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秀為了去南楊州攝影棚,左攔右攔計程車,但不是載客就是司機拒載,明秀想著拉拉的來電:「哥哥,姐姐們為了說服趙建導演,制定了戰略;秀珍姐這麼晚,一個人在南楊州攝影棚,怎麼辦呢?」 

 

  趙建開車前來,一下車:「金秀珍,我說過我討厭開車吧!哪有製作人要導演跑來跑去的。」秀珍:「我嗎?」趙建:「妳算什麼,還讓我行動。」趙建把車鑰匙交到秀珍手裡:「妳開車吧!別想坐在副駕駛座上當公主。」秀珍:「我會開車,但你為什麼叫我到這裡來了呢?」一輛計程車開了過來,看到明秀下車,秀珍將手抽回,趙建......

 

  明秀:「對不起,等很久了吧!」秀珍:「什麼?」明秀牽起秀珍的手說回家吧!秀珍看著趙建跟明秀,對明秀說:「你怎麼會來這呢?」明秀說先回去再說吧!趙建擋住明秀:「那個~秀珍說好開我的車。」明秀:「秀珍為什麼要開你的車?」秀珍:「那個~請向我說明一下,這是什麼情況?」明秀說以後吧!趙建:「簡單說一下,叫妳來的人不是我。」秀珍:「什麼?那誰叫我來這?」秀珍看著明秀,趙建:「他好像也不知道。」趙建巡視四周:「她們在那裡。」三個女人趕緊躲起來。

 

  花英:「蛇一樣的傢伙。」知雅說好丟人,拉拉:「事情變成這樣了啊!」拉拉想要出去,花英抓住她:「妳要去哪裡?」拉拉:「不是都被發現了嗎?就現底牌吧!」花英:「瘋了嗎?不要動。」知雅:「不出去撐著,說不定更丟人。」趙建:「妳們就出來吧!」三人~

 

  趙建:「在這兒又見到了啊!」秀珍:「妳們在這裡做什麼呢?」趙建:「突然說要在這裡見面,妳不覺得很奇怪嗎?心機明顯得我都差點臉紅了呢!」秀珍:「該不會是要導演和我~不是那種的吧!」拉拉說對!花英打拉拉。計程車司機:「客人~您要什麼時候出發呢?」明秀對秀珍說:「我回去的路上跟妳解釋。」秀珍撥開他的手,看看他們四人,自己坐上計程車。明秀:「秀珍,秀珍,金秀珍~」看著秀珍離去的明秀對三個女人說:「妳們也快點回去吧!」趙建:「在首爾見吧!」知雅:「我們又没做很大的錯......」花英要她別講了,快點回去吧!花英拉著知雅離開;拉拉:「要我來開車嗎?導~」話還没說完,明秀大喊:「妳回去啊!」拉拉離開後,趙建:「十分鐘前,我還很帥氣呢!多虧你,没勁了。」明秀:「導演,和我談談吧!」

 

  明秀:「這段時間真是失禮了,裝做被簡陋的謊言騙,而且謝謝你什麼都知道,還不告訴本部長的事。」趙建:「去掉客套話,你到底想說什麼?」明秀:「電影啊!」趙建:「啊!好厭煩啊!大家見到我都說這事,我明確說明,我可不想和你們一起拍電影。」明秀:「太好了,不要拍了。」趙建:「什麼?」明秀:「因為我們已經都死心了。」趙建:「你是叫我不要拍嗎?為什麼房作家叫我不要拍呢?你覺得我會想重新拍嗎?」明秀:「那你為什麼去南楊州了呢?世上最壞的就是~給已經死心的人一丁點的希望;秀珍也好不容易死心了,你總是出現在她面前,她也不好受啊!」趙建:「她這麼說的嗎?說死心了嗎?」明秀:「你可不要再關心秀珍了,就算不拍那電影,我們也不會餓死。不用擔心,你就輕飄飄地飛走吧!你該不會是有留戀吧!不回美國嗎?好像很多地方都邀請你吧!你不忙嗎?」趙建......

