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博士告訴羅玉璇警官,李俊熙的汽車没有血跡反應,怎麼看都不是這台車。


  Gold公司會長因為Hermia公司收購成功,將特別來韓國獎勵各有功職員,順便也處理其他投資案。同事告訴姜敏浩兩個月後有副社長選舉,他是最有實力的候選人,要他趁機跟會長打好關係。


  午餐時,純情一直想到和姜敏浩接吻那一幕,没想到秘書同事們也正聊到辦公室戀愛,讓純情有點食不下嚥。李俊熙代理會長也來到員工餐廳用餐;秘書們見狀特意讓純情和李俊熙兩人單獨用餐。純情告訴李俊熙,這樣跟他用餐她會消化不良,李俊熙不置可否,還拿純情愛吃的雞蛋捲放在她的餐盤裡,弄得純情在其他同事面前很是尷尬。李俊熙約純情他會長就任那天晚上吃晚餐慶祝......


  姜敏浩問宇植:「有個女生不喜歡你,覺得你輕浮可笑,但喝酒之後卻和你親吻,之後你該怎麼行動?」了解姜敏浩的宇植反問:「是不是要問一下理事對那女生有何看法?」姜敏浩:「不是我」,宇植没戳破姜敏浩:「我是說那傢伙啦!他對她有意思嗎?那女的不是討厭理事,但是因為喝酒後就把她當回事糾纏不清,這種事最讓人瞧不起了。」姜敏浩問該怎麼辦?宇植:「什麼怎麼辦?答案只有一個......」


  馬東旭的父親和中部工廠員工來到首爾,純情和他們在咖啡廳踫面。馬父把中部工廠跟Hermia公司研究部共同開發的新產產品計劃書交給純情,希望純情幫忙轉交給姜敏浩。因為先前李俊熙答應要先調整公司結構,時間過了將近一個月都没給中部工廠任何消息,員工們都很擔心中部工廠還是要被賣掉,屆時他們就失業了。馬父告訴純情,他們已先和李俊熙聊過,但理事會一直没有動靜,怎麼看應該都是會被Gold公司收購;新產品計劃若能給機會,他們相信一定可以拯救Hermia公司的。


  純情說姜敏浩他們是想毁掉公司賣掉公司才來的,因為這樣才能賺更多的錢,新產品計劃書對他們來說可能没有用處。馬父說:「我也知道,如果是別人的話,我不會抱有任何希望。但姜敏浩,妳想想這可是他爸爸的公司啊!可以跟他說看看,我們會把他爸爸的公司重新打造起來的。」


  純情拿著新產品計劃書來到姜敏浩家,在門口遲疑徘徊時,姜敏浩剛好回來。姜敏浩想起宇植教他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姜敏浩將純情叫進他家。純情將計劃書交給姜敏浩,希望姜敏浩能給Hermia公司一個機會。純情說:「Hermia公司是您父親畢生的心血,如果這樣就破產實在太可惜了。」姜敏浩打斷純情的話,問純情没有其他話要和他說嗎?純情說没有,姜敏浩:「我們那天之後,這是第一次見面,妳没話說嗎?」純情:「我覺得還是不要說比較好,就是我們兩個的失誤。」姜敏浩:「妳的意思是,妳喝了酒對我做了不該做的大失誤?」純情:「不是啊!話怎麼這麼說?」姜敏浩:「為什麼?因為我是真心的,從那天之後,我都一直心動,心跳加速;但是妳,除了公事没話要跟我說嗎?」純情:「對不起,除了公事之外,我也怕理事會覺得尷尬,所以~」姜敏浩:「不是我,應該是妳這樣覺得吧!現在這種情況~好,那我也公事公辦,把這些計劃書都拿走。我是專業人員,妳以為用些感性的話,就能讓我回心轉意嗎?」純情回說她的判斷是這樣没錯,因為她覺得姜敏浩有所改變。姜敏浩:「所以呢!妳讓我選擇妳那天說的不丟臉的戰鬥啊!放棄生活到現在的方式,要改變前面有多少難關、恐懼,但是讓我做那種選擇嗎?」純情說也許會有好結果,姜敏浩:「閉嘴,不要講些没用的,不管妳說什麼,我會像我一樣,像姜敏浩一樣,一直這樣生活下去,不要再提第二次了。」純情再次重申她會守護,守護姜敏浩不讓他混亂,不讓他害怕,真心的幫姜敏浩真心的守護他。


