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看著紺野老師簽的借據,想起老師說「船到橋頭自然直。」櫻田:「八點十分,我們可以上門的時間,法律規定是到九點為止。」白石:「是啊!」櫻田問没事吧?白石:「没事。你能在這裡等著嗎?」櫻田:「可是~」白石:「兩個人一起上門討債的話,那就很有可能叫警察了吧?社長不是說過~」

 

  赤松:「我們公司是正規的金融機構,和小混混高利貸不同,要盡量避免惹上警察,要親切溫柔地,但毫不留情地~去討債。」

 

  白石:「我一個人去,没問題的。」櫻田說真的嗎?白石:「因為這是我在高利貸世界發跡的第一步。」

 

  白石:「夜裡前來打擾,真是抱歉。」未央笑:「說得這麼慎重,怎麼了?五百元男。」紺野洋開心:「你來了啊?剛好洗完澡~」白石:「我是赤松金融的白石。」紺野洋僵住,白石拿出借據:「我來收回紺野洋先生的欠款。」紺野洋:「什麼意思?」白石:「就是說這是我的新工作。」未央:「高利貸嗎?」白石:「請您還利息83,333元,您現在能準備好錢嗎?」紺野洋:「你没有找到其他生存之道嗎?」白石:「我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紺野洋:「但是不好意思,現在手頭没有八萬這麼多錢。」白石:「是嗎?我知道了,那我們來找吧!」白石走進屋裡,紺野洋:「白石~」未央:「等一下~」

 

  白石看著書櫃:「文學作品初版本之類的,肯定能賣個好價錢,去找二手書店來定個價吧!」未央:「你在說什麼啊?這都是父親最珍惜的~」白石打電話:「喂!我是赤松金融,想請您過來買書。」未央上前抓白石:「都說不要了。」白石撥開她,紺野洋:「未央......」白石:「好,太好了,那就麻煩您了。」未央:「五百元男,你~」紺野洋:「算了,未央。」未央:「為什麼啊?」紺野洋:「在借據上簽字的是我,不是被恐嚇才簽的,是我自願的,欠債就要還錢。」未央瞪了白石一眼,離開書房,紺野洋:「未央......」

 

  二手書商笑:「這本值八百元,芥川、侏儒警語,如果這是限定版的話,就大概能值二十萬了。」白石:「全部加起來有十萬嗎?」二手書商:「比較值錢的書也就兩箱吧!一共七萬元左右。」紺野洋:「那個~才這麼點嗎?」二手書商:「就這樣,我已經給你很多優惠了啊!」白石:「行了,就這樣吧!」二手書商把書帶走。

 

  白石:「這是我存放行李的費用,加上這些,把83,333元還了吧!」紺野洋收下。白石:「請您下個月也按時還錢。」紺野洋:「我會注意的。」未央:「你還真好意思向自己的恩師討債啊!」白石:「這是工作。」未央......

 

  赤松:「真不錯,都收回來了。櫻田,没什麼問題吧?」櫻田:「是的,没問題。」赤松:「小茜,之後妳來教教白石吧!」圓茜:「好。」櫻田看白石收帳順利,不是很開心。

 

  黃川:「打擾了。」圓茜:「社長,是約了十點的黃川小姐。」黃川:「你好。」赤松開心:「妳好,今天我們進去談。」黃川回好,赤松:「白石,你也來一下。」白石:「是。」

 

  赤松:「黃川小姐和媽媽兩個人在開花店,是吧?媽媽病倒了。」黃川:「這個店是媽媽的依靠,無論如何,都要守住。」白石~,赤松:「但是我們已經借給妳一百萬元了,照妳們花店的經營狀況看來,如果再借妳錢的話,法律上就~」黃川:「只要能撐過這個冬天就没問題了。」赤松跟白石說:「你也知道,不能借出年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規定很嚴格的。」黃川:「已經没有地方願意借我錢了。拜託您了,就再借我一百萬。拜託您了。」赤松:「如果繼續借錢給妳,我們也要承擔很大的風險,妳能明白這一點吧!」黃川:「是,是~」赤松:「好,那再借給妳一百萬。」黃川:「謝謝您!謝謝您!」白石......

