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

 徐炳鎮的工廠發生了火災,而他也在逃出來的時候被天棚砸到才進了醫院,聽到這個消息允珠的媽媽馬上就暈倒了,允珠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剛才還開心地照著的全家福,現在爸爸就進了重症病房,這讓誰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允珠也已經沒有心情聽基俊的電話了。成俊認為基俊現在的身份已經不適合住在寄宿屋了,基俊也理解哥哥的安排,所以打算搬到他家的公寓去住了。

 

  允珠不告訴基俊家裡出事了,慈卿瞞著允珠把她爸爸的情況告訴基俊,因為她不想基俊不知道情況擔心不已,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允珠沒有基俊的支持。雖然看到基俊出現在醫院,允珠很驚訝,可是她已沒有心情去理會這些了,基俊也只能陪在允珠身邊支持她。

 

  慶淑把秀珍叫到她家,教她進門後要做的事情,可是秀珍的肚子陣痛,讓她覺得很奇怪。秀珍急忙去醫院檢查,才知道孩子已經流產了,無論她怎麼痛哭孩子也沒有辦法回來了。

 

  秀珍害怕沒有了孩子她結不了婚,所以她只能接受朋友的建議隱瞞著婆家,婚後儘快再懷上孩子。基俊想讓允珠回去先休息,可是她很害怕爸爸在她離開時走了,她只能求護士讓她再去陪爸爸一會兒,她真的很害怕。

 

  允珠的媽媽更是擔心得什麼也吃不下,她害怕老公丟下什麼也不會的她,允珠還要安慰如此傷心的媽媽,她真的有些心力交瘁,基俊也擔心得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允珠非常害怕爸爸就這樣什麼也沒有說就走了,可是到最後爸爸還是這樣走了。

 

 

第32集

  徐炳鎮最終還是沒有醒過來,基俊在靈堂上向他保證他一定會照顧好允珠的,同時也向他行了女婿大禮。秀珍因為流產的原因臉色很差,車東洙為此責罵慶淑還以為是她虐待了秀珍。

 

  會長對兒媳的偏心,讓慶淑很氣,他還不時叮囑要給她多吃一些補藥,讓一邊的秀珍更擔心。秀珍的身體很不舒服,可是她必須瞞著任何一個人,讓她的媽媽以為親家對她很差。允珠的媽媽傷心地責怪她爸爸這輩子都沒有愛過她,只是做一個誠實的丈夫,她更傷心他沒有說一聲就這樣拋棄了她。

 

  允珠也不能相信,她爸爸就這樣丟下她一個人走了,就像是在捉迷藏一樣,她真的很想這只是一場遊戲,爸爸可以再回到她身邊。鄭純情想去參加允珠爸爸的喪禮,意外的知道允珠的爸爸就是徐炳鎮,她不想相信這是事實,可是允珠真切的出現在她面前。母女重逢竟然會在爸爸的喪禮上,允珠和鄭純情只有抱頭痛哭。

 

  鄭純情是允珠的生母,這讓誰也覺得太過詫異,基俊更是吃驚,但讓他覺得不放心的是允珠,認回了媽媽卻失去了爸爸。允珠決定搬回家裡去住了,因為沒有了爸爸,她的媽媽不知道該怎麼生活,她要回去照顧她。

 

  鄭純情決定在秀珍結婚後,再把允珠是她女兒的事告訴秀珍,她很心疼秀珍就這樣嫁過去了,只希望她能幸福就好。允珠的媽媽還是決定要把實情告訴允珠,她認為她和允珠的緣份到此為止。

 

 

第33集:

  允珠的媽媽平靜的把允珠的身世說了出來,但允珠一點不驚訝,因為她早已經知道這個真相了。

 

  允珠不想讓媽媽知道,只是想跟平時一樣愛戴她的媽媽,也不想傷媽媽的心。允珠的媽媽覺得允珠沒有說,只是因為對她感到愧疚,她一點也不認為允珠愛她。

 

  允珠不相信她的媽媽撫養她這麼多年一點也沒有愛過她,質問她為什麼不能三個人一起幸福的生活呢?對允珠的媽媽而言面對允珠痛苦更多,所以她沒有辦法再接受允珠,必須讓允珠離開。仲夏也不想姐姐離開,可是無論他怎麼求媽媽,媽媽還是要趕走允珠。允珠不想媽媽傷心,她決定離開,但她會等到媽媽回心轉意的那一天再回來。

 

  允珠騙基俊她去出差了,因為她不能出現在成俊的婚禮上,她也不能將她被媽媽趕出來的事告訴基俊,她只能把所有的傷心跟爸爸說。基俊看著大哥舉行了婚禮,心裡很欣慰,但他不能出現只能遠遠的在一邊祝福他們。

 

  允珠有點後悔,沒有一開始就對基俊說出他和成俊的關係,如今她已經狠不下心告訴基俊真相了,更不知道該如何離開他。允珠向基俊提出了分手,基俊以為允珠是因為秀珍是她妹妹才提出的,所以基俊堅決不放手,他愛允珠就像他的生命一般。

 

  允珠無法說出口她就是跟他大哥退婚的女人,她只能求基俊放過他,讓基俊更加的疑惑。秀珍蜜月回來了,鄭純情想讓允珠一起回來,跟秀珍和成俊認識,可是允珠怎麼能出現呢,這就像是定時炸彈一樣,她只能先拒絕了再說。

 

  基俊沒有說服允珠,喝醉了酒一人到允珠家裡大喊大叫,才知道允珠根本不在家。仲夏知道允珠是為了媽媽才回家住的,可是媽媽卻把她趕走了,他更氣媽媽了。

 

 

第34集:

  大半夜,基俊喝得醉醺醺的倒在慈卿的家裡,允珠很心痛。基俊不明白為何允珠忽然就變心了,慈卿想跟基俊解釋,可是她又不能說出事實,只能告訴基俊是因為秀珍的關係。

 

  基俊不願意放手,他要求允珠必須給他一個可以說服的理由。秀珍要回娘家,她打電話逼著允珠不能在她家出現,同時讓允珠搬離她家,因為以後也一樣會有這麼多的不便。慈卿很氣秀珍如此欺負允珠,可她允珠的媽媽她能如何呢?

 

  慶淑還為成俊娶了秀珍很不開心,但對老公不管基俊更生氣。基俊把允珠被媽媽趕出來的事告訴鄭純情,他想求純情幫他勸允珠不要跟他分手。有一個這麼愛自己女兒的小伙子,純情也很開心,同時她也很擔心允珠現在的心情。純情感覺很心痛,允珠因為她的關係跟基俊提出了分手,她不希望允珠為了她而放棄愛她的人,所以讓允珠把她當成秀珍的媽媽就可以了。允珠很想說是因為成俊的關係,但她實在無法讓媽媽受這個打擊,始終沒有說出來。

 

  基俊還是沒有辦法接受,他問允珠真的決定放棄了嗎,他大哥結婚了他們就必須分手嗎?基俊寧可允珠說她愛上別人了也比這個理由好,他決定放允珠走了。做好心理準備要離開基俊的允珠,聽到基俊說放手了,她的心也一樣震驚一樣難過。基俊大哭了一場之後,決定搬離寄宿屋了,這裡有太多他的回憶了。

 

  姐姐當上分店的社長了,基俊趁著爸爸沒來也跑去恭喜姐姐。允珠回家收拾東西,她也要搬離家了。允珠的媽媽並不是討厭允珠,只是看到允珠會讓她感覺到自己受的傷,她無法接受。

 

 

第35集:

