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秀:「妳們這些前女友們,停住,安靜,安靜點,著火了,著火了。」花英:「著什麼火,因為你,我的心著火了,你這傢伙~」五人又打成一團~

 

  明秀和秀珍到藥局買藥,明秀:「好想媽媽~」秀珍:「真希望能鑽進地下啊!」明秀:「要不,再服一次兵役呢?應該不會追到那吧!」秀珍:「是啊!逃走吧!明秀,逃走吧!」明秀:「要一起去服兵役嗎?」

 

  知雅用平板上網看劇本,花英摸著自己的頭髮,拉拉拿鏡子看臉上的傷勢;知雅:「没多大區別啊!」花英:「別只讀妳的部分。」拉拉:「但我更喜歡那個。」知雅:「不管內容是什麼,欺騙就是欺騙。」秀珍和明秀買藥回來了~

 

  知雅:「打一巴掌,揉三人啊!我叫你不要拍電影了嗎?不是啊!對真心為你加油的人,也這樣做,可不行啊!」拉拉:「就是啊!真後悔為你加油。」知雅:「早知讓你被抓頭髮算了。」拉拉:「可以再見打過我的男人,但無法見騙我的男人。」秀珍說對不起,並不是只有明秀的錯。知雅說這不是秀珍能插手的時候吧!花英:「說實話,没資格啊!」明秀說對不起,他剛好像出了會神了。拉拉:「我哥本來不是這麼愛耍小聰明的人。」花英:「果然人們混的圈子很重要。」知雅看著花英的脖子:「花英,妳這邊是不是傷到了?」花英:「這算什麼,知雅,妳還挺會抓頭髮的呢!」知雅:「就叫我姐姐吧!妳和明秀同歲吧!」花英:「雖然同歲,但我生日比他早。」拉拉看著花英:「姐姐,妳這腰没事吧?」花英:「妳呢?上衣不是破了嗎?該怎麼辦啊?」拉拉:「隨便吧!我可是老么啊!」知雅:「是老么嗎?」拉拉:「說實話,網上的簡歷上是減了幾歲,但是,二十多歲~」明秀問要打掃這裡嗎?知雅無視他:「花英,要幫妳貼藥膏嗎?」拉拉:「姐,我餓了~」知雅:「對了,剛才倒的紅酒,都没喝到啊!」花英:「我也要一杯,渴死我了。對了,差點忘了,房明秀、金秀珍,你們倆被解雇了。對了,準確來說是~回收投資金,OK?」

 

  秀珍大喊:「什麼?解雇?喂!誰敢?妳以為妳是會長的女兒嗎?妳不也和我一樣是乙方嗎?當乙方還說什麼解不解雇?喂!妳不是和我同歲嗎?年紀也一樣大,竟然還對我亂說,妳這没禮貌的,真是~喂!妳也被那公司解雇,就什麼都不是;妳,妳救活正伊電影後再說吧!喂!喂!真是......」發洩完的秀珍和明秀在江邊喝起酒來;秀珍:「看來我上輩子出賣國家了啊!要不然,人生可不會這樣,受到屈辱和委屈。」明秀:「前輩們阻止我說,漫畫家做別的事會被毁掉,我真是瘋了,就我,還拍什麼電影?」明秀問秀珍現在該怎麼辦?秀珍没回話,明秀問要送她嗎?秀珍自己走了,明秀走反方向回家~

 

  知雅、花英和拉拉在餐廳裡等待秀珍和明秀折回來;知雅:「怎麼可以那樣就走掉,真是不會看眼色。」拉拉:「以前一直陪著我到我氣消,心情變好呢!應該是因為妳們在,所以才走掉的。」知雅:「我敢肯定,絕對不是這樣。」花英痛得叫了一聲:「真是,真是没有基本教養,基本教養,都說要被解雇了,竟然没有跪下來求情?」拉拉:「妳就是為了讓他們跪下來求情,才這麼過份的嗎?」知雅:「妳可以隨便解雇嗎?」拉拉:「不是不可以嗎?公司上司多著呢!如果有靠山就不一定~」兩人看著花英,花英:「我會看著辦的。」知雅要她加油。拉拉:「話說他們是什麼關係?」知雅:「誰?和秀珍嗎?」花英:「他們倆很合得來,讓人很煩。」拉拉:「是不是真有什麼關係呢?」知雅:「不是說是朋友嗎?」拉拉:「憑什麼相信那句話?」知雅:「明秀不是親口說的嗎?」花英:「那是就那時候而已。」拉拉:「問題是秀珍,她以為他們交往過,就意味著她對明秀哥有感情啊!」知雅冷笑:「所以呢?妳們很在意嗎?感覺像對明秀還有留戀似的。」拉拉:「没有,不是有留戀,就是心情很不好,我希望明秀哥可以遇到好人;不是現在,要在以後,我結婚生小孩之後。」花英:「我不想要明秀幸福,希望他一輩子受苦,還一直後悔。」拉拉說又開始了,然後問知雅,妳呢?知雅:「我没想法。」花英:「是真的酷,還是裝酷?」知雅:「在意他,不覺得有傷自尊心嗎?」

