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集:

  成俊告訴父母他要離婚,讓車東洙和慶淑都很吃驚,在他們的逼問下,成俊只能說夫妻信任已經破滅沒法再生活下去了。秀珍哭著說出自己對成俊說謊的事,這更讓慶淑無法接受,氣得都快喘不過氣來。

 

  車東洙認為夫妻是感情、責任一起支持著過下去的,他認為就這個謊還不至於要離婚,所以逼著成俊要跟秀珍繼續過下去。成俊不管爸爸說了什麼,他已經下定決心要跟秀珍離婚。

 

  寶盈也很驚訝,她沒有想到成俊會為了這個謊而提出離婚的,她只是想讓成俊知道真相而已。

 

  成俊告訴基俊,他覺得很累了,所以決定要離婚,對於秀珍他已經沒有辦法再相信了。基俊沒辦法評判此事,他只是要哥哥緩和一下,過段時間再說,這樣或許會更好。看著爸爸為了大哥的事這麼煩惱,基俊只能在心裏向爸爸道歉,因為他以後會讓爸爸更煩惱。

 

  成俊和秀珍的事讓基俊和允珠都很煩惱,雖然秀珍做的事很過分,也讓允珠記恨,可是看到她這樣,允珠也替她擔心,她也不想媽媽為了秀珍不開心。雖然基俊和允珠都很希望成俊和秀珍可以好好地過下去,可是他們如此不幸福地在一起,還是覺得讓他們分開或許更好。

 

  成俊一回來就質問秀珍為什麼不蓋章,秀珍很真誠地懇求成俊再相信她一次,可是成俊不能原諒她,一而再再而三這樣做。慶淑得知秀珍這麼多的罪狀,她實在受不了了,恨不得馬上就把秀珍轟出去。秀珍跪著求慶淑原諒她,都沒有辦法讓慶淑平息怒火,她狠狠地把秀珍的行李扔下樓。

 

  慶淑那麼大的動作,讓一家之主的車東洙也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他也沒有辦法接受。

 

 

第62集:

  成俊告訴秀珍,希望他下班回來的時候見不到她,或許秀珍沒有遇見他會更好,他只能說抱歉。慶淑也在成俊他們上班後,馬上就讓阿姨趕走秀珍,她一點也不想見到秀珍。慶淑真是後悔當初沒有一直阻攔著,現在她更擔心外面的人,會怎樣議論他們家了。

 

  秀珍離開了車家,到了常跟成俊見面的海邊,想著結婚時開心的事,大聲地痛哭著。車東洙不知道該怎麼對成俊說,他只能勸成俊不要想太多,好好工作;要看著子女離婚,他的心裏也不好過。

 

  基俊告訴允珠,秀珍已經被趕回娘家了。允珠擔心秀珍,所以回去問純情的情況,可是媽媽好像並不知道秀珍的情況。允珠馬上打電話問基俊情況,秀珍並沒有回家,可能會出什麼事。基俊告訴成俊,秀珍離開了家但並沒有回娘家,希望成俊想辦法找找,他害怕秀珍做傻事。

 

  純情收到秀珍的簡訊,寫著對不起媽媽,讓她很擔心,可是秀珍的電話早已經關機了。允珠找不到秀珍,實在不好隱瞞純情,只能把秀珍已經從車家出來的事告訴她,希望她可以找秀珍的朋友,幫忙找找秀珍。

 

  允珠和純情為秀珍急得半死,而秀珍卻出現在了家門口不進家門。允珠指責秀珍讓她的媽媽擔心害怕,可是秀珍一點也不領情,認為允珠是在看她的笑話。純情看到秀珍安然無恙回到家裏,抱著秀珍痛哭。秀珍埋怨成俊不原諒她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一點也沒有反省自己,連她姨媽都忍不住要罵她了。女兒這麼不幸福,讓純情的心裏特別的難過。

 

 

第63集:

  秀珍因為離婚心情特別不好,還喝醉了酒,看到允珠就更讓她生氣了。秀珍把她所有的不幸,所有的痛苦都歸咎於允珠,怪允珠破壞了她的幸福,毀了她的人生。純情對秀珍這樣的無理,這樣的責怪允珠非常難過,她只能拉走秀珍。

 

  秀珍難過不幸福,純情也很難受很傷神,她還是不顧自己的臉面找了成俊。純情想問成俊,他和秀珍之間是否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成俊回答沒有,是純情意料之中的事,她只能站在秀珍的立場,說出秀珍的難處,希望成俊也能稍微理解一下秀珍,她並不是來強求成俊的。純情很傷心很痛苦,她只能勸秀珍放棄對成俊的奢望,讓她清醒一點不要再癡迷下去了。

 

  基俊回到TS集團的第一個作品~TS集團的第一家餐廳就要開業了,這是他開心的成就,所以他馬上就想跟允珠分享,帶著允珠一起來參觀。TS集團的第一家店,店長是泰修,所以慈卿也免不了來為泰修祝賀一下。

 

  秀珍和成俊去了法院申請請離婚,成俊讓秀珍想要恨他就儘管恨吧。秀珍告訴成俊,或許成俊從來沒有愛過她,而她或許也並不愛成俊,只是愛他的條件,因為他是讓她這個灰姑娘變成王妃的王子。秀珍想知道成俊如果在婚前知道她流產會不會娶她,而成俊從未想過要娶她為妻,他只是因為爸爸的堅持而結婚,而他的爸爸是個講原則的人,所以即使秀珍流產了也一樣會讓他娶她的。秀珍似乎要到了自己的答案,一下子又變得冷靜了下來,又開始去她原來的健身房做運動健身。

 

  秀珍告訴允珠,她已經蓋章了,但是允珠也絕對不會得到基俊父母的同意的。秀珍警告允珠,她也不會看著允珠幸福的,同時喜歡基俊的一個女孩慧琳回國了。

 

 

第64集:

  允珠和慈卿無意間在電梯裏碰到了慶淑,正緊張時被慶淑發現了;幸好慶淑身邊出現了另外一個女孩,讓慶淑無暇顧及到其他人。慧琳向慶淑打聽了基俊的情況,慶淑說基俊為了等她,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找女朋友,聽得慧琳很開心。

 

  慈卿和允珠在電梯裏聽到了慶淑和慧琳的對話,心裏很不是滋味,慈卿更有被人打了的感覺,可是允珠卻假裝沒事的讓慈卿考慮和泰修結婚的事。慈卿太不喜歡結婚了,她只想談戀愛,從沒有想過要結婚的事,她害怕結婚後兩人的生活一點也不一樣,會天天吵架,為了世界和平她覺得還是不結婚比較好。

 

  羅慧琳和基俊是高中同學,現在是行銷博士,受到了韓國企業的邀請所以回到首爾的。慶淑對慧琳非常的喜歡,也在車東洙面前不停地誇慧琳的好。基俊跟允珠講了他的朋友回國,所以一起去餐廳吃了飯;允珠也知道基俊見的是慧琳,基俊難得見到小時候的朋友很開心,而允珠卻有點小小的不開心。成俊聽到基俊對慧琳的描述,他想邀請慧琳到TS集團,因為他們的行銷部也很薄弱。

 

  允珠的媽媽對秀珍離婚的事很好奇,所以打聽了秀珍的老公,讓秀珍特別的氣惱。秀珍直接去找允珠,想要用她和基俊還在見面的事要脅允珠,可是允珠已經不在乎了,隨秀珍想怎樣就怎樣,讓秀珍更氣惱。

 

