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珍來到知雅的店;花英:「要不要給妳看看,過來看看。」拉拉:「我能看嗎?給我一個人看啊!姐姐~」花英:「把這個攤開看看。」布條"祝賀 房明秀連載完成 加油!",秀珍走了下來,花英問秀珍:「怎麼樣?」秀珍:「這是什麼啊?」拉拉:「姐姐,妳怎麼現在才來,打電話給妳到現在都多久了;這是明秀哥的驚喜派對。這個~要導演也來吧!要我聯繫嗎?」花英:「這個要用什麼固定啊?」知雅走了過來:「去那兒的話,至少好看吧!妳來了~」吹著氣球的秀珍看見知雅身上穿的T裇:「這個T裇~」知雅:「明秀的,剛才我的衣服上面滴了紅酒。」花英:「紅酒不好洗掉呢!」秀珍看著T裇發楞,花英:「秀珍,妳八點之前一定要來啊!」秀珍:「對不起!我之前有約了,可能去不了了。」秀珍一直盯著那件T裇,知雅:「知道了。」拉拉:「說什麼呢?怎麼能少了姐姐呢?」秀珍:「對不起,我先走了。」拉拉:「姐姐~姐姐~」花英覺得有異,拉拉:「怎麼了?」知雅:「別管了。」;走出知雅店外的秀珍,心情很糟......

 

  在辦公室加班的秀珍,無法靜下心工作,看到椅子上明秀先前留下來的毯子......

 

  明秀回到工作室,没想到看見秀珍蹲在工作室門口,兩人......。秀珍:「現在才回來嗎?」明秀回嗯!秀珍:「但是~現在你不是應該在知雅的店嗎?」明秀:「為什麼要在那裡啊?」秀珍:「不,不是~我想給你拿這個來,可是門鎖住了。」明秀:「哦!我今天不在家。」秀珍把毯子還給明秀,明秀:「就只是為了給我送這個來嗎?」秀珍......明秀:「進去吧!都到這兒了,怎麼能就這麼走了呢!」秀珍:「不了,我得走了,我走了~」明秀擋住秀珍的去路:「秀珍啊!我有話跟妳說。」

 

  明秀和秀珍走進烏漆抹黑的工作室,明秀納悶:「没電了嗎?」秀珍:「想說什麼?」明秀......秀珍:「工作室本來就這麼暗嗎?」明秀......秀珍:「旅行呢?旅行怎麼樣,去哪兒了?」明秀:「秀珍啊~」秀珍回嗯!明秀:「我想過了,我不想就這樣。」秀珍:「什~什麼?」明秀靠近秀珍:「我們別假裝情侶,做真的情侶吧!」秀珍看著明秀,突然"踫"一聲,秀珍抓著明秀:「什麼?」明秀:「誰啊?」黑暗的工作室角落,花英:「怎麼能放在這兒呢?瘋了。」拉拉:「不是我,是振裴。」電燈突然亮起,花英:「好煩啊!」一群人走了出來,明秀和秀珍驚訝,趙建從布簾後走了出來,拍手:「Surprise! ~剛才那個是告白吧!」秀珍......突然又踫的一聲,秀珍看著趙建,很想挖個地洞鑽進去;明秀:「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呢?」拉拉:「哥哥,作品完成了,來祝賀啊!」明秀:「振裴你~」振裴:「我是~拉拉要我來協助的。」知雅:「我一天到晚都是在做什麼啊?」拉拉:「姐姐,去哪裡啊?」花英:「要聽到答案啊!」趙建:「回答吧!別有負擔,我們摀著耳朵啊!」秀珍看著大家,笑著說:「明秀在跟大家開玩笑,是吧!」明秀:「不是開玩笑啊!」秀珍捏明秀:「笑啊!笑啊!」明秀勉強地笑了一下,秀珍:「我們是朋友啊!你們不是知道嗎?不是一般的朋友,是最好的朋友,你們都知道的。」所有人看著他們倆,秀珍:「要不要開始派對啊?怎麼樣?」知雅把花丟給了明秀:「做得好啊!你是被甩了。」秀珍......花英把爆米花給明秀:「祝賀你連載完成,也祝賀你工作完成。」秀珍......拉拉:「走嗎?為什麼都走了呢?這些誰能吃完啊!」趙建摘下頭上的派對帽:「派對好像結束了,我很開心。派對就是這樣才好玩啊!」趙建把派對帳戴在秀珍頭上:「明天見。」拉拉:「導演,一起走~」振裴:「拉拉,去哪裡啊?」工作室只剩明秀和秀珍兩人......

