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建:「是我們失禮了。」趙建低頭看到床底下有人伸手把拖鞋拿進去,趙建馬上跟本部長說:「走吧!」

 

  解除危機的花英打了明秀一下:「說什麼媽媽啊!」明秀:「我真想我媽媽啊!」他要她們安靜點,因為本部長和趙建有可能還没下樓。

 

  下樓來的本部長:「唉!嚇死我了。花英她~没事吧!」本部長想去花英房間,趙建制止:「放心吧!別吵醒她了,看她們没什麼動靜,應該睡得很香。」本部長:「好吧!怎麼辦啊?你的房間被花英的朋友們占了。」趙建:「没關係啊!把氣發在你身上就行了。」本部長笑:「隨你便。」

 

  秀珍:「妳們為什麼來這裡?」拉拉說知雅姐姐說她睡不著,知雅對拉拉說:「那妳為什麼躲在別人房間裡啊!」拉拉:「我什麼時候躲起來了啊!我是有話要對他們二位說才來的。」花英:「我是很單純跟著知雅來的。」知雅:「不過,我們為什麼要躲在這裡啊?」拉拉:「我是看花英姐抓狂。」知雅:「啊~跟妳們混在一起,我感覺我的智商也降低了,早知道就說在打Go Stop(花牌遊戲的一種)。」花英說我為什麼要和妳們打牌啊?知雅:「就只是個說法,又没要妳真打。」拉拉:「真要打的話,姐姐們會被我殺個片甲不留的。」知雅和花英齊聲說什麼?

 

  秀珍:「各位,我拜託妳們出去吧!妳們待在這裡會更奇怪,所以大家都出去,好嗎?」花英:「現在怎麼出去啊!得過一會兒再出去。」明秀:「行了,隔一段時間出去一個吧!」知雅說那花英先,花英問為什麼她先啊?知雅說那先進來的先走,拉拉:「我不要。把我弄出去之後,你們要幹嘛啊!要不,知雅姐先出去。」花英:「好,就按照年齡順序出去吧!」知雅對拉拉說:「按照年齡順序的話,是妳先啊!我是最後。」明秀和秀珍兩人看不下去了,兩人都說我出去,我出去;秀珍走了出去,明秀:「我說我出去,我出去,我出去,行了吧!」明秀跟著出去;留下三個女人~

 

  拉拉:「這麼無聊,我們玩真實游戰吧!」花英拉一下拉拉的頭髮:「要不要跟我來場嚴肅的對話啊!」

 

  拉拉一大早就在廚房裡做早餐,知雅:「一大早的,這是哪一齣啊?」拉拉没回答:「姐姐,把那邊的盤子遞給我。」知雅看著外面五個人:「他們要妳做早餐嗎?」拉拉說他們說不吃早餐,知雅問那麼什麼要做,拉拉說這都是誠意啊!知雅:「別費這勁了,妳以為妳這樣,他們就會給妳一個小角色嗎?」拉拉要知雅別酸她了。

 

  趙建一直猛打呵欠,秀珍問他昨晚睡得不好嗎?趙建:「房間有點乾燥,灰塵也比較多,尤其是床底下。」秀珍、花英和明秀三人......趙建:「這是我昨天突然想到的,故事就從前女友們見面的地方開始,如何?」三人驚訝,秀珍:「三人見面嗎?」趙建:「三個前女友聚在一起,從那個時候開始回憶過去。」花英:「三個人為什麼會見面呢?」秀珍:「就,就是說啊!没理由啊~」明秀說不太自然吧!趙建:「讓人好奇的地方就在於為什麼會產生這種不自然的事啊!」本部長:「確實能引起興趣呢!」拉拉和知雅端早餐出來~

 

