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敏浩抱住純情的這一幕被李俊熙看到,他回憶起了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就心儀純情,但在表達感情上總是比馬東旭慢半拍,因此他決定這次不能再猶豫。但看到姜敏浩抱住純情,李俊熙心裡有了又慢了一步的不祥預感。在送純情回家的路上,李俊熙跟純情說他感到害怕,純情不解其意,李俊熙也沒有說明。 

  中部工廠員工協商團第一次與姜敏浩交手,看到姜敏浩的作為,不禁懷疑姜敏浩在挑撥離間,甚至是有躁鬱症。馬東旭的父親在旁聽到這些猜疑,回想起協商會上姜敏浩不支倒地那幕,馬父......

  馬東旭的父親來到純情的住處等待純情回來,恰巧看到純情和李俊熙互動融洽,馬父跟純情說早把她當女兒看,希望可以看到純情找個好男人結婚。還問純情:「俊熙如何?」

 

  涉嫌撞死馬東旭的盧永培被車子撞倒後,送到醫院。羅玉璇警官來到醫院關心他的情況,醫生說經過急救後,現在是昏迷狀態,但腦出血情況非常嚴重,是否能清醒必須看他的意志力。

 

  李俊熙問姜會長說動用輿論一事只有他不知情,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姜會長告訴李俊熙從入社後一直在總公司的他,到了該休息的時候了。姜會長要李俊熙去中國分公司並了解當地的法律,時候到了自然會叫他回來。李俊熙不解,一旁的尹理事說:「要和世界最大的金融公司交手,法務部要先跟得上才行。」姜會長說:「已經決定由馬前大法官負責法務部,法律官司至少要打兩年,拖更久的話可能會拖到我死,不能把年輕人綁在這個官司裡。」

 

  姜敏浩面對純情再次昏倒在地,醫生在全面檢查身體證明一切正常後,懷疑姜敏浩患的是非常罕見的器官移植併發症——記憶移植;也就是器官捐贈者的性格取向移植到受捐贈者的身上。醫生在看到姜敏浩昏倒後,純情出現在他病床前,心跳就馬上恢復正常的情景後更加相信這個診斷;醫生還說姜敏浩出現的這些舉止,有可能是原心臟主人的行為模式。姜敏浩生氣的說我不就變成另一個人,我絕對不予許這樣的事發生。醫生告訴姜敏浩:「心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如果出現了更加不明的感覺的話,譬如說愛情~」

 

  由於Hermia公司受官司的影響導致中部工廠將面臨倒閉,會長夫人打電話將純情叫到家中,她拜託純情幫忙,救救中部工廠,挽救公司。純情想起先前馬東旭父親來到家裡關心時,曾提及若工廠結束,他也只能在家鄉找個警衛工作,純情考慮再三決定接受夫人的請求。

 

  Hermia公司員工在電梯裡談論姜敏浩在協商會議上昏倒一事,各種荒誕的說法都出現了,没想到姜敏浩早在電梯裡~步出電梯後,姜敏浩看到蹲在地上撿拾資料的純情,還來不及出手相助時,李俊熙早他一步幫忙。姜敏浩想起醫生跟他說他看到純情後,心跳指數就恢復正常一事,醫生還說不管是誰,藉著理由在那個人身邊打轉的話,就是愛情。姜敏浩突然大喊荒謬,把純情和李俊熙都嚇了一跳。姜敏浩故意找純情麻煩,要她將資料全部重新再印一份;姜敏浩再次對李俊熙重申他有秘書疑心症,李俊熙坦言自己喜歡純情,希望姜敏浩對純情私下的關心要適當。

 

  姜會長使出非常手段,姜敏浩也選擇了上電視節目與之抗衡;没想到錄影當天,服裝跟化妝師在路上發生追撞事故,無法前來,宇植只好拜託純情幫姜敏浩打理服裝並幫他化妝。主持人提問:「Hermia公司創始人是你的父親,是父親一手壯大的公司,你不會覺得苦惱嗎?」姜敏浩回答:「完全不會,我只是用數字判斷跟講話的,如果要考慮人際關係的話,没有辦法進行收購合併;Hermia公司對我來說只是買賣對象而已。」「你的父親是全國尊敬的企業家及慈善家,但在經營過程中很多手法都被質疑,有没有想過要替父親揭發真相?」姜敏浩:「這是早晚都會發生的事,不管是用不當手段得到公司還是我父親的經營不當,我要說理由只有一個,因為我父親是一個夢想家,才會變成這樣。」

