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明秀否認是女友的秀珍,氣到睡不著,半夜起來把合照裡明秀的眼睛戳掉。

 

  秀珍難過得半夜出門倒垃圾,遇到坐在門口的明秀,秀珍當做没看到,自顧自的從旁走過,明秀追了上來:「妳姐姐和姐夫好嗎?聽說妳感冒了,恩慧很擔心妳呢?我聽說了......喂!妳不是知道我没有眼光嗎?對不起!讓妳被和妳無關的人折磨也很抱歉!讓妳操心也很抱歉!妳知道我的心吧?秀珍,要我怎麼做呢?要我怎麼做?妳明知我很喜歡妳,交不交往有什麼重要?有什麼重要?」看到秀珍的表情:「交不交往是很重要的,是吧!喂!好吧!就算交往過吧!這有什麼難的,就算交往過吧!大不了,我叫她們過來,說和妳交往過,秀珍。」秀珍把垃圾往明秀頭上倒,然後回家。明秀:「喂!金秀珍,喂!就是没交往,我才說没交往,我做錯什麼?我說錯了嗎?金秀珍~」

 

  洗好澡的明秀問振裴他到底做錯了什麼?振裴:「你是有點勾引別人的類型,對任何女人都會笑,而且對她們都很好,附近工作室的女生搬家時,你也都幫她們搬行李。」明秀說她們搬那麼重的東西,我要旁觀嗎?振裴:「她們帶著蘋果和草莓過來,而且還在凌晨二點,化了妝,噴了香水過來的。那天真是好可怕啊!」明秀說那是鄰居之間的情~暖心;振裴:「看起來不是那樣的,收下秀珍姐給的三百萬元,就把作品交給她。別的作家都說你瘋了。」明秀:「秀珍是我朋友啊!朋友公司快倒閉了,難道我不管她?你上次痔瘡開刀時,我幫你畫背景和上色,我有跟你要過錢嗎?」振裴:「說真的,你真的和秀珍姐没有發生過什麼事嗎?就是那種有點親密的那種~」

 

  秀珍問姐夫男人怎麼區分交往的女人和做朋友的女人?姐夫:「身體接觸啊!」秀珍說那如果很瞹眛呢?姐夫:「這個嗎?啊!真是,竟然被那種給騙了。」秀珍:「我說男人和女人相遇後,有些人成為戀人,有些人成為朋友,那到底從哪兒區別開呢?」姐夫:「女人長得漂亮,就是愛人;長得不漂亮,就是朋友。」秀珍:「好像也有長得漂亮,但成為朋友的例子啊!」姐夫:「喂!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

 

  因為覺得丟臉,站在門口遲遲不敢進公司的秀珍,不巧踫上了來上班的花英:「早安!在幹嘛!還不進來?」

 

  花英:「應該不會按這個構想拍吧!妳說我們死定了,我還期待了呢!結果就是這樣嗎?人物之間都没有瞹眛,這是戀人嗎?這可是普通朋友啊!秀珍,妳是不知道戀愛是什麼嗎?」恩慧說她覺得不錯,花英問秀珍也覺得不錯嗎?秀珍說她會修改的,恩慧對花英說妳要說出哪裡不喜歡,為什麼不喜歡啊?花英:「全部~」

 

  秀珍:「修正版,以妳說的為中心修改了。」花英問這個有趣嗎?恩慧說盡量提取原作裡的感情。花英問秀珍:「妳覺得我,會想要接近原作的電影嗎?重新寫吧!寫得盡量和原作不一樣。」

 

