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會長,您有没有事,幫忙叫救護車啊!」歹徒趁亂拿走記憶卡。救護車裡,看著滿頭鮮血的姜敏浩,純情......

 

  聽到消息趕來醫院的宇植,純情:「宇植~」宇植:「純情小姐,為何會突然遭到襲擊啊!真的要瘋了。」純情:「會長該怎麼辦?」宇植要純情等等,他對趕來的醫生說:「我是姜敏浩患者的監護人。」醫生:「首先得進行MRI檢查,請稍待片刻。」純情~

 

  羅玉璇:「什麼?那是什麼話啊?虎克船長遭到襲擊嗎?這該死的壞蛋,知道了。應該是上回毆打了盧永培的那幫傢伙們,我去調查一下。」盧永培:「難道是~記憶卡被搶走了嗎?」羅玉璇說好像是~盧永培......羅玉璇:「趙警官,既然已經取得了盧永培的證詞,先去申請李俊熙的車輛搜查令吧!」

 

  李俊熙:「辛苦你了。我們觸踫的人是大企業的會長,要不擇手段達到目的。」打手將記憶卡交給李俊熙:「我明白了。」李俊熙把記憶卡丟入江中......

 

  羅玉璇擋住李俊熙的座車搜查;李俊熙:「這是在幹什麼?」羅玉璇:「要按照你最喜歡的法律程序來辦事,你現在是殺害馬東旭的嫌疑人,我們已經申請了車輛搜查令,希望你誠實地協助我們調查。」李俊熙:「又在勉強。」羅玉璇:「等著瞧,看看誰在勉強。」趙警官:「取得了引擎號碼,能看出引擎號碼和證件上的號碼不一致。」羅玉璇:「應該如此吧!你得跟我們一起去警局,你這混帳東西。」

 

  病房外的純情:「宇植,剛才那些是什麼人,為何會對會長~」不想讓純情更擔心的宇植:「虎視眈眈企業連環殺人魔的人,何止一兩個人啊!這次後腦勺没有遭到襲擊已經算是幸運的了,哈哈哈哈~」純情:「會長~生命不會有危險吧!」宇植:「不會的,應該没事,他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不用擔心。」醫生檢查出來:「現在可以進去看他。」宇植:「好的,謝謝您。」

 

  純情忐忑不安的和宇植走進病房;宇植:「會長,她來了。」姜敏浩看著純情:「妳是誰啊?」姜敏浩把手搭了一下宇植肩膀:「我說,那位是誰啊?」宇植:「是跟你關係非常密切的人。」姜敏浩:「這麼漂亮的人,跟我關係密切嗎?」宇植:「當然了,是曾經照顧你所有一切的人。」姜敏浩:「雖然不知道,我是怎麼活著的,但是太棒了。」宇植:「當然很棒,超羨慕你的。」姜敏浩看著宇植:「不過,你是誰啊?」宇植:「問我嗎?我是你老子。」姜敏浩打了一下宇植的臉:「兔崽子。爸爸!你怎麼變得這麼老?」宇植:「你這小子,怎麼能對爸爸動手?」姜敏浩猛搥宇植:「為何不配合演戲?」兩人看著純情,純情哭,姜敏浩:「喂!金~金純情。」純情:「真的,真的......」姜敏浩:「我只是想跟妳開個玩笑。」純情:「真的很感謝你,因為你没事,因為還活著,真的謝謝你,謝謝你,真的很感謝你。」姜敏浩:「我說~」純情:「怕你不歸,怕你回不來......」心中大石放下的純情,蹲坐地上痛哭,姜敏浩......

 

  姜敏浩拿衛生紙給純情:「妳以為我去哪裡啊?竟然這麼吵鬧啊?還有為何等我?為何說我想說的話?怕你不會來,怕你永遠都不會來而擔心的人是我,就不能忍住那幾分鐘,在宇植面前,我做為一個公司的會長,今天因為妳,所有的尊嚴都消失了,把我變成了讓女人哭泣的壞蛋。」純情:「對不起。」姜敏浩:「今後不要再離開我了,我不會把妳送走。」純情:「好。」姜敏浩:「這段時間,我在心裡煎熬著,今後會加倍奉還給妳。」純情:「好。」姜敏浩:「會24小時形影不離,還會牽著妳的手不會放開,吃飯的時候也會留在妳身邊,睡覺的時候也會把妳留在身邊,我會到死為止在妳身邊嘮叨,會讓妳一輩子對我懷有愧疚感。」純情點頭:「好。」姜敏浩:「別的不說,我跟妳約定一件事情,我不會留下妳一個人離開,所以不要哭了。」姜敏浩抱住純情......

