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Hermia公司突然陷入了一場信任危機,他們的產品被發現品質有問題,公司上下亂成一團。這時被稱為「企業兼併殺人魔鬼」的姜敏浩又來造訪,人還沒到就讓Hermia公司上下毛骨悚然。當姜敏浩高調來到Hermia公司要見會長時卻遭到秘書金純情堅決阻攔,她的辦事理念就是必須要先登記預約,不然誰都不行。霸道的姜敏浩要硬闖,金純情也不是好惹的,一個手勢就招來了一大幫護衛擋在門前,讓姜敏浩大為意外,也覺得沒面子。

  在公司的理事會上,姜賢哲會長以譏諷的口氣說「當年那個往我西裝上吐口水的小孩子回來了」;姜敏浩則告訴他,以目前公司遭遇產品危機的狀況來看,只有讓他來接管或參股才有機會解困。離開公司時姜敏浩挑釁地拍了拍純情的臉,說讓她等著。

  馬東旭做為犯罪調查的警官是一個帥氣的男人,他對純情一往情深,在同事的幫助下策劃了一個非常特別的求婚儀式,令純情非常感動。

  姜敏浩在旅館洗完熱水澡後等待陪侍女郎的到來,不自覺地陷入童年的回憶。他的父親去世,叔叔姜賢哲與父親的秘書金河俊合謀假造了一個遺囑,讓法院將父親遺產完全判由叔叔所有,姜敏浩的母親一氣之下上吊自殺,當時姜敏浩才只有九歲。回憶到這裡陪侍女郎催他休息,姜敏浩決定以後再也不找這些女人了。

  姜敏浩來到醫院檢查先天性心臟病目前的狀況,但醫生告訴他如果沒有合適的心臟可以移植,他的壽命就只剩一個月的時間。姜敏浩馬上加快了兼併Hermia公司的速度,他帶人接管中部工廠,並全面辭退原有職員。他的強勢激起了在場的馬東旭的憤怒,他毆打了姜敏浩。馬東旭的同事和純情全力周旋想讓姜敏浩能同意和解,姜敏浩暗示如果純情能同意留在他的​​身邊就可以和解,並約她晚上到旅館談。純情雖然感覺很不安但又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按了旅館房門鈴,沒想到來開門的姜敏浩心臟病發作,竟一下子從房裡摔了出來,撲倒了純情。

 

第二集: 

  純情來到姜敏浩的房間,敲了房門後心臟病復發的姜敏浩摔倒在純情的懷中。純情迅速將其送往醫院,醫生說姜敏浩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接下來的幾天將會出現指甲裂開、發青等問題。純情意外遇上了這樣的事自然不能脫身,何況還要爭取馬東旭與姜敏浩的和解,於是只好徹夜守在加護病房外。  

 

  馬東旭不知所以,只是感覺純情這幾天有些反常,於是他找好朋友李俊熙打聽消息。俊熙告訴他,純情的父親是謀奪姜敏浩父親財產的人,如今你打了姜敏浩,肯定會讓純情非常難做人。馬東旭自責自己什麼事也不知道,他馬上就想要去處理這件事,但是李俊熙叮囑他一定要冷靜,不可輕易行事,否則事情會越來越麻煩。

 

  病情稍微緩解的姜敏浩得知純情在病房外守了一夜就將其叫了進來,他問純情為什麼要守自己一夜?純情稱是她將他送到醫院來的,就有責任在這兒等到他清醒,何況還希望他能放過東旭;姜敏浩告訴她和解沒有問題,但要陪他去完成一件工作,純情感覺很奇怪,可也無法拒絕只好跟隨。

 

  姜敏浩要求她先買一套最高級的正式服裝,這讓純情不安起來。當她跟著姜敏浩來到一間別墅裡時才發現原來是Hermia公司的董事們在開會。對於姜敏浩的到來,董事們非常吃驚,不曉得他是怎麼找到會議室的,都以為是純情帶的路;這使得純情非常尷尬。不過這顯然沒影響到姜敏浩與這些董事們間的唇槍舌劍。出了別墅,純情氣憤地把身上的披肩甩在地上,發誓不再與姜敏浩來往;但姜敏浩則說妳肯定會在這裡待不去的,到那時別忘了來找我。

