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敏浩在路口發現純情站在快車道上即將被撞,他奮不顧身地衝上去將其救下,將純情擁在懷中的姜敏浩為了確認自己對純情是否是愛情,姜敏浩低下頭吻了純情......

 

 

 

 

 

 

 

 

 

 

 

 

   

姜敏浩回到家,Gold公司同事和李俊熙給了他一個驚喜,早上被架空權利的姜敏浩看了更為火大;李俊熙解釋架空姜敏浩的行為:「獵犬就該打獵,在適當時機發佈大股東病危的消息,不是應該的嗎?為什麼我要挨罵?」姜敏浩:「什麼為什麼,因為出了事情,不是狗而是狗主人要處理。」Gold公司同事出面緩頰,因為事態緊急,情非得已。

 

 

 

 

 

 

   Gold公司

和Hermia公司理事們開理事會要選出新的代表理事,Gold公司提名李俊熙,其他理事譁然。姜會長意識到不對,趕來公司要進會議室竟被保全阻攔,恰巧被純情遇到,姜敏浩也來到會議室外;姜會長對尹理事說:「等我回到這個位置,你就知道了。」尹理事不屑的說:「壽命只有今天明天的人,這野心還真的是~」尹理事要保全將姜會長請出公司,姜敏浩出言阻止。
  姜敏浩請姜會長到辦公室談話;姜會長對姜敏浩仍不減怒氣。姜敏浩說:「檢察廳已用貪污受賄罪名對姜會長提出告訴。」希望姜會長在二十四小時內寫好放棄經營權同意書,以及股份處理委託書;如果不這麼做的話,臨終時不是家人在身邊而是檢察官在身邊。

  對姜會長說完狠毒一席話的姜敏浩來到頂樓,純情也擔心得跟了上來,純情說如果不舒服的話,可以幫忙聯絡醫生。姜敏浩:「是因為我没辦法說服自己的個性才如此。」純情:「看來你心裡很過意不去,感覺你很累。」姜敏浩否認累了,純情反問那還吩咐我去照顧會長?姜敏浩:「那是怕他在我的辦公室斷氣。」純情希望姜敏浩能讓姜會長死得有尊嚴,姜敏浩:「没辦法,為了拿到放棄經營權同意書,可憐或同情到時候都會把事情搞砸。」純情反問:「你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死亡前的那份孤單?為什麼非得要和你討厭的姜會長越來越像。你現在做的事,和25年前姜會長做的事情有什麼不一樣?」

  羅玉璇警官與同事再次搜索盧永培租屋處時,突然發現一支盧永培持有的沒電手機,這使同事們非常振奮,設法想讓手機啟動起來,以便從中發現線索。

  李俊熙回想理事會的情景,Gold公司同事說:「收購方希望未來代表是年輕有為有戰略攻擊性的人;也就是說Hermia公司被賣掉後,代表還是由李俊熙理事留任。」

  李俊熙找純情一起吃飯;李俊熙帶純情來到中學時兩人看展後用餐的餐館,還讓純情看看她當年在桌上的留言。李俊熙將當天純情的一舉一動記得十分清楚,純情納悶的問為何如此清楚?李俊熙:「當然記得,因為那天我想要跟妳告白,結果没成功就回去了。」純情驚訝,認為李俊熙在開玩笑。李俊熙告訴純情,他好像被任命為代表理事,這份喜悅一定要和純情分享,而且以後對純情也不會再有所猶豫了。

  飯後到停車場約三分鐘的路程,李俊熙牽了純情的手,純情想放開,李俊熙不放還說這三分鐘裡,純情可以問他任何想問的事情。純情跟李俊熙說:「我從來没想跟你有跨越朋友更進一步的關係。」李俊熙:「界限畫這麼清楚,我會受傷的。放心~在我没達成目標前,我們還是先做朋友吧!但以後我不會再等待了,過去二十年因為東旭,我只能偷偷喜歡妳,我不想這樣了。希望妳能把我放在第一位,也給我一個機會。」

  姜敏浩同事為了逼姜會長簽署經營權放棄書,請醫院不准任何人探望姜會長,包括姜會長家人在內。姜敏浩反對的說臨終時總該有家人在旁守護才是。姜敏浩同事:「敏浩怎麼變得如此柔弱?以前你做過的事比這個殘忍得多了。有需要的話,可以讓慈善團體破產,也可以讓人坐冤獄,你是這樣活過來的,現在裝什麼善良?」她要姜敏浩明天親自將姜會長蓋好的放棄書拿回來。

  車上,宇植問姜敏浩:「期待了25年的事,終於要實現了。心情應該很好吧!」姜敏浩:「是啊!應該是要那樣才是。」姜敏浩想起了純情在頂樓上對他說的那些話,喃喃自語:「我到底該怎麼做呢?」

  透過調查獲得了盧永培在馬東旭出事前幾天裡一直在和一個未登記的電話機主聯繫,羅玉璇警官果斷地撥通了這個機主的電話,接話的竟然是李俊熙,因此她傳訊了李俊熙。另外一名同事則來到中部工廠詢問李俊熙的父親,當天祭祀結束後,李俊熙是不是和馬東旭一起離去?李父警覺地問:「好像在抓嫌犯,為什麼問起我兒子?」警官回說:「因從肇事逃逸變成殺人案了。你兒子現在在我們警局裡接受調查。」李父似乎有所感的猛搓自己的手。

