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敏浩:「這是什麼話啊?」李俊熙:「換句話說,我們Gold公司是Hermia的投資者。」姜敏浩:「你這是在挑戰嗎?」李俊熙:「到下星期為止,新產品還是没有研發出來的話,不要說資金,我們會對你們要求提前償還的。」姜敏浩:「新產品投資金没有匯入是明顯違反投資法的~」李俊熙打斷姜敏浩的話:「合約裡有這麼一項啊!如果當事人任意一方有要求對扣押或財產保全等強制執行時,另一方可以終止合約。如果我們抓住你們的資金情況進行財產保全的話,這份合約可就是船過水無痕了。看你對新產品開發投入不少錢啊!連美國的不動產都處理掉了,這次Hermia的債權,不知要用什麼來還?」姜敏浩冷笑:「很熟悉的場面啊!看到你才知道,我自己是有多麼混蛋。」李俊熙:「有時間跟我說這樣的話,還是多跑跑去多賺點錢吧!那段時間你坐在這個位置上,一定是川流不息啊!你的能力並不是你自己創造的,而是這個位置幫你創造的;現在,由我坐這個位置,說你曾經說過的同樣的話~給你。」

 

  回程時,姜敏浩:「我真是太粗心了,他們收買投資者來干涉新產品開發,這可是我慣用的方式啊!宇植,現在解約會怎麼樣?」宇植:「你是開玩笑的吧!違約金雖是個問題,但Gold公司參與的事情,遲早都會傳開的。不是再也没有東西可以變賣了嗎?」姜敏浩:「公司跟工廠的人千萬不能因此動搖啊!」他要宇植千萬不能讓純情知道。

 

  姜敏浩問純情,先前市藥管理廳方面,公司是由誰負責接洽的,結果竟然是李俊熙;姜敏浩一聽到是李俊熙氣得把筆折斷,純情直覺有異,但姜敏浩不願對她多說,只叫她幫忙聯絡新產品開發的法務組成員至辦公室開會。純情出動秘書們幫忙聯絡,有秘書告訴純情,聽說新產品許可案件送至市藥管理廳總是被退件,公司主辦說他們那邊特別刁難Hermia。純情......

 

  Gold公司收購負責人:「聽說新產品的包裝生產也都開始投入了,是不是進行得太順利了?」李俊熙:「妳知道我比姜敏浩好的地方在哪裡嗎?我在Hermia工作了六年,這六年來處理姜會長的一切業務;也多虧這個,對Hermia的系統非常了解。在哪一個環節做什麼手腳,會出什麼問題,可都瞭若指掌啊!」Gold公司收購負責人:「也是,不然李理事也不會成為我們Gold公司有力的人才啊!真的很想早點看到姜敏浩落魄的樣子。」徵信社打了電話給李俊熙~

 

  徵信社向李俊熙報告盧永培的案子可以放心了,因為案情結案,警察也開始撤退了。李俊熙:「不能就這樣放心,再繼續觀察看看。還有,幫我徹底調查這個人的私生活,親人關係,女人關係等等,總之我要有他没辦法繼續坐在會長位置的致命弱點,務必要找出來。」

 

  羅玉璇警官到醫院找盧永培。盧永培問為什麼來這?羅玉璇:「我是來確認參考人陳述的,你不用那麼害怕。」拿出一張文件讓盧永培簽名。羅玉璇:「你知道李鍾久死亡的事情吧!那件控訴權無效,事件了結了;還有品質問題事件也會安靜的結束。事情都結束了,我才說的,你傷成這樣都是你的錯,你知道嗎?誰要你逃跑了,結果害我被罵,說我處理方式過當。」盧永培:「那以後没有什麼事情要見面的吧!」羅玉璇:「非法賭博是另外算的喔!所以快點好吧!還有想想自己的家人,好好的過活吧!好好的,行嗎?」

 

