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本部落格部份內容及圖片為網上所得,非屬格主所有. 2.資料來源處如下,特此感謝與說明:劇情網,維基百科等各大媒體 3.若有侵權問題,請留言告知,收到後立即撤除

第一集: 

  張允荷是泰真太平洋集團的小女兒,但她隱藏自己的身份在柳敏百貨食品超市當兼職員工,就為了找一個不是因為自己身份而愛上自己的男人;崔俊基是柳敏集團分公司代理,除了沒錢各方面都很優秀,還有沒有地位的雙親,母親是清潔工,父親因當警衛時腿部受傷,現在只能在家料理家務;柳昌秀是柳敏集團的三兒子,柳敏百貨公司的本部長,和俊基是好朋友;李智依是張允荷在超市的同事,是個很善良的女孩。

 

  昌秀家安排昌秀和允荷相親,因為彼此不認識,昌秀要俊基幫忙在網上搜尋允荷的資料,只是網上除了幾張照片,其他有關於允荷的消息都找不到。俊基陪著昌秀去相親,還沒到相親地點,昌秀就有點緊張;俊基因為要停車,要昌秀先過去約定的地點。停完車的俊基在電梯裡遇見了前來的允荷,這是俊基第一次見到允荷,似乎對允荷有點興趣,但兩人並沒有交流。

 

  允荷已經在網上搜尋過昌秀的資料,於是到了約定的地點直接在昌秀的位置旁坐下,允荷不喜歡相親,所以故意打扮得濃妝艷抹,穿著全是破洞的褲子跟昌秀見面,希望昌秀看不上自己。昌秀最不喜歡兩樣東西,一是當代替品,還有就是被利用,允荷這樣完全是在利用自己;離開時,昌秀往允荷頭上潑了一杯水,當然這還沒有結束,打電話跟母親報告,泰真太平洋集團的小女兒允荷有在交往的男人。

 

  允荷在離開餐廳時又遇見了俊基,俊基撿到了允荷掉落的髮夾。俊基跟女朋友敏正提分手,敏正很氣憤,要知道以俊基的條件,自己算是條件最好的女人了,俊基是再也找不到比她條件還好的女人,其實李智依是很喜歡俊基的。張父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張母知道後大鬧,張父因此限制了張母的經濟還包括張母弟弟的生意,為了弟弟,張母無奈跟張父道歉。

 

  張母質問允荷是不是瞞著她有在交往的男人,狠狠責罵允荷一頓還打了允荷兩巴掌;要知道因為允荷,張母什麼事都不順,始終認為張父外面有女人是因為允荷的出生,允荷在這個家不管做什麼都是錯的。允荷心情不好去找智依,遇見了俊基,這是俊基一天中三次見到允荷,他因此相信這是命運。

 

 

第二集: 

  智依納悶允荷怎麼跟母親的關係那麼不好,難不成是有不可告人的身世之謎,允荷曾做過親子鑑定,和母親確實是親子關係。智依羨慕那些富家女,允荷認為她們透過努力也能變有錢,智依好奇允荷到底是怎樣的人,但能肯定是好人。哥哥張景俊知道昨天允荷被昌秀無視了,決定去教訓昌秀。 

 

  智依特地做了三明治給俊基,昌秀看出智依喜歡俊基,還不讓俊基跟智依說自己是本部長,擔心智依會纏上他。俊基跟昌秀報告工作,昌秀卻吃著三明治,得知三明治被昌秀吃了,智依很生氣,念叨俊基怎麼就交了個不上檔次的朋友。張景俊揍了昌秀一頓,昌秀本以為那個家沒人重視允荷,沒想到允荷還有個愛她的哥哥。 

 

  昌秀在超市看見打工的允荷很好奇,認為允荷是要掌握他們集團的機密,目的是什麼,允荷解釋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需要工作,而不隱藏身份沒人給她工作的機會。昌秀告訴智依自己是本部長,並不是游手好閒的無業游民,而俊基則很好奇昌秀和允荷怎麼會認識。 

 

  智依認為允荷跟昌秀在交往,要不然每天說要省錢的她,怎麼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允荷知道智依喜歡俊基,為了製造機會,允荷約俊基這個周末一起吃晚飯,俊基誤會允荷喜歡自己,允荷解釋只是多管閒事,為了給智依製造機會,俊基反問允荷要是他喜歡她怎麼辦,因為男女關係很難說,臨走時還說這個周末沒時間。 

 

  張景俊約允荷在別墅見面,允荷在家族是最不起眼的,奇怪張景俊為什麼對自己好,允荷不希望哥哥對自己好,家裡給的錢允荷都拿來投資了,還買了公司的股份,等到了一定的股份允荷會離開家,跟智依一起開公司,這是允荷的夢想。俊基還是很好奇昌秀怎麼認識允荷的,但昌秀今天實在是不想提允荷。 

 

  檢察廳對泰真製藥和旗下的協力公司相關人員進行沒收調查。智依在超市跟顧客起了爭執,允荷看不過去要求顧客道歉,顧客卻說智依像是在酒店工作的女人,拉扯中顧客摔倒,允荷和智依被帶去警局,俊基帶來協議書取消訴訟,並要求允荷和智依去跟顧客道歉,允荷不同意,俊基只能解雇允荷。 

 