 

  圓茜:「這是七十萬。」黃川簽下一百萬的借據,借據上註明每月需還333,333 元加利息。赤松:「好,没有問題。」黃川:「真是謝謝您。」白石~,赤松:「加油!」黃川:「謝謝了,我先走了。謝謝!」

 

  白石:「那個~借據上寫的是一百萬啊!」赤松:「是啊!」白石:「但是實際上是借了七十萬,那剩下的三十萬呢?」赤松:「就相當於諮詢費啊!白石。我們借錢給她,也是冒著風險的。」白石:「真黑心啊!這完全是違法的啊!」赤松:「但是文件上什麼問題也没有。」白石:「要是她去找警察的話......」赤松搖頭:「我不會把錢借給會去找警察的人~她會優先還我們的錢,因為缺錢的時候,我們還會借給她。只要有運氣和機智,就能用那些錢把店做好;那些馬上需要用錢的人,比起那些守法的企業,更需要我們這種企業。我們是在幫助別人啊!白石~」圓茜:「打擾了,社長~有客人。」

 

  赤松:「是老師啊!怎麼了?」白石......紺野洋看了一眼白石:「因為是重要的事,想跟你單獨談一下。」赤松點頭:「請~請坐。」白石走出去。赤松:「是什麼事呢?你要談的事是什麼?」紺野洋......

 

  圓茜:「這給你~緊急聯絡人,如果遇到什麼麻煩事,就聯絡律師。」白石看著四周:「這個事務所的隔局有點怪啊!」圓茜:「這裡以前好像是間餐廳......」紺野洋從房間走了出來:「打擾了。」要離開前看了白石一眼。

 

  圓茜:「說了什麼事啊?」赤松:「那個窮老師!」

 

  紺野洋:「我聽說利息限制法規定一百萬元以上的借款,年利率上限是15%。」赤松:「是啊!」紺野洋:「這份借據上,按照這個來算的話,年利率就是20%了;如果按照法律規定的話,其中5%是無效的吧!」赤松笑著點點頭,紺野洋:「我想請您把利率降到法律規定的範圍內。」

 

  赤松:「是誰給那個窮老師出主意的?又是哪裡的律師嗎?」赤松看著白石:「難道說,難道說~」赤松站了起來,走到白石身邊:「不會是白石你吧?」白石:「我怎麼會呢?」櫻田看了白石一眼,赤松:「是啊!你不會做這麼蠢的事啊!」白石:「是啊!這是當然了。」赤松不相信的看了白石一眼。

 

  白石:「今天先去哪裡?」櫻田:「白石你啊!看起來像個好人,其實是個雙面人啊!是你給他出主意的吧!」白石:「怎麼會呢?」櫻田:「昨天我從後院看了一下情況,聽到了一點。你和那個老師是認識的吧!」白石......櫻田:「没事的,我不會告訴社長的。」櫻田笑:「就算欠我一個人情。」白石:「好。」

 

  櫻田:「銀行和工商貸款也都不借錢給他們了,這邊也是經常找我們借錢。」櫻田說完離開,白石看著工廠:「這種工廠,停業了不就好了嗎?」

 

  未央:「今天是最後一次穿這件制服啊!」桃子:「接下來要派遣去哪裡?」未央搖頭:「我找過了,但要不就是時薪太低,要不就是全職。」桃子:「今天一起喝一杯吧!好嗎?」未央:「抱歉~今天有約了。」

 

  未央:「我想要手提包,想要可愛一點的。」未央和桃子邊聊天走出公司;植草下了車,桃子:「原來如此啊!」未央:「只是去吃個飯。」桃子:「挺好的嘛!加油啊!」桃子對植草說紺野就拜託您了,植草回答好。

 

  白石:「是什麼樣的聚會啊?」赤松:「比我掌握更多福澤諭吉的人,就是這個業界的大人物召開的懇談會;錢多得没處花的人,聚在一起討論怎麼賺錢。」白石:「請問,大人物是指~」赤松:「名字你應該聽說過吧?青池金融。」白石......赤松:「那裡的女社長,可是很能幹的啊~」