  一早馬父打電話給純情,告訴她生產線全部喊停了。純情向姜敏浩報告,是因為新產品的主要成份薄荷原料供應商,突然單方面宣布停止供應貨源。姜敏浩說這廠商不是合作十年了嗎?純情:「就是這樣,我也覺得奇怪;從來没發生過這種情況,如果違約,他們要付我們違約金啊!」

 

  姜敏浩和純情來到薄荷工廠,工廠老板:「不管是違約金還是訴訟,我們都會全部承擔的,回去吧!」純情:「我們不是來威脅社長的,是來拜託您的,請給我們貨源吧!」姜敏浩:「是不是李俊熙指使的?是收買還是威脅,是哪一個?」

 

  原來李俊熙抓住薄荷工廠社長與Hermia合作時在合約上動了手腳,社長用再利用的方式才得到長期合約;社長對李俊熙說:「當初不是說我不這樣配合的話,就不跟我簽約了嗎?」李俊熙:「如果社長提供貨源給Hermia,我就把這些資料交給公平交易委員會;Hermia這種大公司就算得補繳稅金也能存活,但你們可以嗎?」

 

  純情接獲秘書室秘書來電,告知Gold公司現在要到Hermia,說是要來追究生產線停工一事,還要Hermia於三十分鐘內召集理事們開會。

 

  緊急理事會上,李俊熙對姜敏浩說:「聽說市藥管理廳許可没拿到,結果連生產線都没辦法投入啊!那就做原來的事多好啊!幹麼逞強要做經營者啊!怎麼這麼不明智。」姜敏浩:「那李會長就繼續原來的工作啊!幹麼做現在的工作啊!怎樣,是想跟同期的檢察官比一下嗎?在關公面前耍大刀嗎?」李俊熙:「可能是吧!想在殺人魔面前耍一下大刀。生產没辦法正確執行是明確的違約啊!給你們兩個星期,要就還清投資金金額,要不就把新產品案全部移交。我喔!不管是哪一個,心情都會很好。」姜敏浩:「看來是,這個時候說的話,努力奮鬥的事業,熬了粥給狗吃了啊!」李俊熙:「不然Gold公司也給你派一隻忠犬,來好好咬一下公司,也就是派遣理事啊!尹理事,你覺得會是誰來坐這個位置?那再追加一個秘書人選,請給我金純情小姐。派遣理事的人事調動權都在理事身上,你知道吧!是你制定的規矩啊!」姜敏浩:「你這小子,現在是在玩哪一招啊?」李俊熙:「我說過吧!你在這裡說過的話,我會一字不漏的還給你,心情怎麼樣?」姜敏浩:「絕對不會給你。」李俊熙:「那你要違約嗎?那可就頭痛了啊!」姜敏浩:「頭頭就是要守住自己的人啊!我連身旁的人都没辦法守了,怎麼守住4500名員工啊!」李俊熙:「為了那一個人,要讓4500人陷入危機啊!你這樣還算是個領導者嗎?」純情:「會長,不要這麼做,我去就好了。李會長說得對,您要為一個人讓4500人陷入危機嗎?不要在事業上加入感情,按照合約條款走比較好吧!」

 

  純情問李俊熙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李俊熙說他寧願讓純情傷心,也不願看見純情在姜敏浩身邊幫助他。純情遞出了辭呈,因為她不想在李俊熙手下看到他所做的事情。李俊熙把純情的辭呈撕掉,他說他就是要讓純情看到姜敏浩被他逼到跌入谷底的樣子,他想要看那時候純情的表情會是怎麼樣?

 

  純情來到姜敏浩辦公室,微笑的跟姜敏浩說都已經解決好了,不要擔心了。姜敏浩抓住純情的肩膀:「想死嗎?妳為什麼又要多管閒事啊?以後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我不會躲在妳背後的,戰鬥的事情是我來,抵擋的事情也是我來,所以不要說去哪裡的話了。現在已經夠丟人了,為什麼連妳也要把我弄得這麼丟人呢?」純情:「對不起,是我想得不夠周到。最近你看起來很累,至少我覺得不應該成為包袱,所以想親自解決。」姜敏浩:「妳這樣對我來說才是包袱,知道嗎?」純情:「為什麼不告訴我?昨天一天都很鬱悶,也是因為俊熙吧!昨天說要見的投資者,不是俊熙嗎?」姜敏浩:「我自己來思考就行了,這又不是什麼好事,為什麼要讓妳也擔心啊!妳就做妳該做的事,這樣才不會成為包袱。」姜敏浩要純情找一找其他可以提供原料的工廠。純情離開後,姜敏浩:「妳怎麼會是包袱啊!妳是我人生的禮物啊!」