 

  李俊熙:「大哥,你頭部受傷之後,精神是不是有問題?竟然還患上了妄想症。」盧永培:「你這小子,說什麼啊?」羅玉璇:「好了,慢慢來吧!上回像是泥鰍一樣逃脫了,但今天不要妄想了。」李俊熙敲敲桌面:「什麼逃脫啊?對一個洗脫嫌疑的人,請妳說話客氣點。」羅玉璇:「但是你做的壞事太多了,你知道吧!」李俊熙:「怎麼說呢?我根本不明白妳在說什麼?」羅玉璇:「你的車輛,不是贓車嗎?引擎號碼也不一樣,而且我們還找到了焊接車牌的痕跡。」李俊熙:「這又怎麼樣?」羅玉璇:「你說什麼?」李俊熙:「根據車輛管理條例第81條,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是三百萬元以下罰鍰;根據贓車條例受到應有的懲罰不就行了嗎?」 羅玉璇:「什麼?」李俊熙:「把做案車輛找出來吧!拿出我殺害了東旭的證據吧!」羅玉璇拍桌子:「你已經做了廢車處理。」李俊熙:「啊~那應該没證據了吧!不管是廢車處理,還是我不是真兇。」盧永培聽不下去大喊:「我看到了,我親眼看到你殺害東旭之後,處理了現場。」李俊熙:「大哥,是不是你殺害了東旭之後,在誣陷我?」盧永培:「你說什麼?」李俊熙:「不是嗎?如果說我殺了人,出現了大哥的車輛的目擊者,但是看到我車輛的目擊者,為何不出現呢?」盧永培:「你這個混蛋。」李俊熙:「品質問題事件也是,大哥闖禍之後,為何要誣陷我;還有,東旭調查的不是我而是大哥,這你應該知道吧!」盧永培抓住李俊熙的衣領:「你這小子真是~」羅玉璇:「盧永培~」李俊熙:「放開吧!」盧永培不情願的放開手,羅玉璇:「好吧!我們就徹夜盤問吧!光靠盧永培的證詞和汽車的引擎號碼,也能起訴你,這個你應該知道吧!」趙刑警打開偵訊室的門:「前輩,妳出去看看吧!」李俊熙看了看時間......

 

  科長:「放了那個傢伙吧!」羅玉璇:「瘋了嗎?」科長:「妳這ㄚ頭,膽敢說刑事科長瘋了?」羅玉璇:「這不是瘋了嗎?都找到這麼多證據,還叫我們放人。」科長:「負責案件的檢察官被調換了。」羅玉璇問為什麼?科長:「我也不知道理由,調換負責的檢察官之後,申請了不起訴處理;問我們為何總調查公訴銷毁的案件,一直在施加壓力。」羅玉璇:「啊~那個傢伙真是......不行,我不能這麼做,叫我這麼就放了那種傢伙,不覺得對不起馬前輩嗎?」科長:「如果覺得冤枉的話,就去找證據吧!妳以為我不想抓殺害東旭的傢伙嗎?我能怎麼辦啊!國家的法律,就是這麼定的。」羅玉璇搥著牆壁:「可惡。」科長:「這ㄚ頭,動不動就用拳頭砸東西。」

 

  李俊熙步出警局看到在門口的羅玉璇,李俊熙:「下回開始小心點吧!如果不想因為強迫搜查被帶到檢察官辦公室。」羅玉璇:「聽說馬前輩當時還活著。」李俊熙停下腳步:「什麼?」羅玉璇:「盧永培這麼說的,前輩聽到你說的話了。眼睜睜地看著最要好的朋友死去,從頭開始都聽到了。」

 

  李俊熙想到起那天,盧永培:「他會死的。」李俊熙:「救活東旭,我們要去死嗎?」

 

  羅玉璇:「想到這些,我連呼吸也覺得對不起前輩,所以,我會抓住你,我一定會抓你去坐牢。」李俊熙:「好吧!妳儘管試試吧!看妳要靠盧永培過分的妄想,如何證明。應該很有趣,我會拭目以待。」

 