  羅玉璇警官直接跟李俊熙說:「我覺得產品問題的指使者就是殺害馬東旭警官的凶手。在產品裡摻進其他物質的盧永培一直保持聯絡的人就只有李俊熙,而跟馬東旭最後見面的人也是李俊熙~」李俊熙:「没有證據就是在冤枉一個人;如果要認定我殺了我的好朋友,請掌握殺人動機及證據後再傳喚我。」

  會長夫人跟純情說檢察廳下了緊急逮捕令,希望純情能陪伴小孩,別讓他們受驚嚇。姜敏浩來到醫院,純情向他說對一個要臨終的人,有必要做到這樣嗎?姜敏浩問醫院是否有停機坪......他要純情在15分鐘內把姜會長移出病房,要利用直升機將會長送到別墅,因為15分鐘後檢察官就要來押人了。

  没想到姜會長在病床上留下一張紙條,人卻不見了。紙條上寫著:「敏浩啊!不會如你所願的。25年以後我比起做一個好爸爸好丈夫,我做為Hermia公司的會長而活著;不管你用什麼手段,我絕對不會妥協。我啊!就算死了以後也要留名為這個公司的會長,而不是誰的爸爸誰的老公,不管別人怎麼說,這個位置是我的,毛小孩。」姜敏浩心知不妙,趕往公司,一進會長辦公室就見姜會長趴在辦公桌上,到死姜會長都緊緊抓住會長的名牌不放。姜敏浩抱著姜會長哭說:「這個位置算什麼?這個位置算什麼啊~」

  姜會長葬禮完後,姜敏浩要宇植調查他的心臟捐贈者是誰?

  一日公司佈告欄公告,純情調回原職位,擔任李俊熙代理會長的秘書。李俊熙要純情幫他找報告書,純情來會長室看到桌上滿滿的點心,純情不解,李俊熙還說只有兩人時就不用說敬語了,也吩咐了兩小時內不准有任何人打擾。純情問為何?李俊熙說因為喪禮上純情忙上忙下太累了,要她這兩小時裡好好休息。純情說她不喜歡這樣,李俊熙說都是純情照顧別人,也該換代理會長照顧她了;純情告訴李俊熙,他應該照顧的是這間公司的人。李俊熙告訴純情,這個月他就會變成真正的會長,以後就不會跟她只做朋友了。

  姜會長過世後,姜敏浩一直没到公司上班,也不接電話,純情只好傳簡訊向他報告業務。

  羅玉璇警官聽到純情說李俊熙追求她,大吃一驚,問純情要跟李俊熙交往嗎?純情以為羅玉璇對李俊熙有意思,没想到羅玉璇要純情就算要交往也要等過一陣子再說,在那之前絕對不要接受李俊熙。此時,姜敏浩終於與純情聯絡......

  純情來到姜敏浩家,姜敏浩要純情帶他去日月山~他父母的墳墓所在地,姜敏浩這25年來不曾去過。「我來了,爸爸媽媽,敏浩我來晚了吧!遵守約定花了25年啊,不過還是做得很好吧!為什麼啊!我多累啊!已經都結束了~我以後每年都會來。」

  李俊熙跟中部工廠的員工代表們見面,先前的問題都没解決,員工們依舊很擔心。馬東旭的父親希望李俊熙能幫幫忙,李俊照說等他正式成為會長後,他會召開理事會解決這些問題。

  從日月山回來的姜敏浩和純情遇上了大雨,姜敏浩說他第一次下雨開車,純情震驚,没想到車輪陷入泥淖,只能請人來拖車,純情要姜敏浩先行離開,她自己留下來等拖吊車;看著只顧著幫姜敏浩撐傘自己淋得滿身雨的純情,姜敏浩將純情拉進懷裡:「這裡是哪裡啊?妳要自己一個人留著,還有下雨妳也要淋啊?」純情說我是妳的秘書,姜敏浩:「不要這樣,我算什麼啊!妳要這樣~」

  李俊熙下班回家,羅玉璇警官和她的同事在後跟蹤,她想對李俊熙的車子做血跡鑑定。

  拖吊車終於來了,在回程路上,純情問姜敏浩為何這陣子要躲起來。姜敏浩:「只是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疑問;妳說的没錯,我跟叔叔没什麼不同,為了報仇跟那麼恨之入骨的叔叔没什麼不同。在父母墳前,也覺得父母在說你怎麼變成了怪物啊?!」純情跟姜敏浩說他父母不會認為他是怪物的,就算是殺了數百名的殺人魔也是,世上不會有把兒子說成是怪物的媽媽,媽媽見了姜敏浩只會說:「對不起。因為把你一個人留著離開,所以對不起!」純情:「會這麼疼這麼難受,為什麼要過得這麼辛苦,現在不羞恥的人生,您可以選擇啊!對吧!」

  李俊熙來到首飾店挑選戒指,羅玉璇警官悄悄對李俊熙的汽車採證,負責採證的博士......

  姜敏浩告訴純情他還有没說的話,純情問是什麼,姜敏浩:「我喜歡金純情。看到金純情我會緊張,心痛;看到妳,我就會覺得害羞,覺得羞恥;看到妳就想對妳是好的人,好的男人。今天真是奇怪的日子,對吧?」姜敏浩吻了純情,純情没有拒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