地全都供出來了。案發後凌晨,李俊熙開著窗戶和前後保險桿粉碎的車來到這裡。」羅玉璇開心:「辛苦了,常勛。」

 

  純情和秘書們收拾會長辦公室;吳秘書:「心裡真難受,這都已經是多少次換主人了,先別說會長了,連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要把辦公室空出來。聽說公司破產了,原來還要介紹給我的人,全都没了消息。」劉秘書:「媒婆還真可笑。」吳秘書:「還能是媒婆拒絕的嗎?應該是男人拒絕的,都這麼大歲數了,連工作的公司也不怎麼樣,誰還肯娶妳?看看我和純情,雖然外貌是很好,卻是因為歲數,才嫁不出去的。不是嗎?」劉秘書:「咦?啊~原來是因為歲數啊!呵呵~」純情手機響起,純情:「嗯!玉璇~」

 

  姜敏浩在醫院看著插著針管的自己:「這也是工作,免疫力抑制劑、打針,還有替換血漿。」主治醫師:「這麼快就疲憊了?」姜敏浩:「不,不過有可以做的事,就已經不錯了。」主治醫師:「你知道,你能做的事正在減少嗎?」姜敏浩:「為什麼會減少?」主治醫師:「情況不太樂觀~現在。」姜敏浩:「是嗎?」主治醫師:「即使再做血漿分離術,情況卻越來越不穩定,排斥反應好像是越來越嚴重了,氧氣飽和度也就只能維持百分之九十五,血壓要是再下降,就真的會陷入昏迷狀態。」姜敏浩:「還有其他治療方法吧!」主治醫師:「我想改變一下施打的藥劑。」姜敏浩鬆了一口氣:「總之,就是還有別的機會,多萬幸啊!還有可以做的事,我都會試試,我真的都可以撐下去。」主治醫師:「好,你要是這個意思,那不管什麼方法都要一試,患者在加油,醫生當然也要加油。」姜敏浩的手機響起~

 

  純情:「怎麼了,是什麼事?玉璇。」羅玉璇面色沈重,純情:「哎!表情怎麼這樣?」羅玉璇想起趙刑警在電話裡說的話:「不過,卻還没確保有血跡反應的證據,只要有那個,就能馬上拘捕他,讓他進監獄。」羅玉璇嘆了口氣,純情:「什麼啊?」羅玉璇:「純情,從現在開始,我會說非常為難的話~」純情:「什麼啊?我的人生中,還有讓我更加吃驚的事嗎?」羅玉璇:「是有關前輩事故的事~」純情:「那不是已經判決了嗎?也抓住兇手了。」羅玉璇:「那個~純情,兇手另有其人,而且不是肇事逃逸犯,而是殺人犯。」純情:「這是什麼意思?」羅玉璇:「李鄭久~也就是李俊熙的父親,是背負別人的罪自殺了。」純情:「荒唐。」羅玉璇:「是真的。」純情:「是背負了誰的罪?叔叔為什麼要這麼做?」羅玉璇:「李鄭久,就是自殺也想保護的人,妳認為會是誰?」

 

  李俊熙:「金記者,聽說了,專訪就訂週末吧!好~」

 

  純情:「難道~」羅玉璇:「對,是俊熙。」純情......羅玉璇:「純情~」純情:「胡說。」羅玉璇:「純情~」純情:「別開玩笑,俊熙最近雖然是有點走偏,但是怎麼會殺了最好的朋友呢?我現在要不高興了。」羅玉璇:「純情妳先聽我說。」純情大喊:「他為什麼要殺東旭?不是没有殺他的理由嗎?」羅玉璇:「因為俊熙就是產品問題的真兇。」純情:「妳說什麼?」羅玉璇:「馬前輩在追趕盧永培的時候,知道產品問題的兇手就是俊熙,所以是為了隱暪這件事,才引發了誤發性事故。」純情想起盧永培的話:「我真的不是兇手,真兇是另有其人。」純情無法接受事實,羅玉璇:「純情,還好嗎?」純情:「嗯!玉璇,我~我去趟化粧室。」純情起身,羅玉璇:「純情,一起去吧!」純情承受灴了打擊,癱軟在地,羅玉璇:「純情~」純情:「哦~怎麼可以對東旭這麼做?妳不是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嗎?是最好的朋友,是二十四年的朋友。」羅玉璇:「別哭了。」純情:「玉璇,我們~我們東旭太可憐了。東旭~怎麼辦?怎麼辦?」純情痛哭~