  秀珍來找明秀,明秀:「金秀珍,消氣了嗎?消氣了吧!我就知道妳會來找我,因為金秀珍可不是很小氣的人。真是,妳那天那樣對我,是不是有點對不起我?讓我聽聽今天過來的理由吧!」秀珍拿起包包用力往他頭砸下:「這都是因為你,現在怎麼辦啊?現在該怎麼辦啊?你知道電影都成什麼樣了嗎?為什麼因為你,連我都被毁啊?」明秀說花英又欺負妳了嗎?秀珍:「那女人發脾氣不算什麼,我都能忍受;當主角,隨便她吧!我都能忍受,但這不應該啊!」明秀問秀珍到底因為什麼事?秀珍:「没法拍電影啊!你知道我忍受著丟臉,是怎麼工作的嗎?你知道我每次站在她面前,我的心情怎麼樣嗎?怕被恩慧知道,心跳加速,我又没做錯什麼,還不能說什麼,我只是努力了而已。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見到你之前,我混得很不錯,但見到你就没有一件事是順利的。」明秀:「秀珍~」秀珍:「我們再也不要見了,我再也不想見你,你走你自己的路,我走我自己的路,謝謝你把我當成朋友,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也不想做認識的人,就當是陌生人吧!」

 

  明秀來花英公司找她,花英接到總機通知嚇得半死。明秀:「妳好,張花英組長,公司真大,真好啊!」花英為了面子:「你好,房作家,你來這有什麼事嗎?」明秀:「還能有什麼事,就是來見張花英組長啊!」花英要明秀換地方說話。

 

  秀珍一早到公司,竟然看到明秀在擦辦公桌,秀珍問恩慧,明秀為什麼在這?恩慧:「房作家說他要寫劇本。」

 

  花英帶明秀到她辦公室,明秀:「想翻原作,我不同意。」花英:「没看到合約嗎?關於改編的所有權利都在我們手上,也就是說就算我提出不同的內容,你也没辦法。」明秀:「如果解約呢?妳知道我和秀珍簽約時收了多少錢吧!付違約金不是困難的事。」花英說明秀没法這麼做,明秀說妳憑什麼這麼肯定?花英:「你不做,金秀珍就會破產的,我認識的房明秀,絕不會背叛朋友。」明秀:「張花英,果然是張花英女士。是啊!原著作者有什麼權利呢?電影拍成什麼樣,都取決於劇本作家,所以我打算我來寫劇本,有原著作者寫劇本的例子啊!所以由我來寫。」花英說你瘋了嗎?明秀:「不要就算了,結婚準備得怎麼樣了?要不,去逛一下妳們公司好了。」花英制止他:「你這是做什麼呢?」明秀:「我說妳才是,這是要做什麼呢?妳就是不想用我的漫畫來拍電影吧!我就是想用我的漫畫拍電影,而且一定要拍成好電影,優秀的電影。」花英:「我~我會給你很多版權費的,這總行了吧!」明秀:「來都來了,還是跟妳們公司的同事們打聲招呼吧!」花英:「喂!你真是的,你以為這裡是哪裡,這麼亂來。」明秀:「難道我來了什麼不該來的地方嗎?」花英:「你以為事情會依你想的那樣發展嗎?」明秀:「我怎麼做,其實都取決於妳怎麼做~」

 

  明秀步出花英公司,大大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會被她弄死呢!」

 

  明秀到公司向秀珍報告,秀珍問他這是做什麼?明秀:「我實在不能把我的作品再交給妳去做了。」秀珍:「所以,你才要自己寫劇本嗎?你當這是鬧著玩嗎?」明秀:「我之前可是有寫過漫畫劇本,大家看到都笑翻了。」秀珍:「你就不能好好待著,什麼事都不做嗎?那樣就幫了我個大忙了。」明秀:「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幫妳?我來這,可不是為了幫妳,妳可別誤會了。現在看來,妳還真的只會照自己的方式,來解讀別人的想法啊!可真是個誤會人家的女王啊!」秀珍:「對不起!房編劇,我又誤會您了。你就繼續這麼做吧!繼續按你想做的去做吧!到時候別想叫我幫你。」明秀:「算了吧!金秀珍,反正我們現在已經連朋友都不是了。」花英來到電影公司。