  俊基再次問昌秀是怎麼認識允荷的,昌秀認為俊基應該是要知道的。昌秀發現智依一直無視自己,卻並不知道智依因為顧客說她長的像酒店工作的女人難過。允荷去找智依,撞見昌秀送喝醉的智依回來,允荷擔心昌秀欺負了智依,拉扯中智依將昌秀的衣服扯爛了。 

 

 

第三集: 

  允荷照顧喝多的智依睡覺,昌秀知道智依對允荷的身份一無所知,問允荷難道就不擔心智依知道真相後感覺很受傷,允荷沒想到昌秀還懂人的內心。昌秀知道允荷在家就是個受氣包,建議允荷趕緊結婚就可以擺脫了;可允荷想找個愛的人結婚,憧憬著樸素而溫馨的生活,對方愛的是自己這個人而不是她的身份。

 

  張元植會長也就是允荷的父親,因為泰真集團秘密資金接受檢察廳的調查,家裡情況很不好,張母希望允荷為家裡盡一份力,就是按原計劃結婚。俊基要允荷來公司,那個顧客要跟允荷道歉,真不知道允荷有什麼有力的後台,原來是哥哥張景俊在後面幫忙。

 

  允荷跟俊基提出要復職,俊基不同意,允荷指責俊基一個富家子弟哪裡會懂;俊基不解允荷怎麼會跟自己說這樣的話,自己家境不好,父親曾經是一個警衛,母親只是個清潔工,但他們家一直充滿著歡笑,這是俊基第一次跟別人說家裡的事。允荷跟智依提起,透過這事智依對俊基更刮目相看了。昌秀總想著去找智依,可智依卻擔心昌秀要自己賠扯爛襯衫的錢。

 

  張元植責罵景俊連藝媛都拿不下,對他是大發雷霆,還要他從本部長的位置下來。崔母去柳民超市買東西,遇見允荷,發現允荷很親切。張母希望藝媛從公司離開,做一些她感興趣的事。餐敍中,在酒桌上俊基對允荷十分關心照顧,智依都看見了,能看出俊基喜歡允荷,決定結束暗戀,將俊基讓給允荷,允荷想起酒桌上俊基對自己那麼照顧心裡很高興。

 

  藝媛被會長停職,知道是景俊在背後搞鬼,對景俊大發雷霆。景俊給了允荷一把鑰匙,告訴允荷如果他出了什麼事,允荷就去打開;允荷知道哥哥景俊心情不好,想跟景俊分享她的好心情,她喜歡上了俊基,還偶然見到了俊基的母親,感覺很好。允荷有了喜歡的男人,景俊很為允荷高興,建議允荷告訴俊基她的想法。俊基無意間發現了允荷的真實身份,拿著上次撿到的允荷的髮夾若有所思。

 

 

第四集: 

  昌秀不忍智依一個女孩子住閣樓,覺得不安全,要求俊基讓智依升職。景俊明天要去旅遊,帶允荷一起去,母親閔慧秀不怎麼高興。允荷交代家裡阿姨幫忙做便當,要看起來樸素還要好吃,給了俊基一份,也給了智依一份,以前智依送俊基三明治允荷覺得幼稚,沒想到自己也做一樣的事,允荷還決定跟俊基表白。俊基問智依今後有什麼打算,准備提前給她升職,智依知道肯定是昌秀的提議,拒絕接受。 

 

  閔慧秀進行的財閥義賣並沒有受到泰真集團秘密資金的影響,而以景俊為中心的繼承體系也得到了鞏固。允荷約俊基見面,告知她和父母關係不好,和姐姐們也處得不好,只有和哥哥比較親,她是一無所有,問俊基能不能跟自己交往;俊基解釋要交往的話得由男生開口,交代了自己的情況,問允荷能不能跟自己交往,允荷答應,俊基牽起了允荷的手,允荷十分開心。 

 

  昌秀擔心智依,在她回家必經之路的小巷裝了路燈,還交代智依不要想歪了。允荷跟景俊去旅遊,景俊見允荷那麼興奮,提議允荷回去,還是跟新交的男朋友一起去。允荷回去了,到現在還不相信跟俊基交往,都不敢看俊基的眼睛,兩人很甜蜜。閔慧秀接到電話,景俊旅遊途中出事,趕緊打電話給允荷,得知允荷並沒有去暈了過去,醒來的她指責是允荷殺死了景俊,對允荷又打又罵。 

 

  允荷很難過,愛的人都從她身邊離開了,似乎愛某個人都擺脫不了她給那個人帶來霉運,允荷刪除了俊基傳的簡訊。景俊的死導致泰真集團股價暴跌,遇上了創業以來最大的危機,張元植會長和長女藝媛前社長為中心,重組繼承人結構。俊基聯絡不上允荷很擔心,一直傳簡訊給允荷;允荷也很想俊基,但她只能一條條刪了俊基的簡訊。

 

  昌秀陪媽媽去泰國回來,俊基去接機,昌秀媽媽認為景俊出事後,張元植可能會將允荷作為集團的繼承人,現在允荷應該是昌秀很好的結婚對象,俊基在一邊聽了很難過。昌秀打電話給允荷,俊基就在旁邊,才知道允荷只是不接他的電話;允荷告訴昌秀她得去結束一些不想結束卻必須結束的事。 

  

