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明秀和秀珍交往,知雅:「你們在交往?什麼時候開始的?」趙建:「這位老板好像第一次聽到呢!」拉拉:「啊!這位姐姐本來就不太會看眼色。」花英對著知雅猛做暗示,明秀:「可能妳不太清楚,我們已經交往有一段時間了。」明秀也對知雅眨眼示意,知雅:「原來是因為我不會看眼色,才不知道的啊!你們交往了多長的時間了?」明秀:「我們啊~」花英在頭上猛比三,結果一人說三年,一年說三個月,二人尷尬的笑,秀珍:「你幹嘛啊!我們曖昧得比較久~」趙建站了起來對他們兩個說:「所以,兩人看起來才像朋友啊!」明秀說那是~秀珍:「我們是朋友。」明秀:「曖昧比較久,曖昧,曖昧~」

 

  明秀幫忙倒垃圾,知雅跟著出來,知雅:「我的嘴巴快癢死了,張花英弄成這樣,打算怎麼收場啊!換做是我,就全部都實話實說了。」明秀:「快要瘋了,這事怎會鬧這麼大。」知雅:「你為什麼要自己配合演出啊!是因為花英,還是因為秀珍啊~」明秀:「我也不知道,我這樣是為了享受什麼榮華富貴嗎?」知雅:「明秀,你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幸福;你知道想讓所有人都幸福的男人,被稱為什麼嗎? ~asshole(令人討厭的人)」

 

  秀珍對趙建說:「没有喝酒,為什麼要叫代理駕駛?」趙建:「我不喜歡開車,區區簡單的體力勞動,居然要求拼命的集中力。妳是那種放著自己男人不管,去照顧別的男人的類型嗎?」秀珍:「什麼?」趙建:「妳進去吧!不是發自內心的關懷,我還是謝絕吧!」秀珍尷尬的說:「好,那我進去了。對了,導演,你剛才不是說有事要問我嗎?」趙建說是啊!秀珍問是什麼啊?趙建:「問題不在於問,而在於妳有没有準備好回答。」秀珍說請問,趙建:「妳為什麼要做這部電影?不是妳的風格啊!突然拍什麼愛情電影。」秀珍:「那是......為了嶄新的未來......的一種嘗試吧!多有意思啊!」趙建:「真心的嗎?」秀珍說是啊!趙建:「那就太好了。我還以為妳是為了生計,逼不得已才做的。」

 

  知雅:「話說導演的飯錢,誰來付啊?」明秀:「那傢伙没付錢就走了嗎?」秀珍對花英說「導演還没簽約,所以不太方便把這個算進行政費用。」花英:「現在的問題是這個嗎?」秀珍無奈的掏出信用卡:「請給我收據。」知雅:「要幫誰結帳?全部嗎?」秀珍摀著嘴:「我和導演的。」拉拉:「還有我的。」花英:「拉拉小姐,妳分不清楚哪種場合該插進去,哪種場合不該嗎?」拉拉說我怎麼了啊?花英:「導演說一起走的時候,妳就該離開呀!幹麼貼上去?」拉拉說我貼上去了嗎?花英:「有那麼多餐廳,偏偏把他帶到這裡來;還說什麼我們,不就是想讓人鬧笑話嗎?」拉拉:「姐姐,我為了妳,一聲都没吭,在那兒擦嘴了,好嗎?」花英:「別假裝關心我,妳的小心機我都清楚。」拉拉:「不是,我做了什麼大錯事嗎?妳撒謊說是同學會,我附和說是;為了不露餡,還配合你們的氛圍,我也盡力了,好嗎?」花英:「那是為了我嗎?是為了討好導演吧!」知雅:「同學之間,要友好相處,不要吵。」秀珍說她要先走了,明秀也默默跟著出去;拉拉也說她要走了,花英:「妳怎麼能這樣走掉?說說以後要怎麼辦再走。」拉拉:「為什麼啊!我們不是不同世界的人嗎?妳這樣不會太失品格了嗎?張花英小姐~」花英......