 

  穿著性感的拉拉來跟電視劇導演打招呼,導演說這次的角色是家庭主婦,不適合拉拉;回到車上,拉拉哭得眼線液流滿臉,經紀人問拉拉:「真的不考慮演傻瓜嗎?這個時候,可不是讓妳挑挑揀揀的時候。」

 

  秀珍、明秀和花英三個人一起上班,搞得辦公室氣氛冷到極點,恩慧無奈~

 

  拉拉來工作室找明秀,拉拉招蜂引蝶的模樣把振裴嚇得半死,她施展狐猸功力想從振裴那裡套出電影細節,振裴......

 

  明秀跑到秀珍座位旁,欲言又止,秀珍:「房編劇,快寫你的劇本,大家都在等著呢!」明秀:「就是在回憶的時候,又與現在的時間點重合了。」秀珍:「Deserve,deserve ,你連這種基本的專業用語都不懂,還寫什麼劇本啊!」明秀:「妳都成了製作人了,這點小忙就幫一下嘛!妳忙吧!謝謝!」秀珍無奈地走過來看明秀寫的劇本:「旁白敍述太多了,得用台詞把它表現出來啊!這劇本跟漫畫可是不同的。哎!不要總是把時間背景設置為凌晨。」明秀說這不是很美嗎?秀珍:「太陽可是升得很快的,光是設置攝影機,太陽就升起來了。」秀珍叫明秀讓開,自己幫明秀修改~

 

  秀珍和明秀來到知雅的店,知雅:「這麼忙,還來我這裡一趟,謝謝呢!秀珍~」明秀問有什麼事,還把秀珍也叫來?知雅:「之前我對秀珍說的話,好像太過於隨便了,那時我也不了解秀珍。」秀珍說没什麼。明秀說姐姐果然很爽快;秀珍叫他能不能先離開一下。知雅:「我也知道這樣不好,不過秀珍本來就是很珍惜明秀的,一個朋友嘛!以後也跟我做好朋友吧!」秀珍被吐槽到不知怎麼回話,明秀:「妳也該回答一下人家啊!金秀珍,姐姐話都說到這樣了。」見秀珍没反應,明秀:「對不起!姐~金秀珍,心胸本來就是這麼狹小~」秀珍:「其實想想,我也做錯了很多,其實年長的人叫我之前,我這個至少年輕一歲的人,應該先來拜訪您才是~」明秀摸著秀珍的背:「變得這麼優雅了,真好啊!」知雅:「聽說你們在寫劇本啊!我還有話想跟你們聊呢!」秀珍:「跟劇本有關的事情,您還是跟房編劇說吧!」知雅:「不是啊!我還在想得先得到製作人的許可呢!」知雅問明秀:「你會怎麼講述我啊?去賓館的事,你不會寫進去吧!反正這種事跟浪漫電影也不搭調,把我寫得美一點,寫得有藝術感一點,怎麼說的來著,帶點想家的感覺。」秀珍大笑了起來~

 

  離開知雅的店,秀珍:「還真是喜歡狗窩呢!第一次見面就那個的人,也還真是會這樣呢!原來你是這種人啊?我還真是羨慕你呢!跟好萊塢的,美式的呢!」明秀:「我本來想拒絕她的。」秀珍:「還裝成是個一點都不了解肢體接觸,有著純純靈魂的孩子。」明秀:「說什麼呢?Webtoon 上面都出了啊!」秀珍:「我真是~不是寫的是MT旅行嗎?」明秀:「就只是個場景而已嘛!」秀珍:「你~你~狗和貓一起MT旅行的那種清純感,跟第一天見面就那個~這兩種感覺是一樣的嗎?」明秀:「說了是西塔,不是狗。」秀珍:「以後這種事不要拉上我,你要是覺得不喜歡改掉的話,你就自己跟知雅說你不想做。」明秀:「我怎麼直接跟她說啊?!」秀珍:「知雅姐又怎麼了,說不了嗎?」明秀:「人家都離婚了,還一個人經營餐廳,不能連我也對她那麼無情吧!」秀珍:「哎唷喂!您還真是個好人啊!這次還真是遇上了兩位婆婆了,張英花和羅知雅。」明秀:「二個人,還好啦!還好不是三個人。」秀珍:「你真的是~說的是人話嗎?」明秀:「拉拉這個角色不會在劇本裡的,走吧!秀珍小姐,走吧!」附註:MT這裡的意思是社團旅行(第四集的前導,明秀說是MOTEL,但似乎跟秀珍所謂的清純感搭不上,再煩請懂韓文的朋友,留個言吧!謝謝!確定後,會再做修正)