 

  姜敏浩:「這是什麼?」馬父:「雖然是準備了很多,但是請多少吃一點吧!」姜敏浩:「為什麼突然請我吃飯?」馬父:「請嚐一口。」姜敏浩嚐了一口湯,馬父:「味道怎麼樣?」姜敏浩:「哦~挺爽口的。」馬父開心:「是我兒子最喜歡吃的,我的猜測又對了。」姜敏浩:「不是,為什麼拿別人的兒子來滿足自己?真是變態。」馬父:「聽說你今天要從會長職務退下來。」姜敏浩:「是。」馬父:「做為長輩,是想請你吃頓飯。」姜敏浩:「為什麼?」馬父:「因為感激。」姜敏浩......馬父:「還有,不是會長你的錯,是想告訴你這一點。事情會變成這樣,之前你不是說過這種話嗎?不管什麼事都敢做的傢伙,是贏不了他們的,世間的道理就是這樣,不管什麼事都敢做,為什麼要贏過他們,就像你叔叔贏了你父親一樣,是俊熙那個Gold公司要贏過你,不管做什麼事。」姜敏浩:「我也做過錯事,怎麼可能不是我的錯呢?」馬父笑:「不過,還是很可靠。呵呵~你能這樣長大,這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姜敏浩......馬父笑:「我代表工廠的人,深表感謝,真的很感謝你。會長~」姜敏浩......

 

  姜敏浩開車時,手機響起;姜敏浩:「嗯!是我。這是什麼話?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件事?啊!掛了。」

 

  姜敏浩在純情家附近階梯上等她;純情:「會長~」姜敏浩:「哎唷!我的命好苦。委屈~」純情:「什麼?」姜敏浩:「我委屈~我喜歡妳更多,總說我輸、我吃虧,所以委屈。」純情:「說什麼呢?」姜敏浩:「今天是我該得到安慰的,卻要安忍妳了。」純情......姜敏浩:「我今天是辭掉會長的日子,說我辛苦了、費心了,撫摸撫摸,安慰安慰,應該這麼做的,卻要全部轉給妳了。」純情:「是什麼意思啊?」姜敏浩:「我聽玉璇說了,馬警官和李俊熙的事。」純情......姜敏浩摸著純情的臉:「我們真是没有晴天。」純情:「就是啊!」姜敏浩:「更傷心的是~我想對妳好,在繼續努力,妳卻還是會受傷,這讓我更難受;我有多安慰不了妳,妳的傷就有多大。」純情:「為什麼安慰不了我?因為有你在,真的好萬幸~對我而言。」姜敏浩笑:「真的?」純情笑:「是。」姜敏浩:「過來。」姜敏浩抱住純情~

 

  純情生氣:「不是說要幫我掏耳朵,要我躺下,是想毁了我的耳膜嗎?」姜敏浩委屈地說:「可能是第一次吧!不太會。」純情:「是第一次幫別人掏耳朵嗎?」姜敏浩點頭:「嗯!」純情:「不是你這個人~想殺人?」姜敏浩:「掏耳朵是不會死人的。」純情:「要是弄破耳膜要怎麼辦?啊~~」純情看著指甲:「媽呀!媽呀!啊!流血了~」姜敏浩:「這是肉啊?!」純情:「我是讓你安慰我,你卻只知道讓我發脾氣。別剪了,別剪了,別做了。」姜敏浩:「我小時候一哭,我媽就會幫我剪指甲掏耳朵,我今天是想當純情的媽媽,卻做不好,不做了。」純情笑,姜敏浩:「笑什麼?」純情:「你還真是用奇怪的方式安慰別人。」姜敏浩:「是什麼意思?」純情:「無論是什麼情況,就算是無奈,也能讓人笑。」姜敏浩:「能這樣笑,真是太好了。我還擔心没有不哭的日子呢!我當然要讓妳笑了。腳指甲~」純情笑著搖頭。

 

  純情看著關於李俊熙的報導,看著李俊熙的相片,純情想起羅玉璇告訴她有證據,就是純情送給李俊熙的那只手錶,羅玉璇:「盧永培說那只手錶上沾到血跡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只要找到那只手錶,就能拘捕他。」純情......