  允珠搬回了寄宿屋住,跟允珠分手的基俊見到她不知道該不該走進寄宿屋,他只能回餐廳拼命的砸鍋發洩。會長對秀珍的胎兒依然很重視,還給她帶回了孕婦的書來看,讓她更擔心真相敗露,只能想辦法抓緊懷孕才行。

 

  秀珍謊稱回娘家,找機會找她的朋友珍兒想辦法,因為她在車家如履薄冰,但是珍兒沒有辦法幫她了,讓她自己想辦法。秀珍向媽媽詢問允珠在她家要住多長,讓純情好奇她在意允珠這些情況的意圖。秀珍告訴允珠,住在寄宿屋難道不覺得讓人討厭嗎,想要她離開寄宿屋。允珠決定不會搬走,她也需要躲避,同時不會把退婚的原因告訴成俊,讓秀珍不要那麼不安,氣得秀珍無言以對。

 

  基俊很難過只能一個人來到和允珠露營的地方,懷念跟允珠在一起開心的回憶。鄭純情想去徐炳鎮的墳前祭拜一下,一家人在墳前相會了​​,允珠問起了她被送到爸爸家的原因。鄭純情只能把當年的情況告訴允珠,允珠是被她奶奶搶走的,她是不得已才離開了自己的女兒。徐炳鎮的妻子在墳前碰到了鄭純情,允珠不想媽媽難過並沒有告訴她鄭純情的真實身份。

 

  秀雅在兼職的店裡被顧客誣陷她偷了手機,幸好仲夏幫她洗刷了清白,兩人也因此成為了要好的朋友。基俊決定離開去美國了,他無法面對和允珠分手的事實,他需要換一個地方撫平傷口。允珠說愛得不夠所以沒有辦法去克服和秀珍是姐妹的事實,基俊因為沒有了允珠而想放棄一切離開。

 

 

第36集:

  在成俊的說情下,基俊的爸爸總算同意基俊進家門,想知道他要說些什麼。基俊告訴爸爸,他要去美國了,可是爸爸直接讓他自己去做,他已經不想理會了,這一切和他沒有關係,也不承認基俊是他的兒子。

 

  慶淑不想基俊去美國,勸他留下來,但基俊決定好了要去,她也阻止不了,她只想跟著基俊一起去美國。秀珍還是不放心基俊和允珠的關係,所以追出家門問基俊允珠的問題,才知道他和允珠分手了。

 

  車東洙對基俊只是愛之深恨之切,他氣基俊為什麼不好好享受身為會長兒子的好日子,偏偏要去吃苦,他的心裡一點也不好過,可是基俊就是不聽他的話,讓他實在無法原諒基俊,只能在心裡心疼兒子。

 

  泰修一心想讓慈卿抽中他給的餐券,放了許多慈卿的名片在裡面,可是當慈卿得知中獎的時候,她興奮地抱著賢宇讓泰修很不高興。基俊隨手抽中的卻是允珠的名片,讓在場活躍的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基俊發信息給允珠告訴她中獎了,同時把他要去美國的消息一併告訴她。

 

  秀珍必須定期做產檢,還要把孩子的超音波圖給成俊看,成俊還派了車專門接送她去,讓她想自己另外想辦法都沒有機會,只能約珍兒來醫院商量。珍兒跟秀珍建議,先借用別人懷孕的超音波圖欺騙一下成俊,以後再慢慢想辦法。珍兒幫秀珍拿到了一張圖,讓她可以順利的騙過成俊,秀珍也總算安心了一些。

 

  慶淑還是不想基俊去美國,因為他這回去肯定會吃苦的,她只能讓成俊再去勸勸基俊。基俊告訴成俊,他因為有了一個深愛的女人而沒有辦法在一起,所以想離開處理這段感情再重新開始。允珠因為基俊想要離開而很不開心,所以建議同事一起去喝酒唱卡拉OK,發洩一下心裡的難受。喝醉的允珠向媽媽撒嬌,她覺得好累好苦。純情抱著女兒,只能安慰她再堅持一下就挺過去了,因為她也是這樣堅持過來的。

 

  徐炳鎮的公司最後資金要被凍結,所以一大群人跑到家裡搗亂,仲夏只能把允珠叫回了家。

 

 

第37集:

  查封和追債的人堵上了門,允珠的媽媽受刺激過大,失去意識進了醫院。允珠從朴專務那得知,徐家已經破產,她媽媽名下的財產都要被查封。

 

  醒過來的允珠的媽媽非常難過,她痛恨徐炳鎮怎麼可以讓她承受這樣大的羞辱,這輩子她都因為心病而沒有活得開心,現在還要受到這樣的羞辱,讓她的情緒怎麼也平復不下來。允珠安慰媽媽的同時,還要鼓勵仲夏,她真的感到特別的無力,沒有了愛她的爸爸,也沒有基俊,她都得自己一個扛。基俊去美國的時間就要到了,他很不捨地刪除和允珠所有的信息,最後連允珠的電話號碼也一併刪除了,他要徹底的忘記允珠。

 

  慈卿和泰修很開心的玩了一夜,本已喝得醉醺醺的兩人,又在慈卿的家裡喝瘋了,第二天醒來兩人都嚇了一跳。慈卿得知允珠的媽媽進了醫院,爸爸的公司又被凍結了,顧不得在她家過夜的泰修就直接趕去醫院了。基俊得知允珠家裡出了事,追著慈卿問情況,然後不顧一切的去找允珠。

 

  基俊急著去允珠的家裡找她,可是除了債主,允珠根本不在,才知道他們去了旅店住,基俊只能暫時不去打擾。允珠的媽媽不想再被債主追著要債,堅決不回家裡住,允珠只能帶她暫時先住旅店,自己再找找便宜的房子租。

 

  允珠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錯的,租金不貴的房子,可是媽媽就是不肯住,氣得她也忍不住責問媽媽要她怎樣,她也已經沒有辦法了。在允珠最無奈的時候,基俊出現在她的面前,她都不敢相信眼前出現的真的是他。

 

 

第38集:

  基俊知道此時的允珠一定很難過,他也只能支持她,給她加油。看著失落的允珠,基俊真的很想上前去抱著她,可是他現在已經沒有這個資格了。

 

  允珠沒有辦法了,只能回去逼她媽媽做決定,因為她的能力只能租那樣的房子,其他她已經沒有辦法了。允珠暫時不想讓河前輩幫她,她想先靠自己重新生活,要把河前輩的幫助留在最適當的時候,而她也必須讓她的媽媽面對現實,因為她爸爸的財產已然不在了這是事實。

 

  仲夏也沒有辦法接受家裡發生的一切變化,他只能喝酒澆愁,沒想到卻和別人起了衝突,被狠狠地揍了一頓。基俊去求成俊把他的公寓送給他,因為他想把公寓借給朋友住。

 

  仲夏以死相逼求媽媽不要那麼堅決的反對住在小平房裡,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沒有能力住好房子了,而且是媽媽趕走姐姐的,現在又怎麼能為難姐姐呢?仲夏總算說服了媽媽,允珠很高興,她會陪著媽媽和仲夏。允珠必須照顧她的媽媽,就算再艱難,她也沒有把爸爸留下的戒指賣掉,把那對戒指轉給了鄭純情。鄭純情看著那對戒指,心裡很痛,那麼多年徐炳鎮一直保留著這對戒指,讓她很感動。基俊想在他離開後把他的公寓給允珠住,他只能求慈卿幫他想辦法讓允珠答應住進去。

 

  秀珍努力想再懷孕,可是依然沒有懷上,所以她只能製造假流產的跡象。

 

 

第39集:

  成俊接到秀珍朋友的電話,得知秀珍進了醫院馬上趕了過去。來到醫院,秀珍痛苦的告訴成俊,她流產了。成俊只能把消息告訴媽媽,讓她準備海帶湯給秀珍喝,把他的媽媽氣得半死。

