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智妍心想"要告訴你嗎?我是誰,怎麼會認識你。";車智妍:「我~」

 

  小時候的車智妍,一直跟著小時候的李玄;李玄:「妳是誰?」車智妍:「呃,我~我是,你會說英語嗎?partner ,知道嗎?這是英語,是夥伴的意思,我是你的partner 。」李玄:「滾開。」車智妍:「什麼?」。又一天,李玄:「滾開。」車智妍:「為什麼?」。再一天,李玄:「滾開。」車智妍:「又滾啊?」。某天,車智妍跟著李玄來到教堂,李玄進入告解室,車智妍則進入神父的房間,李玄:「殺了爸爸的人,其實~是我。」

 

  車智妍想起小時候的事:「我是......」李玄等著答案,車智妍:「不是說過了嗎?是你的粉絲。」李玄笑:「粉絲~居然知道別人都不知道的我家?」車智妍:「你聽說過私生飯嗎?」李玄:「什麼飯?」車智妍:「可能你在美國生活,不知道這個,韓國有這種東西,反正知道家庭地址是易如反掌。」李玄:「跟蹤狂,可以這樣解讀嗎?」車智妍:「嗯!隨你怎麼想,這是你的自由。」李玄:「喜歡我到這程度?那就當我信了。要怎麼報答呢?妳想要什麼?」李玄慢慢靠近車智妍,車智妍往後退,李玄將臉靠近:「這樣嗎?」車智妍舉起手擋著:「停,別這樣。我是個受過傷的女人,每次你回韓國的時候,我都會以粉絲的身份跟著你,但是,你都没認出我。」李玄......

 

  車智妍:「李玄先生,不要招惹受過傷的女人。」車智妍說完準備離開,李玄拉住她的手,車智妍:「哎唷!我說過不要這樣。」李玄:「那我要怎麼做,受過傷的跟蹤狂很恐怖的,要不要報警啊?啊~這可怎麼辦呢?那個跟蹤狂就是警察。」車智妍:「那個跟踪狂警~」李玄:「妳。」車智妍:「嗯!我啊~」車智妍甩開李玄的手:「清醒過來不就行了,正確來說~我已經清醒了,看你看久了,一下子就清醒了。」李玄:「一下就清醒了?」車智妍:「嗯!你~是我過去的記憶,我~過去是個跟蹤狂,我現在~喜歡EXO 。」李玄:「那又是什麼?」車智妍:「就是~年輕又清新的孩子們,跟你不一樣,是散發年輕正能量的小帥哥;有這樣一群年輕的小帥哥們,所以你就放寬心吧!對於你没什麼要知道的,也不想知道。」李玄笑,車智妍:「所以啊!什麼過去啊!真實身份的,別在意這些,我們就乾脆點,以搜查搭擋的關係,好好相處吧!」

 

  車智妍被李玄趕出家,車智妍:「怎麼會有這種人,我......」

 

  警察廳副廳長對賢志秀及姜組長說:「你們倆,馬上來我辦公室。」賢志秀知道要被教訓了,卻也只能乖乖進去;特搜組組員趕緊跟到副廳長辦公室外偷聽。

 

  副廳長:「讓一個不是警察的人,進行非法審問,這還不夠,還向中國方面發送緝毒協助公文,警察竟然把本國公民移交到海外~」副廳長大力拍桌:「世上怎麼會有這麼不像話的事?」賢志秀:「對不起。」姜組長:「話雖如此,但是在搜查陷入瓶頸的情況下,我們只能......」副廳長:「還不閉嘴。」賢志秀對姜組長示意不要再說了,姜組長......

 

  副廳長:「是叫車智妍嗎?馬上懲戒,安靜地調到別的地方。叫她不要像現在這樣胡來,知道了嗎?」賢志秀:「副廳長,這也太......」姜組長:「副廳長~」副廳長:「出去吧!」賢志秀:「那個~副廳長......」姜組長:「做不到。」副廳長:「什麼?」姜組長:「我的組員,我來保護。」副廳長對自己兒子說的話感到頭痛:「快點去處理。」姜組長:「我說了~不行。」副廳長:「你這小子,你們組不是正式的組,要我把你們整個組撤除嗎?」姜組長......副廳長:「那這樣,既然都這麼說了,乾脆都裁撤吧!」姜組長搥桌:「爸!」賢志秀驚訝,姜組長剛那一搥,自己也感到痛了,握著自己的拳頭;賢志秀:「没事吧?姜組長。」姜組長......