  允荷約俊基見面,問分手的時候誰先說出來比較符合慣例,俊基告知想分手的人直接說就可以了。允荷感謝這段時間俊基的陪伴,哽咽的跟俊基說分手,而且她還說謊了,家裡並不貧窮,只是哥哥死了,允荷覺得她愛的人都會受傷,所以請俊基離開自己,俊基拒絕;其實允荷很想俊基,很想留在俊基身邊,但也擔心因此傷害了俊基,俊基滿是心疼的看著允荷,並親了允荷。

 

 

第五集: 

  允荷晚上想去俊基家用鍋蓋吃拉麵,兩人約好下班後見面。成代理是俊基的同學,問俊基是不是跟允荷這個兼職在談戀愛,俊基要成代理管好自己就好。張元植的小三給閔慧秀送來了大補丸,閔慧秀沒想到小三那麼不知天高地厚,決定現在開始只對夠格的人給夠格的待遇,還去小三家大鬧。

 

  藝媛發現允荷買了泰真集團很多股份,奇怪允荷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錢,助理告知是景俊幫允荷買的,也有消息說這次理事大會上會內定允荷為本部中國地區正式企劃本部長。閔慧秀委託了一個競爭案件,因為怎麼想都不對勁,再說景俊的屍體也沒有找到。

 

  俊基接允荷去家裡,一路上允荷都在打呵欠。昌秀帶智依去吃飯,先帶智依去商場買了套漂亮的衣服。到了俊基家,俊基發現允荷疲倦想睡覺,允荷解釋前段時間睡不著,吃了安眠藥也沒效果,於是俊基照顧允荷先睡覺。吃完飯,智依跟昌秀提出分手,至於衣服明天會拿到辦公室;離開時,智依卻親了昌秀,昌秀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智依解釋是現在開始喜歡他了。

 

  允荷一覺醒來已經快十點了,俊基幫她準備了意麵,決定吃完就送允荷回家,只是允荷不想回家,因為那個家沒人會關心她。允荷沒有換洗的內衣,俊基陪允荷出去買,允荷挑了內衣自己買單,拒絕俊基的好意,因為俊基已經給她買了條裙子,擔心俊基上班族辛苦賺來的錢不容易。昌秀母親給昌秀安排相親,對象都是財閥家的女兒,昌秀認為有些女孩家裡雖窮但還人是善良的,母親問昌秀是誰,昌秀趕緊解釋沒有說特定是誰。

 

  購物完,允荷和俊基一起去吃東西,聊天時允荷說起曾經交往過的事,但知道她身份後對她就不一樣了,允荷不喜歡這樣。兩人還一起去樂園玩,很甜蜜。昌秀也出去見智依,總是想見到智依。允荷和智依是在打工時認識的,允荷對智依的評價是很好的一個人,不會要白給的東西,允荷決定告訴智依她的身份,雖然會吃驚,但允荷相信智依會接受的。

 

  俊基想起允荷問他有沒有將夢想變成現實的經歷,其實對俊基來說,允荷所擁有的就是他的夢想,他相信很快就會實現的。

 

 

第六集: 

  張元植要見閔慧秀,閔慧秀想起昨晚喝醉發酒瘋打張元植的場景。管家喊允荷吃早餐,才發現允荷昨晚沒有回來很擔心。允荷在俊基家醒來沒有看見俊基,此時俊基正在外面和一記者見面。俊基回家看見允荷煮好了早餐,吃驚允荷還會做這些。藝媛要和丈夫離婚,想住進景俊的別墅,閔慧秀拒絕了。

 

  藝媛告訴妹妹少弦,允荷買了公司的股份,少弦想起之前和允荷吵架時,允荷說過她要是沒有準備充分不會有所動作的,看來允荷真不是普通的角色。昌秀哥哥是公司專務理事,見了智依並侮辱了智依。允荷知道智依和昌秀交往的事,擔心智依受傷害,問昌秀對智依有沒有結婚的想法,昌秀告知智依也同意了只交往不結婚的提議,但他也是真的喜歡智依。允荷告訴智依說她是泰真集團的女兒,智依卻當允荷在開玩笑。

 

  智依跟昌秀交往受到了昌秀哥哥的侮辱;允荷跟俊基承諾,俊基跟自己交往不會受到自己家人的侮辱。昌秀不希望哥哥那樣對智依,哥哥對昌秀和俊基很失望,他們怎麼都是跟超市的兼職妹交往,昌秀聽了很吃驚,沒想到俊基竟然跟允荷在交往,昌秀想問俊基,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父親張元植給允荷在泰真集團裡安排了職位,允荷拒絕了,她要獨立,就算是家裡的援助都斷掉,她也要獨立,允荷還告訴父親自己有了心愛的男人,不想他和她的家人成為家人。允荷去了俊基家,正好和前來打掃清潔的俊基母親碰見,允荷和俊基在交往,俊基母親很是開心。

 

  富家女允荷在超市兼職的消息上報了,在時事搜索榜上,泰真集團宣傳組那邊的電話都快被打爆了,秘書跟張元植提議,不如就把允荷和泰真集團綁在一起,對企業形象進行改善的行銷策略,張元植同意了,還要秘書去調查是誰寫的報導,也調查允荷交往的男人是誰。

 

  智依看到了允荷是泰真集團女兒的報導,很受傷。俊基正和允荷還有母親一起吃烤肉,接到昌秀電話要他過去,而昌秀還故意也叫上允荷一起過來見面。

 

 

第七集: 