  純情:「覺得不舒服嗎?」姜敏浩:「今天發生了很多令我吃驁的事情,腦子也破了,妳也回來了,所以更需要處方藥。」姜敏浩握著純情的手:「這是懲罰,今後對我說的話,一定要百依百順哦!」純情:「好的。」姜敏浩:「我帥得掉渣吧!」純情笑說是的,姜敏浩:「直到我睡著為止,要留在我身邊。」純情說好的。姜敏浩:「早上睜開眼睛,就要看到妳在我身邊。」純情說好的,姜敏浩:「到死為止,要一直留在我身邊。」純情說好的,姜敏浩:「妳也愛我吧!」純情......:「是的。」

 

  姜敏浩的心臟主治醫師:「這是真的嗎?」急診醫師:「腦震盪是没什麼大礙,問題好像在心臟,血壓和氧氣飽和度數值也有問題。」心臟主治醫師:「給我看看數據吧!這個~」急診醫師:「好像是拒絕免疫反應嚴重,馬上重新檢查組織細胞和心臟部位吧!」心臟主治醫師:「天啊!」

 

  純情幫姜敏浩打領帶,心臟主治醫師走了進來:「是不是喜歡上醫院了,換了心臟之後,連腦子也想換掉嗎?為何總闖禍啊?」姜敏浩:「因為大叔,出院時間延遲了;都做過定期檢查,為何要重新檢查呢?」主治醫師:「得看看腦部受到重擊之後,心臟有没有影響啊!提前了預定時間,所以在這星期內來看看報告吧!小子~」姜敏浩抱住純情:「打招呼吧!她是我的女朋友。」純情:「天啊!會長~」姜敏浩問怎麼了?主治醫師:「之前為何没聽說啊?」姜敏浩:「大叔,我會跟她談戀愛,還會結婚,還會生孩子~」主治醫師:「你這瘋子。」純情:「會長~」姜敏浩裝可愛,主治醫師:「也不是幼稚園小孩,你以為交往了就會結婚嗎?」姜敏浩:「是嗎?」主治醫師問純情:「對他是不是已經膩了?」純情:「是啊!是有點~」姜敏浩:「好像是心裡受到煎熬的緣故吧!我無法控制自己。」姜敏浩逗純情玩,主治醫師看著這一幕,心情更沈重~

 

  電視新聞"國內化粧品業龍頭Hermia,捲入了國際特許訴訟裡","新聞快遞Hermia關於特許訴訟......",純情:「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姜敏浩:「在說什麼老人話啊!笑吧!笑的時間也不夠。」純情笑說好的。

 

  電梯裡姜敏浩緊握純情的手,純情:「這裡是公司,這有點~」純情想抽手,姜敏浩握得更緊:「不是叫妳改善了嗎?也没有別人,這有什麼啊!」純情:「如果不小心被別人看到了~」姜敏浩低頭吻純情:「是加重處罰。」純情:「你這是在幹嘛!」姜敏浩:「如果妳總是反抗的話,我還會施行特許法。」純情:「特許法?特許法又是什麼?」姜敏浩:「妳好像是想接受啊!」純情:「我想接受什麼?」姜敏浩把純情逼到角落:「我告訴妳,什麼是特許法。」姜敏浩把腳抬高,圍住純情,純情:「你是不是想作怪。」姜敏浩:「我看妳挺喜歡啊!」電梯門開啟,門口的李俊熙看著打情罵俏的兩人,純情放開和姜敏浩握著的手,姜敏浩把她的手再牽回來,並且十指交扣:「我有話要對你說,去你的辦公室喝杯茶吧!」

 

  姜敏浩比著頭:「謝謝你昨天送給我的禮物,我眼前一閃。」李俊熙:「說什麼啊?聽說你在大白天被人用鐵棍襲擊;聽說跟我們連環殺人魔有仇恨的人不計其數,終究還是遭到了襲擊啊!所以適可而止多好。」姜敏浩:「謝謝你。」李:「怎麼,頭部受傷之後,真的瘋了嗎?」姜:「多虧了你,我找回了金純情,金純情和我好像真的是天生緣分,因為你,頭部受傷之後,她又回到了我身邊。」李:「能享受的時候,盡情享受吧!下周債券就要到期了,新產品事業受到阻礙,要用什麼錢來債償還啊?無法償還債務就意味著這家公司將會破產,你應該明白吧!破產之後,你投入的所有財產,將會變得分文不值,也就是說你會變成身無分文的窮光蛋。對了,因為瀆職受到調查的話,還會成為有前科的人,你們的愛會維持多久?」姜:「我現在覺得你有些可憐。」李問為什麼?姜:「你就像是一個,不是為了擁有什麼而活著,而是為了搶走什麼而活著的人。你的人生裡,究竟有没有滿足和幸福?」李:「頭部受傷後,你好像是腦子進水了,你竟然敢同情我;聽說出口到海外的產品,全部都在運回來途中,光運費方面就已經損失慘重吧!姜會長~接下來光靠一兩位紅豆粥奶奶,根本無法扭轉局面吧!」李俊熙拍拍姜敏浩的肩膀:「好好努力吧!」