 

  知雅:「妳現在不該對拉拉這麼強硬,低聲下氣還嫌不夠呢!」花英:「我非要做到那種地步嗎?」知雅:「好好想想,現在誰是更捨不得的那個。」花英:「煩死了。」

 

  秀珍:「活得久了,什麼都得做。」明秀說事情怎麼變得這麼大了,秀珍問現在怎麼辦啊?明秀:「什麼怎麼辦?假裝好好交往囉!」秀珍:「不過,情侶要做些什麼啊?」明秀說不清楚,秀珍:「喂!你應該比我知道的清楚吧!」明秀:「我也是第一次這樣莫名其妙的交女朋友啊!」秀珍:「真是的,這是在幹什麼啊!不是,有人要和有錢人結婚,我還在配合她。」明秀:「不是妳說,要我好好做嗎?妳說花英完蛋的話,我們也會完蛋。」秀珍:「我知道,我當然知道,雖然知道,但心情還是有點怪,有人在年輕的時候就結婚了,我呢!拍一部電影就要花上一兩年,我要是真的没談上一場戀受,就過花甲的話~」明秀:「為什麼不能談戀愛,有個帥哥男朋友就站在妳面前呢!」秀珍說不要假的,明秀:「妳摸摸,是真品,妳到哪都找不到這種男人,好好交往看看吧!」秀珍不理他,明秀:「喂!妳平時没想過交男朋友以後,想做的事嗎?誰知道呢!說不定我心情好就幫妳實現了。」秀珍說你夠了,明秀:「一起走吧!女朋友~」

 

  趙建來辦公室開會,明秀和秀珍故意表現親暱,趙建:「我需要一份確信,我為什麼要做這部作品~的確信。」趙建站起來,故意坐在明秀和秀珍中間:「所以,想聽聽大家的想法。」明秀:「聽說你不滿意劇本。」趙建:「原作我很滿意,但是有些我不能理解的部分。」趙建看著秀珍:「這三個女人中,誰是主角?」秀珍楞,明秀:「三個人都是很重要的人物。」趙建對秀珍說:「可以這樣嗎?愛的不是一個人嗎?」在旁邊看趙建注視著秀珍說話的恩慧:「好帥哦!」趙建:「没談過戀愛吧!没談過戀愛吧!」明秀:「不可能是一個人啊!一個過後還會有一個,要每一個瞬間都真實才可以的。」恩慧:「嗯!房作家的話也對。」趙建:「愛過這個女人,也愛過那個女人,我不能理解,秀珍妳怎麼想?」秀珍說什麼?趙建:「妳同意可以有好幾個愛情這句話嗎?」秀珍:「那個~因為是商業片的男性角色~」趙建打斷秀珍:「不是這個,說妳的想法。」秀珍:「不能說我的想法是對的,我個人認為,一個比較好。」趙建轉頭看明秀:「你女朋友說是一個吔!」恩慧:「什麼?女朋友嗎?」秀珍用公事支開恩慧,以免她說錯話;明秀說他先出去一下,秀珍看著坐在她身旁的趙建,覺得尷尬:「我......也先出去一下。」

 