 

  恩慧:「越想越生氣,她們還要解雇我們,我們可是合作關係啊!企業和企業之間的,就算他們是大企業,但怎麼能還没求諒解,就這樣單方面告知呢!公司大,就可以没有禮儀和道德嗎?真是無語。」秀珍站起身:「這是非法解雇,不!是違反合約,我要去談判。」

 

  秀珍來工作室找明秀,明秀忙著趕連載,手機響了都没反應,秀珍幫他接電話,結果是打來催稿;秀珍:「截稿日是什麼時候?」明秀:「今天早上;振裴幫我加一下背景。」振裴:「所以我說雇用助手比較好,哥~別人都按組各自負責,我們為什麼這麼破。」明秀:「閉嘴,去買咖啡,要拿鐵。」秀珍說有牛奶的話,没必要去買;秀珍幫明秀泡了咖啡:「給你,你喜歡喝的拿鐵。你那麼忙,要不要我一個人去找花英?」明秀說妳一個人怎麼去?秀珍:「好吧!那明天再去吧!我前輩在附近拍攝,我去那兒看一下。」振裴:「拍電影嗎?在哪兒拍?女主角是誰?」秀珍比手勢要振裴閉嘴。秀珍準備離開時,明秀:「喂!去哪?馬上就能結束。」看著趕稿的明秀,秀珍默默地離開。

 

  突然下起了大雨,秀珍趕到前輩拍攝的現場,幫忙把攝影裝備蓋上塑膠套,以免淋壞了。秀珍:「前輩,你真馬虎,你都没看天氣預報嗎?」前輩:「今天降雨機率才30%而已。」前輩問工作人員,車呢?工作人員說這裡不能停車,前輩:「這樣裝備都會壞掉的。」秀珍自顧自的把裝備拉到能遮雨的店門口:「你好,我們是攝影組,現在下雨,我們又不能讓裝備淋濕,可不可以先放在門口?謝謝!謝謝!」秀珍趕緊跟前輩說店家同意了。不顧自己全身濕答答的秀珍,努力幫忙搬裝備。

 

  秀珍看著交通指揮棒,想起了以前還曾當過拍攝現場的交通指揮,那時累到連站著都能睡。前輩拿飲料給秀珍:「很久没弄現場了,感覺怎麼樣?心裡還是很激動吧!」秀珍:「前輩也是,怎麼還在這個圈子裡呢?没有後輩來嗎?」前輩:「跑啦!好像待了兩天吧!最近的年輕人說不來就不來。」秀珍:「不過,我們還挺起勁的呢!是吧!」前輩:「我們那時候還是可以看得到明天的,看得到希望,才能承受今天的辛苦,堅持下來;要是他們的話,就會罵人了。」秀珍:「什麼熱情都是以前才有的了。」前輩:「哎唷!妳還真是說些没用的話。」

 

  秀珍把事情告訴前輩,前輩:「要是我的話,就算是要下跪,也去找她求情了。」秀珍:「主要是因為這事不是那麼簡單。」前輩:「打起精神來啊!妳覺得自己想做的作品,能在他自己手裡完成的導演有幾個?不過,妳現在不正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嗎?現在没幾個人有這麼好命啊!今天辛苦妳了,妳再好好想想吧!」

 

  明秀拿著雨傘突然出現在秀珍身邊:「我就知道妳會這樣~」明秀拿了乾淨的衣服給秀珍,秀珍感動得快哭了,但没想到衣服竟是......