 

  慶淑非常生氣的罵秀珍,罵她沒有長腦,一個孩子都沒有保住。成俊替秀珍辯解,也被慶淑罵了一頓,她又生氣秀珍害成俊被允珠退婚了。車東洙也對秀珍流產的事非常生氣,他覺得沒有理由會讓秀珍流產,也對成俊發了一頓火。

 

  慈卿想勸允珠住進基俊的公寓,可是允珠不肯還想多打一份工貼補家裡,讓慈卿都替她不值替她辛苦,因為當初她媽媽那麼無情的把她趕走,現在又為什麼要照顧媽媽呢?允珠的媽媽還是不讓允珠跟他們生活在一起,只要允珠給他們五年的生活費就可以了,她不想跟允珠生活在一起。

 

  河前輩得知允珠為了給生活費和仲夏的學費要找兼職,所以他讓允珠到他的醫院兼職三小時,這對允珠來說是絕對的好事,所以她決定去那裡上班。仲夏得知媽媽又把姐姐趕了出去,對媽媽很不能諒解,他不明白為什麼媽媽會這樣對姐姐。允珠的媽媽認為她養了允珠27年有資格這麼做,而且她也說過以後會還的,所以仲夏只能忍痛接受。

 

  慶淑為了秀珍流產的事,心裡很不舒暢,而她只有基俊能安慰她讓她心裡舒坦。基俊陪著慶淑出來吃飯,無意間碰到了允珠的媽媽,所以上前問候了一下她的情況。基俊奇怪媽媽居然會認識允珠的媽媽,才知道允珠就是跟他哥哥退婚的女人。得知這個消息,基俊都有些嚇呆了,允珠的種種反應終於有了原因。

 

  基俊詢問慈卿,允珠曾經退縮的對像是不是成俊,才知道允珠離開他的真正原因就是這個。基俊一直以為,允珠只是不愛他,所以才可以那麼隨意的放棄他,他不知道原來允珠有這麼大的苦衷。慈卿知道即使基俊知道了真相也改變不了什麼,因為基俊的家庭不可能接受允珠,而基俊也不一定有勇氣去爭取。

 

  基俊想了很久,在要走進登機口的那一刻,他決定回去找允珠。

 

 

第40集:

  拿護照的時候,基俊藏著捨不得扔的情侶戒指掉了出來,基俊想到了允珠要離開他時的痛苦表情,基俊無法放下允珠,他決定要回去找允珠。

 

  允珠以為基俊應該上飛機走了,而一回頭基俊出現在她眼前,那麼真實的站在那裡。基俊為了問允珠一句是不是真的不愛他了,他不想一輩子後悔,所以他回來了。允珠做不到讓基俊做背叛家庭的人,她做不到所以只能選擇離開。無論允珠怎麼說,只要允珠愛他就夠了,他一定會守護允珠到底的。

 

  慶淑為了基俊要去美國受苦,心痛不已,而車行在這個時候送車讓她更氣惱,只有秀珍一人開心不已,因為那是為她準備的車。仲夏的學費必須交了,媽媽沒好氣的跟允珠要錢,態度語氣都不好,讓仲夏覺得很難堪,而允珠則為了仲夏的學費想要賣掉她的車。仲夏想放棄自己的學業,他不想拖累姐姐,允珠堅決不同意,要他必須先完成學業再說。

 

  基俊想了解哥哥對允珠的看法,而他也需要哥哥的支持,希望哥哥可以幫助他得到父母的支持。成俊不想基俊也如此傷家人的心,但是基俊那麼堅定的要他的支持,他也只能支持。慶淑為了秀珍買車的事一直不開心,嘴裡直念孩子都讓她操心,成俊才把基俊沒走的事告訴了她,讓她可以少操一點心。

 

  秀珍得知基俊沒有走,她很吃驚跟成俊詳細問了原因,才知道他是為了允珠留下來的。鄭純情做了一鍋適合孕婦喝的好湯,沒想到秀珍卻告訴她流產了,讓她很憂心,幸好婆家沒有為難秀珍才讓她有些安心。

 

  基俊一直在背後默默守護著允珠,在允珠需要的時候及時出現,他要讓允珠有勇氣相信​​他。

 

 

第41集:

  看著允珠一邊流鼻血一邊工作,基俊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希望允珠可以辭掉工作。基俊告訴允珠,因為他在允珠爸爸的靈堂前承諾過,要照顧允珠一輩子的,所以他必須遵守約定。允珠認為那是他們相愛的時候許下的承諾,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分手了,所以不需要基俊遵守。

 

  基俊不想理會允珠的想法,他直接向河前輩辭了允珠的工作,他有足夠的理由要照顧允珠,求允珠不要再拋棄他。基俊認為只要相愛就可以克服一切,他希望允珠有足夠的信心,他會在適當的時機跟家人說的,只希望允珠不放手。

 

  秀珍為了基俊放棄去美國的事,找允珠確認,她是最不希望允珠和基俊在一起的人,她一心想拆散他們。秀珍找允珠希望她可以阻止基俊跟她在一起,可是允珠已經沒有辦法再阻止基俊了,她只能跟隨基俊的想法去做,讓秀珍又開始害怕了。

 

  慶淑很開心兒子不去美國了,可是沒想到兒子是為了女孩子。基俊沒有告訴媽媽允珠就是他愛的女人,他只能跟媽媽說抱歉總是讓她傷心了。秀珍在倉庫裡看到了一個名家作品很漂亮所以把它擺在了客廳,得知那是成俊要送給允珠的,她就狠狠的砸碎了它,她討厭允珠。

 

  泰修很高興接到預約包下他的餐廳,沒想到包下餐廳求婚的對象卻是慈卿,氣得他馬上跳出來說慈卿是他的女人。慈卿為了拒絕鄭賢宇的求婚,只得承認是泰修的女人。秀珍過來跟媽媽過生日,得知基俊和允珠都在讓她很不安。秀珍質問允珠,為什麼一定要她不幸呢?為什麼一定要讓她害怕呢?允珠並不想傷害秀珍,她希望秀珍可以放心,可是秀珍就是不相信她。秀珍責怪允珠太過固執自私,逼著允珠非離開基俊不可,讓一旁的基俊感到疑惑。

 

第42集:

  允珠並沒有向秀珍妥協,她要和基俊兩人一起去解決他們要面對的問題。基俊看到允珠被秀珍這樣逼迫他很生氣,但他不想讓允珠為難自己悄悄走開了。

 

  車東洙為了他老婆沒有給親家送禮物非常生氣,所以讓成俊第二天必須準備禮物送過去。生日派對之後,基俊不想留下來陪允珠,就急忙叫來秀珍跟她一談。基俊知道秀珍所做的一切,對於他來說允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秀珍再傷害允珠的話,他會跟成俊說出秀珍的所作所為,所以基俊警告秀珍不可以再做傷害允珠的事。

 

  聽了基俊的話,秀珍心裡更加不安了,她想不讓成俊回娘家,可是公公婆婆賭氣非得讓成俊去,秀珍也沒有辦法,只能通知允珠他們回家了。成俊到了寄宿屋,允珠只能躲起來,但她的心裡也一點不好過,畢竟那是曾經和她有過​​婚約的人,讓允珠總能想起當時的傷痛來。

 

  十年前家裡的保姆秀南的媽媽,是新搬家社區的管理員,見到允珠的媽媽非常的難過,讓允珠的媽媽更加難以接受現在的狀況。允珠媽媽只能逼著允珠馬上過來,可是允珠現在不能離開,讓允珠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允珠的媽媽逼著允珠回家,只是因為她碰見了秀南的媽媽,讓她的自尊心受不了。允珠的媽媽一點也不考慮允珠的難處,她只會逼著允珠給她搬家,讓允珠很難受。慈卿也很氣允珠媽媽做得那麼過分,讓允珠這麼累,她拼命的勸允珠和她斷絕關係,可是允珠不能這麼做,所以慈卿只能勸允珠讓她的媽媽搬到基俊的公寓去住。