  證券界已經將成俊離婚的事傳開了,並且抹黑成俊沒有付任何的贍養費,就這樣把人了趕出去,讓TS集團的股價也受到了影響,慶淑為了這件事更是煩惱得沒有心情吃飯了。車東洙邀請慶淑吃飯不肯,他自己到了餐廳正好碰上了和允珠一起吃飯的基俊,他還是表示他的態度,不會同意基俊和允珠的。

 

  允珠有時候會後悔自己選擇的這條路,做了讓父母失望的事,她懷疑自己是否太過自私了,讓基俊那樣的難過,或許基俊放開她會更好。

 

 

第65集:

  車東洙瞞著基俊找來了允珠,他相信允珠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會理解他的想法,所以想私下勸勸允珠。車東洙告訴允珠,他到死也不會同意基俊和允珠結婚的,他不希望允珠和基俊一輩子過不能結婚的生活,不想他們虛度光陰,他想要允珠可以明白主動離開基俊。

 

  慶淑認為是秀珍傳出流言,中傷他們家,所以想質問她,可是聯絡不到秀珍只能到她家裏找她。慶淑質問是秀珍傳出流言的,跟純情吵了起來,沒想到驚動了允珠的媽媽,她才知道秀珍是害得允珠退婚的女人。慶淑看到允珠的媽媽,才知道秀珍又對她說了一次謊,騙她說不知道基俊交往的女人,對她就更氣了。

 

  允珠的媽媽非常不理解,純情和允珠都瞞著她,是秀珍害得允珠退婚的,她更不能理解允珠居然知道是秀珍害了她,還是繼續住在她家裏。秀珍被慶淑那樣一鬧,也很不開心,本以為是成俊找她復合,沒想到是來質問她的,她只能打電話向成俊哭訴。

 

  基俊很開心,TS集團的速食業很快就有起色,爸爸也會看到他的能力,認同他同時認同他們的關係。可是基俊並不知道爸爸依舊沒有辦法認同他和允珠的關係,允珠並沒有說出見過基俊爸爸的事,她表示自己累了,想勸基俊放棄。允珠向基俊說出了分手,讓基俊很生氣,只能一個人去喝酒解愁。基俊認為接受他和允珠的關係,他的父母和哥哥只是一般的難受,可是跟允珠分開,他會很痛苦,然而允珠說累了想放棄,讓他很生氣。

 

 

第66集:

  允珠跟基俊說累了想放棄,可是心裏並不想放棄基俊,基俊沒有來找她已經讓她很失落了,還看到基俊和另外一個女孩高興的吃飯,讓允珠更難過了,她只能裝作沒看見。慈卿認出了那個跟基俊一起吃飯的是羅慧琳,還跟基俊打了招呼,慈卿才知道允珠和基俊爸爸見面的事,而他們兩人也說了關於分手的事,所以允珠才那樣的不開心。

 

  允珠和慈卿說也不說就離開了,讓基俊很生氣。慈卿認為基俊的父母要抹殺他們的愛情很殘忍,要允珠開始去想,沒有了基俊她會不會死呢?基俊認為允珠不說一聲就離開,是真的想分手,所以質問允珠,可是他並不知道允珠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允珠心裏的苦,他的責怪更讓允珠特別的難過。

 

  秀珍去問珍兒,是不是她把她離婚的事說出去的,而珍兒含糊其詞有所隱瞞,說不是她說出去的。秀珍不是明星,她也不清楚究竟是誰把她離婚的事說出去,可是她還是很懷念跟成俊在一起的日子,只是現在回不去了。

 

  基俊為了允珠的話很不開心,連上班也沒有心情,他以為去做一做料理可以緩解一下,然而還是沒有作用。泰修勸基俊要好好安慰允珠,而不是責怪她,讓他體諒允珠的心情。基俊喝得很醉,他不停地求爸爸就這樣同意了他們不行嗎?基俊告訴爸爸,沒有了允珠他很心痛,他會死的,他都萌生了不是TS集團會長的兒子,不是成俊弟弟的想法,他多想自己是在普通的家庭長大。基俊哀求爸爸,為了讓他同意自己跟允珠在一起,他連夢想都放棄了回到公司,當初就算是被趕出家門,他也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所以允珠對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他懇求爸爸同意他們在一起。基俊的話,讓全家人聽了都覺得難過,車東洙認真聽著兒子的哀求,心裏特別不是滋味。

 

  基俊很用心的工作,把TS集團的餐飲事業做得很出色,讓車東洙也覺得非常的滿意。基俊知道允珠累了,他只能在遠處望著允珠,他不想讓允珠覺得更累。允珠看到了仲夏在送快遞,特別的不開心逼著仲夏馬上辭掉工作,可是仲夏想成為姐姐信任的弟弟,他想自己賺學費,所以堅持要繼續送他的快遞。

 

 

第67集:

  慧琳到基俊家吃飯,哄得基俊一家人都非常開心,尤其是基俊的爸爸。基俊雖然表面上裝著很開心的樣子,可是心裏卻很難過,他還是在擔心允珠,而慶淑還一直逼著他要去跟律師的女兒見面,讓他很無奈。

 

  允珠不僅人累心也累,回家還要一直受著媽媽的嘮叨,對寄宿屋埋怨特別多。允珠提醒媽媽,現在她們已經很窮了,希望她不要用富人的方式生活,更被媽媽責怪難道公司倒了,她就該卑微地活著嗎?允珠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媽媽了?

 

  基俊沒有辦法去跟相親的女孩子見面,慧琳問他是否要幫忙?相親時,慧琳急衝衝地趕來告訴他公司出事了,讓基俊可以很輕鬆的離開。慧琳勸基俊該好好的安慰允珠,被家人反對跟基俊又相處得這麼難,很容易讓允珠想放棄的。基俊沒有辦法聯繫到允珠,而慶淑又來追問相親的事,讓基俊發怒,他責備媽媽為什麼不能讓他和允珠等到被允許的時候呢?

 

  基俊和允珠都非常的煩惱,兩人最開心的小公園成了他們不開心時懷念的地方。泰修來見基俊的時候,告訴基俊,基俊的爸爸找過允珠,要允珠不要再見基俊。允珠在見完基俊的爸爸後,自我反省了一下,是不是不該讓父母們這麼傷心,所以跟基俊說累了,而基俊卻還說出了分手這樣的傻話,泰修覺得基俊太不應該了。

 

  允珠是不會說出自己心裏苦的人,所以泰修說的這一些,基俊一點也不知道,基俊更覺得這段時間那樣對允珠,讓他很心疼。

 

 

第68集:

  基俊知道了允珠說累的原因,馬上跑來跟她道歉,他知道自己無論懂不懂允珠的心都不應該說出分手,只是當時他生氣了。基俊沒有想過爸爸會在見到他們之後去找允珠,但他都做得不對,讓允珠累了他很抱歉。

 

  基俊一直道歉,允珠只是聽著沒有說什麼,她心裏明白基俊。基俊的爸爸並沒有要求允珠答應不和基俊見面,只是說了他的想法,允珠只是覺得他的話讓她需要重新考慮很多,所以才說了那樣的話。基俊想問允珠的意見,如果他爸爸一直不同意的話,他們可以自己結婚,但是允珠不同意,她願意等。

 

  看到基俊和允珠在一起,秀珍非常的不愉快,對基俊和允珠惡言相向。基俊離開後,秀珍警告允珠,她是不會就這樣善罷幹休的,她不會看著允珠和基俊幸福的在一起。允珠不明白秀珍為何一定要針對她,她的生活重心總是要放在傷害別人的事情上,然而秀珍就是聽不見她的勸告,硬要把她當成仇人看待。

 

  允珠看到媽媽白天要照顧寄宿屋的所有人,晚上還要做兼職太辛苦了,所以允珠忍不住關心她一下,卻不想她和純情親密的舉動讓允珠的媽媽看到了,允珠隨便找了個藉口敷衍了過去。

 

  車東洙對基俊和成俊的表現非常的滿意,看到兄弟如此用心為公司工作非常的欣慰,東洙也很希望基俊可以喜歡上慧琳,要基俊請慧琳吃飯。慧琳對基俊不被接受的女朋友允珠很好奇,問起了基俊關於她的情況。在基俊的描述之後,慧琳對允珠更加的好奇了,她好奇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下,還能堅持下來的允珠有什麼樣的毅力?

