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徐允珠在馬場工作,接到媽媽要她相親的電話,但允珠說那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自己要跟自己愛的死去活來的男人戀愛結婚。

 

  車基俊的爸爸知道他欺騙自己去學料理很生氣,車基俊的媽媽替兒子說話。

 

  允珠說服媽媽不想去相親沒有成功,於是要爸爸勸媽媽,爸爸卻希望允珠能按媽媽的希望去做。

 

  徐允珠與車成俊相親時,故意穿了帶著馬味的衣服去,希望能相親失敗,但是交談中允珠顯露的真性情卻讓車成俊刮目相看,露出了微笑。

 

  金秀珍跟踪車成俊來到相親地點,在允珠去化妝室時故意用睫毛膏弄髒允珠的衣服,允珠很生氣但還是忍住了。

 

  出來和車成俊抱怨時,接到朋友要她去party的電話,告別了車成俊來到朋友家洗完澡換好衣服來到酒吧參加party,與此同時遇到了來酒吧參加朋友告別單身的party的車基俊,由於車基俊的行李箱刮壞了允珠的裙子、行李箱也因此壞了,兩個人發生爭執。

 

  兩個party的主角們聚在了一起,在朋友們起哄時,允珠接到了媽媽的電話,車基俊也接到了哥哥要他回家的電話。回到家後車基俊對哥哥說明了學習料理的原因。

 

  允珠回家後遭到媽媽的訓斥,在第二天的下班回家後聽到父母談話得知自己不是媽媽的親生女兒......

  

 

第2集:

  得知自己並非是媽媽親身女兒的允珠難以接受事實,一個人躲在車裡流淚,與此同時,車家父親對於車基俊要成為料理廚師的事情十分憤怒。

 

  獨自坐在車裡的允珠回憶著童年種種,終於為母親的冷漠找到了理由;第二天一早卻又強顏歡笑的面對媽媽,好像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隨性的車基俊在早餐時被父親趕出了家門,因為壞了輪子的行李箱而與允珠第二次相遇。

 

  允珠去找父親的朋友詢問往事未果,車基俊尋找出租屋,遇到了正想租房子出去的允珠親生母親的朋友,因此被拉去看房子。

 

  工作的允珠與車成俊再次相遇了......

  

 

第3集:

  車成俊向允珠表達了想繼續見面的想法,允珠沒有拒絕。

 

  下班之後允珠和父親一起在餐館吃飯,聊天時試探著問父親年輕時是否有愛過其他女人,允珠父親略顯嚴肅的迴避了話題。

 

  車基俊的料理店來了一位專業美食部落客,對他們的食物表示讚揚。

 

  飯後的允珠跟父親走在路上,路過玩偶店,允珠再次想起童年時哀求媽媽要買玩偶的模樣,父親也想到了這些,然後,為女兒買了玩偶。

 

  車家的父親要家中所有人不許幫助車基俊。


  允珠睡不著,企圖在父親的書房找到親生母親留下的痕跡,卻一無所獲。

 

  金秀珍被母親發現有昂貴的皮包,誤以為皮包是公司的道具而發生爭執,將皮包摔壞了,送回店裡退包的時候遇到了車成俊的母親和姐姐,是一場不太愉快的相遇,事後得知的秀珍很懊惱。

 

  車基俊搬進了允珠生母的出租屋,允珠見到了父親的朋友,告知其已知道自己生母另有其人,盼望告知,得到的消息卻很少。

 

  離開之後來到料理店的允珠第三次遇到了車基俊.... 

 

 

第4集:

  吃著料理的允珠回想父親朋友的話流淚不止,接著,無視車基俊的允珠離開了料理店,車基俊追了出去,以允珠情緒不好為由送允珠回到了家。

 

  心情不好在夜店跳舞的秀珍給車成俊打去電話,最終由於車家父親回家而匆匆掛斷,一個人走在路上的秀珍傷心的列流滿面。

 

  到達家門口的車基俊和允珠被恰好出門的允珠父親撞見,為了避免誤會,允珠謊稱車基俊是代理駕駛。

 

  第二天,秀珍與車成俊見了面,表達了自己卑微的愛戀。

 

  允珠繼續尋找有關母親的線索,卻發現昨晚車基俊送她時落下來東西,送還東西的允珠被要求免費試吃打分,忙碌之後,見到離去的允珠留在盤子上的六顆星,車基俊開心不已,而此時走投無路的允珠只好去求大學的學長幫忙......

 

 

第5集:

  允珠請求學長利用其父的關係幫忙尋找,學長深知這是不被法律允許的,卻又無法無視允珠的苦苦哀求,只好答應。

 

  吃早餐的眾人聊著天,因為車基俊的姓氏,而使一向冷漠的秀珍開了口,接著在車站的偶遇讓車基俊了解到了秀珍的職業。

 

  想念兒子的基俊母親來到的車基俊的料理店,因為不理解兒子的工作,繼而生氣又心疼的離開。

 

  時裝模特兒秀珍在工作是再次遇到了車成俊的母親和姐姐,被認出之後顯得十分尷尬。

  允珠主動約車成俊見了面,談及富家兒媳的生活是不是像電視劇裡一樣沒有自由而被車成俊否定。

 

  之後允珠與學長約在了車基俊的料理店見面,得到了學長父親不能幫忙的消息,看到允珠在別的男人面前流淚,車基俊誤以為學長是拋棄允珠的男人,而對其略有微詞。

 

  車成俊回到家表達了想和允珠結婚的想法,於是兩家的母親相約出來吃飯見了面,就在這時,允珠的學長打來了電話,帶來了好消息..... .

