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名】:龍八夷(韓語:용팔이)

【類型】:SBS水木劇

【首播】:2015年08月05日

【時間】:每週三四晚間各播放一集

【接檔】:假面

【導演】:吳振碩《現代農夫》

【編劇】:張赫麟《Reset》

【主演】:周元、金泰希、趙顯宰、蔡貞安

【集數】:18集

【官網】:http://program.sbs.co.kr/builder/programMainList.do?pgm_id=22000008289

劇情簡介:

  不管任何場所或患者,只要給予高價就會醫治,連黑道都不怕的超強外科醫生「龍八夷」,碰上在醫院沉睡中的財閥繼承女「睡美人」之後,所發生的故事。

 

 

人物介紹:

金泰賢(周元 飾)

29歲,對外傷急救手術,不願遵循他意的韓信醫院一般外科住院醫師第三年。

和急救手術相關的,外科教授或科長們也咋舌程度,具有實力的韓信醫院外科助理醫生,特別是手術中出現危急時刻,找出出血點,救活患者性命時,具有不服從他意的實力,所以在教授們的手術裡,經常以"救援投手"緊急投入。

這個程度的話,可以想像天下名醫許浚或《白色巨塔》裡的天才醫生張俊赫。但是,我們的主角~助理醫生金泰賢,哦不,龍八夷和那些方面相距甚遠。第一、沒有教養。哦不!是堂堂的厚臉皮。第二、只要給錢,就肯赴湯蹈火。第三、金泰賢是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人道主義者。

這樣的金泰賢驚人實力背後,其實有一個誰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對黑幫組織們的秘密不法出診。為了怕去急診室被警察逮捕,而不願去醫院的黑幫們,金泰賢在數年前開始秘密出診。這麼多年下來,接觸到很多像刺傷和創傷類的被刀傷到的外傷急救事例。

最後,金泰賢成為比國內任何醫生經歷更多急診手術,經驗豐富的外傷專家。不過,金泰賢非法出診,是為了累積醫生實力,或是為不能去醫院的患者所行的人道主義?完全不是,不法出診的目的~當然是為了錢。他唯一愛的人,妹妹金素賢,從小體弱多病,因為慢性腎功能不全,每週得接受腎臟透析;因此金泰賢不惜跑黑幫非法出診,償還債務,還被警察追擊著,醫生職務有可能轉瞬即逝。

 

韓汝貞(金泰希 飾)

30歲,韓信集團第一繼承人。

韓信醫院12樓限制區域,森嚴的保全中,一個病房裡,擁有這所醫院的韓信集團第一繼承女韓茹貞從很久之前就住在這裡。只能見到少數的醫療人員和她的哥哥韓道俊現任會長外,被秘密包圍的狀態,拒絕和外界溝通的她,只是透過哥哥偶爾的行使集團的表決權而已。

但是,到這裡為止是外界所傳的她的樣子而已。她是在睡眠狀態,很沉的睡眠狀態;這和本人意願的無關,是被哥哥和少數醫療人員所強制的。她~曾是韓信集團獨生女的媽媽和媽媽的第一任丈夫去世後再婚的爸爸所生的;再婚當時,爸爸已經有個兒子,就是現在的同父異母哥哥韓道俊。

茹貞從小聰明,循序漸進的接受了繼承者教育,誰也沒有懷疑過她會成為繼承者。但是,是命運的捉弄,茹貞和韓信最大的競爭對手,大正集團的兒子墜入了愛河。

對此,世間都說是和羅密歐與朱麗葉一樣命中注定的愛情,但事實上是想結束兩個集團間消耗性競爭的茹貞可怕的精心策劃的神來之筆。試圖以愛情私奔的兩個集團繼承者們,因為沒能甩掉保鏢們的追擊,遭遇交通事故;結果,大正的兒子崔成勛死亡,韓信的女兒韓茹貞存活了下來。

 

因想要搶奪經營權和遺產的哥哥而陷入沉睡;透過泰賢,戲劇性的恢復意識後,針對讓她陷入昏迷的人們,施以可怕懲戒的角色。

 

韓道俊(趙顯宰 飾)

茹貞的同父異母哥哥,韓信集團的會長 。

他的原罪是~不是茹貞媽媽親生的;還有第二個原罪是~拒絕當第二號人物活著。父親死後,無視遺言,不讓茹貞清醒,而且還想弄死最終讓茹貞甦醒的人物,該隱的詛咒向他降臨......

 

李彩英(蔡貞安 飾)

道俊的妻子。

既然不是隨心所欲生活的人生,至少要得到錢和權利。隨時準備著背叛丈夫道俊的女人,現在只是躲藏在假面後而已......

 

雖然把自己偽裝成散發白癡美的財閥家女主人,但對韓信醫院12樓VIP層裡發生的事情,高度警惕的不同凡響的角色。

 

李課長(鄭雄仁 飾)

韓信醫院VIP層的外科醫生。

曾是出色普通外科醫生的他,也在錢和權利面前倒下來了;因而淪落為將茹貞幽禁的技術者。想重新成為醫生是過度貪心嗎?神,不會允許兩種同時存在。

 

Cynthia(Stephanie Lee )飾演

12樓 CS(Customer Satisfaction)組長。

在美國上醫大,把專業換成醫院經營的人物。如果說黑幫出診有金泰賢的話,面對上流階層顧客為對象的出診就有Cynthia。總被越了解越被迷住的人物金泰賢吸引。

 

杜哲(宋京哲 飾)

黑幫頭目。

金泰賢去出診的黑幫頭目,欠金泰賢一條命。雖然出現在金泰賢的醫院,將金泰賢引向危機的角色,但在決定性的危機瞬間卻不忘欠的債。

 

高社長(張光 飾)

韓信集團連鎖公司韓信建設社長。

是從最底層普通職員開始的韓信人;和創業者茹貞的外公一起,從初創期開始建了公司。表面看起來是仁慈紳士的社長,但為了自己的目的,想利用茹貞。

 

萬植(安世河 飾)

高利貸業主。

幫金泰賢介紹黑幫出診兼職的高利貸業主。不要罵我膽怯,就算徘徊於骯臟的後街小巷,再怎麼擺架子,萬植自稱只是職業道德透徹的高利貸業主。

 

 

【劇情來源:劇情網】

 

第一集:

  警察闖入了一個地下賭場,與那裡的賭徒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打鬥,有不少人受了傷,但那些傷者卻都沒有去附近的醫院醫治,重案組李刑警正百思不得其解時,想到了唯一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他們去找醫術神奇出錢就治療的龍八了。

 

  萬植帶著龍八穿過了髒兮兮的下水道,來到了醫治現場,這才發現傷員很多,對於醫治病人一個一萬的的他們來說,這是筆不小的財富啊。醫治了一晚上,龍八才差不多把所有傷員都縫合好了傷口,雖然是賺了一筆,但離他們要還的高利貸還有不小的距離。

 

  一大早,夜晚是龍八~白天是仁川醫院醫生的金泰賢就嬉皮笑臉姍姍來遲開早會,把實習生開玩笑地調查了一番,就接到手術室裡的緊急求救電話。李浩俊課長因為疏於手術,一直找不到患者出血位置,不能及時進行縫合,危及患者的生命危險,幸好金泰賢出手才救活了患者。

 

