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允智拿起杯子砸向男人,男人勒住她的脖子,把她壓在牆上:「是誰的電話?」

 

  車智妍趕到河允智家,河允智已經昏倒在地上,男人笑;車智妍見狀舉起手槍指著男人:「把手舉起來。」男人笑著把手舉起來。

 

  車智妍:「按照約定向你報告,抓到犯人了;托你的福,避免了第三件殺人案。犯人出乎意料~,不對,是在你意料之中吧!犯人是......」

 

  車智妍:「楊勝勛理事,日尚集團四男一女中的老四,這是只能在電視劇裡看到的財閥第二代啊!祖父是自選國會議員楊正根議員;楊勝勛先生,正在中國公司學習經營學,高中的時候當過賽艇選手啊!賽艇指的是那種小船,對吧?」楊勝勛點點頭,車智妍:「和搜查機關也很有緣啊!有過幾起暴行傷害,以及違反交通法的起訴記錄。」楊勝勛:「準確來說是推遲起訴,對吧!」車智妍:「就是說啊!法律對楊勝勛先生意外地寬容呢!」楊勝勛:「法律對我寬容,而我~對女人和孩子寬容,所以我才特別照顧,不行使緘默權,這樣回答妳。」車智妍:「你說對女人寬容,可你卻對河允智小姐施加暴力。」楊勝勛:「再怎麼寬容也要防衛吧!對方先動手,我正當防衛;我承認有點過份了。話說認識的人之間,相互施加暴力,正確來說是防衛過度;區區這些小事,有必要讓我坐在這裡,聽我的履歷嗎?是民眾調查嗎?」

 

  李玄在另一個房間看著楊勝勛:「這個傢伙。」李玄想起弟弟李民,李玄:「不是民。」

 

  組長:「這麼厚臉皮,要他坦白大概是不可能了。」賢志秀:「要搜集證據,如果他真的是犯人,應該像前兩次犯案的時候一樣,持有假名手機和毒品。」孫明佑:「現在正在河允智家裡面及窗外的小巷子進行地毯式搜索;智妍和河允智通話後,十分鐘之內我們就出動了,所以藏也藏不到哪裡去,會找到的。」李玄:「這意思是......」孫明佑大叫:「我的媽呀!你怎麼會在這裡?」組長:「你哪位啊?」李玄:「David 。你跟犯人預告我要去抓你了,這樣嗎?」組長:「正確來說是給預計的第三個被害人河允智小姐打了電話,也正因如此,被害人才活了下來。」李玄:「正因如此,犯人也活了下來。」組長:「那個是~」李玄:「白痴蠢蛋。」組長:「什麼?說誰啊?」孫明佑和崔恩福異口同聲:「我們啊!」組長:「什麼?」孫明佑:「我說這傢伙是在罵我們。」李玄:「啊!請不要誤會,我說的是我自己,我忽略了你們,尤其是那個女人有多蠢;我罵的是没提前告訴你們的我自己,所以不必在意。」賢志秀:「李教授~」孫明佑:「鬼才信你罵的是自己。把這個叫什麼Dave的傢伙,給我拖出去,居然敢擺張臭臉瞎扯,胡說八道。」崔恩福:「是David ,David。 」組長說先冷靜一下,賢志秀:「大家都停下,專心看審問;李教授你~」李玄:「我就安安靜靜參觀,既然為搜查做出了貢獻,這點資格還是有的吧!我很好奇,是個什麼樣的傢伙。」賢志秀:「只能安靜參觀。」孫明佑:「哎呀!企劃官啊!」李玄笑著退後,靠到牆角觀看。

 

  閔勝柱:「那個~醫生,河允智小姐怎麼樣了?没有生命危險吧?」醫生:「没有,只是皮膚表面受了點傷,雖然還要進行詳細的檢查,但除了臉部以外,其他部位没有骨折或者擦傷。」閔勝柱:「太好了。那什麼時候,可以進行陳述呢?」

 

  一名男子穿著醫生服出現在河允智病房;河允智醒來後,看到男子驚訝。要去河允智病房的閔勝柱,在走道上與男子擦身而過;男子笑了一下,閔勝柱......

 

  護士:「這位患者在找警察呢!」閔勝柱說是嗎?然後進入病房;閔勝柱:「妳說不進行陳述嗎?」河允智:「是我先打他,才會發生這種事,所以没什麼說不說的。」閔勝柱:「那是因為感受到威脅才這樣的吧!接到車智妍警官的電話,聽到關於送紫色花束的男人的消息後~」河允智:「那花~是我買的。」閔勝柱:「可打電話給妳的時候~」河允智:「我說是我買的。」閔勝柱:「有誰來過了嗎?」河允智看了閔勝柱一眼,閔勝柱:「有人來過了,對吧?」河允智搖頭,閔勝柱想到走道上擦身而過的男子,急忙跑了出去。

 