 

  吳秘書問純情:「既然要回來,為何要走啊?是為了達成共識,表現了矜持吧!」宇植打她一下:「純情小姐,妳來得好,我們真的很辛苦,因為那個瘋子會長~」純情:「瘋子會長嗎?」由美秘書:「但是到底是誰對會長做出了這種事情啊?」宇植:「那個~虎視眈眈著連環殺人魔的人,應該不止一兩個;警方在調查,所以不用擔心,不用擔心了,哈哈哈~」純情看到姜敏浩站了起來,姜敏浩:「幹嘛這麼開心啊?」姜敏浩對宇植說:「你這小子~把理事們叫到我的房間吧!」宇植:「是,會長。」姜敏浩:「爸爸~」宇植:「是,會長~我兒子。」

 

  姜敏浩:「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公司的情況變得多糟啊?」尹理事:「生產線停止了,流通的產品接二連三地被退貨,已經没有地方放了。」姜敏浩:「聽說連出口的產品也在退回來?」尹理事:「是的。因為要被起訴了,正在談合約的商場,也全部拒絕入駐;之前合作過的超市,也全部都要解約;精品店也都在退貨,到今天為止,被退回來的商品已經超過二十萬個,過了這週,應該會超過四十萬個。」理事:「現在已經没辦法還下週需要償還的債務;到了下週,我們公司會破產。」姜敏浩:「好的,我們堅持到最後吧!」理事:「什麼?」姜敏浩:「首先,召集一下關於回生的法律組成財務組的委員吧!現在,我們要轉換成應付破產的體制。」

 

  開完會出來的姜敏浩看到純情在秘書室:「為何還没回家啊?」純情:「一直持續在開會,在想有没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部分。」姜敏浩:「哦~妳不是在等我嗎?」姜敏浩突然覺得頭痛,純情:「會長,你没事嗎?」姜敏浩:「我好像傷得不輕啊!頭痛啊!」純情摸摸姜敏浩的臉:「在發高燒啊!」姜敏浩:「是因為妳才會發燒......」

 

  純情餵發燒的姜敏浩吃稀飯:「為何這樣看我?」姜敏浩:「因為新奇。」純情:「看什麼那麼新奇?」姜敏浩:「因為妳在我身邊,覺得很新奇。」純情:「那有什麼呀!」姜敏浩握住純情的手,純情:「你在幹嘛?」姜敏浩:「不是說過嗎?這是處罰,要妳不要放開我的手。我們不管再怎麼忙,一天一小時,就這樣牽手吧!人們把工作做為藉口,總是會忘記愛情;總說著下次,下次,不搭理愛情~但是我不想這麼做。」純情:「會長是這樣活著的嗎?」姜敏浩:「我不需要去愛,因為對於我來講,没有下次;接下來我們會很繁忙,會很辛苦,即使如此,也不會有所改變,我會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去愛妳,我們歷盡艱辛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純情:「趕緊吃吧!明天開始還得解決頭痛的事情。」姜敏浩:「但是,因為胃難受,所以吃不下啊!」純情:「不行,至少得吃五勺。」姜敏浩說吃不下五勺,純情:「如果不喝粥的話,要不要吃點別的?要吃什麼?」姜敏浩吻了一下純情:「開胃菜~」純情:「真是的。」姜敏浩:「用餐之前,不都是要先吃點開胃菜。」吃完粥的姜敏浩,追著純情要吃飯後甜點......

 

  趙刑警匆忙跑進來:「前輩,我找到襲擊姜敏浩的那些人了。」趙拿出一些相片:「他就是帶頭的。」羅玉璇要盧永培看相片:「你看一下,送記憶卡給李俊熙的那一天,襲擊你的人是這傢伙吧!」盧永培:「没錯,警官們也記得那天吧!」羅玉璇:「成勛,你去申請通緝令吧!」趙:「知道了。」突然一群人走了進來:「原來在那裡啊!抓住他。」羅玉璇:「在幹嘛!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帶頭的:「我是首爾警察廳廣域搜查隊所屬的金智碩警官,我們現在懷疑他聚賭,要帶他走。」盧永培看著羅玉璇,羅玉璇:「這個人是我們案件的重要證人,不能帶走他。」金智碩:「不是銷毁了的公訴案件嗎?」他們拉起盧永培,羅玉璇:「要帶他去哪?」羅玉璇抓住金智碩衣領:「喂!你們的負責人是誰?臉皮到底有多厚,竟然這樣辦事。」金智碩扯開羅玉璇的手:「妳瘋了嗎?我們是廣域搜查隊的。」兩邊人馬誰也不讓誰,羅玉璇:「那又怎麼樣?放開,放開,給我放開,真是的~」