  俊基大方的告訴昌秀自己和允荷交往的事,昌秀也跟智依說了曾經跟允荷相親的事,允荷聽了很擔心智依。允荷不解怎麼會有自己兼職的新聞,俊基則認為這樣可以提高允荷在家的地位,只是允荷對這個並不感興趣。助理認為即將對允荷人事任命時出現關於允荷的報導,猜想是會長準備的,藝媛明白這是會長的做事方式,看來會長是在試探她,得隨時保持警惕。 


  少舷讓母親閔慧秀看允荷在柳敏百貨打工的報導,母親卻不理會;可一聽說跟景俊有關,馬上就有了反應,猜測景俊的事允荷肯定知道一些他們所不知道的。少舷稱讚要是景俊還活著,一定能很好的繼承公司,藝媛聽了很不開心。 


  允荷的欺騙讓
智依很傷心,自我解嘲平時見面都難的財閥她是一下見了兩個。智依羨慕富家女兒,因為就生活在她身邊,允荷跟智依說了母親在她七歲時說過,因為允荷什麼事都不順,母親沒有打過誰,唯獨打允荷,允荷一直都是一個人,智依聽了也理解了允荷。智依想要感受那種穿著禮服參加派對的生活,允荷參加過,只是她不喜歡,兩人喝著酒聊著心事,還一起攻擊昌秀。 


  允荷告訴母親有交往的男人,也跟父親說了要獨立,母親卻質問允荷為什麼景俊會以她的名義買了股份,允荷解釋自己並不知道這件事,母親了解會長,現在公司需要人,允荷也是這個家的人,會長肯定不會讓允荷獨立的。允荷想起當初景俊給她那把鑰匙時說如果他出事了就找到並用鑰匙打開。 


  允荷去了景俊的別墅,卻在那裡見到了藝媛,藝媛問允荷來這裡做什麼?知道允荷很快就要去公司上班,要允荷有困難就找她,允荷回答不想進公司,已經告訴父親了。藝媛放心不下允荷,要助手調查允荷周圍的人和事。趁著藝媛離開,允荷又偷偷回別墅尋找一番,只是什麼都沒有找到很失落,想起景俊對自己的好,十分難過。 


  秘書調查了俊基的情況,會長沒想到允荷會跟這種出身的俊基糾纏在一起。允荷想起景俊曾經說過如果他是會長會讓允荷當繼承人,決定改變想法去公司上班。允荷安排了禮車去接
智依來家裡,問智依是否願意一起參加晚上的派對;而晚上的派對,允荷也邀請了昌秀和俊基。 


  在一排衣服面前,允荷告訴說那些衣服全都是
智依的,以前允荷每次只要想送智依禮物就買了下來,現在終於可以送給智依了。昌秀父親決定把酒店的股份給昌秀,昌秀要俊基幫自己去處理股份轉讓。允荷和智依兩人都打扮一番跟俊基和昌秀見面。

 

 

第八集:  

  藝媛要助理安排給他們倆弄出點新聞。昌秀現在是越來越不了解俊基,此時又正好碰見一個熟識的記者,記者告知俊基向經濟版爆料允荷的事,昌秀趕緊叫人幫忙打聽。昌秀提醒允荷在和俊基的感情上不要全心投入,但允荷不認同昌秀的看法。 

 

  藝媛知道父親不可能將景俊申報死亡,因為這樣繼承稅會很重,會長肯定會申請不在者財產管理,這樣母親閔秀慧的股份就會比較多,藝媛決定拉攏跟母親的關係。會長向閔秀慧說了他的決定,閔秀慧聽了很難過。昌秀質問俊基是什麼時候知道允荷的身份,為什麼裝不知道,俊基則反問昌秀為什麼不先說,他可是問了昌秀兩次,知道昌秀對自己沒有惡意,但他一直是平民,從以前的無意識到現在的有意識,昌秀認定俊基是知道允荷的真實身份後才接近的允荷,兩人打了起來。 

 

  俊基回憶起以前的事,高中時,昌秀是靠錢進來學校的,他們有錢人成天混在一起,其他同學看不過去想要教訓昌秀,還是俊基幫忙解決,但他們卻永遠只能是有錢人的下屬。看著俊基和昌秀打架,允荷和智依都很擔心,可俊基和昌秀兩人都解釋男人之間就是以打架來確認感情的。 

 

  允荷要去公司工作,問智依要不要一起來;智依很自卑,她只有高中學歷,允荷認為學歷和能力是不能相提並論的。昌秀哥哥告訴母親,昌秀天天和超市的打工生膩在一起,母親知道上次昌秀所說的堅強又有強大內心的人就是這個打工生。昌秀被信任的人背叛,現在心情很差,希望能單獨待一會。俊基母親對允荷的印象很好,俊基問母親是不是允荷是兼職生也沒關係,母親肯定回答了,因為愛情不是拿來算計的。 

 

  允荷告訴俊基下禮拜開始要去公司上班,會比以前忙但該做的她還是會做,這時昌秀打電話給允荷,聽說允荷和俊基在約會,決定再打給允荷。閔秀慧想到會長對景俊的做法,喝了酒的她發酒瘋跟會長提出離婚。 

 

  有份文件需要昌秀簽字,只是昌秀不在辦公室,俊基打了昌秀電話卻是空號。聽說昌秀回來了,俊基將文件拿去給昌秀簽字,昌秀說俊基只是個代理,以後還是遵守公司的層級匯報。俊基指出昌秀一直說喜歡自己,相信自己,可卻做不到,很幼稚。 

 

 

第九集: 