 

 

第69集:

  基俊雖然工作很累,可他還是要去看一看允珠才能放心,他也想幫允珠解決煩惱。慶淑還是不停地逼著基俊要他認識別的女孩,讓基俊很煩惱。車東洙聽到了慶淑和基俊的對話,想了想基俊那天喝醉的話,他決定見一見基俊。

 

  車東洙知道允珠做過努力,也聽到基俊哀求他的話,但是他不能只為自己考慮,所以即使看到他們這麼痛苦,他還是不能答應基俊和允珠在一起,他的態度堅持到這樣,只能讓允珠選擇分手。允珠理解車東洙的心情,也能諒解他的話,所以她答應了會長的要求,她會提出分手的。

 

  允珠自己一個人,偷偷的傷心難過,所有人都聯繫不上,基俊只能等在允珠家門口。允珠不敢告訴基俊真相,也不能馬上說出分手,只能說自己累了,基俊的關心只會讓她覺得更痛苦。允珠的傷心沒辦法跟基俊分享,她只能告訴媽媽,得知允珠必須跟基俊分手,純情心裏比允珠還痛。允珠可以理解會長的心情,也不想再做傷他們心的事,她只能選擇分手。

 

  允珠申請去濟州島牧場,並告訴慈卿她決定跟基俊分手了。慈卿沒有辦法支持允珠的決定,她也要允珠明白基俊是無論如何不會分手的,但是允珠還是做了決定,一定要這麼做。允珠覺得在首爾分手太難,她只能選擇去濟州島,雖然純情不想允珠離開她,但也只能支持她。

 

 

第70集:

  允珠決定要離開了;而基俊在她離開之前,為她準備了一個特別的生日,還送給她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手機,基俊做的一切都讓允珠很感動。

 

  慶淑為了基俊依舊跟允珠在一起很不放心,車東洙知道允珠已經做好離開的的準備,所以要慶淑不要再為了基俊的事煩惱。基俊對他和允珠的未來依舊那麼期待,可是他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這讓允珠更加覺得痛苦。秀珍看到允珠和基俊就要分手了,很開心地刺激允珠;媽媽又一直吵著不去濟州島,讓允珠本來就痛苦的心更煩惱,看著基俊一遍遍地說愛自己,她真的覺得做這個決定特別的難。

 

  允珠的生日,允珠的媽媽忘記了,而純情卻記得,讓寄宿屋的人都很驚訝。基俊很感謝允珠的媽媽讓允珠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可以這麼愛允珠,所以各送了一份禮物給允珠的兩位媽媽表示感謝。收到基俊的禮物,純情真的很感動,原本允珠出生讓她很受傷,沒想到今天會有這樣讓她感動的事發生。

 

  允珠的媽媽收到基俊的禮物,還是很擔心允珠和基俊的關係,她害怕慶淑又一次找上門跟她鬧,讓她提心吊膽的很不舒心。允珠的媽媽得知基俊也送了禮物給純情,而且禮物比自己的更名貴,讓她覺得很蹊蹺。

 

  允珠向河前輩道別,她雖然答應了基俊無論多艱難也不能分手,可是聽到基俊爸爸的話,她覺得自己不能這麼自私,所以只能選擇離開基俊,因為跟基俊說是沒有辦法分手的。允珠的媽媽和姨媽都很替允珠擔心,和基俊這麼好的男人分了手,她以後該和怎樣的人在一起呢?

 

  允珠思前想後,還是決定跟基俊告別。

 

 

第71集:

基俊很開心允珠有重要的話跟他說,可是允珠的話卻讓他失望了,允珠要跟他告別。允珠知道基俊從沒有想過她會說告別的話,可是他們的愛情,如果到最後讓家人都感到難過,她覺得應該放手,不能自私的只在乎自己的愛情而不顧家人。

 

  允珠的解釋並不能得到基俊的諒解,他認為或許允珠說累了不想等更容易讓他相信,允珠不想跟基難辯解,基俊只能硬把允珠拉上了車,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知道絕對不可以跟允珠分手。基俊生氣的開著車,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前面疾馳而來的貨車,允珠在重要一刻擋在了基俊前面,雙雙都出了車禍。

 

  基俊受的傷並不重,他醒來後就只想知道允珠的情況,他只能哀求媽媽和哥哥去看看。允珠做了手術,雖然手術順利但是有腦震盪和腦出血的情況,所以她依然很危險。得知允珠的情況,成俊也很震驚,他不敢告訴基俊實情,只能告訴基俊還好讓他安心養病。車東洙沒有想到,允珠會為了基俊而傷得如此重,他也覺得很震驚。

 

  允珠的媽媽很擔心允珠,純情只能默默在心裏祈禱女兒可以醒過來。純情對允珠的緊張,讓秀珍很不能理解,她討厭媽媽對允珠這樣緊張。車東洙看到醫院看基俊,也知道因為允珠,基俊才能活下來,這讓他非常的震撼。基俊一刻也沒有辦法忍受看不到允珠,趁自己可以走動就馬上來到了允珠的病床前,他求允珠快點醒來,如果為了救他而犧牲了允珠,他也無法活下去。基俊知道是他錯了,不是他的衝動就不會害得允珠受傷,他只能求允珠快點醒過來。

  慶淑為了基俊不顧自己的傷還要去看允珠,特別的不開心,所以對允珠的媽媽說了重話,氣得允珠的媽媽跟她吵了起來。基俊告訴成俊他和允珠出車禍的原因,看到允珠那樣躺在病床上,他覺得心臟都要爆裂了,所以他決定允珠醒來後要跟允珠一起到國外生活。

 

 

第72集:

  基俊決定等允珠醒來後去國外生活,被慶淑狠狠訓了一頓,但仍不能改變基俊的想法,他不想以後還讓允珠傷心。允珠的媽媽遲遲等不到允珠醒過來,她只能找基俊發洩心中的痛苦,怨基俊害得允珠變成這樣。

  基俊做了一個惡夢,夢裏的允珠沒有辦法救活,把他嚇醒過來,他很後悔那麼衝動拉著允珠上車,不然允珠就不會變成這樣了,他只能祈求神明,一定要帶走允珠的話,請帶走他就好了。慧琳安慰基俊,心裏特別感動基俊對允珠的感情,她很羡慕允珠,心裏有了微妙的感覺。

 

  秀珍責怪允珠的媽媽沒有去守住允珠,卻讓她的媽媽留在醫院,刺激了允珠的媽媽,可是純情對允珠的好,也確實讓允珠的媽媽感到很奇怪,純情居然為了允珠哭,讓她覺得太奇怪了。慶淑一直認為是允珠害得基俊受傷,因此責怪了允珠的媽媽,又因為基俊的話在老公面前埋怨,被車東洙罵了一頓。

 