  拉拉說吃完早餐再繼續吧!趙建:「要不要聽聽第三人的意見呢?」拉拉說有什麼要幫忙的嗎?花英要拉拉到她旁邊坐,結果知雅搶先一步;趙建:「換做是知雅和拉拉的話,見到前男友的前女友會覺得如何?會怎麼樣呢?會發生什麼事呢?」知雅:「雖然關係會不好,不過現在這世道,即使互相認識也没什麼大不了吧!」拉拉看著花英:「是吧!不會没教養地抓頭髮之類的吧!大家也都是受過教育的人。」趙建:「如果有前女友們和男主角同房同床的戲會如何呢?感覺很好奇吔!」本部長:「那個有點超過了,就算是虛構的電影,也有該做和不該做的,我光是用想的就很討厭呢!」本部長問花英對吧?!花英:「什麼?當然了,不像話。」趙建:「真的不像話嗎?」秀珍說會這麼做應該是有難言之隱吧!趙建問有什麼難言之隱?秀珍:「那個~不得不糾纏在一起的迫切的理由之類吧!大概是這種。」本部長:「我不能理解那種所謂的不得已,在已經分手的男人周圍閒晃,已經很奇怪了,那個男人和前女友們~同床,那是神經病吧!」趙建:「所以本部長的立場是絕對無法理解囉!」本部長:「先不說理解不理解,我無法想像那個畫面。」趙建說只是創意層面上的,本部長:「創作是好事,但是希望導演不要越界。」趙建對他們說:「聽到本部長的話了吧!銘記在心吧!」

 

  回房收拾行李,秀珍說我們被發現了吧?明秀:「那傢伙是怎麼知道的,狐狸似的,我們很快就躲好了啊!」秀珍說現在的重點是怎麼知道的嗎?明秀說我的演技很完美啊!秀珍:「依我看來,今天早上是個警告。」明秀說警告嗎?秀珍:「我都知道,所以你們看著辦,大概是這樣的。」明秀:「我們的電影呢?我們的情侶戲也到此為止嗎?」

 

  花英來找趙建,花英:「你要什麼啊?」趙建:「果然啊!聰明人就是反應快啊!花英:「看來你還没跟英在說,是有別的意思吧!」趙建:「我說過吧!英在念高中時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在一對戀人中間管閒事,最終沒聽到一句好話不說,還差點失去朋友;那件事之後,就算是好意,不插手朋友的戀愛,是我的座右銘。」花英說那你就繼續裝作不知道啊!趙建說他又不想看他朋友受傷,花英:「真是的,要我怎麼樣啊?」趙建要花英自己整理好,花英:「没什麼整理不整理的,我和明秀三年前就結束了。」趙建:「和三年前結束的前男友一起工作,難道不奇怪嗎?」花英:「事到如今,不能放棄電影,要是電影玩完的話,我們公司傳媒事業是英在要負責的。」趙建說她拿英在當擋箭牌嗎?花英:「不然呢?又怎麼了?要我遞辭呈嗎?這是你希望的嗎?」趙建:「妳好像忽略了重要的一點啊!妳的錯在於~對一個愛妳信任妳,還準備和妳結婚的男人說謊。」

 

  本部長在廚房裡收拾,知雅在一旁喝咖啡,拉拉端著空盤進來:「本部長没有不會做的事呢!」本部長:「我的嗜好是露營,只在外面做這些事。」拉拉:「真有魅力,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們趙導演會不會也擅長這些呢?」本部長:「有心的話,他比我做得更好吧!」拉拉說當導演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吧!本部長:「小建没有交往的人。」拉拉說真的嗎?

 

  趙建問花英打算隱暪到什麼時候,花英:「你是要我親口說出一切嗎?」趙建說當然要這樣做啊!花英問電影呢?趙建:「要抛棄房明秀的漫畫,我會在適當的時候結束掉的。」

 

  明秀幫秀珍拿行李:「很舒坦吧!不用再假裝交往了。」秀珍說挺不錯的。明秀:「要去喝杯啤酒嗎?作為分手的紀念。」秀珍說什麼?明秀:「我們今天不是分手了嗎?」秀珍:「真是,我們什麼時候交往過啊~」明秀說不喜歡啤酒嗎?還是忙嗎?秀珍:「没有,那什麼,没什麼要忙的。」明秀問喝杯啤酒,OK?秀珍說去知雅店裡嗎?明秀:「今天就......我們兩個,妳和我去喝一杯,OK?」秀珍:「gogo sing~」

 