 

  李俊熙看著父親的相片:「我會按照爸爸的話,一輩子隱暪這件事情,要不然爸爸死得太冤枉了。」

 

  韓本部長:「這是什麼話啊?你說李理事好像跟殺人案件有關嗎?而且是殺害刑警的案件嗎?」司機:「是的,李理事好像親自在掩蓋這件事情;本來是很明顯的案件,但是很勉強地在掩蓋,所以外邊有很多閒言閒語。」韓本部長:「等等,掩蓋的本身,就說明有一定的關係啊!」司機:「問題是~品質問題還牽涉到了那起殺人案件。」韓本部長:「什麼?搞不好會滿盤皆輸啊!會成為海外投資資本,為了製造資金困難,而引起了殺人案件的情形。要Gold財務組也全部啟動吧!哪怕是找廳長和檢察廳的關係也好,一定要收集情報。」

 

  姜敏浩做惡夢;夢裡的自己被撞倒在地後,面對戴著手錶伸過來的那隻手,用自己滿是鮮血的手握住,以致於手錶掉落在地上。夢裡清晰可見的手錶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羅玉璇開心地問姜敏浩:「說說看,說說看那個證據是什麼?」姜敏浩:「就是手錶,那個手錶就是證據。」羅玉璇不爽:「是不是想讓我再次重擊你的頭部啊?手錶的事情,上次不是說過了嗎?不是說過那個不能成為證物嗎?我不是說過,不可能用那只手錶打了人。」姜敏浩:「不,是馬警官抓過那只錶,馬警官為了活下來,緊緊地握住了那個傢伙的手腕,所以那只手錶被摘下來了。」羅玉璇:「等等,那麼那只手錶裡,應該是沾了血跡吧!」姜敏浩:「100%,因為是用沾了血跡的手摘下的。」羅玉璇:「盧永培也陳述過,去了現場,看到手錶掉在地上。」姜敏浩:「如果是這樣,那只手錶就能成為證物吧!」羅玉璇:「是啊!100%有可能啊!如果能找到非法廢車處理廠,拿到證詞就能結束遊戲。」宇植:「那麼逮捕他,把手錶搶過來不就行了嗎?這下不就解決了嗎?為何要想得那麼複雜?」姜敏浩和宇植覺得很開心,羅玉璇:「你們這些笨腦袋,没有搜查令,怎麼能没收搜查啊?」姜敏浩:「如果說我做了個夢,那麼就會把我當做瘋子吧!」羅玉璇:「是啊!你這個瘋子~要怎麼取回那只手錶呢?真的没有申請没收搜查令的方法嗎?」姜敏浩:「玉璇,這件事情應該很頭痛,但是從現在開始,妳得負責這個案件了,覺得我只能幫到這裡。」羅玉璇:「那麼你呢?要解決公司的事情嗎?」姜敏浩:「是啊!得讓李俊熙罪有應得,反正一定得找到馬警官案件的證據。」

 

  姜敏浩:「好奇怪啊!」宇植問怎麼了?姜敏浩:「李理事為什麼一直都戴著那只手錶?」宇植:「嗯!應該是認為没人知道那裡沾過血吧!怎麼會想像得到,會長你會做那種夢呢?」

 

  李俊熙看著熱帶魚圖案的手錶,想起當時~純情:「送給你,恭喜你升職為法務理事。」李俊熙:「怎麼準備了這種東西啊!怪麻煩的。」李俊熙打開禮物:「哇!真的好特別,這是不是手工製作的手錶?」純情:「對!是在工坊製作的,世界獨一無二的手錶。」李俊熙:「真的好帥~這應該會很貴吧!」純情:「不貴,還有你不是送我高級鋼筆了嗎?是要你身為理事,好好管理時間的用意才送你的。最後會長淘汰裴次長讓你升職,我因為高興差點就喊出聲來了。」李俊熙:「哎喲!就這麼高興我當上理事了,又不是妳的事。」純情:「這怎麼不是我的事,是我的事。」李俊熙:「謝謝!真的謝謝妳。下星期有重要的簽約,到時候我就戴著去。」純情:「這個太時尚了,應該不適合重要的場合。」李俊熙:「不,有意義的日子或是祈禱勝利的日子,就這種重要的日子,我就要戴著它。」純情:「謝謝!」李俊熙把手錶放了回去,改戴其他只手錶~