 

  拉拉對秀珍和明秀說:「之前我說不想把漫畫拍成電影,其實不是我的本意;把我的故事拍成電影,這可是很光榮的一件事。」明秀說拉拉怎麼突然變這麼誇張啊!拉拉:「就是很想把我真正的想法轉達給哥和姐,我不是個女演員嗎?我覺得,我也可以幫到你們的。所以說啊~」拉拉拿出了劇本,明秀對秀珍搖搖頭說不是他給的,拉拉:「這些標記的地方,請幫忙把這些內容換掉,全部換掉,換成耀眼的職場女強人,還要添加些有難度的台詞。」秀珍:「不過愛情喜劇裡怎麼會出現什麼有難度的台詞呢?」拉拉:「能不能把遇見的背景從舊貨交易上,改到證券交易所什麼的,行不行?哥~女性角色要演得很出色,電影才能拍得好的;姐,妳也理解了吧!」明秀:「不過,拉拉,妳這個劇本是從哪裡拿到的?」拉拉:「現在重點不是這個啊!再翻翻看吧!」明秀翻到後面,露出一副想殺人的表情~

 

  明秀坐在振裴身上:「還說了些什麼?」振裴:「只有那個劇本,只有那個劇本。」明秀說真的只有那個劇本嗎?振裴說只有那個,明秀不相信:「振裴啊!你這個没義氣的傢伙。」振裴:「什麼?義氣?哥和我之間有那種有義氣可言的親近關係嗎?而且話說回來,這個工作室不也是哥自己賴在這裡不走的嗎?」明秀:「我搬走了啊!我要搬走。」振裴:「什麼時候搬呢?我最近有點敏感,要是旁邊有人在的話,我就集中不了精神。」明秀:「對不起!之前那麼長的時間,你有多麼難受啊!你最近也小心點。」振裴:「不過我嘴巴很緊的,哥你寫的劇本很無聊這件事,我誰都没說。」

 

  明秀說要他怎麼辦啦?秀珍:「要不,就讓她們寫吧!你的工作還是進行得很順利的,所以你當時為什麼要逞強說你自己要寫劇本呢?」明秀:「我又不是為了我自己一個人啊!妳,還是不說了。唉~」秀珍:「不過現在又不是什麼80年代,怎麼在劇本上糾結這麼久呢?」明秀:「漫畫更嚴重,亂砍的程度是~直接在原稿上塗上黑色。」秀珍說電影海報到現在都是如此啊!光吻戲就說太色情就要刪了。明秀問該怎麼辦?秀珍:「把那些級別限制高點的鏡頭,放進去前,自己看著修改一下就行了。要不,就是為了審核,再做一個劇本。」明秀問另外做嗎?秀珍:「嗯!有兩個版本,一個是原有的,一個是國內上映用。」明秀突然茅塞頓開,秀真問你還真要這麼做嗎?明秀:「試試看啊!一個為原始版本,一個為對付前女友版本;妳就用原始劇本來找導演和演員。」秀珍:「拉拉和知雅就算了,花英怎麼辦?遲早會被她發現的。」明秀:「以後就算被她發現了,也早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妳說怎麼辦?做?還是不做?」秀珍說她很怕花英,明秀說他也很害怕,秀珍:「也是,反正就算被發現,大不了也是一死。」恩慧突然出現在他們中間:「說什麼被發現啊?」