  回程時,秀珍凝望著窗外,趙建:「早知道就坐商務車,比來的時候更擠了。」拉拉:「喝點這個吧!可以讓大腦清醒一下。」趙建要她自己喝,本部長:「話說回來,那台商務車不是拉拉小姐公司的車嗎?不知道能不能讓別人隨便開呢?」拉拉:「明秀哥很會開車。」花英打了拉拉一下,秀珍和花英用眼神指責拉拉,拉拉:「我跟房明秀作家最近親近了很多,所以我們以哥哥妹妹互稱呢!」本部長:「房作家很有親和力啊!」趙建:「是啊!跟我們可不同了;還有很多很親近的女性朋友呢!」秀珍對著窗外嘆了長長一口氣~

 

  知雅:「還是得感謝拉拉呢!多虧了她,我們還能單獨兜風呢!」明秀說這台車這麼寬敞,偏要坐本部長那麼擠的車,知雅:「好像是想討好趙導演吧!」明秀:「討好那個惹人嫌的嗎?看男人的眼光,可真是不行。」知雅:「人家那討女人歡心的魅力還是有的,跟你正好相反。」明秀說是啊!我很善良的。知雅:「是很善良啊!就因為你善良,所以才會惹女人哭啊!所以拉拉也有可能轉變風格,喜歡跟你個性完全相反的人,因為在你身上得到了教訓。」明秀說他可是被拉拉甩掉的,知雅:「重要的不是誰甩誰,主要是看這段關係裡,誰是甲方,誰是乙方,不是嗎?本來辭呈,都是乙方遞交的。」明秀:「話是没錯,因為是我甩了姐姐。」知雅......明秀說是不是他的手機在震動,知雅:「誰說好了要打電話給你嗎?」明秀看了看電話回答没有。

 

  明秀載知雅回到了家,知雅要他行李隨便放就好了,明秀:「不過就一天一夜,怎麼帶這麼多行李?」知雅:「怎麼啦!搞得你好像從來没跟女人一起出去旅行過似的。」明秀:「我們有收拾行李去哪裡旅行過嗎?直接說『走吧!』不就完了。」知雅:「現在看來,好像跟你之間所有的事,都是因為一時衝動啊!那時真的很好玩~」明秀問一個人住,還好吧?知雅:「當然啦!就是為了讓自己更舒服,所以才出來的。要來杯啤酒嗎?」知雅去拿啤酒,明秀說就給他杯水吧!水~知雅楞了一下:「好吧!」明秀拿出手機傳簡訊,知雅拿水過來,明秀趕緊收起手機,明秀喝水喝得很急,知雅要他坐會,明秀:「快遲到了,我得先走了。」知雅:「有件事想拜託你幫個忙,你幫我看看吧!」明秀:「啊!我現在~」知雅問說有約嗎?明秀:「没有~」

 

  秀珍開心的提著行李來到明秀的工作室,敲門都没有任何反應,秀珍大喊房明秀~還是没有反應,只得坐在門口傳簡訊"你該不會是忘了吧!",想想不妥,把它刪除,再改傳"我現在在你工作室前",覺得怪又刪~

 

  明秀幫知雅檢查排水管,結果是漏水,明秀問有板手嗎?知雅:「什麼是板手?」明秀:「有工具箱嗎?」知雅說她找看看放哪去了。明秀趕緊打電話給秀珍。

 

  秀珍原本想立刻接聽,但調整了一下聲音:「喂!怎麼了~」明秀問秀珍在哪裡?秀珍:「我現在在回家的路上啊!啊!對了~我們約好要去喝啤酒的,對吧!我差點忘了。咦~你要到我家附近來,真的嗎?那你不累嗎?」明秀:「在妳家附近哪裡見啊?哪裡比較方便?」秀珍:「我也得回家先洗個澡才行......」秀珍聽到電話那頭有女生的聲音~

 

  知雅:「只有這個。」明秀回喔!知雅:「跟誰講電話啊!」明秀說没有啦!