 基俊在允珠的病床前苦苦哀求允珠醒過來,可是允珠始終沒有清醒,他只能祈求神明保佑,把允珠帶回他的身邊。允珠終於醒過來了,她首先問的還是基俊情況,得知基俊沒事她才放心。命運之神的眷顧,讓允珠醒了過來,基俊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只能心裏誠心感謝神明的恩賜。

 

  河東昌幾天都沒有允珠的消息,找到了寄宿屋才知道允珠出了車禍,馬上趕去醫院看她。慈卿知道允珠出車禍的時候,擔心得要命,如今允珠醒過來了,她都還不能放下心來。慈卿告訴允珠,她在加護病房的時候,兩個媽媽一直守在重加護病房門口沒有離開,而她的親生媽媽不能認她,心裏該有多難受。

 

  基俊出院了,慶淑提醒他即使發生了車禍的事,也不會改變什麼的,要基俊不要再見允珠。基俊告訴成俊,要他選一個好的候選者替代他,他說過要等允珠醒來去國外生活的話是真的要那樣做。基俊已經做過努力,以為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可是現在他只想和允珠一起離開。

 

  基俊把要去國外生活的事告訴允珠,可是允珠認定即使出了車禍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她和基俊已經分手的關係。

 

 

 

第73集:

  基俊告訴允珠,他決定跟允珠一起去國外生活,他已經向大哥和媽媽說明了這個意願。允珠不同意基俊的想法,她不能讓基俊做讓父母和大哥傷心的事,請基俊放她離開,她也認為這場車禍並不能改變她的想法。

 

  河東昌正好來看允珠,碰到離開的基俊,他忍不住跟基俊談談允珠的事情。河東昌認為基俊沒有看到允珠的痛苦,他知道允珠很愛基俊,有可能勝過愛自己的生命,正因為愛得深,所以她也同樣受著很深的傷和痛。

 

  允珠的媽媽決定認純情做大姐,讓允珠很驚訝,媽媽認為純情是很真誠的關心照顧她和允珠,她很感動所以才決定的,允珠不好說什麼。純情和她妹妹都為了允珠忙前忙後,秀珍覺得身體不適卻無人搭理,她更加討厭允珠可以得到那麼多人的關心。

 

  慶淑來看允珠,對允珠受傷一點也不覺得愧疚,反而責怪允珠一直纏著基俊才害得基俊受傷。慶淑的話讓純情忍不住跟她吵了起來,可是說到秀珍純情就沒有面目跟她爭吵,只等允珠答應不會跟基俊一起去國外生活,才讓慶淑離開。慶淑去醫院讓允珠承諾不再見基俊,她以為車東洙會誇獎她,沒想到卻被他指責自己做的不是人事。車東洙經過了基俊車禍的事想了很多,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堅持到底對不對,可是至少現在他沒有辦法同意基俊和允珠在一起。基俊告訴爸爸,車禍那天是允珠跟他提出分手,說他們的愛情太過自私,可是基俊並不認為他們的愛情自私,他覺得父母不同意,讓他和允珠也承受同樣大的痛苦。

 

  基俊的話,允珠的表現終於讓車東洙鬆了口,他向允珠表明同意出院後就讓她和基俊結婚。

 

 

第74集:

  車東洙告訴允珠,他同意等允珠傷好了之後結婚,讓允珠不敢相信,她不希望會長是因為車禍而答應他們結婚的。車東洙仔細想過了,生命比什麼都重要,所以他才決定讓允珠和基俊結婚的。看著允珠開心流淚的樣子,車東洙明白到之前她受的痛苦有多深。

 

  基俊來看允珠,卻在病房外見到爸爸,而允珠又一直在哭,他很緊張以為爸爸又說了讓允珠難過的話。得知爸爸同意他們結婚,基俊抱著允珠開心得痛哭起來,感覺車禍到現在心裏所有的絕望和痛苦終於跨過去了。慶淑知道老公同意基俊的婚事,她簡直要抓狂,她不能體會會長的感受,不能體會基俊和允珠愛得勝過生命的感情,她堅決不同意。

 

  因為慶淑的態度,允珠的媽媽對於婚事一點也不覺得高興,而純情為允珠事情雨過天晴非常的高興,完全因為她看到了允珠和基俊愛得那麼艱難的過程,這是允珠媽媽沒有辦法體會的。秀珍很生氣會長居然同意了允珠的婚事,對她來說允珠的不幸,才能讓她覺得開心,而就在此時她也得知自己懷孕的消息。

 

  基俊和允珠的婚事,最難接受的或許是成俊,而成俊已經決定放下,他認為自己心裏的彆扭和尷尬遠不如基俊和允珠的不幸重要,所以他決定放下他的自私成全基俊。基俊很感激大哥和爸爸同意他的婚事,他也一定會和允珠幸福的生活以回報他們。

 

  允珠幸福的出院了,秀珍決定把自己懷孕的事告訴成俊。

 

 

第75集:

秀珍堅持要見成俊,成俊也只好應約前去,沒想到秀珍是要告訴他已經懷孕了。成俊還是那麼堅決對秀珍的話不敢置信,他一如往常要秀珍打掉孩子,他不想因為孩子和秀珍再扯上任何的關係。

 

  成俊為了秀珍懷孕的事,再一次煩惱得喝醉了酒,基俊不知情的把他送回家。秀珍沒有想到,成俊對她竟是如此的絕情,她生氣得想馬上讓孩子流掉,可是她實在做不出來;純情更不知道秀珍究竟要這樣變化無常到幾時。

 

  慧琳知道基俊和允珠可以結婚很為他們高興,慧琳知道基俊的媽媽肯定會為他們的婚事不開心,所以她親自上門安慰慶淑,她對基俊只是當成朋友或者弟弟,並不能如慶淑所願和基俊成為情侶。

 

  回想當初秀珍嫁進車家的時候,慶淑大喊大叫地跟純情要嫁妝,還逼著必須配上他們家的規格,讓純情為了允珠的婚事很煩惱。允珠告訴純情,車會長已經同意什麼都不用準備,直接準備儀式。雖然不用互相贈送,但是結婚新娘子什麼也不用送,還是讓純情覺得難過。

 

  為了結婚的事,慈卿和泰修從釜山吵到首爾,慈卿不明白她好不容易同意結婚,泰修為什麼還要要求這麼多呢?她很氣惱。基俊要帶允珠準備正式拜訪基俊的父母,已經得到爸爸同意的基俊,只能用他小兒子的撒嬌,求著媽媽勉強同意了。重新走進基俊的家,卻是不同的身份,讓允珠有些難以適應,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心情去面對。基俊只希望允珠可以為他們自己活得自在一點,坦然地面對。

 

  慶淑的態度,表現得明顯不同意基俊和允珠,基俊安慰允珠本來是逼著他們分手的心情,現在已經同意結婚了,不高興的態度是可以理解的,讓允珠放寬心慢慢求得接受。

 

  秀珍的電話簡訊,成俊均不想理會,他的態度強烈,不想再為了孩子牽扯上秀珍。秀珍沒有辦法只能威脅說要去公司找成俊,成俊才回電話逼她不用談孩子的事。

 

 

第76集:

  秀珍的電話再一次打來,成俊很生氣,沒想到是路過的人看到秀珍暈倒,而打來的求救電話。成俊要路人幫忙把秀珍送到醫院,讓路人都覺得很不解,秀珍醒過來拿走電話自己回家,她的心很痛。

 

  車東洙為了照顧允珠的自尊心,也考慮允珠的家庭情況,他決定讓他們的婚事取消互相贈送的環節,讓允珠的媽媽很不高興,覺得有錢人家太過摳門,但是允珠卻很感激會長為她做的考慮。

 

