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和護士幫遭燙傷的明秀治療傷口,秀珍和知雅不忍看,拉拉哭喊:「哥哥~」花英:「小聲點,有誰死了嗎?」知雅問醫生:「情況怎麼樣?」醫生:「有感染的危險,所以長了水泡也別動它。」秀珍......醫生:「今天綁的繃帶不要拆,明天再來治療一下。」花英:「會留傷疤嗎?」醫生:「會有一點吧!」知雅......拉拉:「應該很性感吧!」明秀:「喂~」

 

  護士:「哪位是監護人?」明秀看看四個女人,四個女人也互相看著;護士尷尬地問:「不是家人嗎?」拉拉:「是女朋友。」花英:「是前女友啊!」護士:「什麼?」拉拉指著知雅:「這位是前前女友,不是,是前前前女友嗎?」秀珍:「監護人是我。」知雅看著秀珍,花英:「秀珍為什麼是監護人呢?」拉拉對花英說:「就算這樣,姐姐也不是監護人啊!」花英:「那還能是妳嗎?」拉拉:「我不是最小的嗎?」知雅:「算了,我來吧!」花英笑:「妳不是監護人,是加害人吧!」秀珍:「就讓我當監護人吧!」護士:「一位就可以了。」拉拉問護士:「姐姐~看起來,誰是監護人呢?」拉拉假哭,花英:「為什麼要問她,要問明秀啊!」知雅:「隨便寫一個人吧!」護士:「決定了,再告訴我吧!」明秀:「秀珍,妳來當吧!」秀珍悶悶不樂地跟著護士離開。

 

  來到護理站填寫就診資料的秀珍,想到剛才的情景......

 

  拉拉拿香蕉牛奶給明秀喝;花英:「為什麼要把水倒進去啊?」知雅:「不知道,什麼都没想就~」花英:「這種基本常識都没有,怎麼能開餐廳啊?」知雅:「對不起!因為我没常識。」拉拉:「姐姐~得了痴呆症嗎?」明秀:「哎唷!身體也疼呢!心裡就讓我舒服一會吧!」拉拉:「怎麼了?哥哥~哪裡不舒服嗎?」明秀:「拜託~」知雅:「都走吧!我來照顧。」花英:「為什麼妳要留下來。」知雅:「妳不是說我是加害者嗎?」花英:「看來還是有點良心啊!」明秀:「姐姐也走吧!我没事。」花英:「没事~把忙的人叫過來,嚇唬我們。但是~你為什麼要我們都聚在一起?」明秀......拉拉:「說吧!哥哥~」三個前女友等著明秀的答案~

 

  填寫完就診資料的秀珍坐在椅子上,想起剛剛明秀奮不顧身保護知雅的情景;還有影片裡的知雅說"可能你不會相信,但是我真正愛過的人~是明秀你;如果你想全部忘記,那就把它都刪除吧!但是,如果你還留有一絲愛我的心,可不可以不刪除,保存著呢?",秀珍......又想到姐夫說"是貓咪吧!畢竟是初戀啊!對明秀來說。"秀珍~

 

  知雅:「對不起,剛才我一定是瘋了。」明秀:「怎麼發呆了呢?」知雅:「你~在跟秀珍談戀愛吧!拉拉說的。」明秀回嗯!知雅:「心情有點不好。」明秀:「所以~妳發呆了。」知雅笑,明秀:「怎麼了?世界上最酷的人。」知雅:「我一點都不酷,可能是在裝酷吧!」明秀笑:「現在才來後悔吧!錯過我~,我是個有點不錯的人。」知雅:「是啊!你是非常不錯的人。」明秀:「奉承我也没用,看著吧!我會成功的。」知雅:「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你。」明秀......知雅:「那個人没有愛過我,雖然我也没有愛他,没有資格這麼說。但也想好好過日子,忘掉我是女人,作為一個人好好活著就行了,但是真的不行;因為~我有被你愛過的回憶。」明秀......知雅:「做為女人,被愛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很溫暖;知道被保護,被愛是什麼樣的感覺。」明秀看著知雅,知雅:「我知道,我在受懲罰。但是我不能說回到你身邊,我也有自尊心。」知雅哭,明秀摸著她的背安慰,知雅靠在明秀的肩膀上哭泣,明秀......

 

  明秀和知雅走回治療室,看到秀珍站在一旁;憔悴的秀珍看了明秀一眼,什麼都没說就跑了出去,明秀跟了出去,知雅......