 

  姜會長派出去的人向他報告,發現姜敏浩回國後接觸最多的人就是韓國大學的醫學教授。隨後純情因為帶姜敏浩出現在Hermia公司高層會議室裡的事而向姜會長提出辭呈,姜會長沒有接受辭呈,還鼓勵純情好好待下去。不過姜會長要她去給「最後一個有希望投資的人」送份禮,純情欣然答應。但是當她來到送禮地點時竟然發現對方是姜敏浩,就在她和姜敏浩都感到驚訝時,姜會長趕到了;姜會長對想叛變投靠姜敏浩董事們說姜敏浩是一個只有一個月壽命的人,董事們一聽全都起身離席。

 

  然後姜會長又要純情打開禮盒,裡面放的是黑人蔘,姜會長陰險地說:「我的哥哥,也就是敏浩的父親,生前就是一直泡黑人蔘來緩解病情,莫非我的侄兒也遺傳到了這個病嗎?」姜敏浩一看合作夥伴都已離去,又以為自己的病情是純情洩露的,怒砸屋裡的東西洩憤,心臟病也因此發作。

 

  馬東旭透過查到的嫌疑犯盧永培發現,原來Hermia公司的產品之所以品質出現問題是李俊熙指使盧永培摻進了其他物質。馬東旭找李俊熙對質,李俊熙承認;馬東旭勸李俊熙自首,但李俊熙說他不願再當姜會長養的狗,也不願意再時時刻刻幫姜會長做的壞事善後,斷然拒絕了馬東旭的提議;還希望馬東旭對此事視而不見,只要讓他這次拉下姜會長順利坐上會長之位,他絕對不會再做壞事;正直的馬東旭當然不肯答應。在離開李俊熙回家的路上,一輛急駛的汽車將馬東旭撞倒......

 

第三集:

  馬東旭經過急救仍告不治死亡,在追悼會上金純情回憶起了自己的童年。她小時候是隨父母由首爾遷來的,當時在幼兒園裡很不適應也很孤單,是馬東旭帶著她一起玩。

 

  從醫院接受完心臟移植手術後甦醒過來的姜敏浩性情大變,不僅總做一個戴著別緻髮夾的女人的夢,還一改以前從不吃零食的習慣,經常要助理給他零食吃。

 

  Hermia公司的股東發生叛變,私下將股份和公司重要資料都帶走了,導致公司面臨破產的危險。姜敏浩打電話叫金純情來見他,他告訴純情Hermia公司要破產了,她應該為自己做點什麼以補償上次的過失,但遭到純情痛斥。

 

  李俊熙請純情吃飯,表達了要像馬東旭那樣接棒照顧她,純情委婉地拒絕了。馬東旭四十九天的祭日到了,他的下屬同事羅玉璇警官邊悼念邊哭著發誓一定要早日抓到兇手報仇。純情也在東旭墓前淚如雨下,她喃喃自語道:「以後在那邊就沒有人照顧你了。」

 

  就在姜敏浩步步圍剿Hermia公司時,在他叔叔的主導下有董事和李俊熙聯手將姜敏浩排擠在高階管理層外。經驗豐富的姜敏浩立即以債權人的身份強行闖進會議室,迫使叔叔同意他來公司工作,監督股份及還錢進度。會長見事已賴不掉只能同意,但姜敏浩接著又要求純情來做自己的助手。

 

  姜敏浩看著李俊熙不知為什麼就是生氣,他警告李俊熙不要太張狂,他只不過是一隻會長使喚的狗。又當著李俊熙的面,姜敏浩將純情拉到自己面前,狠狠地說道:「我會不顧一切地壓倒所有對手。」

 

  深夜純情忙完工作回到家裡,在家門口遇到了姜敏浩,二人對如此巧遇都感覺奇怪。姜敏浩還發現那枚無數次夢到的髮夾竟然戴在純情的頭上,他大大吃驚的同時將純情拉進懷中擁抱著。

 

第四集: 