 

 

第6集:

  因為學長的幫助,允珠得到了有關母親的消息。出租屋裡允珠的生母正和小女兒還有朋友看著電視,當看到領養巴士有很多棄嬰的時候,小女兒金秀雅氣憤的驚呼,似乎有所觸動的母親無意弄傷了手,允珠生母和朋友一起去外面喝著酒說起27年前被迫送走的孩子。

 

  允珠與好友慈卿在料理店見了面,允珠告知好友自己母親另有其人的消息,慈卿很激動,為允珠養母多年的冷漠趕到憤怒,喝了很多酒的慈卿擦傷了額頭,車基俊幫助允珠將慈卿送回了家,然後說起前幾天允珠在料理店面對學長哭泣的事情,得知是自己誤會的車基俊開心的和允珠成為了朋友。

 

  秀珍因為不滿意母親介紹結婚對象而跟母親和妹妹發生了爭執。

 

  與車成俊見面的允珠表達了想在秋天結婚的想法,之後一起去看話劇的兩人被恰好也來看話劇的秀珍遇到,秀珍的出現讓車成俊以為自己被跟踪,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第7集:

  得知車成俊已經有確定結婚對象的秀珍依然不願意離去,抱著車成俊的她說:「要等哥哥結婚再離開。」這樣卑微的話,回到家之後就發燒了。

 

  對於車成俊轉達允珠要秋天結婚以及婚後工作的想法,車家父親全部都否決了。允珠的父親和朋友對於允珠著急結婚的想法不能完全贊同,只有養母盼望她早點嫁人。

 

  主持公司會議的車家父親收到小兒子車基俊發來的料理照片勃然大怒。車成俊來到料理店看望弟弟,轉告他要聽從父親的話,否則會沒辦法出席自己的婚禮。

 

  送走哥哥的車基俊給母親打了電話,唱歌給母親聽,母親感動的流淚卻被回家的父親逮到,車基俊只能無奈的透過電話聽著父母因為自己爭吵不休。

 

  新的一天,退燒的秀珍約車成俊出來吃自己做的料理,在車成俊買水的間空檔,秀珍在他的電話裡找到了允珠的號碼,然後在公用電話亭撥了電話.... .

 

 

第8集

  得到了生母所在的確切位置,允珠開始跟著母親,偷窺母親的生活。

 

  接著車家和徐家定下了兩家正式見面的時間,允珠的養母在幫允珠挑選衣服的時候接到車家母親的電話,問起允珠具體的生辰,在允珠面前,養母的臉色尷尬說不出具體時辰,只好隨意說了時間。

 

  車基俊來到父親的公司,在電梯裡跪地向父親道歉,卻被父親踢傷了小腿,遇到哥哥便去了哥哥的辦公室,說到了想見嫂子,並且讓哥哥動些腦子求婚。

 

  車基俊與恰好從生母家門口離開的允珠在路邊攤偶遇了,兩個心情不好的人一起去唱歌,流著淚歌唱的允珠讓車基俊失了神,喝醉酒的兩人相互依偎在車裡被允珠養母撞見,然後允珠被回來的弟弟背回了房間。

 

  秀珍開始暗地裡調查允珠,車成俊給秀珍支票要斷絕關係,分開時,秀珍悄悄將自己的耳環放在了車成俊的車上。

 

  車成俊接受了弟弟的建議在允珠工作的馬場浪漫的求婚了,接受求婚的允珠這時卻接到了車基俊的電話......

 

 

第9集:

  車成俊求婚成功,卻不得不告訴允珠,他父親不允許兒媳婚後工作的事情,允珠被車成俊送回家,下車時無意間發現之前秀珍有意留下的耳環,車成俊撒謊說是姐姐落在車裡的,允珠沒有懷疑,回到家之後,允珠給車基俊打了電話,解釋了白天掛斷他電話的原因,這時候來到允珠房間向她要零用錢的弟弟徐仲夏發現了包裡的照片,不知照片上時允珠生母,仲夏玩笑似的故意拿著照片到處跑,最終激怒了允珠。

 

  第二天允珠去了料理店,車基俊不顧料理店的客人,拉著允珠去了別的西餐廳,向不挑食的允珠推薦了他自己最喜歡的菜,聽到了允珠最喜歡的歌。

 

  回來之後,車基俊對店長卞泰修感慨道:自己可能陷入了愛情。秀珍和車成俊通了電話,秀珍想見車成俊一面,車成俊卻說週末要見未婚妻一家。

 

  週末的時候車、徐兩家人終於見了面,缺席的車基俊趕來卻被攔在外面不許進入。

 

  心情不好的車基俊給允珠發短信卻沒有得到回覆,於是他去唱了允珠流淚唱過的歌,又去了曾經和允珠一起喝酒的路邊,一切結束之後,允珠去找車基俊是,他已經醉了......