 

  明秀:「秀珍~金秀珍~」明秀拉住秀珍:「秀珍~喂!妳幹嘛跑走?妳看見什麼了,要跑走?」秀珍:「我都知道,我都看見了。」明秀:「什麼?」秀珍:「你相機裡面,知雅的影片,那個為什麼没有刪除?真的是忘不掉知雅,所以没刪除嗎?」知雅也跑了出來,明秀:「那個影片是什麼?我都不知道有那個東西。」秀珍:「分手以後,不是哭了最多嗎?可是~把那個忘了啊?」明秀:「毫不留戀,還記著它幹嘛?」秀珍:「那麼T裇呢?我穿過的T裇,為什麼知雅穿著?」明秀:「什麼T裇?」秀珍:「算了,啊!算了~」明秀抓住秀珍:「金秀珍~」秀珍:「今天為什麼要去知雅的店?」明秀:「那是因為~」秀珍:「你現在還喜歡著知雅吧!是吧!所以你剛才才保護她,剛才你没有經過大腦思考,是身體先動的,是吧!說實話,你真正喜歡的人是誰?」明秀大喊:「我真要瘋了。」秀珍也大叫:「說實話吧!是誰?說實話,是誰?」明秀:「金秀珍,想知道嗎?」明秀走近秀珍,扶著她的臉,深深地吻了秀珍;一旁的知雅,無法接受,哭著跑進醫院......

 

  明秀和秀珍坐在候診室的椅子上,明秀牽著秀珍的手,秀珍把頭靠在明秀肩膀。明秀想起趙建的話"就算你們倆交往,也不會有好結局;你的過去會妨礙你。"明秀自語:「好結局~讓它去死吧!」明秀看睡得香甜的秀珍一眼,緊握她的手。

 

  明秀送秀珍到秀珍家附近的公園,秀珍;「現在回去吧!」明秀:「要不要再轉一圈?」秀珍笑:「你可是患者啊!」明秀:「我的腿好得很呢!」秀珍開心。秀珍:「以後不要再嚇人了,我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嚇了一跳。」明秀:「以後不會接近危險地方,我也很怕。」明秀笑,秀珍嚴肅:「很不安。」明秀抱住秀珍:「我也很不安,但喜歡妳的心會勝過不安的。」秀珍:「我們會有好結局吧?」明秀:「妳就是我的結局。」

 

  姐姐看著鏡子:「痛死我了。」姐夫:「喝這個,維他命C。」姐姐:「喝這個,就能好了嗎?」姐夫:「別再踫它了,會留疤的。」姐姐:「怎麼辦啊?變得越來越大了,這會不會是什麼病?」姐夫:「是因為累了,才會長出來的;快點喝完這個,休息吧!」姐姐;「啊~真是的,這樣怎麼上班啊?」姐夫:「喝吧!喝吧!」姐姐喝完飲料:「得去抹點東西了。」秀珍恰巧回來。

 

  姐姐:「喂!我很~很奇怪嗎?」姐姐讓秀珍看她的青春痘,秀珍:「很漂亮。」姐姐:「妳怎麼了?」姐夫:「有什麼事嗎?」秀珍:「姐姐、姐夫~」秀珍上前抱住他們二人:「我愛你們。」姐姐覺得有詐,推開秀珍:「妳~惹事了嗎?」秀珍:「說惹事也能算是惹事,而且是惹了很大的事。」姐姐握住胸口:「這ㄚ頭,真是~」秀珍微笑,姐姐:「這次又需要多少錢?」姐夫看著秀珍的表情:「好像不是那種事。」姐姐打姐夫,對秀珍大喊:「有多少個零?」秀珍:「不是那種。」姐姐:「難道妳打人了嗎?」秀珍笑說算了,開心地回房去。

 

  姐姐:「她剛剛說什麼了?」姐夫:「好像是有好事。」姐姐:「好事?什麼好事?」姐姐抓住姐夫下巴:「你都知道,快說出來吧!」姐夫掙脫姐姐的手:「一看就知道啊!在談戀愛啊!」姐姐:「談什麼戀愛?」姐姐究然想到什麼,開心地拍手:「和那個導演嗎?會說英語的那個人。」姐夫搖頭,姐姐:「不是嗎?那~」姐姐想到是明秀,姐姐生氣:「她這個ㄚ頭,真是的~」姐姐欲找秀珍算帳,姐夫拉住她:「妳幹什麼呢?他們互相喜歡呢!」姐姐:「放開。妳這ㄚ頭~放開。我有話要跟她說,放開我啊!為什麼偏偏是漫畫家,為什麼?」