 

  宇植到學校找羅玉璇,羅玉璇:「喂!怎麼了?怎麼又來了?」宇植:「我是為了能給妳小小的快樂,才找到這裡來的。」羅玉璇:「是什麼啊?」宇植:「轉過身去。」羅玉璇:「為什麼?」宇植:「哎~轉過去,是禮物。真是~」羅玉璇轉過身去,宇植把禮物拿出來:「偷看什麼啊!」宇植把女超人的圍裙穿在羅玉璇身上,宇植笑得很開心:「漂亮吧!漂亮吧!是神力女超人;還有我的,等一下~」羅玉璇笑:「你是什麼啊?」宇植把超人圍裙穿上,羅玉璇大笑,宇植:「我是超人。」兩人嬉鬧。羅玉璇:「你是瘋了,要我穿這個嗎?」羅玉璇打宇植頭:「你這個瘋子。」宇植:「孩子們可喜歡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哈哈哈!」羅玉璇手機響起,純情:「玉璇,是我。」羅玉璇:「哦!純情~昨天是不是嚇壞了?忘了我說的話吧!」純情:「我做。」羅玉璇:「什麼?」純情:「我去俊熙家拿出來~那只手錶。」羅玉璇:「妳說什麼?」

 

  姜敏浩在家裡望著身邊的資料,手機響起,宇植:「會長,出大事了。」姜敏浩:「出什麼大事?」宇植:「純情為了拿出那只手錶,正在去李俊熙家的路上。」

 

  純情來到李俊熙家樓下,姜敏浩來電,姜敏浩:「哎!這ㄚ頭為什麼不接電話?」純情滑掉姜敏浩的來電;姜敏浩則驅車趕往李俊熙家。

 

  李俊熙講電話:「是,裁判長。今天就拜託你了,很清楚為了Hermia,應該做出什麼判斷吧!等會在破產部辦公室見。」門鈴響起~

 

  姜敏浩:「喂!Wendy !怎麼可以這樣呢?妳總該勸她吧!」羅玉璇:「我也勸過,即使去也要跟我一起去。不過,你不是也知道她的脾氣嗎?」姜敏浩:「明知道脾氣,幹嗎還告訴她?」羅玉璇:「啊!我錯了。」姜敏浩:「妳在哪裡?」羅玉璇:「我現在就出發,學校分餐剛剛結束。」姜敏浩大喊:「妳為什麼要去學校分餐?」

 

  純情手機響起,李俊熙:「不接嗎?」純情:「嗯!是可以不接的電話。」純情關掉手機。李俊熙:「妳怎麼會來這裡?」純情:「是有話要說。」李俊熙:「没想到妳竟然會到我家來,應該是有很重要的事,妳才會來。是什麼事?」純情:「嗯!聽說你今天成為法庭管理人的可能性非常大。」李俊熙:「對。」純情:「假如成為法庭管理人的話,難道就真没有可以讓公司起死回生的辦法嗎?」李俊熙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結果還是為了說公司的事才來的。」純情:「今天在公司没見到你,所以才來的。」李俊熙:「妳應該也很清楚,法庭管理人~其實就是先禮後兵。」純情......

 

  羅玉璇一到李俊熙家大樓停車場,姜敏浩:「哎呀!妳怎麼現在才來?快上去。」羅玉璇:「瘋了,要去哪裡?」姜敏浩:「金純情要是做什麼傻事,被發現的話,妳要怎麼辦?快過來。」羅玉璇:「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你出現試試,只會增加懷疑。」姜敏浩:「那要怎麼辦?」羅玉璇:「先照我說的做,找找李俊熙的車。」宇植:「車號是多少?」姜敏浩:「我幹嘛?喂!」

 

  李俊熙:「我無法冷靜地回答妳,比起回生還是將焦點放在了破產方,還有......」李俊熙手機響起,李俊熙拿起手機:「抱歉!喂!什麼?知道了。」李俊熙對純情說:「抱歉,妳等我一下,停車場好像出了什麼事。我馬上就回來。」純情:「嗯!」李俊熙離開,純情趁機找尋手錶。

 

  就在純情好不容易找到手錶時,李俊熙家大門開啟,純情趕緊將不小心弄掉的抽屜收好,但越緊張越不順手,抓在手裡的熱帶魚手錶掉到地上。李俊熙:「抱歉!是不是等了很久?」純情用腳踩住地上的手錶:「没有。」李俊熙手機又響起,李俊熙看著手機來電顯示,猶豫要不要接,一面走近純情,純情......。李俊熙接起手機:「喂!確認過了~」純情趁李俊熙側身講電話,緩緩蹲下去將手錶撿起來。

