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簡介:

  庶子出身的光海君(徐仁國 飾)為成功獲得世子寶座,16年間在廢黜和死亡威脅之間受盡折磨,在充滿血腥味的權力鬥爭中最後成王的充滿曲折的成長故事;以及光海君與父親宣祖 (李成宰 飾)為金佳熙(趙胤熙 飾)形成父子權力爭奪及三角關係的悲傷愛情故事,最後以觀相術作為武器登上王位。

 

 

人物介紹:

光海君(徐仁國 飾)

朝鮮第十五代國王,名號為琿。

克服父王的限制、眾臣的明爭暗鬥,各種權謀,最終成王的世子光海君。

光海雖然表面看上去十分愛玩不懂事,像一個沒有實力的世子,但內心卻無比擔心百姓和國家,是一個十分正直的權謀家,具有雙重性格。

 

宣祖與第一位後宮恭嬪金氏的第二兒子,從不是嫡子也不是長子身份的位置,走過迂迴曲折的路,最後登上君主的位子。

在誰也預料不到的"壬辰倭亂"變數中,光海漁翁得利的獲得世子之位,更以十六年長久的時光堅守著這位置,光海是成功抵抗悲慘命運的王,在位期間不斷與擁有權力的勢力鬥爭的改革性君主。

恭嬪在誕下光海之後,因為產後身體虛弱而香消玉殞,光海雖然是宣祖曾經最寵愛後宮的第二個兒子,而宣祖也曾經比誰都疼惜聰明的光海,但光海被父親寵愛的日子實在非常短。

在光海十歲那一年,宣祖遭遇偶然的刺殺事件;經過這事小光海見識到宣祖的冷酷。這天受到的震驚讓小光海的心裡留下了對父親的極大的恐懼。光海討厭王室,討厭兩班,更討厭堅持身份形式的實利主義者。

壬辰倭亂當時,跟慣性逃離王宮的宣祖相反,光海引導著分化為兩半的朝廷,走遍全國各地鼓勵義兵,收集軍糧等,展示了強勁的領導能力,更積極的收拾因戰亂而堕落的百姓所引起的動亂;因為這樣,所以不斷受到同腹哥哥臨海君和金貴人的牽制。

雖然在這情況裡也堅守著世子之位,但新的中殿仁穆王后最終卻誕下嫡子永昌大君,讓威脅變得更嚴重,在世子之位的期間不停受到謀殺,暗殺的危險。

 

宣祖(李成宰 飾)

韓鮮第十四代國王,朝鮮第一位庶孫出身的王。

承載著觀相家伯景「是絕對成不了王的面相」的預言,在緊迫的形勢下登上王位。

之所以能成為王其實大多歸功於運氣,結果這成為他終身的弱點。

小心謹慎且敏感性格的所有者,時常懷疑有人覬覦王位,也是有被害妄想症的可憐的君王。

跟伯景的預言一樣,全國不斷地經歷旱災與瘟疫,而壬辰倭亂的戰亂更使宣祖的心結發展到極點,妄想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的相引起,而受到困擾的宣祖,甚至開始顯得瘋狂,為了保住龍椅,過份的依靠觀相學教授,而被說服迷上了觀相到瘋狂的程度。

壬辰倭亂時逃亡到明國,對成功收拾倭亂的光海君產生競爭意識,對光海君的猜忌和嫉妒越來越幼稚拙劣,脾氣變化無常。覺得光海威脅著自己,對光海的不信任根深蒂固。

聽說佳熙的面相可以彌補自身不足之處,明知道佳熙是光海的女人也要留在身邊,和兒子成為三角關係的悲劇是咎由自取。

 

金佳熙(趙胤熙 飾)

暗藏秘密的朝鮮閨秀。

同時受到了光海君和宣祖皇帝的追求,捲入了凶險的命運漩渦。

她身處身份等級森嚴的朝鮮社會,當命運被逼到絕路,勇敢地站出來與之抗衡。

 

她是在朝鮮的身份制度社會裡,靠自己的能力開拓命運的女性,擁有著與眾不同命運的她,同時得到光海及宣祖的愛,與光海君一生互相愛護和掛念。

出生於有根基的兩班家庭,是雙胞胎之一,出生當時曾經有一位老僧預言過,男的要救活,女的要死。十歲的那年,雙胞胎哥哥照顧著罹患疫病的她而死去,她卻活過來了,懷著哥哥因為自己死去的自責感;而感到傷痛的時候,她遇見了光海,雖然她感覺到初戀的滋味,但在這事之後,她代替哥哥開始以男子的身份生活。