 

  花英試穿婚紗,車英在:「很漂亮。」花英:「會不會看起來有點胖?」車英在:「一點也不,剛剛好。」花英:「但剛剛那件~第三件會不會更好看?」車英在:「第三件?那件也不錯。」花英:「那~那件和這件,哪件更好看?」車英在:「兩件都很好看。」花英:「真是~我重新穿一遍。你可要好好看哦~」

 

  秀珍到明秀工作室吃飯,振裴開心:「炸醬麵。」明秀想把炸醬麵用手甩均匀,結果不習慣用右手,怎麼也甩不動。秀珍:「我來做,我來做。」秀珍幫明秀把炸醬麵拌勻,振裴:「姐~妳來之前,他可是好好的。今早也做了二百個伏地挺身。」振裴看著明秀:「什麼啊?你表情怎麼了?」秀珍:「給你,多吃才能快好。」明秀拿著免洗筷,秀珍:「我幫你開,我幫你。哎唷!真是~」秀珍打開免洗筷:「都這麼不舒服,該怎麼辦呢?」振裴看不下去,大甩筷子,明秀:「我要這個。」秀珍:「要吃這個嗎?」秀珍把煎餃到明秀嘴裡,秀珍:「哎喲~吃得真香~」振裴......秀珍:「吃藥了嗎?你痛得都怎麼睡啊?」明秀:「覺也没睡好。」振裴:「哇~昨晚是誰在打呼了?」明秀和秀珍看著振裴,振裴:「抱歉!」秀珍:「我們明秀,再吃一個煎餃吧!」明秀:「不。要這個。」秀珍:「啊~炸醬麵嗎?好。」振裴......秀珍夾起炸醬麵:「來,給你,嘴巴張開,啊~」看他們甜蜜的樣子,振裴快瘋了;秀珍:「怎麼還粘在嘴邊,過來~」秀珍用手把明秀嘴邊的炸醬擦乾淨,振裴......秀珍:「你什麼時候去醫院?」明秀:「明天。」秀珍:「明天嗎?」明秀:「我很怕,消毒藥痛得我都無法承受。」振裴差點被炸醬麵噎到,秀珍:「要我一起去嗎?」明秀:「可以嗎?」秀珍:「我好好說,然後早退。」明秀:「那傢伙會放過妳嗎?」秀珍:「這個~我會看著辦的,你就好好照顧身體吧!快吃吧!多吃點。」明秀做疼痛狀,秀珍:「哪裡疼?哪裡疼?哎唷!我來呼一下。」秀珍吹著明秀受傷包紮的手,振裴大叫:「我不吃,我不吃。」振裴生氣離開,秀珍:「振裴~你不吃嗎?」明秀笑:「別管他,畫畫是越餓畫得越好。吃吧!吃吧!」明秀吃麵,秀珍:「多吃點。」

 

  秀珍:「是,那個我提前確認好了。是,是,只要幫我打聽一下那個就好。好~」恩慧:「姐姐,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為什麼要一下子做這麼多事呢?」秀珍笑說没什麼,秀珍處理好事情,拿毯子包住頭,恩慧:「姐姐,妳怎麼了?」秀珍假咳:「昨晚開始覺得很冷,好像是感冒,感冒了。」秀珍咳嗽,趙建走了進來,秀珍拼命咳,恩慧:「剛剛還好好的。」秀珍對恩慧使了個眼色,然後看著趙建繼續咳,恩慧看了一眼趙建,知道秀珍的意思:「不舒服就早點下班吧!反正下午也没什麼事。」秀珍假裝無力地說:「就算不舒服,也不能空著辦公室啊!」秀珍咳嗽,趙建没理她,拿著手機離開辦公室。

 

  趙建一離開,秀珍馬上把毯子丟到椅背上:「對啊!這個怎麼行得通呢!」恩慧:「什麼?」秀珍抓著頭髮:「没什麼。」

 

  明秀單手做著三明治,振裴想偷吃,明秀用腳踹他;振裴:「患者在幹什麼呢?髒死了。」明秀對自己做的三明治非常滿意。

 