  患者家屬為了感謝金泰賢的救命之恩,給了金泰賢一個紅包,沒想到卻被李浩俊抓了個正著。李浩俊把金泰賢抓來批評,而金泰賢則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一點也不認為自己有錯,而院裡正巧來了要員,李浩俊才暫時不跟金泰賢計較。

 

  宋護士吵著要得到紅包的金泰賢請吃飯,被金泰賢頂了回去,兩人鬥嘴。護士長訓了宋護士,要金泰賢去看望來醫院透析的妹妹金素賢。金素賢很自責,因為自己的病,要哥哥把賺到的錢都用來給自己治病,所以她總是強忍著病痛,不願意到醫院來做透析。

 

  萬植接了一個病號~黑幫老大,金泰賢趕到那裡才知道是槍傷,這是要跟警察作對,所以他堅持要去醫院醫治。那群黑幫傢伙用性命威脅,金泰賢只好在包廂裡替黑幫老大取出子彈,沒想到子彈剛取出,警察就到了。

 

  在那幫小混混的幫助下,金泰賢帶著黑幫老大逃離了酒吧,沒想到李刑警發出了全城圍捕通緝令,讓他們無路可逃。

 

 

第二集:

  前後都被警察攔截,為了妹妹逼於無奈的金泰賢只能注射了兩支腎上腺素,跟黑幫老大一起從漢江大橋上跳下。李刑警以為肯定能抓到龍八他們,沒想到龍八他們會跳下去,他只能立刻派快艇去追捕。

 

  金泰賢帶著黑幫老大游到了漢江大橋南面,通知萬植來救命,兩人這才逃過了一劫。雖然從漢江大橋上跳下來的舉動很瘋狂,但是龍八的確救了黑幫老大一命,他對龍八的為人非常欣賞,要手下去調查龍八的背景。李刑警沒有抓到人,非常氣憤地回到手術時的包廂,沒想到意外撿到了龍八手術用的手術刀,要從手術刀對龍八展開調查。

 

  由於金泰賢的出言不遜,安排他去主治ICU 的金英植,沒想到一到那裡就被護士訓了一頓,認為他們對待無監護人的患者太不負責。金泰賢認為金英植沒有監護人,於是要為他辦理轉院手續,在他正要為金英植辦理轉福利機構時,李刑警帶著他遺失的手術刀到了醫院,要對手術刀經過之手進行一一調查。

 

  金英植心臟驟停,醫局長趕到了ICU ,知道比他還遲的金泰賢從院務科趕來,非常生氣地訓了他一頓,認為他不配當醫生,他一定會想辦法開除金泰賢。金泰賢無心管醫局長的批評,他一心想看看李刑警會不會查到他身上去。李浩俊看到手術刀號碼登記的是遺失狀態,猜到龍八就是金泰賢,於是謊稱那把手術刀是當作廢棄處理的。

 

  當年金泰賢的媽媽受傷進了醫院,因為同一時間有一個有錢的患者進了醫院,把所有的醫生都調了過去,導致了金泰賢媽媽的死亡。護士長知道金泰賢的一切,哪怕金泰賢被所有人誤解成守財奴,她也袒護著金泰賢,可是這一次金泰賢對金英植的做法,讓她不能認同。金泰賢告訴護士長,他是想讓金英植患者得到更好的治療,才堅持要他轉院的。由於金英植無監護人又沒錢,醫院用的藥全是廉價的,而且一些必要的檢查也沒有做,為了挽救金英植的生命,金泰賢必須把他轉到國立醫院,讓他接受更好的治療。

 

  李浩俊向金泰賢說明,他已經知道金泰賢是龍八了,金泰賢馬上下跪求李浩俊放他一馬。李浩俊帶著金泰賢去見院長,院長對於金泰賢很滿意,要他去十二樓診治VIP 患者,以後都不需要再做手術。

 

  金英植又發生心臟驟停的情況,可能沒辦法熬下去了,金泰賢想到自己眼睜睜看著媽媽死去的痛苦,他不能放著金英植不管,於是支開了主治醫生,要護士長安排給金英植照X光。以照X光為名,金泰賢和想救人的護士長偷偷地把金英植推去做手術。

 

 

第三集:

  金泰賢和護士長把金英植偷偷地帶到手術室裡,私下替他動手術,沒想到手術快要結束之時,十二樓韓信集團的大小姐韓茹貞突然醒來割腕自殺,被送到了手術室。

 

  金泰賢偷偷躲了起來,看到韓茹貞要繼續傷害自己,他偷偷拿走了韓茹貞手中的利器。申科長知道金泰賢被調到了十二樓,馬上就去十二樓要人,沒想到院長出面說是他的指示,申科長才無可奈何,只能罵金泰賢不知感恩。

 

  醫療救治機構金英浩到醫院裡接收金英植,按照之前收到的病歷,金英植死亡的機率很高,但金英植還活著,讓金英浩實在不敢相信那就是金英植患者。朴泰勇向金泰賢炫耀,金英植活了下來,他活下來是因為他們的堅持,他要金泰賢以後好好當一個醫生。

 

  韓茹貞看著黃護士吃的午餐,知道今天是星期三,她已經被關在玻璃瓶裡了1165天了,曾經的她一直期盼有一個人可以喚醒她,那麼她將滿足那個人所有的願望,可是三年多了始終沒有這樣一個人。韓茹貞在心裡暗暗發誓,如果有一天她醒來,要將囚她的所有人以及站在他們那一邊的人統統殺掉。

 

  韓茹貞對於在手術室裡見到的金泰賢產生了好奇,那是她第一次接觸到外面的人,而金泰賢也對韓茹貞很好奇,那是他無法接觸到的禁區。醫院裡所有的人都對金泰賢有所誤解,對他嗤之以鼻,只有ICU 護士知道真相,對金泰賢的做法非常欣賞。

 

  韓流明星車世允和女朋友趙慧仁在酒店裡發生了爭執,不小心傷了趙慧仁,不能叫救護車,記者又都圍在了酒店外。李浩俊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時,看到調到十二樓的金泰賢,才想到辦法,要他出診。Cynthia 帶金泰賢去酒店,跟他說明了大致的情況,但是金泰賢卻發現,並不是他們所說的爭執那麼簡單,他懷疑是車世允對趙慧仁進行了性暴力,堅持要報警。

 

  Cynthia 不同意報警,也不同意金泰賢救治趙慧仁,但金泰賢還是不顧一切地替趙慧仁動手術。由於金泰賢救了趙慧仁,車世允這才報警,對外聲稱是車世允住在隔壁房間,聽到趙慧仁尖叫才救了趙慧仁,並且在打鬥中受了傷。

 

  經此一事後,Cynthia 才明白金泰賢和傳說不一樣,對他有了一點點的了解,所以她教金泰賢去求院長,這樣才能進入他想要進入的禁區內。院長認為金泰賢是個喜歡錢的人,他也頗為相信金泰賢,在金泰賢提出讓他進入禁區時,他很輕易地就答應了金泰賢。

 

  Cynthia 對金泰賢一番包裝之後,便向他說明了有關韓信集團大小姐的情況。韓信集團的大小姐韓茹貞就是傳說中的朱麗葉,身為韓信集團的第一繼承人的韓茹貞,喜歡上了韓信集團唯一死敵大正集團的繼承人,兩人決定私奔偷偷辦婚禮,沒想到蜜月旅行之時沒有逃脫保鏢們的追踪出了車禍。大正集團的繼承人在車禍中身亡,而韓茹貞卻存活了下來,但一直躲在病房之內,沒有跟外界有過任何接觸。