長大成為才貌兼備的她,偶然在市集上的書店裡遇見了光海,她雖然一眼就認得出光海,但光海卻沒有把女扮男裝的她給認出來,就算是這樣,能夠再次遇見初戀她很開心,也想對光海有所幫助。

可是家裡瞬間突然被捲進逆謀事件,遭受滅門之禍,以為爸爸的死是因為光海的她,對光海變得愛恨交集。

在希望能夠把父親救出來的絕望裡,她得知她的相是能夠輔助宣祖的相,為了救父親,她決定要當上宣祖的後宮而進了王宮......

 

金道致(申成祿 飾)

夢想成為帝王的朝鮮第一觀相家。

出身低下的單純青年,為建立一個不分貴賤的大同世界為人民平等而奮鬥。

但是接連發生的悲劇事件,令他對於這個世界產生了復仇心以及沸騰的慾望。

為了建立自己夢想的世界,最後選擇以不擇手段的方法。

 

雖出身平民之家過著卑賤的生活卻很幸福;即使在村民眾居的阿沙谷爆發疫病,仍留下東奔西走的給了幫助。天生性格剛強而倔強的孩子。對於皇帝屈身親自前來慰問,嘴上嘟嘟嚷嚷,內心卻開心不已。

但這一切只是逢場作戲,皇帝囚禁沒有患上疫病的人,放火燒了整個村子,他趴在被大火燒死的母親和姐姐屍首邊吐血痛哭,而這時向他伸出援手的兩班,正是鄭汝立。

從鄭汝立處習得文字,夢想著世間統一,百姓不分貴賤,與鄭汝立創立"大同契"開闢新天下,內心充滿抱負;還有從鄭汝立那聽說有關能成為王的秘笈"龍顏秘書"~但這就是禍根。

對這個世上的報復心,對皇帝埋恨在心,瞞著鄭汝立,往王室書庫派手下盗取"龍顏秘書"之時,令大同契被發現,成為被謀殺的契機。

因自己的過失導致大同契被抹殺,鄭汝立被殺害,令他內心的恨意增加,因此更想實現老師鄭汝立無法實現的夢,漸漸懷抱著賤民出身能當上王的欲望。

 

貴人金氏(金圭麗飾)

宣祖的第二位後宮。

讓自己的兒子和政治勢力的女兒策略聯姻;為了把信城君和定遠君扶上世子之位總是不安地生活著。用盡所有辦法要把光海從世子之位拉下來,毫不掩飾其陰險手段,只為了把自己的兒子扶上世子之位。

 

作為信城君和定遠君的母后,從第一品貴人中,後來被冊封為正一品仁嬪。為了讓信城君或定遠君能夠升上寶位,內心充滿對政治的野心,是宣祖生平最寵愛的後宮。

十四歲便侍奉在宣祖左右,這以後三年間宣祖並沒有再注意這個女人,日夜期待著重新得到宣祖的寵愛;等到宣祖重新注意自己的那天,為了不失去宣祖,煞費苦心地生活著。

認定臨海和光海的母后恭嬪為對手,對其牽制,恭嬪死後對後宮的牽制更是變本加勵。就像她希望的一樣,宣祖寵愛的是信城君,更想冊封他成為世子,但這時誰也都沒有預料的壬辰倭亂卻爆發了。

充滿母愛的她不能讓兒子去送死,含著眼淚阻止信城君成為世子。戰亂結束,用盡所有辦法要把光海從世子之位拉下來,毫不掩飾其陰險手段,只為把自己的兒子扶上世子之位.......