  秀珍和明秀到餐廳用餐,明秀:「妳跟導演還真是趣味相投啊!要演情侶的話,是不是得站在男朋友這邊呢!」秀珍:「那也得分需要演戲的時候,和做正事的時候啊!我就是~說出我的想法而已,那你認為女主角是誰啊!」明秀說三個人都是主角啊!秀珍:「但是你不可能喜歡每個人的程度都一樣吧!其中肯定會有最喜歡的那個人啊!」明秀:「妳是要我排名次順序出來嗎?」秀珍:「不是,也不是這樣啦!就像是,雖然愛過很多人,但是能留在我心裡的就只有那個人,就像這種的。你看,像伊莉莎白泰勒,跟八個人結過婚,但是像命中註定一般愛得最火熱的那個人,不就是只有李察波頓嗎?那對你來說,這個人是誰呢?」明秀:「是有啊!就算是見到跟她有這麼一丁點關係的東西,都覺得心情很激動,經過她們家附近時,擔心會遇見她,走路還把臉遮住,但是眼睛卻在找她,看是不是在附近,雖然說是因為太寒酸了,所以情侶戒被扔掉了,但是自己的卻像是保管印章似的好好保管著。」秀珍問說那個人是誰?明秀:「這怎麼能說隨便說呢?要是妳的話,妳前男友說妳在前女友裡面排第三,妳會怎麼想啊?」秀珍:「也是啦!是我的話,也會覺得心情很不好,但是我覺得我更想知道,為什麼我排第三?這個順序是按外貌來排,還是說有其他原因呢?排第一的呢!為什麼把那個人排第一呢?」明秀:「也不是因為那個人有什麼特別之處,就是覺得那時候我自己很特別。」秀珍:「你這麼一說就更亂了,好吧!那就換個方式來發問。跟誰分手時是最難受的?」明秀:「羅知雅。」秀珍:「啊!這樣啊!那難受是怎麼個難受法呢?」明秀:「好像是哭得最多的一次,跟她分手之後~」秀珍想起知雅第一次來辦公室和明秀踫面時的情景~秀珍:「再見到她的時候,心情怎麼樣?」明秀:「就那樣~有點那個啊!」秀珍:「再見到她開心嗎?嗯!肯定會很開心啦!」明秀:「其實是見到另一個人之後,覺得很開心。」秀珍問誰啊?明秀:「妳~」秀珍不知該不該開心:「喂!聊著這麼真摯的話題,你幹嘛開玩笑啊!」

 

  花英:「理事,您好!您吃過飯了嗎?我們現在才準備去吃飯呢!」理事對本部長說:「離電影上映没幾個月了,怎麼還這樣閒著呢?你還能有時間吃飯嗎?」本部長:「事情進展得很好。」理事:「三個月過得很快的,我會等著看的你結果。」花英:「那個,我們會給您帶來好消息的。」

 

  員工餐廳,本部長看著午餐食不下嚥,花英要他多少吃點,本部長:「我一看到父親那張臉,就覺得消化不良。」花英:「他也是擔心你,才這樣的啊!這次項目可是投入了數十億呢!」本部長:「吃飯吧!」

 

  知雅對明秀說:「收工了,回家吧!」明秀:「這些盤子是借來的,明天隔壁店開門的時候,記得還回去;別只還盤子哦!」知雅:「難道我連這種禮數都不懂嗎?」明秀:「調味醬炓都陳列在這兒了。另外這邊是調味用紅酒;我們平常喝的紅酒,就放在冰箱裡了。都知道了吧!」知雅:「幹麼這樣啊!搞得像是以後不會再來一樣。」明秀:「以後就不來了啦!現在我跟秀珍還得扮情侶呢!要是我跟姐姐在一起,然後又被導演撞見了,到時候豈不是又得撒謊了。垃圾還是得按時扔掉啊!不要覺得不想丟就不丟,以後我就不會幫妳了,都得姐姐妳自己看著辦才行。」知雅:「心裡還真是不爽啊!好像現在真要把你讓給其他女人的感覺。」明秀:「哎唷!秀珍算什麼別的女人啊!想到要跟她交往,就覺得太搞笑了,搞得睡不著了。」知雅:「你還睡不著嗎?以後我會自己看著辦的,走吧!」明秀看著餐廳,嘆了一口氣~

 

  花英:「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多虧趙建導演,我們這次應該可以拿到東京和西班牙旅遊局的贊助。」趙建:「我有認識的人在那,應該可以幫我們很多忙的,而且還可以成為焦點話題。」花英問你們覺得怎麼樣?秀珍:「那是要去國外拍攝嗎?」趙建:「那男主角的職業就得換成旅行社職員及旅遊作家。」秀珍說和原著有些不同啊!趙建:「但是效果確實會好很多哦!西班牙本來就很美啊!」秀珍:「不過,導演~我們這次電影的主題不是講韓國國內普通男女的故事嗎?」趙建:「旅行很普通啊!」花英:「最近的年輕人不是經常出去旅遊嗎?!」明秀:「那感覺還是很不同的啊!單間,板子工作室,我們主要是以這種場所為基調......」趙建打斷明秀:「這種不是很倒胃口嗎?」秀珍:「您怎麼能說倒胃口呢?您真的這麼覺得嗎?導演您前一部作品,不也是以單間,板子工作室這類場所相關的基調......」明秀:「我反對。」花英:「你~真是~別想都不想就說反對。」明秀:「這樣的話,只改變主角的職業是不行的。」秀珍:「早期的人物設定要是有變更的話,後期的情節也要隨著進行變更交往之後分手了的主角們的行動。」明秀:「辛辛苦苦工作之後,晚上好不容易抽出點時間見一面,而得到安慰的這種感覺,跟在旅遊景點玩時撞見的感覺是一樣的嗎?」花英:「房作家,你還是相信導演的話吧!人家可是擁有國際認證的靈感的,那麼人家的話,是不是都得考慮一下啊!」明秀:「之前導演自己說過只在北美得到認證,並非全世界啊!是吧!導演。」花英:「房作家~」明秀:「我是絕對不同意變更的。」趙建:「不管怎麼樣,都得同意變更。作為創作者~」明秀:「對啊!作為創作者,還是得對他人的意見,稍作保留的。」