 

  赤松把名片交給接待人員,接待人員:「請問您有邀請函嗎?」赤松:「没有,有這個就行了吧!」接待人員:「真是非常抱歉!這個會議只有持有邀請函的人才能參加。」赤松:「不用了,拿給你們會長看一下。」接待人員不知如何是好時,梢剛好陪客人走過來;接待人員:「梢小姐,不好意思,能來一下嗎?」白石背對梢。

 

  接待人員:「這邊有位客人~」赤松:「哎唷!這不是小梢嗎?妳還記得我嗎?我是池袋的赤松。」梢:「你為什麼在這裡?」赤松:「因為妳們一直不叫我過來。」梢發現白石:「那一位呢?」赤松指著白石:「他啊!」白石轉過身來,赤松:「是在我們那裡實習的白石。」赤松要白石快打招呼,白石:「我叫白石,初次見面。」梢告訴接待人員:「是認識的人,讓他進去吧!」白石和赤松走進會場,梢......

 

  赤松:「大宗消費金融業被銀行併吞的背景下,只有青池金融財團至今還走擴大路線;那個老太婆可不一樣,總是像這樣把有錢人聚在一起,募集資金發展新事業。」

 

  青池會長:「一直以來,承蒙諸位關照。」青池會長看到了白石和赤松......;赤松對白石說:「一會兒給你介紹,我先到那邊露個臉。」赤松走向青池會長,會長對身旁的賓客說:「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赤松:「差不多該給我介紹一下大家了吧!趁這個機會,正好啊!」青池會長看向白石:「他是?」赤松:「我們公司的見習生。」青池會長......。赤松:「會長,您不會只有做見不得人的事,才想到我;有賺錢的好機會,就把我排擠在外吧!這可不行哦!」青池會長~

 

  白石拿著酒杯到戶外;梢:「不冷嗎?」白石:「比公園好多了,而且還有美味的香檳。」梢:「你為什麼偏偏在那種人手下工作?」白石:「赤松社長很有名嗎?」梢:「惡名昭張。我該先恭喜你找到工作吧!我說~你就找不到別的工作了嗎?」白石:「妳們和他是什麼關係?赤松社長只做個人貸款,妳們怎麼會和他認識?」梢:「誰知道,他好像經常在總公司走動。」白石一直注視屋裡的青池會長和赤松;梢:「這些人在出資者中,算是VIP 中的VIP ,不是赤松能妄想靠近的等級。」白石笑,梢:「怎麼了?」白石:「要按等級算的話,我無家可歸、負債累累,不用說,算是最低等的人吧!」梢......白石:「開玩笑的,没錢的人很討厭吧!尖酸刻薄~」梢......

 

  未央:「這個很好喝。」植草:「聽說妳和父親二個人住。」未央聞言驚訝:「你聽桃子說的嗎?」植草:「聽說妳父親是國文老師,我母親也很喜歡小說,一定和妳聊得來。」未央點點頭,植草:「妳現在經濟方面很困擾吧!」未央吃驚:「你怎麼知道?」植草:「對不起!我請人調查過了,我畢竟離過一次婚,因為失敗過一次,所以比較慎重吧!」未央:「那個~我爸爸欠的債......」植草:「和我結婚吧?」未央......植草:「妳父親欠的債,我來想辦法,就當是聘金。」未央......植草:「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我就這麼想了,妳就是我理想的妻子。」未央......

 

  赤松:「很榮幸認識您。」賓客拿起赤松的名片:「赤松,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你是哪所大學的?我是東大的,這位是哈佛的,你呢?」另一名賓客回答哈佛,赤松:「那個~我是......」青池會長:「說謊可不行哦!赤松先生。他啊!高中唸到一半就退學了,真可憐啊!父母没修養,連兒子也跟著没修養。古斯塔夫克林姆,剛剛大家在聊這個哦!你知道是什麼吧!」赤松:「這是當然啊!」青池會長:「那麼,可以請你談談對克林姆的看法嗎?」赤松抓著自己的臉:「這個嘛......」青池會長:「没有邀請你,是因為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赤松......青池會長:「論教養和資產,你都差太遠了,來這裡只會當眾出糗罷了。有點自知之明吧!」赤松受創卻無法反駁,只能緊握拳頭,白石......