 

  秀珍和明秀來到花英公司;明秀說在辦公室見就好,為什麼要來這?秀珍:「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心急的人得主動點才行啊!」秀珍告訴接待總機來找張花英組長,總機問有預約嗎?秀珍:「没有預約,那就先幫我轉告一下,是正伊電影來訪。」這時身旁出現一位帥哥,總機笑問:「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帥哥:「我想去車英在的辦公室。」明秀:「那個~我們先來的吧!」總機對帥哥說:「本部長嗎?請您稍等。」秀珍打量著帥哥......

 

  秀珍和明秀在會客室等花英,明秀:「真的是外出洽公嗎?該不會是故意躲著我們?」秀珍:「她躲的話,我們就追著她去;逃跑的話,就把她找出來吧!」明秀說他好想去上洗手間啊!秀珍說去吧!明秀說這裡有點不爽,秀珍問你是不是被打擊到了?明秀:「什麼被打擊了啊!又不是第一次來?」秀珍:「之前跟她交往時,來的嗎?」明秀:「之前也没到這裡面來啊!」秀珍:「花英真的好奇怪啊!自己每天在你家前面等著你,還不讓你來她公司嗎?」明秀說不是這樣的,是自己不想來。秀珍看看明秀的穿著打扮,拍拍明秀的肩膀:「別氣餒,那些人不就是穿得人模人樣的,没什麼好嚣張的,你如果像他們那樣穿好點的話,就比他們帥多了,別氣餒。」明秀:「我的身體,對艱難時候的記憶很深刻的,那時連漫畫家也不是,就是半個無業遊民~」秀珍:「怎麼了?剛剛在大廳裡那麼理直氣壯的,現在是紅了是嗎?」明秀:「不是和妳一起來的嘛!話說就算是化緣,兩個人一起的話,更好。」

 

  等到無聊的兩人,在會客室裡玩了起來;没想到,本部長開門進來:「金PD,等很久了吧!」秀珍尷尬:「没有,本部長,您好。」本部長:「張組長外出洽公了;來了的話,就直接找我啊!」秀珍說好,那個~明秀用口語要秀珍別說,秀珍:「這位,這位是房明秀編劇~」明秀馬上堆滿笑臉:「您好!多多關照。」本部長:「我是車英在,雨傘很帥哦!」明秀:「原來本部長這麼年輕啊!我還不知道呢!長得也很帥啊!見到你很高興。」

 

  車英在請明秀和秀珍吃飯;本部長:「本來我就打算請二位來公司的,這下還真是巧呢!我想介紹個人給妳認識認識。」接待櫃枱前的帥哥出現了,車英在:「金PD可能認識他吧!」秀珍:「請問,你是趙建導演嗎?」車英在:「你在電影界還很吃香嘛!」秀珍驚訝得大叫:「還真是啊!真是啊!我就說嘛!感覺像,像是見過很多次的感覺。你好,我是金秀珍,正伊電影的製作人金秀珍。」趙建說妳好。明秀冷冷的說:「好像是個名人呢!」秀珍為他的無理道歉:「他,房編劇,現在還不是特別了解電影圈。」秀珍小聲對明秀說上次我不是說了嗎?聖丹斯電影節,明秀突然想了起來。趙建對車英在說:「要是知道要把我賣出去的話,我就不會跟著你過來了。」車英在:「這傢伙是個怪傑呢!」秀珍開心的說:「趙導演,我真的是你的粉絲。」趙建大笑:「狗和牛都說是粉絲,得到全國民的認證,評價就很絕對了嗎?這麼老土~」車恩在出面緩頰說趙建說話的語氣本來就這樣~

 

  車恩在對趙建說:「聽說你最近一直在玩啊!幫我們做個電影吧!」趙建:「我來又不是談電影的,我可是因為你才來的。」車恩在說因為我?趙建說你不是要訂婚了嗎?秀珍要明秀一起向車恩在恭賀:「天哪!您要訂婚了嗎?祝賀您~」趙建:「我是想趁早擋住他,我啊!」趙建搖手表示不贊同,車恩在大笑:「別只聽別人說了,你自己見過之後,再做判斷吧!」趙建:「你叫她過來了嗎?」花英:「來晚了,真是不好意思~」秀珍、明秀、花英三人面面相覷,趙建在旁仔細研究三個人的表情,尤其是明秀;此時,秀珍竊笑了起來......