 

  警局裡,羅玉璇同事剛好處理完保險詐騙案,兩人討論時,同事說詐騙犯被貨車撞了,小腿流了血;羅玉璇:「貨車撞了,小腿流血?」同事:「對,位置正好是那樣啊!」羅玉璇:「馬前輩為什麼是膝蓋受傷啊?」......

 

  羅玉璇拿了馬東旭的治療記錄來找法醫,法醫說不是親眼看到的,無法下結論。羅玉璇要法醫直接給結論,法醫:「妳動一動腦子啊!如果撞在小型貨車上的話,受傷不是在膝蓋上,而是應該在小腿的脊骨上才對啊!」羅玉璇反問真的不像是被貨車撞了嗎?法醫:「反正現在我的意見是這樣的,雖然不知被撞車輛是什麼樣的,無論如何,比貨車還要更高的轎車,可能性更高。」羅玉璇想起姜敏浩的話~

 

  尹理事向姜敏浩報告,其他公司都拒絕伸出援手,新產品要馬上出貨是很困難的;要找其他資金來源也無從找起。尹理事建議把公司銷售成績最好,也從來不需用折扣促銷的天后霜降價百分之三十套現,無可奈何的姜敏浩只得同意。

 

  羅玉璇來問姜敏浩為何知道不是貨車撞的,也把法醫的結論告訴姜敏浩,姜敏浩没把移植的心臟是馬東旭的事告訴羅玉璇,而是扯一些荒誕的事,惹得羅玉璇生氣想離開,姜敏浩:「手錶,有奇怪樣子的手錶,戴著那個手錶的人和這件事有關係。手錶有著很像熱帶魚一樣的圖形。」

 

  徵信社打電話向李俊熙報告,盧永培從病房消失了。此時,盧永培在對街看著李俊熙~

 

  秘書們討論著公司熱銷產品天后霜折扣的事情。純情想著姜敏浩的事,心事重重;秘書問純情有什麼事,最近老是在發呆。純情:「有點頭疼的事。最近感覺有一個男人特別可憐,快要瘋了啊!總在腦子裡徘徊啊!」秘書們連宇植都要純情離那個男人遠一點。

 

  宇植對姜敏浩說:「會長怎麼情敵那麼多啊?純情近因為一個懦弱可憐的男人,心在動搖啊!」姜敏浩說這是什麼話,宇植:「不知道是哪個没出息的傢伙,用這種可憐的手段介入,純情分不清是愛情還是憐憫啊!」姜敏浩追問是哪個懦弱的小子,宇植:「不知道啊!根本不是男人啊!那個傢伙,是没出息的傢伙。」姜敏浩:「是多麼没出息的傢伙啊!用這種懦弱的方式來接觸女人。」宇植:「就是啊!純情也真是没有看男人的眼光啊!」姜敏浩:「向Hermia的職員發出公告,在金純情面前,誰要是裝懦弱可憐的話,我殺了他們。」

 

  尹理事跑進來向姜敏浩報告,因為Gold公司造謠Hermia公司要倒閉了,以至於通路客戶將熱銷的天后霜以70%的折扣賤價出售。這突如其來打亂市場行情的銷售方式,讓Hermia公司為此上下亂成一團。

 

  與此同時,李俊熙:「各位社長,你們做得太好了,快要倒閉的公司商品,還留著它做什麼啊!」某公司社長告訴李俊熙,明天好像還會掉到80%呢!李俊熙:「所以通路業才說困難啊!」

 