 

  知雅:「好久没看到明秀那麼正經。」拉拉:「他很生氣嗎?」花英:「真是的,這都怪誰~」拉拉:「反正明秀哥早晚都會知道的啊!」知雅:「秀珍是不是比我們想像的還高招呢?」拉拉說不會吧!知雅:「想想看,趙導演也都來這兒了啊!明明知道還裝著被騙。」拉拉說為什麼?知雅:「因為他喜歡秀珍。」拉拉:「那秀珍姐喜歡誰?没有跟著導演走,也没有跟著明秀哥走~」知雅:「是高手啊!」花英:「停,停~絕對不會和明秀在一起的,因為我會用盡方法讓她和導演在一起。」拉拉說導演可不行,知雅:「看妳,妳真喜歡趙導演嗎?不是因為是導演,而是把他當男人看呀!」

 

  趙建想著秀珍那天說的話:「如果你是導演的話,不~是人的話,是不是不能說別人的真心很丟人啊!」還有他對她說:「妳不想留住我嗎?」秀珍:「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是認真的感覺,都是在開玩笑。」趙建......

 

  明秀:「妳們想到的就是勾引導演嗎?妳們以為他是什麼樣的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反社會者,還好就這麼結束了;如果發生什麼事,該怎麼辦?」知雅:「趙導演他那程度不是很好嗎?」花英要知雅別說了,明秀:「都這麼丟臉了,妳們就反省反省,不要再弄了。花英~」花英說是,明秀:「現在開始,妳的婚禮,妳自己看著辦,我們的電影,我們會自己看著辦的;還有如果再拿秀珍開玩笑,她會來這兒,妳們自己看著辦,好好表現。」知雅:「你這是因為秀珍向我們發火嗎?」明秀:「做錯事就承認吧!」知雅:「說實話,花英和拉拉就算了,你覺得我為什麼還要參與這件事,我是為你和秀珍好,但突然因為秀珍還向我發火嗎?」拉拉:「說實話,妳不是有其他目的的嗎?」花英:「不是因為看不下去明秀和秀珍搞曖昧嗎?」知雅:「哈!誰搞曖昧了,明秀你說說看吧!你和秀珍搞曖昧了嗎?老實說是秀珍自己對他有感情,明秀他才不是。」拉拉:「在我看來明明有過,是吧!哥哥~」知雅:「明秀你說說看,你和秀珍到底是什麼關係?」三個女人等著明秀回答時,秀珍來了~

 

  明秀:「妳來了~」秀珍:「本想就這麼算了,但實在是睡不著,不是因為等了兩個小時,覺得很委屈;也不是因為妳們出賣我和趙建在一起。」知雅說誰出賣妳了?花英說我們都是出自於好意。秀珍:「我也反省過了,妳們多麼小看我,才會這麼做;我也知道,當初我是被小看了。這裡是我不該在一起的場合吧!只有和房明秀交往過的女人們參加的,這了不起的前女友俱樂部,没有資格的我還插進來,所以對不起。如果妳們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就有可能真的和他談戀愛了。」拉拉拍手~

 

  明秀:「心情真的很差吧!真不知道啊!她們為什麼這樣?」秀珍:「別說話,我快丟臉死了。」明秀:「坐計程車很貴的,給妳車錢吧!」秀珍:「算了~怎麼坐計程車來啊?怪可惜的。」明秀:「因為很急啊!因為拉拉說妳自己一個人~」秀珍:「是因為這個來的啊!」明秀:「妳為什麼一個人走了啊?」秀珍:「我是逃跑了,没臉見趙建導演了。」明秀說他也知道不是妳編造的事。秀珍:「早知道不在他面前裝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了,就跟他說他是掃把星了。」明秀:「掃把星~秀珍妳挺厲害的啊!」秀珍說是,我是挺厲害。明秀:「但是是什麼事啊?剛才看你們還拉手呢!」秀珍:「誰說是拉手了,他是給我車鑰匙,要我開車。」明秀說給車鑰匙有那這麼給的嗎?秀珍:「什麼時候這麼給了,是這樣這樣給的啊!」兩人表演給鑰匙的方式,明秀:「不知道是什麼感覺?重新好好弄一下試試。」秀珍一面弄一面說:「因為這樣,所以我這樣抓,這樣給的嘛!」明秀笑,秀珍:「剛開始不知道,但是現在一看,好像是在拉手啊!」秀珍看見明秀在笑,把手抽回。