 

  秀珍和明秀來到小吃攤,明秀嘆了一口氣:「獅子。」秀珍:「花英啊!是真的版本還是假的版本?」明秀:「假的我就不用擔心了,她啊~」明秀想起以前某個下大雨的夜晚回家時,一進門就看見濕淋淋的花英坐在吊椅上:「你換鎖了嗎?怎?怎麼不接電話啊!」;在曾祖父的葬禮上,花英突然現身:「為什麼?為什麼不接電話?」把負責祭祀的長輩嚇得半死;也曾說她不想活了,跑到大街上,想被車撞:「為什麼不接我電話?你跟誰吃飯?我不是早就跟你約好了嗎?跟她也能交往,跟她、她、她......」在大街上發瘋,不只路人圍觀,連交通都大亂~

 

  秀珍:「我們組長真不得了啊!既然逃避她,為何還跟她交往?」明秀說一開始很好,秀珍說被跟踪了也好啊?你是變態啊?明秀:「喂!被人黏著是高興的事,那麼出色的女人,為了我尋死覓活的,多刺激啊!」秀珍說既然刺激,就繼續享受啊!為何還分手?明秀:「時間一過就明白了,她不是真正愛我,她本來就是~那種脾氣。」秀珍說那又如何?哪裡有問題?明秀:「在漫畫裡挺可愛的,但在現實中,感覺完全不一樣。」秀珍說像個瘋女人,是吧!你現在才擔心這個問題啊?明秀說現在才明白花英在擔心什麼,怎麼辦?這個角色還要繼續嗎?秀珍:「角色再強烈,也要正面突破,為了她好,接受美化的話,會有共鳴嗎?本來有稜有角,突然變得圓滑,那麼會失去本身魅力的。我做記實的時候就這樣,不會教,也不要強求,稍微不足,也要有什麼表現什麼;感受的是觀眾,不要無視觀眾,這年頭觀眾比製作人更聰明。」明秀:「妳好像變了?」秀珍問我怎麼了?明秀說三年前只是個孩子而已,秀珍期待的問那現在呢?明秀:「老孩子。」

 

  秀珍問姐姐跟姐夫談戀愛時,誰比較黏?姐夫說不清楚,姐姐冷笑:「當然是妳姐夫,以妳為藉口,死皮賴臉來家裡,為了勾引我。」姐夫:「不是的,我很單純,只是來朋友家裡做作業,是妳姐姐先勾引了我。」姐姐說才不是,是你買好吃的來,整天叫找姐姐,姐姐的。姐夫說好吧!就算是。姐夫問秀珍有人黏妳嗎?姐姐:「不是她自己的事,應該是談論電影,瞧她這副德性,怎麼可能有男人?根本没談過戀愛,還拍什麼浪漫電影,出錢看妳電影的觀眾太可憐了。」秀珍回說我怎麼没談過戀愛?姐姐要她說出名字,姐夫:「秀珍也經歷了不少事情~」姐姐說該不會以電影為藉口,跟男人見面了吧!秀珍說我又不是妳,姐姐:「那個漫畫家,叫什麼名字來著,他~」姐夫說明秀,姐姐:「明秀,明秀,妳想都不要想再跟他見面,我說妳啊!找個每月有固定薪水的上班族,一定要找個有固定薪水的男人,不能像我這樣。」姐夫說明秀哪裡不好,最近很紅呢!姐姐說不管紅不紅,她不喜歡他。秀珍:「妳又没好好了解過他。」姐姐:「妳、妳、妳是在維護他嗎?」秀珍......