 

  車基俊看到車成俊送允珠回家,但卻並不知道對方是誰,他問允珠,為什麼你有要結婚的人卻沒有告訴我,允珠恍然無措,從那一刻開始,允珠才會探尋她自己的心,她對車基俊到底是怎樣的感情。

 

  車成俊習慣掌控一切,他對秀珍說,我讓你來你就來,我讓你走你就走,但從第一次見面起,徐允珠明顯對他不感興趣的態度,刺激了車成俊的自尊心,一個喜歡掌控的男人,遇到了一個不受掌控的女人,這對車成俊而言,無疑是非常有趣的挑戰,所以他對允珠的評價是,很可愛,反正早就決定要相親結婚,在門當戶對的情況下,如果是徐允珠這樣有趣的女人,車成俊不用多掙扎就做了結婚的決定。但車成俊還算有良心的知道,要在結婚前整理跟金秀珍的感情,這卻觸到了金秀珍的底線,如果他結婚與否,她都是情人的位置,那她或許不會那麼激烈的阻止。

 

  但車成俊要徹底了斷,是金秀珍無法容忍的。所以秀珍去了馬場,她終於要找允珠談判,無論徐允珠多麼順從繼母,怎樣的犧牲自己,也絕不會接受對她求婚的男人,從頭到尾都在腳踏兩條船的事實。

 

  於是,結不成婚,就並不是允珠的錯誤,未來婆婆對於自己兒子造的孽,也說不出話來。對此,我只想說,求!拆!散!

 

  

第10集:

  允珠不知道車基俊住在哪裡,只好扶他回到了工作的料理店,酒醒後的車基俊和哥哥通電話時允珠悄悄的離開了。

 

  去秀珍房間本來想找護膚品的小妹秀雅發現了抽屜裡一億的支票,她們的母親得知此事質問女兒錢的來歷,秀珍謊稱是工作簽約的錢,母親並不相信。

 

  秀珍在車成俊面前撕掉了支票,表明自己的愛不能用金錢計算。

  另一方面車基俊為允珠準備了只此一張的免費餐劵,店長偷學了這一招,送給了允珠的好友慈卿。

  慈卿與允珠聊到結婚,也聊到了親生母親竟然不知道女兒結婚,因此,允珠去了生母家門前,本來只是想看看,卻不想被生母好友盧蘿姨母撞見,盧蘿姨母以為允珠是要看房子,熱情的招待了她,允珠第一次如此接近母親的生活,看的格外仔細,並且還遇到了自己的小妹妹秀雅,離開的時候順路送秀雅到了學校。

  允珠被車家母親要求來家裡看看未來生活的屋子,她和車成俊一起聽著歌度過了時光,這時的車基俊從慈卿口中得知了允珠要結婚的消息十分震驚,然後,剛剛回來的允珠在家門口遇到了來找她的車基俊......

  

 

第11集:

  車基俊質問允珠,為什麼有結婚的對象都不說,允珠解釋之後,車基俊表示祝福,但是不贊同這樣的婚姻,還說了一定要看看那小子是誰,之後孤獨的離開了。

 

  喝酒回來的車基俊遇到了喝的大醉的秀珍,兩個人說起夢想,秀珍說自己的夢想是嫁給某個人。

 

  從家具到新人的手錶戒指,允珠的養母覺得自己的生活本來很好,但是遇到了車家之後卻總覺得什麼都低了一截,而車家母親得知大兒子已經求婚的消息時更是吃驚。

 

  秀珍在朋友的幫助下知道了允珠的職業和工作地,此時秀珍的母親詢問了開出支票的TS集團,得知秀珍所說的工作簽約是假的,母親質問秀珍,秀珍一怒之下說出了實情。

 

  因為秀珍的事情,母親跟好友盧蘿喝著酒聊到了過去,相似的經歷,說著才百天的女兒被搶走,母親卻說不想記得了。

 

  車家的父母因為小兒子車基俊而又一次吵得不可開交。

 

  晚上來到車站接秀雅放學的母親,在和秀雅一起走到家門前的時候遇到了站在門前的允珠....

 

 

第12集:

  第一次正面見到生母並且還說了話,允珠不知所措的逃走了。

 

  學長為允珠設想各種藉口再次見到母親,然而,結婚卻是不能繞開的問題,面對學長的關心,允​​珠表達了對未婚夫車成俊的信任。

 

  車媽媽來到小兒子工作的西餐廳,心疼小兒子沒能進門參加前一天的聚會,之後,送媽媽離開的車基俊在門口遇到了來辦派對的允珠的朋友們。

 

  朋友們祝賀允珠結婚快樂,心中不快的車基俊抹了允珠滿臉蛋糕。

 

  確定允珠就是要和車成俊結婚的人之後,秀珍給允珠發去了短信,問允珠有沒有懷疑過車成俊有別的女人。

 

  第二天,又給允珠發去了刻意落在車裡的耳環的照片。

 

  雖然對車成俊還談不上愛情,但是這條短信讓允珠對車成俊的信任出現了危機。 

 

  

第13集:

  指導教學的允珠因為短信分神,而導致馬匹受驚弄傷了自己的手腕。

 

  車基俊準備了食材,做了兩個人的食物,和幻想中的允珠對話,表達的心裡上要放允珠的走的想法,這一幕被回來的店長前輩看到,還以為他中了邪。

 

  車成俊去探望受傷的允珠,回到家跟父母說明了允珠的情況,車媽媽趁機想替小兒子說情,到最後又和車爸爸爭吵了起來。

 

  第二天,允珠終於鼓起勇氣問車成俊是否有別的女人,車成俊掩飾了一下,說都是過去,已經整理好了。

 

  盧蘿姨母和允珠生母計算著,因為有空房所以出租屋一直虧損,盧蘿姨母想到了來看過房子的允珠,所以打了電話邀請允珠晚上來吃飯。

 