 

  純情:「我好像佔用你太多時間了,你該去法院了,是吧?!我先走了。」純情趕緊拿起包包準備離去,李俊熙:「純情啊!」純情緊握手錶,轉過身看著喊住她的李俊熙:「嗯!」李俊熙:「每次都送妳回去,這次卻不送,有點奇怪;即使是這樣也好,希望還能再到到妳。再見。」純情:「好。」

 

  純情全身緊繃的走到樓下大廳,好不容易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没想到姜敏浩大喊"喂!",把純情嚇了一大跳。姜敏浩:「妳這個瘋ㄚ頭,那裡是哪裡啊!妳竟敢隨便進去。妳没看見我大白天就被打嗎?妳没事吧!」羅玉璇打姜敏浩:「安靜點。」姜敏浩:「哎唷!真是的~」羅玉璇:「安靜點,安靜點。」羅玉璇問純情:「妳還好吧!找到錶了嗎?」純情:「這裡。」純情鬆開緊握的手:「只要有這個,就能送他進監獄。是嗎?」羅玉璇:「嗯!我一定會把那傢伙抓起來,關進去的。」宇植:「要嘛就上去抓他,要嘛就走。」羅玉璇:「不是,還要鑑定血跡再發佈逮捕令,是需要點時間的。怎麼辦?」純情......羅玉璇:「對了。」羅玉璇問姜敏浩:「聽說今天是那個傢伙被選為法庭管理人,還是什麼的日子吧?」姜敏浩:「嗯!要去法庭聽結果,大概還需要點時間。」羅玉璇:「OK!我要讓你丟盡顏面。」羅玉璇跟純情他們三人說:「行動吧!快!」羅玉璇和宇植先離開;姜敏浩對純情說:「妳先回公司吧!我等結束後就去找妳。」

 

  姜敏浩開車來到檢察廳外,看著準備的資料......;姜敏浩撥打電話:「喂!是打過電話來的人,我剛到。」

 

  記者們圍在公司樓下大廳,看到李俊熙和Gold公司韓本部長一行人出現,記者們蜂湧而上:「今天被選為Hermia的法庭管理人了,請發表一下感想。」李俊熙:「我能感受到沈重的責任,我會盡力讓Hermia回復正常的。」記者:「對於具體的回生決策,你有什麼計畫?」李俊熙:「我認為是需要慢慢考慮的問題。」記者:「被選為最年輕的法庭管理人,還是Gold Partners 的理事,得到高人一等的宣傳。你有什麼秘訣?」李俊熙正要開口時,姜敏浩:「哎唷!殺人犯~人氣很高嘛!」韓本部長:「James 姜?」姜敏浩指著李俊熙:「我來告訴大家~他的成功秘訣吧!殺害了認識二十四年的朋友,及跟Gold公司狼狽為奸的狗娘養的忠心。」李俊熙:「你瘋了嗎?瀆職加上名譽損壞,想加重刑罰嗎?」姜敏浩:「加重刑罰嗎?這個是我非常喜歡的詞語,好東西得一起分享啊!Wendy ~」

 

  羅玉璇:「李俊熙先生,現在懷疑你是殺害馬東旭警官的兇手,要緊急逮捕你。」攝影機及照相機對著李俊熙狂拍,李俊熙:「你們這是在玩什麼把戲?」趙刑警:「你得跟我們走一趙了。」趙刑警伸手抓李俊熙,李俊熙:「放開,把手放開。妳有逮捕令嗎?」羅玉璇:「有啊!在這裡。」羅玉璇拿出逮捕令:「以盧永培的目擊證詞,加上廢車場老板的證詞,申請了逮捕令。」李俊熙:「即使是這樣,不是也没有證據嗎?連個證據都没有就抓人,這回不會以一個區區的停職結束。明白了嗎?」姜敏浩:「是啊!證據。你說的好,趕緊拿證據給他看吧!證據。」趙刑警拿出手錶,姜敏浩大喊:「證據在這裡,手錶~是證據。」羅玉璇:「是純情從你家裡拿出來的,已經確認了血跡反應,已經檢測出馬前輩的血跡。幹嗎呢?趕緊逮捕他。」刑警們上前抓住李俊熙,李俊熙:「放開,你這小子給我放開~」趙刑警:「你可以申請律師,也可以保持沈默。你現在開始說的話,都會成為呈堂證供。」李俊熙被刑警們帶走,還回頭狠狠地盯著姜敏浩看,記者們全跟了上去。