 

  因為明秀没把電話掛斷,秀珍聽到:「啊!看你這汗流的,要不要開個冷氣啊?」秀珍......。過一會兒,明秀傳簡訊"在妳們社區裡的遊樂場見,再等我一下。"。

 

  秀珍姐姐和姐夫難得可以獨處,兩人在客廳裡上演火熱的戲碼;没想到秀珍回來了,姐姐:「妳~誰啊?」秀珍:「對不起!你們繼續,是我回來得太早了,我現在出去,晚點再回來。你們繼續~」

 

  明秀跑著趕到遊樂場,不見秀珍踪影,他打電話給秀珍:「秀珍,我是不是遲到了,妳在哪裡?」秀珍:「我~我現在在家啊!」明秀:「已經回家了嗎?說了要妳等我一下啊!」秀珍:「不是,我好累,所以想在家裡休息。」明秀聽到商店促銷的聲音:「妳真的在家?」秀珍:「我掛了啊!」明秀想起剛剛經過的那個路口,趕快再跑過去,結果没看到秀珍,正打算放棄時,秀珍吃著冰棒走了過來,明秀:「妳不是說已經回家了嗎?」秀珍:「你跑得蠻快的嘛!」

 

  二個人在公園喝啤酒,秀珍問知雅她一個人住嗎?明秀回嗯!秀珍問為什麼離婚?明秀:「我也不知道啊!我們也没說什麼,就是幫她修了排水管。」秀珍:「不是說跟她分手之後,眼淚流最多,是最傷心什麼的,去她家就只修了排水管,然後就過來了啊!」明秀:「没什麼留戀的,五年前已經把這一生該流的淚都流完了。」秀珍:「你說對她没有留戀了,那為什麼總去餐廳,幫她做料理,洗碗倒垃圾的啊?」明秀:「要是問我,要是重新遇到以前愛過的人,會不會又重新愛上那個人的話,我選NO。」秀珍問為什麼?明秀:「我也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其實從與知雅姐交往開始,她就一直強調,她說她只會經由相親來結婚,只能跟我談戀愛,不能跟我結婚。」秀珍:「她這麼說,你還一直跟她交往了嗎?難道你不恨她嗎?」明秀:「肯定恨她啊!但是,最後還是喜歡她的那份心意,戰勝了恨意。」秀珍:「喜歡她的心意,戰勝了恨意~」明秀問那妳呢?秀珍:「要是我的話,不是說重新喜歡上他,而是會一直這樣喜歡下去。」

 

  明秀送秀珍回家,明秀:「別總是想著電影的事,事情變大之後再來操心吧!」秀珍點點頭,明秀:「跟我交往了一周,真是辛苦妳了,假的前女友~我走啦!」秀珍叫住明秀:「為什麼?為什麼没跟我說,那時你來過?」明秀:「就那樣,就没說了啊!」秀珍說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明秀說現在不是知道了嗎?秀珍問還有什麼没跟她說的嗎?明秀聳聳肩,秀珍:「以後有什麼事,都要告訴我哦!不管什麼事~」

 

  秀珍:「導演把電影怎麼了?」知雅:「所以,要據趙導演說的做嗎?」花英:「這不是警告,是通報的水準啊!」拉拉問那我的角色怎麼辦?花英說現在那個重要嗎?知雅:「這段時間,明秀受了多少罪啊?」秀珍說她也辛苦啊!知雅:「能有現在的成績,都是明秀的功勞,要導演滾吧!」拉拉:「不能這樣啊!伳知道花英姐姐的秘密啊!」知雅:「明秀為什麼要為了花英而犠牲啊!真是自私啊!我們現在配合說謊是為了明秀,不是妳。秀珍~妳倒是說句話啊!」秀珍:「不只是組長的錯,所以要慎重考慮一下。」知雅:「慎重?妳現在不是在為了保護自己而耍小聰明嗎?没有明秀也能拍電影,不就是這個意思嗎?」拉拉:「妳這是什麼話啊!秀珍姐姐也是被害者啊!電影要是完了,就是失業者。」語畢,拉拉知道說錯話了,秀珍:「是~失業者。」知雅問拉拉妳是哪一伙的啊!拉拉說什麼叫那一伙啊?知雅:「只是為了跟著有名的導演爭取一個角色,妳有為明秀想過嗎?」拉拉說知雅怎麼這麼說話呢?秀珍:「那個~現在不是我們吵架的時候,我們這樣能解決什麼事嗎?」知雅:「花英放棄結婚就好了啊!」花英:「后~那明秀的電影呢?」花英氣到搥桌子:「問題是趙建導演,解決方案有兩種,把趙建導演弄掉或者把他變成我們這一伙。」拉拉:「弄掉?不能犯罪啊!」知雅問怎麼變成我們這一伙呢?秀珍:「不如我們誠實說出來,說服他一下吧!」知雅說秀珍真是天真啊!花英:「無論是說服還是威脅,要有把柄,但是我們没有這個,有没有什麼方法啊?致命的那種。」秀珍說好像没有,拉拉:「勾引一下他吧!把男人變成自己一伙的,有什麼難的啊!」全部的人都看著拉拉,拉拉說不是,然後搖搖頭:「我嗎?一直等著今天。」