  吃著生母做的晚飯,感受到生母的關心,允​​​​珠覺得很溫暖。

 

 

第14集:

  一直處於低氣壓狀態的車基俊用各種遊戲發洩著情緒,卻得不到緩解,便給哥哥打了電話,要求哥哥請自己喝酒。

 

  兩兄弟聊著天,聊到父母,聊到哥哥的婚禮,最終聊到了嫂子,車基俊表示今天一定要哥哥約嫂子出來見一面。

 

  接到電話的允珠婉轉的拒絕了見面的請求。

 

  允珠的爸爸喝了些酒回到家,表示對女兒要結婚很開心,父女還演練了結婚的情景,看著父親那樣高興,允珠選擇刪除了那兩條陌生人發來的短信,她選擇相信車成俊。

 

  在馬場的秀珍偷聽著允珠和其他醫生的談話,發現自己發的短信並沒有起到作用,秀珍走到馬場醫院的大樓,看到了醫生們要去旅行的公告。

 

  做健身的秀珍聽到身旁人的談話似乎受到了啟發,她跑到了車成俊的公司去找他,而車成俊答應了秀珍最後一次一起旅行的要求。

 

  夜晚的時候,允珠的弟弟仲夏逃學去看演唱會,所有人都聯繫不上,最後卻是車成俊找到了仲夏,另一邊,秀珍確認了允珠和醫生們一起旅行的酒店地點... ...

  

 

第15集:

  養母被弟弟氣的胃痛難忍,允珠邊幫弟弟說話,一邊還安慰養母。

 

  第二天允珠告訴父母,要做最後一次研習會,緊接著,車成俊來到允珠工作的馬場醫院,為了隱瞞週末的去向,他撒謊說要和朋友一起打高爾夫,另一邊的秀珍也騙母親說週末要去拍攝。

 

  週末,允珠到了平昌酒店,秀珍與車成俊緊隨其後也住了進來,這一切都在秀珍的掌握之中,她觀察允珠的動向,最終,在酒店的酒吧里,秀珍故意打碎杯子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當然包括允珠,允珠看到車成俊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第一眼甚至不敢相信。

 

  心中很亂的允珠給車成俊打去電話,車成俊撒謊說自己和朋友一起打球,過得很好。

 

  獨自一人躲在房間裡的允珠竟然接到車成俊打回來的電話,但是電話的內容卻是女人肉麻的情話,想著過往種種,允珠心中對車成俊的信任徹底崩塌了。

 

  第二天一早,允珠又看了車成俊和那個女人一起離開的畫面,回到家中,允珠躊躇再三,最終說出了不要跟車成俊結婚的話...... 

  

 

第16集:

  允珠說不想結婚是因為未婚夫車成俊有別人女人,但是對於事情的緣由實在難以啟齒,一番話遭到養母激烈的質疑,允珠的父親來到女兒的房間,耐心詢問之下,允珠將事情的始終說了出來。

 

  允珠的父親找到了車成俊,問他是否有別的女人,車成俊表示雖然有過,但是不是已結婚為前提,並且已經整理好了,看到車成俊一再撒謊,允珠父親說出了自己女兒親眼看到這樣話,車成俊很震驚,但是仍然表示那隻是為了整理好過去的感情,不過,允珠的父親並不信任。

 

  車成俊來到允珠工作的地方找到她,他一再強調,平昌酒店的那個女人是為了整理好才見面的,面對一再撒謊的車成俊,允珠沒有說出自己聽到電話裡兩人纏綿情話的事情,她無法開口,也已經失望到了極點。

 

  車成俊回到家,走投無路只好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了母親,母親頭疼不已,更擔心的是丈夫知道這件事會大發雷霆。

 

  車家母親和允珠養母約見,這一次兩人交換了氣場,車家母親放低姿態一再懇求著,另一邊,車成俊被還不知道此事的父親要求打電話給允珠.. . ..

 

  

第17集:

  車成俊的電話不出意外的沒有被接通,車家父親便要求兒子將允珠的電話存在自己的手機裡,這讓車成俊很不安卻又不得不照做。與此同時,允珠的養母在努力的說服允珠父親相信車成俊一次。

 

  果不其然,車家父親給允珠打了電話,老人家很喜歡這個兒媳,悄悄預定了車子準備送給她,允珠知道老人家還不曉得那件事情,只好用加班一再推辭。很難過的允珠來到了生母的出租屋,被恰好回來的盧蘿姨母一起邀請著留下吃晚飯,一直被忽視的車基俊這時候來到電話也被掛斷了。

 

  允珠與在門口等候的車成俊相遇,車成俊強調以後絕對不會再讓她失望,允珠沒有心軟動搖。

 

  然後,回到家中的允珠卻因為婚事與養母爆發了激烈的爭吵,過於憤怒的母親甚至說出:「你以為你的父親就沒有過別的女人嗎?」這樣的話,讓人十分震驚。

 

  允珠退婚之意決絕,不想看到允珠的養母便讓她自己出去獨立居住。

 

  此時,喝了酒的車成俊跪地向父親坦白了一切,大發雷霆的車家父親要求第二天一定要見到允珠.....