  楊勝勛看著二名被害人的相片:「好像見過,又好像没見過。」車智妍:「在這狹小的大韓民國國土上,真的没人目擊楊勝勛先生曾和這兩人待在一起嗎?」楊勝勛笑:「請您先把目擊者帶來吧!五月八日那天,我做什麼了,我得跟秘書確認一下才知道;早餐吃了什麼,我都可能不記得了。」車智妍:「非常了解用於暗號的手旗信號,認識這些被害人;不僅如此,楊勝勛先生還出現在這個暗號所指的地方,發生這種事的機率有多大呢?」楊勝勛:「曾經坐過船,偶然在那個地方,我就是連環殺人犯,這完全是目標調查啊!污蔑好人的目標調查,是不是?」另一個房間裡的李玄:「真是看不下去了。」李玄走出房間。

 

  走出去的李玄從某位警察的桌子上拿走眼鏡戴上;再從另一位警察桌上拿了支筆,放在耳朵上,覺得誇張,放回另一名警察桌上。李玄多拿了幾個檔案夾,跟經過的女警:「請問,可以借一下咖啡嗎?」女警:「哪有借咖啡的......」轉身看到李玄,馬上遞上咖啡:「還有什麼需要的嗎?」李玄端走了三杯咖啡。

 

  李玄端著咖啡走進審問室,向車智妍說:「這是您要的資料。這個~喝一口解解渴吧!」李玄故意把資料弄到地上:「對不起。」楊勝勛不耐煩,李玄蹲下去撿資料,又故意撞到桌子。

 

  組長:「David 那傢伙,為什麼在裡面?」崔恩福:「David 嗎?不過,說會對男性調查官保持沈默的。」組長:「那得抓出來吧?」孫明佑:「不,我們看一看吧!被抓出來之前,會不會被趕出來。」四人仔細看著審問室。

 

  李玄整理撿起來的資料,楊勝勛看著手錶;李玄:「您好,我是相當於特犯組見習生的李玄。」楊勝勛:「挺可愛,不愧是見習生。」李玄笑的很甜:「謝謝!」車智妍......李玄:「企劃官說要我幫忙展示資料,要是可以的話,我能坐一會嗎?不可以的話,就說不可以也行。」楊勝勛:「没事,坐吧!」李玄說謝謝,然後拉著椅子到桌邊坐下。

 

  李玄:「那麼,不好意思,先來看這個吧!可以吧?」車智妍:「嗯!可以,你來試試吧!見習生~」車智妍大力的拍李玄肩膀。

 

  李玄拿出幾張相片,擺在楊勝勛面前:「這些人,有被推定為楊勝勛殺過的人,看完之後,要是有你殺過的人,就告訴我們吧!當然你也有權保持緘默。」楊勝勛笑:「知道了,要是有我殺過的人,我會告訴你的;我不會保持沈默的。」李玄滿意地笑了笑,繼續擺放相片,楊勝勛看著相片,表情變得嚴肅,李玄觀察他的表情;李玄繼續擺放相片,楊勝勛:「好可愛。」李玄笑,再擺一張,楊勝勛立起身子仔細看著相片,車智妍及另一個房間的四個人注視楊勝勛的舉動;楊勝勛嚴肅地看著李玄,李玄笑,楊勝勛靠到椅背上,李玄:「是這女人吧!」楊勝勛:「是的,就是這個女人。」車智妍想起來李玄說過的話"犯人雖然殺了很多女人,但腦海中是在重複殺死同一個女人。"楊勝勛:「把這些拿走吧!看這些已經死掉的女人,覺得不是很舒服。」李玄:「是啊!好的。」李玄把相片收起來,但故意遺落那個女人的相片,李玄把它再收起,然後整理,卻又讓相片掉了下來,李玄:「怎麼回事啊!這是~」李玄把相片推到楊勝勛面前:「這張照片的主人姜智善,好像有話要說呢!」

 

  楊勝勛想起以前和姜智善在一起的時光:「我過去的戀愛史,也都得說出來嗎?」李玄:「不是這樣的,你也知道姜智善被殺害了。」車智妍:「犯人卻還没有被抓到。」楊勝勛:「都是怪你們無能的偵查機關。」李玄:「砰!你被甩掉了吧!」楊勝勛不高興:「什麼?」李玄:「在殺害姜智善之前,你應該是被甩了吧!為什麼被甩了呢?被甩得那麼痛嗎?所以想殺掉她嗎?」楊勝勛:「說什麼呢?」楊勝勛嘆了一口氣,李玄:「是不想回答嗎?當然你有權保持沈默。」楊勝勛......李玄:「這只是我的假設。」車智妍:「你這個假設很好。」

 