 

懿仁王后(林志恩飾)

宣祖王后,光海君與臨海君養母。

 

世子嬪柳氏(金希珍飾)

 

仁穆王后(高媛熙 飾)

 

臨海君(朴柱亨飾)

光海君的哥哥。

 

林永信(尹鋒吉飾)

 

朴氏(金賢淑飾)

 

金斗序(趙遠熙飾)

 

李山海(安奭奐飾)

 

鄭澈(朱鎮模飾)

 

劉承(宋民亨飾)

 

洪淑容(池瑞允飾)

 

信城君(元德賢飾)

貴人金氏與宣祖之子。

 

定遠君(朴俊木飾)

貴人金氏與宣祖之子。

 

金公諒(李炳俊飾)

 

許筠(林智圭飾)

 

劉自新(李清飾)

 

朴尚宮(閔松娥 飾)

 

鄭汝立(崔哲浩飾)

 

宋內官(金銘坤飾)

觀相家。

 

高山(李基英飾)

觀相家。

 

白景(李順載飾)

觀相家。

 

 
【劇情來源:劇情網】

第一集:

  古時之人崇拜相面之術,宣祖皇帝面相被天下人認為"毫無帝王相";因為自身面相的因素,宣祖當上皇帝之後心智大變、心胸狹窄,凡是反對他的人都被他暗中秘密殺害,其中包括手無寸鐵的百姓。

 

  百姓們在宣祖的統治下沒有過過好日子,距離皇城不遠的村落有許多百姓餓死,宣祖駕臨村莊視察民情,一些百姓當場指責宣祖沒有好好治理國家,宣祖表面上畢恭畢敬聽取百姓們指責,暗中已經做好決定殺害指責他的百姓。

 

  為了在外人面前樹立明君形象,宣祖當場命令官員回宮之後開放國庫糧倉救濟老百姓,村子裡面的老百姓信以為真,謝過宣祖;宣祖坐著轎子離去,離去之時暗中叮囑武官殺害之前出言不遜的百姓。 其中一個百姓被挖掉眼睛綁入宮中,宣祖殺氣騰騰審視百姓,百姓被挖了眼睛依然沒有求饒,而是繼續指責宣祖殘暴不仁。

 

  宣祖為人殘酷無情,其子光海待人卻是友愛客氣;一天晚上光海在書庫中讀書,兩個身份不明的男人來到書庫尋找物品,光海見兩個男人身份不明,心中警覺盤問兩個男人的身份,兩個男人目露凶光掏出寶劍襲擊光海,光海身手不凡與兩人邊戰邊退。 宣祖聞訊帶著一批武士向書庫趕來,光海在打鬥過程中發現其中一個男人手臂上有三個黑點,男人趁著光海注視黑點拿起一把利器抵住光海,光海受制不敢亂動,宣祖帶著一批武士衝了過來,男人警告宣祖不能再向前一步,否則就當場殺死光海。

 

  雖然男人再三警告,宣祖依然沒有把光海的性命放在心上,眾目睽睽之下從手下人手中奪過弓箭對準男人,光海見父親宣祖不顧他的死活不擔心男人下重手行凶,心中悲痛欲絕險些崩潰,宣祖面不改色注意男人,忽然拉開弓箭一箭射中男人,男人中箭倒在地上,光海平安無事跌坐在地上。

 

  宣祖來到光海身邊沒有過問光海是否受傷,僅是例行公事跟光海說了幾句話轉身就走,光海坐在地上看著父親宣祖離去,心中五味雜陳。

 

  第二天,光海出門幫百姓們看相,其中一個百姓來到光海面前站定,光海打量完百姓的相貌,準確的將百姓的家庭情況說了一遍,百姓見光海說得分毫不差,驚喜交加想讓光海繼續看相,一個女人推開百姓搶著讓光海看相,其他百姓如同潮水一般圍到光海身邊爭先恐後想看相,光海見百姓們個個爭著搶著想看相,心生一計提出免費為所有人看相,雖然免費幫所有人看相,光海希望百姓們能幫他辨識手中紙張的幾個黑點,黑點正是之前潛入宮中殺手手臂上的標誌,光海想從黑點查出幕後元兇的身份,百姓們盯著光海手中的紙張看了半天,沒有一個人說得出是什麼東西。

 

  女扮男裝的金佳熙分開人群來到光海身邊,聲稱知道光海手中的黑點是什麼標誌,光海正想問個明白,一個看相先生怒氣衝天從遠處衝過來想找光海算帳,光海免費替百姓看相影響了看相先生的生意,看相先生怒火中燒想教訓光海。 光海雖然貴為世子,但卻跟普通人一樣被看相先生嚇得屁滾尿流撒腿就跑,金佳熙跟著光海一路狂奔,兩人甩掉看相先生繼續談論黑點標誌,金佳熙猜測幾個黑點是天上星座排列圖,光海更加好奇想調查黑點是什麼星座,金佳熙懷中揣了一本星座手冊,光海想借金佳熙的星座手冊,金佳熙不同意把手冊借給光海。