  聽到趙建的腳步聲,秀珍趕緊拿毯子包住自己。趙建把藥丟在秀珍桌上,秀珍不解地看著他,趙建:「要我幫妳拿水嗎?」趙建又去拿了杯水給秀珍:「真是讓我什麼都做啊!」秀珍無力地說謝謝,趙建:「吃吧!」秀珍納悶,趙建:「剛才三十分鐘之前,不是吃過飯了嗎?我可是按時過來的。」秀珍:「啊~現在嗎?」趙建:「做什麼呢?」秀珍:「哎唷!現在......好吧!」秀珍把藥拿出來,趙建在一旁盯著,秀珍也只能把藥一顆顆慢慢的吃下去;趙建:「回去吧!在辦公室聽著有人咳嗽,也很讓人難受,所以妳就好好吃藥。」秀珍聞言趕緊把剩下的藥全丟進嘴巴,然後拿著包包離開。

 

  秀珍講電話:「嗯!我到了,你在哪裡?」明秀把一杯飲料放在車頂,用包著繃帶的手揮了揮,然後從車裡走了出來;秀珍:「什麼啊!」明秀作勢要喝她的飲料,然後把飲料遞給她。秀珍接過飲料,看著車:「這是什麼啊?」明秀:「我買的車啊!」明秀用受傷的手拍車:「啊!哦~」秀珍:「没事吧?」明秀揮揮手表示没事,秀珍:「幹麼還買車啊?這該不會是停產的車吧?」明秀:「就是從認識的一個哥哥那裡買過來的,很便宜的。」秀珍:「花了多少錢啊?」明秀比2,秀珍:「二百萬。什麼車啊?只要二百萬?不過,話說這車還是能開得動吧?」明秀:「先上車吧!夫人~」秀珍:「你不是要去醫院嗎?」明秀:「要去醫院啊!上車。」秀珍準備上車,明秀:「等等~那邊門開不了,到我這邊上車。」秀珍......

 

  秀珍:「這個~這個窗戶是不是也關不上?」明秀:「没玻璃的。」秀珍:「什麼?」明秀:「這車肯定是個事故車。」秀珍:「你說這車出過車禍?」明秀:「別擔心,最多只出過兩次大車禍。」秀珍:「兩~兩次。啊~好熱啊!」明秀:「熱嗎?要不,開個冷氣。」明秀用手幫秀珍搧風:「一檔。」秀珍:「没,没冷氣嗎?」明秀:「怎麼會没冷氣呢?還是全自動的呢!要不要開大點風。」明秀用力搧,秀珍:「那個~那,好像不熱了,你還是抓住方向盤吧!」明秀:「知道啦!知道啦!那要不聽音樂吧!」秀珍:「那個~要是我想像的那種方式的話,我們還是別聽了。」明秀:「妳想像的是什麼?」秀珍:「那個~不管怎麼樣,還是別~」明秀唱起歌來,秀珍摀住耳朵,明秀:「好啦!好啦!」然後又開始唱,秀珍......

 

  明秀帶秀珍到公園野餐,還拿出自己親手準備的餐點,秀珍:「這是你自己做的嗎?」明秀:「除了在知雅店裡做的除外,其他也没特地給妳做過什麼吃的,這是特地為妳做的。」秀珍:「手不是還受傷了嗎?這些又是什麼時候做的啊?」明秀:「以後房明秀做的東西,都只做給妳吃,不會給別人做的。所以我說~以後要是再有像上次那個影片一樣的東西出現的話~」明秀摸著秀珍的頭笑:「妳要相信我。」秀珍:「還有其他類似的東西嗎?你直說吧!我也好做好心理準備。」明秀:「没啦!」秀珍看著他,明秀:「有嗎?」秀珍:「喂!真是~」明秀:「我會把以前的東西,都翻出來整理一遍的,然後,把前女友們聚到一塊,告訴她們~我們是情侶了。」秀珍開心。

 

  拉拉:「姐,外面貼的是什麼?不營業了嗎?」知雅:「嗯!我想出去旅行。拉拉,妳一個人住,對吧?」拉拉:「是啊!怎麼了?」知雅:「這裡的食物也都要丟掉的,而且這些醬料都是新的,妳要不要拿走?」拉拉:「姐,幹麼突然這樣?出了什麼事嗎?」知雅:「能有什麼事啊!去進修研磨師。」拉拉:「研磨師又是什麼啊?」明秀和秀珍來到店裡,秀珍:「知雅,妳要去哪裡嗎?」知雅:「有朋友在布里斯本,我準備去那裡。」知雅看了明秀一眼,明秀和秀珍無語,拉拉:「幹什麼啊!搞得氣氛這麼低落。幹什麼叫我過來,你有什麼話要說啊?是不是又有什麼事,只暪著我一個人啊?」明秀:「這件事~妳也知道,等一下,等花英來了再說。」知雅......