 

  秀珍自從聽到基俊的話後,非常的不安,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很害怕基俊會把真相告訴成俊。

 

 

第43集:

  秀珍害怕基俊說出她的事,所以打電話找珍兒幫忙,沒想到慶淑忽然闖了進來讓她嚇了一跳。慶淑看到秀珍如此驚訝,以為她在說她的閒話。慶淑對基俊交往的女孩很好奇,所以她想秀珍跟基俊打聽一下,她害怕又是一個讓她非常不滿意的兒媳婦。

 

  因為慶淑的好奇,所以成俊也想勸基俊介紹他交往的女孩子,他找來基俊想勸勸他。基俊告訴成俊,他交往的女孩子是父母肯定不同意的,所以他需要成俊的支持。基俊在決定不去美國時,就已經知道允珠對他來說絕不是結婚對像這麼簡單,他是不會放棄允珠的,所以即使不想讓父母失望,基俊也只能這樣了。

 

  珍兒建議秀珍,讓成俊看到基俊是跟允珠在一起的,這樣或許可以讓成俊阻止他們在一起。得知秀雅要和基俊、允珠一起去看電影,秀珍打算也把成俊帶到那裡,所以打聽了他們看的電影和時間。

 

  寶盈跟慶淑談論基俊女朋友的事情,無意間說出基俊住在公寓的事情讓車東洙聽到了,氣得差點把家裡炸開。慶淑也毫不示弱,索性也離家出走了,搬進了基俊住的公寓去了。沒有慶淑在家的日子,車東洙有些不習慣,他警告秀珍千萬不要學婆婆的樣子。成俊怕惹爸爸更生氣,所以趕著來勸媽媽,希望她可以早點回家,可是慶淑無動於衷。

 

  基俊害得父母為了他吵架,所以他想去勸爸爸讓媽媽回家,但被爸爸訓了一頓。慶淑住進了基俊住的公寓,趁基俊不在家仔細勘察希望可以找出女孩子的蛛絲馬跡。成俊答應了秀珍的要求去電影院看電影,成俊也如秀珍所願在電影院看到了和允珠在一起的基俊。

 

 

第44集:

  成俊看到了出現在他眼前的允珠,也看到了在她身旁的基俊,兩人親密的態度已經讓成俊知道他們的關係了,可是他們的關係真的嚇到成俊了。秀珍知道成俊已經知道了基俊和允珠的關係,知道自己的計策已經成功了,所以成俊要離開她也就沒有意見了。

 

  成俊回想了基俊說的話,也有些明白他為什麼那樣說了,所以他讓基俊來他的辦公室談。成俊以為基俊耍弄了他,欺騙了他,給了基俊一巴掌。基俊告訴成俊,他知道允珠曾經和成俊退婚是不久前的事,他也想過放棄的,可是最後他還是選擇不放棄,因為沒有了允珠他的生活便沒有了意義,所以他希望哥哥可以成全他。成俊必須逼著基俊和允珠分手,可是基俊堅決不這麼做,他也拿他沒有辦法。

 

  基俊告訴允珠,成俊已經知道了他們的事情,所以希望允珠可以做好心裏準備接受接下來的考驗。車東洙沒有慶淑在家非常不習慣,什麼也找不到,慶淑離開了家也非常不習慣,晚上也沒辦法入睡。

 

  秀南的爸爸喝醉了,無意間闖入了允珠媽媽的家裏,嚇得她拿棍打了秀南爸爸一棍進了警察局。發生了這樣的事,讓允珠的媽媽情緒又要崩潰了,她只能逼著允珠讓她重找房子住。成俊勸不動基俊,所以他想勸一勸善良的通情達理的允珠。允珠能做的已經做了,她現在能做的就只有接受基俊的選擇,如果他要放手的話,她會選擇放手的。

 

  成俊告訴基俊,他已經向允珠說了分手的事情了,基俊害怕允珠再一次選擇放棄他,所以打算帶著允珠去見父母。

 

第45集:

  基俊帶著允珠到了家門口,正好成俊回來了,狠狠給了基俊一拳,警告他不能這麼做。基俊仍然不改變他的想法,他還是堅持要見爸爸,可是允珠退縮了,她沒辦法走進去了。感覺有點累的基俊想離開了,跟允珠一起談論著去別的國家居住,但這只是他們的暫時逃避而已。

 

  允珠把她和成俊的關係告訴鄭純情,這讓她都感覺很驚訝,誰都無法想像居然會有這麼巧的事情。鄭純情知道沒有任何父母會同意允珠這樣的情況嫁入他們家,她想知道允珠是不是非常愛基俊,甚至於勝過自己的生命,因為她知道這段路並不好走。允珠雖然不知道愛基俊是否勝過她的生命,但她知道她很愛基俊沒辦法離開。

 

  慶淑離家多日,可是依然沒有任何動靜要讓她回家,讓她很多生氣,一大早打電話到處罵人。車東洙也是一個要面子的人,只能以祭祀這麼重要的事要求她回家,但同時要求她祭祀完後離開家。慶淑也以祭祀為由,可以順利的回家,但她也一樣要擺她的架子。

 

  秀南的爸爸和媽媽又在隔壁大吵大鬧,讓允珠的媽媽實在忍受不了,她只能找允珠搬家,允珠不同意她也非等到允珠同意不可。允珠沒有辦法只能把媽媽帶到親生媽媽那裡住。

 

  成俊想了很久,有了新的想法,他要基俊和允珠到外國生活或者分手,但是基俊不想逃避,他想被承認。基俊想跑去找爸爸說清楚,得到爸爸的認同,沒想到碰巧爸爸回家祭祀,讓他撲了個空。

 

第46集:

  允珠把她的媽媽帶到寄宿屋,讓鄭純情意想不到,更覺得有些尷尬拘束,還要和允珠假裝只是租賃關係。鄭純情不知道該如何招呼允珠的媽媽,那是幫她養了二十七年女兒的恩人,她不知道應該怎樣感謝她。

 

  基俊很累的回到餐廳,每一次他鼓起勇氣想要說出他和允珠的關係,可是每一次都沒有成功,他覺得心裏很累,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自己才有足夠的勇氣能順利說出來。慶淑雖然回到了家,可是和車東洙的爭吵依舊不斷,兩人都得理不饒人,但總算收兵沒有再離家了。基俊回到家,看到媽媽不在很高興,因為知道她已經回家了。

 

  基俊和允珠目前都活得很辛苦,但是只要兩人在一起就不覺得辛苦了。基俊想讓允珠的媽媽搬到他的公寓去住,可是允珠怕被基俊的家人發現,也怕套房無法住媽媽和仲夏兩人,所以她沒有答應基俊的要求,只能另想辦法。

 

  允珠的媽媽在寄宿屋住得很好,這裏的食物也讓她很滿意,她很想在這裏多住幾天。允珠只能勸媽媽暫時忍耐,可以讓她多過來,但不能在這裏常住。雖然有些鬱悶,但允珠的媽媽還是要回到租的房子裏住,她只能拼命的催促允珠搬家。允珠實在沒有能力了,她只能讓媽媽再忍耐一年,只要仲夏上學就可以了。

 

  慶淑想讓基俊參加祭祀,她只能讓成俊去徵詢車東洙的意見,可是車東洙並不理會基俊幾年都沒有參加祭祀了,他只認為基俊不聽他的話就不能來參加。慶淑以為那麼怕祖宗的老頭子會同意,沒想到他還是不同意,真讓她感到意外。