 

  金泰賢改頭換面回到醫院,大家都投來羨慕的眼光,知道他在十二樓連房間都有了,更是羨慕得不得了;只有金泰賢自己心裡清楚,那不是什麼好待的地方。

 

  金泰賢終於進入了禁區,沒想到傳說中的大小姐,居然就是他那天看到的~一心求死的人。

 

 

第四集:

  韓信集團的大小姐,居然是那個想自殺的人,讓金泰賢很意外。李浩俊告訴金泰賢,韓茹貞是韓信集團的大股東,韓信集團的真正主人。李浩俊警告金泰賢,禁區裡面並非藏著他所要的蜜罐,而是秘密案發現場,現在他已經成為這裡的目擊者也是幫兇之一。

 

  金泰賢明白,韓茹貞並非傳說中的植物人,只是昏迷了而已,但是他不明白身為妹妹的韓茹貞為何會是第一繼承人。李浩俊告訴金泰賢,韓茹貞的母親是韓信集團的獨生女,韓道俊是他父親再婚時帶過來的兒子,並非是嫡系繼承人,金泰賢這才明白為何韓茹貞會被催眠。

 

  李浩俊讓金泰賢知道一切真相之後,要他明白這個圈是他自己闖進來的,一旦進來就不是那麼容易能出去,如果向外透露任何一點,他們兄妹兩人就得陪葬,從今以後他的一舉一動也將受到監視。在外人看來是很好的待遇,沒想到卻是加入了秘密犯罪團體,但是為了妹妹金泰賢也只能成為共犯之一。

 

  李彩英想盡辦法,想要打探到禁區裡面的情況,但一直都沒有辦法,而金泰賢卻闖了進去,於是她想從金泰賢身上想辦法,把他灌醉送進了酒店,以此威逼金泰賢讓她見韓茹貞。開始成為共犯的第一天,李浩俊就帶著金泰賢一一去看各個VIP 客戶,沒想到金泰賢之前救的黑幫老大杜哲也在VIP 室裡。

 

  萬植出賣了金泰賢,杜哲才知道金泰賢在醫院裡上班,於是他用假名住進了醫院,想要金泰賢把他治到好為止。金泰賢非常生氣,跑到禁區去打電話責罵萬植,被有意識的韓茹貞全聽到了。金泰賢發現韓茹貞有意識,他想要檢查清楚,沒想到黃淑賢就跑了進來阻止他。

 

  趙慧仁被男明星車世允性暴力,雖然金泰賢救了她一命,但是心裡的創傷沒辦法復原,於是她選擇了一個極端的方法。趙慧仁偷偷躲在機房內,聽到了機房兩個技師的對話,於是在他們離開後,打開了禁止操作的開關,準備讓醫院發生爆炸,炸死所有的人。

 

  金泰賢接到緊急命令~帶走韓茹貞,但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而他的妹妹此時正在醫院裡做透析,於是他搶走了帶走韓茹貞的車鑰匙,逼著黃賢淑說出醫院發生的情況。醫院裡的人太多,院方的人只顧著救VIP 客戶;金素賢也在透析室裡做透析,為了救所有的人,金泰賢只能到機房去阻止趙慧仁,想讓她改變主意關閉開關。

 

  趙慧仁很堅決地要醫院裡所有的人都跟她一起陪葬,金泰賢只好把自己的故事告訴她,醫院裡有一個可憐的女孩~他的妹妹,她也是無辜的人。金泰賢指責想接近車世允成為藝人的她也是害自己的兇手之一,雖然她想要讓車世允一起陪葬,可是他早已經離開了醫院,而現在留在醫院裡的,全是一些無辜生病的病人,她會成為殺死這些人的罪魁禍首。

 

  趙慧仁被金泰賢的話打動了,在她還未打開門之前,機房技師已經找到了方法,操作系統會在達到點火裝置臨界點時,自動關閉不會導致爆炸;但是機房內的輻射值過大,趙慧仁最後有可能因為裡面的氧氣而死亡。眼看著趙慧仁沒有力氣走向門邊,金泰賢只能逼迫他們把電腦停止運行,這樣門就會自動打開,由他冒著生命危險進去救趙慧仁。

 

  金泰賢冒死把趙慧仁帶出了機房,然後闖進去把開關恢復了原樣,自己卻倒了下來。金泰賢醒來後,知道大家都平安無事,他馬上就衝去透析室見自己的妹妹,然後跑去向做了無恥之事的車世允揮了一拳。

 

  韓茹貞被送回了病房,金泰賢在安頓好她之後,收到萬植的催款電話,這時他的身後傳來一個聲音,要幫他付這筆錢。

 

 

第五集:

  韓茹貞聽到了金泰賢的對話,知道他被追債,她答應給金泰賢錢,答應幫助他救金素賢。韓茹貞要金泰賢好好考慮她的提議,然後再來喚醒她。

 

  高社長等人去申請探視禁令等臨時解除,韓道俊緊張得想要下令,馬上殺了韓茹貞,他只能逼迫屬下在兩天內阻止解除申請被通過。彩英知道韓道俊下了命令,馬上前去找高社長,希望他不要獨斷獨行,否則會害了韓茹貞。

 

  杜哲看金泰賢氣惱地打了車世允一拳,於是偷偷幫金泰賢教訓了車世允,檢舉他長期賭博的事實。金泰賢去看杜哲時,杜哲很高興地把車世允涉嫌長期賭博的報導給他看,讓金泰賢出了一口氣。

 

  金素賢的病情加重,被她父親及時送到了醫院,才避免病發成尿毒症,但醫生斷定金素賢的情況熬不過兩個月。Cynthia 幫金泰賢查到,美國肝臟移植成功的案例,金泰賢激動得抱住 Cynthia,但聽到光手術的費用就要二十億,讓金泰賢一下子就像戰敗的公雞一樣。

 

  金泰賢拼死拼活地賺錢,對於治好金泰賢的病沒有任何幫助,他賺的錢遠遠不及金素賢的醫藥費,所以他決定喚醒韓茹貞,救自己的妹妹。金泰賢喚醒韓茹貞時,被黃賢淑發現了異常,他立刻關掉了電腦顯示,和韓茹貞一起假裝沒事,一個人躲在一旁睡大覺。

 

  黃賢淑想要舉報金泰賢的行為,金泰賢只好利用黃賢淑上次失誤,差點害得韓茹貞割脈自殺的事威脅她,把黃賢淑氣得死。黃賢淑拿金泰賢無可奈何,只能氣得牙癢癢的離開,韓茹貞這才醒過來質問金泰賢想要得到什麼?