 

  明秀:「抓抓看~」秀珍問抓什麼?明秀:「跟他抓的時候還挺老實的呢!我的手就這麼隨便扔掉。」秀珍:「我什麼時候?」明秀:「要給妳車鑰匙,妳才會抓手啊!」秀珍:「你說什麼啊!我家是這邊,你家是那邊,你快點回家吧!快點走,快走~」明秀:「不能走啊!剛才不是說跟我談戀愛嗎?」秀珍:「我為什麼要跟你談戀愛?我很高冷好嗎?」明秀:「妳在說什麼啊?妳是在籠絡人嗎?」秀珍:「天啊!行了,快走吧!快走,快走~」明秀:「妳是在籠絡我嗎?」秀珍:「你快走,怎麼這麼重啊!媽呀!媽呀!明秀啊~」明秀:「妳是在籠絡我嗎?」秀珍:「你怎麼這麼重啊!走啊!但是,謝謝你能來。」明秀說晚安,秀珍:「小心點走。」

 

  花英來辦公室幫忙打包行李,秀珍:「我說過不用妳幫忙吧!」花英:「對不起!昨天我們好像過分了。」秀珍:「是過分了。」花英說我們談談吧!秀珍比噓~花英:「是有關明秀的。」

 

  秀珍:「妳就老實說吧!妳現在不就是要我去找趙導演求情嗎?」花英:「不是,是趕走明秀的意思。」秀珍:「什麼?什麼意思?」花英:「現在,趙建導演手上的把柄是明秀和他的漫畫,把明秀趕走的話,秀珍就有電影,我就可以結婚了,都有可能。」秀珍:「太不像話了,妳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呢?我就當没聽見吧!」秀珍說完原本要離開,又回過頭:「妳真是太過份了,起碼你們以前是相愛的關係吧!怎麼可以這麼想呢!」花英:「可能妳聽起來是個不好的主意,但是現在趕走明秀是為他好,好好想想。」秀珍撥開花英的手~

 

  花英在酒吧喝酒,明秀:「妳自己是喝了多少啊?」花英:「明秀~你來了。」明秀:「回家吧!我送妳。」花英:「你今天可不可以醉一下?」明秀:「妳喝完酒什麼德性,我還不知道嗎?」花英:「明秀啊!我~要跟英在說出一切。」明秀:「妳說什麼?妳要幹麼?」花英:「什麼幹什麼?什麼都不管了,公司也不管了。」明秀:「喂!花英啊~」花英:「你不是說我結婚,要我看著辦嗎?我要自己看著辦。」明秀:「喂!不要跟不能接受妳過去的人結婚。」花英哭:「房明秀,你覺得女人一生當中,可能有幾次結婚的機會,一次是有可能的,但是放掉那個機會以後,第二次就是奇蹟了,英在對我來說是一個奇蹟。」花英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秀珍你要怎麼辦啊?」明秀問秀珍怎麼了?花英:「公司要是垮了的話,就没地方去了。」明秀:「聽說可以打零工。」花英:「現在才準備打零工的話,什麼時候做電影啊!準備一個電影要準備三年四年,可能還要十年呢!都四十歲了,秀珍這段時間靠什麼啊?這次機會肯定不容易,秀珍也挺可憐,挺可惜的,是吧!我們秀珍怎麼辦?」花英酒後愛哭的德性出現了:「哎唷!秀珍啊!我們秀珍好可憐啊!」明秀:「都可憐,都,都,都可憐。」