 

  在外偷聽的閔勝柱:「智妍姐,可怎麼辦?」孫明佑:「姜組長居然是副廳長的兒子。」崔恩福:「我們竟然都不知道;智妍姐,大概要被調職到地方了吧?」孫明佑:「何只是智妍的問題,都要裁撤我們組了;總之,她何必出頭......」一回頭看到車智妍,孫明佑嚇得大叫~

 

  車智妍看著副廳長辦公室,姜組長剛好走了出來;車智妍:「李玄~這個畜牲。」孫明佑:「姐~」姜組長:「都怪我,連組員都保護不好。」鄭律師突然竄出:「我們也是。」孫明佑等三人又被嚇到:「誰啊?」鄭律師:「當然是我了。」特搜組組員......

 

  車智妍:「你放手吧!你是過來抗議楊勝勛緝毒協助公文的吧?你放手吧!」鄭律師:「確實是因為這個才來的,這是我的工作。不過~」車智妍:「不過?」鄭律師:「我做不了。車刑警被不是自己發出去的公文,從組裡面被驅逐出來,還被處罰,我怎麼做得下去呢?」車智妍:「我就說嘛!確實不是我做的......你怎麼知道?」鄭律師:「果然是啊!我就知道,妳不是那種人;所以就試探了一下。果然是呢!我猜對了。」鄭律師笑,車智妍......鄭律師:「那麼有機會喝杯茶吧!車刑警。」

 

  李玄在家裡地板發現一副手銬,想起來是車智妍進來時,把背包往他身上丟時掉了出來;李玄對要歸還手銬感到無奈。

 

  李玄來到住家後面散步,没想到隔壁鄰居噴了他一身水。李俊浩:「我不知道有人在,很抱歉!」李俊浩要收起水管,没想到又噴了李玄一身,李俊浩抓著水管:「怎麼回事啊?停不下來。」不止李玄,李俊浩自己也噴得像落湯雞,最後只能跑去關掉水龍頭,李玄笑。李俊浩:「真的很抱歉,你没事吧?」李俊浩看淋得一身濕的李玄:「應該是有事的,真的很抱歉!」李玄拍拍身上的水:「雖然不是没事,但没事的。」李俊浩從口袋裡掏出東西:「我有手帕,先用這個。」没想到是手術用的手套:「不,不是這個。稍等~」李俊浩又掏出放大鏡等東西,但就是没手怕:「好奇怪。」李玄笑:「我可能也有一條。」李玄掏出了手機,又掏另一個口袋~是手銬。李俊浩看到手銬,表情突然僵住:「你是警察嗎?」李玄:「差不多。你是醫生嗎?」李俊浩:「是的,我也差不多。」

 

  李俊浩邀李玄到他家,李玄看著桌上一幀幀照片。李俊浩:「剛好今天去買東西了,没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多虧買了點東西。」李玄幫忙把茶點放桌上,李俊浩拿了乾淨的衣服給李玄,李玄:「謝謝!那我先借穿了。」李俊浩:「那我也要換衣服了。」兩人背對背換乾淨的衣服。

 

  李俊浩突然拿了一把手術刀靠近李玄的脖子:「不要動,脖子。」李玄......李俊浩拿起衣服標籤~

 

  李玄看著李俊浩的手術刀,李俊浩:「這不是給人用的,而且也不會給人用。」李玄:「我放心。你是不是在等客人?」李俊浩看看桌上:「是的,一直在等待著,因為我很寂寞。」李玄......李俊浩:「我是候鳥爸爸。」李玄:「這樣啊!」

 

  李玄品嚐著李俊浩泡的茶,抬起頭來看見李俊浩盯著他看,李玄......李俊浩:「因為有點開心,畢竟平常都是獨自喝茶,好不容易有人陪著喝茶。」李玄......李俊浩:「隔壁房子一直是空著的,好不容易有人來住,就想會少一些寂寞。」李玄:「是的。」

 

  某個穿黑帽T的男子走進廢棄大樓,男子邊走邊說:「上帝,請寬恕我吧!我也没辦法控制我自己。」等男子再走出大樓時,大樓裡多了一具屍體~

 