  

  拉拉:「好奇什麼呢?」趙建:「房作家和秀珍好像有故事啊!」拉拉:「為什麼想知道這些呢?」趙建:「我個人對她的關心。」拉拉說我也不知道,趙建:「是嗎?知道了。」趙建站了起來,拉拉緊張:「有趣的事件~有是有~」趙建坐了下來,拉拉:「在那之前,我想先問你一件事。」趙建:「如果是關於角色的問題,我的回答是"不",不管妳和花英說好了什麼。」拉拉:「不,我想要知道的是你~」趙建:「我嗎?難道妳關心我嗎?」拉拉問不可以嗎?趙建:「不可以,拉拉~妳不是我喜歡的風格。」拉拉:「看來你不是很想知道關於秀珍姐的事嘛!」趙建:「超想知道,但不想利用妳去知道那些事。妳就好好珍惜自己吧!為什麼要讓別人利用妳呢?」趙建說完離開,拉拉......

 

  明秀:「朋友,朋友嗎?妳在復仇嗎?應該很痛快吧!真是被妳揍了一拳了,多虧妳,我清醒過來了。對不起!我搞錯了。妳以前感受到的就是這種心情啊!」秀珍:「那還能怎麼辦?大家都那麼認真的盯著我。」明秀:「喂!那又怎麼了?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重要的是你的心,別人說什麼有什麼重要的。」秀珍:「他們硬要我公開真心,你會很開心嗎?對任何人來說,敝開心扉接受告白是私事啊!就我們倆一起時說,不行嗎?」明秀......秀珍:「女人們,可是很期待、夢想著那樣的瞬間。」明秀吐了一口氣:「喂!喂!是嗎?」明秀逗秀珍,秀珍笑:「別這樣。」明秀握住秀珍的手:「妳說實話,妳覺得我是妳的朋友嗎?」秀珍說我不知道~明秀:「說吧!」秀珍:「我要回家。」明秀:「不能去,妳要去哪裡了?」秀珍:「你幹什麼呢?大叔。」明秀:「喂!妳臉變紅了。」秀珍:「没變紅......」明秀說變紅了,秀珍回没變紅,振裴:「幹什麼呢?在人家神聖的工作室,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該懂的懂還......真是。」明秀:「你不忙嗎?」振裴:「今天不要惹我了,我今天狀態很不好。」秀珍:「振裴狀態也不好,我先回去了。」振裴:「去去去~」明秀:「秀珍妳......」振裴擋住明秀:「你要去哪裡?」明秀說外面,振裴拉住明秀,指著派對的東西:「一起整理那些吧!」明秀問整理什麼?振裴:「那些,那些。」明秀氣得抓住振裴的雙耳:「那些,那些,那是什麼?你給我過來。」

 

  花英:「真是無法理解,明秀到底喜歡秀珍哪裡呢?」知雅:「他眼光很高的。」拉拉:「我反而覺得不錯,如果明秀哥見比我漂亮的女人,我會很不高興的。」花英:「妳是說妳比秀珍漂亮嗎?」拉拉:「皮膚狀態到大小都不一樣啊!」知雅說都差不多,拉拉搖搖食指說不一樣;花英:「還不如見比我厲害的女人,要嘛就學歷高,要嘛就是有錢的女人,不錯的讓我無話可說的那種女人。」知雅:「我不喜歡我前男友見比我不錯的女人。」拉拉贊同,花英:「那如果看到他見很一般的女人,過得很破爛,想著就為了過那種生活,所以和我分手了嗎?這種情況呢?」知雅:「看到他見不錯的女人,過不錯的生活,也同樣令人生氣。」拉拉:「不管怎樣,都很討厭。」知雅:「如果這樣下去,明秀和秀珍真的交往了呢?」拉拉:「我們又不是婆婆,反對也没用啊!都是外人。」花英:「雖然不能反對,但可以妨礙。」拉拉和知雅看著花英......