 

  韓本部長:「你為何如此理直氣壯?只是不見了一隻獵狗,你以為我們會在乎他嗎?」姜敏浩:「怎麼會呢?所以我要成為沙蟹~姜沙蟹。」韓本部長:「什麼意思?」姜敏浩:「要跟你們一同~跳進河裡。」韓本部長:「什麼?」姜敏浩手機響起,姜敏浩接電話:「您好!局長。現在嗎?」姜敏浩拿起電視遙控器:「表演開始~」

 

  新聞記者:「姜敏浩~Hermia會長,向檢察廳和主要輿論媒體,檢舉了在Gold Partners 工作時,推進的關於Hermia的經營計劃,引起了軒然大波。Gold Partners 被指名為導致Hermia公司破產的罪魁禍首,檢方在調查姜會長的同時,傳喚了核心人物Hermia理事李俊熙,Gold Partners 的委員們,要集中追查嫌疑。Hermia在集團的立場上,向Gold Partners 全面宣戰。」尹理事:「我們Hermia對Gold Partners 提出告訴,要他們賠償我們的經濟損失。「」新聞記者:「如果敗訴,將要賠償天文數字的金額,再加上遭到國際上的譴責,被視為不道德投資企業,Gold Partners 面臨了最大的危機。」

 

  韓本部長:「你瘋了嗎?」姜敏浩:「為何用了那張相片啊!可惡。」姜敏浩想起他告訴理事們的話:「等時機成熟,理事們就抛棄我吧!」尹理事不解,姜敏浩:「等我準備好後,我就會上檢察廳,會帶著~之前我和Gold Partners 讓這家公司陷入危機,造成資金危機的資料,一起同歸於盡。」尹理事:「會長~」姜敏浩:「刑事訴訟開始之後,Hermia法務組對Gold Partners 提出告訴,要他們賠償損失吧!」尹理事:「但是~如果這麼做的話,會長您會被判刑,而且是屬於承認瀆職,所以您所有的股權都會失效。」姜敏浩:「我只是在為我所做的一切負責。不要為了我著想,應該要為公司著想,這就是理事們該做的事情。」

 

  姜敏浩:「今後Gold Partners 所推薦的法庭管理人員,一定會被剝奪資格。對了,還有要準備好一大筆賠償金,因為馬上就要開始打官司了。」韓本部長:「你這個瘋子,你這是要幹嗎?」姜敏浩:「妳聽說過懦夫游戰嗎?就是兩輛車彼此向著對方的車前進的游戰。」韓本部長:「你現在想說什麼?」姜敏浩:「在游戰裡獲勝的方法只有一個,要在對方面前扔掉方向盤。我現在在妳面前扔掉了方向盤~」韓本部長:「姜敏浩~」姜敏浩:「也就是說~我不會停止,所以妳來做選擇吧!要嘛跟我相撞之後,支離破碎;要嘛~妳轉方向。」韓本部長......

 

  姜敏浩:「我見過律師,說我適用特許法。啊~我可能要受到特許法的制裁。」純情......姜敏浩:「對不起!没事先跟妳說清楚,但是為了救公司,我也是身不由己。如果想跟純情迎接堂堂正正的明天,我就得為過去負責。」純情:「明天就會被檢察廳傳喚嗎?」姜敏浩:「是啊!我可能會跌入谷底,即使是這樣,也希望妳能留在我身邊。」純情打了姜敏浩一下:「當然了。」姜敏浩開心,純情:「我會跟你在一起。」姜敏浩:「好可惜啊!想到明天開始,不能看到妳~」純情:「嗯~~那我們今天玩通宵,如何?」姜敏浩:「要做什麼?」純情:「做料理。」姜敏浩:「好啊!」純情:「看電視,聊聊天。」姜敏浩:「然後呢?」純情:「消磨時光。」

 