  慶淑想到允珠和成俊退婚的事,就非常傷心,她還是不能接受允珠和基俊結婚,只能哭天喊地的反抗。車東洙聽了實在受不了,命令她只允許哭到今天為止,讓她多想想允珠是基俊的救命恩人,而不是想著她和成俊退婚的事。

 

  基俊看到成俊這麼煩惱地喝酒,以為他為了允珠的事而這樣,他很難過。成俊告訴基俊,他是為了秀珍的事而煩惱,他對秀珍太過失望了,所以不相信她說的任何話,也不相信她已經懷孕的事實。

 

  秀珍想用孩子的事情,讓車東洙同意她跟成俊再次結婚,因為成俊沒有辦法相信她的話。車東洙已經逼著成俊一次,讓他娶了秀珍,因為他覺得那是成俊該負的責任,可是他們的婚姻還是結束了;所以這一次他不可能再做這樣的事情,要秀珍自己和成俊商量兩個人的事情。

 

  秀珍去找會長,成俊知道後非常地生氣,他再一次警告秀珍不會和她再有任何的牽扯,要她死了這條心。秀珍逼於無奈只能告訴成俊,她覺得他們的離婚還在受理階段,只要她不同意的話,他們是離不了婚的。成俊下定了決心,如果秀珍堅決不離的話,那麼他也只能提起訴訟了。

 

  允珠很為難地跟車東洙提出結婚後,還要上班的請求,以為他會強烈反對,沒想到會長很輕易就同意了,讓基俊和允珠都很意外。除去了這個最大煩惱,允珠和基俊很開心地準備他們的婚禮。

 

 

第77集:

  秀珍打電話給成俊,可是接電話的卻是慧琳,她非常生氣以為成俊已經有了別的女人,所以她更不想放過成俊,決定生下孩子抓住成俊不放。

 

  慶淑不滿意允珠嫁進來什麼都不用送,還要男方承擔婚禮的費用,可是車東洙堅持要這麼做,她只能去找允珠的媽媽理論。慶淑說的話特別的難聽,認為他們同意婚事是對允珠天大的恩德,所以覺得允珠的媽媽必須準備一點什麼給他們。允珠的媽媽很不滿意慶淑這樣說話,她認為允珠救了基俊已經是天大的恩德,她也並不是很滿意基俊做她的女婿。

 

  秀珍為了保住她肚子裏的孩子,開始好好養身體,但她仍不接受允珠的任何關心,同時警告允珠結婚並不是結束,她還是會重回那個家,會給允珠帶來麻煩。純情陪著允珠去挑結婚的被子,女兒就要出嫁,純情很感慨地跟允珠談起了她和徐炳鎮的那一段情,也讓她很懷念徐炳鎮。

 

  純情知道慶淑的厲害,也知道她很挑剔,所以她要允珠把畫冊拿過去讓慶淑挑選,避免讓她挑出毛病來。慶淑對允珠的到來,一點也不高興,要允珠先聯繫再到她家,同時告訴允珠,雖然車東洙同意允珠繼續上班,但是她還是不同意的,要允珠好好想想。慶淑沒有辦法說服允珠,同時認為允珠很可怕,表面看柔柔弱弱可是實際上卻非常的厲害,讓允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話。

 

  允珠就要和基俊結婚了,基俊知道仲夏是允珠最放不下心的人,所以他極力勸阻仲夏不要再送快遞,回學校唸書。仲夏聽了基俊的話,決定回學校唸書,讓允珠特別的開心。慈卿回到家,可是家裏亂成一片,把她嚇得半死,趕忙把泰修叫了過來。家裏進了小偷,讓慈卿非常害怕一個人待在家裏,所以她逼著泰修在她家陪她,害怕小偷再次臨門。折騰了一晚,泰修為受驚嚇的慈卿準備了豐盛的早餐,讓慈卿很感動也很幸福。

 

  純情為秀珍收拾房間的時候,發現了秀珍的胎兒超音波圖。

 

 

第78集:

秀珍真的懷孕了,讓純情很驚訝,也非常擔心秀珍,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一直隱瞞著她們。允珠得知秀珍懷孕,她也很驚訝,所以向基俊詢問了秀珍懷孕的事。

 

  基俊把成俊和他爸爸的想法告訴了允珠,爸爸希望成俊和秀珍自己處理這件事,成俊不想再和秀珍有所糾纏。允珠讓慶淑自己選床組款式,還被她埋怨,認為允珠很厲害,寶盈更是向慶淑提議,要她使勁使喚允珠。慶淑馬上把允珠叫來,選定她要的床組樣式,還給了允珠指定的訂做衣服的店名片,要允珠必須按她的意思準備禮物,還要給寶盈和成俊也準備一份。允珠坦白向慶淑說明情況,希望她不要指定商店,因為她沒有辦法達到慶淑的要求,所以想精心準備簡單的合適的給他們,慶淑也只能勉強答應。

 

  純情抓住剛回來的秀珍,逼她說出懷孕的事和她的打算。純情不同意秀珍單獨把孩子生下來;可是成俊不願意因為孩子而重新跟秀珍在一起,秀珍能怎樣呢?純情知道秀珍讓成俊太寒心了,才會讓成俊說出這樣絕情的話,她是非逼著秀珍流產不可,秀珍不肯她也只能再一次見成俊想辦法。

 

  純情很認真地再一次詢問成俊,是否真的不可能和秀珍在一起了嗎?成俊沒有辦法再和秀珍一起生活,秀珍一定要生下孩子,那麼他也只能回家和爸爸商量孩子戶口的問題,純情也不好為難勉強成俊。

 

  慶淑的挑剔讓允珠很不舒服,她只能向慈卿埋怨,對於基俊她只能隱瞞。基俊安慰允珠會得到他媽媽喜歡的,要她別擔心,並為她挑選了化妝台送給允珠。允珠的媽媽對慶淑的行為非常的生氣,她只能向允珠埋怨,讓允珠更加的難受。純情和成俊見了面,成俊還是死也不肯和秀珍再婚,讓秀珍更加恨成俊了。允珠和純情都為彼此難過,兩人也只有互相安慰抱頭痛哭,才能緩解心中的痛苦。

 

  基俊訂了當初他們認識的那個行李箱,做為他們新婚旅行的行李箱,讓允珠感覺很浪漫溫馨。

 

 

第79集:

  仲夏挽著允珠的手,慢慢走進了禮堂,基俊和允珠幸福的舉行婚禮,而禮堂內的親朋好友什麼樣的心情都有,最開心的莫過於慈卿接到了花球。

 

  允珠的媽媽覺得很感慨,允珠的爸爸去世了,才讓她不能舉行盛大的婚禮。成俊和慧琳一起去南山散心,秀珍則請了私人偵探去探查慧琳的身份。慈卿很緊張她接的捧花,她要把花曬乾好好保管到百天之後,泰修趁機告訴慈卿,如果接到花球後六個月內不能結婚,就要單身十年,讓慈卿很擔心。

 

  允珠和基俊到了巴黎,一一向家裏報平安,聽到基俊叫自己岳母,讓純情感動得說不出話來。純情可以看著允珠出嫁,她覺得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允珠又找到了一個好的年青人,讓她可以安心了,可是秀珍還真是讓她很操心。基俊和允珠終於結婚,讓他們覺得像是做夢一樣,這一路走過來有太多的辛酸了。

 

  基俊和允珠新婚旅行歸來,純情為允珠準備了韓服,讓她可以穿著它行禮,允珠的媽媽也很感慨地要基俊以後好好照顧允珠,她知道允珠在他們家的日子並不好過。秀珍很不滿允珠在她家裏這麼幸福,惡言相向讓基俊都不敢相信,那是他曾經的大嫂。