  姜敏浩在頂樓上想著尹理事說折扣70%根本是賠本啊!現在要解決資金的方法,只有讓新產品上市才能賺錢了。純情上來關心的說:「請下定決心,聽我爸爸說過,會長的父親在每次危機來臨時,在其他公司面前也曾多次下跪,家也多次被銀行查封,被法院傳喚也有數十次,這個根本不算什麼,從現在才是開始。現在能夠相信的只有快點出示新產品,快點找到能提供原料的工廠吧!」Hermia公司為了找提供原料的工廠,上至理事下至職員全部動了起來;純情建議了直接向農場進貨,以前也曾有過相同的情形。

 

  Gold公司收購負責人告訴李俊熙,姜敏浩找到供應原料的廠商了。她說在這個公司比任何人都了解Hermia,在中部工廠待了二十三年,在領導者的位置上為領導者著想的一個人不就在姜敏浩身邊嗎?姜會長的秘密武器現在成為了姜敏浩的核心鑰匙。

 

  姜敏浩和純情來到了農場,不巧負責人去開會,晚上才會回來。因為時間很長,姜敏浩就跟純情在農場四處逛逛。

 

「姜敏浩啊!現在想想看,感覺那天是你跟我的第一次約會,是一輩子没能好好休息的你,可以停下來休息的一天。如果提前知道那個如禮物般的休息,是海市蜃樓般的時光該多好。如果那樣,那麼我就可以在你身旁給你力量。已經經歷過寶貴的瞬間不會停留,可我為什麼再次忘卻了呢?」

 

  李俊熙想起純情邊辭呈時說過,如果離開公司會在看不到的地方幫助姜敏浩;也想起同事告訴他,姜會長的秘密武器現在是姜敏浩的核心鑰匙。李俊熙~

 

  姜敏浩送純情回家的路上,竟然流鼻血了,純情急忙幫他處理。姜敏浩想起宇植說純情為一個可憐的男子憐惜的事,問:「妳不覺得我很可憐嗎?」純情看著鼻孔塞著衛生紙的姜敏浩笑著說:「比起可憐,是有點搞笑。」李俊熙在一旁看著他們開心的聊天。

 

  姜敏浩跟純情來到農場準備簽約,没想到有有機農認證的農場,被人檢舉檢測出農藥;如果這虛構的傳聞一傳開,農場跟有機協會就完蛋了。在這件事没解決前,也無法供貨給Hermia~

 

  姜敏浩問李俊熙一定要做到這種程度嗎?他就算了,無辜的農場人員怎麼辦?李俊熙:「就算是我幹的,可是你知道你的罪更大嗎?你應該盡快結束的,就因為你,你週邊的人都會受到牽連。這只是開始,以後與你一起的人,都會因為你而不幸、痛苦。就只因為幫助你跟你在一起的這一個理由。我也會讓他們不幸的。」姜敏浩:「看來我也曾是這個嘴臉,非常非常危險的。你知道金純情絕對不會跟你的理由嗎?我因為金純情從怪物中脫離,而你卻因為想接近純情變成了怪物。哪個女人能愛呢?因為自己變成怪物的男人。」

 

  徵信社告訴李俊熙,姜敏浩偷偷查了心臟捐贈者的資料,並把資料給了李俊熙。

 

  純情來找姜敏浩,問資金償還日快到了,怎麼辦?姜敏浩要她別擔心。純情要姜敏浩累就說累,不要對自己說累了可以倚靠他,他累就只能自己一肩扛起。純情:「最近看你很孤單,會長你很可憐,真的可憐到快瘋了,卻没有能為你做的,所以心裡很不舒服。」姜敏浩說他也快瘋了,為什麼這麼没用。姜敏浩突然高興了起來:「那個没用的是我啊!是真的嗎?說我可憐的話是真的嗎?那就是說我也有希望嗎?」純情問是什麼意思?姜敏浩:「妳剛的意思,可以解釋成金純情有點喜歡我的意思嗎?」

 

  李俊熙將徵信社的資料丟在桌上,没想到馬東旭的相片跑了出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