 

 

第18集:

  車家父親親自派人請允珠出來見面,老人家溫和的勸說,並且保證兒子不會再錯,不過,允珠到最後也不曾動搖。

 

  允珠生母鄭純情的小女兒,也就是允珠的小妹秀雅很不滿意現在復讀的生活,她想工作,不想再浪費時間和母親的金錢。

 

  允珠約車成俊見面,將戒指還給了他,車成俊對自己的行為切實感覺到了自責,他表示祝福允珠。

 

  得知哥哥被退婚的車基俊回到家向母親詢問,知曉事情的緣由,車基俊表示了對哥哥的失望,並且向母親表明自己的婚姻觀:不需要看對方的條件,相愛就是條件。

 

  下班回到家的允珠發現養母胃病發作便上前照顧,但是養母執意拒絕而呼喚著傭人。

 

  允珠見到養母這樣反感自己,於是整理簡單的物品,流淚離開了家,來到了生母的出租屋,準備開始新的生活。

 

  跟哥哥喝酒回來的車基俊給允珠發著短信,此時的他還不知道允珠就住在對面,他腦火的是自己一再被忽視,然而,賭氣說自己也要去洗漱的車基俊打開門,卻正好遇到了剛剛短信裡說要去洗漱的允珠..... 

 

 

第19集:

  被嚇到的車基俊各種搞笑的舉動另允珠不禁莞爾,可是,面對車基俊其他的有關婚姻的問題,允珠卻難以招架,只要逃開了 。

 

  允珠爸爸還不知道女兒已經在外邊找到了住處,心疼女兒的他一直試圖勸說允珠回家住,而允珠表示,自己已經長大,是該獨立的時候了。

 

  下班的允珠,在出租屋裡遇到了秀珍,也就是允珠生母現在的大女兒。秀珍對允珠出現在自己家驚訝的簡直不知所措,她想知道應該快結婚的允珠為什麼會住宿在自己家裡。晚上的歡迎宴,車基俊扔下餐廳的工作​​ 跑了回來,宴席間,秀珍多次打探允珠關於結婚和男朋友的事情,允珠肯定的說沒有結婚的對象,讓秀珍和車基俊都很吃驚。

 

  第二天允珠回家吃了晚飯,一家人討論了有關她要獨立生活的事情。

 

  獨自喝酒的車成俊將整件事情串聯起來,開始懷疑一切都是秀珍做的。夜晚允珠獨自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這時,車基俊也來到了這裡......

 

 

第20集

  在車基俊的追問下,允珠說出了退婚原因始末,基俊當即表示是第三者有預謀的行為。回到寄宿屋的允珠,在客廳看著照片的時候被正巧出來的生母邀請一起喝茶,兩人喝著茶,還不知道允珠身世的生母慈愛的為允珠揉著之前摔傷的手腕,另允珠覺得溫暖。

 

  第二天一早,車基俊邀請允珠到自己工作的料理店吃飯,允珠表示如果沒有事情會去的。

 

  允珠在工作的馬場遇到了秀珍,這讓她倍感驚喜,於是請了秀珍一起喝茶,不甚友好的秀珍在此期間仍然試探的問著允珠有關結婚對象的問題,然後,秀珍接到了車成俊的電話,她來到了江邊。車成俊說出自己對秀珍的質疑,雖然是事實,但是秀珍依舊否認,最後不惜走入江水之中,以自殺表示清白。

 

  允珠的下班時間,車基俊打去電話要允珠履行早上的約定,而允珠則說約了大學的前輩,匆匆掛斷了電話,讓車基俊很生氣。

 

  得知允珠已經退婚的學長更多表示了對她的關心,並且跟隨允珠來到了她的住處。

 

  因為看到允珠和學長在一起,車基俊對允珠發了火,另允珠覺得他無理取鬧。得不到允珠任何回覆的車基俊敲響了允珠的房門......

  

 

第21集:

  意料之外的擁抱令允珠惱怒,緊接著是車基俊深情的表白,然後,徒留允珠一人陷入迷茫。第二天,為了避免和車基俊見面,允珠很早就出了門,於是,車基俊直接來到了允珠工作的地方,在櫻花樹下,他再一次深情的告白,這一切讓允珠混亂了,她選擇暫時逃避去旅行。

 

  旅行回來之後的允珠先來到了好友慈卿家中,而此時,她和父親說住在慈卿家的謊言也同事被父親撞破,不希望女兒受苦的父親想她回家住,而考慮養母因自己而得病,還有另一邊自己捨不下的生母,允珠便一直強調自己要獨立,讓父親也沒有辦法。回家寄宿屋,允珠在自己的房門縫隙發​​ 現了車基俊的留言:十點三十五分之前到小公園見面,如果沒有去,就表示她的心底已經不想再見到自己了。

 

  看著時間,車基俊從車站一路奔向小公園,一個人都沒有的小公園讓他頹廢不已,而此時,允珠卻不聲不響的站在了滑梯上,偶一抬頭看到允珠,車基俊的心頓時輕鬆了,原來允珠的心中還是有自己的存在的。

 

  允珠的父親邀請允珠一起吃飯,在允珠去洗手間的空檔,生母打來的電話被父親接聽到了.....