  李俊熙告訴尹理事,明天Gold公司的會長要來韓國;但這次會長的行程有一個是要去中部工廠視察,尹理事說,中部工廠今天開始罷工了,李俊熙要尹理事明天馬上解決。因為勞工和諧和公司買賣有很大的關係,如果被發現的話,出售公司的事就會全部泡湯。李俊熙還說反正箭頭都會指向姜敏浩,我們只要在背後協調就好。


  中部工廠罷工持續進行。姜敏浩出門前看到計劃書,回想起昨天問純情:「妳要守護我嗎?」純情:「對,理事不是從生死邊緣活過來的人嗎?既然是第二次生命,過一下不一樣的人生不是很好嗎?因為理事的報仇,受傷害的並不是姜會長他們,而是一些善良没有力量的人;更重要的是伯父的夢想也不見了,不要再一次在伯父面前做著羞愧的事。」


  姜敏浩要純情去中部工廠幫忙拿會計資料,因為宇植必須接待Gold公司會長無法過去。姜敏浩問了Gold公司同事會長在韓國的行程,同事說明天會去中部工廠視察,姜敏浩說中部工廠不是在罷工嗎?同事要他不用擔心,李俊熙已經雇了一幫人去平息罷工,今天一定會清理乾淨。姜敏浩想起純情被他派去中部工廠,連忙開車前往~


  純情抵達中部工廠不久,來了兩台巴士,巴士一停一群手持棍棒的黑衣份子衝了下來。就在員工納悶時,棍棒齊飛,來不及反應的員工們只能挨打。馬東旭的父親被打倒在地,純情見狀趕緊去救他;姜敏浩也趕來,正想要去純情身邊時,一根棍子往純情頭上打下,純情倒地。


  姜敏浩在急診室陪著腦震盪還没清醒的純情。没想到急診室裡受傷的員工認為這件事是姜敏浩指使的,一群人上前想毆打姜敏浩,宇植擋在前方。姜敏浩:「誰叫你們罷工啊!為什麼做這些無謂的事,要來賠上自己的性命。這種公司算什麼~」馬東旭父親:「問為什麼?想像人一樣的活著,因為不是人的你們,對待我們也是非人待遇啊!不是嗎?所以要反抗,要活出人樣,懂嗎?」姜敏浩:「你覺得這樣就有人的待遇嗎?還不都是賤命一條,再怎麼掙扎還不是一樣。所以你們快點放棄吧!因為就算戰也是百戰百敗。」雙方又快要打起來時,純情:「大家都停下來吧!今天的事不是理事做的,我知道那些人不是理事叫來的;如果是的話,他自己不會親自過來的,知道會這樣幹麼親自過來。」


  姜敏浩責怪純情都已傷成這樣了為何還要出面,純情說不是在幫誰,是在說事實。姜敏浩:「妳又知道不是我指使的?」純情:「如果知道人會受傷,理事您不會派我來工廠的。」姜敏浩:「怎麼又自以為是了。」純情:「我不是跟您約定過,我會守護您的。今天您是來救我的,對吧?!」姜敏浩:「怎麼跟妳在一起,事情就都會混在一起,因為妳,我的人生都開始走向毁滅。今天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日子,因為妳又......妳是什麼啊?讓我呼吸一下吧!」看著急診室裡受傷的員工,工廠裡收拾善後的員工,姜敏浩~