 

  拉拉穿著性感約趙建到卡拉OK,拉拉極盡挑逗;餐廳裡的三個女人,秀珍說真的會被勾引過來嗎?花英:「等著吧!她不是說等二十分鐘,就能收到表白嗎?」知雅:「去研習會時,不是也没成功嗎?」花英要她們再等一會兒。有人傳簡訊給秀珍,大家以為是拉拉,結果是明秀,花英:「明秀嗎?他說什麼?」知雅:「妳跟明秀,什麼時候開始聊的啊?」秀珍:「因為無聊,因為無聊,所以傳簡訊,因為無聊。」花英要秀珍回傳,知雅和花英兩人想偷看......

 

  一直没有收到回傳的明秀,盯著手機:「不回,不回。」振裴:「剛才吳會長問為什麼不更新?」明秀:「你說,傳了簡訊已讀不回,是什麼心情呢?」振裴:「你被拒絕了。」明秀說誰說是女人,振裴問那是男人嗎?明秀說是女的。振裴:「那~被拒絕了。」明秀:「拒絕什麼啊?我們不是那種關係;我們是有共同語言,有著共同的思想的好朋友。」振裴:「秀珍姐也這麼想嗎?」明秀:「誰說是秀珍啊?不是秀珍。看得出來嗎?」振裴說該告訴拉拉了,明秀:「告訴什麼啊!我們不是那種關係。」振裴說他反應太激烈,明秀:「你什麼都別跟拉拉說啊!你最近是不是有跟拉拉聯絡啊!」振裴說拉拉最近很忙的。明秀說没有回你嗎?振裴說嗯!明秀:「那就是被拒絕了。」明秀大笑:「被拒絕了,被拒絕了~」秀珍還是没有回傳,明秀嘆了一口氣,振裴:「但是,哥,你喜歡秀珍姐嗎?」明秀:「誰說是秀珍啊!走吧!走~走~走~」

 

  趙建把拉拉正在唱的歌切掉:「聽得很開心啊!」拉拉問他要聽別的嗎?趙建問花英和秀珍呢?拉拉說一會就會來,趙建叫拉拉,拉拉:「導演,你也要來一首嗎?」趙建:「要爭取角色的話,就正式來面試,妳不是有這種能力嗎?」拉拉:「我當然要去面試了,但也想多跟導演相處一下。」趙建:「到目前為止,是不是都以這種方式,跟導演的關係變好啊?那我們也試試吧!導演都做到哪一步?妳想要我做到哪一步?」趙建貼近拉拉:「不是要靠近一點嗎?來吧!」拉拉說對不起,快步離開包廂。

 

  在洗手間的拉拉:「不丟臉,有什麼丟臉的,別人都做的很好。」回包廂的拉拉在走道上被某個男人:「妳是那個誰吧!」拉拉說不是,想離開,男人拉住她:「就是她啊!就是那個把衣服全脫的人。」拉拉說您認錯人了,拉拉甩開他的手:「啊!你真是的~」男人:「我是妳的粉絲,妳知道嗎?真的很高興見到妳啊!」男人想抱拉拉,拉拉:「你幹嘛啊!放開我。」趙建推開男人:「粉絲見面會,下次再辦吧!」男人問你是誰?趙建說想知道我是誰嗎?趙建要拉拉先去買單,拉拉存疑,趙建:「要妳去付錢。」趙建對男人說:「像你這種人,賺錢賺得多,可以給她買酒吧!但是像我這種人,是向她討酒喝的那種人。」趙建對拉拉說走吧!拉拉......