 

  韓茹貞按照金泰賢的要求,打了一個電話,就直接將二十億轉給了金泰賢,但金泰賢想要使用這筆錢,就必須要等到把韓茹貞救出去,然後得到密碼才可以使用。黃賢淑很生氣,直接去找李浩俊算帳,李浩俊這才知道金泰賢知道韓茹貞被催眠的事,但他很高興金泰賢替他出了口氣,教訓了一下囂張的黃賢淑。

 

  金泰賢將韓茹貞的藥量減半,韓茹貞的意識逐漸開始清醒,然後一次次地觸動開關,讓黃賢淑一趟趟地進來查看累得精疲力竭。黃賢淑被韓茹貞搞得快要抓狂,想用韓茹貞的藥水發洩,被李浩俊和金泰賢抓個正著,李浩俊因此停了她的晚班,讓金泰賢代替。

 

  黃賢淑覺得氣憤,趁著晚班時間偷偷地回到韓茹貞的病房,讓她見到金泰賢正與韓茹貞正在聊天。

 

 

第六集:

  為了反抗韓信集團的無良解僱,某女工從韓信電子工廠的塔上跳了下來,金泰賢奉命出診,對女工做了初步急救後,將她送往12樓的 VIP。

 

  Cynthia 在金泰賢會診後,帶他去見了高社長,高社長同樣以金素賢的救治為條件,要求金泰賢跟他合作。金泰賢見過高社長之後才明白,Cynthia 早就計劃好了一切,有意誘惑他進入禁區。

 

  李浩俊收到了院長的指示,要對韓茹貞下殺令,要他製造成韓茹貞自殺的樣子。李浩俊擔心韓茹貞死後,她體內殘留的藥物會被檢驗出來,他對韓道俊不是很相信,可是他是一個執行者,只能聽從安排,選擇相信韓道俊。

 

  黃賢淑在韓茹貞的病房內,偷偷安放了監視器,想錄下金泰賢喚醒韓茹貞的證據。黃賢淑沒有等到韓茹貞異樣的證據,反而無意間偷聽到了院長下指令,要李浩俊殺了韓茹貞。黃賢淑知道後,突然間抓狂,她拿著手術刀朝著走出來的院長狂捅下去,最後被警衛帶走時,鑰匙不小心掉了。

 

  李彩英威脅高社長取消禁令解除申請,讓高社長很不滿,他安排了幾個人假裝生病,由Cynthia 安排住進了VIP。李彩英透過金泰賢探病的時間,告訴他,高社長是在有意挑撥韓道俊殺了韓茹貞,現在韓茹貞很危險,她要金泰賢把韓茹貞交給她。

 

  金泰賢去找 Cynthia,要她轉告高社長馬上取消禁令解除申請,而高社長的回覆卻是~不能解除。金泰賢一心想救韓茹貞,又知道高社長如果無法得到韓茹貞的支持,就會放任她被殺死,所以金泰賢只能假裝同意加入他們的計劃,藉以得知高社長的安排。

 

  跟哪一方合作,對韓茹貞來說都很危險,所以韓茹貞選擇跟高社長合作,因為他是強者,但是金泰賢不這樣認為,他已經想到另一個辦法,要偷偷地救走韓茹貞。

 

  李浩俊接到指示,提前去病房殺死韓茹貞,當他將藥物注射進點滴,在打破玻璃杯時,韓茹貞醒了過來,把他嚇得半死,但他還是對韓茹貞下了殺手,把她偽裝成自殺的樣子。Cynthia 看情況不對,等韓茹貞從病房內被推出來時,下令關閉了電源,這時高社長的人闖了進來,搶奪韓茹貞。

 

  在混亂之中,韓道俊的人開槍想殺了韓茹貞,金泰賢為了搶奪他們手上的槍被打傷了,Cynthia 這才趕緊地把槍搶走;可是韓道俊的人實在太多,他們無法闖出去,只能返回病房內,由杜哲他們幫忙,暫時抵擋追兵。

 

  等金泰賢搶走假的韓茹貞時,李浩俊才把真的韓茹貞帶出來,讓韓道俊的人幫忙送到手術室去。韓道俊帶人去地下停車場阻攔高社長,Cynthia 他們才知道金泰賢是跟韓道俊合作的,Cynthia 很意外地舉起槍對準金泰賢,威脅他不能交出韓茹貞。

 

  護士長按照金泰賢的安排,在手術室裡偷偷地給韓茹貞注射了鉀,讓韓茹貞出現失血性休克死亡的假象,讓大家以為韓茹貞已經死了。

 

 

第七集:
  韓茹貞出現休克,李浩俊便不再對韓茹貞進行搶救,而是宣布她死亡了。韓道俊告訴大家,韓茹貞已經確認死亡,這時金泰賢拉開蓋在推車上病人的白布,大家才知道搶錯了人,而金泰賢受傷出血嚴重,倒在地上,韓道俊才同意讓他去急救。

  李浩俊走後,護士長便開始先對韓茹貞急救,等待金泰賢重返手術室救活韓茹貞。金泰賢簡單處理了一下自己的傷口,給自己打了一支腎上腺,然後就趕往手術室。重症加護房內,金英美出現了心臟驟停,申科長不同意給患者做手術,護士長只有把金英美推到手術室,想讓金泰賢幫忙救治金英美。

  又多了一名要救的患者,金泰賢強忍著身上的痛苦,打起精神很快地將韓茹貞的傷口縫合,可是韓茹貞還是沒有恢復心跳。金泰賢不能讓韓茹貞就這樣死了,他拼命地按壓韓茹貞的胸口,直到自己失血過多沒力氣倒下時,韓茹貞終於恢復了心跳。金泰賢倒下了,金英美則因為心臟驟停死了,於是他們把韓茹貞換成金英美,重新回到重症加護病房接受治療。

  韓茹貞已死,高社長便要求跟韓道俊坐下來協商;他告訴韓道俊,為了減少繼承稅,韓道俊想辦法使韓茹貞持有的股票減少,而他也會從中做手腳,等到韓茹貞的死訊公佈,高社長也會公開這段時間的業績和負債率,韓信集團的股價也會大幅下跌。聽了高社長的話,韓道俊才明白,高社長從一開始就是為了除掉韓茹貞,而提出臨時禁令解除申請,現在的他只能選擇跟高社長合作。

  金泰賢的生命力頑強,被救了回來;韓道俊還親自到重症加護病房裡看他,並交代申科長好好照顧金泰賢。李彩英知道金泰賢受傷,匆忙趕過去探望,知道他情況不是很好,立即叫人把全院科長等級以上的人都召集過來會診金泰賢。

  萬植被抓到警察局,無意中提及龍八,被李刑警叫去審問,還把他的通話記錄也列印出來,就是要從他那裡知道誰是龍八。萬植沒有供出龍八是誰,但從他的通話記錄中,李刑警鎖定了韓信醫院為目標。

  金泰賢透過一段時間的治療,終於可以下床走動;他第一時間去看了韓茹貞,並悄悄地把她帶出去,欣賞首爾的夜景。三年多來,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呼吸自由的空氣,韓茹貞情緒非常激動,特別感激金泰賢為她所做的一切。

  Cynthia到醫院拿行李,正巧看到金泰賢和韓茹貞一起看夜景;Cynthia故意把金泰賢支開,提醒韓茹貞如果想要躲起來好好的生活,就要抓住金泰賢這個好男人。


第八集:
  李刑警帶著杜哲的照片,到韓信醫院的外科去打聽;護士長表示沒有見過此人,他只好轉問龍八的情況。護士長要李刑警去問外科醫局長,馬上就驚動了韓信醫院的警衛室,而且還驚動了李刑警的頂頭上司,他只能立刻收隊離開醫院。

  Cynthia告訴韓茹貞,金泰賢放棄高社長的高額補償金,救了韓茹貞一命,還差點丟掉自己的性命。韓茹貞知道,金泰賢雖然救活她,但是高社長已經和韓道俊聯手,她已經沒有機會再要回自己的位置;一下子讓她失去活下去的鬥志,她不知道是該恨金泰賢還是該感激他。