 

  回到家,慶淑還是那樣的冷淡對待,基俊抱著允珠,安慰她一定要幸福的生活。私家偵探為秀珍拍到了成俊和慧琳進出的照片,很親密讓秀珍很不高興。

 

 

第80集:

  秀珍請私家偵探日夜監視著羅慧琳和成俊的一舉一動,也知道羅慧琳是成俊公司的行銷組長,還常常出入成俊家非常生氣,對允珠同樣是非常記恨,所以無情地砸掉了允珠給她的禮物。

 

  允珠正式進了車家,車東洙希望她和基俊那麼艱難地在一起,能夠幸福地好好過日子才好。允珠很用心地想要討好慶淑,可是慶淑還是對她非常地不滿意,對她的工作也是諸多挑剔,逼著她要辭職,最後勉強答應讓允珠懷孕之後就必須辭職。慶淑對允珠的態度,讓車東洙都忍不住跟她吵起了嘴,最後還是慶淑投降停止了爭吵。

 

  成俊雖然聽從了爸爸的決定,試著去接受允珠和基俊在一起,可是現在允珠真的住進他家和他一起生活了,成俊還是有些難以接受,過往的一切還是重新回盪在他的腦海裏。

 

  允珠在家認真的服侍著慶淑,可是得不到她的一個笑臉,而允珠想要回家拿點衣服的要求,也被慶淑說成是恬不知恥的理由,允珠很艱難地面對這一切,默默地忍受著慶淑對她的態度。純情認真地問一問秀珍怎麼決定,秀珍還是想生下孩子,純情也只好支持她,要她生下孩子,好好地撫養孩子。允珠回了娘家又離開了,兩個媽媽都有些失落,而純情想要跟允珠親近卻因為她媽媽在場而有所迴避,讓純情很難過。

 

  慈卿擔心泰修的話驗驗,上網查了之後才知道泰修騙了她,那是泰修想逼著她快點結婚。慈卿被泰修逼著結婚很生氣,急著想找允珠傾訴,可是允珠卻因為準備晚飯沒辦法接聽她的電話,她只能找基俊。基俊拿著電話進廚房找允珠,並幫忙著的允珠拿著電話,被慶淑指責基俊沒出息,更認為允珠太不像話。

 

 

第81集:

  基俊結婚,讓慧琳有些失落,因為她沒有了伴,幸好還有成俊一直陪她解悶,才讓她不至於這麼寂寞,但是她和成俊見面的一舉一動都被人跟蹤,並向秀珍做了彙報。

 

  成俊和慧琳一起喝酒,讓慶淑有了將他們搓和在一起的想法,可是她不知道成俊現在心裏非常煩惱。成俊還是為了秀珍懷孕的事,心中耿耿於懷很不開心。慶淑對允珠諸多挑剔,而車東洙卻對允珠非常遷就非常好,讓慶淑更加的不喜歡允珠。

 

  玻州姨媽忽然給允珠的媽媽打來電話,她覺得純情很面熟,要她找純情問一問,是不是二十七年前住在安南峰。純情害怕被允珠的媽媽知道,她就是徐炳鎮一直愛著的那個女人,所以一口否認她曾在安南峰住過,但是她還是擔心她的身份被允珠的媽媽知道。姨媽告訴允珠的媽媽,她覺得純情很像徐炳鎮以前喜歡過的女孩,讓允珠的媽媽很震驚,開始懷疑純情是否是允珠的生母。

 

  慶淑又舊事重提,逼著基俊和允珠趕快生孩子,她實在看不下去車東洙一直那麼寵愛允珠,還很開心地跟允珠談起她的工作,所以她更希望允珠懷孕後就不用去上班了。無論允珠做得再好,慶淑還是認為允珠是表面裝善良的人,對她仍充滿敵意。

 

  泰修給慈卿安排了一堆的事,最後慈卿才知道她成為泰修店裏幸運的第一百天的一百名顧客,泰修給她安排了特別的驚喜。慈卿並沒有因為特別的驚喜而感到開心,反而對泰修說出要去相親的事非常的生氣,跟泰修吵了一架後負氣離開。

 

  成俊和秀珍去法院辦理離婚的時間到了,可是秀珍並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出現,讓成俊非常生氣。

 

 

第82集:

成俊打電話給秀珍,在法院門口等她進去辦理離婚手續,可是秀珍卻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出現。成俊打電話過去質問秀珍,秀珍一副一點也不在乎不怕他的樣子,就是決定不去。成俊只能等在秀珍家門口,當面質問清楚,可是秀珍堅決不離婚,成俊也只能警告她會提起訴訟。

 

  秀珍沒有準時出現去辦手續,讓所有人都很震驚,所有人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慶淑更是對秀珍沒有出現的事,嘮叨個不停,最後才知道秀珍已經懷孕了。成俊把事情經過告訴慶淑,因為秀珍沒有出現,離婚協議無效,看到兒子那麼無奈的表情,慶淑更加氣秀珍,馬上殺氣騰騰地跑到寄宿屋。

 

  慶淑當著純情的面,對著秀珍拼命地罵,可是還是不能讓她解氣,最後她忍不住動手打了秀珍。純情雖然氣秀珍做得不對,但也不能容忍慶淑打自己的女兒,慶淑也只能離開。純情責怪秀珍為什麼沒有去蓋章,她也不能理解秀珍究竟想要做什麼。

 

  看著成俊那麼煩惱,基俊也很心疼,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哥哥,也不知道幫誰比較好。允珠知道成俊那麼堅決的態度,害怕秀珍的堅持會受到傷害,她只能勸說秀珍,可是秀珍還是執迷不悟,不肯聽允珠的任何勸告,更加不相信允珠的好意。

 

  車東洙想以自己為人爸爸的身份,勸告成俊重新考慮離婚的事,因為有了孩子後或許想法會改變,要他等孩子生下來後再考慮離婚的事,可是成俊還是執意要離婚,慶淑也支持成俊的想法。

 

  成俊準備訴訟,而秀珍一點也不讓步,她不甘願讓成俊那麼開心地和別的女人生活在一起,還想以通姦的罪名先起訴成俊。允珠的媽媽去醫院拿藥時,碰到了朋友,才知道朋友們都在傳她為了騙吃騙喝,挑唆女兒抓住慶淑的兒子不放,氣得她快要受不了,幾乎要暈倒在路上。

 

 

第83集:

  允珠的媽媽差點在街上暈倒,允珠馬上放下工作跑去接媽媽,才知道媽媽為了閒言閒語傷心。允珠怎麼安慰媽媽都沒有用,媽媽就是一個聽不得閒話的人,何況還是這麼大的冤枉,她實在受不了。

 

  允珠為了生病的媽媽跑回娘家,得不到婆婆的諒解,被慶淑責怪,允珠覺得很委屈。基俊和他爸爸都幫著允珠說話,更激怒了慶淑,認為全家人都在幫著允珠說話。允珠提醒婆婆,大哥成俊並沒有站在她這一邊,反而讓慶淑認為允珠更加厚臉皮了。

 

  玻州姨媽還是認為純情就是允珠的親生母親,一直打電話給允珠的媽媽確認,讓一旁的純情很擔心。允珠的媽媽已經把純情當成親大姐一樣依靠,萬一被她知道純情就是允珠的媽媽,肯定不能被她所諒解,所以純情很想說出實情。

 