 

  化妝室裡,花英像隻戰敗的公雞,秀珍開心的說:「我差點忘了,您要結婚了呢!祝賀您。」花英:「妳幹麼出現在這兒啊?是明秀說要來的嗎?」秀珍:「明秀是知道些什麼嗎?我現在總算是了解,為什麼他突然要自己寫劇本了。」花英:「我没來的時候,都說了些什麼?」秀珍:「本部長好像不知道我們被解雇,不是,是我們簽合約的事,真是可惜了。本部長好像真的蠻喜歡我們的,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告訴他這些事實了。」花英:「別拐彎抹角,我們實話實說吧!妳想要什麼?」秀珍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哎呀!真是,會有什麼呢?我們彼此要走的路都很明確啊!我們是要做電影,妳是要結婚,雙方能幫上忙的話,就可以幫一下啊!互相扶持,我們的緣份可不是一般的深啊!」花英不屑的說緣份?秀珍:「妳真的那麼討厭和我們一起共事嗎?那我也没辦法了,我會照實跟本部長說清楚的。」秀珍大喊"我們已經被解雇了~"秀珍:「趁這次不做,也把這期間積在心裡的心結給了了吧!」秀珍又大喊"為什麼我們只能這樣被解雇啊!"花英:「那~就合作吧!相互扶持。」秀珍奸笑的伸出手:「相互扶持。」

 

  三人各懷心事的看著,趙建也在一旁觀察得很有趣,車恩在問趙建:「要不要也看一下劇本,要是可以的話,就拍。」車恩在問明秀:「修正稿改好了嗎?中國那邊催著要劇本呢!很急的。」秀珍不解的問中國嗎?車恩在:「有個中國公司要投資你們拍電影,張組長没告訴你們嗎?」花英驚恐,秀珍瞪著花英,趙建:「是不是兩邊的交流不順暢啊?」秀珍:「不是,我們有好好在做著呢!是吧!組長?」花英:「是啊!正伊電影的小伙伴們,真的對我也很好。」秀珍:「修正稿要快點改出來才行了,是吧!組長?」花英笑得很虛偽的說是的,看著她們倆演戲的明秀:「不過,我之前還不知道呢!兩位訂婚的事。」花英尷尬得不知該怎麼說,趙建看著明秀,車恩在:「雙方家裡都見過面了,就等正式的時間公佈了。」秀珍:「一定......要快點訂婚哦!」明秀:「我看您好像還不知道呢!張花英組長,人真的是很不錯的。」花英開心:「瞧你說的呢!」明秀:「就是挑男人的眼光~不行。」趙建:「是嗎?這點跟英在正好相反呢!他就是挑女人的眼光~不行;每次都跟些奇怪的女人交往,還被倒打了一耙。」車恩在:「你還真是什麼話都說啊!」趙建:「怎麼了?高中的時候吧!那時那個女生一直背著你,跟前男友聯繫呢!」(趙建意味深長的看著花英,明秀跟花英兩人差點嗆到。)「還被我給逮住了。這是個問題啊!把合作想得太簡單了。」花英笑著說是問題啊!

 

  餐後,看著載花英離去的車恩在,秀珍:「這男的真的好有風度啊!花英真的能力很強啊!長成那樣,還是本部長。」明秀:「一看就知道是空降到公司的,不可能是靠自己的能力爬到這個位子的,肯定是有後台。妳們倆還真是没有看人的眼光啊!有錢人家的兒子又怎樣,那是他的本質嗎?都是外在的啊!人嘛!就得有內涵。」秀珍:「人也很不錯啊!長得好,又有風度。」明秀:「妳也喜歡那種的嗎?金秀珍,原來妳也就這樣啊!」秀珍:「我也就是個普通的女人啊!我很喜歡有錢人的,真是好羨慕花英啊!」明秀:「羨慕嗎?那就去找花英,要她介紹個有錢人家的兒子給妳啊!那個導演也很好啊!好好試試吧!不是說是他的粉絲嗎?」秀珍:「車恩在和你,不是同一個級別的,人家可是決心一生只愛一個人的,看人家多有責任感,可是你呢?你呢?」明秀:「給我錢,給我錢,妳衣服濕了,給妳送衣服的錢,快給錢,快給我錢啊!」明秀追秀珍追到連鞋都掉了~

 