 

  趙建和拉拉來到餐廳,花英看到大為震驚,趙建:「都在這兒啊!」花英:「導演,您來了~」知雅:「拉拉也一起來了,進來喝一杯紅酒再走吧!」趙建:「挺好的。對了,組長,好像還没做出決定啊!時間拖得越長越累。」趙建對拉拉說很開心,就離開了,拉拉尷尬的笑著。花英:「喂!喂!怎麼樣了?怎麼樣了?」三個人期待拉拉帶來好消息,知雅:「失敗了嗎?」拉拉:「他人真的很好啊!紳士啊!」花英:「妳不會反而被耍了吧!」知雅:「要妳擺平他,妳被他擺平。」花英:「我們做的計劃,也被他看來了嗎?是嗎?」秀珍走了出去,花英:「秀珍~秀珍~」

 

  秀珍叫住等計程車的趙建,趙建:「現在該秀珍了嗎?」秀珍:「什麼?」趙建:「試試吧!也許我就被妳擺平了呢!」秀珍道歉,趙建:「前女友俱樂部確實好玩啊!只要不這麼不順利,我真的會拍的很開心。」秀珍問不能繼續嗎?趙建:「哇!秀珍,妳臉皮真厚啊!」秀珍:「拜託了,這部電影是我們公司最後唯一的希望,為了負債累累的我,明秀用三百萬就把這部電影給賣了;花英剛開始也說絕對不會參與這部電影,到現在不知不覺成為了組長;知雅和拉拉現在也希望這部電影能拍下去,都是想要努力的人,不能看在努力的面子上,再試試嗎?」趙建:「金秀珍,妳以為掏出妳的真心,真誠的付出,對方就會理解妳吧!不是的,別人不像妳這樣,真誠不是優點,是弱點。以後不能像現在這樣~丟臉的哭。」趙建繼續攔計程車,秀珍:「你拍電影是因為你喜歡吧!我是為了生活而拍電影,你以為我想說謊嗎?是啊!已經這樣了,就放棄吧!放棄~我不會再見你了,所以我就說一句話,我承認我們很卑微,很不起眼,想耍小聰明混過去,但是如果你是導演的話,不是~是人的話,是不是不能說別人的真心很丟人啊!」秀珍說完,要離開時:「真他媽的~爽!」

 

  明秀在秀珍家外面等她,一路哭著回家的秀珍,看到明秀,轉頭將眼淚擦掉。明秀:「喂!現在都幾點了,做啥去了?」秀珍說你來了啊!明秀:「妳哭了嗎?什麼事啊?說吧!」秀珍哭了出來,明秀:「秀珍啊!為什麼哭呢?」

 

  兩人來到江邊,明秀:「結束了,結束了啊!早知如此,我就不用那麼糾結了。」秀珍說不行的人,從剛開始就不行了嗎?明秀:「說什麼話,不就是一部電影嗎?電影這個東西,就是這樣不可靠的啊!」秀珍:「你不是第一次嗎?這種東西......第一次有一部熱門作品,你剛要紅,但是因為我都毁了,我們倆只要不糾纏在一起;當時你說你跟熙珠一起做的時候,就不應該擋著你。」明秀:「是你的問題嗎?都是我自願的。没事,沒事,挺爽的,現在不用寫劇本了,也不用以忐忑不安的心去辦公室上班,也不用聽妳嘮叨,說寫得好或不好,能夠只專注於漫畫,我很開心。」秀珍:「看來我瘋了,他是誰啊!在他面前,我算啥啊?下跪求饒都還嫌不夠呢!」明秀:「妳幹麼求饒呢?妳做錯了什麼了?妳已經竭盡全力了,認真做的人不能低頭的,不是正常的世界。」秀珍問他們以後吃什麼啊?電影也搞砸了。明秀:「比這次更艱難的時候,我們也活得很好,口袋裡只要有二萬塊,就吃飯、喝咖啡、去卡拉OK,我們全都做了,甚至當時非常幸福。」秀珍問幸福了嗎?明秀點點頭:「至少我是這樣,不奢望更多,做自己想做的就行了。」明秀站起來大喊:「我們~有夢想,耀眼的太陽,照耀我們吧!」秀珍說太肉麻了,要明秀安靜點,明秀大喊:「我處於青春~」秀珍說回家吧!明秀抱起秀珍大喊:「因為心痛,所以是青春。」明秀要秀珍不要灰心,秀珍點頭:「你也一樣,你比我更痛苦,我知道。」明秀說肚子餓了,吃點東西吧!秀珍:「今天,你想吃什麼,我全部買給你。」明秀要秀珍做好心理準備~