  姜敏浩的父親是一個非常好的人,用他的話說是「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個的大傻瓜」,因此姜敏浩發誓長大後「要像自己的命運一樣,要成為殘忍的人」。二十年後,姜敏浩成了殘忍的怪物。

  姜敏浩對金純情產生了微妙的感情,以至於經常會出現精神恍惚的情況,晚間走路竟然會找不到方向。

  羅玉璇警官終於查到撞倒馬東旭的車​​線索,她躊躇滿志地指揮著部下調看監視器影片。在公司會議上,姜敏浩對理事們說:「大家只有拚命賺錢才會有生機,否則我會不留情的收款。」

 

  姜敏浩在上車關車門時夾傷了純情的手,他竟然心疼到流眼淚,姜敏浩不解的看著純情說:「受傷的是妳,我怎麼會......」。晚上他在酒店裡對助理宇植咆哮道:「我這是怎麼了?我是要發瘋了嗎?」宇植認為他是中了邪,就弄一些符咒貼在他的臉上。

  李俊熙聽說純情手指受傷就帶她去看醫生,被姜敏浩看到,他極其不爽地告訴二人:「以後不要再來往,我是個有秘書疑心症的人。」

  姜敏浩派純情去接洽一樁根本並不存在的生意,他的助理宇植非常不解,姜敏浩告訴他就是要挫一挫這個丫頭的銳氣。其實純情從一開始就看出要她接待的生意人是姜敏浩公司的人,但她始終沒有揭穿,而是很得體的把假客戶送到酒店。當姜敏浩的部下將這情況告訴他時,姜敏浩震驚了。

 

  姜賢哲會長得知原本要合作的百貨公司跟別家公司簽約,自己上了姜敏浩調虎離山的當大為憤怒,以為是純情從中作崇;他帶人追上來公司遞辭呈的純情,當眾打了純情耳光,還聲言要向秘書協會舉報,吊銷純情秘書資格。

  姜敏浩對自己導演的這件事給純情造成的傷害很過意不去,買了一只兩千萬的手錶想向純情當面道歉,不料卻與前來綁架純情的兇手正面相遇,為了救純情,他將手錶扔給歹徒,隨後又以一個馬東旭壓制持有凶器犯人的時候慣用手法將罪犯打倒在地,令純情和與純情有約的羅玉璇警官大為震驚。

  純情接到一家首飾店的電話,問她說:「戒指滿意嗎?」「馬刑警要送妳的結婚戒指滿意嗎?」純情一頭霧水,到首飾店詢問。店員說:「馬刑警想給妳買特別的結婚戒指,雖然不是寶石的,但是世上唯一的戒指;可戒指做好了卻没消息,電話也不通。」純情說她是剛剛才知道戒指的事情,店員告知戒指已被純情的朋友姜敏浩拿走,而他在首飾店留下的門牌號碼竟然是馬東旭先前預計以後要買下來跟純情住的那間房子。當純情驚慌地來到姜敏浩留下的地址前想看個究竟時,姜敏浩竟然出現了,他告訴純情自己今天剛搬家搬到這裡。純情激動得問姜敏浩:「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是誰?」

 

第五集:

  姜敏浩費盡心機戰勝多名買主買下了馬東旭夢想中的房子,當助理遞過房屋買賣合約書時姜敏浩並不覺得快樂。姜敏浩在新家門前徘徊時,忽然看到純情出現在面前。純情在得知馬東旭夢想之屋竟然被姜敏浩買下後顯得很緊張,她追問姜敏浩為什麼所做的事都能與馬東旭聯繫在一起?姜敏浩對這些問題無從回答,只能模棱兩可的敷衍一番。

  姜敏浩告訴助理宇植,這些日子眼前一直有個畫面在動,這個畫面就是純情被會長姜賢哲打耳光的情景,感覺自己總有一種愧疚的心理。因此他帶著純情到會長室,告訴姜賢哲純情並沒有背叛,但金理事在一旁煽風點火;姜敏浩警告他,金理事昨晚去專櫃調閱監視影片並求證專櫃人員證詞,皆證明了純情没有背叛公司,這些證據影片姜敏浩全都複製了一份,會長若懷疑,看影片確認一遍就清楚了。姜會長聽完說:「那個就算是個誤會。但無法理解姜敏浩現在的行為,如果純情没有背叛公司的話,替純情解開誤會對姜敏浩一點幫助也没有。」姜敏浩辯稱:「至少確保我公司的情報不會洩露出去。」