 

  花英:「上次都没能好好給你開派對,抱歉!」明秀:「妳要說什麼呢?」花英:「你該不是真要和秀珍交往吧!你想想看,因為電影,秀珍和我要一直見面,我們會有多不舒服啊!你都不為我著想嗎?」明秀:「是誰把我和秀珍搞成情侶了。」花英:「你就放開秀珍吧!她和趙導演處得很好,你没必要妨礙他們啊!」明秀:「秀珍這麼說的嗎?她說她和趙導演處得很好嗎?」花英:「他們倆合得來啊!因為從事同一個行業,溝通得也不錯。秀珍要去哪裡找他這種高學歷的男人啊!」明秀:「哈!高學歷~」花英:「英在說趙導演家,一直是有錢人,趙導演可是彩票。」明秀......

 

  知雅:「我不喜歡秀珍。」明秀:「秀珍是不錯的女人,如果她很奇怪,我會和她做朋友嗎?」知雅:「是因為你太天真,女人像狐狸精,你也不知道;秀珍她腳踏兩條船,你看不出來嗎?要不然為什麼你告白的時候,都不答應。趙導演在的時候,她都怎麼做了,不是說你和她只是朋友而已嗎?她和你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態度又不一樣吧!這就叫狐狸精。」明秀......

  

  拉拉:「哥,你現在可不能這樣,你知道他們趕走你以後,都發生什麼事嗎?」明秀:「妳要說什麼?」拉拉:「導演和秀珍姐整天都黏在一起,你知道導演對秀珍姐特別好吧!」明秀......拉拉:「你想想看,導演為什麼要關心秀珍姐呢?是什麼都不缺的男人,因為好奇玩弄一下而已。我就是因為擔心才這麼說,如果這樣下去,秀珍姐受到創傷該怎麼辦呢?」明秀......

 

  明秀講手機:「嗯!我在工作室,妳幾點結束?是嗎?恩慧也不在,應該很累吧!那今天妳~不能見吧!辛苦了,嗯!」在正伊電影公司門口的明秀悄悄走進秀珍的辦公室,正準備給在影印的秀珍驚喜時,趙建的聲音傳來:「那事不要告訴我,跟我們製作人說吧!要正式面試,怎麼可以順便加一個人呢?」拿著炸雞的明秀趕緊鑽進秀珍座位隔壁的桌子底下。秀珍:「你不是要開會嗎?」趙建:「我來拿演員們的簡歷。」秀珍經過座位隔壁的桌子時,用力推了椅子一下,桌子底下的明秀......趙建:「妳在做什麼呢?」秀珍說做日程表。明秀移動了一下椅子,秀珍對椅子移動感覺莫名,往桌下一看,看到了明秀,秀珍震驚,明秀要她別出聲。趙建發現辦公室味道不對:「有没有聞到什麼味道?」秀珍:「味道嗎?没有~没有~没有。」明秀比著炸雞跟秀珍打暗號,秀珍笑著對趙建說:「啊~我剛才吃了一下炸雞。」趙建:「啊~訂書機在哪呢?」趙建站了起來,秀珍趕緊也站起來:「導演,能不能幫我看一下這個?」秀珍飛也似的跑過去趙建桌旁,没想到跑太快,差點整個人壓在趙建身上~

 

  秀珍坐在趙建隔壁椅子:「這個日程表,可以嗎?我現在還不知道你的節奏。」趙建:「時而慢,時而快。」秀珍不解,趙建:「一旦來勁就很順利;但要來勁,需要很長的時間。」明秀......秀珍:「啊!這樣啊!」趙建:「秀珍,妳呢?」秀珍:「什麼?」趙建:「喜歡一個人或一件事的時候,怎麼樣?我看妳好像是很慎重的類型。」秀珍:「我~也會一見鍾情。」趙建:「對房作家嗎?」秀珍看著桌下的明秀一眼,秀珍:「没有。」明秀......趙建:「為什麼甩了呢?妳那天為什麼那麼做了呢?我還以為妳喜歡房作家呢!聽到告白,要馬上接受啊~」秀珍:「因為觀眾太多了,因為我不是上舞台的類型。」趙建:「別人越妨礙你們,妳越要正面突擊啊!」秀珍:「你不是出面妨礙了嗎?」趙建被吐槽,明秀開心,秀珍:「你不是叫我快點回答了嗎?」趙建:「被發現了嗎?因為那天你們倆搞砸了,我心情很好。」明秀生氣~秀珍:「你真是始終如一啊!」趙建:「你們倆真的是朋友嗎?」明秀和趙建等著秀珍的回答,秀珍:「導演,你不是開會要遲到了嗎?」趙建:「我喜歡明確的,如果妳不回答,我就只相信我聽到的,當你們倆是知己。」明秀......秀珍:「但我和明秀是不是朋友,關你什麼事呢?」趙建:「有可能和我有關啊!好好吃炸雞吧!」秀珍和明秀驚訝......