 

  秀珍和明秀拿假的劇本給花英看,花英看得很開心:「比之前好多了,更加特別,把獅子送去留學也挺好的,就這樣試試看吧!只要本部長同意了,就做吧!」恩慧問找誰來執導比較好?聽說趙建導演回韓國了,秀珍:「趙建導演眼光高,會接這個嗎?」明秀問是誰啊?秀珍:「韓國首位在聖丹斯電影節獲獎的導演,完全是天才導演。」明秀:「在美國獲獎了,就是天才啊?!」

 

  花英問恩慧有没有把初稿mail給本部長?恩慧說還没,花英說那妳還在幹什麼?恩慧問現在嗎?花英:「難不成明天嗎?」恩慧不知該mail哪一個版本好,秀珍和明秀打暗號給恩慧。

 

  秀珍拿劇本給拉拉看,拉拉問明秀哥呢?秀珍說他今天忙,拉拉問有女人了嗎?秀珍差點嗆到:「不是,他最近寫連載,確實很忙。」拉拉:「聽說每天都是凌晨回家。」秀珍問是振裴說的嗎?拉拉:「連載也没更新,被警告了。不過這個劇情,怎麼說呢?不怎麼樣。」秀珍說哪裡不好?拉拉:「據我所知,妳還是有點眼光的,在妳看來確實不錯嗎?」秀珍:「這只是初稿,由導演刻畫角色的話,肯定比現在好很多。」拉拉說感覺過份美化了。秀珍:「張花英,確實被描述得很好。」拉拉:「不!羅知雅,我不喜歡,獨自裝清高,背後捅人,我無法理解明秀哥怎麼會跟這個女人交往。這個女人玩弄了明秀哥,該相親的~一個也没耽誤,暪著家人跟明秀哥交往,反正最後還是看家庭背景結婚的,哥哥太善良了,所以被玩弄了。」秀珍問明秀跟知雅交往時知道嗎?拉拉:「會不知道嗎?二年呢!反正總覺得有什麼事,不夠透明。姐姐,妳没發現那女人有些奇怪嗎?家在美國,人卻常年在這裡,所用的名牌也都是過時的,怎麼回事呢?肯定有問題。跟丈夫有問題嗎?」拉拉發現了秀珍表情不自然:「是什麼?有什麼吧!」

 

  秀珍和拉拉來到知雅的店門口,拉拉:「我賭我的鼻子,明秀哥肯定在這裡。」秀珍問多少錢做的?拉拉回是天生的。秀珍害怕不敢進去,拉拉:「朋友要親近,敵人更要接近。」秀珍說知雅怎會是敵人?拉拉:「妳能接受知雅啊?我並不討厭明秀哥和別人交往;但是,不喜歡跟我認識的女人交往。」

 

  明秀果然在知雅店裡,知雅看到拉拉,狠狠瞪了秀珍一眼;明秀:「怎麼連拉拉也來了?」拉拉說我聽秀珍姐說了。知雅看著秀珍:「聽說了什麼?餐廳的事?還是離婚的事?」拉拉:「我只是聽說妳開業了,所以過來祝賀妳。」知雅說來得好。明秀問吃飯了嗎?拉拉:「我肚子餓,哥哥~」拉拉說洗碗都是哥哥一個人洗啊?別人看了還以為是這裡的主人呢!知雅:「抱歉!讓妳寶貴的哥哥幹活了。」明秀:「不是她要我做的,志願服務。」拉拉:「志願服務啊!幫助可憐人啊!我家哥哥好善良啊~」

 