 

 

第22集:

  允珠父親此時還不知寄宿屋的老闆娘正是允珠的生母鄭純情,出於單純想知道女兒住的好不好的想法,父親向對方要了具體的地址。

 

  車基俊的母親跟姐姐又一次來到他工作的料理店,勸說無果的車家母親來到兒子居住的地方強行帶走了兒子的行李,車家母女將行李搬上車的時候,恰巧回來的秀珍看到了這一幕,秀珍這才驚訝的意識到車基俊極有可能是車成俊的弟弟​​​​。

 

  此刻對一切一無所知的車基俊,以允珠的名義正帶著食物去送給允珠一起工作的同事們,回到料理店的車基俊面對店長前輩質問自己對允珠的感情,第一次堅定的說出他愛允珠這樣的話。

 

  從家裡整理行李回來的允珠,和從家裡取回自己行李的車基俊在寄宿屋門前相遇了。

 

  晚飯過後,兩人聊著天回憶著相遇的種種,那些命運般的相遇。

 

  允珠父親按照之前寄宿屋老闆娘所說的地址尋找著,結果卻看到了曾經的戀人,也正是允珠的生母,鄭純情......

 

  

第23集:

  允珠父親一路跟隨著來到了允珠生母的家門口,他更加驚訝的發現,這也正是女兒現在寄宿的地方。

 

  而允珠生母也覺得見到了徐炳鎮,秀珍進門說門外停著很好的車子,似乎更加印證了那個人正是徐炳鎮。

 

  傍晚,算著跟學長一起登山差不多該結束了的車基俊給允珠打去了電話,跟朋友一起喝酒的允珠第N次匆忙掛斷了車基俊的電話,於是,行動派車基俊直截了當的去到了允珠吃飯的地方接她回來。

 

  在書房隱蔽的書本中,徐炳鎮拿出一枚內側刻著字的戒指,第二天,也許是為了確認,他來到了寄宿屋,果然,寄宿屋的老闆娘正是當年的戀人。

 

  徐炳鎮問鄭純情為什麼分手,問她為什麼一句話不說就把孩 ​​子扔給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孩子明明是被搶走的,可是鄭純情卻只是說希望孩子過的更好。

 

  慈卿和允珠在料理店吃飯聊天,車基俊用自己的廚師圍巾為允珠綁住了礙事的頭髮,慈卿看到兩人親密的動作,質問允珠為什麼不勇敢面對自己的心,允珠苦澀的哭著,被車基俊拉著跑出來料理店,在櫻花樹下,允珠說著自己的顧慮,卻被車基俊吻住了。

 

  放學回來的秀雅帶回了炒年糕,準備一起吃的秀珍卻突然的覺得噁心....

 

  

第24集:

  秀珍很吃驚,自己居然懷孕了,可是成俊已經不再跟她在一起了,她該怎麼辦呢?


  允珠終於答應和基俊在一起了,兩人很幸福的牽著手一起回寄宿屋。徐炳鎮去找他的老朋友預約身體檢查,跟朋友提起了允珠準備結婚又退婚的事,還提了他見到鄭純情的事情,讓他的朋友有些猶豫。

 

  徐炳鎮的朋友得知允珠跟她的生母住在同一個寄宿屋內,所以他把允珠知道生母是別人的事告訴徐炳鎮,徐炳鎮才知道允珠故意不告訴他。徐炳鎮很難過允珠已經知道了生母的事,他也很心疼沒有幫著允珠一起找生母。徐炳鎮去找允珠安慰她,同時他會幫忙允珠跟她媽媽說出實情。允珠很感激爸爸能夠理解她,她也不怪現在的媽媽,而她跟自己的生母住在一起很幸福。

 

  秀雅決定不再修學了,她要開始做兼職,但一出門就碰到了認識的同學,讓她覺得在這裡做事很丟臉。允珠買了很多材料做了很多好吃的,可是秀珍卻因為孕期反應吃不了,看著寶寶的照片,秀珍不知道該不該留下這個孩子。車東洙會長想讓慶淑陪他去參加夫婦聚會,可是慶淑堅決不去,會長差點又要發火了,最後為了他的面子只能答應慶淑的要求不嘮叨她。秀珍想去找成俊說懷孕的事,可是成俊不見她,她只能把胎兒的照片發給成俊。成俊很吃驚,但他還是很堅定的叫秀珍把孩子打掉。成俊警告秀珍,不要妄想用這個孩子綁住他,更不要妄想能成因此成為他的女人。

 

  成俊告訴秀珍,除非她要自己養這個孩子否則必須打掉,也警告她不能再用這個孩子做藉口跟他見面。成俊如此絕決,秀珍實在很痛心。允珠好心關心秀珍的身體,秀珍一點也不領情,還責問她和基俊究竟是情侶還是朋友。秀珍提醒允珠知不知道基俊家裡很有錢,對允珠知道基俊有哥哥感覺很新鮮,因為允珠不知道基俊的哥哥就是差點要和她結婚的成俊。成俊給了秀珍一筆錢,讓秀珍不要再對他有任何的期待。秀珍一氣之下,打算去見會長。

 

 

第25集:

  車東洙會長根本就不認識秀珍是誰,非讓她說出事情才肯見她,秀珍只能離開了。秀珍以為成俊是愛她的,她可以用孩子得到他,可是原來不是。成俊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讓秀珍進車家的大門,所以無論她有沒有懷孕都沒有意義了。

 

  徐炳鎮拿來了鄭純情女兒的照片,他想讓鄭純情可以見一見自己女兒的成長照片,但他不敢告訴純情,允珠就是她的女兒,所以沒有給她長大後的照片。純情看著照片,心裡很欣慰也很難過,但她不想見女兒因為她沒有照顧女兒這麼多年沒臉見她,她依然只是希望知道她結婚就可以了。

 