 

  看相大師高山一直想替皇宮物色一個擁有王妃相貌的女子,金佳熙與光海分別之後在街上行走被高山發現,高山驚如天人看著金佳熙的長相,金佳熙的長相符合相書上的王妃相貌,高山從震驚狀態回過神,想尋找金佳熙,金佳熙已經消失不見,回想看到金佳熙的情景,高山心中直犯嘀咕,王妃相貌應該是女人擁有才對,金佳熙因為扮成男人令高山百思不解。

 

  金佳熙多年前因為哥哥去世才一直扮成男人生活,多年以前,住持和尚再三提醒金佳熙必須扮成男人生活,否則一定會惹來滅頂之災,金佳熙牢記和尚叮囑多年以來從來不敢展露女兒身。

 

  宣祖在王宮中設壇求雨,金佳熙聽從父親的命令到王宮中參加求雨儀式,可能是因為太緊張的原因,金佳熙一不小心弄翻了盛水的大水缸。

 

第二集:

  金佳熙入宮參加求雨儀式,可能是因為太緊張的原因,金佳熙一個不慎撞翻了求雨盛水的水缸,站在旁邊的面相大師高山立即認出了金佳熙,不久之前高山曾在宮外偶遇金佳熙,金佳熙擁有王妃相貌世間罕見,高山迅速拿金佳熙的相貌跟光海對比,兩人的相貌搭配得天衣無縫堪稱絕配。

  雖然金佳熙撞翻了水缸,光海沒有責罵金佳熙,金佳熙手中握有一本天文星座圖,光海非常想借到星座圖,以調查一些事情。求雨儀式結束,金佳熙心神不安險些踩死地上的一隻壁虎,光海眼明手快摟住了金佳熙的腰,金佳熙穩住重心抬腿,沒有踩到在地上爬行的壁虎,光海如釋重負提醒金佳熙險些殺生小動物,金佳熙一臉感激看著光海。光海帶著金佳熙到王宮書庫看書,在看書過程中,光海再次提出借閱天文星座圖。

 

  不久之前,王宮曾經出現陌生男子潛入書庫尋找龍顏秘書,宣祖經過一番調查將懷疑對象鎖定在鄭武官身上;鄭武官在民間私自招兵買馬大有謀反之勢,宣祖派出王宮禁軍出宮捉拿鄭武官。禁軍首領出宮不久,宣祖在一個親信的陪同下,來到存放龍顏秘書的秘室,龍顏秘書保存能當帝王的相貌描寫內容,宣祖當心自己不符合龍顏秘書所寫的帝王相貌,當場點火焚燒龍顏秘書。

 

  光海出宮拜見金佳熙,金佳熙與光海一邊喝酒一邊閒聊,在喝酒過程中金佳熙醉倒,被光海扶到床上睡覺。睡夢中金佳熙夢到小時候跟光海一起玩耍的情景;夢境是月光潔白的晚上,金佳熙與光海坐在石頭上仰望星空,星光點點的星空配上一輪明月滿含詩情畫意。光海年少時期立誓摘下天上的星星給金佳熙,不久之後王宮派人接光海回家,光海四處尋找金佳熙,金佳熙站在一堵牆壁下哭泣,光海面色黯然來到金佳熙身邊,金佳熙含著眼淚看著光海,光海拿出一塊玉石映射天上的星星,以示摘下了星星送給金佳熙。夢醒過後金佳熙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光海沒有發現金佳熙是女兒身,金佳熙手忙腳亂穿上外衣。

 

  相術大師高山約見金佳熙,金佳熙如約而至坐在高山面前;高山不久之前遇到過金佳熙,當時高山提出要與金佳熙好好談談,金佳熙不願意談話,高山只得拆穿金佳熙女扮男裝,金佳熙見高山知道她的真實性別,惶恐不安只得應約跟高山見面。高山多年以來一直在尋覓擁有王妃相貌的女子,金佳熙的相貌正是相書中所指的王妃相貌,金佳熙對於自己的相貌並不了解,雖然高山已經說出金佳熙擁有王妃相貌,金佳熙依然面色平靜沒有一絲喜悅。

 

  多年以來,金父一直叮囑金佳熙女扮男裝,金佳熙不敢違背父親,一直以男兒身自居。對於高山所指的"王妃相貌", 金佳熙沒有任何驚喜的感覺,在民間平平安安生活多年,她更願意一直以平民身份生活。