 

  秀珍睡不著,拿起手機看到明秀的簡訊"睡了嗎?",秀珍没回覆,明秀"回覆吧!我知道妳没睡。",秀珍"幹嘛!",明秀"嘻嘻!没睡啊!哥哥我最近畫連載,没能關心妳。""加油啊!金秀珍,有人說妳什麼的話,告訴我,哥哥我~出動。"

 

  一早秀珍和恩慧開始收拾物品,恩慧:「朴社長逃跑的時候,打包了就好了,從一開始很爛的話,也就不期待了。」秀珍:「妳~有地方去嗎?」恩慧:「没有聘請我的地方,想退掉首爾的房子,月租也付不起呢!」秀珍:「趁這個機會結婚吧!不要讓柱赫等太久。」恩慧:「也要有積蓄才能結婚啊!」秀珍:「就算一無所有,有一個可以依靠的人,就能活下去了。」恩慧:「姐姐妳怎麼回事,竟然會說這種話。」秀珍微笑,此時趙建來了。

 

 秀珍:「您來辦公室有何貴幹?以為您再也不會來了呢!」趙建:「至少該告個別吧!這個圈子這麼小,不想再見到也會見到的。」秀珍:「會有那種事嗎?」趙建:「裝作抱歉也行,說了那種快人快語。」秀珍:「很抱歉,不過也没有說錯,請你理解一下。」趙建:「没有其他話跟我說嗎?」秀珍:「導演,你真的很討厭。」趙建:「平時經常聽到。」

 

  秀珍:「你來有什麼事嗎?我們有點忙,正如你看到的,需要打包行李,騰出辦公室來。」趙建說要不要再給妳一次機會?此時花英來辦公室,跟著恩慧躲在旁邊看他們倆。趙建:「求我吧!那我說不定不會說出去呢!」秀珍:「不能開這種玩笑,是你先抛出了話題。」趙建:「作為導演,作為人,我該怎麼活,很過份地做了忠告,那妳應該負責。」秀珍:「你到底想怎麼樣?」趙建:「因為不知道,所以來了啊!浪漫電影没什麼稀奇的,是我自己破壞了,可是怎麼總是會想起來呢!不想留住我嗎?」秀珍:「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是認真的感覺,都是在開玩笑。」趙建問真心這東西該怎麼表達?秀珍:「你自己研究一下吧!請你走吧!我有點忙。」趙建:「真叫人不知所措。」趙建伸出了手說好吧!保重~秀珍也伸出手和他握手說走好;秀珍想把手抽回時,趙建緊握:「我想要妳做我的人來著,真遺憾~」秀珍:「這就是你的問題所在。」秀珍大力甩開趙建的手:「我的人~這麼說的話,女人會產生錯覺,會悸動的;給人錯覺,有多麼邪惡,你知道嗎?」趙建:「對錯覺有痛徹心扉的往事嗎?」秀珍:「接近於精神創傷吧!」趙建:「發揮我天才的想像力的話,那個~跟房明秀作家有關吧!」恩慧聽聞驚訝,轉頭看花英,可花英不知在何時離開了。

 

  花英來到知雅的餐廳;知雅:「對秀珍?」拉拉:「說想要她做他的人啊?」知雅:「趙建導演的品味真特別。」拉拉說花英聽錯了吧!知雅:「在我看來,肯定是秀珍主動的。」拉拉:「應該是作為同事想一起共事,這個意思吧!」花英:「問題不是這個,請注意,"求我的話,說不定不會說出去呢!",這是真心話嗎?妳們覺得呢?」知雅:「難說,搞不清楚的時候,確認一下就知道了。」拉拉問怎麼確認?知雅和花英......