  李玄:「是位很睿智的女人,所以看出來了;知道了自己交往的男人,是有缺陷的,所以就把你甩掉了。結果男人忍不住怒氣,把女人殺害了;運氣也太差了,一開始就選錯了男人。」楊勝勛把身子轉向,面對李玄:「你胡說的吧!」李玄:「這就是分手殺人,不過,男人為什麼會因為被甩掉就把女方殺掉了呢?答案就是自卑感。看一下你的家族史吧!您的父親楊社長是出名的花花公子,傳聞說還在喜歡比自己女兒還小的女人們,按照推理的話,兄弟們應該都是同父異母。不過,其他兄弟們都是韓國公司的高階主管,但只有楊勝勛你~在中國分公司,很奇怪吧!理由只有二個,要嘛是特別出眾,要嘛就是特別差;我覺得應該是後者,在家裡排名應該很低,而且應該是永遠無法追上的,因為已經被淘汰了。那該怎麼辦呢?要提高中國分公司的業績,而且~」

 

  李玄走到楊勝勛身邊,大力的把資料放在桌上:「要做個大事業,讓別人知道自己也很出色,得到爸爸和兄弟們的承認;但業績非常差,所以不合理的投資、能力不足、公司赤字,這都給你帶來了很大的壓力吧!連續殺人案的引發,一般是需要這種壓力的,真是典型且俗套的劇情。楊勝勛~所以就很想你的母親,長得像母親的姜智善。想起了殺掉姜智善時的快感,那種擁有她的錯覺,所以才會反覆殺害身體上來說,比你柔弱的女人們,你感受到了優越感,就像在外面受欺負,回家之後就變成暴君的家長一樣。優越感是來自於自卑感。」楊勝勛氣得大拍桌子:「胡說八道。」車智妍和另一個房間的四個人都嚇了一跳。

 

  楊勝勛盯著李玄,李玄:「我好奇的就是這一點。完美的殺人手法,是怎麼做到的呢?楊勝勛你~可是没有這種能力的。是誰幫了你?是誰教你的?是怎麼確定犯罪對象,完成事前堪察,做好準備,並且抹去了現場證據,肯定是有人教你,指使你這麼做的。要是比喻成黑社會的話,你就是行動隊長;你身後有個真正的老大,你的水準只是小學生水準,但你自認為自己很優越;承認我吧!說我很厲害吧!來抓我看看吧!這種幼兒程度的優越感,還是回家滿足吧!和你爸爸、你哥哥們說吧!坦率地讓我對你這種人,絲毫没有關心;關心的不是像你這樣微不足道的人,而是真正的殺人者。」車智妍~,李玄把手放在楊勝勛肩上:「所以老實講吧!要是說出你背後的人,誰知道呢?可能會放你一馬。你要怎麼辦?是誰?你背後是誰?是誰操控了你?」楊勝勛氣得站了起來,面對李玄大叫:「我背後没有人,我背後没有人任何人,都是我。」此時審問室的門被打開,醫院裡的那名男子走了進來。

 

  男子:「到此為止吧!」另一間房裡的四個人大喊:「啊!」四個人對案情快要水落石出卻被阻止感到氣憤及不甘。

 

  車智妍:「你說了身後没有人,都是我,是吧?就是說,都是你自己做的,是嗎?」楊勝勛坐了下來:「鄭律師,我可以回答嗎?」鄭律師把手放在楊勝勛肩上:「坦率地講就可以了。」鄭律師的手指動了一下,李玄注意到了。楊勝勛:「我身後没有人,也不是我做的;如果是我做過的事情,我肯定會坦白的,是這個意思。」車智妍搖頭:「肯定不是這樣的,前後都對不上;剛才分明是說~」楊勝勛:「我約好要去醫院,我得走了;我在接受心理治療。」車智妍看了律師一眼,楊勝勛:「那麼~還有話要說嗎?」車智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另一間房的四人也無奈地嘆氣,此時孫明佑的手機響起,四人全嚇了一跳。孫明佑:「河允智錄完口供了嗎?」閔勝柱:「她說不會報案的,就當事情没有發生。」孫明佑:「為什麼啊?」閔勝柱:「原因也没有說明,也不能說服她;暴行罪是未經受害人同意,不能處罰的犯罪(詳註1),這樣的話又不能起訴。要是按照傷害罪,肯定判得很輕。」組長扼腕。

註1:反意思不罰罪:被害者不想讓加害者受到處罰,就可以免除處罰的犯罪。

 

  賢志秀在辦公室裡嘆氣,組長和鄭律師走了進來。鄭律師:「連環殺人犯,這也太嚴重了吧!而且,連一點直接證據都没有,都是一些假設而已。」賢志秀:「這是進行了合理的懷疑。」鄭律師:「是嗎?刑事訴訟法307條,事情的判斷要依據證據,妳也知道吧?」賢志秀笑:「我能不知道嗎?所以在搜集證據。」鄭律師:「等搜集完了,我們再見吧!但是在那之前,傳喚我的當事人,或者在輿論傳播虛假消息的話,我會採取強硬措施的。你們是特犯組吧?聽說是task force組,也就是說不是正式部門,而是隨時都會解散的部門,是吧?我也不想你們輕易被解散。」組長:「不好意思,我覺得你是在威脅。」鄭律師:「啊~是嗎?我會注意的。但是没辦法,這就是我的職業。」

 