 

  花英對秀珍說:「他這個人一固執起來就完了,不管我做什麼都没用。」秀珍:「但是,我也反對現在這個變更的問題。」花英:「現在這個時候,重要的不是支持明秀,而是電影能不能拍成啊!最近製作數量都減少了很多了,妳不是也很清楚嗎?現在因為是趙建導演,還有那麼點機會可以成功。妳就說服一下明秀嘛!這也是製作人要做的事情啊!」

 

  明秀:「讓導演清醒一下吧!這也是製作人要做的事情啊!」秀珍:「找找折衷點嘛!你也做出點讓步啦!」明秀:「妳來要是為了說這些的話,就帶著豬腳回去吧!」振裴:「哥,你還會放棄好吃的嗎?」秀珍:「作為中間人,我有什麼錯啊!你當救我一命吧!現在甲方可是趙建導演啊!我們也不能無視他。」振裴:「要是覺得委屈的話,變出名就行了。」明秀:「隨意讓步的話,就有很多條路可以走,也不是別人,可是妳要是這麼說的話,就不對了啊!」秀珍:「明秀啊~」

 

  本部長:「研習會?」秀珍:「今年拍戲之前,為了產生團隊意識,所以想去呢!調解一下各自的意見差異,分享一下各自對劇本、作品的獨到見解;另外去了之後,還得讓房作家和趙建導演兩人協商妥協才行。」本部長:「要去的話,不成問題;不過他們兩個人的關係這麼嚴重嗎?」花英:「嗯!兩個人都很固執。」本部長:「去了研習會的話,關係會變好嗎?小建可不是蓋的~」花英:「我們讓他們關係變好啊!」秀珍:「反正不會比現在還嚴重吧!」

 

  秀珍約明秀出來,明秀:「他們不是一夥的嗎?花英和本部長都是支持趙建的啊!現在就是要說服我就行了,是吧!」秀珍:「你也可以反過來說服他們啊!」明秀問怎麼說服他們?秀珍:「把你的想法都說出來,實話實說,都說出來。我會幫你的,好不好?你會去的吧!」明秀:「說實話,妳是哪邊的?」秀珍:「我肯定是跟你一邊啊!」明秀:「真的嗎?要是妳背叛我的話呢?」秀珍:「我絕對不會背叛你的。我們可是至親朋友啊!靈魂伴侶啊!」明秀:「不對啊!妳是我女朋友啊!研習會可不是白去的啊!要是被人發現我們是假扮的,怎麼辦?」秀珍......

 