 

  宣祖派出禁衛軍出宮捉拿鄭武官,鄭武官吩咐忠心耿耿的武士金道致出門辦事;金道致出門不久,禁衛軍上門捉拿鄭武官,鄭武官不甘束手就擒,掏出長劍與禁衛軍一番血戰。禁衛軍人多勢眾處於上風,鄭武官身負重傷性命難保,金道致外出歸來目睹主人鄭武官被敵人包圍,悲痛欲絕持出一支長矛刺死禁軍首領,雖然禁軍首領已死,其餘禁軍卻依然勇猛應戰圍攻金道致。

 

  金道致身手不凡殺死所有禁軍,鄭武官叮囑金道致繼承他的責任,帶領部人開創新王朝,金道致悲憤交加捨不得離開鄭武官,一群禁衛軍殺氣騰騰撲了過來,金道致面對人數眾多的敵人,只得忍痛離開鄭武官;鄭武官被隨後趕來的禁衛軍舉起長矛刺成了蜂窩。臨海被當成棋子無故被捕,光海得知哥哥臨海被捕,悲憤交加不知如何是好。

 

  入夜,光海與金佳熙在樹林外面相遇;金佳熙想避開光海,光海忽然呼喊金佳熙的真名,金佳熙一直使用假名字跟光海來往,光海能喊出金佳熙的真名,說明他早就認出了金佳熙,金佳熙多年以前曾是光海的好伙伴,兩人已經分別多年從來沒有聯絡。光海深情的呼喊令金佳熙悲喜交加,兩人相互對視沒有說話,光海忽然張開手臂摟住了金佳熙。

 

 

第三集:

  大人告訴光海自己是大同契人,並希望以他自己一個人了結盜書事件,光海內心無奈自己不能這麼做。面對自己愛慕的金佳熙,光海緊緊抱住金佳熙呼喊她的名字,兩人相互對視悲喜交加。

 

  光海不顧手下阻攔請求父親饒了哥哥臨海,話音剛落,右相大人覲見呈上大同契意圖謀反的證據天文圖……

  光海快馬加鞭,內心心痛無比焦急出宮。金佳熙逃脫,途中遇上竹島弟子金道致的救助,但是金佳熙為了救父親,決定成為宣祖的後妃。

 

  金佳熙成為後宮一事激怒了金貴人,而欺辱金佳熙。光海見到被欺凌的金佳熙無比憤怒,追問幕後主使者;看到遍體凌傷的金佳熙,光海提議兩人遠走高飛卻被金佳熙遭拒。

 

 

第四集:

  金道致告訴大家,老韓已經死的消息,並吶喊示威重整大同契為師父報仇。面相大師告訴宣祖,金佳熙的面相是普天下最好的,可令國運昌盛之相。

  金佳熙被內禁衛官兵帶走做官婢,光海奮力直追。金道致半路劫囚車救走了金佳熙,可惜金佳熙母親被遇刺而亡。

 

  光海見到父親的所作所為憤怒至極,告訴父親已經做好死的準備,宣祖用箭刺向光海,告訴他自己做決斷,這是天生王相的命運。光海和金道致參加國家面相師考試。

 

 

第五集:

  金道致、光海細致入微分析面相,瞬間宮女在宣祖面前倒下;因事態嚴重,抓起所有考生徹查去過御膳房的可疑人物。

 

  一位宮女挑選出光海,光海差點被宣祖認出;金道致替光海解圍,自告奮勇願以命相抵,用觀相來查出凶手。

 

 

第六集:

  宣祖給光海五天的時間尋找凶手,如果五天後無法證明那麼就廢為庶人。王兄為了光海的事情很煩憂,告知光海已經收買了一個即將處斬的人,並且告訴宣祖此人就是真凶。可是光海並不接受,說道:「怎麼能把大逆之罪強加給無辜的人。」光海需要幫助,於是向王兄借私兵一用。

 

  另一方面,商人都在實行隱密大規模的交易,並且得知長通坊有個身家萬貫的商家。金道致在外偷聽,得知今晚在鷺梁津進行交易;金道致指揮大家今晚要做好埋伏。

 

  光海看到蒙面人射擊沒認出她是金佳熙,奮力追趕她,射掉她的帽子,兩人近身肉搏,光海才看清她是金佳熙,呼喊著她,淚流滿面……

 