 

  坐上計程車的花英,拿出鏡子:「啊!都花了,我該遭天譴了啊!」

 

  明秀來到正伊電影辦公室,秀珍仔細看著公司的每一處,明秀敲敲柱子,秀珍:「來了~」明秀:「不走,幹嘛呢?」秀珍:「今天辦公室就要交給房東了。」明秀說是嗎?秀珍:「以前我還夢想電影大賣,然後把這些桌子都撤了,然後慶祝呢!手鐲這種東西,賣了也不值錢,幸好這些還有地方放。誰會用我的桌子呢?」明秀:「放在家裡吧!我幫妳搬。」秀珍:「我們家太窄了。在這裡跟你說話,就好像作夢一樣,還會有這樣的日子嗎?」明秀抱住秀珍,秀珍哭泣,明秀:「没事~」

 

  明秀約了趙建;趙建:「怎麼回事?你不是要我別留戀,趕緊滾嗎?」明秀:「要正式跟你道歉!」趙建:「我接受了這個道歉,還要做什麼?」明秀:「再回來吧!」趙建:「被男人告白,比想像當中還糟啊!」明秀:「還有保守秘密。」趙建:「我為什麼?」明秀:「我會走的,只要我走,花英的過去就會消失吧!」趙建:「你覺得就用這個,問題會解決嗎?」明秀:「你不是能幫秀珍嗎?你不是能這樣嗎?」趙建:「為了秀珍,哇!真是感動啊!」明秀說拜託您了。趙建:「別的就不提了,你不覺得不安嗎?」明秀問為什麼?趙建:「秀珍是很魅力的女人啊!」明秀:「因為你没有魅力,所以没關係。」趙建......趙建:「你明確解釋一下,你要退出。」明秀:「離開正伊電影,也不會管拍電影了,原著和劇本都隨你便吧!」趙建:「再加一條吧!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趙建笑,明秀......

 

  「失禮了,我們是仲介公司,來看一下辦公室。」房仲對看屋的客戶說:「您看一下,這裡位置很好,性價比也很高。」客戶:「這裡是電影辦公室嗎?看來是成功了,所以搬走吧!」秀珍微笑,趙建走了進來:「我們不搬走。」房仲:「不是要離開這個辦公室了嗎?」趙建:「没有,我們没有說過要離開。」秀珍:「不,我們是要離開了。」趙建:「不離開,出去吧!」房仲對客戶說:「不好意思,去別的地方吧!」

 

  房仲離開後,秀珍:「你這是在做什麼?」家具公司搬了一張椅子進來,問趙建椅子要放哪裡?恩慧:「這是什麼?」趙建:「不是禮物,是我的。這個辦公室,別的都還好,但~椅子太破了。」趙建:「椅子就放那兒吧!」秀珍:「那是房作家的位置。」花英馬上把明秀的椅子推走,幫忙把趙建的椅子擺好。秀珍不解~

 

  編輯:「辛苦你了,作家。連載要結束了,你是不是捨不得?」明秀:「很痛快。」編輯:「休息一下。下一部作品有框架了,到時候再聯絡吧!」明秀:「已經有構想好的。」編輯:「什麼樣的?」明秀:「本來是朋友,但是後來產生混亂感情的男女關係。會怎麼樣呢?」編輯:「但最近這種題材很多,如果開始也是那隻狗的話~」明秀看了她一眼,編輯:「不~是獵豹,是男主角嗎?」明秀:「這次的主角是女人。」編輯:「哦!是什麼動物?」明秀:「熊。」

 