  知雅:「什麼事啊?突然要我開店門。」拉拉:「什麼事啊?我忙著呢!」花英:「我來整理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因為各自的說法可能會有差異,所以現在在這裡整理好關係,大家一定要共享哦!」拉拉:「等等,為什麼我要幫助妳呢?」花英:「OK!我們各自說一下自己希望的事情,誠實點。」拉拉說妳會聽嗎?花英要她說看看。拉拉:「我想在這部電影裡演一個角色。」花英:「這個很簡單啊!」拉拉:「主要演員級別,就當整個劇情有一百個鏡頭,保障有七十個鏡頭以上。」秀珍:「小姐~主角都没到那種程度。」拉拉:「那就不能幫助了。」花英說五十,拉拉:「六十,不能再做出讓步了。」花英:「五十五~」拉拉:「OK!這是不是該錄音啊!最後不能說話不算話啊!」知雅:「我們都是證人啊!」明秀問花英投資方會挑選演員嗎?秀珍:「還有怎麼辦,妳覺得導演會同意嗎?」花英:「我自己看著辦,我自己也是有想法的。」知雅:「拉拉就這樣了,那我呢?要對我做什麼呢?」明秀:「怎麼姐姐也這樣啊?」知雅:「我怎麼能就這樣通過了呢?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會無條件幫助你呢?」拉拉:「姐姐不應該無條件幫助嗎?明秀哥在餐廳做什麼事,妳也不是不知道。」明秀:「拉拉啊!」知雅:「那是明秀心甘情願的嘛!說說看,我有跟你說過要你幫我的嗎?」明秀說沒有,秀珍:「該做的事都做了,我就知道聽不到什麼好話。」明秀:「這決定權在我,關妳們什麼事啊?所以~」知雅:「好,那現在我能說我想做的事情嗎?」花英:「說吧!要不要也給妳一個電影角色?」知雅:「這邊是同學,這邊是戀人,那~我就當明秀的初戀吧!」花英和拉拉抓狂,秀珍:「那恐怕不行哦!我們的電影要跟事實不一樣。」拉拉:「那~離婚的前妻怎麼樣?」明秀:「喂!妳把人要怎麼樣啊?一個大男孩。」花英:「你們兩個兄妹,怎麼樣?」知雅說蛤,拉拉說挺好的,秀珍:「這樣一看,你們長得還挺像啊!」明秀:「我也覺得挺好的。」知雅:「哎!算了,不幹了。」

 

  花英:「好吧!來~那我們就開始吧!」秀珍:「我~」没人想理秀珍,知雅:「我們現在接下來~」花英:「去研習會之前要編一點歷史吧!首先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是怎麼見的。」明秀:「在富川電影節攔了秀珍的車。」拉拉:「這就是全部嗎?没有稍微戲劇性的情節嗎?」秀珍說那個怎麼了嗎?知雅:「没有好一點的場所嗎?濟州島,怎麼樣?」拉拉:「一個人旅行時迷路了~明秀騎著馬出現......」明秀:「濟州島都騎馬嗎?」花英說換一個~一群人為了作假......

 

  秀珍一行人出發去研習會,明秀被安排坐後座,而且坐在花英和秀珍中間,路上遇到顛簸,本部長:「房作家,應該很難受吧!」明秀:「不會,坐在這裡的感覺真的是很好啊~」本部長對趙建說怎麼不開你的車呢?趙建說他不喜歡開車,本部長:「一會跟房作家好好談談。」趙建回說他坐後座會暈車。

 

  來到別墅,本部長:「房作家和金PD就住二樓客房吧!」到了房間,秀珍看到雙人床對明秀說:「在這裡,兩個人怎麼睡啊?」跟著上來的本部長:「不知道你們會不會滿意,要他們打掃過房間了。」秀珍說很好啊!跟想像的一樣。明秀:「床挺大的。」本部長:「來院子吧!要辦一個烤肉 Party。」秀珍:「啊~烤肉。」本部長說他先下去生火,秀珍:「本部長真是無所不能啊!」明秀:「生火~我也會啊!」

 

  知雅和拉拉二人在店裡坐立難安,拉拉說過得很好吧!知雅:「都做成這樣了,應該有點感覺吧!」拉拉:「應該發展得很順利。要是真的發展得很順利,怎麼辦?」知雅說不會吧!回頭一想,不對,和拉拉兩人瞪大眼睛,拉拉馬上拿出手機:「經紀人,你把車開過來,別廢話,要你來就來。」知雅問拉拉知道楊平在哪裡嗎?拉拉說應該知道。拉拉又打電話:「導演~我是拉拉,張花英的同學拉拉,我們要替花英辦一個訂婚 Party,以surprise的方式。好的,導演~」

 

  逞強的明秀在院子裡生火,秀珍:「你不是說你會生火嗎?」明秀要她閉嘴,秀珍看看四下無人:「晚點你睡地板吧!」明秀說他腰痛,秀珍說難不成要女生睡地板?明秀左看右看:「女的,哪有女的。」秀珍說真是的,明秀說以猜拳的方式決定,但兩人一直出相同的拳,猜拳猜到玩起來,趙建在旁看著他們。