  允珠擔心媽媽的病,她只能讓仲夏回去看看媽媽。允珠的媽媽還是為了朋友說她是唆使允珠嫁到車家的元凶非常難過,她忍不住打電話質問慶淑,沒想到慶淑早知道這些也不解釋還讓這一切發生,還要允珠的媽媽去工作不要連累允珠,氣得允珠的媽媽快要受不了。

 

  秀珍聽到了仲夏和媽媽的談話,知道允珠不是自己媽媽親生的事情,所以跑去允珠那裏想要奚落她一番,她的不懷好意一點也沒有影響到允珠,反而被允珠指責她的心很壞。基俊擔心秀珍拿著允珠不是媽媽親生的事情,做出什麼事情影響允珠,而允珠卻擔心秀珍以後知道她們是姐妹會怎麼樣。

 

 

第84集:

  秀珍等在慧琳家門口,她想警告慧琳自己和成俊的關係目前還沒有離婚,要琳不要纏著成俊。慧琳告訴秀珍,她誤會了自己和成俊的關係,是朋友也像親人一樣,請秀珍自己去解決和成俊的關係。

 

  成俊知道秀珍去煩慧琳,讓他覺得很丟臉,為自己曾經和這樣的女人一起生活無地自容。成俊警告秀珍,收起她的那些幻想,他是絕對不會和秀珍重新再生活在一起的。成俊向慧琳表示歉意,也保證不會讓秀珍再去騷擾她。

 

  慧琳把秀珍的話都告訴慶淑,本來就很想讓慧琳和成俊在一起的慶淑,怎麼可以忍受秀珍在慧琳的面前表示還是成俊的妻子。慶淑把秀珍叫出來,對她極為貶低,認為秀珍沒有一點配得上成俊。秀珍被慶淑的話刺激到,說出被慶淑認為符合身份的兒媳允珠是她爸爸的私生女。

 

  慶淑不相信秀珍的話,她還是向允珠確認了,得知允珠不是她媽媽智心的女兒,讓慶淑覺得晴天霹靂。慶淑認為允珠隱瞞她的身世是騙婚,把允珠說得無地自容,鬧得整個家都知曉,更讓基俊和允珠難過得不行。車東洙得知允珠的身世,也很震驚,但他還是欣賞允珠這個兒媳,所以他要慶淑不要再去找秀珍,不要再對允珠的身世多做追究。

 

  慶淑被她的兩個兒媳氣得半死,到寄宿屋向純情洩憤一番,又對智心指責起來。智心告訴慶淑,允珠是徐炳鎮結婚前所愛的女人生的,因為他媽媽不同意而搶過來的孩子。慶淑聽了智心的解釋,還是不能理解允珠的身世,口口聲聲指責智心是在騙婚。

 

 

第85集:

  秀珍收到了法院的通知書,所以馬上就去找了珍兒為她找的離婚律師,律師告訴秀珍對她沒有什麼不利影響,要秀珍不用擔心離婚的事。

 

  珍兒勸秀珍,就算是不能離婚,她也只是成俊名義上的妻子,並不能讓成俊對孩子負責,所以請秀珍三思,但是秀珍卻堅持要這麼做,而且不計任何代價,讓珍兒覺得秀珍很可怕。珍兒一直是秀珍身邊出謀劃策的人,可是這一次她也不站在秀珍這邊,她並不贊同秀珍的說法~認為是成俊害得她變得這麼狠毒的。

 

  智心跟純情說起了她和允珠的事,說她恨允珠,因為她有神經性地毛病,也因為這樣很容易引起胃痙攣。智心跟純情交心地說出往事,讓知情的純情更加不好意思再聽下去,可是她並不能說出實情,只能強忍著。智心覺得即使她對允珠不好,允珠也不會說出不是她親生的事實,所以她向慶淑追問了洩露此事的人,才知道是秀珍告訴慶淑的。

 

  智心痛恨秀珍跟慶淑說出了允珠的身世,質問秀珍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和允珠,究竟允珠害她什麼了,該恨的是成俊才對。秀珍很生氣,她就是不滿意允珠可以幸福的和基俊在一起,而她卻要被迫離婚,她就是不想看到允珠幸福。

 

  允珠不小心割傷了手,上樓包紮傷口,慶淑不但不關心,還追上樓逼允珠下去做飯,不巧地讓她發現了允珠藥箱裏的避孕藥,對允珠罵個不停。基俊看到媽媽罵允珠,他馬上挺身而出承認是他要允珠這麼做的,氣得慶淑甩了基俊耳光。

 

  法院調解,成俊依然表示,他可以撫養孩子,但絕對不可能和秀珍恢復到夫妻關係;即使這樣,秀珍還是相信她不是完全不佔優勢,也不放棄。允珠聽基俊說了秀珍的情況,她擔心秀珍成為成俊憤怒的對象,想勸秀珍放手,讓成俊可以做一個好爸爸,可是秀珍卻認為允珠是在貓哭耗子,一點也不領她的情。

 

  慧琳和成俊一起吃飯,被秀珍看到了,她氣得馬上過去打了慧琳一耳光。

 

第86集:

秀珍給了慧琳一耳光,拿出偵探在馬場拍的照片,質問成俊還要騙她兩人沒有關係嗎?成俊很生氣秀珍這樣對待慧琳,索性就承認他們就是這樣的關係,所以跟秀珍更不可能了,要秀珍死了這條心。珍兒覺得秀珍太過瘋狂了,可是秀珍就是不肯放過成俊,因為她從來沒有和成俊一起公開吃過飯,她恨成俊,所以她得不到成俊寧可毀了成俊。

 

  基俊發現了慧琳臉上的傷,問起了慧琳,才知道秀珍當眾打了她。慧琳認為秀珍那麼做似乎更像是精神有問題,她無法理解秀珍的行為。允珠很為難地跟成俊談起了秀珍,她希望成俊可以原諒秀珍,跟秀珍建立一個幸福的家庭會更好。成俊認為他和秀珍的婚姻基本信任已經被破壞,沒有辦法再跟秀珍一起生活,也不想允珠插手管他們的事。

 

  允珠消化不好,所以不想吃飯,沒想到這也能招來慶淑的一頓罵,這一次不僅車東洙和基俊替允珠說話,連成俊也替允珠說話,慶淑也只好閉口,只是她的氣依然未消。轉念一想,慶淑認為或許允珠懷孕了,因為她已經不讓允珠吃避孕藥,所以拉著允珠去做了檢查,還拿了補藥給允珠吃。

 

  慧琳為了被挨打的事,要成俊彌補她陪她喝酒,並向成俊表白。成俊跟慧琳一起長大,從沒有把慧琳當作女人看待,只是當朋友和妹妹一樣長大,可是慧琳卻有了不一樣的想法。慧琳告訴成俊,她喜歡成俊,看著成俊辛苦她很難過,她覺得秀珍根本就沒有資格擁有成俊的愛。秀珍一個人外出吃滷豬蹄,看著別的小情侶溫馨的吃飯,她更加難過,只能邊哭邊傷心地吃。

 

  車家的保姆阿姨暫時不能來家裏做飯,慶淑打電話給允珠,逼著她馬上要回家煮飯。本來就讓婆婆不是很歡喜的允珠,不想違背婆婆的意思,她只能勉強地答應。智心忘記了他們的結婚紀念日,對徐炳鎮一直心裏藏著允珠的親生媽媽而過得並不好,純情看著智心的樣子覺得很難過,她只能打電話給允珠。允珠已經答應了婆婆,只能要仲夏代表爸爸買一束花給媽媽。

 

 

第87集:

  徐炳鎮和智心的結婚紀念日,允珠去為媽媽慶祝的時候,不小心叫純情媽媽被智心聽到。智心不明白地直接問允珠原因,讓允珠一時之間答不上來,幸好純情和她的妹妹幫著解圍才讓智心不再懷疑。

 

  允珠第一次做晚飯,慶淑等著考核允珠的能力,讓允珠和基俊特別緊張。幸好,車東洙沒有挑剔允珠的手藝,慶淑也不好挑剔什麼,只承認那是能吃的。車東洙吃多了允珠的黃魚湯,不停的放臭屁,讓慶淑很不高興,認為沒什麼好吃的,有至於吃多嗎?