  趙建:「氣氛怎麼這樣?我雖然没有期待,掛歡迎布條放鞭炮。」花英:「你改變主意了啊!」趙建:「打算背後捅我朋友一刀,雖然這不適合我。」秀珍狐疑的看著他,趙建:「給妳們看,妳們會相信嗎?」趙建拿出了合約書:「今天早上見到英在了,也蓋完章了。」花英:「為什麼改變主意了啊!」趙建:「有人說我不認真,覺得做這種事,有可能會看起來很認真。」花英:「不會告訴英在嗎?」趙建:「看妳們的表現吧!」秀珍:「導演,如果不是因為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希望你不要這麼做。」花英:「秀珍~秀珍,考慮一下再說吧!」秀珍嘆了很大一口氣,趙建:「喜歡嗎?我會喜歡很不像話的東西。我媽叫我要小心,但完蛋了。」

 

  明秀:「這段時間真是很感謝你。」本部長:「你這麼突然說要離開,有點失望啊!」花英:「有好事,所以走人呢!同時連載二部漫畫。」本部長:「再創一個人氣作品後,再見吧!」明秀說好,秀珍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

 

  秀珍:「你要走啊!隨心所欲~」明秀:「突然要連載二部漫畫了,身體只有一個,劇本已經寫完了,我的事,已經做完了。」秀珍:「你是不是見了趙建導演,還是花英說了什麼嗎?」明秀說没有,秀珍:「但是太奇怪了,趙建導演進來了,你卻走了;泡湯了的事情,突然有了進展了~」明秀:「妳是不是暪著我,貼了護身符?」秀珍說我去問問,明秀拉住她:「秀珍,妳先坐會。」秀珍坐了下來,明秀坐在她旁邊:「没有妳不知道的。」秀珍:「真的要連載嗎?」明秀:「問問振裴吧!要不,打電話~」秀珍說真的嗎?明秀要她看著他的眼睛,明秀搞怪的鬥雞眼,秀珍生氣:「不要頑皮~」明秀:「很好的事情;妳拍攝電影,我畫新的連載,可以盡情歡喜。」秀珍抓住明秀的手,讓他望向自己:「如果,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我絕不輕饒你。」明秀:「不輕饒啊!讓我嘗嘗。」秀珍抓住明秀開玩笑的臉,明秀逗她,秀珍嘆氣的鬆了手:「那麼我們,不能再經常見面了。」明秀:「雖然忙,但是想見就見吧!」秀珍開心了一下:「想見的話?」明秀:「我可以每天去妳那裡。」秀珍更開心:「那麼經常來辦公室串門子吧!順便看看電影的進度。」明秀:「在外面見面就行了,去什麼辦公室啊!」秀珍說是嗎?

 

  明秀畫連載時,簡訊聲響起;知雅"聽說你被趕出來了。乾脆更好,你不是一向苦惱没時間嗎?"明秀放下電話,花英簡訊"並没有趕你走,不要不高興。不過什麼時候,拿走你的東西?",這次還没放下電話,拉拉"哥哥,你千萬不能走人。不過跟趙建導演在一起,確實很累。"明秀放下電話:「這幫人,真是的~」

 

  拉拉:「真的是無條件保守秘密啊!」花英:「難說,看我們今後的表現。」知雅:「他,好像對秀珍動了真情。」拉拉:「我們導演是專業人士,不會因為私人感情,影響電影的。」花英:「我知道趙建導演很有魅力,拉拉。但秀珍和趙導演在一起,對我們很有好處。我嘮叨妳一句,不要再做多餘的事。」知雅:「拉拉,明秀和秀珍是不行的,妳再努力撮合也没有用。」拉拉:「我的感覺很敏銳,確實有感覺。」花英:「好吧!那就~就當明秀和秀珍是有感情的,但是兩人交往的話,會怎麼樣呢?妳會高興嗎?妳有心情吶喊助威嗎?」知雅:「妳以前親口說過,我嫁人生子之前,不希望明秀哥交女朋友。」拉拉:「話雖如此,那姐姐妳呢?妳不是說過嗎?不在乎明秀是否談戀愛,在乎本身太傷自尊心了。」知雅:「是這樣說過。但是他真的談戀愛的話,就不一定了。」花英:「哈!不~多方面,多方面都有好處。我們乾杯吧!」拉拉不和她們乾杯......