  鄭律師拿起桌上的資料:「這就是問題的暗號嗎?」組長搶了過來:「這是證物,不要隨便......」鄭律師:「是座標啊!對吧?」組長嚇了一跳,鄭律師:「如果解開這個的話,我也是嫌疑犯嗎?」鄭律師笑~

 

  李玄在化粧室洗手,楊勝勛來到他的身邊洗手:「那個女人是我殺的。」李玄:「我知道。」楊勝勛:「剛才那麼囂張,結果一點證據都没有,不是嗎?拿出證據,把我抓進去吧!」李玄......楊勝勛:「不過,你們時間不多了,我馬上就要出國了,要是到那時候還抓不到我,我就會把你抓起來。」楊勝勛對李玄講了一些外語,李玄:「我說過,對你不感興趣。」楊勝勛:「我也說過,背後没有人。」李玄:「不!有~你是連你背後是誰?是誰在玩弄你,都不知道吧?我對你很失望。」李玄原要離開,又停住腳轉身:「有一點我承認,就是你看畫的眼光。」楊勝勛:「什麼畫啊?」李玄:「果然,那幅畫也是在無意之間畫的啊!這一點我相信,你什麼都不知道。」楊勝勛笑:「啊~啊~那幅畫啊!我總是給別人送畫,所以有些混淆了。怎麼,你很喜歡那幅畫嗎?那麼宰了你之後,我就弄一幅那個畫,幫你掛起來。」李玄:「隨你便。」李玄離開。

 

  鄭律師講電話:「叔叔也去嗎?當然,家人們都聚在一起呢!當然得去了。是,我不會遲到的。是,爸!」李玄和講完電話的鄭律師對看了一眼~

 

  組長:「終究還是得拿到證據啊!」孫明佑:「拿到就行,是吧?天底下,没有哪個案子會不留下證據,不過,時間的長短就不好說了。喂!Dave~」崔恩福:「都說了,不是Dave啊!」李玄停下腳步,孫明佑:「雖然剛才亂闖審問室的事情不可原諒,不過,你還是讓他差點招供了,没能擋住律師,是我們的失策。」李玄:「你們能知道,那可真是萬幸呢!車智妍,我們談談~」

 

  車智妍:「電腦嗎?突然要電腦做什麼啊?」李玄:「我要發個郵件。啊!我還得再看一次,第一輪和第二輪的驗屍報告。」車智妍把資料給李玄,順便登入電腦。李玄坐了下來,車智妍:「你可不能亂看哦!」李玄:「讓我看,我也没法看,因為這桌面太亂了。」車智妍......

 

  車智妍:「話說回來,實在是太可惜了;幾乎就是招供了呢!」李玄:「唯一的一次機會呢!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車智妍:「為什麼啊?說不定還有機會呢?動了他的自尊心之後,他就招了啊!要是再試一次......」李玄:「他不會上兩次當的,而且他馬上就要出國了。」車智妍:「我要對他申請限制出境令。」李玄笑:「真的能申請得下來嗎?」車智妍:「我真是要瘋了。假名手機和毒品之類的證物都消失了,河允智也拒絕供述,到底是想怎樣啊?」李玄:「肯定抓不到他的。」車智妍:「我會抓到他的。」李玄:「他不會坦白的,證據也很難找,就算找到了,律師也不好對付;他透露過自己在接受精神治療了吧!他這就是為了以防萬一。」車智妍:「難道說~萬一他被捕了,就想把他說成什麼身心脆弱或者有精神病嗎?」李玄點頭:「就算奇蹟般地以間接證據,提出了起訴,最後在法庭審查中獲勝,他的刑期又能是多少呢?他的父親擁有金錢和權力,他肯定會從法官和檢察官的人選上下手,而且會找有前官禮遇的律師去做辯護(詳註2),就算他承認殺了人,也會因為身心脆弱,最後也就只判個幾年的徒刑。他在庭審過程中會因病被保釋出來,庭審後會因為健康突然惡化,而停止執行刑罰;然後會在VVIP病房裡過著舒服的生活。」車智妍:「那你要我怎麼辦啊?」李玄:「就是告訴妳,抓不住啊!抓住了也是白抓。」車智妍:「所以要我坐視不管嗎?」李玄:「要是不坐視不管呢?」車智妍:「只要能做到,我很想親手幹掉他。」李玄:「要不,真這麼辦啊!」車智妍:「什麼?」

註2:前官禮遇:曾任高位的法官或檢察官的人,改行做律師時,審判部對其辯護的第一件案子,做對其有利的判決。

 

  楊勝勛:「我會特別以更加完美的方法殺掉你的。」李玄想起楊勝勛對他講的話~

 

  李玄將郵件發送出去後,站了起來;車智妍:「什麼叫"要不,真這麼辦啊"?」李玄:「要不要我先~幫妳殺掉他啊!」車智妍......