  有關俊基跟富家女允荷戀愛的新聞在網上傳的沸沸揚揚,同事也對俊基議論紛紛。管家跟閔慧秀報告景俊的案子,還有允荷的戀愛也上了新聞,這是管家最後一次跟閔慧秀報告,因為會長說過要是閔慧秀再喝酒就追究管家的責任。秘書見過俊基,以分手為條件會盡量滿足俊基的要求,跟會長報告感覺俊基有很大的野心。

 

  智依跟組長提出辭職,因為要去允荷公司上班了。聽說智依要去允荷公司上班,昌秀覺得智依沒有自尊心,智依希望昌秀能尊重她。會長要允荷跟俊基分手,允荷做不到,在她眼裡俊基是單純喜歡她並尊重她的男人。閔慧秀警告會長不要動她的人,他們一起生活了四十幾年,她可是知道會長所有的事。

 

  昌秀母親找俊基要智庡的聯絡方式,但俊基咬死說不知道,只好找來大兒子也就是昌秀的哥哥民秀,才得知智依辭職了。允荷看見景俊給她的鑰匙,想起當時景俊說他要是出什麼事,允荷就找到打開。允荷找了那個櫃子,裡面是景俊幫允荷買的股份和隨身碟。

 

  藝媛的助理跟藝媛報告見俊基的情況,認為只要給俊基足夠的錢就能把俊基挖過來,藝媛決定先不動作。智依不知道選擇進允荷公司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允荷安慰智依。昌秀認為俊基不是真心喜歡允荷,問允荷萬一俊基是有意圖的接近她,她會怎麼樣,允荷知道不可能,因為是她先接近俊基的。

 

  允荷送了手錶給俊基,可俊基卻沒有想象中高興。允荷告訴俊基找到景俊以她名義買的股份和隨身碟,俊基提出疑問,景俊是公司的高階主管,就算是增持一點點股份,也必須公開和報告,這樣看來景俊是在有第三者知情的情況下購入股份的,建議允荷要找到那個第三者。

 

  昌秀母親約智依見面,說了侮辱智依的話,希望智依愛昌秀的話就該離開昌秀。允荷帶著俊基去了泰真集團她的辦公室,俊基要允荷努力工作,爭取更高的職位,允荷解釋自己來公司上班不是想要更高的職位,等解決了景俊的事,允荷就離職,聽允荷說完,俊基的眼神不對,允荷覺得有點奇怪。允荷主動親了俊基,俊基發現允荷真的很不一樣,允荷問俊基是不是不喜歡,俊基沒有回答,而是親了允荷。

 

  

第十集:  

  昌秀在智依家路口等她,智依想著昌秀母親羞辱自己的話,很委屈抱住了昌秀,昌秀知道智依心情不好,特地帶她去了一個地方。俊基的前女友敏正等在俊基家樓下,看見了允荷送俊基回來,提醒俊基~允荷只是送他回家而已,他並不是擁有一切,俊基則提醒敏正他們已經分手了,可是敏正還愛著俊基。 

 

  管家再次調查了景俊出事前的行程,跟上次的結果是一樣的。會長想起閔慧秀問他景俊出事後有沒有哭過,會長想起以前和景俊在一起的情景,心裡難受。允荷看了景俊留下的那個隨身碟,裡面是泰真集團的機密。俊基母親得知了允荷的真實身份,擔心俊基也是才剛知道允荷的家世,怕俊基會受傷害。管家調查了俊基的家庭情況,閔慧秀要允荷跟俊基結束,允荷拒絕。 

 

  昌秀母親見了智依,勸說昌秀跟智依分開,如果昌秀背著自己還跟智依交往,母親會再去見智依,還提出要昌秀開除俊基的要求,昌秀很氣憤。藝媛覺得允荷很礙眼,說口口聲聲對公司不感興趣,不去上班的的人,卻準備下星期上班了,行動和話語完全不一致;允荷解釋自己有苦衷,就算有苦衷,藝媛認為允荷得遵守約定,雖然很歡迎允荷去上班,但也擔心允荷沒有經驗卻占著組長的位置,會給員工添麻煩。 

 

  宋秘書要求會長的小三能辭掉在她家裡幹活的阿姨,而那個阿姨則是俊基母親。敏正勸允荷考慮跟俊基結婚的想法,因為俊基是想利用女方扶持自己家人的男人,允荷不相信;知道敏正還喜歡俊基,如果他們倆分手了,敏正還會繼續跟俊基交往,允荷謝絕敏正的忠告。 

 

  俊基跟昌秀坦白想當第二把交椅,因為他出生以來就有某種限制,讓他沒辦法當第一把交椅,所以選擇了昌秀,需要昌秀;昌秀問俊基那真心愛他的允荷怎麼辦?雖然俊基有不良的心,但他現在是真心的愛允荷。昌秀母親對智依說本來打算給昌秀股份,但因為昌秀跟智依交往,所以不給了,而且他們繼續交往,昌秀連現在擁有的都會慢慢失去。智依很傷心,跟昌秀提出分手。

  

  俊基母親看了允荷小時候的照片,發現允荷一點變化都沒有,允荷好奇俊基母親怎麼會看過自己小時候的照片,俊基母親從俊基的抽屜拿出了照片,允荷發現俊基收集泰真集團的資料,還有那次掉的髮夾,懷疑俊基真的是故意接近自己,心裡難過。

  

 

第十一集: 