  韓道俊請李浩俊和金泰賢來家裡吃飯,多喝了幾杯後,開始胡言亂語。韓道俊表示,殺了韓茹貞的人並不是他,而是李浩俊這些人;李浩俊聽了之後更加擔心,有一天會成為韓道俊的替死鬼。韓道俊嚇唬了李浩俊之後,又表示他很快會舉行韓茹貞的葬禮,然後對她進行火化,要李浩俊放心。

  韓道俊無意間說出,因為崔成勛沒有遵守和他的約定,所以才有了死亡的下場。金泰賢向李彩英問起了崔成勛,李彩英跟他說了一些當時的情形。車禍之後,韓茹貞因為崔成勛死了,而選擇跳窗自盡;韓茹貞的父親救活她之後,囑咐朴院長一直讓韓茹貞沉睡,直到他死去再喚醒韓茹貞。為了讓韓茹貞一直沉睡,韓信集團建造了韓信醫院,沒想到去世之後,卻變成了韓道俊的詭計。

  知道了韓茹貞的故事後,金泰賢把韓茹貞偷偷帶了出來,就像當日崔成勛帶著韓茹貞逃跑,準備去教堂舉行婚禮一樣,他把韓茹貞帶到了那座教堂。金泰賢把一支新手機交給韓茹貞,隨便她聯繫任何人;而他決定離開韓茹貞,陪自己的妹妹去美國治療,因為他突然明白,自己和韓茹貞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所以他選擇離開。

  金泰賢離開後,韓茹貞拿著電話很傷心,心裡只想到金泰賢的好,所以她撥了金泰賢的電話,要他三十秒之內趕到,否則就不再理他。韓茹貞接受了金泰賢,要他等自己把過去的傷口癒合;然後跟他一起在教堂裡暫住了下來,要好好把自己的病養好。

  金泰賢告訴韓茹貞,警察找他找到了醫院,韓道俊也準備給韓茹貞辦喪禮,所以他才把韓茹貞帶出了醫院。
 
 

第九集:

  韓茹貞和金泰賢在教堂裡住下來;金泰賢開始幫韓茹貞訓練,恢復她的肌體功能。神父要韓茹貞去做告解,訴說三年來心中積壓的情感,韓茹貞坦白自己依然對於那些讓她失去自由的人懷有仇恨,想要將他們統統殺死。

 

  神父告解韓茹貞,放棄心中的仇恨,為了愛活下去,要她好好珍惜金泰賢對她的愛。韓茹貞很怕失去金泰賢,怕自己的愛會讓金泰賢受到傷害,所以她決定聽從神父的告解,放下心中的仇恨,好好愛金泰賢。

 

  李浩俊去ICU 查房,幸好金泰賢安排了宋護士在那裡冒充金英美,沒有讓韓茹貞的事情暴露。李浩俊聽護士們說,黃賢淑被貨車撞死了,他非常擔心自己也會被韓道俊除掉,馬上就去找院長說出自己的擔心;但院長一點也不擔心,指責他杞人憂天,他相信韓道俊不會放棄醫院。

 

  李浩俊依然很擔心自己會命喪韓道俊之手,在看到韓道俊派了新人來12樓,頂替黃賢淑的位置時他更怕了。李浩俊見到醫院有陌生的面孔,他更加害怕,這時他走進院長的房間,發現院長已經死了,所以他立即回辦公室拿了護照想要逃跑。

 

  李彩英知道黃賢淑被殺,馬上闖進了韓道俊的辦公室,命令他不許動金泰賢,否則她立刻就會讓大正那邊的人知道,是韓道俊故意殺死崔成勛的。高社長看到李彩英如此袒護金泰賢,他很高興的等著李彩英幫他們找到金泰賢的下落。

 

  阿里前來敲教堂的門,想要金泰賢去醫治她媽媽,那情形就像是金泰賢小時候為了救妹妹一樣,金泰賢很有感觸。阿里的媽媽是妊娠中毒,又不能去醫院,金泰賢為了救她只能做回龍八,為產婦現場動手術。

 

  院長被殺的事傳遍醫院,護士長她們都很擔心金泰賢的安危,想打電話通知他不要回醫院,可是電話無法打通。

 

  金泰賢冒險做了剖腹手術,把孩子取了出來,但是產婦得了栓塞症,他沒有辦法只能把產婦和孩子送到韓信醫院去,這樣才不至於讓他們被遣返回去。

 

 

第十集:

  金泰賢準備把產婦和孩子送到韓信醫院12樓,只有這樣才能救活孩子和產婦,他要韓茹貞安心在教堂裡等他;他送產婦去醫院後,看到金素賢去了美國,就立即趕回教堂。

 

  金泰賢到了韓信醫院,12樓的病房已經滿了,他只能把產婦安排在李彩英的房間,然後以洪吉順的名字給產婦辦了住院,召婦產科兒科的醫生前來救治。產婦和孩子得救後,金泰賢才從護士那裡知道,醫院出了大事情,在黃賢淑死了之後,院長死了,李浩俊也失踪。

 

  金泰賢在12樓看到了自己的父親,才知道金素賢被安排住在了12樓的病房內,金泰賢害怕妹妹會出事,特意去問了護士,才知道金素賢是韓信共享財團的支援對象。新任12樓的科長李承勳,知道金泰賢回來了,就把他叫到辦公室,並告訴他財團的錢不夠,暫時把金素賢安排在了12樓。

 

  金泰賢知道妹妹被帶到12樓,是被當成人質,他非常不放心妹妹的安全,趁著父親睡著時,要金素賢拿著護照和錢包跟他走;但醫院裡到處都是警衛和監視器,他無處可逃。金泰賢為了妹妹,直接去找韓道俊,要他兌現當初答應送金素賢去美國的諾言,並以死威脅韓道俊。韓道俊的秘書告訴金泰賢,他必須讓李彩英相信,他是逃跑而死的,他會實現韓道俊先前的承諾。

 

  申科長想要進12樓,需要金泰賢幫他跟韓道俊說情,所以他用外科專科進修醫師的名額誘惑金泰賢。朴泰勇聽到了申科長和金泰賢的對話,為了進修名額,他打電話通知李刑警,金泰賢就是他要找的龍八;李刑警接到舉報電話後,立即就出動去機場準備抓金泰賢。

 

  金泰賢知道自己沒辦法再回到教堂,所以預先寫好了信交給神父,然後送妹妹金素賢去美國,千叮嚀萬囑咐要她好好地活下去。金泰賢打算離開時,無意間碰到了李浩俊,李浩俊躲在了人群中想逃避韓道俊的追殺,沒想到最終還是難逃被殺的命運。金泰賢把李浩俊送到機場急救中心,為他做了急救緊急止血,才將他送到醫院去。

 

  李刑警趕到機場見到金泰賢時,他正好在救李浩俊,他一直等到金泰賢把李浩俊送上了救護車,才將他逮捕。李刑警還沒有從金泰賢那裡問出他想要的話來,就已經驚動了警察廳的廳長,李刑警只能乖乖放人。

 

  護士長姜秀敏跟著金泰賢到了教堂,在韓茹貞看完信之後,將韓信的臨終遺言告訴韓茹貞。

 

 

第十一集:

  金泰賢回到韓信醫院,韓茹貞也回到了醫院,以金英美的身份出現。韓信集團的人怕金英美會鬧事,正好韓茹貞假裝失憶和失語,他們於是把她轉到12樓嚴加看管,等待股東大會召開後再處理。韓茹貞告訴金泰賢,她不會再逃避,而且她已經有了和韓道俊鬥爭的武器。

 