  由於Hermia公司財務狀況很差,會長姜賢哲不得不四處聯繫可以合作的伙伴。一家著名公司代表要來和姜賢哲洽談,原來所謂的大公司代表竟然是姜敏浩,這讓姜賢哲非常難堪。與此同時,Hermia公司的尹理事因收賄收到法院傳喚通知;有理事懷欵是姜會長所為,因為尹理事和姜敏浩公司接觸的消息被情報處掌握。姜會長召開理事會議,明確告知理事們手中握有他們不可為人知的證據,警告理事們不要在此時忘本。姜會長要理事們將中部工廠出售的事件大肆張揚讓全國人民關注,希望藉由輿論的力量阻止姜敏浩將中部工廠出售;理事們發動全體職員到街上以發傳單的方式來爭取民眾的支持。

  姜敏浩一直想博得純情的好感,但是純情始終報以冷淡的態度。可是姜敏浩發現純情與宇植在一起則有話說,不禁非常頭疼。他向宇植請教,宇植說純情很好笑,還很會開玩笑,還說純情有一陣子被叫做 smile smile 小姐,是對所有職員都微笑的微笑秘書;還有姜敏浩先前對純情做了那麼多不堪的事,女人很難釋懷,姜敏浩應該讓純情覺得自己是朋友而不只是上司。聽了宇植的話,姜敏浩藉口要送客戶精品邀請純情去精品店挑選,被純情視破是要買給自己的,純情記起上次別墅事件,深怕姜敏浩又要陷自己於不義,姜敏浩解釋只是道歉並慶祝純情復職,姜敏浩喃喃自語道:「怎麼這麼難搞,其他女人收到這禮物早就上床了。」純情聽到驚嚇得逃走。宇植又出一計,要姜敏浩以慶祝喬遷之喜的名義將同事們邀請到家裡聚會,結果因為李俊熙生病純情沒來。 

 

  在慶祝喬遷宴上,姜敏浩由其他秘書口中得知,自己所買的房子是馬東旭和純情兩人的夢想之屋,也知道馬東旭因意外身亡了;姜敏浩回想起之前對純情說出關於馬東旭那些不堪的話,來到了純情家附近徘徊,踫巧遇見了開車送純情回來的李俊熙。姜敏浩指責純情竟敢連上司的指示都違抗,純情回說:「因為是俊熙的事。」 

 

  馬東旭的同事追查到了撞他的可疑車輛,隨即前往小鋼珠店緝拿嫌犯盧永培,但是嫌犯在逃跑過程中被車撞倒在地,血流不止。

 

  純情替姜敏浩送上準備好的中部工廠員工協商團人事資料,另外還準備了中部工廠對協商團成員具有何種意義的報告書。純情跟姜敏浩說:「爸爸建立的公司被兒子毁掉,是不是該考慮一下?中部工廠是前會長和職員們一磚一瓦親自建造的,要把爸爸那樣的業績,跟背叛爸爸的人一起聯手毁掉,我不懂這怎麼會是復仇?」

 

  姜敏浩與中部工廠員工協商時,起了爭執,馬東旭的父親出面調停,姜敏浩看著馬東旭的父親,突然昏倒在地;但醫生查不出病因。甦醒過來的姜敏浩神情恍惚地走出病房,遇到前來的純情,抱住純情喃喃自語:「妳不要走,現在開始不要扔下我走掉。」趕來醫院的李俊熙恰巧看到這一幕。

 

以上第一集~第五集資料來源:劇情吧(鳶修改並添加部分)

 

 

以下第六集~大結局:鳶追影片撰寫,請由集數連結至文章

 

第  六  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  七  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   八   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   九   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  十  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十一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十二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十三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十四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第十五集: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大   結   局:為純情著迷詳細劇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