 

  花英:「朋友們~」花英開心的說:「有兩位很受歡迎的客人來啦!」趙建和車英在走了進來,車英在向他們點頭示意;知雅:「這又是什麼情況?」花英......

 

  車英在:「這是給拉拉的。」拉拉:「這是什麼啊?」拉拉把禮物拿了出來:「哇!這不是Saint 玫瑰精油嗎?好棒。」車英在:「不知道是否合妳心意。」拉拉聞著精油:「這個真的好難買到的;不過,為什麼要給我這個啊?」趙建:「還知道問主菜是什麼呢!」趙建看著秀珍,秀珍和知雅都看著自己的禮物,裡面各有一張卡片;秀珍:「原來是請帖啊!」明秀......車英在:「大家都會來吧?」拉拉:「當然啦!」知雅不開心地把請帖放回去禮物袋,拉拉:「導演,您也會去吧?」車英在:「當然啦!他可是Best man呢!」知雅:「伴郎。」拉拉:「啊~穿燕尾服肯定很帥。那我穿什麼去呢?」車英在:「去攝影棚挑自己喜歡的穿就可以了,已經跟那裡的管理人說好了。」知雅:「攝影棚?」拉拉:「什麼攝影棚啊?」花英:「就是,那個~婚紗攝影棚。」拉拉......趙建:「因為各位都是新娘的好朋友,各位也要當伴娘啊!」秀珍看著知雅,知雅......花英:「肯定很好玩的,是吧?朋友們~」車英在:「房作家和秀珍那天也一定要來攝影棚玩啊!攝影結束後,我們有個派對。」秀珍:「我們......」明秀:「我們也要去嗎?」花英:「嗯嗯!一定~一定要來哦!房作家~」明秀看著趙建,拉拉看著知雅,知雅無言;明秀看著秀珍,秀珍對明秀笑了一下,明秀......

 

  明秀:「今天還是没能告訴她們,我們在一起了,對不起!」秀珍對明秀笑:「慢慢來說也可以啊!不過,話說回來,花英的婚禮攝影,我們没必要去,對吧?」明秀......秀珍:「要不,我們別去了。我是没事,可以懷著祝福他們的心態去那裡,去陪他們笑,祝福他們,也不是什麼難事。」明秀......秀珍:「你去了,就別看其他人,只看著我就好了,好嗎?知道了没?」明秀笑。

 

  知雅把請帖往桌上丟:「我不去。」花英:「啊~為,為什麼啊?」花英把請帖拿起來要知雅收下,知雅:「太好笑了吧!我們算什麼朋友啊?」花英......拉拉:「不過姐~妳真的没有別的朋友了嗎?上學的時候跟誰玩啊?」花英:「我那段時間都在唸書。」知雅:「妳是被孤立了吧!」花英:「什麼?那時偏偏要跟著去研習會,搞得英在也認識妳們了,現在妳可要負責啊!」知雅:「我們負什麼責?」知雅看著拉拉:「妳真的想去嗎?」花英......拉拉:「那個~雖然心情不是特別好,但是過去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啊!未來更重要。」知雅:「妳覺得妳的未來裡面會有趙建導演嗎?」拉拉:「以後的事,還都是未知的呢!我要去。」知雅:「真的嗎?」花英......知雅:「拉拉,妳知道婚禮攝影的時候,伴娘要做什麼嗎?」拉拉......知雅:「妳是演員,不是應該知道嗎?為了襯托主角,妳得在旁邊表現遜色一點,妳難道没感覺嗎?」拉拉搖頭,花英:「哎唷!哎~妳就~就去嘛!」知雅轉頭不理,拉拉用口語:「什麼都不懂,還這樣。」

 

  秀珍在家看著有知雅錄給明秀的影片檔案,她嘆了一口氣,想把影片檔案刪除~

 