  楊勝勛:「還要待多久啊?」鄭律師:「是啊!没有特赦權。首先會適用中國的法律。」楊勝勛:「什麼?你覺得像話嗎?」鄭律師:「外交部在協商著呢!先等等看吧!因為平衡性的原因,不會太快的。」楊勝勛嘆了一口氣:「那些傢伙在幹什麼?」鄭律師:「車智妍和李玄,過得應該很好吧!」楊勝勛用力搥了一下桌子,中國公安:「你幹什麼?」翻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關照一下吧!」鄭律師:「嚇我一跳呢!」楊勝勛站起來,靠近鄭律師的臉:「告訴他們~好好享受現在的時光吧!」鄭律師:「你想做什麼呢?」楊勝勛:「在這裡面,人還是能活的。」鄭律師摸一下楊勝勛的手:「很疼吧!楊理事~最簡單的選項還是留著最後再選吧!」鄭律師笑~

 

  投訴人:「取消酒駕的起訴。就開了五公尺,還不是五十公尺,五公尺而已。這像話嗎?才五公尺。」車智妍微笑;高中女生:「三年七班的金洙凌,那個臭小子總是在我的臉書上傳惡語;所以想告他。」車智妍:「哦!」;婦人:「這樣啊!」車智妍:「我做過?没有。」婦人:「被人跟蹤是很可怕的。」車智妍:「啊~是的。」婦人:「我前夫在跟蹤監視我,這個可以起訴嗎?」車智妍笑。~車智妍"這是在民願室人力支援的第二週。"

 

  組長:「DNA檢測結果,什麼時候出來?」孫明佑:「我在催了,不過,他們那裡事情也很多,還得再等幾天。」組長:「那麼,現在能確定的證據是~」崔恩福:「有監視器和~」閔勝柱:「證言也有了。」車智妍出現:「動機也很充分,應該馬上就認罪了吧!」特組組員看著她,車智妍:「我只是路過而已。」組長......孫明佑:「妳走開。」車智妍:「這就走。」

 

  車智妍要走時,看到了副廳長,車智妍:「喂!來了,怎麼辦?」閔勝柱等三人趕緊站了起來,讓車智妍躲在他們背後;副廳長走到特搜組,連組長都站起來一起擋。

 

  車智妍"深深地明白了,我有多喜歡搜查和案發現場。我想搜查,也想潛伏和調查現場,想給犯人戴上手銬;還有,好想跟蹤~"姐姐:「抽煙也是,戒了之後再抽就更難戒了。」車智妍:「我又說出來了嗎?」姐姐:「我把妳心中默念的東西,用超能力聽到了,可以吧!」車智妍:「那傢伙可是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的人~」姐姐:「妳每天都這麼說。那個叫李玄的傢伙,從美國回到韓國,就瘋狂地跟蹤;他回到美國之後,妳的跟蹤癮又發作。」車智妍:「不是跟蹤,而是監視。」姐姐:「是啊!那就一直監視吧!」車智妍......

 

  車智妍想起去李玄家那天,李玄對她說的:「妳是我的跟蹤狂吧!那就不會在眼前出現了吧?」車智妍回答:「是的,應該不會。」李玄:「那就消失吧!」車智妍不解,李玄:「消失吧!」於是車智妍就被李玄趕出他家~。車智妍:「臉都丟光了,還没說上兩句話;而且没有可以監視的藉口。」 

 

  李玄來到小時候被父親囚禁的地下室,回想起第一次和弟弟李民發現地下室暗鎖,以及進入地下室時李民看到地下室的讚嘆;突然簡訊聲響起,傳訊者"喂!天才少年,還記得我嗎?",李玄點大頭貼看傳訊者,但失憶的他想不起來此人,李玄:「天才少年?天才?天才?」李玄想到小時候拿公事包去警察廳給父親時,那時的刑警把火柴倒了出來,要李玄猜是幾根火柴,李玄只看一眼就說是571根,刑警還要他證明是571根,李玄要他們自己數;之後刑警很開心的告訴李玄,他真的猜對了,就是571根,還問李玄:「你真的是天才嗎?是嗎?」李玄想起了那位刑警的臉~

 