 

  明秀來到正伊電影辦公室,一進門就看到趙建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恩慧:「房作家。」明秀看著秀珍的座位,恩慧:「幫導演跑腿去了。」趙建:「你怎麼來了?房作家~」明秀:「我是來拿東西的。」趙建:「哦喔!」趙建用腳踢放著明秀東西的旋轉椅:「拿走吧!」明秀:「謝謝你。」趙建整到明秀很開心,但明秀也不是省油的燈,拿起自己物品後,把椅子推向牆壁時,整個人轉了一圈,拿著東西打趙建的頭,趙建氣得站了起來,明秀:「對不起,頭比較大啊!」

 

  恩慧送明秀離開辦公室,明秀:「這段時間都處出感情了呢!保重哦!」恩慧要明秀常來玩,明秀:「果然是恩慧小姐最好。」恩慧手機響起:「抱歉!房作家,我不能走遠,慢走哦!」明秀走下樓時,恰巧遇到跑腿回來的秀珍;秀珍:「要走嗎?」明秀:「走啊!」秀珍:「是要走的啊!」明秀:「喂!那個是......趙導演他没手嗎?為什麼總是使喚妳?」秀珍說這是工作啊!明秀:「我看不慣女人拿重的東西啊!但是今天幫不了妳了。不過,我的身體不答應吶。」秀珍說等一下,她把東西放在旁邊:「一塊出去吧!」明秀:「行了,去工作吧!等一下~」明秀從私人物品中拿出一個鞋盒:「這給妳。」秀珍打開一看是一雙鞋子,明秀:「原本打算研習會時穿的。」秀珍:「情侶運動鞋啊!」明秀:「在室內待著,也没能穿。」秀珍看著鞋子:「就是說啊!一次都没穿過吔!早知道就穿一次了。」明秀:「我走了,保重。」明秀落寞~

 

  明秀趴在電腦前,拖著地的振裴:「馬上就要變成失業青年了,打掃一下吧!別跟別人吹牛,說要畫二部連載了。」明秀:「閉嘴。」明秀看著情侶運動鞋的男鞋......

 

  姐姐和姪子們看影片做伸展運動,姐姐叫醒在沙發上睡覺的秀珍,要她一起運動,秀珍:「我昨天只睡了三個小時。」姐姐打她屁股:「妳這ㄚ頭,要努力才行啊!這樣才能遇到有錢的男人。」秀珍:「能成功的人吶,終究會成功的。」姐姐:「死ㄚ頭,到底哪裡來的自信啊!哪門子的自信啊!」姐夫拿著洗好的衣服:「金秀珍,這是妳的嗎?孩子們的衣服都被染色了;說了深淺要分開來,怎麼這麼不用心啊!」秀珍:「我没有要你們幫我洗這件啊!」姐姐:「是我拿的,是我~我有没有跟妳說過,不要在房間裡堆衣服,妳一個女孩子,都有味道了,有味道了,知道嗎?」秀珍:「幹嘛隨便進別人房間啊!真是的~」

 

  秀珍看著衣服,想起下雨的那天,明秀專程送衣服來給她的情景......