  秀珍約知雅見面;知雅:「妳來啦!」秀珍:「聽說妳要歇業去旅遊啊?」知雅把明秀借秀珍的T裇拿給秀珍:「妳是不是說要我把這個還給妳?」秀珍:「我也有東西要還給妳。」秀珍拿出了明秀相機的記憶卡:「我覺得還是不該由我來刪掉這個,所以~」知雅:「明秀給妳的嗎?」秀珍:「不是的,就是偶然到我這裡的。」知雅:「這是屬於我和明秀的記憶,秀珍妳算什麼?什麼時候輪到妳說要刪掉的話?」秀珍:「因為知雅妳的記憶,對我來說就是當下;我~跟明秀在一起了。」知雅:「妳跟他好好交往吧!」秀珍:「明天花英的婚禮攝影,妳不會來吧?」知雅:「因為我不會去,所以妳心情很好吧?」秀珍:「没什麼心情好不好的,就是覺得妳要是不來的話,會有點可惜。因為除了知雅妳以外,其他人都是衷心祝福花英他們倆的。」知雅:「就是我心胸狹窄,妳是這個意思嗎?」秀珍笑:「我只是覺得,大家一起經歷了各種曲折,突然有一次不在的話,會覺得很可惜,大家肯定都會提起妳的。」知雅:「妳的意思是~要在我背後議論我嗎?」秀珍:「不是這樣的。」知雅:「妳為什麼來這裡?」秀珍:「是想在妳走之前,跟妳道個別。」知雅:「是專門來氣我的吧!」秀珍没回答,兩人就這麼對望著。

 

  明秀:「喂!我都說了,等快結束的時候再去。」秀珍:「剛才花英說要我們早點去呢!」明秀:「那都是為了使喚妳啊!所以說妳是個熊啊!」秀珍:「幫一下又怎樣啦!又不是要我穿禮服照相。」明秀:「熊穿裙子應該是挺有看頭的。」秀珍:「嗟~」明秀大笑。

 

  秀珍:「那個~我也一定要穿嗎?」花英:「當然了,缺了一個人就要有人員補充啊!」花英走出化粧間,拉拉正好來了,花英:「聽說伴娘伴郎團是奇數比較好,要不要再找一個人呢?」拉拉:「要我幫妳把明秀哥找來嗎?明秀哥多帥啊!」花英:「喂!」秀珍......知雅突然來了,秀珍開心,花英:「哎唷!不是說不來嗎?」知雅:「想背著我,妳們自個兒嘻嘻哈哈嗎?絕對不行。」拉拉:「姐姐,妳來得正好。」知雅:「不過新娘啊!我穿禮服很漂亮的,真的没關係嗎?」花英......知雅:「要在哪裡換衣服?」秀珍:「這樣的話,我就可以不穿了吧?」花英:「妳的意思是~不想當我的伴娘嗎?跟這些人拍照的我,心情能好到哪裡去啊!」秀珍:「不是這樣的。」

 

  車英在拿禮服給明秀,明秀:「為什麼給我這個?」車英在:「是在這個攝影棚借的,尺寸應該正好。」明秀:「我們没打算拍照啊!」車英在:「這怎麼行,待會兒大家要一起拍啊!秀珍小姐現在應該也在準備呢!趕快換完出來吧!」車英在說完離開;趙建:「這樣看來,你會坦蕩地出現在前女友的婚紗照裡了;現在能理解我對你說的~不要在眼前晃來晃去的意思了吧?」趙建拍拍明秀的肩膀後離開,明秀看著禮服......

 

  知雅:「這個禮服是誰挑的呢?顯得臉色特別壞呢!」拉拉:「那是因為姐姐妳上了年紀了。禮服真小啊!背上都該繃開了。」拉拉看著化粧的秀珍:「胸太大也是個問題呢!」知雅:「我看是腰上的肉。」拉拉對秀珍說:「這個要平時經常化才能上手,要我幫妳化嗎?」秀珍笑:「不用了,我也想練一練。」

 

  趙建:「有看見英在嗎?」花英:「應該還在換衣服。」趙建:「妳不打算說嗎?」花英:「會說的,你看不出來我在找時機嗎?」趙建:「什麼時候說?等生了三個孩子以後嗎?在進禮堂前,坦白吧!英在為了妳,全力做到最好,妳不覺得對不起他嗎?」花英:「你以為我就舒坦嗎?想到這個~我晚上都睡不著。」趙建:「那就坦白,然後睡好覺吧!」趙建說完離開,花英......

 

  花英離開後,車英在從後面走了出來,看著離去的花英......