  姜敏浩和純情兩人照著計劃共渡了歡樂時光;累了躺在床上休息時,姜敏浩:「我不在的時候,妳要是移情別戀的話,我會逃獄。」純情:「我可以放心了,因為那裡只有男的。」姜敏浩:「但是因為我長得漂亮,如果在那裡,人氣很高的話,怎麼辦啊?」純情:「怎麼會呢?脾氣那麼壞。」姜敏浩掐住純情,兩人笑成一團;純情:「我會以高興的心情等你回來。你知道嗎?我們要做的事情很多,我說的是List,等你出來之後,一個一個完成吧!」姜敏浩摸著純情的臉:「我出來的時候,在經常等妳的階梯上等妳。」純情握住姜敏浩的手:「是因為睏嗎?感覺你的手很軟。對不起!我為什麼這麼睏呢?」純情說著說著睡著了,姜敏浩看著純情熟睡的臉:「即使比預料的更晚,需要更長的時間,也還是要保持微笑,要有金純情的樣子。」

 

  一早,姜敏浩:「得笑啊!」純情表情嚴肅,姜敏浩鬥雞眼:「得笑啊!」純情笑了出來,純情:「祝你一路順風。」姜敏浩:「我走了。」純情看著姜敏浩坐上偵查車離開。

 

  趙刑警:「前輩,那些混混全被逮捕了。」趙刑警看著李俊熙:「而且他們還交代了~是受到了這個傢伙的指示,襲擊了盧永培和姜敏浩。」羅玉璇對李俊熙說:「你聽到了吧!謀殺嫌疑加上故意傷害,一直在增加啊!你知道嗎?產品問題也在重新調查,再加上特殊部所調查的瀆職嫌疑,都是今後你要受到的起訴。」李俊熙:「這是什麼話?什麼瀆職啊!」羅玉璇:「你不知道嗎?Gold嫁禍給你了,檢方把你視為負責人,已經開始了調查。對了,Gold退出之後,先前維護你的檢察官,說要把你徹底查清楚。人們為何這麼奸詐啊?還有,你如此相信的韓智媛本部長,今天要出國了,所以,你已經被捨棄了。明白嗎?」李俊熙無法接受~

 

  韓本部長:「交給檢方了嗎?李俊熙親自簽字的文件和合約,還有我們所製作的偽造文件。」司機:「是的。檢方也是把李俊熙本部長視為負責人,正在進行調查。」韓本部長:「為了以防萬一,要讓李俊熙全權負責的會長戰略,真是絕妙啊!所以,人們得買保險。」司機:「不管怎樣,賣掉Hermia計劃失敗了,而且還得賠償損失。」韓本部長:「雖然很遺憾,但是没辦法,不管怎麼樣,從債券利息中得到了龐大的收益。」司機:「等您出國之後,我會處理分公司。」韓本部長:「OK!」

 

  韓本部長一到機場,記者圍上前:「輿論媒體紛紛質疑,對於突然撤離韓國分部的意圖。」韓本部長:「我可以告訴大家,這次的撤離是總部的戰略計劃。」記者:「對於不道德投資也繼續成為了爭議,不覺得有道義上的責任嗎?」韓本部長:「我們只是做了投資,只是有一些觀點上的差距吧!」記者:「不想解釋Gold公司所提供的各種特惠跟重量級人物相關的謠言嗎?」韓本部長:「採訪就到此為止吧!我告辭了。」記者:「不想解釋嗎?」「跟我們講一句吧!」「傳聞是事實嗎?」......

 

  純情:「透過玉璇的關係,才進來看你;搜查記錄裡,會寫成對照審問。看著你,我很難受,但是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問問你。」李俊熙......純情:「俊熙啊!也不是別人,是東旭。」純情痛哭:「也不是別人,是東旭,是東旭,曾經是你和我的朋友~東旭,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李俊熙:「因為是東旭。」純情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你說什麼?」李俊熙:「在東旭的正義感面前,我們二十四年的歲月,什麼都不是。」純情:「你在身邊,什麼感覺都没有嗎?在我身邊,怎麼能如此厚顏無恥?」李俊熙:「因為如果能獲勝,晉陞就能掩蓋一切。」純情:「什麼?」李俊熙:「妳看看現在,更壞的傢伙們已經脫身,就剩下我一個人。為什麼?不是因為我更壞,是因為我没有實力。」純情:「你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麼做,你到底得到了什麼?唯一的父親去世;你曾經忠誠過的那些人,抛棄了你;你的人生毁於一旦,到底是為了得到什麼,才走到這一步?最後,只是讓我們的緣份破碎,失去了可惜的人生。」純情哭泣,李俊熙只能默默地看著她哭泣。