  慶淑做了一個胎夢,讓她的女兒都覺得好笑,但她依然覺得那是不一般的胎夢,只是不知道是做的誰的胎夢。成俊和基俊都沒有消息,慶淑認為她的女兒寶盈可能要懷孕了,但她不知道她做的是大兒子成俊的胎夢。媽媽的話讓成俊很心煩,因為正是他有了孩子應驗了媽媽的胎夢。允珠的媽媽怪罪允珠太少聯繫了,她想去寄宿屋看一看,炳鎮怕事情敗露馬上阻止了她的想法,然後馬上聯繫允珠要常回家看看。

 

  基俊問起了允珠的媽媽,允珠把家裡媽媽不是親生媽媽的事告訴基俊,讓基俊對她很心疼。基俊帶著允珠到郊外去過他的27歲生日,這個生日也過得特別有意義,因為他找到了生命中所愛的女人,還有她陪自己一起過生日,所以基俊很開心。基俊買了一對情侶戒指,正式的給允珠戴上,因為允珠曾經說過她不想當遊戲帶上戒指。慶淑則非常難過,因為她的兒子基俊生日居然不能回家過,她只能把做的好吃的送過去給兒子吃

 

  

第26集:

  慶淑煮了海帶湯,卻讓會長一頓埋怨,他還是不肯理基俊,依舊認定基俊不上班就是不孝,氣得慶淑不知道說什麼好。寄宿屋得知基俊的生日,很開心的幫基俊辦了一個生日派對慶祝,而只有秀珍一人在房間內獨自傷心。成俊逼著秀珍去泰國打胎,可是秀珍並不想這麼做,所以前來找成俊的爸爸會長​​。得知和成俊有關,車東洙見了秀珍想知道情況。得知秀珍懷了成俊的孩子,會長很震驚,馬上逼著成俊回公司。

 

  會長很生氣他的兒子不負責任的做法,差點又要打成俊了。慶淑想讓基俊認識家具店的女兒,基俊才告訴媽媽他已經有了喜歡的女孩了,讓媽媽放心他一定會帶讓媽媽滿意的女孩回家的。允珠回家看望媽媽,媽媽很不高興地埋怨她沒有打電話回來,允珠也很貼心的哄媽媽高興,儘管母女不親,但這麼多年還是有一定的感情的。成俊被爸爸罵了之後很生氣的打電話責罵秀珍,還是想逼著秀珍打掉孩子。會長想了很久,還是想讓成俊結婚,但是他沒頭沒尾的話讓成俊的媽媽一頭霧水。

 

  成俊想自己決解,可是會長堅持因為孩子要讓他們結婚。慶淑得知是如此大膽的女孩,也生氣的要自己去見見,她也不想留下這個孩子。慶淑勸秀珍放棄孩子,重新去找個好男人,因為她的做法已經讓男人反感了。慶淑勸不動秀珍,所以想找到她家的地址殺到秀珍家裡去。

 

  允珠怕不好解釋手上的戒指,所以慈卿建議她帶在了脖子上,基俊雖然有些不愉快,但他還是同意了逼著允珠不可以摘下來。鄭純情得知秀雅沒有去上學非常生氣,把她的書都丟了出去。雖然讓媽媽很生氣,但是秀雅還是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她不想再去上學了。慶淑和寶盈找到了秀珍的家,才知道和基俊的寄宿屋是同一個地址

 

 

第27集:

  秀珍看到成俊的媽媽和姐姐出現在了她家門口,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秀珍的姨媽正好出來,說出秀珍是寄宿屋老闆的女兒,讓慶淑很吃驚。鄭純情完全不知道秀珍的事情,更不知道她已經懷孕了。秀珍打電話給成俊告訴他,無論他做什麼她也不會放棄孩子。

 

  慶淑很明白的說出車家的想法,他們絕對不會接受秀珍,要秀珍必須流產。鄭純情很生氣也很痛心,秀珍居然貪心去攀那攀不到的高枝,而她這個媽媽竟然沒有看出女兒的不對勁。成俊聽到秀珍的留言,求秀珍放過他,可是秀珍已經灰心了,她不期待成為成俊的妻子,但她還是會把孩子生下來。鄭純情不想她的悲劇再一次重演,她想逼著秀珍把孩子打掉,可是秀珍就是聽不進去仍要留下孩子。

 

  會長堅持要成俊負責孩子的事跟秀珍結婚,而慶淑則堅決不讓秀珍嫁入車家,兩人起了很大的衝突,慶淑更是生氣的吼了她老公。成俊把秀珍的事告訴基俊,但是基俊也認為成俊必須跟秀珍結婚,而成俊的爸爸也非常堅決的讓成俊必須結婚。鄭純情明確的告訴會長,她們不想跟車家有關係,她的孩子她會自己看著辦。

 

  會長仍然堅持他已經在籌辦婚禮的事,他還是希望為了孩子好讓他們結婚。鄭純情希望成俊可以跟他的爸爸表達不結婚的想法,她們家是絕對不會同意結婚的,更要跟車家劃清界線。慶淑知道她老公堅持要他們結婚,沒有辦法只得打電話給基俊發洩讓他搬出寄宿屋,讓基俊聽得一頭霧水。

 

  會長給了秀珍一筆錢準備婚禮,同時表示他並不是因為她而是因為她肚子裡的孩子才同意的。慶淑為了會長的決定來找秀珍的媽媽,讓基俊看到了覺得很驚奇。

 