 

  小時候的李玄來到教堂禱告,小時候的車智妍躲在一旁偷看。李玄走進告解室,車智妍走進了告解室裡神父的房間偷聽。

 

  李玄:「我爸爸死了,但是......殺死爸爸的人,其實是我。」車智妍聞言驚訝,她透過告解室的洞望向李玄,李玄發現了她,車智妍......

 

  車智妍來到法醫處,法醫告訴她,再次審視報告還是没有進展。離開法醫處的車智妍,想起李玄說的幫她殺掉他,車智妍回答李玄:「隨你便。啊~要記得在殺之前,把地點和時間提前告訴我;我會守在那裡,然後把你逮捕的。哇!這可是一箭雙鵰啊!超級棒的;我肯定能破格升職的。」李玄笑:「知道了,我會聯絡妳的。不過,在那之前,妳不要聯絡我。」車智妍:「為什麼啊?」李玄:「我已經對這件案子不感興趣了,從今天起,我將徹底謝絕妳的協助請求。別再動不動,就把妳那張臉伸到我面前來。」

 

  車智妍自語:「那他呢?幹嗎總在人家的夢裡露臉啊?都未得到人家的許可。」

 

  警察廳副廳長姜碩周:「就憑這點間接證據,申請什麼搜查令啊!就因為這樣,檢方才笑話我們警方啊!」賢志秀:「以前可僅憑連這些都不如的間接證據,就批下了搜查令啊!現在這種情況,才是個不像話的特殊情況呢!」組長:「通信調查、没收搜查,甚至連出境限制令都申請不下來呢!這樣還怎麼查案啊!這是不可能的啊!」副廳長:「所以你們得把證據拿過來,不用多不用少,一個就行;拿一個像樣的過來啊!」組長:「所有的道路都封死了,還要我們找回家的路啊!」副廳長:「這就是能力哦!」組長:「如果嫌疑人是個没背景没有錢的小市民,搜查令申請也會被駁回嗎?說不定會進行拘留調查呢!」

 

  車智妍:「遺屬也對楊勝勛一無所知。」閔勝柱:「没見到河允智,因為是VIP病房,不能進出;而且没有搜查令。」孫明佑拍閔勝柱的肩:「這也没辦法,拼命走訪盤查,翻閱監視器畫面,怎麼也得找到證據。有没有剩下的內褲,給我~」閔勝柱:「啊~你就抽空回家一趟吧!」崔恩福:「啊!我有條剩下的,但不要借給你。要嘛去便利商店買,要嘛去洗手間洗吧!」車智妍:「髒死了,翻過來穿吧!」孫明佑:「死ㄚ頭,妳最髒,最髒,最髒。」車智妍:「你管我。不過,假名手機和毒品,怎麼就查不出來呢?」閔勝柱:「就是啊!怎麼會没有呢?難道~楊勝勛不是兇手嗎?」孫明佑:「是兇手。累積了眾多搜查經驗的我的細胞說對呢!正是感覺,這就是科學。」

 

  組長:「很抱歉,轉告你們悲哀的消息,正如我們所想到的~外壓,即嚴重的搜查妨礙,這一難關擺在了我們的面前;對付權力的時候,總是伴隨著這種逆境和苦難,一句話~我們的前方是荊棘路。不過,真相就像油,總有一天會浮出水面的,為了那個真相,我們要穿上正義和熱情的外衣,一步一步前進。今後~」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組長......

 

  車智妍來到李玄下榻的飯店門口,打電話給李玄;李玄想著楊勝勛那天的話~楊勝勛氣急敗壞大喊"没有那些人,我背後什麼人都没有。"及楊勝勛平和地說"什麼畫?"。李玄:「楊勝勛什麼都不知道,那麼寄送郵件給我的人,是誰呢?真是李俊英嗎?還是~民?如果不是這二人的話......」回過神來的李玄,聽到了手機響,一看是車智妍,李玄把電話切掉。李玄:「車智妍,那個女人~」門鈴響起~

 

  李玄打開門一看~是車智妍,車智妍對他笑,李玄將門關上,没想到車智妍用腳擋住:「啊!等等,我們談談。跟我談談~」李玄按住她的頭不讓她進屋裡,車智妍:「真是的,敢踫我哪裡啊?」車智妍硬是闖進李玄屋內:「電話不接,簡訊不回。」車智妍看著李玄的表情:「不是故意闖進來的。」李玄:「把頭轉過去。」車智妍不解,李玄:「轉過去;我不要看到妳的臉,看見妳的臉就煩。」車智妍:「臉?」李玄用手把車智妍的臉轉側面,車智妍:「我的臉怎麼了?一看見就煩?」李玄:「叫我來韓國的電子郵件,妳還記得嗎?有可能是發送那個郵件的人有好幾個,妳也是其中一個。」車智妍看著李玄:「我嗎?」李玄把她的臉再轉回去:「而且是裡面吊車尾的,是可能性最低的;我最没興趣的,最不想解的謎題。」車智妍:「出生到現在,我還是第一次當吊車尾的。」

 