  允荷將心裡的所有疑問一一要俊基解答,得知俊基是之前就知道自己的身份,而很多事情都是計劃好的,很傷心難過。允荷還差點出了車禍,問俊基是不是真的很想得到她的背景,要知道當時哥哥景俊出事時,允荷想著身邊有俊基是多麼好的一件事。

 

  智依和昌秀準備今天就在一起,兩人去了飯店,可卻發現很尷尬,於是昌秀跟智依說了一個故事,知道他可能會給智依帶來傷害,但智依覺得能跟昌秀一起死也挺好的,兩人發生了關係。

 

  會長要求藝媛將手上的事業給允荷,藝媛發現會長還是跟以前一樣,當初對景俊也是這樣,安排好一切。閔慧秀問會長說離婚的事怎麼一直沒有回覆,會長說真離婚的話,閔慧秀可就什麼都沒有了。俊基很難受,拿著情侶戒站在窗前發呆。允荷很快就會去踐踏俊基,並讓人幫她再仔細調查俊基的情況。昌秀告訴母親,他和智依分手了,希望母親不要再去找智依為難她。

 

  允荷換了髮型,昌秀問允荷是不是失戀了,允荷要求昌秀開除俊基,如果允荷想要踐踏俊基,昌秀建議允荷要做的更縝密一些,不然她會更痛苦。俊基跟藝媛提出了條件,只要藝媛能滿足他的要求,就會在藝媛手下工作。智依在允荷公司上班,中午午飯只有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智依只想跟昌秀一起吃年糕,昌秀認為不衛生,但為了智依只能忍著吃。

 

  會長的小三問俊基母親是不是跟泰真集團有關聯,因為會長要求要辭掉她,但小三沒有答應,俊基母親知道小三所說的會長就是泰真集團的會長後,自己提出辭職。允荷故意要求俊基來參加會議,卻讓俊基等,俊基知道,不論允荷對自己做什麼,俊基都會承受,只希望允荷不要墮落,俊基說他是真心愛允荷,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以為允荷跟別人一樣,卻發現允荷與眾不同,而俊基會在泰真集團上班,是因為生計比愛情更重要。

 

  母親做了俊基愛吃的菜,俊基想起了那時允荷在家的情景,告訴母親自己跟允荷分手了,母親覺得是她連累了俊基,很對不起俊基。昌秀母親跟蹤昌秀和智依,責罵昌秀欺騙自己,問昌秀是不是很喜歡看到智依受苦。

 

   

第十二集: 

  為了不讓母親為難智依,昌秀告訴母親他會和智依分手。房東要求智依搬走,因為有人出錢要求的;允荷決定請律師來解決,智依能猜到是昌秀媽媽,問允荷她們公司有沒有給員工住宿的貸款。智依給昌秀母親打了電話,要告訴她會讓她高興的消息,但還是見面說比較好,要昌秀母親明天午休時間來她公司見面。

 

  允荷知道藝媛挖走了俊基,問藝媛如果俊基跟自己沒有瓜葛,藝媛是否也打算挖角俊基,允荷還問藝媛那天為什麼跟景俊吵架,並拿出了從俊基那裡找到的文件和隨身碟。允荷不會接受會長的安排,但看藝媛那麼在意,允荷現在倒是很想在公司好好做事。

 

  管家跟閔慧秀報告景俊給允荷買股份的第三方鄭成浩回到了韓國,他的帳戶中有景俊的借名帳戶,接下來要調查資金流向;閔慧秀一直以為對景俊很了解,卻發現不知道的實在是太多了,很怕繼續調查會受到更大的刺激。管家應允荷要求再調查了俊基,發現也就那些情況,允荷跟閔慧秀說不會跟俊基結婚,閔慧秀決定給允荷安排相親,允荷答應了,閔慧秀好奇允荷怎麼那麼聽話。

 

  仁川機場免稅店的位置,昌秀幫允荷讓泰真集團化妝品入駐。俊基和允荷在公司遇見,俊基告知允荷兼職的新聞也是他上傳的,目的為了讓允荷不從家裡出來獨立,去公司上班。智依和昌秀母親見面,告知她不跟昌秀交往了。允荷跟會長報告化妝品入駐的事,會長告知藝媛早在昨天就解決了,看來還是藝媛比較快,畢竟允荷是新手。

 

  會長的小三找到了俊基的母親,知道俊基跟允荷交往過,但這跟她沒關係,要求俊基母親明天繼續回來上班。智依給允荷送來資料,正好見到來找允荷的昌秀,昌秀認為分手的話智依不該用簡訊告知。智依想起之前和昌秀在一起的甜蜜,又看見允荷和昌秀一起出去很難受。昌秀知道是俊基幫藝媛讓泰真集團化妝品入駐到他柳敏百貨仁川機場免稅店,感慨俊基太會利用公司的人脈了。

 

  允荷和昌秀在外面吃飯,俊基也請心情不好的智依在外面喝酒,允荷打電話要智依過來,智依拒絕了。會長在小三家吃飯時突然暈倒,管家趕緊通知閔慧秀去醫院,看著躺在病床上搶救的會長,閔慧秀很難相信好好的會長成這樣。俊基送智依回家,正好遇見允荷陪著擔心智依的昌秀前來。

 

 

第十三集:

  四人碰面,爭鋒相對,決定一起談談。俊基和昌秀去買飲料,兩人吵了起來。允荷接到會長住院的電話,俊基準備送允荷去醫院,允荷拒絕,但俊基還是跟著去,允荷問俊基這次又是什麼計謀,真不明白俊基說的話裡,哪句是計謀,哪句是真心的,還在半路將俊基放了下來。會長醒了,情況不是很嚴重。

 

  允荷到了醫院,故意對跟著前來的俊基說喜歡他,並要吻俊基,俊基心動,允荷告知是騙俊基的;藝媛見到俊基,知道他和允荷是一起來的,只是奇怪他們已經分手,怎麼還藕斷絲連?藝媛最討厭這樣的人,交代助理要俊基明天一早來找自己。昌秀母親要求昌秀繼續跟詩妍接觸看看,昌秀想起智依說會忘記他,然後找個門當戶對的男人結婚生子;只是智依忘不了昌秀,打電話要俊基陪她說話。

 

  閔慧秀安排允荷結婚的事,允荷好奇母親怎麼突然對自己用心了,閔慧秀解釋都是為了允荷好,只是方法錯了而已。藝媛要助手買來跟允荷一模一樣的保險櫃調換了允荷的保險櫃,並將允荷保險櫃裡的隨身碟拿了出來。俊基將允荷送他的手錶還給允荷,允荷問俊基為什麼要來她公司上班,還在藝媛手下,讓她很為難,俊基說現在不能告訴允荷原因。

 

  藝媛故意問允荷那個隨身碟有沒有好好的保管,好奇允荷拿那個做什麼,允荷並不知道隨身碟已經被藝媛拿走了。藝媛知道會長現在還有決定權,而景俊也是看中了允荷某個特點才給了她股份;目前來說允荷的弱點是俊基,藝媛決定動搖允荷的感情。詩妍很喜歡昌秀並纏著昌秀,昌秀根本不喜歡詩妍,這是母親介紹的對象昌秀要母親去解決。

 

  藝媛跟會長提議讓允荷和昌秀結婚,雖然上次相親不成功,但都是誤會。小三擔心會長身體直接跑去了醫院,閔慧秀提醒小三該整理掉跟會長的感情。閔慧秀約昌秀母親見面,主要是商談兩個孩子的婚事;昌秀母親跟昌秀說這件事,昌秀拒絕了,母親提醒昌秀要繼續這個態度就把這件事更往上推。

 

  允荷打不開保險櫃,請人打開後發現隨身碟不見了,想起藝媛問起隨身碟的事,猜是藝媛做的。閔慧秀跟允荷說起要安排她跟昌秀結婚的事,允荷拒絕,告知昌秀有在交往的對象,還是她的好朋友;母親好奇允荷最近怎麼那麼聽話,並跟允荷說了很多,這一刻允荷發現閔慧秀才像她的媽媽。

 

  昌秀跟允荷見面,覺得反正都是跟不愛的人結婚,對象是允荷也是不錯;俊基前來正好看見昌秀準備吻允荷,趕緊拉著一起前來的智依轉身。

 

第十四集:

  俊基將智依帶到外面,另一邊允荷則要昌秀將臉拿開;其實自從和智依在一起後,昌秀就對別人提不起興趣。昌秀勸允荷,雖然俊基的動機不單純,但卻是真心喜歡允荷。昌秀出來看見智依和俊基在一起,又返回和允荷一起喝酒。助理跟藝媛彙報景俊的案子,說景俊有可能還活著,管家也跟閔慧秀彙報景俊是自發性的失蹤。

 

  俊基母親幫加班的俊基送便當,提起了允荷和昌秀,俊基回去工作後,俊基母親給允荷打了電話說她就在公司大廳,允荷下去見俊基母親時在電梯口遇見上來的俊基,問起俊基是不是見到她和昌秀在一起?俊基怕智依誤會,所以拉著智依離開?但知道允荷和昌秀並不是彼此喜歡。昌秀很痛苦,以為不相愛也是可以結婚,卻發現他做不到。

 

  俊基將母親給的便當掛在允荷辦公室門把上;親自為允荷做了一份策劃案,還教允荷該如何對待工作,最後邀允荷一起散步。家裡吃飯時,會長宣布如果他有事不在,會將藝媛任命為公司總負責人,藝媛很得意。秘書跟會長彙報景俊是自發性的失蹤,可能還活著的消息;而管家則又調查到了景俊可能是製造一個新的身份開始了新的生活。

 

  藝媛想起之前去見過景俊,要求景俊把隨身碟交出來的事,此時允荷找來問藝媛是不是拿走了隨身碟,藝媛則指出允荷太鬆懈。允荷和俊基在公司遇見,允荷直接走掉不跟俊基打招呼,隨後俊基給允荷傳了簡訊。閔慧秀要管家安排小三去美國生活,小三很氣憤。俊基邀昌秀來公司員工餐廳一起吃飯;但昌秀因為太想見智依一直心不在焉,智依偷偷看著失落離去的昌秀很難受,昌秀現在是天天喝酒買醉。

 

  允荷很痛苦,真希望自己就如同閔慧秀所希望的去死,是她害死了景俊,而愛她的男人說以前是假裝愛她,現在卻是真的愛她;閔慧秀安慰允荷說景俊沒死,這事跟允荷沒有關係,現在也正在找景俊。秘書繼續調查確定景俊就是自發性失蹤,閔慧秀希望能將景俊找回來,會長卻認為景俊這種做法,回來沒有意義,因情緒激動又暈倒了。

 