備註:

古斯塔夫·克林姆(德語:Gustav Klimt,1862年7月14日-1918年2月6日,又譯古斯塔夫·克林姆)生於維也納,是一位奧地利知名象徵主義畫家。他創辦了維也納分離派,也是所謂維也納文化圈代表人物。古斯塔夫·克林姆畫作特色在於特殊的象徵式裝飾花紋,並在畫作中大量使用性愛主題。喜歡他畫作的人稱讚有其「沉悶美感」與大膽象徵寓意,但是卻也招致不少保守派畫家的負面評價。克林姆畫作另一特色為畫中主角大部分都是女人,主題則為「愛」、「性」、「生」與「死」的輪迴宿命。克林姆1918年因患上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而身故。

 

  青池會長對賓客說:「這名片可以丟掉了。」青池會長撕掉赤松的名片:「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赤松看著青池會長撕掉他的名片,氣得伸手拿香檳,白石制止;白石拿起香檳,跳上桌子,青池會長和赤松被白石的舉動嚇到。

 

  白石:「1862年 7月14日出生,1918年2月6日逝世。」白石拿起整瓶香檳就口喝:「克林姆的畫作《阿德勒 布羅赫 鮑爾像》於2006年 6月18日,以一億三千五百萬美元的價格被拍賣。」赤松在背後:「是個畫家啊!」白石:「順帶一提的是愛德蒙華克的畫作《吶喊》,拍賣價是一億一千九百九十萬美元,換算成日圓嗎?九十六億日圓。」青池會長:「夠了。」賓客:「你是什麼人?」白石:「赤松金融~白石富生,東大畢業生;以後還請前輩多多關照。」青池會長:「夠了~」白石從桌子上站起來:「各位格調高貴的金主,漂亮~實在是做得漂亮,請不停地賺髒錢吧!從我們這樣貧窮無力的傻瓜身上賺錢吧!不停賺錢,賺錢,賺錢~」白石站在桌子上轉圈圈,把香檳倒在地上:「不停賺錢,賺錢,賺錢,不停賺錢~從我們這些窮人身上......」警衛們來把白石帶走,白石:「幹什麼?別踫我!我什麼都没有,我是個窮人;自知之明~真可笑,這個世界賺得多才是贏家吧!去賺髒錢吧!混蛋!放手!」梢......,赤松開心。

 

  赤松:「真是的,什麼東大?」白石:「我說的是真的。」赤松說又來了,白石:「我真的是。」赤松:「真的嗎?」白石回答是,赤松:「所以才對畫家也那麼懂嗎?」白石:「不,這方面完全不懂。只是想起之前因為巨額交易被報導過的數字,連是什麼畫都不知道。」赤松停下腳步,看著白石大笑,然後抱住白石:「我喜歡!你這小子,我喜歡!小白石~」白石笑:「怎麼了?社長,快放手。」赤松:「我喜歡你這小子,親一個吧!」白石:「別別別~」

 

  桃子:「真的嗎?求婚?未央,妳做得不錯啊!」電話中的桃子比未央還開心,未央:「可是妳不覺得太急了嗎?」桃子:「妳說什麼傻話!妳再也不用找工作了,好羨慕啊~」未央......