  韓道俊和高社長準備妥當,處理好股份的事情,準備要發韓茹貞的訃聞,而在那之前他們必須除掉金泰賢。李彩英通知金泰賢,要他在發訃聞之前離開醫院;但金泰賢已經決定要跟韓茹貞一起戰鬥,他沒有辦法這時候離開,他要想辦法再次進入那個關了韓茹貞三年的病房內,找到韓信留下的遺囑。

 

  金泰賢被韓道俊叫進去,宣布韓茹貞死亡;然後高社長就舉行了記者召待會,宣布韓茹貞的死訊,準備在五日後舉行喪禮。因為韓道俊與高社長合作後,閔室長的位置變得不再重要,他漸漸跟高社長產生了摩擦,所以韓茹貞向閔室長的私密手機發了簡訊。

 

  閔室長接連收到幾則簡訊,都是韓茹貞發的,他開始懷疑韓茹貞是否沒死,於是去太平間查看了一下,果真屍體不是韓茹貞。閔室長去逼問當時指認屍體是韓茹貞的姜秀敏護士長,姜秀敏告訴他們,她只是按照李浩俊的指示做,而且韓茹貞根本就沒有死。為了找到韓茹貞的下落,閔室長只能救活李浩俊,於是命令金泰賢為李浩俊動手術。

 

  李彩英要韓道俊放過她,跟她離婚算了,但是韓道俊堅決不同意,他不能容忍再一次被別人拋棄,所有拋棄他的人都只有死的下場。李彩英告訴韓道俊,在嫁給他之前,她也有一個深愛的男人,並且懷了那個人的孩子,可是因為父親要把她嫁給韓道俊,所以在韓信的授意下把那個人的公司逼得破產,他也自殺死了。李彩英告訴韓道俊有關她的過去,就是要他明白,她也是韓道俊加害的受害者,寧死也不會順從韓道俊。

 

  閔室長隱瞞了李彩英的過去,讓韓道俊對他產生疑心,他開始擔心韓道俊會將他除掉,所以拼命地跟韓道俊表示忠心。韓茹真發簡訊給閔室長,要他把自己的護照帶到機場,不然他也會被韓道俊殺死。閔室長收到簡訊後,立刻加派了人手趕往機場,想要抓住韓茹貞,連十二樓的警衛也叫了去。

 

  韓茹貞走回自己的房間,打開韓信留給她的影片,知道了一切真相。當年,崔成勛和韓道俊有勾結,崔成勛是故意接近韓茹貞的;因為崔成勛太過於貪心,所以韓道俊只能將韓茹貞和崔成勛殺死。韓信把韓信集團的帳簿藏在了韓茹貞的座車邊上留給韓茹貞,擁有它的人才能成為韓信集團真正的主人。

 

  閔室長接到韓茹貞的簡訊,要他等所有人到了機場之後,他再回到她的房間,而這時他已經進入不了那個房間了。

 

 

第十二集:

  閔室長終於能進入韓茹貞的房間,看到韓信的影片,他嚇了一大跳。閔室長質問韓茹貞,成為甕中之鱉的她,叫他來有什麼事情?韓茹貞拿出秘密帳簿,閔室長才知道韓茹貞拿著韓信集團的國璽,立刻跪了下來,聽從韓茹貞的吩咐。

 

  閔室長按照韓茹貞的吩咐,把韓茹貞的護照交給了前來拿護照的萬植;金泰賢拿到護照後,就趕去區政府與韓茹貞登記結婚。萬植接到生意,非要金泰賢替他出診不可,金泰賢本來答應韓茹貞要及時趕回,不想出診,可是礙於萬植的懇求,他還是答應去幫他看一下病人。

 

  金泰賢到了現場,才知道被萬植騙了,那裡傷者太多,金泰賢要忙好一陣才能結束。高社長的人看到金泰賢來出診,知道金泰賢拿走了韓茹貞的護照,高社長推斷韓茹貞還活著,所以馬上去找韓道俊。高社長告訴韓道俊,閔室長有問題,而韓道俊則一點也不驚訝,拿出閔室長交給他的秘密帳簿的隨身碟。韓道俊拿到秘密帳簿,高社長也只能乖乖地聽從韓道俊的安排,不敢再像以前一樣無視閔室長。

 

  韓道俊授意高社長,立刻解決金泰賢,把李彩英關到限制區內,不讓她阻止。金泰賢救治完傷者後,萬植才告訴他,自己出賣了金泰賢,警察很快就會來抓他,而此時高社長的人已經闖進來,想要殺死金泰賢,萬植替金泰賢纏住了那個人,金泰賢才得以逃跑。

 

   高社長的人一直追著金泰賢不放,這時李刑警趕到,趁著李刑警對付他之際,金泰賢立刻找機會逃跑;沒想到李刑警卻不是那人的對手,被他傷得不輕,金泰賢只能立刻為李刑警急救。其他警察找來,金泰賢為李刑警做好初步急救後,就馬上逃跑。

 

  李彩英知道韓茹貞還活著,打去12樓問了之後,才知道韓茹貞以金英美的身份,躲在韓信醫院裡。韓茹貞表示,她還有後招,如果李彩英願意站在她這邊的話,她會讓李彩英獲得自由,同時放過她娘家的人;李彩英答應站在韓茹貞那一邊,但要求金泰賢必須讓給她才行。

 

  金泰賢趕去區政府登記結婚,沒想到還沒有填完登記表,就被李刑警給逮住。杜哲打電話給李刑警,指責他把救命恩人帶走很不像話,並要求他放了要登記結婚的金泰賢,他一定會送一份大禮,把昨天打傷的那個殺人犯交給李刑警。李刑警看到杜哲送的大禮,竟然就藏在自己的後車廂,馬上送金泰賢趕去登記註冊。

 

  韓道俊阻止不順從他的人進入葬禮現場,沒想到各大政要的官員一大早就來到現場,他沒辦法阻止。李彩英叫人把韓茹貞精心打扮一番,然後把她送到韓茹貞的靈堂上。韓茹貞走到自己的畫像前,摘下了自己的面紗,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果然如韓茹貞所料,韓道俊又以韓茹貞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況不好為由,要將她送到醫院去。韓茹貞要求除韓信醫院的第三方場所,對她進行精神評估和保護,而此時韓道俊則拿出韓信醫院的診斷報告,直指她有被害妄想症,多次企圖自殺。

 

 

第十三集:

  韓道俊呈上韓茹貞的精神鑑定報告給警察廳廳長,證實韓茹貞有被害妄想症,他表示自己會遵循醫生的意見,允許公權方以及律師對韓茹貞進行探視,請廳長不要協助韓茹貞。

 

  就在韓道俊的人準備押走韓茹貞時,金泰賢趕到了現場,拿出和韓茹貞的結婚登記表,成為了韓茹貞的法定監護人。韓道俊沒有了掌控韓茹貞的籌碼,於是想用金素賢來威逼金泰賢;韓茹貞對韓道俊實在太失望,說出了他和崔成勛的約定,讓韓道俊一下子失了方寸。

 

  韓道俊拿著秘密帳簿,想要威脅在場的那些高官,把韓茹貞和金泰賢抓起來,沒想到自己卻上了閔室長的當,一切都是韓茹貞佈的局。韓道俊當場被逮捕,高社長也被李刑警以教唆殺人的​​罪名帶回了警察局,韓茹貞終於拿回韓信集團的實權。

 