 

  成俊並沒有阻止到基俊和允珠,秀珍假意提醒慶淑讓基俊介紹交往的女孩子,希望慶淑可以進一步干涉。慶淑想讓寶盈去暗中調查基俊交往的女孩,她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女孩為什麼不能介紹給她認識。

 

  秀珍偷聽到慶淑要打聽允珠的事,心不在焉讓慶淑狠狠訓了一頓,秀珍一氣之下又打電話威脅允珠必須離開基俊。秀雅提起了看電影的事,允珠才知道秀珍又一次導演了一場戲,故意讓成俊看到允珠和基俊在一起。

 

  慈卿看到允珠那麼苦惱,而她又恰好碰到了成俊,所以她想跟成俊談談。

 

第47集:

  慈卿找成俊談話,讓成俊有些意外,因為他根本不認識慈卿。慈卿不想允珠那麼痛苦,不想成俊的夫妻輪流逼允珠,所以她才想拜託成俊不要逼允珠,沒想到成俊對他老婆的所做所為一無所知。慈卿沒有辦法將酒店的事還有之前發資訊給允珠的事全部告訴成俊,並確認那是秀珍做的,更告訴成俊,比起分手或許死亡對允珠和基俊來說更加容易些,所以希望成俊不要為難他們。

 

  慈卿很痛快的將所有的事都說了出來,可是允珠卻因此擔心起秀珍來,讓慈卿氣得不知道怎麼說她才好。寶盈把她媽媽讓她查基俊的女友的事告訴基俊,基俊想讓姐姐暫時幫他拖延,姐姐也確認女孩子是不被他們家接受的女孩,希望基俊做了這麼多讓父母傷心的事,不要再增加一件了。基俊想帶允珠先見見媽媽,他認為或許最偉大的母愛可以包容他們。

 

  成俊喝醉了才回家,之後對秀珍更是不理不睬,秀珍真想成俊是因為不同意允珠和基俊的事而成這樣的。秀珍回家逼著媽媽趕走允珠,鄭純情認為秀珍因為破壞了允珠和成俊的婚姻要趕走允珠非常不象話,而且允珠是她的女兒,她怎麼也不會趕走允珠的,只能讓秀珍責怪。婆婆讓姐姐調查小叔的女友,成俊又對她不理不睬,讓秀珍覺得非常擔心,而她媽媽又不肯趕走允珠更讓她害怕。

 

  基俊想起來不應該只得到他父母的同意,同時也必須徵得允珠媽媽的同意才行,所以他想跟允珠一起去拜訪允珠的媽媽。允珠的媽媽以為允珠是要拋棄她和仲夏了,所以對允珠和基俊要求允許結婚的事很生氣,無論基俊怎麼保證會照顧他們,允珠的媽媽還是很生氣並不相信他們。

 

  雖然允珠的媽媽並不是很高興基俊和允珠的事,但基俊還是決定要帶允珠去見自己的媽媽。慶淑開心的去赴兒子的約會,沒想到基俊介紹的女友居然是允珠,讓她愣住了。

 

第48集:

  看到允珠,慶淑已經很吃驚了,沒想到她竟是基俊的女朋友,慶淑簡直要昏過去;慶淑抓狂,拼命的罵允珠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還給了允珠一耳光,無論基俊怎麼說,慶淑也難以接受。

 

  基俊和允珠都做好準備要面對這個場面,但是允珠還是難免難過傷心,基俊也只能在一旁安慰允珠,並保證一定能夠說服媽媽。慶淑把基俊女朋友是允珠的事告訴成俊,逼他馬上回家,她簡直無法接受了。成俊告訴媽媽,他已經知道了此事,但是阻止不了基俊和允珠。

 

  基俊求媽媽愛他就接受允珠,可是這對慶淑來說是給她狠狠的一刀,她怎麼接受得了呢?秀珍假裝不知道基俊和允珠的事詢問成俊,才知道成俊已經知道她逼允珠分手的事,急得馬上打電話質問允珠。

 

  允珠已經沒有心情去理會秀珍的事,她自己的事就已經夠她煩了,最後暈倒在馬場裏。看著那麼憔悴的允珠,純情的心裏很痛,她心疼女兒。允珠回了家還是忍不住傷心,得不到基俊媽媽的同意被基俊的媽媽那樣說,她很難受。慶淑滿肚子的氣找不到發洩的地方,只能將氣發在秀珍頭上,也是因為她才讓事情演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鄭純情很心疼允珠,她知道允珠和基俊一起會幸福,所以就算這條路艱難她也必須支持他們,她只希望基俊不能動搖,這樣允珠也會堅強的撐下去的。基俊向純情保證,他是絕對不會動搖的,他一定會支持下去的,他很難過讓允珠這麼辛苦,但是他並不想放開允珠的手。

 

  慶淑找來寶盈商量如何分開基俊和允珠,最後她決定打電話給允珠的媽媽想辦法。

 

第49集:

  允珠的媽媽很不情願的出來見慶淑,得知允珠和慶淑的二兒子談戀愛也很吃驚。允珠的媽媽才知道那天到她家拜訪的基俊就是慶淑的二兒子,她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慶淑對允珠的媽媽百般責怪,被慶淑那樣的說自己,她覺得很難堪。

 

  秀珍不知道成俊為什麼都不理她,她只想找成俊問清楚,可是成俊實在不想見到她。秀珍得不到成俊的答案,只能去找允珠問清楚,允珠不想跟秀珍多說,一切還是要她回去問成俊比較清楚,讓秀珍快要氣炸了。成俊為了確認慈卿說的話,把他的通話記錄列印出來確認,他的電話確實回撥給了允珠。允珠的媽媽強烈要求允珠和基俊分手,因為一般的家庭都不可能接受她的,允珠不知道該怎麼答應媽媽,只能沉默自己處理,接受媽媽的責罵。

 

  成俊把他知道的事都告訴秀珍了,秀珍想抵賴解釋都讓成俊無法相信了,他已經不可能再相信秀珍的任何一句話。慶淑想讓成俊負責勸基俊,而她負責勸允珠,可是成俊已經沒有資格再要求他們分手了,他只想求媽媽讓他們去國外生活,可是慶淑堅決不同意。

 

  秀珍沒有辦法了,只能傷心的將她做的錯事都跟媽媽交代,氣得純情只想打她,自己的女兒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傷害允珠。泰修把基俊新創作出來的意大利麵,做給慈卿吃,慈卿非常喜歡不捨得吃;得知泰修是為她而製作的,慈卿開心的親了泰修,讓他更加飄飄然了。

 

  基俊和允珠遊玩了一天,也想回公寓做他新創作的料理給允珠吃。寶盈正好要去找基俊,看到允珠和基俊一起回公寓很吃驚,馬上打電話給慶淑。車東洙坐在旁邊,慶淑聽到這個消息差點噎死自己。

 

第50集:

  慶淑發瘋似的對基俊和允珠大喊大叫,讓基俊很為難,可是慶淑堅持要允珠今天必須要答應分手,基俊只能先帶走允珠。

 

  慶淑很生氣,難道她生兒子是為了見到今天這一幕嗎,她真的無法忍受,可是基俊一點也不聽她的勸,她只能給基俊一耳光。寶盈用世俗的眼光,倫理道德要求基俊必須和允珠分手,基俊不想因為這些沒有必要的世俗犧牲他的幸福,讓慶淑真的很心痛。

 