 

  秀珍:「你剛才在辦公室,為什麼要躲起來?」明秀:「就是因為不想和那傢伙踫面。」秀珍笑:「所以你就躲著嗎?」明秀:「對妳來說,我算什麼?」秀珍:「什麼算什麼?」明秀:「妳對我的感情是什麼?妳一次也没跟我說過啊!」秀珍:「要說出來嗎?」明秀:「我明確表達我的意思了,那妳應該有點反應啊!喜歡、不喜歡或我有這種想法之類的。」秀珍:「那個~一定要說出來才行嗎?」明秀:「那不說出來,難道用心電感應嗎?就是想聽妳內心真實的感情想法,這樣很難嗎?」秀珍:「我也~喜歡你。」明秀偷笑,秀珍:「想見你,腦子裡總會想起你,也一直想聯絡你,就像這樣的。」明秀:「那妳就聯絡我啊!我一直等著呢!」秀珍:「就是有點害怕,怕又會受傷......當時受的傷,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受傷。你~能不能再等等我呢?」明秀看著秀珍......

 

  明秀打電話給秀珍;秀珍:「喂!怎麼了?」明秀:「喂!哦!秀珍啊!明天去看電影嗎?」秀珍:「我明天要去找場景還要洽談拍攝許可,要出外勤。」明秀:「妳一個人去,對吧!」秀珍:「嗯!自己一個人去。」明秀:「別迷路了,一定要按時吃飯哦!」秀珍用撒嬌的語氣說:「知道了啦!」明秀:「妳剛剛說了什麼?」秀珍發現不對:「不是,那個~就是說我知道了啊!」明秀:「不是,剛剛不是這麼說的,再說一遍。」秀珍:「啊!不管啦!掛了啊!」明秀:「別掛,妳再說一遍那個。」秀珍:「啊~不知道啦!掛了啊!」明秀:「不是,那個什麼,喂~」明秀看著手機,回味秀珍剛說的那句話,非常開心;秀珍:「啊!我是不是瘋了?」

 

  姐姐和姐夫整理不要的衣服;姐姐:「這個幹嘛扔掉?」  姐夫:「這個放在衣櫃裡有十年了。」姐姐:「哪有十年啊?結婚的時候買的啊!」姐夫:「妳不是一直都没穿過嗎?這裡還有蟲子呢!」姐姐:「那個~不是有那種的嗎!這樣,這樣,把這個拍掉穿就行啦!這件衣服可是很貴的。那要不,我把這個這樣穿~這樣。」姐夫:「一看就知道太小了,扔了,扔了。」姐姐打姐夫:「放手,放手,我要減肥了,再穿這個。這個我怎麼就穿不了了。」姐夫:「親愛的,妳這些肉減不掉的,這些肉都跟了妳七年了。」秀珍走了進來,姐姐:「喂!妳來幫我看看,很奇怪嗎?」秀珍:「嗯!可樂呢?没可樂了嗎?」姐夫:「喝可樂長肉,妳也喝點水算了吧!」姐姐:「妳不穿的衣服也整理一下吧!鞋子也扔點掉。」秀珍:「以後我大洗的時候會整理的。」姐姐:「妳什麼時候才會洗啊?妳,真是~每天就知道呼呼大睡。啊!對了,那雙新運動鞋,是妳的,對吧!我去野外的時候,借我穿穿。」秀珍點點頭,馬上把運動鞋收進去房間,姐姐:「天啊!真是~太小氣了。」姐姐大喊:「喂!我穿了又不會怎麼樣?天啊!親愛的,幫我鬆開一下拉鏈。啊!快點~」姐夫:「卡住了啊!」

 