 

  韓本部長:「聽說到今天Hermia退回來的商品就超過50萬個了。」李俊熙:「是,再過三天債券就到期了,到時候這家公司就會破產;就這幾天功夫還能復原嗎?」韓本部長:「我們理事,不是,我們李本部長,你可要好好請我。」李俊熙問什麼李本部長?韓本部長:「會長非常滿意李本部長這次的戰略,所以就做為亞洲總括本部長升你職了。」李俊熙:「什麼?」韓本部長:「公司要是破產的話,不是需要法律管理人嗎?我們債券團作為法庭管理人,要使用李俊熙這張牌,不得讓你的職務是本部長程度嗎?」李俊熙開心的笑說:「哎唷!我還没想到這呢!」韓本部長:「再次恭喜你,只要作為讓你做得如此完美的意思接受好了。」李俊熙:「世界最大金融公司的亞洲區域總括本部長,我的肩膀變得更加沈重了;請妳一定要轉告會長,我一定會以成果來報答他。」韓本部長......

 

  姜敏浩到醫院看檢查結果;姜敏浩:「快說吧!我很忙。」醫生:「你說你最近咳嗽和没力氣的程度更嚴重了,是吧!」姜回嗯!醫生:「也常常流鼻血和頭暈?」姜:「嗯!感冒怎麼都不好呢?」醫生:「敏浩,這不是咳嗽。」姜:「那是什麼,打哈欠嗎?」醫生:「是一種呼吸困難症狀。」姜:「咦?」醫生:「敏浩,你開始排斥免疫反應了,需要馬上接受集中治療。」姜:「不是說過最近的藥很好嗎?不是說只要注射排斥免疫的那種藥就行了嗎?」醫生搖頭:「不是單純的這種問題。」姜:「不是單純的,那是什麼?」醫生:「不是單純的排斥免疫,因為是抗體引起的排斥反應。」姜問是什麼意思?醫生:「你接受的心臟,正在產生抗體,換句話說就是歷盡千辛萬苦得到的百分之一的心臟,你的身體正在排斥它;你馬上就要進去集中治療室,你現在也是非常危險的狀態。看心電圖,你的心臟功能已經開始喪失了,你的心臟功能會越來越弱,要是繼續這樣放著不管,某個瞬間就會突然休克,隨著昏迷不醒的狀態,會有生命危險。敏浩~」姜敏浩......

 

  姜敏浩想著醫生的話,醫生:「之後要進行血漿分離術,也將投入十倍的免疫力藥劑;要狠下心,敏浩。」還有純情哭著對他說:「謝謝你活著,真的謝謝你。」以及自己給純情的承諾:「我不會丟下妳離開。」;先前叔叔對他說:「聽說剩下的時間,就只有一個月,你就這麼想活著。」;姜敏浩:「想這樣死掉。」以及自己先前突然暈倒在地;純情:「痛苦也是,傷心也是,都是活著才能感受到的。」想著這些話的姜敏浩,差點被車撞到。姜敏浩:「不~」

 

  純情在姜敏浩家門口等著他回來;純情:「你去哪裡了?」姜敏浩没回答,純情:「今天,也顯得很没力氣。」姜敏浩:「是没藥救了。」純情:「咦?」姜敏浩抱著純情:「没有藥救了~」純情拍拍他的肩。

 