 

  允珠好不容易才把一切應付過去,她開始為隱瞞親生媽媽的事實內疚難過起來。基俊想替允珠一起分擔,他只能先起來幫允珠做早飯的準備,沒想到被慶淑逮個正著,又對允珠一番訓斥,還好基俊懂得哄自己的媽媽,才不至於小事化大。

 

  慧琳已經向成俊表白,可是成俊不能回應她,所以只能躲避慧琳。慧琳不想逃避她,她去向慶淑說出自己喜歡成俊的事實,慶淑特別開心,因為慧琳是她特別喜歡的一個兒媳婦。成俊這個時候並沒心情談男女朋友,他也不想被秀珍抓住把柄影響離婚的事。

 

  東旭讓允珠幫忙,所以好心送允珠回家,讓她可以早點回家做飯,沒想到被慶淑看到了,認為那是不正當的男女關係,指責允珠讓她很難堪。

 

  純情的妹妹把舊照片翻了出來,智心翻舊相片的時候,發現了住在安南峰草原飯店的徐炳鎮舊情人的照片,沒想到真的是純情。

 

 

第88集:

  智心偷偷拿走了草原飯店前面純情兩姐妹的合影,並打電話給姨媽確認,雖然姨媽不記得那個女人的名字,可是純情向她隱瞞了住在安南峰和草原飯店的事,智心確信純情就是那個女人。

 

  智心拿著照片,非常生氣地質問純情,純情沒有辦法再欺騙她。智心不能接受折磨了她二十七年的女人,這樣欺騙她跟她在同一屋簷下生活。純情沒有辦法,只能把事情的原因都向智心解釋,她並不是故意隱瞞智心實情的。

 

  雖然智心不能理解純情,可是說出了實情還是讓純情有種釋懷的感覺。智心想起了前前後後碰到純情的怪異行為,她才知道那才是一家人,而她只是被蒙在鼓裏的傻瓜,她只能把氣全部發在允珠的身上,直接打了允珠。

 

  允珠請求媽媽的原諒,她並沒有不把智心當媽媽,從來沒有想過要遺棄媽媽,可是媽媽怎麼能一次又一次拋棄她呢?智心就是不能原諒允珠和純情,她還是決定要離開她們。允珠和純情苦心勸說智心冷靜,可是智心就是聽不進去,即使她要暈倒在大街上也不乎。

 

  慶淑不想秀珍毀了成俊和慧琳的好事,所以這一次她很客氣地去找秀珍,希望她能放過成俊。律師跟成俊提議可以取消訴訟,因為當初他們結婚的原因,只是秀珍懷孕了,既然秀珍隱瞞了已經流產的事實,那麼他們的婚姻本身就不能存在,所以根本無需訴訟。

 

  允珠不管媽媽要對她做什麼都好,只求媽媽不要離開自己,可是智心一點也不接受允珠的苦心,無情地甩開她就走了。允珠的心情根本沒有辦法做飯,可是媽媽就是不同意自己幫允珠的忙,讓基俊很難受糾心,他擔心允珠也怕允珠應付不過來。

 

 

第89集:

  慶淑找了秀珍,無論她提什麼條件都答應,只為了要秀珍離婚,這讓秀珍更認為成俊是為了要跟慧琳結婚,所以才急於和秀珍離婚。

 

  成俊的律師有了新的建議給成俊,所以看到秀珍想見面的簡訊,成俊去赴約了但僅此一次,以後他不會再見秀珍。成俊很明確地告訴秀珍,他在考慮申請無效婚姻訴訟,這樣的話秀珍可能什麼也不能得到。成俊不想他和秀珍糾纏成這樣的局面,對秀珍存有一點的憐惜,可是秀珍執意讓局面變成這樣,他也無可奈何。

 

  慶淑跟允珠談起了媽媽智心的事,覺得智心太能藏事,這點讓她很討厭。允珠正為了媽媽出走的事非常難過,聽到婆婆這麼說,她的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慶淑第一次覺得允珠是個至孝的人,對她有點好感。仲夏通知允珠,他和媽媽在一起,允珠這才可以放下心來。

 

  允珠逼著仲夏給媽媽住旅店的住址;請求媽媽回去,可是媽媽堅持不肯。純情不想看著允珠難過,不想她活得那麼辛苦,她親自求智心回家。純情告訴智心,徐炳鎮對她只是有抱歉,愛情是會過去的,所以要智心把她當成允珠的媽媽就可以了,求她回家,可是智心就是不能接受純情,這個讓她孤獨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

 

  慧琳當場抓到了跟蹤她的人,並威脅要去警局才讓那人逃跑。慧琳告訴秀珍,她和成俊一點關係也沒有,要秀珍為了自己的孩子考慮不要做這些壞事,這樣會影響到孩子,指責秀珍根本沒有資格當媽媽,同時也警告她不要再派人跟蹤。

 

  智心的事情,讓純情更加明白允珠的辛苦,所以她不希望秀珍也步她的後塵。純情勸秀珍,放棄一個這麼討厭自己的人,她現在這樣並不能幸福,何必為了一個虛名而讓成俊憎恨呢?

 

  純情要智心可以把27年的怨恨都告訴她,所以智心回到了寄宿屋。

 

 

第90集:

  智心回到了寄宿屋,讓所有人都很驚訝。智心告訴純情,她是回來讓純情償還她二十七年的苦悶的。允珠知道媽媽回到寄宿屋住非常的高興,儘管媽媽說是回來報復她們的,允珠也很感激媽媽回家。

 

  秀珍看到智心出現在家裏,非常不高興地質問智心,也因此秀珍被在場的所有長輩責駡。秀珍的律師告訴秀珍,成俊已經提起婚姻無效起訴了,這對秀珍很不利,如果輸的話秀珍很可能還要支付安撫費。秀珍把慧琳曾經找過她的事告訴珍兒,珍兒勸秀珍放手,不想秀珍什麼也沒有,她認為慧琳可以光明正大的找她,證明她和成俊沒事,可是秀珍就是要找出慧琳和成俊不正當關係的證據,還是要堅持鬧下去。

 

  允珠回到寄宿屋看智心,感激她回到家裏來住,但是智心依然沒給允珠好臉色。智心告訴允珠,不用對她心存感激,因為當初並不是她願意養大允珠的。允珠告訴媽媽,一切都沒有關係,無論怎樣她永遠當智心是媽媽。生氣的秀珍一回來看到允珠出現在家裏,很氣惱地罵起了允珠,要她不要出現在她面前折磨她。

 

  本來心已經很累的允珠,還要一直受婆婆的刁難,讓看在眼裏的基俊也很難受。純情決定告訴秀珍她們,允珠是她的女兒。秀珍知道允珠是她的姐姐,怎麼也不能接受,拼命地怪自己的媽媽,氣她和允珠的關係,讓她更不可能跟成俊復合。

 

  知道和允珠姐妹關係的秀珍,決定搬去飯店住;沒想到正好讓她看到去談生意的成俊和慧琳。秀珍為了追趕上成俊和慧琳,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資料來源:劇情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