  車智妍:「那個~楊勝勛,他後天就要出國了;我們已經做了我們能力所及的事情。但是現在搜查令一個也下不來,第三個被害人河允智進入VIP病棟以後,都没有辦法靠近她;盤問被害人的熟人和家屬,也問不出東西;假名手機和毒品也憑空消失了。只要有時間,我們一定能找出東西,但是我們没有時間。」李玄没回答,只是盯著車智妍,車智妍:「只能這樣求你幫忙的我,我該是有多懊惱啊,你肯定是想像不到。唉!但是用正當的方法,已經無路可走了;雖然神没有給你人格這種東西,但是給你智慧了,不是嗎?」李玄:「就給了智慧嗎?」車智妍想了一下:「還有泰然自若,不管非法、偏法的那種厚臉皮......」看到李玄的表情,車智妍:「泰然自若也挺不錯的。所以~」李玄:「所以妳的結論是~妳想要的到底是什麼?」車智妍:「就算不擇手段,我也想抓到他,像楊勝勛這樣的傢伙,不能夾在行走於明亮街道的人們中間,他這樣的人需要從社會和世界隔離開來。」李玄笑:「隔離啊!很好,我就幫妳隔離掉他吧!但是妳要拿到想要的東西,就要付出相對的代價。」車智妍:「代價嗎?」李玄點頭:「妳也要償還我幫妳的人情。」車智妍:「人情嗎?就用特別感謝你的心情償還給你,不行嗎?」李玄搖頭:「我是一定要讓人償還人情的。」車智妍:「我知道了,償還就行了,可以了吧!」李玄:「那我們走吧!」車智妍:「去哪?」李玄:「去找消失的證據。」

 

  車智妍:「不是,怎麼來美術館找證據呢?」李玄:「因為要先見到河允智,妳不是說進不去VIP病棟嗎?」車智妍:「是這樣没錯。」車智妍的簡訊聲響起,車智妍看簡訊,是北京公安傳來的,車智妍:「這是什麼?是中文啊!是詐騙電話嗎?」

 

  羅峰勝邊走邊唸:「鬼們都在做什麼呢?怎麼還不把他帶走?」羅峰勝走近李玄:「啊!你來了。這怎麼辦?因為時間太緊了,那幅畫的事情~」李玄:「那個以後再說,是有別的事情。」羅峰勝:「又是什麼事情?」李玄:「我們要去探視。」羅峰勝:「探視?什麼探視?」李玄:「探視你。」羅峰勝:「探視我?我要去監獄還是軍隊啊?你來探視什麼?」李玄:「不是,你要去住院。」羅峰勝:「誰啊?」李玄:「你啊!」羅峰勝:「我嗎?我為什麼?」李玄:「因為這位要去探視,現在馬上。」車智妍對羅峰勝笑了一下,羅峰勝:「這位要來探視我,為什麼?」李玄:「因為你要住院啊!」羅峰勝:「我為什麼要住院啊?我都聽不明白啊!」李玄:「你只要把它想成是償還我人情的機會就行了。」羅峰勝:「唉唷!這個人情啊!你說我為什麼欠你人情了呢?」李玄:「我是一定要讓人償還人情的。」車智妍......

 

  車智妍來到河允智住的VIP病棟:「你好。我是來看優賓畫廊羅峰勝理事長的。在名單上對吧!車智妍~」

 

  車智妍:「妳好,妳還記得我吧!」河允智:「我已經說了,没什麼能和警察說的;没發生什麼事情,也不是那個什麼紫色花束的男人。」車智妍:「我並不後悔那天給河允智打電話,使楊勝勛贏得了時間這件事情;如果我没有打電話,因為這樣,河允智遇到了不測的話,我會更後悔的。請妳不要讓我覺得那時候~我的決定是錯誤的。今天我來這裡,只是來確認,都只是推測而已。妳要聽一下嗎?」河允智......車智妍:「如果就如我們所想,楊勝勛是罪犯的話,那麼他去見河允智的那天,他會像第一次和第二次一樣,會有假名手機、毒品、手套,會拿著類似藥物一樣的東西。」

 

  車智妍:「但是都消失了,會去哪裡了呢?」李玄:「妳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一遍,然後用消去法消掉,那就能得出答案了。」車智妍:「我是想了想~」李玄:「看妳是已經想到了啊!」車智妍:「給河允智打電話到我出動,大概用了九分鐘,但是楊勝勛的身上什麼都没有,那麼或者是藏在家裡,或者是扔到了窗外,不管怎樣,一定會留下痕跡。但是哪裡都没有。」李玄:「從現在開始是假設,我們重新回到現場。」

 

  楊勝勛:「是誰打來的電話?」河允智:「警察,警察,是警察,警察就快來了。」楊勝勛放開了河允智,拿起手機打電話:「怎麼辦才好呢?她說警察就快到了。」李玄:「妳說只打了河允智的臉,雖然看起來很嚴重,但是没有傷到危及生命的部位。」車智妍:「然後馬上就被送到了一般病房,檢察官也在拖時間,也就是說~」李玄:「在等什麼人。」醒來的河允智:「你是誰?」男子笑。河允智從衣服裡掏出了手機、手套及毒品,交給了男子。