  姜敏浩:「幹什麼?」純情:「記一下我們往後要一起做的事。」姜敏浩看著便條紙:「我們要一起做的事~在釣魚池吃泡麵~?」純情說是,姜敏浩:「怎麼?妳是想我要是没做就可以嘮叨,是吧!」純情:「會長你不是說過嗎?人們總是會忘記愛情。(姜:「人們以工作為藉口,總會忘記愛情。」)總是會延遲又延遲(姜:「總是下次,下次地回避愛情。」)」姜敏浩:「我是這麼說過。」純情:「這些話還算讓人感動的,我~雖然是不能遵守,但是我們有要愛的作業,不是,是有義務的。想把這些記下來,然後記住。」姜敏浩:「突然想起我爸了。」純情問伯父嗎?姜敏浩:「嗯!我爸也會製作我和我媽隨時都想去的旅行地表格。」純情說是嗎?姜敏浩:「嗯!跟我爸一起製作那個,光憑想像就挺幸福的。」純情:「所以,全都去過嗎?」姜敏浩:「一個地方也没去,因為下個月就去世了,大概是想繼續活著,才這麼做的,製造活下去的理由,才能活下去~」純情:「不會的,直到最後一天都不想停止愛情的意思,不是這樣嗎?不知何時我聽過這種話"人們大多都是以心臟麻痹而死的理由,是愛心剎車,因為愛粉碎了。"不是說伯父也曾說過這種話嗎?"没有愛,活著就不算活著",應該是,直到最後一天都建立了認真愛的計劃吧!」姜敏浩:「我突然給忘了,我答應妳,無論有多累,也不會停止愛和微笑的,我卻給忘了。」純情:「我們做什麼好呢?」姜敏浩:「嗯!我是特許法專用。」純情:「這到底是什麼啊?」姜敏浩:「以後再告訴妳,我們還是先幫所長染髮怎麼樣?」純情回嗯!姜敏浩:「什麼顏色好呢?我選粉紅色。」純情:「媽呀!媽呀!完全一模一樣。」姜敏浩:「男人不就是粉紅色嗎?」純情:「媽呀!一模一樣,一模一樣。」

 

  姜敏浩送純情回家;純情:「今天可以不用送我。」姜敏浩:「哪有不送女朋友回家的男朋友。」純情:「不可以,看你身體很不舒服。」姜敏浩說這也是,純情:「不可以,為了明天要省點力氣,快走吧!」姜敏浩:「知道了,那我就看著妳走。」純情:「真是受不了~知道了,那我消失,你就趕緊回家吃藥好好休息。」姜敏浩:「知道了,知道了,快回去吧!」純情:「我走了。」姜敏浩看著純情離去的背影~

 

  「那天在那個台階上,怎麼就這麼想哭?為什麼總感覺妳要遠離我?」

 

  姜敏浩叫住了純情,然後衝上台階,吻了純情......

 

  羅玉璇:「喂!你為什麼要跟著我,來煩我。」宇植:「都已經去警察局,假裝不認識我,走的人是誰啊?」羅玉璇自語:「406,這裡。」宇植:「哦!這裡就是李理事的家吧!」羅玉璇:「噓!喂!你去把風吧!」宇植:「把風嗎?好~」李俊熙開車回到了大樓停車場;羅玉璇拿出電鑽想打開李家大門,宇植看到李俊熙回來,急忙告知羅玉璇,但無處可躲藏,兩人只好在走道上親吻,以免被認出來~

 

  羅玉璇:「想找的錶没找到,還髒了我的嘴巴。」宇植:「真的~是不是太過份了。什麼髒了嘴巴呀!嘴巴~」羅玉璇:「閉嘴,小叮噹。你也用啤酒消消嘴巴的毒。」宇植:「我都已經~就髒了我的心,我的心。」羅玉璇:「啊!不過錶怎麼辦啊?真的,真是快瘋了。」喝醉的宇植:「想尿尿。」

 

  隔天醒來的宇植,羅玉璇:「起來了~」宇植看著自己一絲不掛大叫,哭著說:「玉璇姐,妳為什麼要對我這樣?」羅玉璇:「喂!安靜點,我也覺得很荒謬。」宇植:「這也是,怎麼可以這樣呢?」羅玉璇:「喂!不然怎麼辦?情況就是這樣,你是第一次嗎?」宇植:「我第一次跟女人來這種地方,我是像雪一樣潔白的男人,可是妳卻在上面留下了腳印。」羅玉璇:「現在說什麼屁話?你知道我昨天因為你有多辛苦嗎?現在~」宇植:「辛苦嗎?辛苦~跟我盡情享受後,還說是辛苦嗎?」羅玉璇大笑:「享受嗎?我真是冤枉死了。喂!你是真的不記得,你昨天喝醉酒對我做了什麼?你尿尿了,你這個骯髒的東西;知道我為了洗你的衣服有多辛苦嗎?這個,這個,這個,髒死了,更別提尿得有多多了。」宇植:「尿尿了......」羅玉璇的手機響起:「喂!一大早的,怎麼了?」科長來電要羅玉璇馬上到警察局。

 