  俊基給允荷準備了愛心三明治,其實允荷心裡是高興的。俊基陪著允荷在附近走走,允荷接到會長又暈倒的電話,俊基拉著允荷一起趕去醫院。

 

 

第十五集:

  允荷去了醫院,發現作為家人的她們都被禁止探病;藝媛知道如果會長不嚴重的話,肯定有別的目的,決定去公司一趟。原來十五個小時前,會長和閔慧秀商量,以會長暈倒讓景俊回來。藝媛知道就算景俊看到新聞回來,會長也不會原諒他,因為會長不能接受背叛,就算對方是他的子女也一樣。

 

  允荷問藝媛現在是什麼情況?而藝媛現在坐的那個位置,允荷也要想辦法坐上試試看,藝媛要允荷拿數據說話。允荷要想辦法提高化妝品銷量,請俊基幫她,俊基答應了。昌秀母親約智依見面,因為看昌秀太痛苦了,同意智怡依跟昌秀交往,但智依卻不同意。俊基為允荷做好了化妝品影片,很喜歡兩人這樣簡單的聊天。

 

  昌秀母親跟昌秀說她見了智依,同意他們交往,但是智依拒絕了;昌秀希望母親以後不要再干涉自己的婚姻。會長暈倒由藝媛暫時接掌公司,藝媛一定要讓會長發現她比想像中的能幹。景俊出現了,問管家會長的情況怎麼樣?管家將景俊帶回家,閔慧秀很失望,無法理解景俊為何這樣做;景俊告知他和會長的經營理念不同,而他作為繼承人,只有重新出現才能改變他的命運。

 

  景俊去見會長之前見了藝媛,他知道藝媛做的很多事;藝媛告訴會長說她見到了景俊,會長卻問景俊是誰。藝媛提醒允荷得趕緊拿出數據,不然她會任命別人頂替允荷這個組長的位置。俊基告訴允荷說景俊來過辦公室,允荷很興奮去了辦公室,因為沒見到景俊很失落,不過看了景俊的留言,心情好多了。

 

  景俊跟會長見面,他會跟會長競爭。藝媛說過要俊基吸收允荷的中國戰略組,但俊基卻沒去接觸,與其說藝媛在試探允荷,不如說是試探俊基。昌秀約智依見面,有話要說,但智依就是不給昌秀機會,昌秀發現智依自從當了正式員工後就對男人和感情不感興趣了。俊基寫了辭職書,並給了允荷一份資料,希望允荷能贏。

 

  智依不能接受男方家不同意的婚姻,如果跟昌秀再交往得面臨再一次分手,智依寧願不要;昌秀跟智依說愛她,智依聽了卻說自己喝酒了,會忘記昌秀說的這些。允荷今天去參加電視節目,而俊基今天也將辭職書交給藝媛。允荷參加電視節目後,化妝品的銷量很好,允荷拿著那些數據去見藝媛,藝媛表示如果那些是允荷的能力她會認可,不過她已經接受了俊基的辭職要求,允荷聽了很是緊張跑去找俊基,没想到俊基已經離開。

 

 

第十六集~大結局:

   允荷趕緊打電話問俊基為什麼辭職?俊基回答終於知道為什麼明明對允荷說了對不起卻像沒說一樣,而他現在要為做出的錯誤付出代價,還提出現在開始兩人不要聯絡也不要見面。俊基跟母親說他辭職了,母親誇俊基做的好。允荷問藝媛她的銷售數據跟俊基辭職有什麼關係,藝媛反問允荷是否知道當初景俊為什麼要帶她去旅遊,那是景俊在利用允荷,因為消失要有證人,但允荷不相信景俊是這樣的人。

 

  超級商場提議設立泰真精品商場,助手跟藝媛彙報這是景俊的作品,而景俊擁有某家公司的股份投資在了外國;藝媛跟會長建議趁著現在這個機會,將景俊趕出公司,並要景俊交出他手上百分之十二的股份,會長不僅不將景俊趕走,還要和那家公司的董事見面,因為只要對泰真利益有關的事,就算是敵人也是可以合作的,藝媛聽了很氣憤。

 

  景俊給允荷股份是要樹立允荷的存在感,而當初一起去旅遊是要利用允荷,可在允荷說到俊基時,景俊看允荷那麼的幸福因此放棄了;允荷聽了釋然了,始終相信景俊是她值得信任的哥哥,只是擔心現在景俊要怎麼過會長那關,雖然景俊無法重新出生,但相信會長不會放棄他的,這就是他在會長心中的重量。閔慧秀要允荷將她以前說過曾讓允荷感到痛苦的話忘記,但允荷真的是無法忘記。

 

  昌秀跟母親提出他要跟智依結婚,就算結婚了會離婚也要結婚,就是想要跟智依一起生活,無奈之下母親只好答應。允荷等在俊基的公寓樓下,想知道俊基為什麼跳槽到自己公司,俊基回答是因為允荷。昌秀和智依兩人現在很甜蜜;俊基帶著允荷來她跟昌秀相親的飯店,那是俊基第一次見到允荷,俊基跟允荷表白,兩人又重新在一起。

 

  一年後,允荷已經是泰真集團的本部長,智依和昌秀結婚也懷有了身孕,四人一起在以前聚會的地方玩,允荷叨唸說都沒人跟她求婚,此時俊基拿出了對戒跟允荷求婚。

  

  

 

 

【資料來源:劇情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