  花英和男友用餐,男友送了個禮物給她:「聽說這是明國皇后用過的。」花英滿心期待地拆開禮物,一看到古董箱子,花英楞了一下,男友要她打開箱子,但箱子裡除了圖案,空無一物,花英尷尬笑著:「這......太......」男友:「好看吧!首飾盒。」花英:「啊!首飾盒~」男友:「拿到這個不容易,機場不願放行,還動用了關係。」花英假裝感動的說我喜歡,男友:「萬幸啊!怕妳不喜歡,我煩惱過,到底要買金色還是紅色好呢?這不是普通的禮物,是獎金。」花英問我做了什麼嗎?男友:「劇本,很有意思。我去中國出差時,妳一個人辛苦了。在酒店裡看劇本,一個人笑了很多。」花英懷疑問笑了啊?男友:「尤其是獅子出來的部分,太搞笑了,在弘大三岔路口,亂闖馬路,我第一次見到這種女人;還有,這個部分,我笑得快没氣了,在曾祖父墓地裡,記得嗎?」花英陪著笑:「劇本裡面確實有這個部分。」男友:「改天和作家及正伊電影公司的人一起吃個飯吧!中國的事業再忙,也不能太忽視本部長的職務啊!」男友問花英哪裡不舒服嗎?臉色不太好。

 

  秀珍跟拉拉說妳怎麼可以說那種話,是我要來的嗎?明秀瞪了一下秀珍,知雅拿了食材過來,看著注視她的拉拉,故意從明秀身後貼著他的身體走過,明秀......拉拉和秀珍在一旁氣得半死;知雅故意對明秀做一些瞹眛的舉動,拉拉:「真的没發生什麼事嗎?在没有客人的餐廳裡,兩人單獨相處,還有舊情呢!」

 

  花英來電影公司,查看恩慧mail的劇本,整個人崩潰......

 

  秀珍去洗手間,手機一直響,拉拉看到"獅子"來電;原本不想接,但看到故意和明秀表現親密的知雅,拉拉......

 

  明秀舉杯邀秀珍乾杯:「這陣子,妳辛苦了。」没想到知雅硬是湊過來,以完成電影劇本的名義摻一腳,拉拉當然也不落人後,弄得明秀尷尬。此時,花英來了~

 

  花英:「看來很有意思,大家......」知雅:「我不是說打烊了嗎?」明秀問怎麼會來這?花英:「好像很開心啊!今天有什麼值得慶賀的事嗎?」明秀要她一起喝,拉拉也是,花英:「跟妳們没話說,今天是跟~你。」明秀問有什麼事?花英:「房明秀,你膽敢騙我啊!」明秀:「花英,那是~」花英:「竟然給我假的。」知雅:「什麼意思?」拉拉:「啊!劇本~」明秀要花英先出去再跟她解釋,花英抓他的頭髮:「說什麼辯解,你這小子,給我起來,起來。」明秀喊不要抓我的頭髮,準備落跑的秀珍被明秀撞到了,花英:「你們倆串通好了,是吧!」花英連秀珍的頭髮也一起抓,知雅:「在別人的店裡,這是做啥?不要搗亂,快出去。」花英:「我在找他們算帳,跟妳有啥關係?給我讓開。」知雅從後面抓住花英:「從一開始就討厭妳,明白吧!」花英:「我跟妳没話好說,放開我。」知雅:「妳找我朋友算帳,就是我的事。」明秀:「知雅姐姐,不要激動。」花英:「妳是黑社會啊?這是幹嗎?」四個人拉成一團,隔岸觀火的拉拉,為了解救明秀,被花英扯壞了上衣,於是加入了戰局。一男四女......

 

 

備註:

  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又譯聖丹斯(辛丹斯)電影節),為獨立製片影展之一。由著名導演、演員勞勃·瑞福於1984年創辦,專為獨立電影人和影片而設。每年1月18日-28日在美國猶他州的帕克城(Park City)舉行,為期11天。經過這些年的積累,這個美國本土的小影展已成為獨立製片業的重要精神支柱,許多好萊塢的新銳導演都視其為執導主流商業大片的跳板。而好萊塢大製片公司要找新秀,「日舞影展」又是不容錯過的人力資源庫。影展名字的由來,是根據瑞福和保羅·紐曼一起出演的一部經典電影《虎豹小霸王》(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而來。(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