 

  未央:「我回來了。」未央覺得家裡有點怪,進屋裡一看,看到父親站在書房,失落地看著被搬了大半的書櫃出神。一回神,紺野洋:「未央,妳回來了。」未央:「可以和你聊聊嗎?」

 

  紺野洋:「咦?結婚?」未央:「雖然還不是很確定,只是有可能。」紺野洋:「没想到妳居然有這樣的對象,為什麼現在才說?爸爸也想見見他啊!」未央:「我也才剛和他認識。」紺野洋:「啊!一見鍾情嗎?」未央:「這個嘛!」紺野洋:「是個什麼樣的人?」未央:「開了好幾家餐廳。」紺野洋:「好厲害啊!多大年紀?」未央:「這個嘛!」紺野洋:「喂喂!未央,就算是一見鍾情,好歹年齡要~」未央:「大概40歲左右吧!說是離過一次婚,没有孩子;爸爸欠債的事,也調查過了,說是可以替我們償還。」紺野洋:「妳怎麼回事啊?」未央:「怎麼了......」紺野洋:「妳連對方年齡都不知道,為什麼對方卻連爸爸欠債的事都知道了,這不是太奇怪了嗎?」未央~紺野洋:「未央,妳真的喜歡那個男人嗎?」未央:「才剛認識,我也不知道。」紺野洋:「就這樣,妳就要結婚了?」未央:「他向我求婚了。」紺野洋:「未央,妳該不會是為了替爸爸還債,才和那個男人~」未央......紺野洋氣到站起來大聲說:「不行,這種事,爸爸絕不同意。」未央:「這種好機會,錯過就没有了,我也不用再找工作。」紺野洋:「結婚可不是這樣的。」未央:「不然你打算怎麼辦?接下來每個月都讓那個五百元男上門來討債嗎?」紺野洋:「下個月之前,我會想辦法。」未央生氣地站了起來:「想辦法?爸爸!你能想什麼辦法!」紺野洋......未央意識到不該這麼說話,跑出了家門。

 

  未央坐在家門口,白石:「妳在做什麼?」未央:「你又來討債嗎?」白石:「不是,我來拿替換的衣服。」未央:「請便。我這個礙事的人,暫時要離家出走了。」白石......

 

  未央坐在公園椅子上,白石拿了飲料要給她,白石:「外套都不穿,就離家出走嗎?怎麼?吵架了嗎?」未央:「我被求婚了。」白石恭喜她,未央:「對方還說會替我還債。」白石:「不錯嘛!」未央:「可是~我和他聊天,完全提不起勁來。怎麼說呢~完全不喜歡他;和這樣的人結婚,真的好嗎?」白石:「能還掉五百萬,我覺得是最佳選擇了。」未央:「可是為了錢結婚~」白石:「現在的妳,可是嚴重的跌價股,快三十歲的女人~」未央:「我才26歲。」白石:「四捨五入不就是30嗎?没工作,父親還欠債,按股價的說法,就是連續跌停;就像業績好的企業,有閒錢投資未來,漲價股的人生,才有工夫去憧憬理想的戀愛結婚。可是,現在的妳~」未央:「不要說了,不用說得這麼過分吧!」白石:「可是,現在的我更跌價。」未央不解,白石:「妳没從妳父親那裡聽說嗎?」未央說没有,白石:「我老爸事業失敗,借了一大筆錢自殺了,我媽一病不起還没清醒,我做為連帶保證人,欠了三千萬,因為被高利貸追上門,工作丟了,家也没了,曾經淪為流浪漢。」未央:「不要說了。」白石:「到處打電話借錢,卻没有朋友願意借我。」未央:「不要說了。」白石:「本來要和我結婚的戀人......」未央:「我叫你不要再說了。」未央哭,白石笑:「妳哭什麼啊?」未央:「你才是,你笑什麼?」白石:「因為哭也没用啊!要徹底翻身,哪有空哭。要不顧一切拼命抓住眼前的東西,我是這麼決定的;總有一天,要那些笑話我的人好看。」未央......白石:「不好嗎?為了錢而結婚,要是我,肯定很樂意。」未央和白石坐著喝飲料,未央:「五百元男,真不知道你是好人,還是壞人。」白石:「是嗎?」

 

  梢坐在車內,看著公園裡的白石和未央有說有笑,梢......