  基俊送走媽媽和寶盈後,他馬上就去找允珠了,他知道允珠的心裡一定很難受,他要給允珠支持才能讓允珠不放棄。基俊看到允珠後做了決定,他要去見爸爸,要犧牲他的夢想回公司上班來交易,求得爸爸可以接受允珠。允珠不想讓基俊放棄他料理師的夢想,可是對於基俊來說,料理師和允珠之間允珠更為重要,所以他可以放棄料理師,而且允珠就是他的夢想,他要為允珠堅持到底。

 

  秀雅打工終於拿到了第一個月的工資,所以她給家人都買了禮物,讓媽媽和姨媽都很開心。允珠為了和基俊​​的事雖然很傷心,可是收到秀雅給她的禮物,還是甚為開心的,那是她妹妹給的禮物。允珠不知道自己的堅持對不對,可是她很愛基俊,所以她還是決定和基俊一起去見基俊的爸爸。純情沒有辦法幫助允珠什麼,她只能希望允珠不被接受的時候不要太失望,這樣她不會這麼心疼。

 

  基俊和允珠很忐忑地去見車東洙,他們鼓足了勇氣一起去請求爸爸的諒解。車東洙得知基俊來見他已經深感疑惑了,沒想到基俊和允珠一起出現在他面前,基俊還要請求准許他們結婚,讓車東洙著實嚇到了。基俊提出了一切按爸爸的要求,不做料理師而進公司的安排,只求可以和允珠結婚,可是車東洙還是不同意。

 

  成俊看到基俊到了公司,責備他怎麼可以就這樣把事情告訴爸爸,他和媽媽小心翼翼地想隱瞞著爸爸,可是還是被基俊捅破了。車東洙知道他是最後一個知道基俊的事非常生氣,只能回家跟慶淑發火,慶淑則怪他把基俊趕出家門才會變成今天這樣。

 

  秀珍一心想討好成俊,想求得他的原諒,可是成俊還是無法原諒她,也不想理她,只求她回娘家去住。秀珍怎麼討好,成俊依然不同意,堅持秀珍必須回娘家住。車東洙回到公司上班,沒想到基俊已經等在他的辦公室了,他非常吃驚也很生氣。

 

第51集:

  車東洙看到基俊出現在他的辦公室,很是生氣,但是基俊說以後都聽他的話,放棄料理師回到公司上班,讓他覺得半信半疑。基俊再三保證,真的是無條件聽爸爸的話,爸爸不同意和允珠結婚也不結。車東洙聽到基俊的保證很開心,他只是要基俊這樣而已,為什麼他早不聽話呢?

 

  車東洙要成俊給基俊安排到餐飲部去,成俊對基俊的做法也頗有疑惑,他不清楚基俊是要等允珠接受還是要分手,但是車東洙表明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基俊已經做好了準備,要全力以赴讓爸爸允許他和允珠結婚。

 

  秀珍想留在成俊的身邊,想求得他的原諒,所以她想讓慶淑阻止她回娘家,那麼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留下了,沒想到慶淑並不反對,她只能先回娘家。秀珍想跟媽媽埋怨幾句,可是純情也很生氣秀珍做的事,所以只能讓她自己品嚐苦果。秀珍不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反而怪允珠破壞了她,讓純情很生氣地訓了一頓。

 

  成俊想了解基俊的想法,得知他想堅持等到爸爸的同意,他只能勸基俊放棄這個幻想,因為爸爸一旦決定的事是很難改變的,但基俊仍要堅持的等下去。慶淑好言相勸允珠,只是想讓她可以跟基俊分手,她堅決要聽到允珠說答應分手才肯罷休。允珠雖然理解慶淑的感受,可是她和基俊是無法分手的,她無法給慶淑承諾,氣得慶淑直接把水向她潑過來。慶淑當眾羞辱允珠逼著她非分手不可,讓允珠很難堪。

 

  基俊把要回公司上班的事告訴允珠,他要用行動感動爸爸直到他同意婚事,所以他希望允珠能夠等他,因為這個時間並不短。允珠願意等著基俊,她很心疼基俊,不知道要有多大的感動才能讓爸爸同意他們的婚事。

 

第52集:

  允珠的媽媽因為受不了吵鬧,昏倒在家裡了,仲夏回到家看到暈倒的媽媽嚇得半死,只能打電知向允珠求救。醫生診治,允珠的媽媽因為吃飯不定時,而且壓力過大,所以才導致暫時的昏厥,希望她可以接受精神科的檢查。看著媽媽,允珠知道自己也給了她一定的壓力,所以她只能再找過另外一個房子讓媽媽住了。

 

  秀珍很生氣被成俊趕回了娘家,所以她一直等著允珠回來,就是要逼問是不是允珠把事情告訴成俊了。允珠被秀珍糾纏得沒有辦法,只能說出是她的朋友無意間跟成俊說了,但是秀珍認定了是允珠耍手段故意這麼做的。允珠告訴秀珍,她並不像秀珍那麼惡毒一點也不顧及別人,雖然因為愛,發短信給允珠破壞了允珠的婚事,允珠都可以原諒,可是故意讓成俊看到她和基俊在一起,讓允珠實在無法原諒。秀珍如此為難允珠,讓純情很愧疚,她只能讓允珠多擔待一下秀珍。

 

  慶淑和寶盈對於基俊同意回家的事都半信半疑,可是基俊居然答應了,她們也只能先相信著。對於成俊和秀珍的關係,慶淑也覺得很疑惑,成俊成天喝得爛醉,而且不和秀珍搭話,但她不好過問只能假裝不知道。

 

  仲夏擔心被打工的咖啡館責罵,所以趁媽媽好點了就想回去上班,沒想到媽媽卻不知道去哪了,允珠擔心得半死。幸好,允珠的媽媽只是去了寄宿屋,允珠才放心下來。允珠的煩心事已經太多了,她真的覺得很累,而秀珍也一直的糾纏,幸好基俊有一個堅實的肩膀讓允珠可以依靠,才讓允珠可以堅強的撐下去。

 

  基俊終於要回家住了,站在家門前讓基俊感慨頗多,回想爸爸說的話,他相信會感動到爸爸的。

 

第53集:

  基俊回到家了,最開心的莫過於慶淑了,受苦的兒子終於回家不用再受苦了。慶淑不停地跟基俊嘮叨他爸爸大發雷霆的樣子,想想都讓她覺得頭疼,她精心為基俊準備了一套新衣服,希望他可以忘記不開心的事,重新出發。

 

  回到家了,一切都是為了得到爸爸的認可做準備,所以基俊收起了那枚情侶戒,希望可以等到爸爸認可的時候再重新戴回來。慶淑還是有點擔心基俊是騙他們的,但是車東洙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他是堅決不會同意的。

 

  允珠沒有足夠的錢找到更好的房子讓媽媽住,所以她只能申請貸款租房子,可是媽媽卻不願意在原來的房子多待幾天,硬是要住在寄宿屋內,讓允珠覺得很為難。雖然純情一直不想讓允珠覺得內疚,可是允珠還是覺得不能這樣為難親生媽媽,可是媽媽堅持不肯走她也沒有辦法。

 

  能和自己的兩個兒子一起吃飯,慶淑覺得很幸福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秀珍討好基俊,也想探聽他和允珠是否已經分手了,看見基俊沒有戴著情侶戒她也就放心了。基俊回到家人的懷抱,但同時也希望允珠不要覺得孤單,而他也只能安慰允珠,默默陪著允珠。

 

  基俊第一天上班,所以回到了泰修的店裡請大家吃一餐歡送餐,又可以和泰修一起下廚是一件多麼愉快的事情。基俊很努力地回到TS集團上班,他也想把這份心情告訴允珠,希望可以和允珠一起分享喜悅的事。純情得知允珠去貸款申請租房,她心疼允珠,所以想讓允珠答應和她媽媽一起住在寄宿屋裡。