  一早花英殺氣騰騰:「修正稿,這個月底可以改完嗎?房編劇。」明秀:「妳說話的重點應該不是這個吧!」花英:「是中國那邊的要求太難完成了嗎?而且還要再加強劇本的浪漫度。」明秀:「說起來容易啊!」秀珍:「不管怎樣,我們會在這個月底前改好的,組長。」恩慧對秀珍跟花英兩人突然友好,感到奇怪。花英:「另外,明天跟趙建導演有個會要開。」恩慧:「什麼?趙建導演嗎?」明秀:「啊!那個煩人......」秀珍對恩慧比YA:「我已經見到了唷!」恩慧開心的說:「姐,妳見過了嗎?本人也長得很帥嗎?」秀珍左思右想:「這個嘛~」恩慧:「那是因為姐妳,看男人的眼光不行。」明秀:「還真是没眼光。」花英要秀珍跟她談談。

 

  花英:「趙建是個什麼樣的人啊?」秀珍:「趙建導演嗎?紐約電影學院出身~」花英:「不說經驗,就說他人怎麼樣?」秀珍:「人性上......才能還是有的,性格賊,呃,性格有點特別;是個富二代,所以也不缺錢,是那種自己感覺對了,才會去拍的類型。」花英:「一起共事的話,妳覺得會怎麼樣呢?」秀珍:「不就那樣,堅持自己的路線,相處肯定是會有困難的,絕對聽不進別人說的話,而且之前也因為跟工作人員的關係不好,搞得攝影組整個都罷工了,有過這種悲傷的傳聞呢!」花英:「意思就是他自己隨心所欲空想啊!」秀珍:「我敢以我多年的製作人經驗打包票,那個人肯定不會拍的。」

 

  因為趙建要來公司開會,秀珍和恩慧勤快地整理辦公室,還特別拿得獎獎座出來擺設。明秀實在看不下去:「社長團來訪啊!我來的時候,怎麼没這樣?花英怎麼說?妳們最近關係不錯嘛!別人看了,以為是親姐妹呢!」秀珍:「要你管~」明秀:「是不是叫妳在本部長面前守口如瓶?那樣的請求,應該先找我說,才對啊!難道不怕我說嗎?」秀珍:「花英要是結不了婚,誰會遭殃呢?」明秀說跟我無關,秀珍:「花英要是跌倒了,我們的鼻子會摔壞的,你用點腦子吧!你只要管好嘴巴就行了,不要在趙建導演面前亂說話,話由我來說,房明秀你就~」明秀打斷秀珍:「我為什麼?為什麼?我犯了什麼罪嗎?生氣了,我就全部都說出來,我就是前男友~我就是前男友,前男友,前男友~我為什麼要看他們臉色?尤其是那個趙建,對粉絲,狗啊!牛啊!的罵人,我憑什麼要看那種無禮的人臉色?」恩慧帶著趙建站在門口~

 

  秀珍:「mail過去的劇本,您看過了嗎?」恩慧:「覺得怎麼樣?」趙建:「啊!很糟糕,我對浪漫不感興趣。」秀珍:「看來不是你的取向啊!」明秀:「看來没有看作品的眼光。」秀珍和恩慧瞪著明秀,趙建:「看人的眼光是有的。工作環境真惡劣啊!」趙建拿起獎座:「叫少女的發現嗎?」恩慧問您知道我們的電影啊?趙建:「Besoal電影節評委獎,妳們以為那位評委是誰啊?」秀珍和恩慧震驚,恩慧說那您應該認識秀珍姐姐吧!趙建問秀珍:「為什麼没出席頒獎典禮?」秀珍說因為没時間,趙建:「應該是没誠意吧!」秀珍:「不是記實電影,也不怎麼紅,記得的人也没幾個。」趙建:「妳說話就這點水準啊!我為了把這個獎送到妳手上,甚至還抓了評委的衣領,妳知道嗎?没聽明白啊!我~愛~妳的作品。」

 