 

  花英開車載知雅和拉拉,知雅問花英妳要秀珍去哪了?花英:「南楊州攝影棚。」知雅說攝影棚?花英:「没有車的話,哪裡也不能去,就放在那地方了。」知雅說趙導演真的會來嗎?花英:「來了,就是遊戲結束了,說明他對秀珍有心。」拉拉:「不過,秀珍姐姐不做的話,那也就完了啊!姐姐好像還喜歡明秀哥哥呢!」知雅:「跟明秀見了一年多也没發生什麼,現在能有什麼事。」花英:「不過,兩人好像曖昧過。」知雅:「那算什麼曖昧?」花英:「妳在嫉妒嗎?」知雅:「不可理喻,我不搭那些不明確的人和事,大家都是老手,何必計較一閃而過的情感呢?」拉拉:「知雅姐姐說的没錯,秀珍姐姐呢!老實說,不是男人喜歡的那種類型,我們導演在國外待久了,應該喜歡西部類型的吧!」拉拉看看自己,開心得很~花英:「說什麼我們導演,所以妳才失敗,白白浪費了酒錢啊!」拉拉:「說什麼失敗,那天我們確實相通過。」知雅說那麼那個男人聯絡妳了嗎?拉拉:「明秀哥最近怎麼不來店裡?給妳打電話了嗎?真是......」

 

  秀珍來到南楊州攝影棚,没有看見任何一個人:「組長,我來了,可是怎麼没人啊!導演確實約在這裡見面嗎?是,我知道了,我等。」秀珍等到晚上,原本想打電話,想想後作罷。另三個女人躲在一旁偷看,拉拉:「這裡好恐怖哦!怕有鬼~」花英:「到這個程度才有緊迫感啊!」花英打電話給趙建:「是,導演,你現在跟秀珍在一起是吧!什麼?没有一起去南楊州攝影棚嗎?天啊!天啊!大事不好了,那麼秀珍一個人去那裡了呀!她又没開車,怎麼辦?天啊!天啊!訊號不好,喂~喂~喂~」拉拉:「完了,我賭他不來。」花英說等等看,知雅:「要等到什麼時候啊?妳們不餓嗎?早知道帶海苔飯捲來了,說不定有好戲看呢!」花英說剛才經過的路上,好像有超市。拉拉說那她去買,怎麼樣?知雅:「不是說害怕嗎?」拉拉:「我快去快回,想吃什麼?」

 

  拉拉在去超市的路上,打了通電話~

 

  知雅:「都等了一個半小時,還是回去吧!回去的路上吃燉雞吧!」花英:「啊!真是的,妳再等一等,我的預感告訴我會來的。」拉拉:「不會來的,妳把我們導演當什麼了?」花英摀住拉拉的嘴要她安靜點,一輛車開來,知雅說來了,來了;三個人躲了起來,花英開心:「來了,是吧!」拉拉:「不行啊~」花英:「看吧!看吧!他來了,來了~」

 

  秀珍:「導演,有什麼事嗎?」趙建:「金秀珍,我明明說過我不喜歡開車。」秀珍:「什麼?」趙建:「怎麼有製作人敢耍導演玩呢!」秀珍:「我嗎?」趙建:「妳算老幾啊?叫我來叫我去。」趙建抓住秀珍的手,花英在一旁看得很開心:「現在,現在抓住手了。」知雅說好棒啊!拉拉......没想到一輛計程車開了過來,花英:「這是怎麼回事?」知雅問還有人要來嗎?計程車上下來的人是明秀,花英:「明秀怎麼來這裡?」知雅看著拉拉說是妳嗎?花英掐住拉拉脖子:「我要把妳~」

 

  明秀對秀珍說:「抱歉!等很久了吧!回家吧!」明秀牽起秀珍的手,秀珍對發生的這一切感到困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