  刑警來電,李玄接起:「是。」刑警:「喂!你記得我嗎?我是楊真碩叔叔,和你爸爸一起......」李玄:「我記得您。」楊真碩:「你記得啊?我是值得你記得的人啊?」李玄:「是啊!因為像個傻瓜一樣。」楊真碩:「咦?」李玄:「但是,您有什麼事情呢?」楊真碩:「我聽說你回韓國了,我想見見你,在哪裡見面比較好呢?在哪裡幾點見面呢?」李玄:「不管是地點還是時間,我不怎麼想見您呢!」楊真碩:「不是我啊!雖然不是重要的事,但有點話想和你說;還有不是很重要的東西,也有點東西想給你。」李玄:「那您覺得那個重要的時候,再給我吧!」楊真碩:「那個~我在李俊英逃獄之後,有私下找過他的行蹤。」李玄:「找到了嗎?」楊真碩:「你說能找到嗎?找到了的話,肯定已經抓起來了吧!」李玄......楊真碩:「但也不是一無所獲。」李玄:「要在哪裡見面呢?」楊真碩:「你要來我家嗎?我發簡訊告訴你我家的地址;或者我去你家也行,要我去嗎?」李玄:「那就九點見吧!請您告訴我地址。」楊真碩:「好吧!你記好啊!正木洞109號。」

 

  楊真碩在家等著李玄到來,順便翻了翻要給李玄的資料,突然門鈴聲響起,楊真碩看看手錶,還没九點:「天才少年來的還真早。」楊真碩起身去開門,門一開:「你是?」穿著黑衣戴著黑帽的男子闖了進去,一刀刺向楊真碩~

 

  李玄依約到楊真碩家,按了門鈴,此時楊真碩還奄奄一息,黑衣男聽到門鈴聲,將屋內電源關掉;李玄拿起手機撥打楊真碩電話,楊真碩手機在家裡響起,李玄發覺有異,悄悄靠進楊家大門想聽屋內情況。李玄轉開楊家大門,走進屋裡只看到楊真碩躺在血泊中,李玄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警察被刀刺傷了,没有意識,流了很多血,被害者是楊真碩刑謷,地址是正木洞109號中道公寓205號。」

 

  李玄按住楊真碩的傷口,楊真碩動了一下,李玄:「您還是清醒的嗎?還能認出我是誰嗎?」楊真碩眨了眨眼,李玄:「是誰這麼做的,是誰?長什麼樣子,您能說明嗎?」楊真碩搖了搖頭,但嘴裡好像想說些什麼,李玄:「您說吧!」没想到楊真碩話還没說出來就斷氣了,李玄:「楊刑警,大叔~」李玄......

 

  李玄察覺到犯人還在屋裡,於是走到書桌前,假裝拿起桌上的資料,犯人拿著刀衝了過來,李玄閃過,但跌倒在地;犯人又揮刀刺向李玄,李玄抓住他的手:「給我看看臉吧!我很不喜歡模糊不清。」兩人在屋裡打了起來,犯人被李玄推倒在地,李玄:「用對話不行嗎?」李玄打開屋裡的電燈,犯人又關掉,兩人又是一陣打鬥,最後犯人跳窗逃走,不過腳也受傷了~

 

  黑衣男逃走時,警車也趕來了;黑衣男:「請您原諒我,我對我自己也是無能為力的。」

 

  李玄打開電燈,觀察屋內情況,想找看看楊真碩要給他的資料,没想到掉到桌下,李玄没看到,李玄自己也没注意到自己的衣服沾上了楊真碩的血;李玄開著車離開正木洞時,警車和救護車剛好來到。

 

  特搜組組員和法醫及鑑識組在楊真碩家搜集各種犯罪證據;孫明佑看著楊真碩屍體:「竟敢對警察下毒手~」賢志秀也來到現場:「已經確認目擊者跟報案的人了嗎?」孫明佑悄悄拭去眼淚:「是,樓下是空的,樓上只住著一位老奶奶,她說什麼都不知道。」孫明佑問崔恩福:「119的錄音檔還没來嗎?」崔恩福:「我馬上確認。」賢志秀問法醫:「死亡時間是什麼時候?博士~」法醫:「推測基本上跟報警的時間吻合,幾乎没有打鬥痕跡,應該在一小時內。正確的死因要做解剖才會知道,但應該是腹部流血引起的死亡。」法醫脫下口罩,原來是住在李玄家隔壁的李俊浩。

 