  吃宵夜時,明秀學趙建說話取笑秀珍:「没聽明白啊!我~愛~妳的作品。」秀珍:「別再說了~」恩慧笑得很開心,明秀:「簡直肉麻死了,畫畫的人當中,我見過不少白痴,不過今天那個是甲。」恩慧:「多好啊!天下的趙建認可了姐姐。」秀珍:「換作以前,我肯定到處炫耀了。」恩慧:「我倒是挺感動的,好久没人稱讚我們說做得好了。」明秀:「我經常看讀者留言"很有意思",就為了這一句話,我戒不掉這工作;没有留言的話,有時候我就自己寫。」恩慧問真的嗎?明秀:「說實話,妳們不進網站給評分嗎?」秀珍:「我們是你嗎?」恩慧:「說實話,有做過。」秀珍:「我也喜歡被認可,很感激,可是那個~能當飯吃嗎?被捧到天上,突然栽到地上的情況,也不是一次兩次。」恩慧:「姐姐,不要擔心,會好的。」明秀:「妳就開心點吧!四肢健全的男人說愛妳呢!簡直是奇蹟。」秀珍:「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乾杯~」恩慧:「姐姐,難得,好好喝一杯吧!」明秀到一旁接電話......

  

  恩慧:「不過,張組長最近怎麼那麼安靜啊?公司太安靜了,反而更不安。」秀珍:「哼!張組長~在姐姐的手掌心裡。」恩慧問怎麼做到的,秀珍:「商業機密。妳就相信姐姐吧!我要拍一個千萬觀眾的浪漫電影。」恩慧:「哇~千萬~」明秀講完電話回來,說他得先走一步了,恩慧:「你把氣氛搞這麼high,要走太過份了。」明秀:「下次再乾杯吧!我點了恩慧妳喜歡的鰻魚,吃完再走哦!」恩慧說没辦法討厭你~明秀對秀珍說電話聯絡......恩慧:「不過,他去哪?這麼晚了~」秀珍看著離去的明秀大叫:「阿姨!不給我們燒酒啊~」

 

  知雅的店突然來了好多客人,知雅手忙腳亂的,負責洗碗的明秀丟下手邊工作來幫她,明秀:「說不找員工,自己做,我就知道會這樣。」

 

  打烊後,明秀送知雅回家;明秀:「一個人没事嗎?什麼都没事嗎?」知雅說他無聊,明秀:「還記得MSG? moody sweet gardon  ,店主去移民,那家咖啡店没了之後,妳不是覺得很可惜嗎?」知雅:「MSG不是那個意思,是很俗的意思,man success gold。」明秀:「又裝厲害。」知雅問有話要說嗎?明秀說只是擔心妳而已,知雅:「不要擔心,我不想做個讓人擔心的人。」

 

  知雅回到屋裡,坐著想了一會,走到陽台想看看明秀是否還在樓下,左看右看没看到人,才進屋;没想到明秀在玄關外沈思,原本想按門鈴,最後作罷,坐在玄關前的階梯上。

 

  秀珍喝酒回家,逗姪子們玩,姪子:「阿姨怎麼老喝酒?」姐姐:「妳幹麼總折騰孩子?」姐夫:「就是啊!到外面跟男人玩親親吧!」秀珍打了姐夫一下,要他不要亂講話。秀珍:「姐姐,姐姐,今天有個很有名的導演稱讚我了~」姐姐說都没用的,姐夫問是誰?秀珍問姐夫認識趙建嗎?姐夫:「很有名的人嗎?」秀珍:「何止有名,簡直是世界級的。姐姐,姐姐,那個人竟然說愛我~的作品。」姐姐:「發什麼瘋?妳上次弄没的公寓訂金,什麼時候還?為了補那個錢,我受了多少罪,妳知道嗎?偏要獨立,折騰來折騰去,結果白白浪費錢。」秀珍:「再等會,這次我一定發,一定會發。」姐姐:「又,又說什麼大話,發什麼?發什麼?小心我揍妳~」秀珍開心的說:「我替妳還這些錢,十三萬這個~」

 

  拉拉約花英見面,花英:「起來,去別的地方。」拉拉:「這裡的氣氛挺好的啊~」花英:「公司附近,被別人看見怎麼辦?」拉拉:「看見又怎樣?坐啦!」花英:「行了,直接說重點吧!」拉拉:「聽說留住了趙建導演?」花英問誰說的?申氏嗎?拉拉:「看來是真的了,我以為是傳聞呢!」拉拉握住花英的手:「我說姐姐,讓我見一見趙建導演吧!」

 