  屋主:「電影嗎?這裡又没有什麼好拍的。」秀珍:「從這個屋頂到空地為止,能不能讓我們借用三個月?老人家~」屋主:「要幹什麼啊?」秀珍:「我們要在空地搭建臨時攝影棚。」屋主:「啊~那妳得去政府那邊取得許可才行啊!」秀珍:「那個,我會另外再去拿到許可的。」屋主:「哎唷!會不會很吵啊!」秀珍:「老人家,我們一定會很小心、很安靜的拍攝的,拜託您了。」

 

  秀珍四處取景,走到累得坐下來休息時,明秀突然拿著相機出現在她身旁:「這兒風景真好啊!」秀珍:「天啊!天啊!」明秀假裝嚇到:「哎唷喂!嚇死我了。」秀珍:「你怎麼~你怎麼在這呢?」明秀:「我就是剛好路過這裡啊!」秀珍:「路過這裡嗎?是不是恩慧告訴你的啊?」明秀:「不是啊!我也是因為自己的工作才到這裡來的,妳忙妳的。」明秀拿起相機拍風景,秀珍開心地笑,突然看到明秀腳上的運動鞋,明秀急忙將情侶鞋蓋住,秀珍......

 

  秀珍取景,明秀則是猛拍秀珍,最後兩人玩起了合照~。取完景的兩人,看著明秀拍的相片,秀珍:「這張拍得好好哦!」明秀:「等等回家傳給妳。」秀珍開心;明秀要秀珍把腳靠過來,用相機拍下了情侶鞋合體,秀珍著看相片大喊:「怎麼辦?真的好可愛。我也來,我也要拍一張。」明秀:「妳也要嗎?」秀珍用手機拍了一張:「看這個,好可愛吧!」

 

  秀珍拿明秀的相機來看:「話說這個相機,你什麼時候買的?」明秀:「很久很久之前買的,誰知道現在手機畫素會變得這麼好啊?」秀珍:「不管怎麼說,相機還是不同的。」秀珍看著相片:「哇!這是什麼?怎麼不把我相片刪了,這個怎麼刪啊?」明秀搶過手機:「什麼?別刪了,幹嘛刪掉。」秀珍說刪掉嘛!明秀:「我都拍下來了,幹嘛刪掉。」秀珍:「這張真的拍得很奇怪啊!就把這張刪了。」兩人在刪跟不刪拉扯中,明秀抱住了秀珍~

 

  明秀:「什麼時候再見面啊!以後還會出外勤嗎?」秀珍:「我會打電話給你的。」明秀:「每天都跟那個導演打電話,任誰看了都以為他是妳男朋友呢!」秀珍:「男朋友?」明秀:「男朋友,男朋友,誰啊?是誰啊?」秀珍害臊地說:「不知道,我要回去了。」明秀握住她的手:「說啊!是誰?」秀珍笑,明秀:「還笑,妳還笑,別在別人面前這樣子笑啊!」秀珍......明秀笑著揮手:「回去吧!」秀珍:「我看你先走,我再走。」明秀:「對了,相片......」秀珍:「寄到我的電子信箱好了。」明秀:「啊哈!妳還真是没腦子啊!妳難道不知道我是想用相片做藉口,再跟妳見面的這種用意嗎?」秀珍看著明秀笑~

 

  明秀:「把相機拿出來一下。」秀珍:「相機?」秀珍低頭拿明秀相機袋裡的相機,明秀往秀珍的臉頰吻了下去,秀珍......。明秀:「走了~」然後轉身把記憶卡給了秀珍後離開,對明秀突來一吻的秀珍~

 

  秀珍回到家裡,想著剛剛明秀那一吻,開心地在床上大叫,然後拿出記憶卡,插進電腦裡看明秀今天拍的相片;看到明秀偷拍她認真工作的相片,秀珍很開心;還有兩個人的合照及情侶鞋~突然秀珍發現了個影片檔......

