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聽到姜敏浩的心臟是馬東旭捐贈的,驚訝得難以置信,打電話約李俊熙見面。

 

  純情問李俊熙何時知道的?李俊熙說他何時知道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純情現在知道了~純情不解,李俊熙:「妳是不是該感謝我,在陷得更深之前,我幫你們踩煞車。如果不是我,妳就繼續被那小子欺騙了啊!心情如何?知道妳心裡真正的想法了嗎?妳覺得妳為什麼會被那傢伙吸引呢?」純情問是什麼意思?李俊熙:「他一直折磨妳,可是妳卻一下子就陷進去的理由是什麼呢?我覺得是妳本能的從那個人身上感受到東旭的氣息了。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我也有一種感覺,就好像在看著東旭的感覺。」純情要他別說不像樣的話,李俊熙:「不要否認。那傢伙自己也覺得像另外一個人,妳没理由不知道吧!」純情說她不想聽了,李俊熙:「姜敏浩明知道妳是馬東旭的未婚妻,但還是在妳邊黏著,妳現在知道了嗎?」

 

  在警署待了一整天忘了與純情有約的姜敏浩來到她家附近等她;看著咬著棒棒糖的姜敏浩,純情想起了李俊熙的話,冷冷地問他有什麼事?姜敏浩謊稱送宇植去醫院掛急診才爽約,還說為了補償純情,他準備好了夜間釣魚;想牽純情的手一起去時,純情把手伸了回來:「不行,我不會去的。因為今天身體不舒服。」姜敏浩關心的想摸她額頭,純情:「不要踫我~睡覺起來就會好的,今天你先回去吧!拜託了。」姜敏浩......

 

  純情想到姜敏浩與馬東旭所有相像的行為舉止,痛哭失聲:「我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東旭啊~」

 

  純情請病假没上班,陪著國外貿易商參觀中部工廠的姜敏浩,擔心得打電話給純情,純情没接電話,他就傳簡訊,把客戶晾在一旁。

 

  參觀工廠的大文國際非常滿意新產品,說要馬上簽約,而且數量高達十萬個。姜敏浩說生產這麼多數量,資金會比較困難;大文國際說會以現金支付簽約金的百分之十,再開立信用狀做擔保,讓Hermia可以向銀行貸款。姜敏浩:「話是没錯,但我們現在要還的債務很多,再加上這個的話~」尹理事插嘴說現在是十萬個,以後說不定靠他們還可以賺更多資金。姜敏浩:「如果先付簽約金的百分之二十給我們的話,我們確保主要原料没問題,就會馬上投入生產的。」

 

  姜敏浩完全没有想到這又是李俊熙設下的陷阱;大文國際只是間空殼公司,等姜敏浩的產品生產至尾聲時,李俊熙便會讓大文國際宣布倒閉,到時候會有八萬個庫存商品滯銷,還有追加生產的貸款及原本的債務~Hermia會在一瞬間滅亡。

 

  姜敏浩請房東開門,照顧發高燒的純情,純情清醒問姜敏浩怎麼在這時,姜敏浩的手機響起;聽到跟馬東旭一樣的手機鈴聲,純情吐了起來,姜敏浩想送她去醫院掛診,純情大聲地叫他出去:「求求您,走吧!放開~」「我拜託您了,我現在想自己一個人。」

 

  純情在公司走道上遇見李俊熙,李俊熙:「看著那傢伙的臉想起東旭的臉的感覺怎麼樣?那傢伙的臉還是值得一看嗎?」純情:「現在你的表情真的值得一看啊!看到我憔悴你幸福的樣子。」李俊熙:「我得不到的,那傢伙更不能得到。你們兩個人之間,永遠都會多一個人的;不管是看著對方,還是吃飯,還是一起散步,兩人之間會多一個人。能承受嗎?你們真的會幸福嗎?」

 

  因為純情對姜敏浩冷淡的態度,連宇植都感覺有異,於是他找了秘書室的秘書們,幫姜敏浩特訓"了解女性用語背後的涵意"。

 

  羅玉璇警官看著魚圖案,回想姜敏浩說的話,她約了純情見面。羅玉璇拿出魚圖案問純情,馬東旭是否有送這圖案的手錶給李俊熙?純情:「說是我送的禮物,但實際上是東旭買的。我當上會長秘書和李俊熙升為法務理事幾乎是同時間,這算是升職禮物,只是我太忙了,所以東旭幫我買,用我的名義送出去的。」羅玉璇問俊熙應該不知是馬前輩送的吧!