 

  河允智:「妳去寫小說吧!」車智妍:「妳的臉卻在說相反的話啊!我原本想相信河允智不會那樣做的。我知道妳被威脅了,妳肯定很害怕吧!我能理解妳;但是在河允智之前,已經有兩個,不是~是最少有三個女人死去,可能還有更多,也不知道以後會有怎樣的被害者出現。」河允智:「都是和我没什麼關係的事情。」車智妍:「請妳再考慮一次吧!楊勝勛那個人,離開韓國的話,就更難抓他了。只要河允智妳作證的話,就可以用殺人未遂的罪名,申請限制出境令,那就可以贏得一些找證據的時間。」河允智:「不會有這種事情的,請妳出去吧!」車智妍:「我會豁出生命來保護河允智妳的。」河允智:「要我叫人嗎?」車智妍:「和我一起假設的人,說過這樣的話。"李玄:「所有的選擇,都要付出相對的代價。」"我也這麼想,錯誤的選擇,終有一天要付出相對的代價。」車智妍拿出她的名片:「二十四小時開機,我等妳。」車智妍把名片放在桌上離開,河允智想起那天把證物交給男子,男子要離開時對她說:「妳現在也是共犯了啊!」河允智哭泣~

 

  李玄吃晚餐,車智妍來電:「說服没成功。」李玄:「這樣啊!」車智妍:「拿走東西的,好像是鄭律師;但是鄭律師到底知曉到什麼程度呢?只是單純處理後事的嗎?」李玄:「誰知道呢?會有知道的一天吧!」車智妍:「但是,你現在在做什麼呢?」李玄:「吃飯中。」車智妍:「一個人嗎?要我陪你吃嗎?」李玄:「不用。」車智妍:「不孤單嗎?」李玄:「一點也不。掛了。」車智妍:「不用就拉倒。」

 

  羅峰勝理事長傳了簡訊給李玄"你怎麼還不來探視?"李玄回傳"對不起了,休息好了的話,出院就行了。"無聊吃著水果的羅峰勝:「真是的,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對我,為什麼?」

 

  李玄想著車智妍問他"要我陪你吃嗎?""不孤單嗎?";李玄幻想著爸爸和李民坐在對面,和他一起開心的用餐。

 

  車智妍的手機響起,車智妍:「你好。我是特犯組的車智妍。」對方用中文:「你好,這裡是海關緝私局的公安~」車智妍看著手機自語:「啊~什麼?說什麼呢?」車智妍:「那個~什麼?什麼?你說是哪裡?啊!對不起!那個~」車智妍用中文:「你好。」對方:「你需要的搜查結果~」車智妍用英文:「啊~你會英語嗎?」對方:「OK!」車智妍:「OK!那可以用英語對話了。」對方說話時,一輛車子按了喇叭開了過去,車智妍:「啊~什麼?什麼?」然後是機車,車智妍無奈~

 

  正在開車的李玄,手機響起;李玄:「你好。」剛上飛機的楊勝勛:「最後期限,已經過去了。怎麼辦啊?為什麼没有抓呢?不是告訴你,在出國前抓的嗎?要不然,我就會抓你的。」李玄:「那就不要出國了。」楊勝勛笑,李玄:「只要有時間的話,那些特犯組的笨蛋們,怎麼都會找出證據來抓的,他們也是很有劣根性的。所以,再給些時間吧!」楊勝勛笑:「現在,是在求情吧?拜託請把最後期限延後一些吧!可是,怎麼辦呢?該給的時間,都已經給完了。可是抓不到呢!很没勁啊!」李玄:「重新再說一遍,還是待在韓國吧!」楊勝勛:「別擔心,很快就會悄悄地回來的,為了遵守跟你的約定。」李玄:「這就没辦法啦!我分明該勸的都勸了。」楊勝勛:「是該求情的,求情了吧!因此,你輸了。Byebye!」楊勝勛掛掉電話,飛離韓國。

 

  閔勝柱看看手錶:「飛機應該起飛了。」孫明佑生氣得把資料往桌上一丟,辦公室的警察都注視著他。特犯組成員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

 

  李玄回家把東西放在書櫃上,看到聖母瑪麗亞像及旁邊的十誡;李玄:「十誡中的第六誡~不要殺人。」

 

  楊勝勛的飛機抵達中國,正準備下機時,空姐:「那個~先生,很抱歉!能否坐在座位上,稍等一下呢?」楊勝勛:「什麼事啊?」空姐:「啊!那個~」空姐往後看,中國的公安走了進來,楊勝勛:「什麼啊?」楊勝勛用中文:「你們幹嘛的?」公安:「我們是海關緝私局的公安,現在因挾帶大量毒品,並進行交易,對你進行逮捕。」楊勝勛:「什麼毒品?哪裡來的毒品?」楊勝勛作勢逃跑,被公安抓住。