 

  車英在和趙建到拍攝現場,車英在:「建。」趙建:「嗯?」車恩在:「花英她......」趙建緊張,車英在:「没什麼。」趙建勉強地笑了一下;花英:「哎,等一下,提起來。」準新娘和伴娘們進棚來。花英:「哈哈!没穿過還真不懂呢!」攝影師:「新娘到中間坐下就行了。好~」花英用口語問車英在漂亮嗎?車英在也用口語回她漂亮;拉拉看到趙建盯著秀珍,就用身體把秀珍頂開,花英:「妳幹嘛啊?」拉拉:「誤會啦!」知雅:「別這樣~別這樣~」花英:「親近,親近。」攝影師:「要拍了哦!一二三,拍。自然地笑,自然地~很好。」女生們開心地拍照,趙建在一旁看著秀珍,也看得很開心;車恩在......

 

  化粧間裡穿好禮服的明秀,想了想,把領結拿掉,打開襯衫鈕釦,走出化粧間;秀珍:「是,我現在在外面,回公司我就寄郵件給你。」明秀看著伴娘裝扮的秀珍,秀珍:「是,我知道了,是。」明秀走近秀珍,看著轉過身來的秀珍,秀珍:「幹嘛這樣看我啊?」明秀:「哦!不像妳。」秀珍:「怎麼了?不適合我嗎?」明秀:「太漂亮了,都不敢搭話了。」秀珍開心:「真是的~你也很帥。」明秀驕傲的把衣服拉整齊,秀珍:「我得進去了。」明秀拉住她的手說等一下,明秀看看四周:「三十秒。」秀珍:「不行啊!」明秀:「哎呀!就三十秒。」明秀拉秀珍坐在沙發上,秀珍開心,明秀:「要是能這樣,二個人待著就好了。」秀珍笑,明秀牽著她的手,車英在:「房作家、秀珍小姐,做什麼呢?找你們半天了。」二人緊張得站了起來,車恩在:「快點進去吧!」明秀和秀珍笑著說是。

 

  花英開心地拍婚紗照,明秀內心百感交集,秀珍在旁看著明秀,再看看開心地花英,秀珍牽住明秀的手,兩人對看了一眼。

 

  拉拉對趙建說:「真好啊!」知雅:「這些啊!就是花錢,什麼用都没有,分手的話都是累贅。」趙建和拉拉轉頭看知雅,知雅......;趙建看到明秀和秀珍牽著手,還有兩人的互動,趙建......

 

  花英和車恩在拍完二人的婚紗照,攝影師:「要不要來拍一下全體合影呢?」拉拉和花英搖手說不要,車英在:「來吧!」趙建:「拍吧!」明秀......趙建:「多珍貴的機會啊!」趙建率先走到準新人後方,拉拉跟知雅也隨著過去,明秀看看秀珍,秀珍也走了過去,明秀無可奈何只能跟上。

 

  女生們拍完相片回到休息室,拉拉:「好餓啊!有没有什麼吃的?」明秀突然走了進來,花英:「怎麼了?」明秀:「我好像得走了。」花英:「怎麼可以走啊!我們要開派對呢!」明秀:「還是走比較好。」知雅:「為什麼啊?秀珍也在啊!情侶要一起行動啊!是吧?秀珍~」秀珍把手指放在嘴巴上,要知雅別說了;花英:「情侶嗎?什麼情侶?」明秀和秀珍沈默,花英:「你說說看,什麼情侶?」明秀:「下次再說吧!」拉拉:「哥哥和姐姐在交往啊!」花英:「什麼?」花英站了起來:「真的嗎?」明秀回答嗯,然後牽起秀珍的手:「我和秀珍在交往,我喜歡秀珍。」聽到明秀親口說出來,三個前女友各有不同的心情,花英:「好啊!」秀珍和拉拉驚訝,知雅:「無所謂嗎?」拉拉:「没關係嗎?」花英:「心情不好又能怎麼樣?這是他們兩個人的人生。」知雅:「結婚確實是好啊!看看張花英這個樣子。」花英對秀珍說:「好好交往吧!明秀是個很好的人,不過心裡可能要受煎熬呢!我交往過,所以知道。」花英笑,車英在和趙建走進休息室,花英的笑容頓時僵住,秀珍驚訝,其他三人......車英在看著花英,全場一片靜默。

 

  車英在無法接受事實,默默地離開休息室,穿著禮服的花英追了出來,抓住車英在的手:「英在~」全部的人也跟了出來;花英:「英在~」車英在看看花英,再看看其他的人,車英在含著淚:「很好玩吧!把我弄成了傻瓜。」趙建:「英在,我來解釋吧!」車英在:「你也知道啊?」趙建......車英在給了趙建一拳,其他人驚訝,花英哭,車英在:「你最壞,臭小子。」車英在看了花英一眼,然後離開,花英:「英在~英在~」明秀......