  純情因為要召開理事會議而出院,秘書處的秘書說有傳聞中部工廠事件是尹理事指使的,如果是尹理事,一定就是李俊熙指示的;還說有李俊熙與理事會和Gold公司達成某種協議的傳聞在流傳著。


  李俊熙來到公司問尹理事昨天的事情處理好了嗎?尹理事說處理的很乾淨,但有總公司的人出現在那裡,就是金秘書。李俊熙急忙打電話給純情,恰巧在走道上相遇;李俊熙關心純情傷勢,純情:「怎麼不問如何受傷的?」


  姜敏浩到醫院找主治醫生,他告訴醫生:「今天必須要做一個重大決定,但腦袋想的跟心裡想的不一樣,所以不知該做何選擇。剛開始時很討厭,感覺奇怪的感情,做奇怪行為的我,總想在讓我心動讓我心跳的人面前想做個好人;還有想和那個人做同樣的夢。但這並不是我啊!這只是身體現象,並不是我啊!」醫生:「我想那顆心臟選擇你是神計畫好的。狀況不一樣了,讓你為之奔跑一生的復仇對象已經不存在,你有了新的心臟、新的人和新的世界,要怎樣生活,就是你要選擇的。心臟是你的,腦袋也是你的,想做怎樣的姜敏浩,你自己決定。」


  李俊熙辦公室裡,純情問李俊熙:「派打手去中部工廠的不是你吧!那是誣陷吧!」李俊熙承認是他下的指示,純情問為什麼,李俊熙:「總有一天會發生的,就算不是我,也會有人那麼做的。」「你怎麼會變成這樣?」「這是只有改變才能存活的世界,工廠的工人也是早點撤退的好,反正這個工廠已經不行了。這間公司即將轉手,還不如早點接受找其他出路,但他們就不願接受啊!」「所以你就這樣撤退了嗎?對為了生活拼命的人嗎?俊熙,我怕你了,我一直以為我了解你,可現在覺得是我按照我的方式誤會你。」「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純情。」「這樣的事不能理解,李代表,今天的理事會和任命儀式我會好好準備,因為這是我的職責,但我實在不能恭喜你,所以不要對我有所期望。李代表~」


  姜敏浩出現在公司,尹理事嚇了一跳的說:「你今天不是不參加理事會,要跟Gold公司會長吃飯嗎?」姜敏浩說他不去聚餐了,李俊熙:「你這是幹麼?」姜敏浩:「等等就知道我要幹麼了。」


  尹理事宣布這次理事會表決的案子是代表理事選舉案;要進入表決時,姜敏浩說要追加候選人一名,他要參選代表理事。李俊熙說他不明白姜敏浩參選的意圖在哪?姜敏浩:「意圖?我要拯救這間公司。因為昨天在中部工廠看了不該看的。」姜敏浩將股東的提議書摺成紙飛機射給了李俊熙,議題是代表理事選舉。姜敏浩說姜賢哲前會長質押在銀行的股份他全買下了,也就是說他是這家公司的最大股東;姜敏浩對李俊熙就代表理事位置下了戰帖。李俊熙問姜敏浩為何現在要改變立場,姜敏浩:「託昨天的福,我知道了有要以我的力量必須保護的東西~這間公司還有金純情。」


  李俊熙的父親來電,問他好不好,李俊熙說只是就任時間往後延,不用擔心。李父:「我只是擔心你會傷心。」李父說完電話,拿換洗衣物時,馬東旭的行動電話掉了下來;原來在車禍現場,拿走馬東旭行動電話的就是李父。

 

  馬東旭父親打電話關心純情,順便跟純情說找到她的皮包,要她來工廠一趟。宇植告訴姜敏浩找到心臟捐贈者的家屬,家屬是住在利川的馬泰錫。姜敏浩依著地址來到馬家欲按門鈴時,没想到遇到純情和馬東旭父親,馬父:「你在我家幹麼?」姜敏浩看了看馬父工廠制服上的名牌「馬泰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