 

 

第54集:

  鄭純情不想眼睜睜地看著允珠辛苦,所以她想讓允珠同意讓她媽媽住在這裡。允珠沒有辦法同意純情這麼做,沒有辦法讓媽媽天天面對著養她的媽媽,她只能拒絕媽媽的好意。鄭純情認為她對徐炳鎮懷有愧疚,也想對允珠的媽媽有所回報,所以她覺得她沒有關係,可是允珠就是不同意,她實在說服不了她。

 

  基俊安心回公司上班,讓慶淑放下了心,沒想到成俊也那麼讓她擔憂。寶盈告訴慶淑,她老公說成俊後悔結婚了,而且成俊常常喝醉酒也確實讓她們覺得很可疑。慶淑只能找秀珍了解和成俊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並警告秀珍不能再讓成俊有後悔結婚的想法,要她必須聽話做好本分。

 

  允珠想起仲夏跟她說要兼職的事,感覺不太放心,她害怕仲夏真的放棄學習,所以去學院打聽仲夏是否有去上學,沒想到仲夏近來已經沒有來上學了。雖然允珠反對讓媽媽留在寄宿屋住,純情的妹妹也強烈反對,但是純情依舊堅持要讓允珠的媽媽住下,所以她騙允珠的媽媽說允珠同意讓她們一起住在寄宿屋裡了,讓允珠的媽媽很感激。

 

  基俊的爸爸為他準備了一輛新車,他開心的馬上去接允珠,他想讓允珠成為第一個坐他車的人。允珠給仲夏帶來了他喜歡的披薩,她想勸仲夏不要放棄學業,可是仲夏只是想暫時放棄並不是完全放棄,允珠也無法勸動他。

 

  成俊看到了基俊和允珠一起約會,他想警告基俊儘快分手不要讓父母知道了,沒想到卻讓秀珍偷偷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基俊相信成俊不會將他們的事告訴爸媽,可是秀珍卻並不一定會這樣做。

 

  鄭純情瞞著允珠把媽媽接到了寄宿屋住,允珠也只能勉強答應了。

 

 

第55集:

  雖然純情為了允珠,可以忍受天天面對著允珠的養母,可是她的妹妹並不能接受,所以她沒有辦法表現出開心的樣子,還發明了一句名言"如果天天早上天氣都很美好,那麼這個世界遲早變成沙漠",她用這句話安慰著自己接受。

 

  媽媽總算睡得好,心情也好,也不免放了一點心,可是媽媽介意這麼多人一起吃飯,所以要要純情另外為她準備,讓允珠很為難。允珠提醒媽媽,現在她是一個寄宿生了,不能再讓老闆幫忙擺飯了,所以請她自己準備飯菜。

 

  慶淑精心安排為基俊準備了相親會,基俊只能以他要做出成績感謝爸爸為由拒絕,可是一家人都堅持讓他去相親,他實在沒有辦法拒絕。基俊告訴允珠,他大哥成俊已經看到他們在一起了,但是他不會放棄,即使家裡都不同意他們結婚,也不會阻止他來見允珠。

 

  秀珍看到慶淑為基俊安排相親,認為她的機會來了,所以她提醒慶淑要盡快讓基俊相親,因為他還沒有和允珠分手。秀珍告訴慶淑,基俊進公司是策略,他根本就沒有跟允珠分手。慶淑為了證實基俊是否和允珠還沒有分手,所以找成俊證實,成俊否認這一切,說是秀珍聽錯了。慶淑得到成俊的證實,所以回家罵秀珍,秀珍則反過來要她去向允珠證實。

 

  負責餐廳的戴維車忽然不能來了,這讓TS集團很棘手,基俊向爸爸建議讓泰修來試一試,車東洙答應傳簡歷看一下。基俊的苦衷泰修完全明白,所以基俊懇求泰修可以幫幫他,來他的公司上班。泰修很為難,他害怕自己不適應大集團的工作,可是經過慈卿的一番提點,泰修就沒有疑慮了,決定去試試。

 

  基俊告訴允珠,即使得不到父母的同意,他也有信心和允珠開心的在一起,而他也把他的存摺給了允珠保管,從此後他是薪水階層了,他還要為他們的將來打算,他開始要在乎賺多少錢了。

 

  基俊的行為還是讓慶淑覺得可疑不放心,所以她還是來找允珠了。

 

第56集:

  慶淑再一次找到了允珠,讓允珠有些擔心。慶淑直接問允珠是不是還跟基俊見面,允珠不敢回答。慶淑警告允珠不要拖累基俊,讓基俊安心的回公司上班,所以她必須得到允珠的分手承諾。

 

  允珠沒有辦法答應慶淑,她跟基俊約定好等到同意為止。慶淑怪允珠當初那麼絕情地拒絕成俊的婚事,害她必須接受一個大著肚子的媳婦進門,她是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她更加可以毀掉她的工作,所以讓允珠再更加丟臉之前盡快分手。允珠聽到慶淑那樣說自己,哭得很傷心,這條路要比她想像得走得更辛苦。慶淑和允珠談判不成非常生氣,她只能找寶盈想辦法,寶盈認為或許可以用方法讓他們分開。

 

  張智英決定搬到寄宿屋住,而她是一個爽朗的女性,不拘小節讓允珠的媽媽很不習慣,本想一起用餐的馬上打了退堂鼓。慶淑逼著基俊回家吃飯,要他不能去見允珠,不能讓他們分手只能盡量阻止了。成俊也把媽媽懷疑基俊還和允珠在一起的事告訴基俊,希望基俊可以盡快處理好。成俊的話讓基俊很煩惱,所以只能拍下他現在的一切傳給允珠,繼續激勵著自己和允珠堅持著,他希望能盡快帶著允珠走入他的房間。允珠也不知道那一天是什麼時候,慶淑的話更是讓她覺得希望渺茫。

 

  寄宿屋來了新租客,允珠不想寄宿屋有租客卻沒有房間,所以她希望媽媽跟她住一間。允珠的媽媽不想這麼委屈,她反對跟允珠住一間,可是允珠告訴媽媽,她們必須節省,才能再租過一個好的房子,她們不能讓仲夏一直在朋友家借住,允珠的媽媽才勉強答應。

 

  基俊告訴允珠,媽媽已經在懷疑他們的關係了,可能會影響他們見面的機會。允珠沒有告訴基俊,他媽媽已經找到她了,她只跟基俊說萬一找來了怎麼說。基俊希望允珠可以跟他媽媽撒謊說已經分手了,他鼓勵允珠必須堅持下去。

 

  基俊帶著泰修去見了爸爸,雖然他不是爸爸心目中的專業人士,但是爸爸對於泰修還是很欣賞的。

 

第57集:

  慶淑打給允珠的媽媽,可是她很不希望接慶淑的電話,所以只能不理。慶淑依然不罷休一定要允珠的媽媽出來見一面,她還是要允珠的媽媽幫忙阻止允珠和基俊在一起。慶淑拿出了一筆錢,並告訴允珠的媽媽,她知道她們家現在情況很差,所以這筆大數目的錢足以讓允珠離開她的兒子,這些話句句刺痛著允珠媽媽的心。

 

  允珠媽媽很失落地回到寄宿屋,也不理會純情她們,讓她們覺得很難堪,更讓純情的妹妹覺得允珠的媽媽態度很差,不識她們的好意。純情不放心允珠媽媽的情況,所以打電話告訴允珠,允珠決定不去河前輩那裡加班先回家看看媽媽。仲夏不想姐姐那麼辛苦,所以他想把兼職轉成全職來做,可惜咖啡店沒有全職的缺額。

 