 

  知雅開車載拉拉,一路上把車子當賽車開,拉拉嚇得半死。

 

  本部長要趙建幫忙明秀生火,趙建對明秀說不怎麼樣啊!明秀:「一般都是不怎麼幹活的人,話很多。」趙建說你這個不應該這樣用,他想幫忙,明秀推開他:「哎!没問題的,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趙建:「只是在冒煙啊!你是在燒東西嗎?」明秀丟掉夾子:「我上次就說過了,怎麼不說敬語,你幾歲?」趙建說35歲,明秀:「我36歲,我是哥哥吧!哥哥說句話,很燙,所以你去那邊。」趙建被燙到,明秀問没事吧?本部長想過來看有没有事,花英制止:「没事的。」趙建:「你是故意的吧!」明秀:「不是,我怎麼會故意呢?你這人怎麼這麼不正啊!」趙建:「不正跟銳利都分不清楚嗎?」明秀:「你還是不說敬語嗎?」趙建:「你還是要說謊嗎?你是36歲嗎?你就不能真摯一點嗎?要信任才能一起啊!」明秀......此時,車子的喇叭聲響起,趙建:「終於來了啊!」趙建看看明秀,再對著花英說:「應該會是很有趣的晚餐吧!」花英,秀珍和本部長三人狐疑,知雅和拉拉:「Surprise~」

 

  祝賀 party時,本部長:「拉拉~花英上學的時候怎麼樣啊?」拉拉:「花英姐姐嗎?是模範生,功課好。」趙建問拉拉妳呢?拉拉:「我是公司練習生啊!我那時正準備當偶像呢!我跳舞跳得很好,要看嗎?」趙建:「模範生和練習生,不是很搭軋啊!妳們是怎麼當上朋友的?」花英跟拉拉不知怎麼回答,知雅:「因為喜歡一個男人。因為那個男人還抓頭髮打過架呢!」全場靜默,本部長嚴肅的問:「是什麼樣的男人?」知雅:「是您也認識的人~」明秀和秀珍......花英笑:「啊!不是的~」趙建等著知雅怎麼說,一片緊張中,知雅:「趙寅成。」大家鬆了一口氣都笑了,本部長:「趙寅成,男人來看的話,也是很有魅力的一個人。」趙建:「那是哪一年來著?趙寅成出道了嗎?」全場傻眼,拉拉拿起酒杯:「再一次祝賀兩位。」順利轉移話題~

 

  趙建對著明秀和秀珍說:「這樣一聽,我很好奇兩位的事,怎麼認識的啊?」拉拉:「在濟州島認識的。」知雅打她,花英:「濟州島啊~」明秀:「是啊!是的,秀珍在那裡迷了路,所以我~」秀珍:「當時我,第一次見到了明秀,問了明秀路,没想到明秀的第一句話是~」趙建插話:「告訴妳路給我多少錢?不會是這個吧!這個是電影中的台詞,叫求婚之日嗎?初吻不會是 love app 吧! PS I love you  ,說說看吧!初吻,如果有的話,肯定很有意思。」本部長:「喂!差不多就行了。抱歉!不要介意~」明秀:「初吻是~忠武路。」秀珍疑惑,趙建問忠武路?明秀:「三年前二人搞曖昧,曾經疏遠過,當時媽媽生病,我去了堤川;秀珍是為了拍電影,天天去外地。別說是見面了,就連電話也很少。不過,太想她了,打電話没人接都是轉語音信箱~」趙建問結果呢?明秀:「我去找她了,毫無預警地;坐了兩個小時的車,就為了看她一眼~」

 

  明秀來到電影工作人員聚會的餐廳外,看到秀珍忙裡忙外,就是没看見明秀;明秀在餐廳外打電話給她,她也因為要交際没聽到電話聲,明秀在餐應外看著秀珍......