  金佳熙只能選擇逃跑……光海袒護逆賊的心激怒了宣祖,下令從今以後不再是宣祖的兒子,不再是這朝鮮的王子,將王子光海廢為庶人。

 

 

第七集:

  光海被貶為庶人,在市集被無知的百姓以刺殺王而憎恨,光海委屈忍痛。

 

  光海和永信隨意找了處簡陋的房子暫且住下,光海讓永信想想法子怎麼樣才能找到金佳熙。

 

  宣祖懷疑信城在狩獵場有看到戴斗笠的人,並且要他如實寫下,這讓信誠有些惶恐。

 

  為非作歹的官兵全城搜索手臂上有大同契紋身,卻被同僚所解圍。光海尋到金佳熙,要金佳熙立即殺了他。

 

 

第八集:

  宣祖深夜探訪光海,發現屋裡藏有女人;光海惶恐聲稱自己寂寞,宣祖大怒即使是廢除也是王子,怎能把卑賤的妓女帶回家。

 

  另一方面,以張秀泰的帳簿和金寶作賭注,金共良和光海的賭局終於進行了,張秀泰的客棧被他的手下包圍,金佳熙被中殿召入宮見面,金佳熙再次遇見高山。

 

 

第九集:

  宣祖對尚膳傾訴,雖然燒掉了龍顏秘書,但沒有把成為聖君的心也一起燒掉,並且認為光海已經觸動了自己的心。

 

  金公涼被逮捕;金佳熙尋找光海,發現光海病入膏肓神智不清,焦急萬分的金佳熙情急之下人工呼吸,光海微微醒來又昏睡。

 

  金佳熙無意發現房間裡掛著神秘之畫,原來是用於毒死人的毒金屬,光海因此中了暗箭。金佳熙煮了碗粥送給光海,光海調皮藉機將金佳熙拉到自己的身上,兩人相擁而笑。

 

 

第十集:

  光海解救盲人老頭,卻好奇著明明是盲人,但卻可以只憑聲音就能觀相;盲人告誡光海他的敵人是主上,只有活到最後,朝鮮才能解開災難。

 

  光海回到宮中向宣祖認錯,文武百官向主上求情讓光海復位。

 

  光海對天發誓為了改革將忍耐一切痛苦。另一方面,淑容娘娘的死因查明,醫館畏罪自盡。

 

 

第十一集:

  王兄揮刀向光海砍去,金佳熙射箭刺傷王兄手臂,光海拉著金佳熙的手迅速逃離。王兄不罷休,命令繼續尋找。

 

  金佳熙不解,平日裡如此友愛的兄弟兩人,卻互相殺害。

 

  金道致路過看到光海金佳熙相擁而生氣,金佳熙極力解釋,發生口角。另一方面,臨海君和光海君關係更加破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第十二集:

  宣祖接到密詔,朝鮮軍被日軍攻陷全軍覆沒;光海不敢相信短短兩個小時就全軍覆沒。

 

  宣祖決定在處罰大臣前先拿出對策;宣祖認為拯救朝鮮,暴雨還是先躲為妙。宣祖決定搬遷,各大臣們聚集一起商議。

 

  金道致得知王搬遷,覺得寒心。光海面聖苦苦相求,指責父親怎麼能因為倭寇進犯就棄百姓而去。光海不死心決定向父親要世子之位,想留在王宮裡死守到底。

 

 

第十三集:

  金道致前來搭救,光海懷疑金道致的動機;經過一番詢問,金道致計謀成功,取得了光海和宣祖的認可。

 

  天一亮,宣祖在大殿正式宣告光海為世子。金貴人為保命,也不想信誠君當世子,極力向宣祖推薦臨海君為世子。

 

  十萬的倭寇從南邊打過來,百姓們都落荒而逃。為救王兄,光海拼死和倭寇抵抗;不幸,光海中槍了。

 

 

第十四集:

  光海身受重傷睡了很久終於清醒,金佳熙這才安心。

 

  經過很久的戰爭,終於奪回了平壤城。光海試探了將領為人,決定將他最棒的義兵給將領率領,攻打延安城,誓死奪下延安城。

 

  宣祖認為自己是個棄都逃亡,害整個國家陷入戰亂的多罪之王,決定立刻召世子光海正式傳位。

 

 

第十五集:

  光海決定用義兵的方式混入明國救全城百姓,並將玷污了朝鮮百姓的倭寇們全部殲滅。

 