  閔勝柱和組長在屋外搜集證據;閔勝柱:「唯一的監視器變成這副德性了,前幾天有強盜過來,那時候被打壞,現在也没修復,什麼都没拍到。」組長嘆了一口氣:「這樣啊~」,組長看到附近有台車:「那台車,應該有行車記錄器吧?」閔勝柱看了一下:「好像是吧!」

 

  崔恩福:「晚上九點一分打來的。」孫明佑要崔恩福播放錄音檔,錄音檔"119報案中心;警察被刀刺傷了,没有意識,流了很多血,被害者是楊真碩刑謷,地址是正木洞109號中道公寓205號。";賢志秀聽到聲音......孫明佑:「是我的錯覺嗎?這個聲音怎麼像那個Dave?」崔恩福看著孫明佑,孫明佑:「不是,不知道是David 還是李玄的,不像嗎?」賢志秀......

 

  閔勝柱拿著記憶卡:「行車記錄器的記錄。」崔恩福將記憶卡插進平板電腦,組長開心:「這是我發現的。」崔恩福:「真遺憾,這車停車時間在九點九分;没拍到誰進去,只拍到了人出來。啊!來了~」全部的人看著畫面,孫明佑:「真的是David 那傢伙。」閔勝柱:「不會吧!」孫明佑:「有什麼不會的。」組長放大畫面:「李玄?」賢志秀......。李俊浩出現在他們後面,閔勝柱:「這到底......」孫明佑:「都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天才啊!天才~」李俊浩離開。

 

  車智妍下班,手機響起:「喂!前輩。」孫明佑:「妳知道李玄在哪裡嗎?」車智妍:「我是他媽嗎?我怎麼知道啊?」孫明佑:「行了。他聯絡妳的話,妳馬上告訴我。」車智妍:「什麼事......」孫明佑掛斷電話,車智妍:「什麼啊!」

 

  車智妍到李玄家找他;車智妍想起孫明佑告訴她"妳認識楊真碩班長吧!他被殺了。",車智妍拿起李玄藏在大門附近的備份鑰匙,打開大門進入李玄家。

 

  孫明佑"結果這個案件的嫌疑人,就是李玄那傢伙。"

 

  車智妍在李家四處找不到李玄:「這傢伙去哪裡了啊?」,車智妍只好回家。關上大門時,車智妍:「什麼啊?殺人嫌疑犯是怎麼回事啊?」。車智妍進屋,玩著電視遊樂器的李玄:「回來了啊!」車智妍被嚇得大叫了一聲:「你~怎麼在這啊?」李玄:「為老跟蹤狂準備的驚喜吧!」車智妍把李玄手中的操縱桿丟到一旁:「你這是在做什麼呢?你可是殺人嫌疑犯啊!而且還是殺警察的。但是,你竟敢擅自闖來我家~警察的家。」李玄站了起來:「那妳呢?妳從哪裡回來的呢?」車智妍:「什麼?」車智妍......

 

  車智妍:「是我先問的,我是警察,你是嫌疑犯。」李玄笑:「果然還是去了吧!」車智妍:「是啊!去了,為了抓你。正好,你自投羅網了。」車智妍想拿手銬,李玄從口袋裡掏出手銬:「妳找這個嗎?」車智妍搶回手銬,想將李玄銬上手銬,李玄:「妳覺得真的是我殺的人嗎?」車智妍:「嗯!看起來完全有可能。」李玄:「但是我没殺。」車智妍:「你讓我相信啊!」李玄:「信吧!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殺人,因為~」

 

  李玄想起小時候看過父親在備忘錄上寫的"看來我的兒子,是個怪物。"一事。

 

  李玄:「一般的孩子,都會反抗父母。」車智妍:「說什麼呢?」李玄笑了一下,看著車智妍,車智妍:「我說~我說你幹麼來我這裡,要把我搞瘋了。」李玄:「妳給我添了很多麻煩,今天開始我要給妳添麻煩。」車智妍:「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說麻煩麻煩的。」李玄:「那我就只能說~我能去的地方只有這裡了。」車智妍......