 

  純情告訴羅玉璇:「妳說對了,我其實真的對姜會長有點心動,但是我知道心動的理由了。東旭的心臟好像移植到姜會長身上了。」羅問是真的嗎?純情:「嗯!聽說違反了器官移植法接受了調查,妳查查看就會知道了。」羅說難怪覺得那傢伙跟馬前輩非常相像,純情:「原來不只我有這種想法啊!姜會長來了後,發生了很多詭異的事情;剛開始覺得是偶然,但是就像拼圖一樣,可以拼湊起來,太奇怪了。玉璇~我現在太混亂了,將近24年在東旭那聽到的心跳聲,但那顆心臟現在在那個人身上跳動,真的會打寒顫。覺得奇怪,很混亂,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疑心病患者一樣,每一瞬間都在分析研究,是不是真正的東旭出現了。其至看到那個人的臉,也覺得累~」

 

  姜敏浩再次為上次爽約的事向純情道歉,純情:「我說過了,没關係。」姜敏浩想特訓說要把女性說的話想做反話:「我知道妳很介意,是該生氣的,我自己約了妳,還單方面爽約。」純情說不是這樣的,姜敏浩想到特訓這句話是"哥哥,我很介意",姜敏浩:「不是,金純情,我確實,我犯了死罪,讓我做點什麼吧!給我機會吧!」純情:「會長,比起那個,我有別的話想說。」純情拿出辭呈說請接受這個吧!姜敏浩又想到特訓:「我是不是該跪地求饒呢?這件事有嚴重到這個程度嗎?」純情問什麼意思?姜敏浩:「妳現在不是在示威嗎?因為我爽約了。」純情說不是這樣的,姜敏浩問那到底是怎樣?純情:「我現在說的是我的真心話,現在公司步上軌道了,我現在也想休息一下了。」姜敏浩問是真心想辭職嗎?純情說對,姜問為什麼?純情:「只是不想待在這間公司,想換一間公司工作看看。」姜敏浩說不是說要守護他,就因為相信純情,他才能走到今天這地步,結果純情要辭職。純情道歉,姜敏浩:「那就不要做對不起的事情啊!要我怎麼辦啊?没有妳,要我怎麼承受這個位置啊?」純情:「會長您的位置,就算是没有我,也要堅持坐下來。我已經下定決心,也通知人事部,說什麼都没有用了;明天辦理交接,兩天後我就會離開公司了。對不起!」

 

  盧永培打電話給李俊熙,李俊熙拒接~

  

  看到馬東旭父親吃泡麵當午餐,姜敏浩把他的泡麵搶走,去買了便當一起吃。馬父說他剛看到姜敏浩已經吃完午餐了啊!姜敏浩說没有,没吃啊!馬父說明明就看到他跟尹理事一起吃的。姜敏浩辯稱只有尹理事吃,他没吃,如果馬父不想吃,可以不要吃~馬父問姜敏浩跟純情進行得順利嗎?姜敏浩:「老實說,所長。是不是跟純情說了什麼了?我看得出來,你一定是說那傢伙就是不行之類的話。」馬父說在長者面前,想的是什麼啊?姜敏浩:「因為她突然變得很冷淡,所以才這樣的。」馬父:「但是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覺得不開心,你跟我說這種話,不覺得不好意思嗎?」姜敏浩說不會啊!不是說過相愛是有什麼罪嗎?馬父:「真是獨樹一格的自私心理,真没教養啊!但是你知道嗎?相愛不是罪,但是不愛也不是罪啊!等等看吧!因為是有很多傷痛的人,我兒子也是這樣,默默的堅持在她身邊,像樹一樣,會長也試看看吧!」

 

  盧永培來公司找純情;他傳了簡訊給李俊熙說他和純情在一起,問李要不要來?