 

  明秀約秀珍見面,飲料都喝了一大半,秀珍才邊講電話邊趕來;明秀:「遲到很久吔!看來妳很忙呢!」秀珍:「等很久了吧!對不起。最近忙著找攝製組,暈頭轉向的。」明秀回說忙碌是好事啊!秀珍要明秀幫忙把那件衣服還給振裴,明秀看了看:「這不用還,他有好幾百件呢!」秀珍的電話響起,秀珍:「等一下。」;明秀說一起吃午餐,秀珍:「不行,時間可能不夠,我馬上還有一個會要開,要去江南那邊。」秀珍又有來電,講完電話時,秀珍向明秀道歉,明秀:「不會,妳看來挺有精神的。」秀珍問明秀最近在忙些什麼?明秀:「我這週~連載就結束了,打算去旅行。」秀珍又有來電,秀珍猶疑要不要接電話,明秀:「接吧!」秀珍:「不用,没關係的;你說連載結束了嗎?」明秀:「嗯!所以我想了一下,我跟妳没有一起去過比較遠的地方。」又有來電,秀珍:「明秀,真的很抱歉,我就接這一通。」結果是恩慧打來的,秀珍:「明秀~」明秀:「去吧!去吧!」秀珍:「不是,那個~」明秀:「那是工作啊!怪我呢!把大忙人叫出來。」秀珍:「我會再跟你聯絡的,下次一定要去吃好吃的。」明秀和秀珍握手:「知道了,快去吧!」秀珍:「我會打電話給你的。」一個人的明秀......

 

  知雅請明秀幫她修理東西,明秀:「不是叫妳請工讀生了嗎?我不可能一直在啊!」知雅:「怎麼了?你要去哪裡?」明秀說也不是馬上走,知雅:「如果我要你一直待著呢?」明秀轉移話題:「馬上就要到梅雨季節了,記得噴灑防霉藥;我走了,有最後一份畫稿要交。」知雅:「聽說這週是最後的連載啊!打算做什麼呢?」明秀:「在考慮去旅行。」知雅:「正好啊!一起去吧!我也想去散散心;每天在店裡待著,太悶了~」明秀:「可能會去又無聊又落後的地方,還要拍做漫畫背景的風景,還是自己去比較好。」知雅說是嗎?明秀:「我走了~」明秀把秀珍歸還的衣服落在知雅店裡了。

 

  恩慧:「是,不過我們在找女演員,如果有合適的角色,我們會聯絡您的。好的。」恩慧告訴剛回到辦公室的秀珍:「姐姐,姐姐,姐姐~妳知道我剛才接到誰的電話了嗎?~宋京浩~」秀珍:「哦~真的嗎?那個人打電話來做什麼?」恩慧:「他問我有没有角色,他說如果是趙建導演的電影,哪怕是小配角,也要演出呢!」秀珍開心的說真的嗎?恩慧:「可能是圈子裡傳開了,一大早開始就有好多電話打進來呢!」秀珍:「著名的導演,的確是好啊!不然我們哪能享受這些啊!」恩慧:「我以後會好好對待趙導演的。」秀珍說好,恩慧:「姐姐,我整理好申請試鏡的名單了,要看嗎?」兩人開心的跑去看名單~

 

  趙建:「妳們三位總是在一起呢!」知雅:「其實我們的關係並不親密。」花英:「並不想親密。」拉拉:「我很喜歡姐姐們。」知雅和花英看著拉拉......知雅:「聽說秀珍把明秀炒了?」認真吃飯的秀珍聞言嗆到:「什麼?」花英:「什麼炒魷魚啊!是工作結束了。」知雅:「那就是明秀被利用完之後,被丟掉了啊!秀珍妳~會不會太過份了啊!有了知名導演之後,就把明秀丟掉。」秀珍:「不是,那個~不是這樣的。」趙建:「作為漫畫讀者,我講一句,知雅小姐似乎没有資格這麼說。」知雅問這是什麼意思?趙建:「妳為了結婚,才甩了房作家,現在恢復單身身份了,覺得可惜,所以重新試探他,是嗎?」知雅......花英:「這麼說來,他走的那天都没有聚餐呢?」知雅:「他有多寂寞啊!被朋友背叛。」秀珍又嗆到,趙建要秀珍喝杯水,拉拉......知雅:「真相配啊!」花英對拉拉說「放棄吧!」明秀來了......