  慶淑認為這麼一大筆錢,只有傻瓜才會拒絕,所以很開心地要為基俊張羅相親的事情。看著老公帶著兩個兒子回家,慶淑開心地想要跟老公一起探討為基俊相親的事,沒想到被車東洙的一句玩笑話氣得大吵了一架。基俊以工作忙推脫不去相親,可是媽媽仍堅持非逼著他去,讓他無可奈何。

 

  允珠急著回來見媽媽,才知道媽媽去見了基俊的媽媽。媽媽告訴允珠,那個家是絕對不會接受她的,而且她們不能一直這樣過下去,仲夏還需要上大學,所以她想勸允珠收下這筆錢跟基俊分手。允珠不可能接受這筆錢作為她和基俊分手的代價,可是媽媽不停地哀求她,要她放棄自尊心接受,讓允珠很難過。

 

  允珠把錢退給了慶淑,正式拒絕她提出的要求,但不做其他任何表示,把慶淑氣得半死,慶淑只能打電話大罵允珠的媽媽發洩。金錢沒有辦法分離允珠和基俊,寶盈只能勸媽媽找個更好的女人把允珠比下去。秀珍聽到了慶淑和寶盈的對話,很氣惱允珠堅持不分手,所以打電話責罵她,並告訴允珠基俊要相親的事。

 

  秀珍害怕成俊知道允珠住在她家的事,所以逼著媽媽趕走允珠,純情很生氣秀珍這樣做直接掛斷她的電話不理她,她不明白為什麼兩個女兒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第58集:

  仲夏不能拿著姐姐辛苦賺的錢唸書,他把自己退學的事告訴媽媽,讓媽媽很生氣。仲夏沒有辦法說服媽媽,更不能接受媽媽的說法,所以氣得直接離開了寄宿屋。

 

  允珠的媽媽知道仲夏退了學,她只能把氣發在允珠身上,認為允珠因為仲夏不是她的親弟弟而這樣對待仲夏。允珠很生氣媽媽這樣對待她,她也逼問媽媽會讓自己的親生女兒為了錢犧牲自己的幸福嗎?

 

  允珠受了莫大的委屈,她只能抱著親生媽媽哭訴,只有她才會疼愛自己,理解自己。基俊討好爸爸,特意給爸爸媽媽調了一杯有助睡眠的雞尾酒,哄得車東洙很開心,慶淑覺得兒子為了討爸爸歡心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純情為了允珠的傷心很擔心,她只能找基俊把允珠的情況告訴基俊。得知媽媽給了允珠媽媽一大筆錢逼她離開自己,真的讓基俊很愕然,他完全不知道媽媽這樣讓允珠受傷,而允珠獨自一個人扛下了這一切。基俊再也平靜不了,馬上跑去找允珠,讓允珠難過受傷是他無法承受的痛,他為媽媽那樣做跟允珠道歉。基俊再一次跟允珠提出去國外的想法,他害怕媽媽對允珠做出更可怕的事情來。允珠沒有辦法接受讓基俊做如此不孝的兒子,她只能逼著基俊發誓不做那樣的兒子。

 

  慈卿的媽媽到泰修的店裡去調查女兒的男朋友,對泰修全方位做調查,對泰修煮的意大麵諸多挑剔,泰修一一通過了考驗,讓慈卿的媽媽很放心。

 

  基俊不想允珠受委屈,又不能因為允珠而跟家人斷絕關係,讓他非常地煩惱,只能藉酒消愁。喝得醉醺醺回家的基俊,讓慶淑很擔心。基俊告訴媽媽,不要再讓他心痛了,更是讓她不能理解。

 

  成俊要帶秀珍去夫妻聚會,讓秀珍既驚又喜,很開心地跟朋友分享這件喜訊。寶盈去見朋友剛好碰到了秀珍,並從朋友那裡知道秀珍結婚前就已經流產了。

 

第59集:

  寶盈知道秀珍流產,所以多問 ​​了幾句才知道秀珍已經在懷孕七週的時候就流產了。為了確認自己的懷疑,寶盈只能查出秀珍具體流產的時間來證實一下。

 

  基俊為了應付媽媽,只能拜託相親對象讓她報備說看不上基俊,這樣讓基俊好交待。基俊解決了相親的事,非常開心地去找允珠。基俊再一次拜訪允珠的媽媽,可是她的媽媽卻沒有好臉相待,反而指責他們讓她受了這麼多的羞辱,令允珠很難堪。

 

  慈卿的媽媽又來泰修的店裡,讓他有點擔心,沒想到眼前的婦人是慈卿的媽媽,讓泰修大吃一驚。慈卿非常生氣媽媽偷偷來找泰修,所以責怪媽媽,可是媽媽認為女兒有相處的男朋友來見一見沒有什麼不對。

 

  相親對象看不上基俊,讓慶淑很不服氣,也很惋惜,那個相親對象是她非常中意的,被兒子搞砸了,她也沒有辦法,她只能一直幫基俊找對象讓他相親下去。寶盈在秀珍面前故意提起了流產的事,讓秀珍受到了驚嚇,差點摔壞了碗,讓寶盈就認為她更可疑。找到了秀珍流產的時間,寶盈終於知道秀珍在結婚前就已經流產了,讓她很吃驚。

 

  基俊跟允珠分享了開心的事,還帶著允珠去他的公司看他工作的地方,讓允珠很開心也很感動。可是媽媽卻一直要扭曲她跟基俊的感情,讓允珠很無語。TS快餐部試菜讓車東洙很滿意,他也讓基俊全權負責快餐部的事。

 

  寶盈對於秀珍結婚前流產的事情太過震驚,所以她馬上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訴成俊,成俊才知道秀珍一直欺騙於他,還假裝看電影流產的。本來還想著跟秀珍搞好關係,帶她去參加夫妻聚會,沒想到秀珍這樣欺騙自己,成俊非常地生氣。

 

第60集:

  秀珍以為跟著成俊去參加夫妻聚會,沒想到卻是被帶到他們常去的那個海邊,讓秀珍有點心慌。成俊質問秀珍婚前流產的事,秀珍又想否認,可是成俊已經知道事實了,她只能認錯。成俊很失望,秀珍口口聲聲說愛他,可是從頭到尾一直都在欺騙他,所以這一次成俊決定不再原諒她了,這已經超出他的底線。

 

  慶淑正在家裡跟車東洙閒聊,她一直覺得逼著成俊娶秀珍讓成俊很痛苦,這麼快孩子又流產了,還讓成俊跟不喜歡的人一起生活。慶淑害怕基俊也會效仿成俊,未婚先孕逼著父母同意他們結婚,可是東洙對基俊很信任,他相信基俊不會那樣做的。

 

  秀珍想讓成俊原諒她這一次,可是這不是她的第一次,而是不知道多少次了,成俊沒有辦法再原諒。看著成俊一臉的不高興,慶淑不免要責怪秀珍不夠得體,才會讓成俊不高興。秀珍沒有辦法求成俊原諒,就更不敢多說什麼了。秀珍想了想,覺得是寶盈知道什麼才說的,所以她去找寶盈問清楚。寶盈把她知道的全部告訴秀珍,她沒有告訴父母已經很對得起秀珍了。秀珍不敢怪寶盈,她只能求寶盈幫忙勸說成俊,她只是害怕不能結婚而已,讓寶盈都有點同情她了。

 

  成俊把離婚協議書給了秀珍,而且沒有任何的商量餘地,非要她離婚不可。秀珍沒有辦法,想回家求媽媽幫忙,可是純情也對她失望了,不會再為了她求成俊原諒,她也沒有臉再這麼做,所以說出氣話隨秀珍自生自滅,可是她的心裡真的難受得不行。

 

  秀珍不同意離婚,所以成俊向父母禀明他要離婚的事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