  此時韓信電力的員工,帶著金英美的遺像闖入靈堂,韓茹貞命令大家給員工們讓路,並向死者金英美以及韓信員工致以真誠的道歉;同時感謝金英美的犧牲,讓她可以撿回一條命。韓茹貞表示,不會賣掉韓信電力,也會重新僱傭被無故解僱的員工,並在這裡為金英美舉行葬禮。

 

  高社長被抓進了警察局,但一直閉口不肯招供,想等著警察局對他無可奈何,將他移交至檢察院;而韓道俊已經在檢察院裡等著他。韓道俊表示,等高社長來了,他有辦法跟高社長聯手,把韓信集團搶回來,在他看來經營權不是靠一個人的股份多就可以掌握。

 

  高社長閉口不招,終於等到了律師前來,沒想到律師卻送來了脅迫信,那是一封高社長兒子的求救信。高社長為了自己的兒子,只能聽從吩咐,最後跟警察局要了一碗雪宋湯,然後砸破碗,用殘片割向自己的大動脈。

 

  第二天,韓茹貞以會長的身份,三年後第一次回到公司;集合在那裡的社長們,想威逼韓茹貞將往事一筆勾銷,畢竟以後對付韓道俊的勢力,還用得著他們,沒想到他們立刻就收到了信息,高社長死在警察局了。

 

  韓茹貞拿出真正的秘密帳簿,警告在坐的社長們,不想成為下一個高社長的話,應該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第十四集:

  金泰賢到了醫院門口,看見醫院裡所有科室的科長以及院長金柱英全都出來迎接他;他立刻改去停車場,沒想到院長還是追了來。金泰賢好不容易擺脫了院長,沒想到12樓也是大陣仗的迎接,金泰賢只能逃跑到外科。

 

  護士長追問金泰賢新婚的情況,才知道他一點也不懂浪漫,連個求婚的儀式也沒有給過韓茹貞。呂管家來醫院看病,金泰賢於是要管家陪他去選戒指,準備向韓茹貞求婚。李浩俊知道韓茹貞沒有死,並且當上了會長後,心裡更加害怕,擔心得幾近發瘋,看到金泰賢來,就纏著求他替自己說好話。

 

  金泰賢安慰李浩俊,但李浩俊還是認定韓茹貞絕不會放過他,他特別的懊悔。李浩俊告訴金泰賢,他後悔三年前走入韓茹貞的手術室,如果他當時選擇去金泰賢母親的手術室,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李浩俊向金泰賢坦誠一切,只求他幫自己向韓茹貞求情,金泰賢知道三年前的真相,心裡更加難過。

 

  支持韓道俊和高社長的人,一個個都到韓茹貞家裡,準備跟她道歉;李彩英看到了覺得非常可笑,沒想到自己的父親也在裡面。她氣得想找韓茹貞算帳,可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任何權力,根本做不了什麼,她想把父親帶走,可是父親拒絕離開,讓她實在很無語。

 

  金泰賢回到韓茹貞家裡,韓茹貞正在面見韓社長,她對於曾經害過她的那些人,一點情面也不給;金泰賢止住了腳步,他需要自己一個人冷靜地好好想一想。呂管家也一直很畏懼韓茹貞,她知道金泰賢的困惑,於是特意把小時候的事情告訴金泰賢,說明韓茹貞是個賞罰特別分明的人。

 

李彩英想要報復韓茹貞,約了記者準備召開記者招待會,要把韓茹貞的事情揭發,沒想到一切都在韓茹貞的掌控之中。閔室長警告李彩英,如果不想看到家族垮台,父親自殺,就適可而止地離開韓信集團的飯店。

 

金泰賢知道了韓茹貞小時候的事情,他的心裡更加同情韓茹貞,了解韓茹貞的心裡其實一直很孤單。金泰賢勸告韓茹貞,停止一切的復仇計劃,不要再動李浩俊。金泰賢認為韓茹貞所做的,並不是伸張正義而是在殺人,而韓茹貞卻認為,沒有復仇就沒有正義,她不會放過那些曾經害她的人。

 

  金泰賢一再求韓茹貞,原諒所有人,但韓茹貞實在做不到,她認為金泰賢無法理解她被囚禁在黑暗中三年的痛苦,她必須要除掉他們才能解除自己的痛苦。金泰賢最後一次提醒韓茹貞,停止復仇,否則他不知道該如何原諒他們,韓茹貞聽了金泰賢的話,暫時停止了對李浩俊的復仇。

 

  檢察總長把韓道俊放了出來,韓道俊一點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打了半天電話,才知道高社長已經去世,他沒有其他人可以聯絡,就只​​有李彩英來接他。李彩英還沒趕去接走韓道俊,就有一輛車往他撞了過來,看到韓道俊沒事,還直接敲了他的後腦勺。

 

  韓道俊暈到後,韓信醫院的救護車立刻就到,把韓道俊給接走了。

 

 

第十五集:

  李彩英看著韓道俊被帶走,而她卻無能為力,只能打電話向金泰賢求救,求他救救韓道俊。李彩英雖然一直恨著韓道俊,但是看到現在的韓道俊,她卻覺得很可憐,她表示如果韓道俊被韓茹貞害死​​,她也絕對不會原諒韓茹貞。

 

  金泰賢和李彩英看到韓道俊做完手術,才放下心來;沒想到他們去了重症加護病房,才知道韓道俊並沒有被轉移到那裡,而是轉到了12樓韓茹貞原來的房間。韓茹貞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讓李浩俊負責看管韓道俊,同樣把韓道俊軟禁在那裡,不讓任何人進去探視,等三年之後再將他殺死。

 

  韓茹貞通過股東大會的投票表決,正式升任為韓信控股的第五任會長,金泰賢也趕去現場。金泰賢把自己進入12樓的窘迫原因,跟韓茹貞描述了一番,韓茹真可以理解金泰賢的苦衷,並不責怪他的過錯;所以金泰賢也把李浩俊的故事,原原本本告訴韓茹貞。

 

  當年,李浩俊是肝臟脾界的新星,因為驕傲自滿導致了一起醫療事故,他的病人越來越少。在韓茹貞的那場手術裡,李浩俊非常成功地完成了手術,救活韓茹貞,打了一場漂亮的仗,但在手術後的第二天,他還必須去法院受審。

 

  當時的李浩俊沒有人幫助他,韓信醫院也撇清關係,他差點就以醫生失職導致患者死亡定罪;突然情況發生扭轉,韓信集團派了法務部的律師前來幫忙,救了李浩俊。所以金泰賢認為,李浩俊當時的情形不亞於他的處境,希望韓茹貞能夠原諒他;而且因為救韓茹貞,有多少人因為沒能及時做手術,而死在手術台上。

 

  金泰賢要韓茹貞明白他所說的,停止一切的復仇,不要再讓12樓成為犯罪現場,放下仇恨回到他的身邊,做一個他愛的韓茹貞。韓茹貞聽了金泰賢的話後,立刻就派閔室長去調查,她出事當天沒有做手術而死的人員名單。閔室長擔心韓茹貞會被金泰賢勸服,放過韓道俊,所以他開始醞釀設計借他人之手除掉韓道俊。

 

  韓茹貞升任會長以及韓茹貞和金泰賢的新婚派對同時舉行,金泰賢不想參加,卻又必須參加;他只能邀請一些朋友到現場,同時讓韓茹貞可以找回原先的自己。崔大正知道當年韓道俊殺死崔成勛的事情,他趕來韓茹貞的派對,要求她把韓道俊交給他處理。