  光海冒充張壽太的人混入都城;金佳熙得知了金道致狼子野心。

 

 

第十六集:

  戰亂結束一年後,宣祖神志不清語無倫次。光海的世子之位被宣祖駁回,明國以光海不是長子而不給世子認證。

 

  百姓們感謝光海,將宣祖晾到一邊;宣祖這才意識到自己被百姓拋棄了。光海迎接義兵,受到大家的愛戴擁護,把酒言歡。

 

  宣祖嫉妒之心決絕了光海的提議。

 

 

第十七集:

  金道致五花大綁義兵,只為誣陷光海謀逆造反;光海提出徹底調查金道致。

 

  金佳熙為了守護光海,再一次冒險入宮。

 

  金佳熙拒絕了給宣祖侍寢,而是幫助宣祖得到百姓的民心。

 

 

第十八集:

  宣祖向金佳熙訴說想法,金佳熙惶恐。

 

  金貴人帶著藥果見宣祖陛下,告訴宣祖過兩天是中殿娘娘的祭日,宣祖吃了一口味道還不錯給了金佳熙一塊品嘗,金貴人受到了陛下的冷落。

 

  金佳熙和光海見面,光海向金佳熙求證許筠說的話。

 

  三更半夜,有人暗殺宣祖,金道致前來救駕。

 

 

第十九集:

  光海發現是鴻門宴,陷入了陷阱,勸宣祖趕快離開,貴國將軍很氣憤斥責宣祖一定要給個說法。

 

  金道致抓住了女真族,逼問為何要殺害宣祖?為了存活說出了原由。

 

  宣祖問金佳熙,光海是個怎麼樣的人?金佳熙很吃驚,反問宣祖為何問這個,宣祖遲疑了半天還是無法說出口。

 

  金佳熙生病,宣祖焦急萬分;光海聽說金佳熙病危,心中無比擔心,但由於身份不能前去探望。

 

 

第二十集:

  宣祖看到光海和金佳熙在一起,頗為憤怒;宣祖告訴金道致,光海和金佳熙從小就是朋友。

 

  金佳熙斥責金道致,"即使那夢想扭曲變成了野心,至少以為你是個人。";金道致反而覺得變的人是她。另外光海知道金道致也是大同契的契住……

 

  群臣希望宣祖重新選中殿,金道致找到了中殿替代者。

 

 

第二十一集:

  即將成為國母之人遭遇了變故,宣祖很是氣憤,決定聽信金道致另擇中殿;光海對於此事非常不解,怎可能一夜就暴斃而死。

 

  尚膳大人認為絕不是因為面相而死,而是被人所殺,懷疑金道致最為可疑,只是沒有確鑿的證據。

 

  金道致給了新中殿娘娘同房日誌,告訴她需處處小心提防金貴人……;中殿娘娘刁難金佳熙,嬪宮特此前去解圍。

 

  尚膳大人為引真凶,拿出龍顏秘書當誘餌;因此尚膳大人遭殺害,金道致落網……

 

 

第二十二集:

  金道致臨死說了真話~永不效忠宣祖,宣祖憤恨下令天亮處斬。尚膳臨終前請求原諒,但由於傷勢過重最終還是去世了。

 

  中殿娘娘解救了金道致。金佳熙受人之託將最重要的龍顏秘書交給了光海,希望用這本書創造自己的天下也是尚膳的願望。

 

  中殿娘娘告訴領相大人,找到了廢掉世子的關鍵性證據。宣祖下令將謀反士兵進行刑求,手段殘酷。

 

  另一方面金道致報仇心切,將女真族送到宣祖面前,報復世子謀反一說。

 

 

大結局:

  請求宣祖放了光海世子卻無果,前來的衛兵帶走光海世子。

 

  光海無意間得到龍顏秘書,讓宣祖大怒,驅逐光海出宮;光海告訴宣祖會遵照父王的意思離開王宮,但離開之前還是要告訴宣祖:「父王該迷戀的並非王的面孔而是百姓。」

 

  另一方面金佳熙為了保護光海,下定決心毒死宣祖,並且自己也跟著同死。

 

  大妃娘娘與金道致勾結,被光海找到了證據;光海巧妙的計策引誘金道致,金道致最後自刎在光海面前。

 

  臣民百姓安居樂業,光海成為了朝鮮萬眾愛戴的第十五代君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