 

第28集:

  基俊詢問了母親來寄宿屋的原因,才知道和成俊交往的女人居然是秀珍。媽媽非常不滿意這樁婚事,但是基俊卻認為成俊必須該負這個責任,他只能勸媽媽接受這個事實。成俊非常不情願的要接受這個事實,他讓秀珍全權處理婚事要用的東西。

 

  基俊把他大哥要結婚的事情跟允珠說了,但他們依舊不知道曾經要和成俊結婚的女人就是允珠。允珠身為秀珍的姐姐,她想祝福秀珍,可是秀珍卻想允珠和基俊分手。允珠的媽媽聽了慶淑嘮叨了成俊的婚事,不知道什麼情況所以打電話問允珠,並告訴允珠成俊要結婚了,但是卻是不理想的女人。

 

  基俊勸成俊,已經要結婚了就幸福的生活,讓他好好對秀珍,因為秀珍的媽媽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基俊問秀珍的想法,面對他媽媽那樣的態度,她真的覺得嫁到車家會幸福嗎?秀珍知道成俊的想法,她確信她會等到成俊的認同。基俊知道秀珍一心想要嫁給成俊也只能祝福了,但秀珍卻覺得無論如何要拆散允珠和基俊才行。

 

  秀珍和基俊的哥哥結婚了,那麼允珠和基俊要怎麼辦呢,這讓慈卿很擔心這個雙重婚姻該怎麼辦?徐炳鎮不知道秀珍的結婚對像,他只是出於對純情舊情的一點補償,也略表了一點他的心意。成俊已然接受要結這個婚,也必須按照要求見一見丈母娘。純情告訴成俊,事情發展到了現在這個情況,她沒辦法要求什麼,只能要求成俊別讓秀珍一個人生活,對秀珍好點。

 

  允珠回到寄宿屋,看到成俊的車子正猶豫著,沒想到成俊和秀珍一起走了出來。允珠才知道秀珍要嫁的人居然是成俊,而成俊竟是基俊的哥哥。

 

 

第29集:

  允珠很震驚,秀珍要嫁的對像是成俊。秀珍堅定的跟媽媽說成俊不是壞人,讓媽媽不要擔心她嫁過去不幸福,同時她隱瞞了知道成俊退婚的女人是允珠的事實。震驚的允珠,回想這種種的一切,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接受。

 

  允珠雖然不能接受秀珍要嫁的是成俊,但她更無法想像的是秀珍就是幕後主導一切的女人,害得她結不成婚的女人,最讓允珠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是,她戀愛的對像基俊是她退婚的成俊的弟弟​​。允珠很擔心,基俊的父母未必能接受她和基俊在一起。

 

  慈卿勸允珠,只要他們足夠相愛,就一定可以攀過那個高山的,讓她不要擔心勇敢一點向前衝。允珠很擔心基俊,因為基俊已經被趕出了家門,他們的關係會讓基俊的父母跟他斷絕關係的,她不想有這樣的結果。允珠為了基俊的事很為難在慈卿家裡留宿了,而基俊一大早就為允珠送早餐,讓慈卿一下子亂了陣腳。

 

  秀珍擔心允珠知道她就是成俊的女人,她更害怕允珠跟成俊說出她在幕後策劃這一切,這樣會讓成俊永遠也不原諒她的。允珠很心煩她和基俊的關係,所以拒絕了跟他去看電影的提議,而泰修卻成功約到慈卿開心不已。

 

  基俊在門口等著允珠回家,而允珠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基俊,她只能躲著基俊。允珠並不埋怨秀珍破壞了她原本的婚姻,因為那不是她愛的男人也不會有很深的傷痛,可是基俊她要怎麼跟他說呢?

  

 

第30集:

  基俊想知道允珠放他鴿子,又讓他白等了這麼久的原因,允珠卻想告訴基俊她要回家去住。基俊不捨得允珠搬回家去住,可是他也能體諒允珠父母的心情,所以他並不能阻止允珠。基俊很想把允珠介紹給成俊認識,可是允珠還沒辦法把這上關係告訴基俊,只能找藉口推掉了,​​她愛基俊不知道該怎麼接受這個事實。

 

  秀珍向允珠坦白了她做的事,想引起她的同情,她只是想允珠幫她隱瞞她做的事。允珠雖然氣惱秀珍做的事,可是秀珍是她的妹妹,她也只能當什麼也不知道替秀珍隱瞞,只是她是很難被車家接受了。有了允珠的許諾,秀珍感覺心情好多了,她一點也不介意成俊對她不開心的態度。看著基俊給她的戒指,允珠忍不住感到心痛,她真的不想和基俊分開。見到秀珍本人,寶盈才想起來,秀珍曾在商店裡和她起過爭執,對秀珍自然更不喜歡。

 

  會長決定婚事簡單的辦,雙方各請一百人即可,車家的其他人也都不想太過於張揚這場婚事。見完成俊的家人,秀珍的心裡有些難過,她明白暫時是無法得到他們親切的笑臉,只能靠以後努力了。基俊讓允珠在孔明燈上寫下最想對他說的話,然後一起放飛。

 

  基俊以為允珠被感動得哭了,他不知道允珠的心裡很苦。允珠不敢跟基俊說出事實,所以她想一家人一起吃飯開心,讓她可以忘記內心的苦,可是爸爸卻出事進了醫院。

 

 

【資料來源】劇情網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