 

  吻了秀珍的明秀,開心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秀珍點開明秀的影片,没想到是知雅錄製的;知雅:「你的相機在我這兒呢!明天會把你的東西打包好,寄過去。你能看到這個影片嗎?如果你把相機扔了,這個影片也會消失吧!我明天就結婚了,我知道你在家門口等了很久,但是我不能出去,不過我很開心。」知雅哭:「不是我抛棄了你,可能你没辦法相信,我真正愛過的人~是明秀你,往後也是......」看完影片的秀珍~

 

  隔天上班的秀珍,想著昨天的影片發呆;恩慧:「姐姐,姐姐~」秀珍:「哦!哦!」恩慧:「我從剛才開始就叫妳呢!妳怎麼没有反應啊?」秀珍:「抱歉!我在想別的事情。」恩慧:「早上收到的報價單,修改過了嗎?」秀珍:「啊~對后~」恩慧:「姐姐,妳思緒丟在哪裡了啊?」秀珍:「我現在就做。」恩慧說快點,離開了辦公室。

 

  趙建不知何時坐在了秀珍身邊:「照片~」秀珍:「是,我馬上傳給過去給你。」趙建:「現在一起看吧!」兩人看著取景的相片,突然出現了情侶鞋的相片,秀珍......趙建:「我要妳工作,妳該不會是去談戀愛了吧!」秀珍說對不起!趙建:「什麼啊?因為没工作,還是因為談戀愛?我希望我的製作人可以集中精神在我這邊。」秀珍:「是,我會集中精神。」趙建:「行程表呢?」秀珍:「這星期公司會議結束之後,才會有最終定案的時間表。」趙建:「妳是想要我磨蹭到冬天再去拍嗎?大寒冬的在野外拍攝,只有我會累嗎?」秀珍:「好的,我今天內會把行程表呈上。」趙建:「別想回家了。」秀珍:「是~」

 

  秀珍想著影片裡知雅說的話:「如果你想全部忘記,那就把它都刪除吧!但是,如果你還留有一絲愛我的心,可不可以不刪除,保存著呢?」秀珍......

 

  明秀打電話給秀珍:「秀珍啊!喂~今天要不要一起吃晚飯呢?加班啊!來吃頓飯再走吧!我等妳。好好,辛苦啦!嗯~」掛完電話的明秀喃喃自語:「那傢伙為什麼只使喚秀珍啊!」振裴:「秀珍姐很忙嗎?欲擒故縱啊!」明秀說不用你操心,振裴:「都說已經上釣的魚,就不給餵食,没錯啊!」

 

  加班工作的秀珍,看著戴耳機聽音樂的趙建很生氣;秀珍問趙建不去吃飯嗎?趙建:「妳覺得他們的歌怎麼樣?」秀珍起身去趙建身邊做做樣子聽音樂,敷衍地笑著說:「嗯!很好聽吔!Good!」趙建:「我覺得不怎麼樣。走吧!」秀珍問去哪裡呢?趙建:「不是說去吃飯嗎?」秀珍:「不是這樣,不是這樣啊!」

 

  明秀在電影公司門口等秀珍,明秀自語:「餓死了~」好不容易看到秀珍出來,明秀高興得向她揮手,秀珍還沒看到時,趙建的聲音就傳出來了:「一起走吧!」明秀趕緊躲了起來;無奈的秀珍只能和趙建一起去吃飯,明秀......

 

  明秀跟來了秀珍和趙建用餐的餐廳;進了餐廳的明秀主動搬了椅子和他們同坐:「在吃飯啊?」,秀珍:「明秀,你怎麼會來這裡?」趙建:「我好像警告過你,要你不要在我周圍走來走去吧!」秀珍:「警告嗎?什麼警告?」明秀:「這一帶都是你家的嗎?你是首爾市長嗎?阿姨~這邊再來一份糕餅。」趙建:「肯定不是跟著我來的,你打算跟著秀珍到什麼時候啊?」明秀:「比你久啊!」趙建:「你上次不是被秀珍拒絕了嗎?」明秀:「那不過是欲擒故縱的過程中極小的一部分而已;你這人看了電影開頭,就敢說看了整部電影嗎?」趙建:「很多電影,也就只有開頭能看。」兩人哈哈大笑後,不約而同想夾同一塊年糕來吃,明秀:「吃別的吧!」趙建:「是我先夾的。」明秀:「是你半路殺出來。」趙建:「原本看都不看一眼的,為什麼~別人一踫,你就來搶啊!」明秀:「難道不是我先看好的,你想搶走嗎?」兩個人......秀珍:「那個~年糕和土豆都有很多呢!」趙建:「放開~該碎了。」明秀:「口水都出來了~」秀珍......