 

  李俊熙問純情為何在這?純情說因為盧永培說關於品質問題事件有話要說。純情問盧永培他說的是什麼意思?李俊熙打斷純情的話,要盧永培去他的辦公室說。盧永培:「何必在密閉空間說啊!在這裡說吧!純情,我雖然洗刷嫌疑了,可是大家還是都誤會我啊!我太委屈了,拜託妳跟那些人好好解釋一下,我真的不是犯人,犯人另有其人啊!」純情說她哪有什麼力量?盧永培:「還有那個時候,在東旭的葬禮時,没能去,對不起啊!純情~」

 

  宇植告訴姜敏浩,純情被盧永培帶走,要他趕快去咖啡廳~

 

  盧永培:「那時我因為賭債被人追捕~」純情說這些話讓她很不舒服,盧永培問說是因為他道歉得太晚了嗎?純情說不是那樣的,然後看看李俊熙,盧永培:「對后~妳看看我,我都忘了李理事在這了,我怎麼這啊!對不起!得顧及李理事的立場的。這麼說來李理事父親去世時,我也没去啊!我那時因為交通事故躺在醫院裡呢!對不起!真對不起~」李俊熙說差不多了就起來吧!盧永培:「還有,那麼現在東旭的案件完全結束了吧!是吧!」盧永培意有所指看著李俊熙~姜敏浩:「金秘書,在那裡蹺班啊!」姜敏浩用工作支開了純情;鄭重警告兩人,不准再叫金純情出來。

 

  純情拿了姜敏浩要的資料到辦公室,姜敏浩:「我不喜歡妳跟李俊熙那個傢伙在一起,還有盧永培,叫妳出去千萬不要出去;我就是討厭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還有,辭呈我不收;跟人事部說好了,說妳會請一個月病假。」純情說她已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姜敏浩:「妳的立場不就是想休息嗎?那就休息吧!休息一個月,不夠的話那就休息三個月,妳不在時,我會處理好的,這樣不就可以了嗎?」姜敏浩做了一堆小卡,說是姜敏浩使用權,没有時間限制,卡隨時可以再發,隨時都可以重複使用。有一起吃飯,幫忙摺袖子,五小時的逆轉時間,隨時隨地都可以隨便對待他......純情:「看來您是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我要離開這間公司的意思是不想跟會長您有任何的個人關係,慢慢的,慢慢的開始,對吧!我現在就可以回答您,我不會跟代表您開始任何什麼的。還有我就如預定的那樣離開,明天工作交接一結束,我就整理私人物品;没有什麼要吩咐的,我就先下班了。」

 

  姜敏浩追上了剛離開公司的純情:「妳說出了妳的立場,我也要說出我的立場;我想了一個晚上也不知道妳為什麼要離開?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在接受理由之前,我也只能幼稚的一直跟著妳。」純情說我的心就這樣,還需要什麼理由?我為什麼要讓您接受那個理由呢?姜敏浩:「那就不要讓我接受,那麼妳也別管我這樣,我不會停止喜歡妳,愛妳,我不懂回心轉意的方法,我的心已經在妳那,我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隨便呢?所以我要隨我的心去,就算再疼再累也要在妳的身邊共存。」純情:「知道了,隨您便。您說共存是吧!說的很好,您知道共存的悲哀嗎?就是一輩子都是平行線,牽手擁抱都不能在一起,一輩子都只是平行線。如果您執意要負擔,那就負擔吧!但是請不要問我什麼理由。其實有點負擔感,但是又能怎麼辦?因為這也是我的那一份啊!」

 