 

  白石:「這裡可能也很快就撐不住了吧!美容師的手指很粗糙呢!無論有多麼先進的機器,還是要被那樣的手指按摩。」赤松:「趕緊收回借款吧!」白石:「超音波,血液促進循環FU503 ,臉部拉提ES345 ,引以為豪的最新機器的型號,我去查查能賣多少錢?」赤松開心。

 

  未央看著徵才廣告,手機響起;對方:「未央,我是目白,還記得嗎?我曾經和妳爸爸一起工作。」聽完電話的未央,急忙跑到目白家;到現場看到父親跪在地上:「拜託了,求你了。無論如何,我都需要錢。」未央:「你在做什麼啊?爸爸!」目白:「太好了~對不起啊!未央。」未央:「哪裡,我才應該說對不起。」未央對父親說站起來,把父親拉了起來:「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目白:「哪裡。」未央拉著父親:「走吧!」

 

  紺野洋:「未央,我啊!正在找能在晚上上班的警衞工作。」未央:「老師禁止兼差吧!」紺野洋:「偷偷去就不會被發現了,所以~」未央生氣的說算了吧!未央拿出手機打電話:「喂!植草先生嗎?我是未央,那個~結婚的事......」紺野洋......未央:「請允許我接受。」紺野洋想搶未央的手機:「別這樣。」未央躲過:「是的,請多多關照。」紺野洋:「這麼重要的事,妳就這麼草率地~」未央:「我不想再為錢煩惱了,一想到派遣契約什麼時候到期,就提心吊膽,我討厭這樣。」紺野洋:「未央。」未央:「錢比愛更重要,爸爸!」未央說完離開,紺野洋聽到未央這麼說,呆站在原地~

 

  未央:「讓您久等了。」植草母微笑;植草母:「兒子是二度結婚,我想儀式就不用太豪華了。」未央點頭,植草母:「這間飯店感覺還不錯吧!」未央微笑:「是的,這裡很好。」

 

  赤松開心地用點鈔機數錢,白石:「社長,那些不用存入銀行嗎?不是,如果要存的話,不用整理得這麼好看吧!」赤松不開心:「我把我的福澤諭吉怎麼樣,跟你有關係嗎?」白石:「不,我多管閒事了,對不起!」白石:「櫻田,去喝一杯嗎?酬金到手了。」櫻田開心:「好啊!白石,走吧!走吧!我知道一家不錯的店,快走吧!」

 

  櫻田帶白石到女服務生坐陪的店:「你以為這樣,上次的人情就一筆勾銷了嗎?」白石:「怎麼會,一直承蒙你照顧。」櫻田:「哪裡的話,那個~真的打算在我們這裡做嗎?」白石:「我想早晚有一天要獨立。」另一桌一名女服務生:「咦?又要結婚嗎?真的嗎?」白石往後瞧了一下。

 

  女服務生:「不是說已經對結婚失去興趣了嗎?」植草:「是嗎?」女服務生:「總是隨口胡說。」植草:「没這回事吧!」女服務生:「說要和我結婚是騙人的嗎?」植草:「媽媽太囉嗦,起碼結個婚,生個兒子,然後想怎樣拈花惹草都行。」女服務生:「這樣真過份。」植草:「没關係,没關係,反正對方也是為了錢,聽說笨蛋老爸借了五百萬。」白石聞言又往後看,仔細地聽;植草:「是個貧窮的高中老師,不可能有錢還,對他們來說也是及時雨,一眼看上去覺得這女孩不錯啊!」女服務生:「一見鍾情?」植草:「看起來很聽話,因為我媽媽很厲害,不是一聲不吭唯唯諾諾的女人,可忍不下去;在接待處,被客人找碴也能忍著,看了那個,我就明白了,這個女人正適合跟媽媽作伴。」白石......

 

  女服務生:「我很聽話哦!」左擁右抱的植草:「今晚就讓我看看妳聽話的樣子。」白石突然站在他們桌前,植草:「什麼事?」白石没回答,一直看著植草;過了一會兒,白石問服務生:「廁所在哪裡?」植草......