 

  李玄繼續玩他的電視遊樂器,車智妍想打電話也不是,不打電話也不是,最後只能對著李玄:「瘋子~我肯定瘋了;不管了,長思下惡手(圍棋術語:形容雖然思考很久但卻下錯了棋。)。啊!真是......」

 

  閔勝柱在李玄家外面監視;賢志秀打電話給李玄,没有回應。

 

  組長看著目前收集到的資料:「李玄如果真的殺害了楊真碩刑警,作案動機會是什麼呢?」孫明佑:「調查一下,應該會有結果的。」組長......孫明佑趁組長不注意,偷走了他在兇案現場擦拭眼淚的相片。

 

  檢察官:「這個案子怎麼樣?主角是小孩子的案件,有兩位小男孩,就用A和B來稱呼吧!有一天A和B,拿著弓箭玩;但是A呢!開玩笑地用弓箭射了B,可是這箭頭上有金屬,B就死了。審判的時候,A完全瘋了一樣,得到人的同情,而這只是十分明確卻又可憐的事故。」律師甲:「那麼A就得到無罪判決了吧?」檢察官:「是啊!但是,這件事情不久前,有人偶然發現在四下無人的射箭場,A十分熟練的在練習射箭。」律師乙:「那A是故意,有計劃的殺死了朋友嗎?」檢察官:「不知道啊!這就是一個小說裡的故事而已。哈哈哈哈~」大家笑;檢察官:「但跟小說事件相似的事件,真實存在過。一個小孩子不小心殺了朋友,而這起案件被判定為事故。」鄭律師:「但是檢察官您~卻覺得那不是事故吧?」檢察官看著鄭律師:「覺得是一起策畫精密的殺人案。」律師甲:「不會吧!聽說是孩子呢!」檢察官笑:「有意思的是那個孩子~變成了非常優秀的青年,出現在我的面前。」律師丙:「那是誰呢?」檢察官對著鄭律師微笑。

 

  檢察官:「腦出血,真可怕;誰會想到我會成為活死人啊!」鄭律師:「重要的不是肉體而是精神。」檢察官:「是嗎?」鄭律師:「我很好奇,你有什麼要單獨對我說的話?」檢察官:「我有件事情要拜託你,你來做我的肉體吧!」鄭律師......

 

  車智妍"不對,我不是背叛警察機構和我們組,而是密切的監視著殺人嫌疑犯。為了掌握正確的事件,而做出的艱難的選擇。"車智妍自語:「啊!這卑鄙的藉口,不要再說服自己了。不對啊!來的好,本來敵人就應該在身邊的,是吧?」李玄:「敵人?總說是跟蹤狂,現在是敵人了嗎?」車智妍:「我又脫口而出了啊!」車智妍......車智妍:「本來就是這樣的啊!粉絲翻臉是anti飯,就是變成敵人了啊!」李玄點點頭。車智妍:「但是那個~你怎麼知道我的密碼進來的啊?」李玄:「運氣好。就隨便按了幾下就開了。」車智妍收拾貼身衣物:「開玩笑,你要我相信嗎?」車智妍看到箱子裡"李仲民死亡案件"檔案,急忙把貼身衣物放在上面遮住檔案,李玄瞄了一眼;車智妍:「你没偷看偷踫什麼吧?」李玄:「妳也看到了,也得有東西讓我踫吧!我幫幫妳啊!」車智妍把自己小時候的相片也藏起來:「以後没有我的允許,什麼都不要動,也不要像個變態一樣,偷看我的內衣。」李玄:「才不偷看。」

 

  車智妍:「你為什麼要去楊班長家啊?」李玄:「妳應該先問我,是怎麼認識的?才不奇怪。」車智妍:「你就回答吧!」李玄:「小時候就認識的人,我去拜訪的。」車智妍:「就這樣嗎?」李玄:「就這樣。」車智妍:「就算是這樣......你自首會不會更好呢?」李玄:「不會。」車智妍:「啊!真是要瘋了。這事以後將......」車智妍看著桌上的衣服:「這是什麼?」李玄:「剛才穿的衣服,沾到了楊刑警的血。」車智妍:「那~那個衣服呢?」

 

  李玄回想剛進車智妍家大門時,看到隔壁曬的衣服,於是拿了衣服,把鈔票用曬衣夾夾住,李玄:「得說是偷的呢?還是買的呢?」車智妍:「真是要瘋了,殺人嫌疑再加上偷竊。」李玄:「我没殺呢!」車智妍:「如果這一切都是謊話的話,你當天就是被炒掉的,知道吧?」李玄:「知道。」車智妍:「所以,現在打算怎麼辦啊?」李玄笑~