 

  李玄:「英國的一位詩人,寫了最新十誡的詩,那首詩的第六誡~不要殺人;但是,也没有必要徒勞地救活。」

 

  孫明佑專心地看著監視器影片,組長拿了杯飲料給他,組長坐下:「我也一起看吧!」孫明佑:「已經看了數十遍了。」組長:「哪怕看數百遍,也要找到線索;一定要抓到楊勝勛。」孫明佑笑,閔勝柱和崔恩福開門進來,閔勝柱:「楊勝勛在中國做毒品交易被抓了。」孫明佑:「什麼?」組長:「毒品?」崔恩福:「楊勝勛在中國的家裡,存放了大量的毒品,而且留下了帳本之類的交易訊息;好像是第一次第二次犯案時,用於被害者的毒品。」閔勝柱:「在韓國是有錢人,但在中國~錢和後台都不管用啊!那個程度的交易量,哪怕不是死刑,最少也是無期徒刑。」組長:「我說~不過,怎麼突然?」閔勝柱:「有人舉報了。」崔恩福:「正確來說,發了調查協助公文。」孫明佑:「誰?」閔勝柱:「那個~」

 

  車智妍看著電腦:「什麼啊?中文電話,郵件,到底在說什麼啊?讓我看看。」車智妍將郵件翻成韓文:「這是什麼?」賢志秀怒氣沖沖走了過來:「怎麼樣了?車智妍。什麼公文?没有報告和裁決,哪來的協助公文?」車智妍:「那個我也不太清楚~」車智妍想到李玄跟她借電腦發送電子郵件,還跟她說:「要不要~弄死妳?」車智妍:「不會吧?不會吧?」車智妍趕緊查她的寄件備份,賢志秀也看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妳來解釋一下。搜查遇到再大的阻礙,也没有採取過這種方式呀!」車智妍:「抱歉!回來後再告訴妳吧!」車智妍離開,賢志秀:「車智妍~」

 

  車智妍:「你在哪裡?馬上見個面吧!」李玄:「地址~發簡訊給妳吧!」車智妍:「竟然~還有這種人。」

 

  車智妍來到李玄家,敲門無人應門,車智妍氣得拍門踹門,結果門没鎖......車智妍進屋,李玄:「妳來了~」車智妍:「來了。你還讀得進去啊?」車智妍把背包丟向李玄,李玄放下書,車智妍:「是你做的吧?」李玄:「我只是按照請求做了而已,不記得了嗎?」車智妍想起自己說的"我真想不擇手段抓到他,像楊勝勛這樣的傢伙,不能夾在行走於明亮街道的人們中間,他這樣的人,需要從社會和世界隔離開來。"車智妍:「那也不能這樣做啊?怎麼能把自己的公民,用這種方式交給別的國家。」李玄笑:「自己的公民。殺人魔公民。」車智妍:「不管怎樣,而且,還有~要發的話用你的名義發,幹嘛用我的名義發啊?」李玄:「因為我没資格發公文。」車智妍:「那也不能用我的名字啊!我將會有多難堪,你不知道嗎?」李玄:「妳不記得了嗎?我說過~」車智妍想起李玄"隔離啊!很好,我就幫妳隔離掉他吧!但是妳要拿到想要的東西,就要付出相對的代價。"車智妍:「哈~真是的,真可笑。在說那句話之前,審問楊勝勛的那天立刻發了郵件,難道我不知道嗎?」李玄:「啊~是嗎?」車智妍:「啊~是嗎?真是的,怎麼還有如此厚臉皮的人。我在警察內部算是有武術底子的人,想被我摔出去,是吧?」李玄:「好吧!」

 

  李玄站了起來:「那麼~妳和我當中,誰臉皮更厚,這就看看吧!好,現在輪到我了。」車智妍:「你在說什麼呢?輪到什麼了?」李玄:「妳爬進這個家多少次了?」車智妍:「你在說什麼呢?爬進了哪裡啊?我~除非喝醉了,不會爬的,用雙腳走路。」李玄:「用這種文字遊戲,以為能唬弄過去嗎?」車智妍:「不,我的意思是~我都不知道這裡,怎麼來啊?今天第一次來的。」李玄:「地址是怎麼知道的?」車智妍拿出手機:「你給我發簡訊了。」李玄:「773-5 號。」車智妍:「嗯!」李玄:「不過,這裡是773-8 號。」車智妍:「啊?」李玄:「按照我給妳傳的簡訊,妳應該去這個的隔壁隔壁隔壁,可是妳一下子找來了。怎麼來的呢?」車智妍裝傻:「就是啊!我是跟著導航來的。」李玄:「看見地址的瞬間,妳就知道了就是這裡,小小的數字改動,可能没注意;因為不可能記著地址,只是大概看洞和弄,就知道是哪裡。」車智妍:「那是~」李玄:「我很悠閒無聊,所以現在要解開一下~末尾猜謎。」車智妍......李玄:「妳......是什麼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