 

  檢察官:「增加了韓國醫院主治醫師的建議書啊!」姜敏浩臉色蒼白:「是的。」檢察官:「因為病勢加重,我覺得緩刑的可能性比較高,趕緊結束調查吧!因為你承認了嫌疑,所以不用再拖下去了。」姜敏浩:「是的。」

 

  吳秘書:「大新聞,大新聞。我們會長的判決結果出來了。說會長會以緩刑放出來。」純情鬆了一口氣,劉秘書:「真的嗎?太好了。」吳秘書:「但也不是只有好消息。」純情......劉秘書:「為什麼?」吳秘書:「緩刑的理由當中~有健康惡化。」純情:「健康惡化嗎?」

 

  宇植扶著姜敏浩走出法院;法官:「本法庭對於被告姜敏浩業務上的瀆職罪,因為被告本人懺悔罪責、自首、為公司付出了個人所有的財產等,為了挽回損失而努力的一點,還有考慮到被告做了心臟移植手術後,所承受的免疫排斥反應的嚴重性,現在宣告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宇植:「人怎麼會這麼好?都病得這麼重,是如何接受所有調查的?」姜敏浩:「要不然,你會允許嗎?」宇植:「這倒也是。趕緊去趙博士那裡吧!」姜敏浩:「宇植,我們先去一個地方吧!」

 

  純情在辦公室坐立難安,姜敏浩傳簡訊給她"金純情,我在階梯上,趕緊過來。"純情急忙早退。

 

  姜敏浩看到純情跑過來,無力的說:「是純情。」純情:「會長~」純情坐到姜敏浩身邊:「會長。」姜敏浩有氣無力:「妳來了。」姜敏浩舉起手想摸純情的臉,没想到就這麼倒在純情懷裡,純情:「會長~會長~會長~會長~會長~」

 

  救護車緊急送姜敏浩到醫院,純情也跟在身旁。看著姜敏浩急救,純情緊張難過,護士:「還是昏迷不醒。」醫生:「去拿電擊器吧!」看著姜敏浩被電擊的純情......

 

  三個月後~純情:「婚紗租用費真是千差萬別啊!」婚紗公司職員:「不管怎麼樣,因為是在降雨淡季結婚,所以能優惠30%。」純情:「因為是在下雨天結婚的,所以希望能過得幸福。她怎麼還不來呢?」羅玉璇:「都說了,不用租太貴的。」宇植:「就租貴的吧!」宇植牽著羅玉璇的手走進來,羅玉璇:「真是的。」純情:「喂!妳的臉怎麼了?」羅玉璇:「哦!我為了抓強盜。怎麼了?很難看嗎?」純情:「真是的。」宇植將羅玉璇轉向自己:「啊~怎麼會被打了,還是這麼漂亮呢?」純情......羅玉璇捏宇植的臉:「你還說自己的眼光很高。」純情:「真的很討厭,快坐下吧!」

 

  羅玉璇:「因為最近是嚴管時期,真是累得要死,需要準備的太多了。」羅玉璇對純情說:「喂!這婚可不能再有第二次了。」純情:「喂!如果妳結兩次,我會殺了妳。我也很累。」宇植:「幹嘛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啊!純情小姐,妳應該知道這週末有我們的訂婚儀式吧!一定要來哦!」純情:「當然了,我是伴娘,當然得去了。」羅玉璇:「對了,馬前輩的父親也要來,幸好親戚家的週歲宴定在下週。」純情:「真的嗎?太好了,本來說不能來,真的太好了。」羅玉璇:「那麼,該來的人都能到吧!」宇植:「不是的,介紹我們認識的重要人物來不了。」羅玉璇看著純情,打了一下宇植,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們是不是得去看看房子?時間到了。」羅玉璇對純情說:「那我們先走了,週末見。」純情:「再見。」宇植:「純情小姐,我們先走了。」

 

  純情"一轉眼,時間過了幾個月,人們的關係也隨著緣份在發展。劉秘書抓住了到俄羅斯進修的機會,所以最近用心在學俄語;自稱心理專家的美露,成為了塔羅牌同好會的會長,幫女職員們提供戀愛諮詢,所以在公司人氣高漲;被診斷有糖尿病的尹理事,正在努力管理健康,有我們不知道的事實~好像對妻子也是個奉承王;馬所長這回被提升為廠長,而且還負責了新產品的銷售,非常積極的工作。想到我們所有的幸福,都是你創造的,突然會想念你~你過得好嗎?"