 

  車智妍來到兇案現場;車智妍對看守現場的警察說:「我是特犯組的車智妍警官,想看看現場;我會在這裡待得比較久,您應該累了,可以休息三十分鐘後再回來嗎?」警察:「這樣可以嗎?」車智妍:「因為我有點敏感,自己要集中精力查看現場。結束了,我會聯絡你的。去吧!」警察:「好,知道了。」

 

  李玄進到凶案現場,想起楊真碩說的"雖然不是重要的事,但有點話想和你說;還有不是很重要的東西,也有點東西想給你。我在李俊英逃獄之後,有私下找過他的行蹤。",李玄"那是什麼啊?"。車智妍:「楊班長為什麼叫你來,真的不知道嗎?」李玄:「嗯!」車智妍比著窗戶:「犯人是從這裡跳下去的?」李玄:「嗯!」車智妍:「啊!這個巷子怎麼連個監視器也没有呢?真是要瘋掉了。」

 

  車智妍:「在找什麼嗎?」李玄:「就是看看。」李玄在床底下發現了藥,車智妍:「真的没有看到犯人的臉嗎?」李玄把藥放進自己口袋,然後關掉電燈:「因為黑漆漆的,還戴了帽子和口罩。個子大概 178公分,體格是一般的,還有~」車智妍:「還有?」李玄打開電燈:「完。」車智妍:「啊?就這些啊?」李玄:「如果打架用上中下來表現的話,上,因為跟我差不多的程度。」車智妍:「大話。別說亂七八糟的,說些有幫助的話。」李玄:「就是很平凡的意思啦!没什麼特別的特徵。奇怪的是~楊刑警,完全没有防衛的痕跡。」車智妍:「防衛痕?」李玄點頭:「多次被刺的時候,没有一次要擋下刀。」車智妍:「人的本能,如果刀過來的話,會用手擋住的,因為有生存本能;更何況是刑謷,防衛才是正常的啊!」李玄:「為什麼呢?」李玄聽到了腳步聲,車智妍:「怎麼了?怎麼了?又有什麼奇怪的?」李玄摀住車智妍的嘴巴,關掉電燈,兩人躲進衣櫥。

 

  組長:「突然來到現場,感覺就很陰森啊!」孫明佑:「殺人現場,本來就冤魂多。」孫明佑打開電燈,組長:「不過,為什麼又要來現場啊?」孫明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錯過什麼?」組長:「你認為~李玄真的是兇手嗎?」孫明佑:「看現場這副德性也好,憑感覺也好,不是。但是,真想給他戴上手銬。」組長:「為什麼?」孫明佑:「反正是逃離了現場的人,而且没禮貌,長相也没禮貌,張開嘴更没禮貌,存在本身就是没禮貌的傢伙,没禮貌完全體。」李玄......

 

  組長:「是吧?没禮貌。」孫明佑:「對了,調查了楊班長的電腦,知道發現了什麼嗎?」組長:「發現了什麼?」孫明佑:「文件夾的名字全都是栗耳鵯、朱鷺、雉雞之類的。」組長:「看來他喜歡鳥。」孫明佑笑:「是三級片,三級。」車智妍......組長:「警察能看這種東西嗎?」孫明佑:「警察怎麼了?又不是耶穌也不是菩薩。」組長:「我不看呢!」孫明佑笑:「看也知道;不管怎樣,我不要像你這樣生活。光棍一個,只跟罪犯打交道,一定要~找個女人,可是問題是周圍没有女人。」組長:「不是有車智妍嗎?車智妍。」孫明佑:「她是女人嗎?」組長:「當然了。」孫明佑:「前輩,我覺得前面和後面很不一樣的。」車智妍......孫明佑:「這樣的女人才像個女人。」組長:「審美真獨特,我是比起前後不一樣的人,更喜歡前後一樣,透明的人。」孫明佑笑:「難說,不知道誰的審美更獨特呢!」

 

  兩人繼續搜查現場,衣櫥裡的車智妍看著李玄,突然打了個嗝;組長和孫明佑找尋聲音來源,對看時,孫明佑:「什麼啊!」組長:「不是我。」車智妍又打了個嗝,再打,孫明佑舉起手槍,組長拿著手電筒,走到衣櫥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