 

  姐姐:「給你了,你都接不到啊!」姐夫:「妳那樣打,怎麼接得到啊!為了幫助消化才出來打球的,怎麼那麼拼命啊?」姐姐拿球拍打姐夫:「真好笑,輸了話還這麼多。」突然姐夫停下腳步:「那個不是小姨子嗎?」;明秀和趙建送秀珍回來,秀珍:「導演,謝謝你送我回來。」明秀踫一下秀珍的肩:「不是妳開的車嗎?」秀珍打明秀:「真是的。」;姐夫:「那個好像是房明秀啊!」姐姐問誰啊?姐夫:「就是秀珍那個畫漫畫的朋友,我在網路上見過他。」姐姐:「都說了不許他們見面,這個死ㄚ頭。」姐姐衝了出去:「金秀珍~」

 

  姐姐看著趙建和明秀,秀珍:「姐姐~」姐姐從腳到頭打量著穿涼鞋短褲的趙建,和穿著皮鞋長褲的明秀:「這是誰?」秀珍比了一下:「這是我們導演。」姐姐:「哎唷!真的嗎?天啊!天啊!您好!天啊!聽她說了很多您的事,我是秀珍的姐姐~金秀慶。」姐姐和明秀握了手,姐夫:「親愛的~」姐姐撥開姐夫的手:「怎麼說呢?畢竟是海外派的藝術家,格調就是不一樣呢!」明秀笑著問什麼?姐夫:「是房明秀先生,對吧!」姐姐推姐夫:「什麼秀?」秀珍:「姐姐,那個~」姐姐用手勢制止秀珍再說下去:「嗯!我知道了,OK!」然後對著明秀開心地大笑。

 

  姐姐對趙建說:「你就是明秀嗎?」趙建没回答,姐姐:「你是秀珍的朋友吧!早點回家,你們又不是晚上出來散步的小鬼;怎麼這麼晚了還在外面閒逛,還有~你這是什麼衣服啊!哎唷喂!我真是無語,又不是小孩子。」姐姐說完又和明秀笑成一團;秀珍:「姐姐,幹嘛啊!」姐姐對秀珍和被當成明秀的趙建說:「你們就老老實實當朋友。嗯!知道吧!只是朋友。」明秀聽到姐姐的話,樂得很~,姐姐:「別想著把我家秀珍怎麼樣哦!」姐姐和明秀又大笑,秀珍:「姐姐,不是這位~」姐姐用眼神制止秀珍說話,趙建:「是朋友没錯,房明秀和金秀珍是朋友。」趙建和明秀擊掌大笑,姐姐:「理所當然的事啊!不過,既然來我家了,要不要喝一杯茶再走,天氣這麼熱。」明秀問可以嗎?趙建問我呢?姐姐:「你回家去,天氣這麼熱。」明秀和姐姐又大笑,姐姐比著明秀:「導演,這長相一看,就是很會導電影的。」秀珍看著姐姐認錯對象,還亂說話,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明秀繼續演戲:「很高興見到妳,妳人真好。」姐姐:「I~me,too。」

 

  姐夫拉著秀珍到陽台;姐夫:「喂!妳趕緊坦白。」秀珍:「坦白什麼?什麼?什麼?」姐夫:「剛才那個三角關係是怎麼回事啊!明秀和那個導演,你們三個為什麼在一起?」秀珍:「其實呢!我好像在談戀愛呢!」

 

  明秀:「你喜歡金秀珍嗎?」趙建:「你知道的啊!我愛~」明秀:「很抱歉!但是我們正在交往,金秀珍名花有主了。是誰呢?那個人就是我。」趙建:「没聽秀珍說過啊!」明秀:「我現在不是正在說嗎?所以不要去打擾別人的女朋友,著名導演應該是公眾人物吧!得注意一點啊!」趙建:「怎麼,你很在意嗎?没有自信嗎?」明秀:「唉呀!這是什麼?我和秀珍有著密不可分的歷史,你無法介入的密不可分的歷史。」趙建:「你和前女友的歷史,秀珍可以插進去嗎?就算你們交往,也不會有好結局。因為過去~會阻止你們的。」

 

  姐夫:「戀愛的話,應該高興才對,可妳的表情怎麼這樣?」秀珍:「有點複雜~」姐夫:「不可能簡單,明秀少說有三個前女友呢!」秀珍:「我說~分手的時候哭了最多,是喜歡了最多的意思嗎?」姐夫:「如果,借出去的錢,没收到的話,也會~」秀珍說不要開玩笑,姐夫:「三個當中的誰啊?貓咪?獅子?狐狸?」秀珍回不知道,姐夫:「我猜猜看,是貓咪吧!」秀珍嚇到的問你怎麼知道?姐夫:「畢竟是初戀啊!對明秀來說~」秀珍嘆了一口氣......