 

  韓茹貞不肯交出韓道俊,崔大正於是威逼韓茹貞,三天內必須收到韓道俊死的訃告,否則他就要對韓信集團開戰了。

 

 

第十六集:

  韓茹貞準備與大正集團開戰;派對結束後就立即回到公司,召集了高層領導開會之後,就跟在一線工作的精英團隊一起分析大正集團,想要找到攻擊大正集團的方法。

 

  韓茹貞開始大幅收購摩根的ALEXON生物科技公司股份,導致股價高升,大正集團知道後也立刻做出應對,兩家集團拼個你死我活。金泰賢覺得減輕韓茹貞壓力的最好辦法,就是在這個時候,把韓道俊放走,所以他聯絡了李浩俊幫忙,把韓道俊帶出韓信醫院。

 

  大正集團抬高ALEXON生物科技公司股價時,韓茹貞取消了訂單,同時賣出自己手上已經買入的股份,讓大正集團損失慘重。閔室長知道金泰賢把韓道俊帶走,他沒有出手阻止,而是把消息告訴了大正集團,讓他們出面去殺死韓道俊。

 

  閔室長向韓茹貞彙報金泰賢救走韓道俊的事,沒想到韓茹貞早已知道閔室長的所作所為,她沒有阻止只是想保住韓信集團,利用了金泰賢。韓道俊清醒後,打傷了金泰賢他們,從救護車上逃了下來,準備找大正集團做一筆交易,出賣韓信集團,沒想到卻被大正集團的人當場殺死。

 

  韓道俊死了,金泰賢立刻就回去質問韓茹貞,想知道一切是不是她策劃的。韓茹貞並沒有否認一切,而是承認都是她指使的,是她利用了金泰賢,金泰賢對韓茹貞感到很失望,同時很受打擊。想了一夜之後,金泰賢向韓茹貞表示,他要回到原來的位置,問韓茹貞願不願意放棄她的會長身份,跟他一起離開。

 

  韓茹貞阻止不了金泰賢離開,但她也沒辦法跟金泰賢一起離開;她告訴金泰賢,自己只是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沒辦法跟金泰賢再回到過去了。金泰賢向韓茹貞承諾,他會一直等著韓茹貞,直到有一天韓茹貞願意回到他的身邊。

 

 

第十七集:

  六個月過去,金泰賢在一家社區當起了社區醫院的院長,因為他沒有完成住院醫師的修習,沒能成為專科醫師,所以找不到任何正式的工作,只好在這個偏僻的社區裡,當起了隨性的醫生,生活自由自在。

 

  大正集團陷入危機,崔會長去請求韓茹貞放他一馬,救他這一次,但韓茹貞沒有答應。韓茹貞聽到崔會長企圖自殺,一下子承受不住暈了過去,但她還是強忍著不能讓外人看到她的軟弱,要管家不能將她暈倒的事情傳出去。

 

  韓茹貞在世界級生物工程公司竣工會上致詞時,眼前不斷看到自己復仇而死的那些人,一下子就暈了過去。韓茹貞不知道院長已經被收買了,而院長則對她隱瞞了韓茹貞已經是肝癌第二期的病情,她的幻覺也只是被人下了藥而不自知。

 

  李彩英在韓道俊死後,假裝放棄一切的樣子,實際則跟韓信集團內部的人開始聯手準備向韓茹貞復仇;得知韓茹貞生病心情大好,她不要求得到韓茹貞的股份,只要替韓道俊報仇。金泰賢去找李浩俊,想讓他查看一下韓茹貞的病情,沒想到韓茹貞的病歷被鎖。

 

  韓茹貞再一次在家裡出現幻覺,管家建議她去找金泰賢,因為他是可以信任的醫生,並且不會嫌棄來看病的任何患者。李彩英知道韓茹貞自己一個人開車出去,馬上就明白她會去找金泰賢,於是特意把金泰賢引開,然後去金泰賢的醫院門口攔住韓茹貞。

 

  雖然李彩英阻止,韓茹貞還是見到了金泰賢;在金泰賢的安慰下,韓茹貞的心情大好,她也下定決定,解決掉自己身上的負擔,然後跟金泰賢在一起。閔室長把韓茹貞的病情告訴呂管家,要她必須做好監督,不能再讓韓茹貞和金泰賢見面,他們很快就會做好新的遺囑內容,讓金泰賢不能成為繼承人。

 

  見完金泰賢,安心睡了一覺後,韓茹貞又見到了韓道俊,把她嚇了一大跳。

 

 

第十八集~大結局:

  金泰賢知道韓茹貞打算結束一切回到他的身邊很高興,沒想到收到了禁止接近令的法院傳單,他立刻打電話聯絡李彩英詢問情況。金泰賢知道了韓茹貞得肝癌的事,李彩英索性就告訴金泰賢,韓茹貞因為自己的病才出禁止令的。

 

  李彩英來到韓茹貞家裡時,差點喝下幫韓茹貞準備的水,這讓呂管家明白過來,韓茹貞意識失常是因為喝下的水出了問題。為了不讓韓茹貞繼續受害,呂管家跟閔室長提出,將韓茹貞轉移到東館去住,希望能喚醒韓茹貞。

 

  李彩英的話,讓金泰賢起了疑心,他相信韓茹貞情況不好,可是他並不相信李彩英會這樣對待韓茹貞。李尚哲告訴金泰賢,他也覺得可疑,如果韓茹貞不想見他的話,就會把他給撤了,因為他是韓茹貞派來保護金泰賢的。為了知道情況,李尚哲打電話給呂管家,呂管家因為電話被監控,只有用一些奇怪的話語,間接把韓茹貞的情況告訴李尚哲。

 

  金泰賢按照呂管家提供的訊息,從東館的狗洞進入,找到了韓茹貞;可是韓茹貞已經迷迷糊糊,幸好她還能認得金泰賢。李彩英他們以為,只要等著給韓茹貞辦喪禮就可以了,開心地聚到了韓茹貞家裡,沒想到韓茹貞安然無恙地出現。

 

  韓茹貞把閔室長解雇,同時金泰賢打電話通知了李刑警,把閔室長這一群私闖名宅,對韓茹貞犯下種種罪行的人都逮捕,而韓茹貞再也支持不住暈倒了。由於閔室長他們下的毒,讓韓茹貞的肝癌從第二期直轉入第三期,必須要再做肝移植才能活下來;但由於三年前的手術傷口與肝移植的傷口重合,手術有一定的難度,而且成功率極低。因為金泰賢的關係,韓茹貞放過了李浩俊,讓他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良心,所以這一次他很想幫助韓茹貞,把韓茹貞救活。

 

  重做惠普爾手術成功率極低,沒有人願意做這個手術,李浩俊安排了專家會診;但是頂尖的專科醫生都在看了韓茹貞的情況後,表示無能為力,金泰賢只能求李浩俊能像三年前一樣,再一次救回韓茹貞。可是李浩俊一點把握也沒有,他沒辦法答應金泰賢;韓茹貞聽到了金泰賢和李浩俊的對話,她決定不做手術,要求金泰賢帶她去風之谷,把戒指送給她。

 

  Cynthia帶著另一名龍八來到12樓,要給韓茹貞做手術;李浩俊得知這名龍八的情況之後,立刻通知金泰賢把韓茹貞送回手術室,三人聯手幫韓茹貞做手術,救活了韓茹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