  趙建在會議室等秀珍;秀珍:「我來晚了,跟本部長談話順利嗎?」趙建:「說好了,慢點再簽合約。」秀珍:「是嗎?是該慎重點,我們的Webtoon ,您看了嗎?」趙建:「當然。」秀珍問覺得怎麼樣?趙建:「我想問妳一句~」秀珍:「呃?請問吧!」趙建:「要不,出去吧!」秀珍:「去哪兒啊?」趙建:「我現在~需要風。」

 

  拉拉:「讓我見一見趙建導演吧!之後的事,我自己看著辦!」花英:「還没簽約呢!八字還没一撇呢!」拉拉:「我不是馬上就要一個角色,我也是專業人士,就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親自在趙建導演面前展現我的魅力。」花英說不行。拉拉:「只是搭個橋罷了,我們又不是不認識。」花英:「拉拉,我跟妳見面,還跟妳說話,就以為跟我關係很好啊!我們~不是朋友。我看起來像是跟妳同一個世界的人嗎?才見了幾次面就靠近,還拉關係,這不對吧!」拉拉:「看來我說話的方式錯了,抱歉!姐姐,我是......」花英:「哎呀!真是,叫什麼姐姐,我怎麼是妳姐姐?再也,不要在附近叫我出來,不要做這種事~」

 

  花英要離開時,遇見秀珍跟趙建,花英:「天啊!」趙建:「在這裡見到了準新娘。」花英:「啊!是啊!」秀珍發現拉拉,秀珍對花英說:「我們在開會中,來這裡買一杯咖啡。」拉拉察覺是趙建,花英:「啊!開會中啊!那麼,你們忙吧!」拉拉:「您好,您是趙建導演吧!」趙建對花英說妳的同伴,很面熟啊!拉拉:「我是拉拉,出道五年,十號房的禮物,您看過嗎?在那裡......」拉拉自我介紹的同時,秀珍在趙建背後對花英比手畫腳,趙建故意移位:「原來是演員啊!跟準新娘是什麼關係?」花英強顏歡笑:「是高中同學,非常要好的朋友。」拉拉:「是的,跟姐姐是同學。」趙建:「同學間還叫姐姐啊?」拉拉楞,花英:「因為我的生日比較早。」趙建:「原來如此啊!幸會。」

 

  秀珍扯開握住趙建手的拉拉:「時間很晚了,去吃飯吧!導演。」趙建對拉拉和花英說有時間的話,一起吃個飯吧!拉拉開心得說好啊!花英......秀珍:「我知道一個地方,明太魚湯,你喜歡明太魚湯嗎?」趙建:「我不喜歡落水的海鮮。」拉拉:「啊!那麼,去我認識的餐廳吧!」花英掐拉拉的背,拉拉:「很適合談話的,舒服的地方。」對拉拉比手勢的秀珍,正巧趙建轉頭,只好:「那裡好吃嗎?」拉拉說當然~

 

  拉拉帶趙建來知雅的餐廳,趙建:「這裡不錯啊!」秀珍在旁邊對知雅打暗號,花英也要知雅裝作不認識,秀珍:「這裡的裝修不錯吧!」趙建:「不!這地方好像有什麼故事。」知雅:「大家都怎麼回事?這位暖男是誰啊?」秀珍:「是導演,要跟我們共事的。」知雅:「幸會,我叫羅知雅。」拉拉:「是這裡的老板,跟我們關係很好。」趙建:「是貓咪相。」全場一陣靜默,趙建:「這麼一看~」對著拉拉說:「妳是狐狸相。」秀珍突然講說這裡有道菜很好吃;此時,明秀來店裡......

 

  知雅:「你來了~」趙建:「房作家。」明秀:「你好。」花英快崩潰的猛打秀珍,要她出面;秀珍:「我們是來吃飯的,跟張組長的高中同學拉拉一起。」花英在趙建背後作手勢,拉拉也眨眼。趙建:「你怎麼來了?」明秀不知該怎麼回答,花英作走路狀,明秀:「路過的時候,進來看看一個人。」趙建看看四個女人:「看誰?」又是一陣尷尬,拉拉比她自己,秀珍也做表情,明秀不知該說誰,突然花英把秀珍推進明秀懷裡,花英:「我們,我們,是來找我們秀珍啊!他們倆~在交往。」全場聞言驚訝,趙建:「你們倆在交往啊?」花英在背後做拜託狀,明秀跟秀珍只能抱在一起,尷尬的大笑說:「是!我們正在交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