 

  明秀講手機:「知雅姐姐的店,怎麼了?」秀珍:「想起了那裡的意式焗飯。」明秀:「喂!那個是誰做的呀!是我做的,妳買材料來工作室,我做給妳吃。」秀珍:「不了,没什麼。也想起了那裡的音樂,你~你最近,不去那裡嗎?」明秀說不去,秀珍:「是嗎?知道了。好的,你也是。」講完電話的秀珍,又嘆了一口氣......

 

  拉拉看著明秀:「哥哥~在跟秀珍姐姐交往吧!」明秀看了拉拉一眼:「妳不是路過,順便進來的嗎?」拉拉:「見你一面真難,也不來知雅姐姐的店,秀珍也說最近忙。電影呢?進展順利嗎?」明秀:「電影,妳得問秀珍,很快就會去MSG,秀珍想吃意式焗飯。」拉拉:「秀珍姐姐想吃知雅姐姐店裡的意式焗飯啊!」明秀說可能合胃口吧!拉拉:「哥哥,你真笨。你覺得秀珍姐姐是真的想吃意式焗飯啊!」明秀說不然呢?拉拉:「現任女友去前任女友們聚集的地方幹嘛!是要你做宣言,當著前女友們的面說~我們在交往。就這樣......」明秀:「喂!那個~」拉拉:「怎麼?」明秀說何必呢?拉拉:「男人就是不懂,秀珍姐姐被我們弄得吃了不少苦,趁這個機會定下來吧!正式宣布~我們在交往,讓別人不敢說別的。」明秀......

 

  花英上網挑選婚紗,拉拉指著一件禮服說不錯,花英:「這太誇張了,又不是好萊塢。這個,怎麼樣?」拉拉:「可以嗎?前面空很多呢!」花英按遮然要穿好的囉!」知雅:「一次還是很多次,誰敢保證。」花英:「謝絕惡語,幹嘛這麼酸。」拉拉:「最近知雅姐姐是有理由酸的。」知雅問什麼意思?拉拉:「啊!明秀哥叫大家明天都來這裡呢!」知雅:「明天?」花英:「為什麼?感覺不對勁啊!」拉拉:「那個感覺可能對了。」花英:「真的和秀珍交往啊?我說的很清楚了,可兩人趁我忙......」拉拉:「對妳是好事吧!本部長不是認為姐姐和哥哥是一對嗎?」花英:「那個是那個,我不高興是不高興。」拉拉:「妳還能怎麼辦?在妳眼前說我們在交往的話~」花英:「不知道。我不要聽,本來就為禮單和嫁妝煩死了,說不定我會爆發呢!」拉拉看著知雅:「姐姐呢?聽到情侶宣言的話,會怎麼樣?」知雅微笑:「祝賀他們啊!」花英:「真心?」拉拉觀察知雅的表情......

 

  明秀和秀珍來到知雅的店外,明秀:「好久没來了,進去吃意式焗飯吧!」秀珍:「是啊!我不太想吃油膩的。」明秀:「是嗎?進去看看再出來吧!」秀珍:「好吧!那麼進去看看再走吧!」明秀牽著秀珍的手走進知雅的店。

 

  兩人看著空無一人的店,明秀:「姐姐~」知雅拿著彩椒走了出來:「哦~」明秀:「花英和拉拉來了嗎?」知雅:「會來的。」秀珍:「不覺得有什麼味道嗎?」結果,是知雅的鍋子起火了,明秀趕緊衝了過去,秀珍也跟上。明秀對知雅說:「怎麼這麼大意呢?」知雅:「抱歉!我昏頭了。」秀珍看著在吧台裡的兩人;明秀:「著火了,妳可別動。」明秀去拿可以滅火的東西,知雅拿了罐水:「我自己來。」知雅倒水,秀珍驚訝,明秀大喊:「不要~」衝了過來,水蒸氣竄了上來,明秀剛好趕到保護了知雅,秀珍緊張大喊:「明秀~明秀~明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