 

  送純情回家的路上,姜敏浩問純情心情還好嗎?因為他知道他所買下的房子是馬東旭的夢想之屋。姜敏浩跟純情說今天拍攝是不得已,以後不會再讓純情去他家了。純情跟姜敏浩說:「那房子現在對我而言,就只是一個家而已。重要的不是什麼樣的家,而是要跟誰生活的家,以後那個家没有特別意義了。」姜敏浩問純情:「在妳看來,妳的魅力是什麼?不然馬東旭為什麼喜歡妳?」突然提到這個,純情有點手足無措的說:「馬東旭說因為我才知道什麼是公轉。」姜敏浩又想起了醫生說一直在某個人身邊打轉就是愛情。純情對姜敏浩說:「不要覺得父親很丟臉,該覺得丟臉的人不是你而是我,我去中部工廠時就知道了,真的是好人建造的好地方,那個是我爸爸毁掉的。」姜敏浩打斷純情的話:「爸爸,對我來說是一種羞辱。」純情說有機會去中部工廠,她再跟姜敏浩說前會長的好業績是怎麼生根發芽,她還告訴姜敏浩,她突然覺得姜敏浩不是壞人,而是內心有得多傷痛的人。雖然聰明,可以運用數兆元,數萬人尊敬和恐懼的人,但還是那個停留在九歲没有長大傷痛很多的小孩。

 

  Gold公司的同事告訴姜敏浩,據安排在姜賢哲家周圍的人說,發現純情經常出入姜賢哲家,前陣子幫姜會長善後的就是他的秘書純情,這個消息讓姜敏浩非常震驚。他在後面跟蹤純情,結果發現對外宣稱去中國的叔叔姜賢哲住在癌症醫院裡。

 

  李俊熙意外得知姜會長與其代辦財產相關事宜的律師事務所聯絡,要聯絡會長聯絡不上,也查不到會長的出國記錄;心想只有一個地方是會長能去的。

 

  醫院外,姜敏浩問純情姜會長的情況,原來是叔叔五年前就罹患了大腸癌,手術後現在又復發了,目前轉移到多個器官已經是無藥可醫。姜敏浩質問純情為何要幫助姜會長,純情說是會長夫人拜託的,另一個理由則是若會長病情被知曉,中部工廠就會被賣掉。姜敏浩:「中部工廠對妳到底有何意義?」純情:「是有著我愛過的人和我的回憶的地方;我失去父母成為孤兒時治癒了我,成為了我的家人的那些人所在的地方。不僅是我,對那些人中部工廠也是這樣的意義。自己跟自己家人生活過的痕跡,還有存在。」姜敏浩說他只擔心姜會長死後公司股價下跌的損失,他要徹夜思考如何讓這次的死亡變得更有價值。

 

  李俊熙來到醫院裡意外看到姜賢哲會長病危被送去急救的情景。他見時機已到召集了理事們,告知會長病危的消息,他要這些曾經背叛姜敏浩父親的理事們展現其誠意,以免日後被姜敏浩秋後算帳;另一方面,也將姜會長病危的消息洩露給媒體。李俊熙召開了没有代表理事的緊急理事會議,第一個議題即是代表理事解除案,順利架空了姜敏浩。此時的姜敏浩想起了叔叔的話,只要人的貪欲還在,就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的姜賢哲。

 

  知道姜賢哲會長病危消息被報導出來的純情,請了假欲趕往會長家將會長子女移往安全地方不受記者打擾,被追來的姜敏浩拉住。純情告訴姜敏浩她對他感到失望,急著趕去會長家的純情,過馬路時没注意到已經變紅燈了,一台汽車對純情閃了閃大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