 

  趙建:「結果呢?」本部長:「就那麼回去了嗎?」趙建:「就那麼回去了,就不是男人。」明秀:「是啊!就那麼回去的話,我們會是永遠的朋友。」原本想進去餐廳找秀珍,最後還是選擇轉身離去的明秀為了演戲說:「我直接闖進餐廳了,秀珍看見我很驚訝,也没說啥,我也就没有說話,在那裡~第一次吻她了。」本部長:「當著大家的面啊!好酷啊!」趙建做一個接吻的動作:「該不會是這樣,這樣~」明秀:「不是,是這樣的。」明秀雙手扶住秀珍的臉,正要吻下去時,"哐"一聲,拉拉:「抱歉!故事太好聽了,一時入神,不小心掉了。」本部長忙著收拾碎玻璃,趙建:「不愧是女演員啊!」秀珍尷尬地說我去一趟洗手間;第一次聽到這故事的其他三個女人......

 

  秀珍在浴室盥洗,明秀坐在床邊:「我瘋了,幹麼說那件事~」明秀想起剛扶著秀珍臉的情景,突然~

 

  浴室裡的秀珍,想到剛剛明秀要吻她時,杯子剛好掉下去,明秀停下動作時的表情,秀珍要自己別再想了,全部都忘掉,秀珍:「何必記得呢?秀珍~」

 

  拉拉跑來問明秀初吻的事,一進房没看到人,轉身要離去,没想到聽到上樓的腳步聲,拉拉只得躲在被子裡,原來是知雅;知雅看見浴室外有秀珍的換洗衣物,認為被子裡的是明秀:「明秀,睡了嗎?我睡不著。」知雅坐在拉拉身旁:「來這種地方,感覺好奇怪,還想起以前。」拉拉發出打鼾聲,知雅:「睡了嗎?」拉拉坐了起來:「想起了以前~什麼以前?」知雅說妳怎麼會在這裡?拉拉:「幹嘛三更半夜跑進別人的房間啊!」知雅說那妳呢?這時,花英開門進來,花英:「后~難怪三更半夜像隻貓走出去,我的猜測没錯啊!」知雅:「妳在監視我?」花英:「因為妳太明顯勾引人了。」知雅:「我勾引人?」拉拉:「妳來這裡幹嗎?明秀哥呢?」花英:「蛤?」拉拉:「跟秀珍姐姐一起洗澡嗎?」花英說妳瘋了,三人不約而同看著浴室~知雅和花英:「不會,不會的。」知雅:「剛才幹嘛弄碎酒杯,應該繼續聽啊!」花英:「還聽什麼啊?我想都不想知道;這兩人,給他們設了局就真以為成了戀人。」拉拉說接吻的故事,應該不是真的吧!知雅:「當然是假的啊!兩人又没交往。」拉拉:「接吻是可以的呀!」在浴室裡的秀珍:「我~我出去了。」三個女人趕緊躲進被子裡。

 

  秀珍:「你不洗嗎?感覺不方便的話,我去一樓睡吧!嗯~剛才說的事,當時來了就了啊!怎麼没有說,我渾然不知~當時糊里糊塗分手,你~覺得没有交往過,就那樣疏遠,我也感到很可惜。我也~一直在想你。」秀珍看被子毫無反應:「你~没話說嗎?睡了嗎?明秀~」秀珍拉開被子看到三個女人,嚇到尖叫,樓下的趙建和本部長聽到了聲音,兩人準備上樓;此時明秀正巧回到房間:「妳們在這裡幹嘛?」知雅:「我們談談。」明秀問談什麼?拉拉:「先跟我談談。」明秀:「談什麼?」本部長和趙建在外敲門:「秀珍~房作家~出了什麼事嗎?秀珍~」

 

  花英要大家趕快躲起來;因為都没人開門也没回答,趙建要本部長去拿房門鑰匙。本部長和趙建開門進去,看到明秀躺在床上,本部長說没什麼事吧?明秀:「嗯!是~秀珍說了夢話。」結果秀珍和知雅及拉拉躲在床底下;明秀作狀看了一下身旁的秀珍,没想到竟是花英,花英用口語要明秀救救她,幫幫她,於是明秀只能將被子好好蓋住花英,拍拍她開始唱搖籃曲,明秀:「她愛說夢話,得哄著睡。抱歉!晚了,睡覺囉!Good nigh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