  李俊熙對盧永培說是在做什麼?瘋了嗎?盧永培說他是瘋了,是李俊熙不把他當回事,不接他電話的,只能這麼做了。李俊熙問要一起死嗎?盧永培:「不行的話就一起死,就這樣不管,我老婆就要死了,說要在中國那邊找的腎臟怎麼都没消息?」李俊熙說那不是人力就能解決的,已經在找了。盧永培:「人力不能解決,那你就用你的腎臟救我老婆啊!錢什麼的,老婆死了,那些又有什麼用啊!」李俊熙:「一輩子喝酒賭博,讓嫂子那麼操心,現在裝什麼好老公啊!」盧永培:「所以我一定要救活她。就因為一輩子讓她傷心,對不起她。這次只是打個招呼,下次要直接告訴純情。給她聽那段錄音,她會怎麼說呢?自己的未婚夫要死了,聽到勸我不要救的你,她會怎麼樣啊?」李俊熙拽住盧永培的肩膀:「想死嗎?」盧永培:「好,隨你便,你不知道這裡全是監視器嗎?我也已經没有路了,所以一定要救活,我老婆的腎臟;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我會幹什麼?知道了嗎?」

 

  姜敏浩硬坐上李俊熙的車,說他有話要說;姜敏浩:「你這厚臉皮的傢伙,就是這樣才能待在純情身邊吧!你要掩蓋就徹底一點,為什麼要讓盧永培那個人來到金純情身邊,你明知道他會做什麼還讓他來。」李俊熙:「上次開始就說了些我殺了東旭的怪話,有什麼依據那樣說呢?」姜敏浩:「你好好期待,那個依據馬上就會找到的。真是好笑啊!我真的希望你不是犯人,為什麼?因為我感覺金純情她承受不了,24年的朋友殺了自己的未婚夫,你能接受得了嗎?」李俊熙:「真是萬幸,我能聽從那個希望,因為我不是那個犯人。」姜敏浩說我也希望是這樣,李俊熙:「萬一我是犯人,就當我撞了東旭,親眼目睹了東旭死去的樣子,你有目擊證人嗎?肇事逃逸案件吧!單靠目擊證人,拘留都不行了,一定需要證據。如果我是犯人,那些證據,我會留著嗎?你以前跟姜會長說過這樣的話吧!這些要用證據說話,如果我是犯人,没有證據,你能把我弄進牢裡嗎?」

 

  姜敏浩一大早跑來警局找羅玉璇,他說要告訴她虎克船長的秘密。羅玉璇:「那個秘密是說彼得潘的心臟移植給虎克船長的事情嗎?」「我就問你一件事,這段期間你說的那些奇怪的話,是因為馬前輩的心臟嗎?」羅玉璇說怎麼有可能。姜敏浩:「因為一直在做奇怪的夢,關於案發現場的夢,那個手機,手錶,不是卡車的事,也都是在夢裡看到的。」羅玉璇說就算是事實,也是無法當做證詞的。姜敏浩說反正我是下很大的決心才跟妳說的,羅問為什麼突然這麼說?姜敏浩:「昨天盧永培來找純情了。李俊熙,盧永培和純情,這三個人見面了呢!李俊熙肯定有什麼被盧永培抓住了把柄。」羅說李俊熙和盧永培,兩個人看來真有什麼啊!姜敏浩說他真的很擔心純情會有什麼事情,他要羅繼續調查。羅要他不要太出風頭,要是壞了大事,那就不好了。姜敏浩拜託羅不要跟純情講心臟的事,他要親自跟純情說;就算失望,比起別人,還是他自己說更好。

 

  姜敏浩要交給大文國際的產品已經準備好送到仁川港,等待運到越南;但大文國際在兩小時前在越南就已經宣告破產,Gold公司收購負責人等著看姜敏浩跟Hermia一起跌落谷底。李俊熙卻說這還不夠:「今天中央支檢已經就業務分配問題傳喚姜敏浩,因為無謂地執行出口,給公司帶來損失,一輩子都不會從牢裡出來了。這次事情是因為姜會長才發生的事實,要如實告訴股東們,可能會有利於提高刑期。」

 

  尹理事向姜敏浩報告大文國際宣告破產了。而股東和債權人也來訪,說要問關於庫存過量的問題;法務組也察覺到地方檢察院會傳喚姜敏浩。

 