  羅玉璇:「又怎麼了?」科長:「ㄚ頭,我說過要妳適可而止吧!聽說妳昨天想偷李俊熙的房子了。」羅玉璇:「啊~不是。那個~」科長:「被監視錄影機全拍到了,現在李俊熙向廳長那邊投訴,別提多亂了。妳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總是這樣?」羅玉璇:「不是,我是想~裡面會不會有什麼重要的證據。」科長舉起手作勢打人:「妳是找死。給妳二個月的停職處分了,暫時什麼也別做,聽懂了嗎?」羅玉璇:「不是,停職二個月嗎?」

 

  醫生來電提醒姜敏浩下午三點要到醫院治療;醫生:「是不是很累?」姜敏浩:「這很暈。」醫生:「血漿分離的情況,是跟腎臟透析過程差不多,做一次需要三個小時,做過之後很多情況,都是身體整天不舒服,往後這種鬥爭,一個星期要做三次,可不能這麼快就疲憊不堪;免疫抑制劑也是,每個星期會投入四次,要狠下心。這種痛苦也是,小子,是因為你還活著,才能感受到。」姜敏浩:「叔叔,我是做投資的人,告訴我機率,我能活著的機率。這種程度的狀態是多少?」醫生:「用不著這樣笑著,要麼就是活,要麼就是死,就一半;你不是贏了百分之一機率的傢伙嗎?這次也是一樣,要麼就是活,要麼是死,這就由你的意志來選擇。」姜敏浩嘆了一口氣:「救救我。求你~」姜敏浩拉住醫生的袖口:「救救我,我好不容易才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所以,叔叔~」姜敏浩握住醫生的手:「求你,救救我,救救我。」醫生點點頭,姜敏浩:「救救我。」

 

  姜敏浩走在醫院大廳,新聞"今天下午大韓銀行,就Hermia姜敏浩會長的股份貸款請求,宣布了最後的結果,就此到債券期滿為止~";純情和秘書室職員們也都看著新聞,吳秘書:「怎麼辦啊?我們公司真的要破產了,怎麼辦?」;新聞"Hermia能不能起死回生,引來了大家的關注,破產後Hermia會自然接受法庭管理程序,目前分析作為法定管理人是債券團所屬,李俊熙Gold Partners 亞洲區域總括本部長,最為有利。"

 

  李俊熙:「部長檢察官~請您從明天開始為Hermia的未來而辛苦一番,就拜託您了。」部長檢察官:「辛苦什麼呀!這不就是我們破產部要做的事嗎?哈哈哈~」李俊熙:「對!Gold公司說到下一屆大法官的任命,不會有任何問題,要我轉告你一聲。」

 

  秘書室一片死氣沈沈,姜敏浩:「都哭什麼啊?是預想得到的事;要理事們來我房間。」

 

  姜敏浩:「明天我們Hermia就會破產。是因為我們理事組建了一個好的回生TF組,我相信會順利進行出售破產。」尹理事:「那邊好像是完全籠絡了破產部裁判長,我們就只能試一試了。」姜敏浩:「那剩下的就是我了,我即使這樣退出,也想保住我們現任員工4500名的位置再離開;應該是很難,不過這應該就是我能做的最佳選擇。」理事長......

 

  純情:「還好嗎?」姜敏浩握住她的手:「今天有很多事讓我很疲憊;明天,我們公司就破產了。」純情:「是。還有4500名員工又要準備找工作了。」姜敏浩:「那個~大概明天,我擁有的股份會全都銷帳,還有因為瀆職還是什麼的,檢察廳會陸續叫我過去;換句話說,我現在是窮光蛋,還是個有前科的人,這樣妳還是會愛我嗎?」純情:「羅斯福總統的腿突然殘疾的時候,這樣問過他妻子:『我的腿一輩子都會不方便,妳能愛我一輩子嗎?』當時夫人說:『我就只愛你的兩腿嗎?』。」純情抱住姜敏浩:「我們不是說好,即使會疲憊會累,也要相愛的嗎?」姜敏浩:「嗯!對度過了非常非常疲憊的一天我們,我們送一樣禮物吧!」純情:「什麼禮物?」姜敏浩:「三包泡麵。」

 

  姜敏浩和純情來到湖邊釣魚~

 

  「金純情,我現在才向妳告白;我雖然假裝不是,卻非常害怕恐懼傷心過,在眾目睽睽下的我們,為了費心竭力回避明天馬上就要面臨的不幸,笑得真夠累的。是因為這個的關係嗎?没什麼了不起的日常,跟妳在一起的時間,讓我感動,覺得很特別很珍貴。像花一樣的妳,花一樣的時代,等過後這些寶貴的瞬間,現在也總是心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