 

  拉拉:「姐姐的家真不錯,月租多少?」知雅:「家是我的。」拉拉:「有多餘的房間嗎?」知雅......明秀對花英說:「没事吧?」拉拉:「不用去醫院看看嗎?」知雅:「去醫院的話,是要打針呢?還是吃藥呢?早點分手,也不是件壞事,一起生活後分手的話,事情就更多了。」拉拉:「肚子不餓嗎?」没人回答,拉拉:「為了穿禮服,從昨天開始我就餓肚子了。」花英......

 

  明秀和秀珍買東西回來,突然看見花英赤腳坐在路邊;花英把手上的戒指拿了下來,看著婚戒痛哭,明秀和秀珍......。秀珍到花英身邊坐下,輕拍她的背~

 

  拉拉:「以後我們該怎麼辦?導演能不能跟本部長說幾句好話?」明秀:「他們的友誼,好像也完了。」拉拉生氣:「角色什麼的,都没了。」知雅:「是嗎?我是回憶没了。」秀珍:「我是電影没了。」花英:「我是人生没了。給我一杯~」拉拉:「妳没事吧?」花英:「喝死算了。」明秀:「不要喝。」花英瞪明秀一眼,知雅:「喝吧!」知雅幫花英倒酒,花英一口喝下:「啊~好甜啊!」知雅:「如果是我~趕緊跑過去,跪下來求饒。」花英:「我做不到。」知雅:「與其錯過好男人後悔一輩子,不如放下自尊。」拉拉:「同意。」花英......明秀:「好男人有的是。」知雅:「不!那個不容易。」拉拉搖頭:「不容易。」花英:「没錯,男人很多,但好男人不多。」花英又倒酒喝。

 

  拉拉對秀珍說:「姐姐,妳很開心吧!我們是什麼都没撈著,但是妳至少撈到了明秀哥。」秀珍只能喝酒,明秀:「很抱歉,破壞了妳的好事。」花英......明秀:「不管怎麼樣,還是接受吧!」花英......知雅:「祝賀吧!」明秀和秀珍看著知雅,知雅:「能維持多久呢?被明秀甩了的話,就正正式式成為我們的同志了。秀珍,到時候再見。」拉拉拍拍明秀的手:「你們倆交往,我功不可没。」秀珍:「拉拉,那是~」花英:「你們交往是一時賭氣嗎?為了給我們看;乾脆交往算了~這麼說過。」秀珍嘆氣:「我喜歡明秀,真心喜歡。」明秀聞言,看著秀珍,秀珍:「以後謝絕一切抬槓。」秀珍氣得把整瓶酒拿起來喝,明秀及前女友們看著秀珍一杯接著一杯,第一次見識到秀珍發飇的前女友們......

 

  秘書:「本部長在開會呢!什麼時候能見面,我們也不知道。」被拒絕在本部長辦公室外的花英......;公司的同事對花英和車英在婚事取消一事,議論紛紛,花英就這麼一直站在車英在辦公室外~

 

  知雅:「站了一整天啊!確實是在罰妳。」秀珍拍著花英的背安慰她,拉拉:「本部長真狠心。」趙建:「這是當然啊!又不是一個人,是全體騙了他。」明秀:「妳有吃東西嗎?」花英搖頭,趙建:「放棄吧!花英~」花英......秀珍:「我去找一找本部長吧!」趙建:「妳去了,也未必見妳。英在,雖然很心軟,但是一旦生氣,就很恐怖。」秀珍:「一定要道歉。」知雅:「道歉能改變什麼?連最好的朋友也背叛了他呢!」趙建:「是啊!英在說的没錯,我是最大的壞蛋。」花英......秀珍:「抱歉!都怪我們,被捲了進來。」明秀:「妳抱什麼歉?」趙建:「我們都有罪;當然,根源只有一個。」花英:「所以啊!幹嘛要拍電影?」知雅:「我做錯了什麼?」拉拉:「說謊的不是你啊!哥哥~」秀珍:「我們現在不是互相指責的時候。」明秀:「幹嘛在那裡,提起那件事?」秀珍:「又不是我們提起的。」秀珍看著知雅,知雅......趙建:「什麼事?」拉拉:「兩人在交往,明秀哥和秀珍姐姐。」趙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