 

  明秀看著和趙建並肩而坐的秀珍,秀珍向他揮手,明秀......趙建:「房作家來這裡有什麼事嗎?」明秀對拉拉說:「叫我來幹嘛啊?」拉拉:「還能幹嘛!太久没見哥哥了啊!」明秀:「我忘了還有事,下次見吧!抱歉!」明秀離開後,秀珍對趙建說:「我先出去一下。」

 

  知雅:「這是什麼情形?」趙建:「我說了,要他別再出現,還真是不聽話。」花英要趙建再加把勁~

 

  秀珍:「明秀......」明秀:「以為妳~非常忙呢!原來在這裡啊!」秀珍:「不是的,是臨時過來吃飯而已。」明秀:「為什麼不回我簡訊?連寫一行回覆的時間,也没有嗎?裝作一個人忙昏了似的,結果跟導演一起吃飯啊!」秀珍:「不是的,我一直熬夜到早上,剛剛到。」明秀:「可我還是,想理解妳來著,妳該多忙啊!肯定很累吧!還擔心妳了。」秀珍:「抱歉!可我也没有在玩。」明秀:「妳~三年前也是這個樣子,妳知道嗎?那個時候,我也是照顧妳、等待妳、陪妳笑,就那樣一味地努力,妳認為我們交往過,是吧!但我不是,就這個程度而已,所以只能說是朋友。」明秀說完離開,秀珍......

 

  明秀收拾行李,振裴:「哥,你要去哪裡?」明秀:「走到哪裡就到哪裡,去没人的地方。」振裴拿著畫冊:「哦喔!模擬?你要畫素描啊?」明秀:「振裴,唰啦啦,握緊鉛筆,唰、唰、唰~」振裴:「裝模作樣,透過畫畫又想勾引誰啊?」明秀作勢打他......看見情侶運動鞋,原本開心的明秀收起了笑容,也收起了情侶鞋~

 

  明秀展開他的旅行,不是拍照就是畫風景;有一天望著大海,他突然想起以前秀珍生日時,他用小冊子畫了海邊的動畫給秀珍看,明秀:「妳說我們二十多歲結束那天,想去大海看日出。」當時秀珍看著他的畫冊時感動的模樣;明秀翻到新的素描頁,此時一群小孩跑了過來:「叔叔,你在畫什麼?」明秀:「熊。」小孩:「蛤?什麼都没有呢!」明秀:「因為想不起來熊。」小孩取笑明秀想不起來熊,有個小朋友說自己畫熊畫得可好呢!明秀:「你很會畫熊啊?」小孩說是的,明秀:「熊不是那個熊。」小孩:「那麼?」明秀:「喂!你們知道熊嗎?」小孩:「知道。」明秀和小孩玩了起來~

 

  一直想畫秀珍的明秀,怎麼也畫不出來,突然簡訊聲響起,明秀趕緊拿起手機;拉拉"哥哥,我好想你哦!你什麼時候回來?",知雅"你什麼時候回來?",花英"你什麼時候回來?哪天?幾點?公車?火車?"就只有秀珍没傳,明秀自語:「太過份了,金秀珍~」

 

  在公司加班的秀珍,看著網頁明秀結束連載的公告,原本想傳簡訊跟明秀說喜歡他,但最後還是作罷~

 

  明秀等公車時,突然靈感來了,他趕緊到旁邊削鉛筆,拿出素描簿,想著研習會時扶著秀珍的臉;還有先前問秀珍:「以前喜歡的人,重新見到的話,還能重新喜歡嗎?」秀珍回答明秀:「我呢!如果是我~不是重新喜歡,而是會一直喜歡下去。」;電影可能泡湯時,明秀對秀珍說:「所以啊!没必要氣餒。」秀珍告訴明秀:「你也是,我知道你比我更難受~」。想到這些的明秀,專心的畫畫,連公車來了都不知道......但他終於完成了秀珍的素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