 

  純情:「哦~我睡過頭了,我馬上過去。」純情走下階梯時,一輛計程車開了過來,司機:「妳叫了計程車嗎?」純情:「什麼?没有啊!」司機:「真是的,又是誰在開玩笑啊?」純情:「那我可以坐嗎?」

 

  劉秘書:「幫我確認一下吧!好像是抽選錯誤了。」劉秘書掛斷電話,純情:「由美,妳怎麼站在這裡?不進去嗎?」劉秘書:「妳來了。裡面別提有多亂了,可能是週末的緣故吧!好像是預定有誤。這算什麼啊?」純情:「進去看看吧!」

 

  飯店人員:「是預定有誤啊!」宇植:「是怎麼回事啊?在說什麼呢?我分明是預定了啊!」飯店人員:「因為是我們的失誤,所以幫你們移到戶外餐桌吧!」宇植:「還有戶外嗎?那就去看一下吧!」宇植牽著生氣的羅玉璇:「去看看吧!應該還不錯。」純情等賓客亦跟上。

 

  宇植和羅玉璇看到戶外餐桌,開心得大叫:「太棒了。」純情:「真是的,很不錯啊!」全部的人看了都很開心。餐桌的布幔後,突然出現一個人,宇植:「是誰啊?」羅玉璇:「是誰啊?」宇植:「有一個人站在那裡啊!」全部的人注視著布幔後的人,姜敏浩轉過身來,純情......羅玉璇和宇植驚訝,馬廠長開心,純情:「會長~」姜敏浩:「Hi~」

 

  姜敏浩站起來向大家敬酒,姜敏浩壓低聲音:「準備了很多,大家慢慢享用吧!」馬廠長:「你這是在模仿我嗎?」大家哄堂大笑。宇植:「因為美國的事業擴張,還以為您不來了,没想到您來了。」姜敏浩:「是Wendy 和小叮噹訂婚的好日子,虎克當然得來了。」羅玉璇:「謝謝你。」馬廠長:「會長,您的氣色真不錯。」馬廠長對著大家說:「好像是我送他的小菜合他的胃口,哈哈哈!」純情:「天啊!這麼說,當時做的小菜,是送給了會長?」馬廠長:「他吃了很多醬黃豆。」吳秘書:「聽說要在這回的股東大會上,要讓會長擔任CEO。您聽到消息了吧!」姜敏浩笑,賓客們紛紛說:「恭喜您,恭喜您。」宇植:「為了慶祝喜事,美露小姐來唱一首吧!唱歌~唱歌~唱歌。」這時姜敏浩握住純情的手,純情開心。

 

  純情:「什麼啊!昨天也没說什麼,讓我大吃一驚。」姜敏浩親了一下純情臉頰:「飯後甜點。」純情笑。姜敏浩:「我不是說過嗎?哪怕是抽空也會相愛,包括我所愛的地方和純情;還有和我們共患難的人們。」純情:「多虧了這個理由,我也能見到你,挺好的。」姜敏浩:「倒也是。這週末是最後一天,得重新回到美國,要完成事業擴張的事情。我們不要再談公事了,現在還剩36個小時,我們找個地方去消磨時間,好嗎?」純情:「好的。」

 

  純情"就這樣,你在學習和你守護下來的人們,共存的方法。"

 

  姜敏浩和純情坐在階梯上,看著下面的馬路,姜敏浩:「如果從左邊走過路人,那就讓我來親妳;如果從右邊走過路人,那妳就親我。」純情:「好的。」姜敏浩:「啊!是左邊。」姜敏浩親了一下純情,姜敏浩:「是左邊。」「是左邊。」「為何只出現在左邊呢?」突然姜敏浩看著下面,嘴巴張得好大,純情隨著他的視線望去,也看到傻眼,右邊有一大群女學生走過來,姜敏浩脫下外套:「哦哦!YA!」純情大笑,純情:「天啊!天啊!天啊!幹嘛要脫衣服啊?!為何要脫鞋啊?!」姜敏浩:「為了讓妳放鬆。」

 

  純情"在餘下的人生裡,要跟你努力共存,要努力去愛,因為是只相愛也覺得可惜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