 

  梢:「好了,就這麼準備。」職員:「好。」婚紗室裡的職員:「這件怎麼樣?」梢聞言走到婚紗室外觀看;植草母:「這件看起來有點像便宜貨,因為馬上就27歲了,不要太可愛的。」未央安靜地站在一旁,植草母:「哎呀!這件不錯嘛!喂!穿上試試。」未央:「是。」植草母把婚紗拿給職員,職員:「我去確認預約情況,等等。」職員走過梢身旁時,梢:「真是個可愛的新娘呢!」職員:「但是,好可憐,什麼都由婆婆來決定。」梢......另一名職員:「久等了,這邊請。」未央要進去試穿婚紗時,與梢眼神相對,梢向她示意。

 

  紺野洋:「白石,你來啦!」白石:「叫我來,没關係嗎?」紺野洋:「你還付了放行李的費用,那個~我不知道還能找誰商量。請進~」

 

  白石:「要跟我說什麼?」紺野洋打開電視:「這是未央三歲的時候;這是六歲的時候,這個時候,老婆查出得了病,這孩子擔心媽媽,没有說過一句任性的話。我找到警衞的工作了,呵~要對學校保密哦!」白石:「老師......」紺野洋:「我會賺錢的,所以你能替我說服她嗎?不要為了錢而結婚,這樣不可能會幸福的。你也這麼想吧!白石~」白石:「是這樣嗎?」紺野洋......白石:「我覺得是件好事。」紺野洋:「你是認真的嗎?」白石:「登記的第二天,就會償還剩下的全部借款,已經不是六歲的孩子了,她也是深思熟慮後才決定的吧!」紺野洋:「你~就這麼想要我還債嗎?」白石:「是的。即使對方是不喜歡的人,可能之後就會產生愛情了;但是,錢是不會自己生出來的。老師~」紺野洋......

 

  婚禮餐廳負責人:「在教堂舉行完婚禮之後,移步到這裡的會場,舉行婚宴,這個會場最多可容納150位賓客。」未央看著婚宴會場......

 

  赤松:「到底是白石。讓女人淪落風塵的辦法,誰都能想到,小混混式的招數;這一點東大畢業的就是不一樣,讓女人和有錢的男人結婚,來收回借款,真是聰明。新娘、爸爸和我,大家都能獲得幸福,皆大歡喜。Bravo !」白石......

 

  未央在新娘休息室,對著鏡子裡的自己:「没事的,我没有錯,没事的。」未央強迫自己笑,卻......

 

  婚禮司儀:「新娘入場。」全體賓客站了起來;梢:「怎麼樣?順利嗎?」婚禮策畫:「這個......」梢望著站在教堂門前的未央和紺野洋,身旁的婚禮顧問:「爸爸,請挽著新娘的手。」紺野洋没有動作,未央看著父親......

 

  教堂門打開,未央挽著父親的手,紺野洋一臉嚴肅,没有往前走的意願,未央只好將手抽離父親的手,自己走入教堂,梢......

 

  在賓客的掌聲中,慢慢走向植草的未央,看見了賓客席中的白石,未央對白石微笑了一下,之後走到植草身旁。

 

  牧師:「無論健康或是疾病,無論富有或是貧窮,你都願意愛她,對她不離不棄嗎?」植草:「我願意。」牧師:「接下來是新娘,無論是健康或是疾病,無論富有或是貧窮,妳都願意愛他,對他不離不棄嗎?」白石想著~植草在酒店說的話:「我想~這個女人正適合跟媽媽作伴。」紺野洋告訴未央:「不要為了錢而結婚。」未央對白石說:「完全不喜歡他,和這樣的人結婚,好嗎?」

 

  未央:「我願意。」白石:「說謊。」全場驚訝;白石:「新娘在說謊。」白石站了起來,走到前面,紺野洋打開教堂門,梢也跟在後~

 

  白石大聲說:「新娘和新郎之間,根本没有一絲愛意;我對這個婚禮提出異議!」植草:「你搞什麼啊?」白石上前推開植草,握住未央的手:「走吧!」白石帶走未央,植草母:「未央~」

 

  白石牽著未央經過紺野洋和梢的身邊,紺野洋見婚禮没完成很開心;白石對梢笑了一下,拉著未央離開,梢......

 

  穿著白紗被白石拉離教堂的未央,看著牽著她在街上奔跑的白石,臉上感覺鬆了一口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