  當股東跟債權人對著姜敏浩就庫存,股價,開立信用狀增加的債務等問題砲轟時,宇植進來報告說:「剛剛貨櫃船主通知,如預定行程十萬個產品安全到達港口。」債權人問到達港口是什麼意思?姜敏浩:「新產品十萬個如預定一樣出口,但不是給越南,是給泰國。」宇植:「還有支檢說要作廢訴訟狀,因為没有貸出的,所以訴訟根本不成立。李理事~」李俊熙問這是怎麼回事?姜敏浩:「就如你說聽到的,我們根本就没有生產越南出口用的產品。」原來先前姜敏浩就交代只做泰國下訂的十萬個產品,姜敏浩:「我們透過當地的協力廠商調查了一下,那個越南公司的會長好像有點奇怪,我們太懶没有追加生產,正好那家公司就給倒閉了。我就是這麼幸運啊!」姜敏浩對著李俊熙說:「我當初對那間越南公司會長是這麼的,先付款百分之二十,就當是零用錢,我們會好好用的。還有再耍這樣的花招,就等著被新產品十個砸,肯定很疼。」

 

  因為這次事件,是李俊熙自作主張決定的,Gold公司收購負責人說不會打獵的獵犬留著有何用,因此他被Gold公司抛棄了。

 

  純情到公司整理私人物品;姜敏浩找了馬東旭的父親來勸阻。

 

  李俊熙調查了大文國際的會長,結果發現他和姜敏浩串通,導致這次的事情失敗。

 

  李俊熙來到純情的歡送會找姜敏浩,李俊熙:「買通人來陷害我,你現在挺瀟洒的啊!」姜敏浩:「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就算我買通了人,你有證據嗎?還有你不出陰招也不會這樣。想保住這個位置,就需要幹點髒的事情,見點血的,都懂吧!」李俊熙:「對,那個位置是要做很多髒的事情的位置。」

 

  李俊熙向馬東旭父親打招呼:「伯父,就算我們的緣份很不好,我也有話一定要說,前段時間有人做了很骯髒的事情,調查了您和馬東旭的醫療情報,您知道嗎?」姜敏浩拽了李俊熙的衣領:「李俊熙,你這傢伙~」馬父:「我跟東旭的醫療情報嗎?」李俊熙甩開姜敏浩:「說得準確一點,就是伯父您簽字的東旭的器官捐贈情報。就是姜會長做了這樣的事情。」純情要他別說了,李俊熙:「因為東旭的心臟就是移植到姜會長身上,東旭的死換來了這個人活下去,還有還要搶走東旭愛的人,一直都在純情身邊。」純情說夠了,不要說了。李俊熙:「姜敏浩,要我告訴你,你跟純情不能在一起的理由嗎?就是因為代替愛的人活著的是你,純情要離開這間公司的原因,就是因為她很難面對那個愛的人。」純情受不了離開現場,姜敏浩追了出去~

 

  姜敏浩:「妳知道了?」純情要他放開,姜敏浩要她跟他談談,純情:「不用了,現在您都知道了啊!您都知道我為什麼這樣了,所以請放開我吧!」

 

  隔天一早,純情拿著行李準備離開,看到姜敏浩坐在階梯上;姜敏浩問她要去哪裡?純情:「就是怕會長您這樣,所以要離開。」姜敏浩說有難受到非要離開我嗎?純情:「我們絕不能接近,因為會長和我的平行線中間有東旭存在。一切都很混亂、很懷疑、很痛苦,我們的愛情是愛情,但還是留著死去的東旭。幸福不知道可不可以?每個瞬間都會想這些,這算什麼愛情啊?!」姜敏浩說我都知道這些,但也要試試,可妳不行嗎?純情:「是,我不行,因為我跟東旭在一起的日子,實在是太長了。會長您總是注視著我,也請不要這樣,看您這樣,我也很不舒服。」姜敏浩:「不是我的錯啊!我活著,不是我的錯啊!可是,可是,為什麼我要失去妳,為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